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第一百二十章 吐啊吐

第一百二十章 吐啊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真诚的求霸者们为本书加一个收藏,拜谢。)

    第一百二十章吐啊吐

    方解在穹庐一直停留到第二天的早晨,虽然他和皇帝的谈话只进行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已经结束。但畅chun园的大门已经关闭,没有陛下的旨意谁也不能擅自打开大门。方解被安排在一个闲置的房间里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的时候他发现原来根本没有人再来理会自己。

    陛下第二次问起了樊固的事,但方解有自己的借口,且已经和卓布衣对过词,他知道大内侍卫处给陛下的答案是什么,他也暂时还没有强大的勇气戳破这个谎言。他在樊固惨案发生之前就已经离开,他没有见到李远山率军屠城。卓布衣没有欺骗他告诉了他真实发生的事,而他现在没有能力为樊固的乡亲们报仇雪恨。

    如果他再冲动一点,或许他会说出这件事的真实情况。但毫无疑问,第一个死的肯定不是李孝宗也不是李远山。而是他,因为他杀了朝廷派往樊固的巡察使。没有人可以替他作证,他是被李远山冤枉的。

    以他现在的地位,他根本不可能影响陛下的决定。

    朝廷就要在西北开战,而西北是右骁卫的驻地,这一战,第一个率军冲上去的肯定是李远山的右骁卫!在这个时候,皇帝不难做出选择。是为了所谓的公义为樊固那两千百姓八百边军报仇而屠掉一个一流世家,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鼓励甚至封赏李远山,让他带兵为大隋建立百年来最大的功绩!

    有那么一个瞬间,方解觉得真相就要从自己嘴边溜出来。但他咬住了嘴唇,逼着自己将那些话重新吞回肚子里。

    在房间里躺在床上的时候,方解甚至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就是陛下极有可能自始至终就知道樊固发生了什么,可正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战争,为了帝国无上的荣耀,为了成就大隋真正的雄图霸业,皇帝选择了宽容。他宽容欺骗了他的右骁卫大将军李远山,宽恕了作孽的樊固边军牙将李孝宗。

    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能打胜仗的大将军,而不是一个牵动大隋朝廷根基稳固的罪犯。想到这里的时候,方解忍不住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事实真如自己推测的那样,那么一旦自己说出樊固的事,那么皇帝会不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

    方解知道自己做了些让皇帝欣赏的事,比如进献了算科小字法,拼音注字法,还有那套不伦不类的第八套广播体cāo。可这些和帝国的荣耀比起来,和朝廷的稳固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

    如果方解是皇帝,他也能轻易做出选择。

    庆幸之余,方解甚至没了睡意。

    躺在床上的少年郎喃喃自语,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粥的味道很好,不能只喝一次。

    粥只是粥,再jing致也只是粥。

    但喝粥的地方不同寻常。

    他从床上爬起来,在狭小的屋子里疯狂的运动着。打了几趟拳,然后空手温习了几遍老瘸子教他的一式刀。一直到过了子时,方解才把筋疲力尽的自己丢在床上。疲劳让他暂时不去思考,不去想樊固的乡亲。

    当方解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东方才刚刚泛起鱼肚白,在夏天天sè总会亮的很早,太阳没有升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微明。但事实上,方解推测此时也就早晨五点左右。

    他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在屋子里找到水洗了脸。出门的时候客气的和巡逻的飞鱼袍打着招呼,虽然没有人回应他。太监,宫女,侍卫,看着这个嘴角上挂着笑意的少年离开,谁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看起来会那么开心。

    方解开心吗?

    他离开畅chun园的时候嘴角上一直带着笑意,笑到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僵硬发酸。他走到门口找到自己的赤红马霓裳,然后很大度的给了保管马匹的马夫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看着那马夫嘴角上的笑意,方解也跟着笑。

    他笑着离开,自始至终。

    同样早起打了一趟健体拳的皇帝陛下接过苏不畏递上来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问道:“方解走了吗?”

    “回陛下,他已经走了。方解昨天晚上睡的很晚,一直在屋子里打拳,看样子应该是为了今天的武科考试在做准备。到了子时左右他才睡下,但天还没亮就起来了。梳洗过后自己找到存放他那匹寒血宝马的地方,给了马夫一百两银子的银票。一路上和所有遇见的人笑着打了招呼,看起来很开心。开心的有些不知所措略显失态,出门之后不时回头看一眼这边,似乎恋恋不舍。”

    听苏不畏的话说完,皇帝微微怔了一下,他端起石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漱口,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晨凉爽的空气。

    “他是个聪明人,最起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最起码知道什么时候该演什么样的戏,最起码知道要笑着甚至稍显得意忘形的离开,还要装作恋恋不舍。让所有人都看到,因为朕见了他所以他很得意骄傲。”

    皇帝笑了笑,转身走向那几间低矮的木屋。

    苏不畏嗯了一声,重复了一遍皇帝的话:“确实啊……他是个聪明的人。”

    皇帝一边走一边说道:“朕喜欢聪明人,更喜欢有自知之明的人。不过要靠打一个多时辰的拳来让自己筋疲力尽而不再胡思乱想,他显然还需要成长需要学会很多东西。”

    苏不畏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今天演武院的武科考试?”

    皇帝脚步微微一顿,然后转身看向演武院的方向。他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自认为了解皇帝的苏不畏却全然没有听明白。一个字都没有听明白,所以他很明智的选择不问。

    “也不知道周院长,会不会同意有第二次。”

    第二次什么?

    苏不畏心里很好奇,可却不敢将好奇挂在脸上。

    ……

    ……

    方解到了演武院的时候太阳已经爬过了didu长安那高大的城墙,才早晨,天气就已经热的让人有些不适应。相对于长安这样四季分明的气候,方解觉得自己好像更喜欢樊固。那个偏僻的西北小小边城,似乎一年中只有两种气候。

    很冷,和比很冷更冷了。

    长安的四季美些?还是樊固的寒冷美些?

    方解知道自己现在还找不到答案,而等到他找到答案的时候,或许这个问题也就没了意义,到了那个时候,樊固将会离他有多远?

    有没有永远那么远?

    牵着自己的赤红马走进演武院的大门,方解没有再刻意表现什么高调。他按规矩排队,甚至不介意对每一个看向他的人展现出和善且微羞的笑意。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再装高调的必要了。皇帝昨天给了他一个很高很高的位置,比他自己表现出来的高调要高上许多许多倍。

    即便他现在躲在人群里,人们也会轻而易举的找到他。

    进门的时候方解又看到了那个有着一双晶莹白眼的女教授,所以他过去很客气的打了招呼。

    “见过先生”

    方解微微弯腰施礼。

    丘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微微颔首。指了指校场的方向说道:“一会儿武科四门考试要在那边开始,你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儿。如果你还没有吃饭,在校场左侧可以找到演武院为考生们提供的早餐。很丰盛,可以随便挑选。”

    方解道了声多谢,牵着霓裳缓步走向校场。走出去四五步之后他又站住,回头笑着问丘余:“您能不能推荐下,什么比较好吃?”

    丘余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嘴角挑了挑说道:“在告诉你什么好吃之前,我是不是先要告诉你,演武院提供的早晨不是免费的。越是好吃的东西就越贵。不过……蟹黄粥和香菇鸡蛋馅料的小笼包都不错,不怎么油腻。”

    说到油腻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语气稍微加重了些。

    “贵吗?”

    方解问。

    “是最便宜的。”

    丘余回答。

    方解嗯了一声,再次道谢。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园子里之后,昨ri在大门口迎客的教授言卿走到丘余身边,看着方解走过去的方向低声问道:“你这算不算帮他作弊?”

    丘余站起来,啪的一声合上手里的人名册微笑道:“作为演武院的教授我一直秉持公平公正,绝不会因为个人喜好而做出错误的事。任何一个考生问我这个问题,我都会给出这样的答案。但很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只有他一个人问了我。你说,算不算作弊?”

    言卿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表示无奈。

    “或许只有他那么无聊,才会问早餐什么比较好吃什么比较便宜。”

    言卿说。

    “谁知道呢?”

    丘余潇洒的转身,抱着人名册离开。步伐轻快,背影婀娜。

    ……

    ……

    方解到了校场左侧的时候,已经有许多考生在这里用餐了。事实上,为了显示对演武院的尊重,绝大部分学生都没有在外面吃早饭,因为昨天文科考试结束的时候,监考的考官特意说了一句,明天早晨演武院会准备丰盛的早餐,因为是武科考试,时间可能会更长也会更累,所以建议大家到了演武院之后再吃早饭,吃太早的话怕你们熬不到考试结束。

    谁也不知道,就因为这句话而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

    而方解也因为在进门的时候和丘余交谈了两句听起来很无聊的话,所以和很多人的命运不同。考试结束后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说方解运气好,却几乎没人仔细想想难道真的只是运气好?

    方解看了看那些食物,确实丰盛到让人忍不住赞叹的地步。琳琅满目,甚至还有串在木架上烤的金黄酥脆香气扑鼻的全羊。卤牛肉,酱猪蹄,水晶肘子,烤鹅,烧鸡,满满的装在很大很大的盘子里堆在桌子上,肉香弥漫在整个校场。除了肉香,还有酒香。居然是神泉山庄酿的酒,醇厚有劲道。

    为了准备这些食物,方解想象不出来有多少人昨夜彻夜未眠。

    每一种食物都很诱人,酒也很诱人。但方解只是选择了最便宜的蟹黄粥和香菇鸡蛋馅的包子。且没有多吃,只吃了六分饱。

    等到考官们到来宣布第一项考试的时候,方解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回想起那个叫丘余的女教授微笑着说蟹黄粥不错的时候,才发现她露出来的那一颗小虎牙是那么的可爱。

    第一项考试,跑步。

    所有人都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出演武院,冲出长安南门然后冲到三十里外的演武场。在演武场巨大的校场上跑一圈之后以到达土城为终点。谁最先到达,谁得到的分数最高。这项考核的目的是为了测试考生们的体能,军人,怎么能没有一个好身体?

    很简单的规矩,却苦了大部分人。

    因为昨天那个考官的一句话,几乎所有人都吃的很饱。可想而知,在肚子里满满都是食物的时候狂奔超过四十里,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吐啊

    吐啊

    一路上都是人在吐啊。

    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