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争霸天下 > 第八百九十九章 管杀管埋

第八百九十九章 管杀管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百九十九章管杀管埋

    用了十六天的时间,方解和项青牛就从苏北道赶回了朱雀山大营。两个人轻装简行,除了在平谷县耽搁了半天之外,基本上没有多耽搁一分钟的时间。项青牛表现的似乎比方解还要急一些,但项青牛却很清楚没有人比方解更急。

    风尘仆仆,方解推开桑飒飒房门的时候,桑飒飒躺在窗边的躺椅上看着他微笑,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算计着日子也就还有十几天左右。她没有起来,依然躺在那儿,但是眼神里的喜悦比什么都清晰。

    “你一进大营我就知道了……”

    桑飒飒微笑着说:“可我不想起来,容的我犯懒吧?”

    “这怎么会是犯懒?”

    方解走过去,在桑飒飒身边蹲下来,脸贴着她的肚子:“现在肚子这么大了,看着就能想到你的辛苦。说实话,自从你有了身孕以来我也没多在你身边照顾些,整日里不是忙这些就是忙那些,一直都是你自己照顾自己。”

    “怎么会呢”

    桑飒飒温柔的抚摸着方解的头发:“你不在家的时候,还有沉姐姐沐姐姐她们陪着,她们也不在的时候,还有隐玉陪着呢。你不知道,她们几个比我自己还要紧张,哪怕是走的路长一些,她们也会担心。”

    “她们呢?”

    方解问。

    “知道你回来会先来看我,所以都回去了。她们之前还在我屋子里呢……隐玉早晨起来就熬了鸡汤给我,你看,我可是喝了满满的一大碗。”

    她指了指桌子上的空碗:“其实我还好,问过大营里的那些过来人,她们都说有了身孕会很辛苦,吃什么都吐,喝水都难受。独孤大人的母亲也偶尔来看我,她说她怀孕的时候,经常一连几天都吃不下东西的。也睡不好,躺下就会心口憋的慌,喘不上来气。还有人说会尾骨很痛,连坐都不敢坐。”

    她的手指缓缓的轻柔的抚过方解的脸颊:“我就还好啊,就是特别的嘴馋,总是想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幸好有大营里那么多婶婶照应着,告诉我什么可以吃什么不可以吃。前几天想要吃桂圆,让人去买,结果半路遇到独孤大人的母亲,直接把那些桂圆都抢了去,把丫鬟也一顿好训……其实是我自己懒惰,有了身子,应该多学习,注意一些禁忌,倒是只知道馋嘴。”

    “你看我现在多胖……”

    桑飒飒低头看了看自己,下颌上随即皱起一个可爱的淡淡的双下颌,而胸脯的越发丰满让她自己有些懊恼,而且也不喜欢现在已经涨了一圈的大腿。所以,哪怕是她这样往日里总是将自己完美身材藏进长袍里的女人,也不是不注重体型的。

    方解没说什么胖了好看之类的话,手在她大腿上来回抚摸着:“没事啊,我家飒飒这样好的底子,生完孩子之后分分钟就瘦回来了。”

    桑飒飒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不要摸了……”

    她的脸红的那么透彻,如天边的火烧云一样:“自从有了身孕之后,倒是越来越敏感起来……求你不要乱摸了好不好。”

    她看向方解的眼神里难得的出现了一丝媚意,这种眼神动人心魄。

    方解收回手,忍不住笑了起来,往前探起身子在桑飒飒嘴唇上吻了一下,伸手揉乱了她的发丝:“那是因为真的成熟了。”

    桑飒飒红着脸,几乎把脸埋进方解的怀抱里:“可是……以前怎么不会这样,以前你碰我的会后,我会紧张还会有些害怕,每次都这样的,因为你太做的太凶了些……可是现在,你不在的时候,就会想……”

    “想什么?”

    方解坏笑着问。

    “想你!”

    桑飒飒突然抬头亲了方解的脸一口,然后闭上眼扭过头不敢看方解。因为肚子已经越来越大,桑飒飒现在穿的衣服很宽松,再加上天热,还是在屋子里,所以穿的衣服非但宽松,领口也有些大。方解趁着桑飒飒扭头,把手从她领口里伸进去,准确的握住一团饱满。

    “嗯”

    他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确实大了好多啊……”

    桑飒飒眼睛闭的更紧了,哪里还敢说话。

    ……

    ……

    其实这段日子以来,家里的人已经把需要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小孩的衣服被子做了一大堆,放在一间屋子的炕上都满了。至于补品就更不必说,朱雀山山下住着的村民,听闻镇国公的妻子有喜了,每天都有人送上来很多东西。新鲜的瓜果,才打上来的鱼,还有煮熟了的鸡蛋,多到一千个人也吃不完。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百姓们的一片心意,所以不会拒绝。桑飒飒特意吩咐过,这种事如果拒绝了百姓们,会让他们觉着镇国公的女人高高在上不近人情。

    方解陪了桑飒飒很久,然后去和沐小腰她们打了招呼,去洗澡的时候遇到非要亲自出去帮桑飒飒买糕点回来的吴隐玉。因为山上现在不少糕点师傅,都是方解带回来的,吴隐玉知道哪家的好吃,所以这些日子一直是她在帮桑飒飒选零食。

    两个人险些撞在一起,方解顺势一把把吴隐玉抱了起来。

    “啊”

    吴隐玉吓了一跳,她知道方解回来了所以才会急着往回赶,谁想到一头撞进方解怀里。她修为不俗,可根本就没有去感应什么。方解倒是感应到了,但他怎么会避开呢?

    “院子里好多人。”

    吴隐玉红着脸说道。

    “嗯,对噢”

    方解笑了笑,抱着吴隐玉往屋子里走:“屋子里没人。”

    吴隐玉想挣扎,可被他抱的那么紧,哪里有挣扎的空间。扭动了几下之后,怕被人看到,只好任由方解抱着往里面走。

    “去哪儿?”

    她声音极小的问。

    “帮我搓搓背。”

    “啊?”

    吴隐玉吓了老大一跳,脸上立刻好像烧开了一样的热起来。方解还是第一次这般直接的抱着她,以前虽然也有亲密举动,可都很温柔。这次,方解略微显得有些粗暴。吴隐玉再次挣扎起来,方解却根本不理会她的小拳头在自己身上乱砸。

    “只是让你帮我搓背,要是你再乱动的话,我帮你搓背。”

    方解一边走一边说。

    吴隐玉立刻停住,看到方解脸上的笑她又醒悟过来,又一阵拳打脚踢,一直走到里屋的时候,或是因为累了,她才停下来动作,两只说勾着方解的脖子,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像是恶狠狠的盯着方解的脸,然后忽然张开嘴,在方解的肩膀上使劲咬了一口。

    “为什么又走了那么久!”

    她咬牙切齿。

    方解看着她眼神里好像很浓的怒意,却看到了那怒意背后的柔情。

    方解忽然低下头,吻在他唇瓣上。吴隐玉的身子一僵,片刻之后抱着方解的脖子有些狂野的回应起来。她的头发披散着,透着一股别样的诱惑。这个姿势在方解怀里的吴隐玉,身材曲线被勾勒的那么清晰。

    扑通一声

    她被扔进了巨大的浴桶里,水湿了衣服,而身体却在烧着。

    ……

    ……

    方解坐在书房里,桌子上摆着一本厚厚的账册。窗外夕阳能挤进窗子里的最后一抹金色的光照在那账册上,让上面记着的那些人名显得更加清晰起来。这是黑旗军现在所有官员的登记名册,其中好多人的名字被方解用红色的笔勾了一个圆。

    除了皇帝批阅奏折之外,似乎……只有在处决人犯的时候才会用到红色的笔墨。

    所以,那一个个的圆圈,好像透着杀气。

    独孤文秀欠着身子坐在方解对面的椅子上,脸色有些发白。方解回来之后就让他把官员名册送过来,独孤文秀就猜到了肯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听方解把平谷县的事说完之后,独孤文秀立刻垂首请罪。

    方解却只是摇了摇头,告诉独孤文秀不必自责,现在民治的事和后勤的事全压在独孤文秀一个人身上,他怎么可能事事都知晓。本来方解打算提拔起来魏西亭,可现在云南道那边的事也很繁重,魏西亭回不来。

    而一开始比独孤文秀还要早启用的张楚,正是他带着人巡检地方官吏呢。

    “第二个孙开道……”

    方解似乎有些伤感,看着那个名字说道:“我从黄阳道带兵去西北的时候,半路上收了孙开道,此人确实为黑旗军做了不少事,所以虽然他贪了不少银子,我最终只是送他去了雍州养老。张楚是我到了狼乳山之后开始用的人,一直觉得他虽然大局看不清,可为人谨慎端正,而且极有原则……”

    独孤文秀道:“是属下举荐张楚巡检地方的,属下的罪责也不可逃避。”

    “没有那样的道理。”

    方解笑了笑:“如果一个朝廷里,有官员犯了事就要牵连宰相,岂不没有道理?”

    因为心里愧疚,所以独孤文秀没理解这句话里的含义。

    “行了,不必自责。”

    方解道:“这些事是难免的,这些人也拦不住。上次孙开道的事是我处置的不好,因为我给了孙开道一个养老的结果,所以很多自以为资格老的人心思都活了。他们觉着,大不了也是如孙开道一样,找个地方做富家翁……当初我那样安排孙开道,是因为念着旧日的情分,本身确实超脱在法律之外,是我错在先,现在必须杀杀这股子风气了。”

    他将名册递给独孤文秀:“我勾了名字的人,尽快都拿回来受审。张楚抓回来之后我要亲自过问,我想看看,多少银子可以买他一次徇情枉法。”

    “另外”

    方解站起来,走到窗口负手而立:“我已经让人准备了二百口棺材,都能用的上。我不想让人说我不念旧情,管杀不管埋……管杀,我也管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争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白并收藏争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