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上刀锋 > 第33章 长花的石楼

第33章 长花的石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寒冬初晨,风乍起。

    大风吹进即翼关,不知为何发出一声声有些凄厉的鸣响。

    老边军对这种声音早已习以为常,有传言说这声音是因战死他乡的边军在向亲人远方倾诉,有人说这是死在即翼关前的大荒人冤魂不散是一种誓死诅咒。

    但张小刀知道,这只是因为即翼关这座虽然名为关,但却是一座雄城。在这座雄城之中拥有太多的狭长兵道,大风灌入其中发生摩擦,便会出现这种声音。

    而今天的风显然还不够大,不然张小刀觉得以即翼关上千条兵道的数量,怕是会出现千鬼凄厉、此起彼伏的巨大声浪。

    思索过这有些无聊的问题后,张小刀趁着太阳还未升顶爬上了木舍的房顶。

    清晨时的空气有些冰冷,每呼吸一口都会感觉一阵冰凉,张小刀朦胧的睡意被立刻驱散,兴致盎然的开始了远眺,希望更为熟悉眼前这座天下第一雄关。

    即翼关占地不知几何,以人的目力根本无法望到尽头,张小刀站在这里,首先入目的一排排数之不尽的木舍。

    鳞次栉比的木舍足足有上千之多,木舍又以百为单位,中有明确隔阂,显然是每一个不同的军营。

    而除却会让人视觉麻木的相同建筑物之外,远方的一座石楼吸引了张小刀的注意力。

    这座石楼在这几乎全是原木堆砌的建筑群中有些鹤立鸡群,只是鹤立鸡群并不仅仅因为石楼要比纵贯军营的木舍高很多,而是因为它的表体之上满是枯花枯草。

    这些枯竭植物生长在破烂石料的夹缝之中,并且覆盖石楼的每一处,非常均匀。想必是有人刻意种入石缝之中。

    “噗。”张小刀笑了出来,看得出当年在石缝中种植植物的人应该是一个女孩,希望有一座花房,却没想过这里是边关,一年中严冬的时间远远超过盛夏。所以破败的景象自然要更长一些。

    正琢磨这石楼现如今到底到底住着怎样的人,木舍下方忽然有人喊道:“下来,去晨岗。”

    这是昨夜被张小刀一拳放倒的白鬓中年男子,他现在的左脸颊高高肿起,但底气可不比昨夜弱。

    晨岗?

    张小刀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怎么轮的?”

    “不轮岗,我今天带你去看一下,以后你每天早上都要去,直到有新兵来到这里。”

    张小刀不屑一笑。

    昨日他虽然被痛揍了一顿,但凭借《无妄练体术》以及《睡梦心经》的神奇功效,今天醒来身体上除了有些淡淡的淤青之外,已经不再影响他的行动。

    但显然,白鬓男不是,他的脸没有一丝消肿的味道,反而肿得比昨夜还大了些,看起来就像在脸上挂上了个包子。

    白鬓男见张小刀不屑模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爬上了木舍,见张小刀没动手的意思,便坐了下来。

    张小刀挑了一下眉头,白鬓男开口道:“我叫,孙长友。”

    “你好。”张小刀下意识的礼貌答着。

    孙长友摸了摸高起的脸颊,似乎终于注意到张小刀脸上的明显伤痕都已褪去,不由得瞳孔放大,以为自己看错了,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张小刀,愣了好一会儿。

    张小刀摸了摸脸,道:“我脸上也没花儿,干嘛这么看我。”

    孙长友想起昨夜的殴打,知道贰伍的各位兄弟下手都不轻,想要给张小刀留下难以忘怀的教训,但这家伙怎么可能现在屁事没有?

    过了好半响,孙长友只能归结于张小刀比他们年轻,恢复能力较好,也不禁暗自想着,这新兵要还是不服,下次自己要提醒大伙下手再狠一点。

    张小刀不知道孙长友的内心想法,只是下意识的挪了挪屁股,说了句:“我不搞基。”

    搞基这种新鲜词汇孙长友自然不能理解其中含义,却很严肃的道:“我和你说点事儿,你仔细听。”

    张小刀点了点头,明显这应该是贰伍那位叫做杨平林伍长的意思,不管他服与不服,总要他先知道军营中的规矩。

    “咱们关边军训练比较苦,除却出关外,练五休二,简单来说就是训练五天,休两天。”

    “双休不错了。”张小刀回应着。

    孙长友没有理会,继续道:“除了日常训练之外,我们还要与其他伍轮值晨岗与夜岗。”

    “还有,你谨记这里军纪森严,平时最好不要走出甲伍营,不然会被其他营视为挑衅,会闹出很大的事儿。”

    张小刀点了点头,孙长友继续道:“在细的事儿,你就看我们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就好,你来的日子晚些,三个月前的新兵营也都打散了,所以你没有新兵的优待。”

    “什么优待?”

    “新兵训练至少是循序渐进的,老兵不同,你来了这里,也就意味着你没有循序渐进的时间,必须适应。”

    “嗯。”张小刀点了点头。

    孙长友却在这时苦口婆心的道:“所以我劝你,最好服软,这军营里就没有老兵怕新兵的说法,谁也不行,所以你如果继续下去,只能是自讨苦吃。”

    “这是当说客来了?”

    孙长友不屑的一笑道:“才不是说客,如果贰伍的人收拾不了你,会有其他人来收拾你,如果其他人还收拾不了你,甲伍营的大雄营长会来收拾你,这是边军的规矩,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所以,还是先站几个月的岗,做几个月的杂活吧,不丢人。”

    听到这里,张小刀明白军中的新兵杀威棒并不是源于老兵们闲来无事发泄精力的**心理,而是一种传统。

    这种传统不可逾越,无论你有多么初生牛犊不怕虎,到最后总会有人来收拾你,收拾到你服为止。

    明白了这个道理的张小刀哀叹了一声。

    孙长友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最重要的是,如果你不服,总是发生冲突,难免带伤,而带伤训练实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儿,要是训练完成不了,加练都是轻的,被校尉再揍一顿也是常见的,所以边军里从没有新兵能顽固的坚持下去。”

    说完这句话,孙长友道:“走吧,我带去站岗。”然后他站了起来,心中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儿。

    却不想这时张小刀反问道:“谁要和你去站岗,我才不去。”

    孙长友顿时怒道:“整了半天我刚才说的全白说了?”

    张小刀义正言辞的回答道“没,我明白了这所谓的传统,只是我特想看看我能坚持到那一天。”

    “顽固不化!”孙长友拂袖而去。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在张小刀的预料之内。

    当阳光渐热,驱散了些许寒冷时,贰伍木舍前再次发生群殴事件,张小刀悍勇的在为几位同伍兄弟添了彩,他自己也再一次站不起来。

    众多甲伍营的老边军自然而然的也再次来看热闹,只是当张小刀被再次仍在木舍中的床榻后,老边军们开始觉得索然无味,想来这新兵怕是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可这种想法显然有些低估张小刀的决心。

    当天太阳落山后,勉强能活动坐起来的张小刀迎来了杨平林的一句话:“服不服?”

    “这应该我问你们才对。”张小刀鼻青脸肿的硬气道。

    然后,又是木舍门前,又是老兵围观,又是张小刀倒地。可这一次他新伤未愈,再遭重创,身体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如此硬气的张小刀博得了很多人的掌声。已经有人开始开盘下注,赌张小刀还能坚持几轮。

    在这热闹的情形下,他却被送到了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馆,送到了那座长花的石楼中。

    石楼中,孙长友坐在了藤木椅上,见到了他暗恋过的女孩儿有些拘禁。

    木榻上张小刀平躺其上,那名只留给孙长友一个美丽背身的女子检查过后轻声问了句:“新兵?”

    “嗯。”

    然后,女子便不再开口,专心致志的检查着张小刀的外伤。

    迷迷糊糊间,张小刀觉得全身火辣辣的疼痛,仿佛有人将他扔进了火海之中,受尽焚身之苦。

    疼痛在达到极限时,他甚至开始有幻觉,觉得自己的血肉即将融化。

    也是在这要命的瞬间,他感觉到了某个部位传来了一阵清凉,仿佛有泉水涌入一般让这个部位开始渐渐好受一些。

    紧接着,这种某一部位的清凉感开始出现在全身上下,在这种混沌的意识之中,他竟然清晰的记得这些清凉部位的数量,多达七十九。

    在他产生数字概念时,他觉得他可以睁开双眼了。

    于是他便睁开了双眼,近在眼前的则是有些模糊的一双带有温和色彩的双眸,还有一股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扑面而来。

    张小刀的鼻子情不自禁的抽动了两下,就听有人道:“小扬大夫,他没事儿吧?”

    略沙哑的女声这时响起:“你们下手有分寸,不会伤到根骨,但怕也要养个十天八天的。”

    张小刀这时双眸的视线开始清晰,然后看到了眼前的小杨大夫,看清了她的脸颊。

    小杨大夫发髻高攀,露出了洁白如雪却略宽的额头,她黛眉如柳,双眸平静而深邃,眼角略有鱼尾纹,却更显其风韵。她又双唇略薄,削减了宽额头给人的宽厚之感,平添了一丝精明味道。

    在看她身着粗布麻衣,却不显寒酸,仿佛隐世贵人。张小刀莫名其妙的就觉得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又更为莫名其妙的开口问道:“这里是小花楼?”

    杨大夫与孙长友露出了不解神色,不明白张小刀醒来后为什么不关心自己的伤势,而是问了句让人听不懂的话。

    可下一瞬,小扬大夫的不解神色有所缓和,似乎明白了自己的石楼便是张小刀口中的小花楼,于是道:“是。”

    张小刀挪动了一下身体,呲牙咧嘴的道:“不是你种的那些花在石缝里吧?”

    “是我种的……。”

    “你不知道在边关严冬要比夏日长许多?”

    “知道又如何?”小杨大夫看着张小刀鼻青脸肿的脸,听着他严肃的口吻,仿佛在问一件天塌下来的大事,似乎觉得有必要补充一下,于是道:“总有开花的时候。”

    得到这个答案,张小刀笑了出来,笑的呲牙咧嘴,只是他被打得如同猪头,自认为阳光般的笑容自然不再阳光,着实难看到了极致,但从笑声却可以感受到他格外开心,似乎找到了什么困惑他已久的答案。

    小杨大夫也含蓄的扬起了嘴角,似乎明白张小刀问这些问题的最终目的所在,直言道:“看来你以后要经常来喽?”

    张小刀重重的点着头,神色肃穆,仿佛是在宣誓一般,一字一顿道:“一定!”

    孙长友有些看不懂,有些听不懂,更加想不明白。

    可这时即翼关中最受人尊敬,也最多人爱慕的小扬大夫却开口道:“我觉得他有必要在这里呆一夜,我想这样伤势会好的快一些。”

    即翼关中没有男人可以拒绝小杨大夫的请求,哪怕小杨大夫的请求是从她来到这里就没有出现过的‘留男人过夜’这种惊世骇俗的话语,孙长友也不得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只是,当孙长友走出长花的石楼被冷风一吹后,忽然间有些难以置信的味道迟迟而来,他看了看石楼,又看了看远方的一排排木舍,喃喃自语道:“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得有多少老边军找茬揍小刀?”

    掐了掐手指头,孙长友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没有八万,也一定有五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无上刀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愤怒烟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烟圈并收藏无上刀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