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冥渊征途 > 第三卷 第六五二章

第三卷 第六五二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心里做出的是个什么样的决定,张、门、主!”林玉毫无畏惧地对上张栋的目光,一字一顿地说道,还特别加重了‘张门主’这三个字,显然是要和他划清界线。

    张栋凝视林玉良久,半晌之后,他狠狠甩开林玉的手腕,冷冷说道:“随便你!”说着话,他又必恭必敬地向林浩天拱手说道:“大人,既然纪堂主主意已决,就请大人收下纪堂主吧!”

    林浩天被这两人闹的有些哭笑不得,想要拒绝,可再瞧瞧他二人诀绝的表情,暗暗摇头,话再说回来,有林玉在自己身边,也确实便于他和张栋之间的联系。

    略微沉吟了片刻,林浩天点头应道:“好吧,纪堂主就留在本帅身边,做一侍女。”

    “民女多谢大人!”还未等张栋说什么,林玉似乎已迫不及待的向林浩天谢恩了。

    因为林玉这件事,接下来张栋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可是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除掉心里的羞辱感和失落感不提,林玉能留在林浩天身边,对他也是很有利的,毕竟可以让他在林浩天身边多一颗棋子。

    只要有权势和地位,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并不差林玉这一个!张栋心中冷笑。

    林浩天把扶植张栋的事主要交给魔系冥武者去办,他相信,有魔系冥武者相助,没有哪个帮派敢反对张栋担任盟主,只是,事情并没有像他想象中进展的那么顺利,当然,这是后话。

    来见林浩天时,张栋和林玉是一起来的,等要离开时,却只剩下张栋一人离去。

    临走之前,张栋特意把林玉叫到外面,走到一个无人的僻静处。他放柔语气,向林玉解释,自己刚才之所以同意大人是要求,是已经看出大人的试探之意,故未拒绝,只是没想到她竟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看着在自己面前口若悬河、急于解释清楚的张栋,林玉突然有种想要发笑之感。什么话都未说,站在那里。只是默默的听着。

    以为她有被自己的话打动,张栋亲密的伸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可立刻又意识到这样的举动不妥,林玉现在已是大人身边的女官,自己再做出亲密动作,一旦被人发现,可吃不了兜着走。

    他忙又把手收了回去,继续在林玉面前拣好听的话说,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林玉能继续倾心于自己,留在大人身边时,可以随时随地的传回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如果可能,最好再在大人面前为自己多多美言。

    对张栋没有了盲目的爱慕和崇拜,再看他,林玉只觉得这是个典型的自私自利的伪君子。两面三刀的真小人,自己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还倾心于他?

    林浩天想扶植逍遥门,推张栋为金国侠客帮派的盟主,集中力量,对付逆金流的入侵。结果事情办的八字还没一撇,倒是让自己身边多出一个侍女,逍遥门的堂主,林玉。

    白天无话,当晚。

    林浩天邵林等人略微谈了下接下来的行程,而后,有己方的探子进来。向林浩天禀报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原来,金军在攻陷赤都以及柳河之后,并未急于南下去攻占赤地其余的郡县,而是在柳河进行一次大休整,顺便补充新兵以及粮草和军备。

    柳河在当时可是少有大城镇,其规模和繁华程度要胜过镇江,甚至都超过炎国的都城菏泽。

    林浩天在柳河住下来,是越住越喜欢,心中又萌生迁都的想法,可是金国才刚刚迁都于镇江,如果现在再迁都柳河,实在劳民伤财,金国的国力也支撑不起,所以他只能在心里想想,实际要做的话,并不现实。

    金军攻占赤国之后,在柳河的休整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赤国朝廷又开始运作起来,只不过现在这个朝廷效忠的对象已换成了林浩天。

    被任命为赤地总巡查使的曾盛主管赤地一切大小事务,两名金人副使相继到位,一位是文昊,一位是汤煜,都是老金人出身,也都是林浩天最信得过的大臣之一。

    林浩天采用赤人治理赤地的政策很成功,这段时间,柳河没有发生任何乱子,在被金军占领后不久便又恢复正常,至少在赤人感觉,日子还和以前一样,没有因为被金国吞并而发生什么改变。

    一个月后,休整完备的金军开始向南进发,第一军团、第三军团、第七军团、新军陆续开出柳河,兵分四路,进攻柳河以南的赤地各郡县。

    林浩天和第四军团留在柳河没动,在林浩天看来,接下来的战事会变得很轻松,毕竟赤国已亡,国君已死,各地的守军不可能再具备顽强的斗志,己方大军一走一过之间便能将其收服。

    事实上也确是如此,连朝廷都已归顺金国,地方官府和地方军哪里还会去螳臂当车,独抗金军?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金国的四路大军已相继攻占义和、高集、夏官、柳阳、白金五个郡,至此,赤国的一十九郡已有一十六郡掌握在金国手里,最后只剩下朱阳、横水、炎口三郡暂未被攻占。

    此三郡,朱阳相邻上浆,横水相邻炎属尤地,炎口相邻炎国本土,皆属敏感之地。

    金军方面,按照林浩天的指令,由第一军团主攻朱阳郡;第三军团主攻横水郡,驻扎于白马、宜舒二郡的百战军协同作战;第七军团和新军则主攻炎口郡。.

    且说第七军团和新军,本以为打下炎口郡也会很轻松,像前面打下的郡县那样兵不血刃,而实际上却恰恰相反。

    两军才刚刚进入炎口郡便遭受到了炎口地方军的袭击。

    炎口军并没有伏击第七军团和新军的主力,他们也没有那个实力,而是悄悄绕行到两军的背后,偷袭了第七军团和新军的后勤补给。

    此战的规模不大,炎口军的兵力也不多,但却都很精锐,把两军的后勤补给队打了个措手不及,大批的粮草和军资被抢、被烧毁。

    听闻消息的关河骑兵率领一支骑兵赶紧回头增援,可是当他们返回的时候。炎口军早已跑得无影踪。

    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就先吃了这么大的一个闷亏,这令关河愤恨难当,他随即传令第七军团和新军,直取炎口郡的亭口城。

    亭口城位于炎口郡的北面,金军若想向炎口郡腹地深入,首先得拿下亭口,作为立足之地。

    根据探报。亭口内的地方军才五千多人,而第七军团和新军有二十万众。拿下亭口,简直易如反掌。

    攻城战中,第七军团只能起到掩护和胁从作战的作用,不可能指望重装骑兵冲上城墙去攻城拔寨,正面进攻的任务自然而然的落到新军身上。

    新军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征战之中,战斗经验已异常丰富,要拿下区区五千人镇守的小城,当然也不在话下。

    刘彰只派出两个兵团出战。在他看来,这已经足够了,守军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己方两万将士的猛攻。

    可结果他错了,战事展开之后,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顺利。

    五千守军的抵抗异常顽强和猛烈,金军两个兵团,打上去一波。被击退一波,连续数轮的冲锋,最后都无功而返,而且自身还出现不小的伤亡。

    面对这样的局面,刘彰颇感诧异,但打到现在天色已晚。他只能下令收兵,等到明日再战。

    回到军营,他刚进入中军帐,屁股好没坐热呢,关河就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

    对于今日新军的攻城战,关河大为不满,堂堂大金的中央军军团。竟然打不下一座才五千地方军驻守的弹丸小城,传出去,丢人的不只是新军,还有他的第七军团。

    在中军帐里,关河当着新军众将的面,指着刘彰的鼻子怒声喝问道:“今日你打的是什么狗屁仗?连五千人的小城都打不下来,你这一军的统帅又是怎么当的?”

    别看关河是赤人,现在又没有官复原职,但在军中的资格可比刘彰老许多,他欠起身形,赔笑道:“关将军,今日之战,我确实有误,关将军也消消火,快请坐吧!”

    “现在哪还能坐得住?”关河是火爆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他双手掐腰,在大帐里来回踱步,边摇头边愤愤不平地说道:“自进入炎口郡,我军就不顺,现是后勤队受袭,现又进攻受阻,这不是让第一军团和第三军团看我们的笑话吗?”

    “是、是、是!关将军说得对!”刘彰连连点头应是。

    其实没有打下亭口,他也很郁闷,更觉得纳闷,不可思议,两万对一万,金军对赤军,中军军对地方军,无论兵力、战力己方都占绝对优势,怎么可能会打不下来呢?

    他转目看向今日主攻的第七、第八兵团的两位兵团长,问道:“毛将军、龚将军,你二人在指挥攻城时,觉得城中守军当真是五千人吗?”。

    听闻他的问话,关河停下脚步,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新军第七兵团长毛易和第八兵团长龚单。

    毛易满脸的羞愧,低垂着头,小声说道:“守军确实只有几千人,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有话一气说完!”刘彰沉声说道。

    “可是,守军当中的冥武者很多。”毛易低声道。

    他话音刚落,龚单立刻接道:“是的,守军当中,混有许多穿着赤军盔甲的冥武者,具体的人数有多少说不清楚,但绝对不在少数,这些冥武者异常厉害,就算我军将士好不容易冲上城头,也很快被他们打了下来……”

    “这并不能成为你等作战不利的借口!”关河在旁冷哼一声。

    毛易和龚单面红耳赤,头也随之垂得更低,颤声说道:“末将作战不利,还请将军责罚。”

    刘彰摆了下手,仗已经打成这样了,再责罚他们又有何用。

    他沉思片刻,转头看向关河,问道:“关将军还记不记得,在柳河的时候,大人好像有次提过。各地的侠客有向炎口郡云集的事。”

    关河眨了眨眼睛,皱着眉头努力回想,过了一会,他模棱两可地说道:“似乎……是有这么回事吧!刘彰,你以为城中的守军当中混有侠客?”

    “只能有这一种解释,不然,又哪来的那些多冥武者?”刘彰幽幽说道:“看起来。大人得到的消息不假,炎口郡……怕是也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好打!”

    他顾虑重重。而关河却咧嘴乐了,说道:“如果当真如此,那倒是件好事了。”

    “怎么讲?”

    “大人一向对侠客深恶痛绝,如果炎口郡真的云集许多各地的侠客,那么,正是你我二人立功的大好机会。”关河眼珠转动,乐得合不拢嘴巴。

    “明日,我亲自出战,倒要看看。城中的守军里到底混有多少侠客。”关河一下子变得斗志昂扬,兴致勃勃地说道。

    白蝶和周炎双双点头,对刘彰说道:“将军,明日我二人也随关将军一同出战!”

    刘彰没有拒绝,一座亭口小城,第一天没打下来已经够羞臊人的了,如果第二天再打不下来。全军将士的士气都得大受影响,所以明日的攻城战,只能成功,绝不允许再失败。

    想到这里,他振作精神,正色说道:“除第七、第八两个兵团留营休整外。其余的兵团明日统统出战!第一、第二兵团,主攻亭口北城,第三、第四兵团,主攻亭口南城,第五、第六兵团主攻西城,第九、第十兵团,主攻东城。明日。诸位将军必要齐心协力,一鼓作气,拿下亭口!”

    “遵命!”众将齐齐站起身形,插手领命。

    可是,还没等到新军明日出战呢,当天晚上,深夜,亭口的赤军派出一支小股的精锐,偷袭了金军的东营。

    新军和第七军团一个是步兵军团,一个是骑兵军团,营寨并没有合在一起,而是分开扎营,新军营寨在前,第七军团营寨在后。

    偷营的这支赤军才两百人而已,他们偷袭的正是新军的营地。

    赤军倚仗熟悉地形,加上金军防范不足,被其成功混入营中,并将位于新军东营的粮库焚烧。

    这一把大火,火苗都窜起十多米高,将新军东营都映红了。

    接到下面军兵的报信,刘彰连盔甲都未穿戴,急匆匆地跑出寝账,到了外面一瞧,好嘛,东营那边的大火,他在中军帐这里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刘彰吸气,急声问报信的军兵道:“起火的是何地?”

    “是……是我军的粮仓!”

    “啊?”刘彰听后,脑袋嗡了一声,先前后勤队已经遇袭,己方的粮草还没有得到及时的补充,如果随军的粮库再被烧毁,己方就得断粮,那全军十万将士接下来还吃什么?

    这时候,刘彰也急红了眼,推开报信的军兵,解开寝账外的一匹战马,纵身骑了上去,催促战马,飞快地向东营奔去。

    周围的侍卫们吓了一跳,纷纷叫喊道:“将军小心,将军慢一点!”边喊着,他们边甩开双腿,随后追了过去。

    刘彰也顾不上后面的侍卫有没有跟上来了,一个劲的催促战马狂奔。时间不长,他跑到东营起火的地点,坐在马上举目一瞧,偌大的粮库,现已变为一片火海,周围有数之不清的金军在浇水灭火,还有许许多多将士在拼命的从火海中抢救粮食,叫喊声四起。

    怎么会这样!看到这,刘彰也傻眼了,只五千的敌军,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来偷袭己方十万人的军营,炎口郡的赤军怎么如此厉害?

    他催马冲进人群当中,向周围的金军将士大声喊喝道:“救火!赶快救火!谁知道现在偷营的敌军在哪?”

    “回禀将军,敌军已经跑了!”

    “往哪跑……”

    他话还没有说完,猛然间,嗖、嗖、嗖,在他的前后左右突然飞射过来十多支弩箭。

    这个变故来得太突然了,任谁都想不到,金军将士的人群里竟然会有人向刘彰射出冷箭。

    如果刘彰此时有戒心,即便射来再多的弩箭也未必能伤得了他,可现在他的心思都在起火的粮草上面,哪想到会有敌人潜藏在己方的将士当中。

    随着扑、扑、扑数声箭支入肉的闷响声,刘彰痛叫一声,应声落马。

    刘彰身中数箭,栽下战马,可把周围的金军将士们吓得魂飞魄散,人们一拥而上,把中箭的刘彰团团围护住,此时再看他,胸前、小腹、背后皆插有弩箭,白色的中衣瞬间就变成红色的血衣。

    “将军——”众将士们肝胆欲碎,皆齐声叫喊。

    这时候,四周的金军人群也变得更加混乱,到处都有金军的叫喊声:“刺客!这里有刺客,是他对将军放的弩箭——”

    在叫喊连天的嘈杂声中,有三名身穿金军军装的汉子浑身是血的杀出人群,直冲冲地向刘彰所在的地方冲过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冥渊征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淋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淋意并收藏冥渊征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