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第五百零七章 浮生若梦

第五百零七章 浮生若梦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几张月票提神醒脑,要是有打赏就更来劲码字了)

    第五百零七章浮生若梦

    方解挥手示意队伍继续前进,他带着亲随脱离了大队人马朝着那破落村子这边过来。离着还有百十米方解就停住,让所有人停下他独自往那老者那边走。沉倾扇和卓布衣打算跟着,方解却摇了摇头示意不用。

    走到近处的时候方解仔细看了看那个坐在井台上垂钓的老者,这个人看不出来具体年纪,头发胡子没有一根白的,但胡子已经垂到了胸口上。看脸色似乎在五十几岁上下,可方解总觉得这个人应该很老很老了。

    老人穿着一件粗布长衫,很简单没有任何饰品,衣服也是素色,虽然很旧却很干净。他闭着眼睛擎着钓竿坐在那里,像是睡着了。因为井口不是很大所以钓竿举的很高,这根钓竿就好像被镶嵌进了一尊石像里似的一动也不动。

    方解看了一眼飘荡着的吹柳枝,眼神里更加惊异。

    钓线就算挂着钓饵,风吹过还是会晃动,可这老者非但自己一动不动,就连那轻飘飘的钓线也一动不动。

    方解没有靠近老人,在距离大概三米之外的一堵断墙上坐下来,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老人睡觉。

    就这样坐了超过半个小时,老人缓缓的睁开眼看了一眼井底叹息一声:“看来今天又要一无所获了……”

    他睁开眼的时候似乎才发现方解在不远处:“咦,倒也不是一无所获,没钓到想钓的东西,倒是钓来一个标志的少年郎。”

    方解这才起身,走过去躬身施礼:“见过前辈。”

    老人转头看着他:“你在干嘛?”

    方解回答:“好奇”

    “好奇什么?”

    方解道:“晚辈好奇的是前辈您在钓什么,所以不敢饶了前辈清净就坐在一边看着。”

    老人问:“若我不和你说话,你也不和我说话?”

    方解点头:“我只是想看看您最终能钓上来什么,所以说不说话倒也不重要。若是等到晚辈必须走的时候还没看到您钓的是什么……”

    “你会留下来继续看?”

    老人打断他的话追问。

    方解摇头:“只是一时之间的好奇,就算没等到您钓上来什么,晚辈还是必须要走的。我看某处风景秀美会驻足流连,但不会有就在这住下来不走了的想法。不到三里外就是大营,您能坐在这里对着一口枯井垂钓,我要是不感兴趣才怪。”

    “你怎么知道这是枯井?”

    老人问。

    方解笑了笑回答:“大营的士兵没有人来这里取水,而是要到更远的地方去运,如果士兵们不是怕打扰了您,就只能说明这井是枯的。两天前我进大营的时候没看到您在这里,士兵们也不见来此处取水。而您之所以今天出现在这里,说不得就是在钓我……既然垂了杆放了线,晚辈就算明知道有可能被勾破了嘴也想上来看看。”

    “哈哈”

    老人哈哈大笑:“你这后生倒是有自信……你以为我在钓你?”

    方解摇了摇头:“不确定,所以来看看。要是到我打算走您还不开口,说明您不是在钓我。”

    “好像有点道理。”

    老人看了方解一眼:“我每日都会来这里垂钓,你看不见我不是因为我不在,而是因为你没看过来。又或是你看了过来,但却看不到。”

    这是一句废话,但方解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深意。

    “至于我是不是钓你,这也不重要,因为你已经过来了。”

    老人说话的时候,手里依然擎着那根钓竿,手依然磐石一样稳定,那钓线依然绷的很直。

    “看来您不是在钓我,我只是个过客。”

    方解摇了摇头:“晚辈告辞。”

    老人道:“有人跟我说过你是个异类,心境太老成不像是岁月沉淀出来的,越是睿智的人年轻的时候越不注重心境沉稳,多在于露锋而不是藏锋,你这少年郎该露的时候露该藏的时候藏,倒像是个修行得道的妖孽。”

    方解心里一动,然后抱了抱拳:“前辈可有指点?”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问:“可明白我刚才说,这几天你没有看到我,是因为你没往这边看的意思吗?”

    ……

    ……

    老人指了指对面的一块石头:“既然你不急着赶路,就坐下来陪我说一会儿话。我在这里已经钓了七日,还是没能钓上来什么东西。每日枯坐也颇无聊,睡了醒醒了睡,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点意思的年轻人,不能轻易放走。”

    方解笑了笑在对面坐下来:“请前辈教导。”

    老人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方解面前地上有一些残碎的石块:“能不能先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

    “那些碎石,太凌乱,我看着已经忍了许久,奈何又不能动所以只能看着,越看越难受,只好强迫自己不去看,可越不去看,心里反而更堵了些。你随便把那些碎石摆个什么图案都好,别再那么乱着就好了。”

    方解心说这就是典型的强迫症吧,这老头又是为什么不能动?

    老人这要求虽然奇怪,但方解还是弯腰将那些碎石都捡起来,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将那些碎石很整齐的在地上摆了一个方阵,很规矩,很仔细,方方正正,横平竖直。摆完了之后他问老人:“现在如何?”

    老人有些懊恼道:“你为什么又要摆的这么整齐?我看着更难受了。”

    方解微微错愕,然后点了点头将石块打乱,重新摆了起来,这次他摆了一个字。他的姓,方。

    老人似乎有些不解:“你为什么要摆一个字?”

    方解回答:“刚才摆了一个四方,前辈说太规矩。所以我便摆一个方字,看着没那么规矩,但还是个方。”

    老人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故意的?”

    “故意的”

    方解点头。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随便你吧,反正摆什么都比乱着好。你看这个方字,有什么感想?”

    方解低头看了一眼,刚想摇头,忽然发现那些组成方字的小石块忽然自己动了起来。就好像有了生命一样,方解甚至错觉那些小石块上面出现了五官对着自己傻笑。可他明知道这是错觉,偏偏没有办法挪开视线。渐渐的,他看到的石块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可感觉上还是那个方字。

    他眼前的景象逐渐的变化着,一幅又一幅画面在他眼前不停的变幻。

    茫茫的大地上躺着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孩子,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畏惧的看着天空。他的眼睛很干净明亮,所以眼神里的恐惧那么清晰可见。远处似乎有野狼的嚎叫,又似乎是喊杀之声。他还不会说话,也不敢说话,只是攥紧了拳头看着天空,甚至不敢去看四周。

    一只很厚很宽的大手凭空出现,抓着婴儿的襁褓将其提了起来。婴儿被他拎着,这个人开始往前走。随着他行走的时候来回摆动手臂,婴儿也跟着来回晃动。这就好像是一个不怎么舒服的摇篮,这个婴儿居然慢慢的睡着了。

    就在这时候,画面变了。

    一个小男孩坐在一个破败院子的墙头来回荡着双腿,还是抬着头看着天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起来那双清亮的眸子里充满了疑惑。墙头下面有人对他喊着什么,看不清楚面貌甚至分不清楚男女,他们张着手站在下面,似乎是怕小男孩掉下来摔着。

    然后那只巨大的手掌再次出现,抓着小男孩的前襟拎起来向前行走。小男孩这次明显少了许多惧怕,紧紧的扶着那只手努力的想去看清楚这只手的主人长什么样子。可他失望了,那个人太高大,脸在云后面,无法看清。

    第三个画面,看起来已经十几岁的小男孩被人拎着腰带飞奔着,风从他的耳边吹过刺痛了他的耳膜。他似乎有些反感这样被人拎着逃命,不时的挣扎一下却怎么也挣脱不开。他一次一次的回头去看是什么在追自己,脸上的疑惑越来越重。时而看后面,时而看天。

    第四个画面,已经看起来成不少的男孩穿着武服行走在雪地上,不时蹲下来寻找着什么。过了很久他终于发现了某些踪迹,脸上顿时露出喜悦的神色。他从背后摘下来硬弓,小心翼翼的瞄准一只躲在枯草后面的肥硕野兔。羽箭射出去后飞的很偏,那只受了惊吓的野兔亡命而逃。男孩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然后自言自语说算了吧,都是同样的命运。一直野狼出现在他背后露出锋利的獠牙,少年回头一箭正中野狼眼窝。

    第五个画面,骑着战马的少年郎走在官道上,不时和身边的人说笑。他们走着走着忽然一个巨大的阴影将他们笼罩,少年抬起头看了看,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现在他面前。少年很兴奋也很紧张,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城墙眼神里有些很复杂的意味。少年进城之后没多久又走出来,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簇新的锦衣,看起来很帅气。他进城的时候有一只雏鹰在天空艰难的飞行,出城的时候已经长大的雄鹰振翅飞上云巅。

    第六个画面,已经英气勃勃的少年带着一支骑兵在原野上驰骋,草丛里的野兔吓得纷纷奔走,鸟儿惊飞很快就消失不见。他勒住战马,看到了一片连绵不尽的山脉。这片大山有一道峡谷,峡谷里面好像有很多人在挥舞着烈红色的旗帜,像是在欢迎他又像是在庆祝着什么。

    第六个画面,连绵不尽的黑甲大军顺着平坦的官道徐徐向前,风将战旗吹起来猎猎作响。人马太多了,前面的队伍已经消失,后面的队伍还没有进入视线。在官道一侧有一个巨大的平台,一个身穿金甲的大将军站在平台上看着自己的队伍意气风发。他从平台上走下来,登上一个巨大的战车,金色的甲胄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华。

    “啊”

    方解从嘴里啐出来一口带血的吐沫,抬起手抹去嘴角的血迹。

    他自己咬破了舌头,从那种让他恐惧的虚幻中挣扎出来。

    他睁开眼的时候,四周没有任何变化。天空依然清朗,他的护卫一直站在远处,那个垂钓的老人还盘膝坐在井台上,钓竿依然举起来很高,钓线依然绷的笔直。

    “咦?”

    老人好像很惊讶,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真是奇怪啊……”

    老人忍不住感慨道:“居然有人能从浮生梦境中自己出来,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谁能抵挡得住这种诱惑,谁都想知道未来什么模样,越想看就越陷得深。你难道不想看?你难道不敢看?你难道不能看?”

    他一连问了三句,却不等方解的回答自言自语道:“只是可惜……我居然什么都没看到。”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眼神里满是疑惑。就好像虚幻中的那个男孩抬头看天的时候一摸一样,不知道是在怀疑什么,猜测什么,又或是期待着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