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五五一章

第三卷 第五五一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魏无忌处死了陈平,将他的人头悬挂于城门之上,但他可没有动彭程。

    对此,他麾下的部众们十分不解,彭程明明私下勾结金国,而且证据确凿,为什么不惩治他呢?

    听闻部下们的疑问,魏无忌笑了,说道:“大王派我来泗水,主要目的不是来罢官、杀人的,而是要巩固泗水郡的防御。彭程虽有投敌之心,但现在随着陈平的死,金国和他已结下不共戴天之仇,现在,彭程已无其它的路可走,为了保命,他只能死守泗水郡,与金人死拼到底。与其另换郡首,还不如继续留用他,至少我们现在可以放心了,他已再无投敌之念!”

    等他说完,众人才明白魏无忌的意思,是啊,与其杀掉彭程,另换郡首,可谁又敢保证新换的郡首就一定会比彭程更忠心呢?现在彭程已被逼得再不敢投靠金国,继续留用他,方为上上策。

    众人暗暗点头,无不在心中赞叹魏无忌精明过人,也善于利用人的本性。

    金国,宛城。

    此时,宛城这边还没有得知陈平在通夏被杀的消息,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平静。

    林浩天度过了政务最繁忙的那段时间,接下来,他也轻松了不少,空闲的时间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日,林浩天受张丽邀请,一起到宛城内游玩。

    今日,恰逢尤国祭奠之日,因此街道上也显得非常热闹。各街道的游行队伍正在尤人聚居区的中央汇合,这里早已布置起篝火,一堆堆的篝火围成好大一个圈,在圆圈的中央竖立起一根高大的树桩,树桩的顶端扎有一只由稻草编成的展翅翱翔的雄鹰。别看制造雄鹰的材料粗劣,但却栩栩如生,体型硕大,少说也有两米长。七、八米宽。高高立于半空中,好像随时都会俯冲下来似的。

    鹰是尤国的标志。也是尤人心目中的圣物,尤人认为他们的祖先就是神鹰。

    等参加庆典的尤人都聚集到一处,现场足有十多万人,场面壮观。浩大空前。

    在尤人的千呼万唤声中,一名老者从人群中走出来,缓缓登上高台。这名老者的年岁有五十开外,红光满面,脸上连个皱纹都找不到,但却是满头的白,典型的鹤童颜。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红相间的华丽长袍,道貌岸然,给人一种道骨仙风之感。

    在他身后。还跟着数名青年,为的是一女子,二十出头的模样,同是穿着长长的锦袍,向脸上看,容貌绝美,又带着圣洁,整个人看上去,仿佛披了一层光环。

    林浩天和张丽混在靠前的人群中,看得也比较真切。

    见林浩天观望得认真,邵林在他身边低声解释道:“公子,那位老者就是尤国的大宗伯,梁云。”

    “哦?”林浩天扬起眉毛,在他印象中,尤国的大臣们好像都被杀光了,没想到,堂堂的大宗伯竟然跑到金国来了。

    大宗伯就相当于大祭司,是一个国家地位最高的神职官员。

    其实,大宗伯是不同于其它那些文武大臣的,他不参与国家的政务和军务,只负责国家的祭祀和庆典,说白了就是地位高贵,倍受尊敬,但没有任何的实际权利,充其量是个精神领袖。

    对大宗伯这样的神官,各国都是比较忌惮的,新赤国也不例外,当初淮阳被屠城,尤国都城里的大小官员被屠杀殆尽,唯独大宗伯无人敢动,这也是梁云能平安无事的躲到金国避难的原因所在。

    现在迁移到金国的尤人也已没有领袖,人们自然而然地把精神寄托在大宗伯梁云身上,现在,他也彻彻底底的成为一位精神领袖了。

    林浩天继续注视着高台,问道:“梁云身后的那女子是何人?看穿着,似乎地位也不低。”

    邵林点点头,回道:“公子猜得没错,那是大宗伯的长女,梁艳,也是公认的下一任的大宗伯人选。”

    “原来是这样……”林浩天的目光渐渐变得深邃,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

    见状,张丽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袖口,低声问道:“怎么?你想纳夫人了?”

    林浩天差点笑出来,他摇摇头,说道:“虽不是这样,但也相差不远。”

    张丽撇了撇嘴,问道:“你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林浩天一笑,说道:“我不会娶她,但想把她许配给一人。”

    张丽好奇道:“许配给何人?”

    林浩天没有回答,而是笑眯眯地问邵林道:“朝中的金人大臣中,还有谁没有娶妻?”

    邵林向来不是八卦的人,对于谁娶妻谁没娶妻,一点兴趣都没有,林浩天还真把他二人问住了。

    想了良久,邵林脑中灵光一闪,说道:“对了,公子,听说彭大人只有妾室,还赞无正室,以前一直有很多大臣劝彭大人娶正妻,但好像始终都没有动静。”

    林浩天闻言,眼睛顿是一亮,喜道:“还有这事?!这可真是天赐良缘啊!哈哈——”

    这一场尤人的庆典,张丽玩得还算尽兴,直到快过子时,林浩天才把她送府中。

    翌日,中午,林浩天刚刚吃过午膳,便有人向他禀报,有宫中来的宫女求见。

    林浩天暗暗疑惑,皇宫派人过来干什么?他对下人扬头道:“带宫女进来吧!”

    “是!大人!”下人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时间不长,一名二十出头的宫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这名宫女,林浩天愣住。面前这名宫女却面生得很,林浩天也敢肯定,自己从未见过她,等宫女向他施过礼后,他问道:“你是从宫里来的?”

    “是的,林将军!”宫女必恭必敬地说道:“奴婢是皇后娘娘的贴身侍女,此次冒昧前来打扰,是奉娘娘之命。请林将军到宫中一见。”

    皇后娘娘?林浩天听后,颇感莫名其妙,皇后杨语嫣要见自己?这可真够新鲜的,再者说。自己是将帅。而非亲王,就算是亲王。和皇后私下里会面也有些不太合适吧。

    沉吟了片刻,他疑问道:“不知皇后要见本帅,所为何事啊?”

    “娘娘没有明示奴婢,只是说有要紧的事。务必要请林将军亲自过去一趟。”宫女的脸上也同样充满了茫然和不解之色,她也想不明白,皇后为何突然要急于和林浩天见面。

    林浩天无奈苦笑,暗道一声麻烦,本想回绝,但心里又十分好奇,他略微琢磨了片刻。点头应道:“好吧!本帅这就动身,和你一同前往皇宫。”

    “多谢林将军!”宫女长吁口气,自己总算是未辱使命,顺利把林将军请到了。

    皇宫。后宫。

    当林浩天来到皇后寝宫的时候,杨语嫣已于宫内布置好了酒宴,摆满了一桌子丰富的酒菜。

    见面之后,杨语嫣一改平日里冷漠的态度,虽然不至于非常热情,但也是很热络的和林浩天寒暄。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林浩天宁愿杨语嫣对待自己能像平时那样不冷不热的,至少那样能让他更加安心一些。

    等两人落座后,杨语嫣招呼道:“林将军尝尝本宫准备的菜肴,其中有两样还是本宫亲手做的呢。”

    盛情难却,林浩天已经吃过饭了,但还是装模作样地吃了两口,感觉味道确实不错,赞道:“皇后的手艺果然非同凡响。”

    说着话,他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再不多吃,笑问道:“皇后今日请本帅前来,应该不只是让本帅陪皇后一同用膳的!”

    他的直言不讳让杨语嫣露出难色,她沉吟了一会,拿起酒杯,含笑说道:“林将军,本宫先敬你一杯!”

    林浩天凝目注视了杨语嫣片刻,随后还是端起杯子,说道:“娘娘客气了。”说话的同时,他垂目仔细观察杯中酒,没有异味,也没有异样的杂质在其中,想来应是普通的酒水,他略微顿了顿,仰头将杯中酒喝干。

    “娘娘有何事就请直说,你是皇后,我是将领,大家都不是外人。”林浩天放下杯子,笑吟吟地看向杨语嫣。

    杨语嫣轻轻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筷子,这才幽幽说道:“这次本宫请林将军前来,确有一事相求。”

    果然有事!林浩天心中一动,淡然道:“还请娘娘明示。”

    杨语嫣没有马说话,向侍奉于左右的侍女们挥了挥手,把她们都打发出去,然后又举目看向站于林浩天身后的邵林和彤磊。

    林浩天明白她的意思,不过他也不担心,杨语嫣只是个普通女子,不怕她能玩出什么花样。他侧回头,向邵林、彤磊说道:“你二人出去等我!”

    闻言,邵林和彤磊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

    皇后对大人一直都是很冷淡的,甚至是暗含敌意的,这次无缘无故的请大人吃酒,其中该不会是有诈?两人没有马离开,而是低声说道:“大人……”

    “没事,去!”林浩天看出二人的担忧,他笑呵呵地点点头,表示无妨。

    邵林和彤磊不敢抗命,双双向林浩天施了一礼,然后慢慢退出大殿。在二人退出的同时,他俩的双目都闪烁出异样的光彩,悄然释放出探查之术,查探大殿的周围有无隐藏冥武者。

    令二人稍感安心的是,他们释放的探查没有感觉到任何冥武者的存在,也就是说大殿内外是没有埋伏的。

    等邵林和彤磊也退出大殿,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林浩天和杨语嫣二人。

    这时候,杨语嫣站起身,手握着酒杯,步伐轻盈,款款来到林浩天的桌旁。

    见状,林浩天一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杨语嫣已跪坐下来,放下自己的酒杯,接着又亲自为他斟满一杯酒。

    她双手拿起酒杯,递到林浩天面前。

    皇宫里的酒杯很精致,由整玉打磨而成,并不大,林浩天若是接杯,势必会碰到杨语嫣的手。说严重点,那已有非礼之嫌。

    看着杨语嫣递到自己面前的酒杯,林浩天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久久没有动。

    杨语嫣疑问道:“林将军可是怕本宫在酒中下毒不成?本宫可先干一杯!”说着话。她收回酒杯,作势要饮掉其中的酒。

    那是自己用的杯子。现在皇后要用,这不是招惹是非,落人的口实吗?

    “不必了!”说话之间,林浩天的手臂像是随意的向外一挥。杨语嫣连怎么回事都没看清楚,忽觉得手中一轻,捏在指间的杯子竟已神奇般地跑到林浩天的掌中,而他的动作如此之快,却未让杯中的酒水洒出一滴。他出手之快,所用的劲道之恰到好处,令人叹为观止。

    不过杨语嫣反应也快。脸只闪过片刻的错愕,马又恢复正常,她动作舒缓又优雅地端起自己的杯子,向林浩天含笑说道:“林将军。请!”

    现在他二人几乎是近在咫尺,林浩天能清楚地嗅到她身淡淡却又诱人的麝香味,加端庄秀丽的杨语嫣笑起来又美艳得不可方物,即便林浩天看了也不由得一阵心猿意马。

    他的定力非常人可比,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骚动,淡笑着端杯说道:“娘娘请!”

    两人再次互饮了一杯。

    不知道是因为今天杨语嫣的态度不同于往日还是因为她饮酒的关系,林浩天总觉得她有些不太一样,似乎比以前更亮丽,也更加吸引人。

    怕自己真会失了分寸,林浩天插开话题,说道:“娘娘到底所为何事,还没有明说呢。”

    杨语嫣放下酒杯,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林将军可知本宫有一弟弟,名叫杨凡。”

    林浩天认真想了想,似乎有点印象,但又不太肯定,他点点头,问道:“可是令弟发生了意外?”

    杨语嫣无奈地说道:“吾弟年幼,在家中爹娘又娇惯得很,向来目中无人,到处惹是生非。以前他那些胡作非为也都是小打小闹,没有发生乱子,可是这次,本宫那不成器的弟弟竟然伤了人命,现已被中尉府抓进大牢,本宫希望……林将军能出面化解此事,本宫家中只有小弟这唯一的男丁,断不能断了香火,还望,林将军能帮本宫这个忙,本宫也绝不会忘记林将军的恩德!”

    啊!搞出这么大的排场,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林浩天并不知道杨凡因杀人入狱的事,不过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当然,这在他眼中是小事,因为他是金**队的主宰,可对于寄人篱下的皇后而言,弟弟出事,那是一点辙都没有,自己根本帮不忙,甚至求赵禹都没有用,只能恳请林浩天出面。

    林浩天微微一笑,说道:“不知令弟所伤的是何人?”

    杨语嫣说道:“据说,对方是个到盐城经商的木人。”说到这里,她流露出关切之色,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柔荑按在林浩天的手背,问道:“因为死的是木人,事情会不会佷麻烦?”

    林浩天不动声色,同时不留痕迹的把放于桌的手抽了出来,然后乐了,说道:“是有些麻烦,不过也不是不能化解,只要娘娘的娘家肯多陪些银子,令弟保证以后绝不再犯,本帅可以出面解决此事。”

    “当真?”杨语嫣听后,神情激动,身子前倾,下意识地抓住林浩天的胳膊,整个人几乎要贴到他的身。

    明显感觉到杨语嫣胸前的柔软,看着她姣美的容颜,微微张启吐气如兰的红唇,林浩天激灵灵打个冷战,身子向旁挪了挪,拉开自己和杨语嫣之间的距离,然后挺身站起,拱手说道:“皇后娘娘不必再为此事担心,本帅这就去探问一下此事,再给娘娘一个交代。”说完话,他片刻都未停留,转身向外走去。

    看着林浩天如逃也一般离去的背影,杨语嫣眼中流露出异样的光彩。很清楚自己的容貌,也正因为如此,连她也不得不钦佩林浩天的定性,这种情况之下仍能不为所动,当真是非常人可比。

    林浩天带着邵林和彤磊走出后宫,边向宫外走他边嘟囔一声:“奇怪……”

    邵林和彤磊不解,疑问道:“大人奇怪什么?”

    “没什么。”林浩天随口应付了一句,没有多说,不过他心里却在暗暗嘀咕,自己并非是好色之人,而且以前对杨语嫣也毫无兴趣,可是今天怎么突然会对她生出‘性’趣呢,就算杨语嫣有明显的讨好和勾引之意,按照自己以前的个性,也只会对她更加厌恶才是。难道,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都忙于公务,太久没有碰女人的关系?

    想到这里,林浩天嗤笑一声,摇了摇头。

    在回将军府的路,林浩天让侍卫去找彭谦,请他到自己的将军府来一趟。

    杨语嫣的弟弟杨凡是被中尉府的人所抓,他当然可以直接找王宇和王德叔侄,让他俩放人,可是他一直都强调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事由他亲自开口不太好,交给处事圆滑又能说会道的彭谦去办最为合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