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第五百七十章 过大河与议大事

第五百七十章 过大河与议大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书评区jing华已经没了,不够用啊。请大家海涵,另外,书评可以写了啊,我都准备好充值了呢!)

    第五百七十章过大河与议大事

    方解没有坚持留下卓布衣,因为他知道卓布衣一定会离去。自己强行留住他非但无益,反而会误了卓布衣修行之道。一个人的xing格决定了他的人生方向,卓布衣之所以修成画地为牢,便是因为他心念太善。画地为牢,只困不杀。

    军中杀气重,对他修行知道毫无益处。

    大队人马顺着官道一路行进,灭杀一股山贼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插曲,甚至士兵们都不会在意,只当做笑谈。金世雄的斥候一直跟着队伍走,方解却根本懒得计较。金世雄是个大人物,但若走不出西北就是一条困在浅滩上的巨鲨,早晚有窒息而死的时候。

    而他,则是龙入深海。

    芒砀山上还有不少当初李远山部下的叛军,有人壮着胆子来投,方解也一律不收。西北民心已经刁滑,这样的士兵多半是来混饭吃。一个勇敢的士兵不一定会带动其他人一起勇敢,但一个怕死的士兵一定能带动其他人怕死。

    一路无话,队伍顺利的到达了当初方解下雍州时候的渡口。到了这里的时候,孙开道等人才发现方解为人之稳妥。已经有如此细密的安排,竟是还提前调拨骁骑校提前赴河边搜集船只。

    在江边看到的那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大江之上,一字排开数不清的大船。桅杆林立,千帆招展。

    大船上插着的旗子随风而抖,上面那一行大字格外的醒目。

    货通天下行

    当初货通天下行的船队可以轻松将近百万大军送到西北,此时运送不足十万骑兵过河自然算不得难事。所有士兵们在看到那连绵不尽的大船的时候,心中对方解的敬佩油然而生。一个有能力的领袖,会让手下人感到踏实。他们这才发现原来方将军竟是如此的神通广大,居然能调用货通天下行的船队来协助大军渡河。

    而最让人吃惊的是,为船队护航的,居然是大隋水师!

    至少二百条大小战船在江面上来回游曳,如腾空而出的巨鲸一样让人心中震撼。能调用货通天下行的大船已经让黑旗军的士兵们震撼不已,又看到大隋水师的时候他们的惊讶喜悦更是无法言表。

    方解在他们眼里已经变得无所不能,明明一直在西北,怎么就能变出来这么多船只甚至还有水师?

    士兵们被江面上的场面所震撼,也不知道是谁先爆发出一声欢呼,紧跟着整个队伍都沸腾了。本来士兵们认为最艰难的就是渡过大河,万一长江水师拦截的话损失必然惨重。谁能想到,长江水师的战船居然为他们护航!

    江边

    方解快步往前走,遥遥对着早就等在这里的吴一道一拜:“若非侯爷,今ri便要难住我了!”

    吴一道淡然笑了笑,指了指身边站着的人。

    这个时候,方解才发现吴一道身边的居然也是一位故人。

    “段将军?”

    方解愣了一下,发现这人竟是对自己有过帮助的大隋水师将军段争!

    段争对方解抱了抱拳道:“方将军,好久不见!”

    一身标志xing宝蓝sè锦衣的吴一道笑了笑道:“当初我写信给段将军,邀他来此相聚他尚且还不答应,我让酒sè财走了一趟,知道是你要去西南段将军立刻就应允下来。原来你们早就熟识,倒是我后知后觉。”

    方解连忙道:“当初北上之ri,便是段将军大力相助,今ri又劳段将军帮忙,方某感激不尽!只是段将军不是在河东道洛水附近,怎么又回了这里?”

    段争连忙摆手道:“当初是敬佩方将军勇气,所以才施以援手,些许小事不提也罢。至于我怎么回来这里……”

    段争叹了口气,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方解等人随即进了栈桥附近的一个亭子里,亭子中早就摆好了酒菜。

    “当初我奉命带长江水师一部往河东道协助朝廷大军渡河西征,自此之后便没有离开,就在王一渠麾下做事,每ri带着船队往返巡逻倒也清闲。只是没想到高开泰和王一渠联手作乱,我那ri正巧带着船队在外巡游河道,回来的时候大营里已经改旗易帜。王一渠知道我不是他的亲随所以没有提前透露什么,而我为人又谨慎,一直没有将船队并入王一渠的水寨,这才免于一死。”

    “我带船回来之后,王一渠就下令舰队合围,我见态势不对,立刻下令舰队后撤,那ri也该着我运气好,风向有利转舵,所以舰队撤离的及时。虽然损失了几十条船,可好歹带着大部分人船冲了出来。我本意是想办法联络皇帝,可被封死根本就联络不上。然后我便带着船队回长江,想找长江水师大将军博今商议,谁知道……博今已经带着人投靠了罗耀.,长江水师已经与罗耀大军合兵杀入江南了。”

    “所以我就带人在水师旧寨里住了下来,倒是整ri提心吊胆。恰是侯爷书信到了,约我吃酒议事,我当时心灰意懒,哪里有这个心思。后来才知道相约之人竟然还有方将军你,真是缘分!”

    方解也高兴,连着敬了他们几杯酒。

    吴一道笑了笑道:“不仅是段将军,名义上你那师叔,原来大内侍卫处指挥使罗蔚然我也帮你接了来,不过前几ri先护着船队运粮去朱雀山了,等到了山寨你们便能相见。对了,还有一个叫木三的小太监。”

    方解笑道:“故人多聚于此人生最幸事!当醉一场!”

    ……

    ……

    “唉!”

    段争重重的叹了口气,放下酒杯后怅然道:“我带船队北上之际尚且意气风发,觉得西北之乱不过尔尔,陛下御驾亲征,大军士气如虹,更有国之名将,以雷霆之威涤荡一隅自然不费吹灰之力。谁想到,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皇帝将手里二十万战兵交给高开泰的时候,又怎么会料到正是此人断送了征西大军的归程?”

    几杯酒下肚,这位曾经被誉为大隋水师最优秀青年一代将军的人将心里的不快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前朝郑国,后五十年战乱频生,今ri西边反了明ri东边乱了,即便如此,郑国依然残喘了五十余年,直到太祖皇帝率军举事才终结了乱世,那个时候郑国官员贪墨世风ri下,国力贫虚,如此举步维艰,尚且又经历了两位帝王才灭国。大隋兵多将广国力强盛,历史数千年来之最强也不为过,怎么一场叛乱,就动摇了根基?”

    这番话其实已经透露了段争的本心,这位被誉为将来最有希望成为水师大都督的人,还无法释怀。他是名门之后,可对朝廷一直极有信心。到了现在中原遍布战乱,他依然无法理解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

    说实话,大隋国,九成的人都有这样的困惑。

    单单一句盛极而衰,显然有些苍白无力。

    吴一道看着平静的江面淡然道:“大隋之盛确实旷古绝今,但内忧之重也是历朝之最。因为深知前朝郑国重用文人而轻武将,以至于后期叛乱频生而无力回天,所以自太祖皇帝立国起,大隋就一直重用武将,十六卫战兵大将军的权势,竟是比诸道总督还要强大,一直以来,历代皇di du强势故而能弹压的住,可是当今陛下身患重病,太子年幼,本就藏着凶险。”

    “待罗耀起兵,那些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哪个不为自己着想?文武相济,才能定国,无论是重文轻武还是重武轻文,都是祸根。”

    这话中肯,却似乎也不足以解释大隋崩乱。

    孙开道微微叹息道:“当今陛下,太心急了些,也太自信了些……”

    这话,众人心里都很认同。

    “不说这个了!”

    吴一道笑了笑道:“今ri齐聚是件高兴的事,来来来,就为了这缘分干一杯!”

    众人皆举杯一饮而尽。

    吴一道喝完酒,为段争又满上一杯:“还要多谢段将军念在往ri情分出手相助,只是不知段将军可有今后打算?”

    他对方解使了个颜sè,方解微微颔首。

    “哪里有什么打算!”

    段争有些微醉,伏在桌子上叹道:“前ri里我手下几个将领还问我何去何从,我有心为国杀贼,奈何现在已经辨不清谁是贼。凭我手里这二百条船又能做什么?万余兄弟的xing命前程却在我肩膀上扛着,有时候想想,真想干脆解散了人马,发些银子让他们回家种田打渔去!”

    孙开道看了方解一眼,正sè道:“段将军,你手下万余水军必然不想看到你如此颓废。他们还指望着你带着他们走一条明路,奔一个前程。”

    “明路?”

    段争坐起来苦笑:“几位若是视我为朋友,就请指点明路在何处?”

    “便在这里!”

    孙开道猛的坐直了身子看向方解道:“我家大将军挥雄兵十万南下,若是段将军愿意,带着水师战船和大将军齐心合力,未必不能给段将军部下兄弟们一个光辉前程。段将军难道就愿意这样沉沦放弃?那你一身本事二十年所学岂不糟蹋?好男儿当有壮志,依我看,段将军也该振作些了。”

    段争愣了一下,然后脸sè一变:“可……可我终究是大隋的官员!”

    吴一道悠悠然道:“谁不是?”

    段争哑然,忽然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我有心辅国,无力回天!”

    “回不去的话。”

    方解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温和道:“就往前走。”

    ……

    ……

    江南

    贤罗城通古书院

    这书院的年纪比大隋立国还要久远的多,已经有至少三百年历史。书院是大郑朝时候博学大儒所建,历来是江南文人心中的圣地。若是文人可自称是书院出身,身份立刻显得清高起来。

    书院占地并不大,在贤罗城靠南紧挨着河,书院外面沿河种着一排垂柳,与书院同龄,已是双人合抱粗细。

    书院前后三进,最前面是学生们读书的地方,中间是书院教习们的住所,最后面则是书院藏和院长的居所。

    学生们不能擅自进入后院,即便去借阅也不能随便乱走。这是当初那位建院大儒立下的规矩,三百年来依然严厉。

    所以没有人知道,院长的居所书房每隔三个月就会有一批贵客来访。而这些人来了之后,书房就会拉起厚重的窗帘,谁也看不到里面。

    屋子里围坐着至少二十个人,看样子没有一个身上有功名的,皆是布衣,可这些人却又都大有来头。他们也不是什么身份贵重之人,无非是账房先生管事幕僚之辈,可他们这些人凑在一起的时候,能让天下不安。

    “这次主要是议议,怎么除掉罗耀……此人现在已是头等大患,你们既然来了,东主们的意思也都说说。”

    坐在上首说话的,正是书院现任院长董卿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