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五二四章 互利盟约

第五二四章 互利盟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饭馆里点好酒菜后,林浩天和身边众人边吃边聊,谈笑风生,一点也没有赶时间的意思。

    孔青在旁暗暗焦急,看眼着就到巳时了,而林将军却还不打算回客栈,这可如何是好。

    他心急如焚,目光不时地向窗外飘,突然之间,他眼尖地看到街头行来一辆马车,并不大,看去简单又朴实,但在马车两侧的随从却有三、四十号之多。

    这些人皆穿着便装,腰间斜跨着武器,一个个英华内敛,若是眼尖的人见了,立刻就能判断出这些人都是修为深厚的冥武者。

    马车在客栈的门前停下,左右的随行人员像潮水一般散开,有些人留在原地,守在马车四周,有些人散到客栈周围,有些人则站在街道对面和前后两端,互相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恰到好处的将附近区域全部控制住。

    等众人都站定,马车旁的一名中年人这才把门帘挑开,随后,伸手扶下来一名头顶玉冠、穿着锦衣的俊朗青年。

    这人三十出头的模样,长的面如冠玉,相貌堂堂,身材高大又魁梧,堪称一表人才。这位青年不是旁人,正是尤国太子,聂丹。

    饭馆里的孔青立刻把聂丹认了出来,他对林浩天急声说道:“林将军,太子已到。”

    “恩!”林浩天仅是轻轻应了一声,然后没有了下文,他端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好像外面的来人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连眼角余光都未向外面瞄一下。

    孔青见状更急了,要和太子会面的是林将军,可现在太子已到,林将军却躲在饭馆里不露面,这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转头又向窗外观望,只见聂丹下了马车后正在向左右观望,似乎在找寻接他的人。

    孔青吞口唾沫。对林浩天低声说道:“林将军,太子已到,若是将军不肯见面,下次再想请出太子。可就没有可能了,将军不能再耽搁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这时候,从饭馆的后门鱼贯而入数名汉子,他们快步来到邵林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邵林边听边点头,等他们说完,他转回身向林浩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这边派出去探查的兄弟没有发现附近有伏兵。

    得到邵林的确认,林浩天这才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后笑呵呵地站起身,对孔青说道:“好了,本帅已吃饱,现在可以走了。”

    孔青这时总算看明白了。原来林浩天早已派出手下在附近做打探,他是得到了手下人的回报之后才决定现身的。

    以前他仅仅认为林浩天胆子大,现在看了,他同时也心细如丝,行事看似大胆,实则谨慎又小心。

    不管怎么说,林浩天总算是肯露面了。没有让自己失信于太子。他暗暗嘘了口气,跟随林浩天,出了饭馆,直奔不远处的客栈而去。

    聂丹周围的侍卫第一时间觉察到林浩天这群人的接近,众侍卫们不约而同地迎前来,把林浩天等人的去路拦住。人们一个个抬手握住佩剑的剑柄,如临大敌地盯着他们。

    身为太子的贴身侍卫,这些人都是一流的冥武好手,自然能感觉到林浩天这边冥压的波动和强猛的压力,不用交手。也无须探查,便可判断出来他们是来者不善。

    生怕太子的侍卫误会己方,孔青急忙挺身站出来,轻声唤道:“太子,末将在这!”

    聂丹听闻话音,分开面前的侍卫,从人群里走出来,见到孔青,他原本冰冷的面容变得柔和了几分,正要开口说话,目光流转之间,正好和林浩天的虎目对了个正着。

    即便早已从孔青的口中得知林浩天要和自己会面,但在此时此地见到林浩天,聂丹还是震惊的有几秒钟没有回过神。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聂丹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他沉默了片刻,未等他说话,林浩天抢先出手,上前一步,一把将他的胳膊托住,含笑低声说道:“太子殿下,若不介意,我们先进屋说话!”

    聂丹一愣,随即说道:“好!林将军先请!”

    就算现在是黑夜,但毕竟是在外面,人多眼杂,颇受拘束。林浩天在前,聂丹在后,二人的随从跟随各自的主子鱼贯进入客栈里。

    突然来了这许多人,而且各个气质不凡,要么雍容华贵,要么凶神恶煞,客栈的老板和伙计都看傻了眼,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波人也没谁理会他们,人们到客栈的二楼,林浩天带张不凡、凌无涯、邵林等人入内,聂丹则是带自己的五名顶级侍卫走进房中,另外孔青和徐杰也跟了进去,至于其他人等,全部留在房外的走廊里。

    屋内。

    林浩天和聂丹倒是很有默契地相对而坐,手下人则各自坐在两人的身后,孔青和徐杰坐于二人中间的下手边。

    不用双方开口说话,只看他们对坐的架势就知道是要展开一场谈判。

    聂丹和林浩天也毫无寒暄之意,后者直截了当地切入正题,说道:“这次,本帅冒险入都,是来劝太子与联军合作的。”

    林浩天直接切入正题,聂丹收起客套的笑容,面露正色,疑问道:“不知林将军所谓的合作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罢黜聂行的王位,恭迎联军进入淮阳。”林浩天说得风清云淡,一派轻松。

    聂丹脸色微变,凝声说道:“在林将军眼中,这或许是一件简单的事,但对于在下来说,却是强人所难。”

    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道:“先不说我有没有能力废黜父王的王位,单让我这身为人子的储君做出如此大逆不道、有违人伦之事,就绝无可能。”

    林浩天悠悠一笑,说道:“聂行倒行逆施,公然称帝,引得天下百姓唾弃。他若不退王位,联军不会撤出尤国,若想战事结束。要么尤国灭亡,要么四国联军的将士统统死光。尤国虽是强国,可公子认为尤国之强,能强过四国吗?”

    聂丹表情阴沉下来。注视着林浩天,久久无语。

    林浩天说道:“以尤国的国力,根本无法和四国长期消耗,战事拖延下去,最终失败的还是尤国。等到那时,你的父王会死,尤国的很多人都会死,难道,这是公子想看到的吗?”

    他说得这些,正是聂丹所顾虑的。

    尤国之所以能算是强国。并非国力有多强盛,而是因为军力的强大。一旦被四国联军长时间的压制住,尤国恐怕就难以维持了,甚至会土崩瓦解,最后落得国破河山碎的绝境。

    他深吸口气。脸色渐渐缓和下来,意味深长地说道:“在下即是人子,也是人臣,欺君罔、子夺父位之时,在下断不会做。不过,迎联军入都之事,在下倒是可以考虑。也会去劝说父王,放弃争战,并向四国递交降……”

    不等他说完,林浩天已连连摇头,坦然说道:“以你父王的个性,恐怕不会听你的这些劝说!他但凡有悔改之意。早就应该退下帝位,诏告天下自己的罪行,可直到现在,他仍在死守着那本就不属于他的帝位,还在与前来讨伐的联军做困兽之斗。聂行早已无药可救。想保住他的性命,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你来取而代之,也只有你做了尤王,才有能力保住他的命,不然的话,等到联军以武力攻破淮阳的时候,恐怕连公子你都性命堪忧啊!”

    聂丹倒吸口凉气,垂下头,又陷入沉思。

    林浩天还真猜对了,聂行的性格即狂妄又好面子,以前聂丹不是没有劝过他,可聂行根本不听,反而还责骂了他一顿。

    静下心来想想,劝父王放弃帝位,向天下颁布罪己,并迎接联军入都,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聂丹皱着眉头,心中苦涩。

    聂丹并不是个权利欲望很强的人,对于尤国的王位他也不怎么在乎,而且又极重孝道,现在让人强行罢黜父亲的王位,自己取而代之,他实在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林浩天没有忽视聂丹神色的变化,见他表情阴晴不定,知道他此时正处于天人交战的时刻。

    他眨眨虎目,幽幽说道:“四国联军,兵力合计有百万之众,就算尤国有能力打垮现在这百万的大军,以四国的军力,随时都可以再从国内抽调百万兵马,尤国想凭一己之力,与四国相抗衡,那根本不可能成功,淮阳沦陷是早晚的事,战事拖久,只会徒增尤国自己的伤亡罢了,改变不了结局。公子是聪明人,双方实力的强与弱,应该再明白不过,负隅顽抗,最终只有死路一条,想救尤国,想救尤人,只有把你的父王拉下王位,不然,整个尤国都将会成为他的殉葬品!”

    聂丹对尤国与四国联军对抗之事本就没报任何希望,现在听完林浩天的话,更是心凉半截。

    是啊,炎、金、赤、新赤四国,哪国的中央军不都超过百万之众,四国若下狠心全力讨伐尤国,就算尤国的军力再强,也抵挡不住啊!

    看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林浩天明白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想迫对方妥协,只是一味的恐吓是不够的,还得抛出相当的甜头。

    林浩天又说道:“如果公子成为尤王,那结果就不一样了。以公子的才智,绝不会让尤国和联军死战到底,只要尤国投降,肯向各国君王认错认罚,联军的指责也就算完成,自然不会再和尤国征战下去,到时,联军撤离,尤国保住了,以天子宽仁的个性,想来也不会严惩聂行,你父王的性命也同样能保住,这可是两全其美的事啊!”

    别说聂丹听得一阵心动,就连他身边的侍卫们都为之动容,认为这样是挽救尤国的最佳办法。如果不是事先了解了内情,可能张不凡、凌无涯等人也会认为林浩天说的是真的呢。

    的确,若是执迷不悟,一味的死守到底,尤国确实危在旦夕,但若是此时与联军合作,说不定还有回旋的余地。

    想到这里,他狠狠咬了咬。把心一横,腾的一下也挺身站了起来,对林浩天正色道:“林将军的肺腑之言,令在下茅塞顿开。不过,父王大权在握,又牢牢掌控的兵权,我虽为太子,但多能调动的兵力十分有限,想罢黜父王的王位,恐怕难以成功啊!”

    林浩天装模做样地摆出沉思的姿态,想了一会,说道:“这倒是个麻烦,不过。只要公子肯在暗中助联军一臂之力,功劳依旧是公子的,等到联军入都之时,尤国的王位,也同样是公子的。”

    前面的那些话。其实都是林浩天的铺垫,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说到了真正的重点。

    聂丹早已被他绕了进去,顺着他的话问道:“不知林将军想让在下怎么在暗中帮助联军?”

    “很简单!”林浩天靠近聂丹,压低声音,说道:“想办法让你的父王调走华宁城的主将李宁,换一位和通城主将关战不合的将领即可。只要公子做到了这一点,就等于是帮了联军的大忙。”

    “就这么简单?”聂丹本以为林浩天所说的暗中相助是多么麻烦的事呢,没想到只是个临阵换将的‘小事’。

    聂丹好文不好武,他满腹经纶,能出口成章,但对战术战略之事一窍不通。他认为临阵换将只是件小事。可实际,那完全能改变双方实力的对比,甚至从而能改变整个战局。

    他的反问让林浩天也是一怔,简单?这对于联军而言有多难啊,甚至要他这个一国之君亲自涉险。深入淮阳,结果到了聂丹口中,却变成了一件简单的小事。

    林浩天暗暗摇头,看来尤国的国君是一代不如一代,聂行虽昏庸,但还算是个知兵又刚猛的君主,可到了聂丹这一代,连知兵和刚猛都不具备了,就是个呆子。

    若是太平盛世,他或许还能成为一个治国安邦的明主,而在乱世,聂丹就是个祸国殃民的昏君,尤国就算不亡在聂行手,早晚也得死在他手里。

    他心中冷笑,脸还是一本正经表情,说道:“没错,就是这样,不过,此事可未必会容易做到啊……”

    他话音未落,聂丹已咧嘴笑了,说道:“李宁虽为我尤国的中将军,但在朝中政敌颇多,弹劾他并不难,至于另派一名和关战不合的主将,这也简单,关战凭借一身高腔的冥武,目空一切,向来不把旁人放在眼里,纵观军中诸将,与关战能合得来者,反倒是屈指可数。”

    林浩天闻言,顿露喜色,再次问道:“如此来说,公子有信心能办成此事?”

    “这是自然!”

    “果真如此的话,那公子可就立下大功了!”林浩天笑道:“这场本就不应该发生的荒谬之战能否提前结束,就全都倚仗公子了!”

    林浩天的话说得也很有技巧,尽可能的弱化双方之间的战争,其目的是为了让聂丹安心。

    已然决定接受林浩天的条件,聂丹的心里也松了口气。这时,他身边的中年侍卫低低咳了一声,暗示他还有关键的问题没有得到林浩天的确认。

    聂丹立刻会意,对林浩天说道:“林将军,你的条件我都可以接受,不过,有件事还需要林将军明示,联军何时从尤国退兵。”

    林浩天想都没想,脱口说道:“聂行退位之时,就是联军撤兵之日。”

    “此话当真?”聂丹眼珠转了转,又意味深长地说道:“林将军虽为一军统帅,但只能做金国的主,而联军却有四国,不知,另外三国王公是不是也都有此意呢?”

    林浩天仰面而笑,说道:“我既然能代表联军来淮阳和公子谈判,自然能做另外三位将军的主,这点请公子大可安心。”

    得到他的亲口确认,聂丹彻底放下心来。

    林浩天毕竟是异国主帅,是金口玉言,不可能做出出尔反尔这种下三滥的事。当然,这只聂丹一厢情愿的看法,实际上,将帅的诚信,林浩天根本不会看重。

    聂丹和林浩天的谈判可谓是相谈甚欢,异常顺利,很快便把事情敲定下来。

    林浩天给聂丹提出的时限是五天,五日之内,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让聂行调回李宁,至于接替李宁的人选,是由孔青提出来的中将军许凡。

    许凡也是尤国著名的猛将,和关战同属于武力高强的将领,二人恰恰又同是心高气傲之人,互相瞧不起对方,之间早有罅隙,在孔青看来,用许凡接替李宁是最佳的选择。

    林浩天不熟悉尤国内部的矛盾,自然尊重孔青的意见。

    非常时期,聂丹不宜在客栈久留,和林浩天商谈完,便准备起身告辞。

    这时的气氛已经很轻松了,聂丹注意到林浩天身边的人,感觉能陪林浩天来淮阳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辈,随即好奇地问道:“林将军,不知这几位兄台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