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六零二章

第三卷 第六零二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浩天听后,仰面而笑,对于何易昂扬的斗志,他很欣赏,但计划似乎粗糙了一点,就这么直来直往的打过去吗?

    他笑了一会,方柔声问道:“何易,据我方探报所查,赤国建康水师的新任统帅是高通,此人深识水战,在赤国最常发生水战的东海郡那里,名声极盛,你有信心打得赢他?”

    高通?何易牙根就没听过这个名字,他支吾了半晌,挠着头发说道:“据……据末将所知,建康水师军纪松散,战力不足,应该……应该不是我军对手。”

    听闻这话,林浩天摇了摇头,说道:“你得到的那些情报都是以前的,现在的情况可与以前大不相同。建康水军自从换帅之后,军中那些碌碌无为的将领大多已被高通替换掉,一大批精通水战的将领被提拔上来,而且全军勤于训练,战力大副提升,难道,这些你都不知?”

    听大人口中流露出不满之意,何易急忙垂下头,结结巴巴道:“末将……末将一直在赶路,所以……所以有些消息,并不知情……”

    “不知请难道你不会问吗?”林浩天皱起眉毛,说道:“明明知道大战在际,可你却连你的对手都不去关心,那你整日在关心什么?”

    这本是林浩天的一句训斥,哪知何易还真的一本正经地回道:“末将要监督船队的运输,不能让舰只在半路上出现半点损失,不然,就算赤将有十个脑袋也承担不起啊!”

    林浩天气得哭笑不得,这个何易,怎么这么笨啊,当初是怎么选他做水军统帅的?当然,他肯定是忘记了,当初推荐何易的是顾梁云,而批准却是他亲自签的。

    没见何易的时候。林浩天还觉得他不错,现在见了面,越谈林浩天越灰心,靠这么一个糊里糊涂的统帅。真能打过对面被施怀委以重任的高通吗?

    看出大人对何易的回答不甚满意,一旁的孙冰急忙说道:“大人,刚才在运送舰只下水的时候,末将也有仔细观察对面的部署,赤军船只排列有秩序,江岸之上还设有土围,想必后面藏有不少抛石机等大型武器,我军若从正面强行进攻,只怕难以取胜,此战要如何来打。还得从长计议。”

    许炎大点其头,接道:“没错!正面出击,实乃不智之举,赤军的土围不可能布置到全部江岸,我军当由侧面进攻为好。”

    听孙冰和许炎的分析还是有些道理的。林浩天大点其头,倒是何易脸色难看,又羞又气地垂首不语。

    平日里,孙冰和许炎都和自己称兄道弟,百般讨好,现在见了大人,不仅把自己踢到一边。还堂而皇之的拆自己的台,十足的两个卑鄙小人。

    林浩天问孙、许二人道:“你二人认为我军当由哪里出击最为合适?”

    孙冰和许炎对视一眼,说道:“这个……末将还需再探查探查。”

    “也好,三日之内,我要看到你军详细的进攻策略,不得有误!”林浩天最后拍板钉钉。结束了这次会面。

    何易、孙冰、许炎是如何考虑出兵地点和具体战术的暂且不提,且说林浩天,这天他去探问了向浩。

    现在,向浩现在已是金军的俘虏,还处在养伤期。

    对于向浩。林浩天很是喜欢,希望能把他收至麾下,正是出于爱才之心,金军才一直没有处斩态度强硬的向浩。

    当林浩天到时,向浩刚刚吃过早饭,见林浩天来了,他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床榻上,动也没动。

    对于他冷漠的态度,林浩天倒也习以为常,笑呵呵地走到向浩近前,问道:“向兄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你要杀便杀,不用在我身上白白浪费时间。”向浩沉声说道:“忠臣不侍二主,我向浩生为赤人,死亦为赤鬼。”

    林浩天赞赏地点点头,淡然一笑,说道:“杀了你,世上就少了一个冥武奇才,实在可惜。等我金军攻占了建康,擒下施怀之后,不管你降与不降,到时我都会放你自由。”

    向浩挑起眉毛,冷冷凝视着林浩天。

    后者含笑说道:“到时赤国会成为金国的一部分,赤人会变成金人,向兄就算不想变成金人也不行了。”林浩天故意称他为向兄,而不是向将军,就是在刻意淡化他在赤国的身份。

    “你别做白日梦了,我大赤绝不会被你金贼所灭……”

    他话还没说完,林浩天打断道:“向兄可敢和我打个赌,如果我军攻破建康,擒下施怀,你便转投我金国!”

    向浩语塞,这个赌他还真不敢和林浩天打。

    见状,后者耸耸肩,说道:“看起来,连向兄也对现在的赤国不报有信心了。当然,这并不能怪你,得到多助,失道寡助,施怀昏庸,赤国的灭亡也只是时间问题,就算今日我金国不灭赤国,明日其它诸侯也会出兵灭之。良禽择木而栖,向兄又何必死守着施怀这颗枯木呢?”

    看向浩脸色难看,要出言反驳,林浩天摆摆手,淡然说道:“我不逼你,只是希望向兄能好好考虑清楚,到底是辅佐明主可留名青史好,还是做那可有可无的沧海一粟好。”

    说着话,林浩天又深深看了一眼向浩,背着手,转身向帐外走去。等他出来后,转头看向营帐的侧方,幽幽说道:“偷听了那么久,还不赶快出来!”

    听闻这话,林浩天左右的邵林和彤磊同是一怔,两人下意识地向周围观望,附近除了己方的军兵还是己方的军兵,并无可疑之人啊!

    正当他二人暗自奇怪的时候,从营帐的侧面突然走出一人,后面还跟着两名随从,邵林和彤磊定睛一看,原来走出来的是新赤军统帅白河。

    白河满脸的干笑,快步走到林浩天近前,双手供起,深施一礼,说道:“末将白河。参见林将军。”

    “恩!”林浩天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便没再说话,等他的下文,或者说等他的解释。

    白河暗暗叫苦。自己过来时已经放轻脚步了,怎么林浩天的耳朵这么尖,还是被他发现了端倪,他吞了口唾沫,说道:“早上末将去视察辕门,回来时正好路过此地,就想顺路来探望一下向将军,没想到林将军也在,末将不好进去打扰,所以就等在一旁。想林将军走了之后再进去。”

    这个解释倒也合情合理,不过他可骗不过林浩天,像向浩这样出类拔萃的猛将,不管对哪一国都是极具诱惑力的,现在向浩就被关在军中。要说新赤国不想收服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林浩天能理解他的心思,但不能接受他的蒙骗,他嘴角撩起,微微一笑,直视白河的眼睛,说道:“向浩是个人才,国国都想占为己有。如果有人想在本帅背后捣鬼,可休怪本帅翻脸不认人。”说完话,他看都没看白河,大步走开了。

    本来白河还想去见见向浩,但听完林浩天这话,也不敢再进去了。暗叹口气,讪搭搭的摇摇头,最终还是转身离去。

    如果有新赤王在,他还能有个靠山,在林浩天面前腰板也能硬一点。但现在新赤王还在赶来建康的路上,这时候林浩天真要杀他,连个能阻拦林浩天为自己说话的人都没有,他心里又哪能没有顾虑。

    在建康的北岸,也有不少的渔村和城镇,现在皆已被金军和新赤联军所占,林浩天在军中无所事事,便换上便装,带着邵林和数名侍卫,去往距离军营不远的一座镇子。

    此镇名叫迎江镇,按规模算的话,算是大型镇子,可镇里面的人却很少,尤其是男丁,几乎没剩下几个,大多数的青壮男子都被拉去充军或做壮丁了,每家每户剩下的要么是女人,要么是老人、孩子。

    和金国一样,连续不断的交战,使赤国男丁数量呈直线下降,尤其是都城周边一带,十里之内看不到青壮男子都是很正常的事。

    但金国通过人口的引进得到很大程度的恢复,赤国则缺失林浩天的那种先见之明,现在发现弊端,再想引进人口,已经来不及了。

    当林浩天一行几人进去迎江镇时,在里面游逛的基本全是金军和新赤联军的士卒,人们想买一些本地的特产,等战争结束了,也好能带回家乡,送给自己的亲人或留做纪念。

    林浩天等人都是便装出行,在镇子里逛了还不到半个时辰,便遇到四波上前盘查的军兵。

    这一带很少看到成年男子,何况他们几人又年轻力壮的,还穿着便装,自然容易引人怀疑。

    好在邵林等人都有军牌在身,无论其中的哪一位,只要亮出自己的军牌就足够让过来盘查的军兵退避三尺。

    虽然不是很麻烦,但时常要受人打扰,也让林浩天兴趣缺缺,他对邵林苦笑道:“早知如此,我们应该把甲胄穿出来。”

    一旁的众侍卫异口同声地说道:“大人,末将回去去取。”

    “不必了!”林浩天摆摆手,环顾四周,话锋一转,叹道:“看起来,赤国的国力也不容乐观啊,青壮之士大量损耗,想恢复元气,至少得需要十年。”

    邵林乐了,说道:“这倒也是件好事,等我大金收服赤国,我金人便可以蜂拥而入,每个人都能妻妾成群了。”

    林浩天也笑了,他举目看看太阳,说道:“快晌午了,我们去吃点东西。”

    “这座镇子这么大,应该有饭馆,大人,我们往前走走吧!”邵林提议道。

    林浩天应了一声好,和邵林等人向镇子的中央走去。

    来到迎江镇的中心,还没看到饭馆,他们的目光倒是被一大群围拢的军兵吸引过去。

    在军兵当中,不时穿出呵斥声和哭喊声,林浩天一皱眉,甩头冲着两名侍卫说道:“你们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侍卫答应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两名侍卫都不是膀大腰圆的体型,但冥武精湛,有一身的蛮力,三两下便开分围观的军兵,挤进人群当中。

    林浩天和邵林则走到一处房檐下避阳。等候时间不长,领命侍卫返回,前者说道:“大人,是新赤军的一名兄弟欲和镇长的女儿成亲。但镇长的女儿已经成过亲了,只是她的丈夫在泽平之战中下落不明,现在镇长正和那位新赤军兄弟理论,好像还动过手。”

    听侍卫说完,林浩天气乐了,转头对邵林说道:“看没看到,新赤人就是比我们金人文明,要霸占人家姑娘不说霸占,而说是成亲,可他娘的在军中成亲按律当斩。他敢吗?”

    邵林也笑了,说道:“大人,我过去教训教训他?”

    林浩天想了想,问道:“是镇长的女儿吗?”

    “是的,大人!”侍卫点点头。

    “既然是本镇的镇长。我们就去帮帮他吧!”

    本地的地方官对本地的了解可比他们这些外来人要多得多,就算不能从这镇长身上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但至少也不能把关系闹得太水火不融。

    邵林按照林浩天的意思,分开围观的军兵,走进人群中。

    他举目一瞧,只见一名新赤军队长打扮的新赤兵一手拉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妇人,一手指着一位老者。正破口大骂呢。

    老者五十出头的样子,衣着不错,虽算不上华丽,但也很气派,不过老者的脸颊又红又肿,嘴角还流着血。显然是被人打过。

    那名夫人容貌姣好,可能是富贵人家出身的关系,细皮嫩肉,皮肤白皙,和寻常那些干粗活的民妇截然不同。

    看罢之后。邵林走上前去,拍拍那名新赤兵队长的肩膀,面无表情地说道:“兄弟,听说你要和人家姑娘成亲?”

    那新赤兵队长确实很中意这位镇长家的小姐,本来他打算抢了人就跑,没想到动静闹大了,引来这么多军兵围观,现在他倒成了骑虎之势,为了脸面,只能硬着头皮强横下去。

    他斜眼打量邵林一番,见他穿着便装,冷哼一声,嗤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少管闲事,滚他妈一边去!”

    对于他的怒骂,邵林没什么反应,表情依旧是一成不变,他说道:“两军交战之时,你若是四下成亲,按军法可是死罪。”

    新赤兵越听越气,回手把肋下的佩刀抽了出来,以刀尖抵着邵林的喉咙,喝道:“小子,你再敢多管闲事,信不信老子一刀先劈了你!”对镇长,他或多或少还有点顾虑,但对方是个年纪轻轻的平民,他也就毫无忌惮了。

    见他动了家伙,镇长和年轻夫人皆吓了一跳,忧心忡忡地看着邵林,即希望这个好心人能平安无事的离开,又希望他能帮自己挡一挡这个蛮横无礼的新赤兵。

    邵林对快要顶到自己喉咙上的钢刀视而不见,他冷笑一声,说道:“多管闲事?只要是违法乱纪之事,我就管得了。”

    说话之间,他伸手入怀,把魔系冥武者特有的军牌掏了出来,向新赤兵面前一举,问道:“你可认识此牌?”

    看到邵林拿出来的这块军牌,周围围观的军兵当中已有不少人发出吸气声,紧接着,认识军牌的人开始纷纷后退,然后像见了鬼怪似的快速离去。

    那新赤兵还真没见过魔系冥武者的牌子,他满脸鄙夷地嗤笑出声,凑上前去,骂骂咧咧地嘟囔道:“我倒要看看,你这是什么鬼牌子。”

    说话的时候,他弯下腰身,贴近邵林军牌前,念道:“魔……魔系冥武……什么狗屁牌……”

    话到一半,他猛然顿住,脑中灵光一闪,难道,眼前这个便装的青年就是金国魔系冥武者中的成员?

    随着他念出魔系冥武几字,周围本就剩下不多的围观军兵瞬间便全部散去。

    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沾上魔系冥武者,就准没好事,这在金国早已经成为路人皆知的规矩,所以只要碰上魔系冥武者,不管是朝中的大臣,还是普通的军兵、百姓,人们都是能避则避,能让则让,不愿与其有过多瓜葛。

    那新赤兵虽然隶属于新赤军,但也听说过金国的魔系冥武者的名头,他目光呆滞地愣了片刻,急忙收起佩刀,脸色略显苍白的倒退两步,插手施礼,低声说道:“小人眼拙,如有冒犯,还望大人海涵。”

    毕竟不是本国的将士,邵林也不为难他,淡漠地问道:“现在,你还要和人家姑娘成亲吗?”

    “不、不、不!小人刚刚只是说笑而已,绝非实言,绝非实言!”新赤兵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邵林不再多问,收起军牌,随后微微挥了挥手,说道:“去吧!以后若再让我看到你有违法乱纪之举,即便分属两国,但身为盟军,我仍可将你先斩后奏!”

    新赤兵吓得一哆嗦,哪里还敢有半句废话,急急说了一声:“多谢大人不杀之恩!”说完,他片刻都没敢耽搁,转身形飞步跑开了。

    这时候,镇长和年轻夫人也看出来了,这个身着便装的青年并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赤人,和那欲强抢民女的新赤兵一样,同是金军和新赤联军的人,而且好像还是军中的一个大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