69书吧 > 至尊医仙 > 第394章 接班人问题(求票)

第394章 接班人问题(求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94章

    祝雨燕忐忑不安的站在师傅门前,心里满是担心。

    她知道自己闯祸了,无意中得罪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尽管平时师傅对自己很照顾,但是在这种时候,不知道师傅会不会骂自己一顿。如果真的骂自己一顿,她说不定反而心情会好一些。最怕的就是师傅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那才是她最担心的。

    不管如何,她总要去面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祝雨燕鼓起勇气,轻轻的敲了敲房门。事实上,祝雨燕在过来的时候,杨万军就知道了。他也感觉出这个小徒弟内心的惶恐,不过她全然不在意,咋他看来,对方犯不着为这事和他们生气。否则的话,上次也不至于仅仅是暴打他们一顿,仅仅让他们受点皮肉之苦。

    “进来吧!”

    师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不知为何,祝雨燕听到这个声音,反而有些放心了。

    轻轻推开房门,看着坐在卧榻之上的师傅。低着头,扭扭捏捏的走过去,用极微弱的声音说道:“师傅,您找我?”

    杨万军看着徒弟这模样,没有点出来。点点头,说道:“今天过来的那人,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揍了你几个师兄的那人?”

    见师傅果然问出这种问题,祝雨燕忐忑的点点头,小声的辩解道:“是,可是他事实上真的有先欺负徒儿。所以。我又打不过他,才找几个师兄帮我出头,本来我们没想怎么样他,最多就是让他吃点苦头。没想到他这么厉害,几个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反而让他打了师兄们一顿。”

    这事杨万军已经知道了,见徒弟很肯定这个男人就是之前他们说的那人。心里也就有底了。问道:“他是宁家的人,他父亲是?”

    祝雨燕不知道师傅什么意思,但师傅有所问。她必须如实回答。

    “他父亲是江宁省省委书记宁勇,我们之前有过调查,他的母亲。也就是胡佩蓉,早先在人民大学上学,和宁家的老二还有老三都有瓜葛,似乎曾经是老三的女朋友,但是和老二关系也非常不错。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胡佩蓉独自一人离开天京,接下来就是宁家老三媳妇的打压。这之后,胡佩蓉独自一人剩下了胡青,后来有捡了一个女儿,独自一人在南方含辛茹苦的抚养长大两个孩子。几个月前。宁勇找到他们母子,然后相认的。”祝雨燕将她调查的事情都和杨万军说了一边。

    事实上,关于胡佩蓉和宁家老二和老三的恩怨,很少有人知道。世人都知道宁家老二优秀,宁家老三混蛋。老二和老三抢女人。最后谁胜谁负,也不清楚。

    杨万军听后,脸上也是浮出怪异的表情。过了一会,诧异的问道:“宁家的老三是不是就是那个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被情人的丈夫乱刀砍死的那家伙?”

    这事杨万军也是颇有耳闻,毕竟是轰动一时的大案。想想这些纵横京城的红二代。红三代们,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就是他,据说这家伙成天正经事不做,就是到处玩女人。偏偏娶了一个极品媳妇,管不住自己的丈夫,专找那些被她丈夫欺负过的女人报复。不过现在也深居简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那女人的消息了。”祝雨燕说起这些八卦了,同样是津津乐道,别看她修为不差,又是老师,但同样是个女人,也喜欢听这些东西。

    杨万军对这些不在意,听到胡佩蓉和宁家老二还有老三的事情,再联系老三的性格,心里有所猜测,或许这男子其实是老三的孩子。而当年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不过不管是老二还是老三的孩子,无疑是宁家的孩子。他是个共和国人,同样没有武林的羁绊,不需要顾虑那么多。

    让祝雨燕离开后,杨万军又想了一会,便开始运功疗伤。虽然有胡青的两支金针帮忙,但也只能暂时性的压制伤势,如果他不做调息,金针的压制也会失效。到时候就麻烦了,不过就是因为有两支金针的帮忙,现在反倒简单了,不需要多么费事。

    结束疗伤之后,感觉着没有多少起色的伤势,杨万军叹了一口气,岁月不饶人,他已经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本来还在烦恼,自己走后,自己肩上的重任将没有人能担起。但是今天,他看到了希望,宁家的孙子,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就从今天他展示的这点力量看,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虽然不明白,他年纪轻轻,如何就有这样的实力。杨万军也不打算去探究,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说不定这正是他的秘密。

    刹那间,杨万军消失在房间中,自己大限将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世,一些后事交代,应该早些提上议程。

    中南海

    这里是共和国权利的中心,共和国的国家领导人,基本上都在这里居住办公。

    其中,就有国家主席曹永权。夜已深沉,在秘书的提醒下,准备结束今天的办公,明天一早还要乘机前往南方考察,下午又要出国参加一个会议。虽然再飞机上能休息一会,但毕竟人老了,年纪大了,飞机上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补充体力的消耗。

    将刚刚看完的文件做好批示,草永远合上了文件夹,顺便将这份文件所在了一旁的保险箱中,这才起身准备休息。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起,随后一个老人推门进来。

    看到这位老人,曹永权刚刚困意一下子消失了,很是恭敬的走过去。准备用他那比较老迈的身躯,去扶一下更加德高望重的老人。

    “杨老先生,您怎么来了?有事的话,您知道给我打个电话,无论多么忙,我肯定会过去拜会您老人家的。”

    曹永权先后连任两次国家主席,先后两次主动去摆放杨万军。虽然话语不多。但是这就是一种态度。逢年过节,曹永权无论其他人那里去不去,必定要去杨万军那里。只有到了曹永权这个位置。才能真正清楚杨万军这样的任务对国家多么重要。他相信,如果不是杨万军坐镇,或许自己早已死在某个工作的时候。或者国家早就引起了动乱。

    “小曹,深夜过来,没有打扰你休息吧?看看你,到底也年纪大了,身子大不如前,要多注意休息。”杨万军坐在沙发上,打量了一下曹永权,还记得他刚刚上任国家主席的时候,才刚刚六十岁,算是共和国开国以来。最年轻的国家主席。不想一转眼,当年的曹永权,已经垂垂老矣,身上尽是老态,如果不整理着装一下。曹永权和普通的老人也差不多。

    “谢杨老先生关心,不过国内外事务太多,有些时候,想放都放不下。不过还好,再有一年,就彻底退了。到时就可以好好休息了。要说辛苦。还是杨老先生辛苦,真不敢相信,没有你,共和国会变成什么样。或许早就动乱,甚至四分五裂了。可惜,我们的人民不知道杨老先生,不清楚老先生的伟大!”曹永权说的是事实,杨老先生做了多少事,别说是普通的百姓,有时候就是他这个国家主席,都不一定清楚。

    寒暄之后,杨万军看着曹永权,叹息了一声,说道:“小曹,有件事我可能必须和你说一下了!”

    “什么事?”看到杨老先生如此郑重,不知道为何,曹永权突然感觉应该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不然杨老先生不可能这样。要知道,几十年来,从来没听说老先生亲自前来找一个国家主席。

    “我的大限将至,可能没办法在守护这个国家和这个民族了。”杨万军说出这话,听不出落寞或者无奈,甚至隐隐感觉到一股子解脱。

    “怎么?老先生,您得了什么病,或许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定派全世界最好的医疗专家,为老先生诊断。”曹永权真的急了,国家对杨万军自然格外的重视,他一个老人,对整个国家太重要了。现在正是国家发展的 关键时期,他们都相信,只要再撑过这段时间,国家一定会腾飞的。在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他们可以想象,一旦杨万军去世,共和国一定会首先乱起来,各种牛鬼蛇神会不约而同的跳出来。这些还好,最主要的是国外的那些人会首先过来,彻底搅乱共和国。

    “常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杨万军活到现在,已经知足了,算算时间,当时我记事的时候,刚刚得知林总督虎门禁烟,那时真是大快人心,只是当时的清政府太过软弱。我这一生,见多了民族的心酸屈辱,如今虽然列强环伺,国内虽然也有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大方向上,国家还是锐意进取,不断前进的。我相信你们能够带领我们的民族重新崛起的,本来我也想去见证这一刻。但是寿命天成,老头我的大限将至,人力根本难以阻挡。”

    王杨万军坦白的和曹永权说道,无疑是告诉曹永权,我的死是一定的,现在不是在考虑我要怎么才能活下去,而是该想想,我死了以后,你们要怎么做。

    曹永权明显想到这里了,虽然对杨万军很是佩服,很是感激,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国家主席,感性之后,立马变得理性。他明白,如果杨万军离开,国家必然会引起一系列的问题。这对正在高速前进中的共和国,无意中一场沉重甚至毁灭性的打击。

    “杨老先生,如果您走之后,追风先生是否能扛起共和国的胆子?”曹永权却是在考虑杨万军的继任上,毕竟这才是现实。

    杨万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老大实力虽然不错,悟性也好,但是在先天之路上,已经钻了牛角尖,如果再给我二十年。我或许有办法纠正,只是我这一走,估计老大也就停留在现在的位置上。不入先天,终究是蝼蚁。老大在面对真正先天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性。”

    “那?”听到最厉害的追风都没有办法扛起这个担子,那谁能接过这副担子?

    “今天我过来,就是来和你说这事的。老大他不行。本来我已经绝望,甚至死不瞑目。但是也就在今天,我看到了希望。已经找了一个足够接过这杆大旗的人物。只是这个人现在还是有些年轻,甚至有些年轻气盛,所以在一些情况下。我担心对方会太过冲动。”杨万军说的是事实,在他看来,胡青还是不够成熟。他的实力是够了,但是今天在面对敌人时,虽然废去了对方的双臂,场面够血腥,够震撼,确实能够震慑到一些人。但是这也仅仅是震慑外人,对于当事人,反而是彻骨的仇恨。更重要的事。明知道这种做法会令仇恨无限放大,但是胡青在有能力杀掉对手彻底断绝一切隐患时非但没杀了对手,反而连他的功力都保留着。双臂虽失,但是双腿健在,战斗经验还在。更主要的是。那股子仇恨,屈辱,以及本身就坚硬如铁的意志,这些都会促成对方的崛起,他相信,等对方卷土重来的时候。必定实力比起现在更加高强,一双腿功足以媲美世上任何一个健全的高手。

    所以,这在杨万军看来,这就是一种极为不成熟的标志。如果是他,他恨不得亲自前去各国,直接将他们的高手斩尽杀绝,这样共和国就觉得安稳了。但是他走不开,如果一旦离开了,万一有他国敌人入侵,谁来保护共和国。但是这些年来,杨万军对于入侵者,极为冷酷,只有有机会,一定会将对方的性命留在这里,免得对方回去之后,隔一段时间再过来,再引发一起动乱,那可就真的后悔都来不及。

    “哦?什么人?他的实力比起追风来说很强?”曹永权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听杨老先生的口气,这人的年纪似乎不太大,做事有些冲动。但据他所知,像他们这些练武的人,时间越久,就越厉害,如果天年轻了,怎么会有厉害的功夫。

    “不仅仅是追风,就是他的徒弟,也能和追风打成平手,而他本身的实力,更是远胜于我。小曹,今天我之所以找你。其实也是有一些原因的,就在刚刚,南越国来了一个先天高手叫阮韦熊,实力很强。因为大限将至,以及一些陈旧的伤势,我本身已经做好了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打算。只是在最后时刻,这个人出现了,很轻松的就废掉了对方的双臂。单从实力上来讲,他的实力已经远胜于我,我站在他旁边,根本看不透这个人。”杨万军着重强调着胡青的厉害,也只有厉害的人,才能胜任这份差事,至于说人品,杨万军不会看错人的,不然也不会推荐给曹永权。

    “什么?南越国?”曹永权一脸的震惊,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般的说道:“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这几天,南越国的家伙们多开始蹦跶了,而且还特别的欢。现在看来,应该是国家内部出了一个先天。”曹永权说到这里,又喃喃说道:“你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我现在对这个人倒是好奇了。”

    “他的名字叫胡青,年轻应该二十多岁。不过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小宁的孙子,宁勇的儿子。对于这个小伙子的人品,我还是放心的,就是担心他不一定会愿意接下我这个担子。”杨万军说出胡青身份 到时候,曹永权一脸的震惊,怎么可能。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居然有这样的能力。而且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心性不定,到时候拥有了这么大的权利,万一对方利用手中的权利做点其他的事情。那谁能阻止的了,更主要的是,加入胡青真的可堪大用,俺么宁家怎么办。胡青拥有了超然的地位和权利,宁家一下子就变得相当的可怕,任何人都没办法阻止对方。

    杨万军说完这些,叹了一口气,最后五年的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我已经选定胡青为我的接班人,剩下的事情就是你们考虑的。不过我要说的是,普天之下,只有胡青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如果你们因为某些原因,而选了一个一般人,那么和护国战神其实也名存实亡了。

    杨万军静悄悄的离开了,曹永权早已没有了半分困意。突入而来的事情,差点冲昏了他。杨老先生大限将至,这怎么可能,感觉一切都那么荒唐。偏偏接班人,还是这个一个年轻人。

    坐在椅上上沉思了一会,不多久,曹永权拿起电话,拨了外线。

    “把宁勇的儿子胡青的资料,详详细细的都要拿过来,我现在就要看!”至于说南越国的事情,曹永权也不在意,只要先天高手被斩杀了,南越国也就像被束缚双脚双手,根本没力气没能力去咋咋呼呼的挑衅共和国的颜面。(未完待续)R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至尊医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落地为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地为仙并收藏至尊医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