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六一七章

第三卷 第六一七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金国的军事会议一向开得很快,三言两语就能把决策敲定下来,参与的新赤军将领连插句嘴的机会都没抓到,会议便结束了。

    之所以会这样,一是林浩天做事向来干脆果决,说做就做,其二,也是因为金军当中人才济济,各军统帅皆为独当一面的良将,许多决策根本无须林浩天费心,下面各军的统帅便已帮他想到了。

    金军和新赤联军方面正在为进攻建康做筹备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插曲,李威统帅虎威军由南方回救建康。

    听闻这个消息,关河立刻站出来表态,愿率第七军团迎战。

    第七军团是重装骑兵,打起攻城战来他们也插不手,现在赤国的虎威军回救,在关河看来,这是己军团的最后之战。

    林浩天也认为派第七军团迎敌最为合适,不过王翰表示反对,第七军团和虎威军都是最精锐是骑兵军团,交战起来,无论哪一边出现损伤,都是一件令人倍感惋惜的事,最好的办法是能说服李威,劝他投降。

    如果能劝降李威,哪当然是最完美的结局,可林浩天并不认为李威肯向己方投降。

    对此,王翰毛遂自荐,向林浩天提出,他愿去试试,说服李威,让他率领虎威军全体向金国倒戈。

    听到王翰的请荐,林浩天颇感犹豫。

    对李威其人,他多少有些了解,此人虽对施怀的许多行径不满,但对赤国可十分忠诚,让王翰前去劝降,万一没有谈好,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如果王翰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想到这里,他暗暗摇头。对王翰含笑说道:“王翰将军还是不要去冒险了,此事,就交由第七军团去处理!”

    关河在旁大点其头,擦拳磨掌。跃跃欲试。

    第七军团打败了赤国那么多骑兵,唯一没有和虎威军对阵过,如果这次能把名扬天下的虎威军挫败,那第七军团的脸面可露大了,以后,天下谁人不知第七军团,谁人不晓他关河的名头?

    王翰则坚持道:“大人,末将与李威将军颇有交情,就算劝降不成,相信他也不会为难末将。大人,就让末将去试试,若真能事成,我军岂不如虎添翼,又增一军主力?!”

    “这……”虽然王翰的话很有道理。也很让林浩天心动,可他还是舍不得让王翰去冒险。

    见林浩天犹豫不决,王翰再次说道:“末将对此行很有把握,若大人不放心,末将可立下军令状!”

    看出王翰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去,林浩天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应允。在送王翰离营的时候,他还一再叮嘱王翰,劝降李威之事,能办到就办到,若是不能,千万不可勉强。

    在林浩天的心目中。虎威军是很好,是很宝贵,但全军下加到一起的分量,也没有王翰一个人来得重要。

    毕竟千军易得,而一将难求嘛!

    对于大人对自己的看重。王翰也能体会得到,感恩在心,不过也更加坚定他劝降李威的决心。

    且说建康城内的白容,按照尹良的交代,在翌日清晨,他走出卧房,到了院内,把四周的闲杂人员全都打发出去,只留下自己的心腹侍卫,然后打开尹良给他的包裹,从里面取出绢布,展开,平铺在院落中央。

    所过的时间不长,他便听到头顶方传来鹰唳之声。

    他急忙抬头观望,只见半空中俯冲下来一只小黑点,小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等飞落到近前时,周围众人皆吓了一跳。

    这头猎鹰,通体漆黑,两颗黄眼射出一股子贼光,体型巨大,翅展得有一米半长,落下时,带有呼啸之声,真仿佛从天而降的怪物,但落地后,它收起双翅,又变得和只公鸡差不多大小。

    “将军,您看,鹰腿系有布条!”一名侍卫手指着落于绢布的猎鹰,向白容急声说道。

    “快去取下来!”白容定睛一看,鹰腿处果然有布条,他向左右的侍卫甩头喝道。

    有一名侍卫壮着胆子走前去,小心翼翼地把鹰腿的布条解下来,然后快步退回到白容身边,将布条递交给他。

    后者接过,快速地将布条展开,面有寥寥数字:明早卯时,我军佯攻,届时静候白将军佳音。下面没有落款,却盖有林浩天金军主帅的印章。

    看到印章,白容的心跳无法抑制地开始加速,这份传信,必是金军主帅亲自所写,林浩天能亲自给自己传,可见对自己的看重。

    按理说,这种东西他应该立刻烧毁,但他没舍得,宝贝地揣入怀中,然后令人赶快取来字笔,给林浩天写封回:林将军尽请放心,末将白容,定不辱使命!

    写完之后,他亲自系于猎鹰的腿,捆绑结实了,他又拍了拍猎鹰的身背,嘟囔道:“你这畜生,可千万不能耽误本将的大事,务必要把这份回送到林将军的手啊!”

    那猎鹰仿佛能听懂人话似的,助跑了几步,腾的一下,展翅飞到空中,在天空盘旋了一圈,调头飞向金军大营。

    望着猎鹰越飞越小的身影,最后在视线中彻底消失,白容才收回目光,长长吁了口气,脸难掩笑意,乐呵呵回房睡觉去了。昨晚自见了尹良之后,他可是一整夜都未能入眠!

    王翰去劝降李威,有没有成功林浩天是不知道,但虎威军倒是停止向建康这边靠拢,于百里之外的地方驻扎下来。

    通过这个迹象,林浩天把提到嗓子眼的心多多少少也放下一些,现在他要集中精力,一鼓作气的拿下建康。

    长话短说,又过一日,到了当初约定的时间,金军和新赤联军开始全军出动,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对建康城展开猛攻。

    金军和新赤联军没有马推进去,而是先于城前列好战阵,给守军造成压力。并动用攻城武器,展开持续性地远程打击。

    他们把各自军中的破城弩、抛石机一股脑的全部动用出来,其攻击的声势和威力也大得骇人,一时之间。建康四城轰隆隆的巨响声不断,地面都在剧烈地颤动着。

    敌军的攻城已然展开,白容做为东城主将,自然要把麾下的众将召集起来,商议己方这边的应对之策。

    在他所住的小宅院里,院中站有二、三十号之多的赤军将领,其中军阶最低的也是偏将军。

    等人都到齐了,一身戎装的白容腰挎佩剑,手持长刀,从房内走出来。他先是环视在场的众人。接着,走下台阶,在众将面前站定,振声说道:“金军和新赤联军的攻城即将开始,各位将军都说说。我军该如何应对!”

    “哼,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名赤将跨步出列,大声喝道:“我等食君禄,忠君事,今日哪怕粉身碎骨,也绝不能后退半步,必与金贼死战到底!”

    说话的这位赤将。正是施怀的心腹,严松。

    白容看了他一眼,嘴角挑起,赞道:“严将军说得好啊……”

    白容话音未落,另有一名赤将站出来说道:“敌军在东城城外有数十万之多,而我方的将士。才区区五万多人,与敌力战,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严松脸色顿是一沉,转目看向那名说话的赤将,冷声问道:“怎么。只因为敌众我寡,张将军就认为我军没有必要再抵抗了,要向敌军投降不成?”

    那赤将倒也坦然,哼笑一声,说道:“投降也未尝不是个办法!现在,就连大将军、太傅都已投靠了金国,我们还在此死守都城,毫无胜算不说,还只会让自己白白搭性命。”

    “大胆!”严松气得脸色涨红,怒吼出声,手指着那名赤将的鼻子,叫道:“张毅,你好大的胆子,大战在际,你竟敢口出狂言,扰乱军心?!”

    说着话,他猛的转回身,看向白容,大声说道:“白将军,张毅公然主张降敌,乱我军心,罪无可恕,断不能留,白将军不会姑息养奸!”

    张毅是白容的心腹部将,也是受他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说出这种大逆不道之话,严松当然要把矛头指向白容。

    白容皱紧眉头,瞪着张毅半晌,似乎经过一番心理斗争,终于做出决定,他沉声喝道:“来人!”

    随着他的话音,四名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向白容插手施礼。

    后者手握剑柄,厉声道:“把此贼给我拿下!”

    听闻这话,严松暗松口气,本来他以为张毅是白容的心腹,敢当众说出这样的话,也是白容授意的,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

    他刚松口气,哪知那四名侍卫没有去抓张毅,反而把他围了起来,严松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站于他身后的那两名侍卫双双出脚,正踢在他双膝的膝弯处,严松惊叫出声,站立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脸色大变,急忙抬起头来,看向白容,问道:“白将军,你这是……”他话还没有说完,白容也已抽出佩剑,恶狠狠地向他胸口刺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太快了,快到白容没有反应过来,在场的许多人也都没有反应过来。

    白容别说做出抵抗,他甚至连铠甲都未来得及罩起,白容的宝剑便把他刺了个透心凉。

    耳轮中就听扑哧一声,剑锋由他的前胸入,在其后心处探出,严松两眼瞪的又大又圆,难以置信地看着白容,想要说话,但嘴巴张大,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吐出的只是大口大口带着气沫的血水。

    “扑通!”

    严松的尸体被白容一脚踢翻在地,与此同时,整个院子里也炸开了锅,在场的众将无不是又惊又骇,人们几乎在同一时间拔出佩剑,罩起铠甲,下意识地连连后退。

    这时候,院子的大门外涌进来百名之多的侍卫,在院子四周的房顶、院墙,站起无数的弓箭手,箭支皆已搭在弓弦,箭锋直指院内众将。

    “诸位,白将军业已下定决心,向金国倒戈,今日。支持白将军的,那么和白将军就还是兄弟,大家同生死,共进退。若是反对,嘿嘿,只怕你插翅也飞不出此间院落!”

    张毅手持长剑,站在白容的身前,两眼闪烁着凶光,环视在场诸将。

    “匹夫白容,大王待你恩重如山,而你却恩将仇报,你怎对得起大王的知遇之恩?本将与你拼了!”说话的这位,正是施怀的另一位心腹爱将。丁伯。

    他手持长剑,大吼一声,直奔白容冲去。

    白容嘴角微微挑起,嗤之以鼻,看都没看丁伯一眼。背着手,昂着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本将乃世袭爵位,何来的知遇之恩,何来的恩重如山,倒是尔等贱民,确实应该多多感激大王赐予的荣华富贵呢!”

    他说话之间。张毅也已迎上丁伯,与其恶战到一处。

    其他的赤将们互相看看,其中有两人默不作声地提剑直向白容而去,看架势,是打算对白容突下杀手。

    可是他二人根本没走到白容近前,便被五名赤将挡住。那五人也同是白容的心腹,早已和他串通一气。五人以多打少,顷刻之间便将那两名赤将困在中央。

    这时候,院中的众将业已被分成三个阵营。一是以白容为首的投降派,二是忠于施怀、忠于赤国的强硬派。剩下的那些则属于中间派,还处在极大的震惊当中,不知道何去何从。

    白容是早有准备,来就突下杀手,除掉了严松,剩下丁伯和两名赤将又怎么可能会是众多赤将、侍卫的对手。

    双方交战的时间不长,那两名赤将就被打的一死一伤,只剩下丁伯一人苦苦支撑。

    丁伯边打边连声怒吼,冲着那些摇摆不定的众将大喊道:“食君禄,报君恩!我等身为臣子,怎能在国家危难之际弃君于不顾,你们还在等什么,速速拿下白容这吃里爬外、叛国投敌的小人啊!”

    众将被丁伯说得面红耳赤,纷纷把目光投向战场外的白容。

    此时,白容也正向他们看过来,后者握紧拳头,幽幽地说道:“诸位将军,并非我白容不忠不义,卖国叛君,而是大王昏庸无道,令人寒心。今日兵临城下,你我生死存亡仅系于一线,如果现在还执迷不悟,不懂变通,最后只有死路一条,不仅自己受难,全家也要遭殃,列位,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要为自己的家人们着想啊!今日,凡随我一起投诚者,皆为我白容的兄弟,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若执意不肯随我投诚,那也简单,与其死在金军刀下,还不如让我来成全你等。”说话之间,他抬起手中的长剑,没有走向众将,而是向处于战团中央的丁伯而去。

    等他到了战团前,手中的长剑突然之间闪烁起万道霞光,烈焰神锤放出去,直袭向丁伯的背后。

    烈焰神锤的特点就是又快又狠,令人防不胜防。

    丁伯是背对着白容,当他意识到不好的时候,那化成气流的巨锤已射到他近前。

    “扑哧!”

    巨锤正中丁伯的后背,其力道之大,贯穿他前后两面的铠甲,在其身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窟窿。

    丁伯惨叫一声,身子直挺挺地飞扑出去,他刚刚落地,张毅就跟了来,手起剑落,直接把丁伯的脑袋劈砍下来。

    看着地身首异处的尸体,张毅呸的一声吐口唾沫,回身对白容说道:“将军,丁伯这老匹夫总算是死了!现在,谁还不愿意追随将军,这他娘的就是前车之鉴!”

    白容淡然而笑,甩了甩手中的长剑,收剑入鞘,然后看向那些还没有表态的众将,问道:“诸位将军,都说说,你们是站在本将这一边,还是站在丁伯、严松这俩死鬼那一边?”

    他的语气很柔和,但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不支持他,就是死路一条。

    众将面面相觑,随后,相继有人单膝跪地,大声说道:“我等本就是将军部下,将军有令,我等不敢违命!”

    这种情况之下,余下那些还摇摆不定的赤将们也只能纷纷跪地表态,表示自己愿意追随白容,随他一同向金国倒戈。

    白容见状大喜,走前去,把众将一一扶起,笑道:“好!有了诸位兄弟的支持,本将也就可以放手去做了!”

    说着话,他深吸口气,振作精神,大声喝道:“走!诸位兄弟随本将去恭迎金军入城!”

    在建康岌岌可危之时,白容率麾下的倒戈则成为对建康城防最致命的一击。通过白容的授意,建康东城城头的赤军旗帜统统被摘掉,换上白旗,与此同时,吊桥放下,城门大开,白容带领麾下众将亲自出城迎接外面的金军入城。

    这是名副其实的兵不血刃,东城外的金军和新赤联军没动一刀一枪,人山人海的将士们犹如潮水一般,顺着东城门源源不断地涌入进建康城内。

    直至大批的金军和新赤联军进城,开始向王宫方向展开突进的时候,建康的其它地方才得到消息:白容临阵倒戈,敌军已然入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