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五七六章

第三卷 第五七六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河久久没有说话,转回头,先是看看周围的将士,再往往远处战场那随处可见、铺满地面的尸体,他忍不住仰天长叹一声。

    是啊,第七军团是大人的心头宝,如果真在自己的指挥下导致全军覆没,就算最终能杀进敌营,血洗赤军,为兄弟报了仇,自己的性命恐怕也保不住了。

    正在他考虑要不要接受张顺和吴涛的建议时,这时候,后方突然有金军士卒快马赶来,到了关河近前,插手施礼,道:“将军,大事不好,赤军已冲出营寨,反击我军!”

    “什么?”关河刚刚冷静下来的情绪又被一团怒火所取代,赤军实在欺人太甚,自己不去攻它,它倒反攻出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双目圆睁,向左右大声喊喝道:“我军将士听命,随我迎战……”

    他话音还未落,张顺和吴涛已一左一右的把他夹住,急声说道:“将军!若非赤军胜券在握,它岂敢反杀出营寨?以现在的情况,我军万万不是赤军的对手,将军不可再呈一时之勇,害死更多的将士了!”

    关河蚕眉竖立,虎目充血,怒视着张顺和吴涛二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也不用他再发话了,张顺对周围的众将说道:“上马撤退!赤军要把破军弩顶在前面,速度肯定快不了,追不我军。”

    “末将遵命!”现在第七军团的将士也都能感觉得出来,与敌硬拼下去,己方就是在以卵击石,主帅关河已气昏了头,好在两名副帅还保持冷静,这时候不听副帅的指挥。那还等到什么时候听啊?

    没等关河发话,众将们已纷纷离去,去指挥各自的部下,向来路后撤。

    关河被张、吴二人夹着,想动也动不了,气得哇哇大叫。若非他二人是自家兄弟,若非他俩是堂堂的副帅,此时他恐怕早就抡刀把二人劈了,他怒吼道:“你二人要干什么?想以下犯,造反不成?”

    “将军啊,我军现在撤退,并非是不如赤军,也不是怕了赤军,只是暂避其锋芒罢了。等日后我军抓住机会,定让赤军血债血尝,将军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张顺和吴涛耐着性子好言相劝。

    关河是冲动,但他可不是傻瓜,他心里也有数,今日之战只能到此为止,不然的话,己方怕要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只是,要让他这么高傲又好胜的人承认自己不如敌军。心里也转不过来这个弯,在张顺、吴涛二人的强拖硬拽之下,他半推半就的也跟着全军撤退下来。

    正如张顺和吴涛判断的那样,赤军不敢力敌第七军团,只能把破军弩摆在全军前面,如此一来。追击的速度自然缓慢无比,第七军团没费多大的力气,就把赤军的追杀甩出数里之外。

    就在第七军团被迫北撤的时候,突见前方尘土漫天,好像刮起一阵飓风。久经沙场的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大军团在行军时的情景。

    走在全军最前面的关河、张顺、吴涛三人看得真切,心头同是一震,暗道:难道赤军还在半路设伏了不成?

    关河暗暗咧嘴,但嘴可不服输,还冲着张顺和吴涛哈哈一笑,说道:“前方有赤国伏兵,这可不是本帅不想撤退,而是赤军不给我们撤退的机会,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与敌决一死战了!”说话的同时,他已把九转断魂刀提了起来。

    张顺、吴涛二将同是倒吸口凉气,前方真是赤国的伏兵吗?若真是如此,那赤军的派兵布阵也太精妙了,难道赤军统帅是神人不成?

    就在关河故作镇定准备应战,张、吴二将担忧不已的时候,前方探子快马回来禀报:“将军!大人已亲帅我军主力赶来,就在前方两里之外!”

    啊!原来是大人的军队!听闻探子带回来的消息,众人无不在心里长松口气。关河冷冷哼笑一声,说道:“算赤军命大,若是赤国伏兵,我必杀它个片甲不留!”说着话,他把九转断魂刀又挂回到马鞍旁的得胜钩。

    张顺、吴涛心中苦笑,暗道:应该庆幸前方的大军不是赤国伏兵才对,不然,己方这回怕要有全军覆没之危了!

    时间不长,第七军团正前方迎面而来的大队人马赶到近前,这时候,第七军团众人也都看清楚了对面的旗帜,清一色的金旗,黑底红面,向下看,那密压压的红缨聚在一起,扯天连地,无边无沿,一眼望不到边际。

    没错,那正是林浩天亲率的金军主力,其中包括第四军团全部、第五军团半部以及铁狮军全部,总兵力超过四十万。

    人过一万,便无边无沿,四十多万大军,用铺天盖地来形容毫不为过。

    当关河、张顺、吴涛见到林浩天的时候,立刻便察觉到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不用问,大人定然已经知道己方战败的消息了。

    关河倒是个有担当的统帅,不用林浩天问他,他主动跪地认罪,向前叩首,说道:“大人,是末将指挥不利,导致我军将士伤亡惨重,请大人惩处。”

    林浩天坐在一辆半敞开的马车,马车三面封闭,正前方敞开,里面放置有软塌和长桌,由八匹骏马拉着。

    林浩天端坐在软塌之,脸没什么表情,垂目看了看跪于马车前的关河,淡然问道:“此战,第七军团折损多少将士?”

    “这……”关河的头垂得更低了。

    “怎么?身为一军统帅,一战过后,连己方的战损都不清楚吗?”林浩天一只手放在桌案,轻轻地敲打着。

    关河身子一震,急忙回道:“不、不!末将知道。”顿了一下,他又低声说道:“包括……石将军在内,共……共伤亡两万三千五百一十六人!”

    “统计得很精确嘛!”林浩天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就在关河以为他没有下文的时候,就听马车内啪的一声脆响。林浩天狠狠一拍桌案,沉声说道:“只一战下来,你就算折损二万余众,你这个统帅是怎么当的?当初又是怎么承诺于我的?不是说要扫平皓皖郡的赤军吗?现在没有扫平赤军,反倒险些被赤军扫平,你还有何脸面回来见我?”

    林浩天每说一个字。关河的头就向下低一点,等他说完,后者的头已经拄到地了。林浩天的训斥让心高气傲的关河无地自容,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脑门顶在地,身子突突直哆嗦。

    见状,张顺和吴涛眉头大皱,双双来到关河身边,随他一同跪地。齐声说道:“大人,此次之败,过错并非全在将军身。”

    林浩天冷笑出声,手指关河,气呼呼地质问道:“不怪他,难道还怪我不成?”

    令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是,张、吴二人竟大点其头,异口同声地说道:“大人确有过错。”

    听闻这话。关河的下巴差点掉下来,本来他还很高兴张顺和吴涛能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可听听他二人现在说的这些话,不像是来帮自己的,倒更像是来害自己的。

    林浩天也被气笑了,扬头说道:“你二人倒是说说看,我有何过错?”

    张顺说道:“我军此败,并非败在赤军手。而是败在我们自己的利器!如果我军能守好常都,不被赤军偷袭得手,我军囤积的破军弩就不会落到赤军手,更不会被赤军在战场大肆使用,导致我第七军团准备不足。损失惨重。”

    “听你二人的意思,第七军团之败,全因本帅在常都布兵失误所致喽?”林浩天柔声笑问道。

    “可以这么说!”张顺和吴涛回答得干脆。

    关河在旁听得汗如雨下,但又不敢出面阻拦他二人讲话,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两位‘大爷’,你俩可千万别再说了!

    林浩天慢慢握紧拳头,可还是忍不住重重捶打下桌案,喝道:“你二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当众埋怨本帅的不是,难道不怕本帅要你二人的脑袋?”

    “大人,此败之过全在末将一人身,大人要罚就罚末将!”关河猛然的抬起头,看向马车的林浩天。

    本来他对张顺和吴涛的印象很一般,觉得这二人又死板又执拗,常和自己作对,处处与自己为难,可是关键时刻,他二人却能为自己挺身而出,据理力争,再联想当初他二人还曾救过自己的性命,关河心里又苦又涩又感温暖,他也豁出去了,为了保张顺和吴涛活命,就算自己丢了性命也无所谓。

    他话音刚落,张顺冲着他微微摇下头,示意他无须把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他对林浩天正色说道:“大人是明主,自然不会滥杀直言不讳的无罪之人。”

    “好一个明主!一句明主,就让本帅对你等的出言不逊毫无办法了?!”林浩天的话听起来像是气愤的质问,不过语气已经柔和了很多,握紧拳头也慢慢松开,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指甲。

    张顺、吴涛二人垂下头,谁都没敢再多言语,他俩也是有分寸的,知道什么话在大人面前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什么话应该点到为止。

    这时候,突然有金军探子快马来到林浩天的马车前,翻身下马,跪地施礼,急声说道:“大人,前方五里外发现一支人数不详的赤军!”

    “哦?”林浩天挑起眉毛。

    关河忙道:“大人,那定是追杀我军的赤军!”

    赤军竟然都反过来追杀第七军团了,可见此战第七军团输得有多惨!林浩天心头暗气,侧头问道:“楚将军何在?”

    “末将在!”听闻林浩天的召唤,楚辰急忙跨步前,插手施礼。

    “铁狮军迎战!务必将赤国追兵斩尽杀绝!”林浩天冷冷说道。

    “末将遵命!”楚辰领命,转身正要离去,张顺急声提醒道:“楚将军,赤军持有破军弩数百架之多,可要多加小心啊!”

    楚辰愣了一下,随即拱手一笑,说道:“多谢张将军提醒。”以前尤军或许怕破军弩这种武器,但现在。他们也是金军,也具备数量众多的破军弩,和赤军对着用,没什么好怕的。

    遵照林浩天的指令,楚辰统帅铁狮军先行迎敌。

    不过他们并非想碰赤军,当赤军听说第七军团已与金军主力汇合的消息后。立刻放弃了追杀,悉数返回大营,又摆出了龟缩死守的架势。

    他们选择撤退,这次金军还不依不饶了呢,林浩天指挥大军,一路南下,很快便抵达赤军大营。

    放眼望去,这座赤营的规模可够宏大的,即便是站在一处高点。都看不到营寨的尽头,里面营帐连着营帐,营房接着营房,一排排,一列列,分不清楚个数。如此一座大营,如果是按照全军编制建造的,那么这支赤军的兵力绝不少于五十万。

    观察完赤军大营。楚辰便向林浩天断言,这是赤军主力的大营。里面的赤军兵力绝不会比己方兵力少。

    攻坚战,三倍于敌,方能稳胜,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进攻的一方在理论是打不下防守方的。

    林浩天最看不起的就是理论的说法,兵无常形。理论的东西只能作为参考,绝非左右战术的根本依据。由于林浩天的一再坚持,金军对赤军大营还是展开了强攻。

    金军这次的进攻,第七军团团已经完全无法派用场了,首先是第七军团团太容易被破军弩克制。此外,重装骑兵无法与步兵混合进攻,重装骑兵机动性太差,不容易控制,在战斗中很容易误伤到自己人。

    去掉了第七军团团,金军的可战之兵其实也仅仅剩下第四军团、铁狮军以及五万人左右的半个第五军团,加到一起,还不足五十万,却想要攻破六十万众龟缩死守的赤军,其艰难的程度也就可想而知。

    铁狮军作为被林浩天抱以厚望的军团自然要打头阵,由赤军大营的正前方发动进攻。

    三十万大军的推进,颇有吞天食地的气势,对面的赤军大营气氛异常紧张。寨墙之,早已站满了严阵以待的赤军将士,另外,破军弩也已居高临下的架起,在营寨之内,抛石机皆以准备就绪,只等金军进入射程,好发动致命的攻击。

    双方剑拔弩张,激战一触即发。

    随着铁狮军推进时的轰鸣声越来越响亮,双方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最先发动攻击的是金军的抛石机。

    随着此起彼伏的喊喝声,金军布置起来的抛石机齐齐发动,一颗颗石弹弹飞到半空当中,然后挂着呼啸的破风声,急速向赤军营寨砸去。

    一时间,赤军营寨轰隆声阵阵,土崩声不断,内外开花,尤其是寨墙,被不断砸落的石弹撞击得木屑横飞,前后摇颤,面的赤军士卒有大半都直接趴在地,生怕被甩下寨墙。

    顶住了金军石弹一轮又一轮的打击,接下来,外面的铁狮军也已进入赤军的射程。

    在寨墙指挥战斗的赤将们频频发号司令,把散乱的军兵们重新集结到一起,随后,对外面的铁狮军展开齐射,与此同时,破军弩也发挥出它特有的巨大破坏力。

    寨墙的赤军能射到铁狮军,同样的,外面的铁狮军也能射到赤军,双方你来我往,箭射不断,惨叫之声四起,中箭倒地者不计其数。

    战斗中,赤军的破军弩往往能一箭穿死两三名金军,可是金军的破军弩、破城弩也能轻而易举的贯穿寨墙的护栏,直接杀伤后面的赤军。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又充满血腥和死亡的攻坚战,进攻的金军在推进过程中倒下一排又一排,后方的将士们都是踩着同袍兄弟的尸体一点点接近赤军营寨;防守的赤军也是战死一波又一波,一个阵千兵力顶一段不足五十米的寨墙,只转瞬之间,人就伤亡得七七八八,后面的将士继续顶来时,连尸体和伤者都来不及处理,马就得投入到战斗当中。

    双方单单是被自己人活活踩死的伤兵就数以千百计。

    前方战斗之惨烈,也让后方观战的将士们心惊胆寒,坐在马车内的林浩天暗自皱眉,当真是换帅如换刀啊!眼前这支赤军,无论是战力还是斗志,都象脱胎换骨似的,和以前的赤军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这个赤国水军统帅徐放还真是有过人之处,自己之前倒是小瞧了此人,看起来,只靠铁狮军是很难攻破赤军大营……

    林浩天揉着下巴琢磨了片刻,他挺身站起,动作利落地下了马车,对周围的众将说道:“第五军团在此压阵,第四军团将士随我绕行到敌营后方,偷袭营后!”

    林浩天的意图很明确,铁狮军业已吸引了赤军的主要精力,那么营后肯定是防守弱点,己方若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敌营后侧,发动奇袭,定能一击取胜。

    第四军团主帅顾梁云早就等得不耐烦,听说大人要率自己的第四军团偷袭敌军营后,他当下大喜,插手说道:“末将这就去准备!”

    林浩天、顾梁云率领第四军团,先撤后绕,为了避开赤营的观察,特意绕了一个大圈,悄悄接近到赤军大营的后侧。

    当距离赤营还有好远,林浩天就舍弃了战马,悄悄向赤营摸去。

    他趴在赤营一里外的草丛中,悄悄向对面张望,和他预料的一样,这里的赤军不多,守卫也不森严,寨墙上负责警卫的军兵寥寥无几,看上去,赤军的主要兵力确实已转移到前营去抵御铁狮军了。

    这正是己方破营的好机会,此时不攻,还等待何时?林浩天做到心中有数,而后悄悄返回第四军团本阵,下达了全军进攻的命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