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五一四章 兵不血刃

第五一四章 兵不血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完陈博的话,龚松心中一动,忙问道:“不知陈将军口中的明君是指何人?”

    “自然是我大尤的太子!”

    ‘陈博’正色说道:“太子待人宽厚,胸襟广阔,又志向远大,我相信,现在只有太子才能救尤国,也只有让太子继承王位,才能平息天下列国对我尤国的愤怒。”

    这话算是说到龚松的心坎里去了,说来也巧,如果把尤国官员分派系的话,那么龚松肯定要被划分到太子党一系。他是聂丹的心腹,也是受聂丹提拔起来的,让聂丹接替聂林,他举双手赞成。

    龚松深吸口气,摇头说道:“陈将军的心意是好的,只不过,做事的手段实在……有欠考虑啊!”

    “龚大人此话怎讲?”

    龚松沉吟了片刻,然后看了看左右,前两步,来到软塌旁,半蹲下身,低声说道:“陈将军,即便要大王让位于太子,也不应引四国联军进攻都城啊,可以联合众文武大臣宫,也可以……”

    不等他说完,‘陈博’已摇头而笑,同样低声说道:“没有用!大王的个性,龚大人难道不知吗?宫只会引来一个结果,那就是我尤国的王廷将血流成河,不知要有多少忠烈栋梁死于非命,另外……大王甚至会因此而迁怒太子,到时连太子的处境都将岌岌可危,这不是救尤国,而是在害尤国,害太子。”

    虽然不想承认,但龚松还是倒吸凉气,不由自主地暗暗点头。

    ‘陈博’见他皱紧眉头,默默无语,又继续说道:“只靠我们自己,是救不了尤国的。也改变不了大王一心称帝的决心,到最后,尤国只能在四国联军的铁蹄之下灰飞烟灭。”

    “现在引四国联军入都,就可以救尤国吗?”

    “没错!这是四国王公亲口向我保证的!天下谁人不知我尤军骁勇善战。勇猛无敌。其实四国也不想和我尤国开战,之所以结盟出兵。也是被大王称帝所的无奈之举。四国的意图很简单,就是要大王放弃帝位并退下王位,去向各国君主负荆请罪,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至于我尤国,等太子继位之后,联军将秋毫不犯,悉数撤回各国。”‘陈博’言之凿凿、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若是这样的话,引四国联军入都倒也不是坏事!龚松眼珠转了转,一边寻思着一边打量陈博,想通过察言观色看看他说得到底是真是假。

    陈博一脸的真诚。目光坚定,毫无闪烁其词之色。

    其实,龚松对于陈博的突然投降也很是不解,现在通过他的话。他倒是多少有些理解了。沉思好一会,他缓缓开口说道:“听说,四国联军在仓林郡杀了我国不少的百姓啊!”

    那个时代消息闭塞,很多信息都是通过流民的口述得知的。当初,金军大肆抓捕尤国百姓,导致许多仓林郡的百姓西逃,跑到相山郡时,百姓们对金军的描述自然也免不了夸大其词,简直把金军联军描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陈博’正色说道:“四国联军在仓林郡有没有滥杀无辜,我不清楚,但自从我倒戈之后,联军对我尤人百姓一直都是以礼相待,绝无越轨行径。”

    “哦!”龚松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但心里已信了七、八分,至少在他所听到的传言里,联军只在仓林郡有暴行,至于其他郡县,倒是没有这方面的传闻。

    由此可见,四国联军也不是不值得信任的。

    想到这里,龚松做出了决定,他冲着陈博微微一笑,拱手说道:“陈将军,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下官和南岳城中的将士们,绝不会投降于联军。”

    一句话,让陈博心凉半截,感情自己费劲口舌的好言相劝都是白说了?这个龚松,实在可恶!

    心里狠得牙根痒痒,但表面没有任何表露,‘陈博’无限惋惜地说道:“尤国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龚大人身为栋梁之臣,难道就无动于衷吗?”

    “陈将军,下官的话还没有说完。”龚松幽幽说道:“其实以南岳现在的城防,别说四国有百万大军,即使再多一倍,下官也自信能守得住南岳。”

    顿了一下,他含笑着又道:“不过,下官虽不打算向四国联军投降,但却可以放四国联军通过。”

    “哦?”‘陈博’心头一惊,难以理解地看着龚松,没太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出他的疑问,龚松解释道:“下官的意思是,南岳守军不会听从四国联军的指挥,但是,会打开城门,放四国联军安全穿城而过,当然,等日后四国联军的后勤补给抵达南岳时,下官也绝不会为难,自会放行让其通过。请陈将军回去向列位将军转达下官的意思,若是列位将帅都能接受,可随时过城,若是不能接受,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下官与麾下将士们誓于南岳共存亡!”

    不投降,却可以开城放行,也亏龚松想得出来!‘陈博’暗暗苦笑,龚松这是摆明了在考验四国联军啊,也是在做一场豪赌,赌四国联军在过城时不敢对守军突然发难。

    见他脸色变幻不定,久久无语,龚松说道:“陈将军不必再考虑了,下官的决定也绝不会再更改,还请将军尽快回去向列位将军请示!”

    “不需要!”‘陈博’心不在焉地回道:“本……本将军的意思,完全可以代表列公!”他险些顺口说出‘本帅’二字,好在反应快,改成了本将军。

    他这话反倒让龚松有些傻眼,按理说,陈博在尤国的地位再怎么高贵,但在四国联军那边终究是降将,他竟然能代表诸王做出决定,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陈博’也感觉到自己的话有不妥之处,随即又补充道:“列公对我都十分信任,也十分看重。只要我做出了决定,列公应该都不会反对的。”

    “原来如此!”龚松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不再多言,默默地站在一旁。等陈博做决定。

    他当然不能自己决定如此重大的事。另一边,与分身心意相通的林浩天把楚连瑜、宋浩拉到一旁。打发走身边的侍卫和护将,然后把龚松提出的条件向他们讲述了一遍。

    不去计较林浩天是怎么知道的,单单是龚松的条件就太令人震撼了。

    二人愣了片刻,宋浩噗嗤一声笑了。说道:“果然如此的话,那龚松还真是个笨蛋!他不肯投降,却又要放我们过城,我们完全可以在过城的时候,由城内对守军突然动手嘛。南岳之所以难打,是它的城防险峻又坚固,而我们在城内发难。城防的因素就无须考虑了,狭路相逢的战斗,我方百万大军总是能轻取它区区十多万人的!”

    林浩天翻了翻白眼,宋浩的外表威武雄壮。怎么却是肚腹空空的草包呢?就你能想到这一点,人家龚松会想不到吗?

    “没错,在过城的时候,我们是可以突然对守军动手,但如此一来,我们就失了道义,以后西进时,所路过的关卡、城邑的守军都会拼了命的和我们死磕到底,再想招降尤军,将难如登天。再者说,龚松不是傻瓜,怎么可能让我方百万大军一窝蜂的都涌入城内呢?他十有**会安排我方军队分批分次的过城,如果每次只能通过万人,还如何对人家发难?”

    宋浩被他说得哑口无言,细细一想,林浩天说得也对。他心思急转,接着,连连摇头,说道:“那我们就绝不能过城了。”

    林浩天不解地看着他。

    宋浩解释道:“龚松不降,如果我们过了南岳,接下来可就危险了。他说得好听,说什么我军的后勤补给运抵南岳时他会放行,但如果他不放行呢?我们过去,南岳这扇大门要是一关,我们可就没有退路了,要被人家关门打狗,困死在尤地了!”

    这才是林浩天所顾虑的真正问题,他想,这也是龚松对己方的考验。

    拒绝他的条件,那说明己方胆子小,而他已做到仁至义尽,接受他的条件,己方就有补给和退路被断的危险,甚至可能会全军覆没在尤国腹地。

    让人意想不到,龚松竟给己方出了这么一个难题。林浩天看向楚连瑜,问道:“连瑜,你的意思如何?”

    楚连瑜冥思想了想,说道:“大人,我倒是觉得与其受制于人,不如彻底将其征服或歼灭。南岳固然不好打,但我们也不是没有打下来的可能,可一旦中了龚松的阴招,我军……怕有全军覆没之危啊!”

    “恩!”林浩天大点其头,应了一声,又问宋浩道:“宋兄也是这个意见吗?”

    宋浩说道:“我想先听听林兄弟的意思!”

    林浩天握了握拳头,目光也渐渐变得深邃,一字一顿道:“战争,总是有风险的存在。在我看来,只要有五成以的把握,便值得冒险去尝试!强攻南岳,不知要打多久,即便最后打下来了,我军的损失也会很大,还得等后方补充兵源,前前后后的时间加到一起,最起码也得超过一个月,这么长的时间,淮阳的情况还不知道会发生多大的变化呢,这与我军速战速决的想法相违背。所以,我的意思是,冒险一试,信任龚松,接受他的条件!”

    林浩天决定接受龚松的条件,楚连瑜略做考虑,便表示赞同,宋浩虽然觉得过于冒险,但计划是林浩天提出来的,他也不好再站出来反对,最后也就随大流地点点头。

    通过商议,几人一致同意接受龚松不投降却放联军通行的提议。

    他们这边的决定也第一时间传到‘陈博’那里。

    一直在闭着眼睛默默无语的陈博突然睁开双目,对等在一旁地龚松说道:“龚大人,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

    龚松怔了一下,问道:“陈将军考虑清楚了?”

    陈博点点头,说道:“是的,我这就回去通知列位将军,让全军准备过城。”

    听他的口气,全然一副全军统帅的姿态。这让龚松又暗吃了一惊,猜不出来他为何会在联军中有如此之重的分量。

    心中奇怪归奇怪,龚松还是拱手说道:“那就有劳陈将军了,下官这边也会令人大开城门。恭候联军将士随时过城。”

    陈博眯了眯眼睛。正色问道:“龚大人要联军怎样过城?”在林浩天想来,龚松的胆子再大。也不会让己方自由过城的,肯定会设有限制,十有**是让己方分批次通过。

    不过令他吃惊的是,龚松并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笑呵呵地说道:“联军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下官不会过问,更不会阻拦。”

    呦?这倒颇出林浩天的预料,陈博直视龚松半晌,最后点头一笑,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我就多谢龚大人的信任了。”

    陈博被侍卫们抬回联军阵营。然后把他和龚松谈判的结果又向林浩天、宋浩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

    听完他的话,宋浩大喜过望,忙对林浩天说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既然对方不限制我军过城的人数,我们就来个先下手为强……”

    林浩天摆摆手。说道:“既然龚松能如此信任我们,那么,我们又为何不能信任他呢?何况,有龚松帮着我们看守南岳,也可让我方节省不少人力!”

    宋浩还想说话,林浩天已向左右众人甩了甩头,然后飞身上马,直向南岳城而去。

    见他率先走了,宋浩等人皆吓了一跳,互相看了看,最后暗暗咬牙,硬着头皮、壮着胆子也跟随林浩天走了过去。

    当他们进入到南岳的射程之内时,人们的心都不自觉地提到嗓子眼,以南岳守军的兵力,恐怕只一轮箭阵射出,他们这些人就谁都别想活了。

    但南岳守军并没有动攻击,正如龚松说的一样,城门大开,守军分立两旁,而以龚松为的文武官员们则齐聚于城门前,没有任何要开战的意思。

    时间不长,林浩天已骑着高头大马,不紧不慢地走到龚松等人近前。

    他的目光在扫视龚松等人,而对方也都在打量他,看清楚来人年岁不大,但气派十足,头顶金冠,身穿着黑色华丽的锦衣,外披红色精致的大氅,周围甲卫如云,战将林立。

    林浩天飘身下马,冲着站在众人最前面的龚松微微一笑,说道:“想必阁下就是龚大人吧?”

    “你是……”

    “见到林将军,还不施礼问安?”不用林浩天答话,在他身后的邵林沉声喊喝。

    啊!这位就是林浩天?!龚松等文武官员心头同是一震,人们纷纷拱手施礼,齐声道:“末将等拜见林将军!”

    龚松等人施的都是躬礼,而不是跪礼,毕竟林浩天不是尤王,他们又不是投降,不可能施跪拜大礼。

    林浩天也不介意这些,向众人摆了摆手,说道:“诸位都不必客气,倒是本帅要多谢龚大人深明大义,肯无条件的放我联军通行。”

    “末将等愧不敢当,林将军折杀末将等了!”龚松的头垂得更低了。

    林浩天把他扶起,含笑说道:“龚大人,我们进城吧!”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令在场众人脸色同是一变。

    在还没查清城内是否设伏、有无危险的情况下,身为金军主帅的林浩天竟然要第一个入城,胆量也实在太大了。

    龚松也在暗暗咋舌,愣了片刻,疑问道:“难道林将军不担心我等在城内设下埋伏?”

    林浩天笑呵呵地反问道:“龚大人肯放联军通行,难道不担心联军在入城之后突然难?”

    龚松正色道:“末将相信列国将帅,也相信列位将帅绝不会做出这等卑劣无耻之事。”

    林浩天点点头,说道:“同样的,本帅也相信龚大人的为人,相信龚大人会言出必行。”

    他说得轻松,但却让龚松感动不已,看来自己的豪赌算是赌对了,联军确实值得自己信任,也难怪陈博会倒戈向联军。他正色说道:“多谢林将军对末将等的信任。”

    林浩天平和地说道:“本帅一直认为信任应该是相互的。既然龚大人能如此信任联军,本帅又怎能不做出表率呢?”说着话,他含笑扬了扬头,说道:“龚大人请前面带路吧。”

    看着年岁不大、相貌英俊却又胸襟浩荡、直率豪迈的林浩天,龚松不由得为之心折,难怪金国会在北方迅崛起,如果尤国也能有如此统帅,何至于会沦落到今日的惨状?

    对于林浩天,龚松心里可谓是五味俱全,用羡慕嫉妒恨来形容也不为过,当然,他这种感觉不是对林浩天这个人,而是对整个金国。

    在龚松的指引下,林浩天由一干战将、侍卫保护着,率先进入南岳城。

    直至他进去好一会,没有现城中生乱,后面的宋浩才敢壮起胆子,率领各自的军队相继进入。

    龚松对林浩天的胆量和胸怀甚感钦佩,虽然两军主帅都已入城,但他却一直陪在林浩天的左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