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55 灵物由来

555 灵物由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至深夜的时候,聂欢的左右手已经满是伤口了,好在他比较有分寸,没有伤及筋骨,否则肯定会影响修炼,但纵然如此,金疮药却用得差不多了,好在自己是炼药师,可以现场炼药。

    在周围找了一下,银线草和长夜花都是常见草药,采来一些,随后又找到了一棵铁梨花。

    “哗!”

    单手张开,凝华手浮现,开始抽离铁梨花的药元。

    林沐雨嘴角一扬,胸有成竹的说道:“铁梨花药元粉末虽然不能治伤,但却能加速伤口愈合,而且银线草和长夜花都是温性,铁梨花属寒,中和之后药性更佳。”

    屈楚的眼睛睁得极大:“你……你不是在骗老夫吧?”

    “骗你做什么,我炼制出的金疮药一定是一品,你信不信?”

    屈楚闻了闻刚刚炼制出的这瓶金疮药,脸色铁青:“真的是一品灵药……”

    聂欢自顾自的继续炼制其余的药剂,取出一些迅狼血,随后柔和蓝银草的药元,最后还从包裹里取出一只苹果,碾碎之后用苹果汁浸泡药元。

    屈楚又目瞪口呆了:“你加苹果汁是为了什么?”

    聂欢笑笑:“迅狼血非常的狂暴,烈性很强,加一点苹果汁可以柔和它的烈性,让疾速药剂的效果更强,而且……”

    “而且怎样?”圣域强者的眼睛睁得像是铜铃。

    聂欢微微一笑:“而且加入苹果汁之后的疾速药剂,还很好喝!”

    “很……很好喝……”

    屈楚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在炼药界的学识一瞬间就被眼前的这个少年颠覆了,屈楚这一生都是武学上的强者,但是在炼药学上属于菜鸟级别,以至于遇到聂欢这个宗师级炼药师之后,完全不觉得自己曾经学过炼药术了!

    屈楚蹲坐在地上,像是个好学的孩童一般睁大眼睛看着聂欢炼药,特别是看到他以凝华手巧妙的剥离铁梨花的铁层、石层时,简直快要叹为观止了,他这一生见过许多高手,但从来没有见过炼药师可以用这么精妙的手法淬炼药元,即使是他曾经见过的药王级炼药大师也没有这般奇妙的手法。

    ……

    看着一旁蠢蠢欲动的屈楚,聂欢不禁心中暗笑,屈楚是踏入圣域的强者,在这大陆上的地位可想而知,但每个人都有弱点,屈楚的弱点就是对炼药学的钟爱,于是聂欢笑着说了一句:“这个手法叫做凝华手,怎么样,想学吗?”

    屈楚当即连连点头,道:“想!”

    “那好啊,我教你。”

    内环爽快的拍拍手,又说了句:“不过,是有条件的。”

    屈楚马上眉头一扬:“小子,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你肯教我炼药术,什么都行。”

    聂欢心里早就有了主意,慢条斯理道:“我教你凝华手,但你必须把你最拿手的战技教给我,你觉得怎么样?”

    “教你战技?”

    “对啊。”聂欢挠挠头,说:“屈老,银杉城的书店里也有战技书籍出售,但是太贵了,拜师学艺的话也非常贵,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而我跟着你修炼,你只是教我召唤武魂,却没有教我任何真正的战技,你也看到了,青葫这个武魂适合于防守,但不适合进攻,所以我想学进攻类的战技。”

    屈楚沉吟一声,深深的看了聂欢一眼,说:“可是我早就立誓,这一生都不会收徒,否则必死于刀剑之下!”

    聂欢微微一笑:“我不拜师,只是学习战技,再说了,我们这是一笔交易,我教你炼药,你教我战技,怎么样?”

    “那……好吧!”

    屈楚实在抵不住凝华手的诱惑,道:“但是你必须保证一点,我教你的战技你决不能再传授别人,我屈楚这一生的武学超过一半都是自己悟出来的,世间纷扰,我不想我独创的战技最后却成了杀人技,怎么样,你能保证吗?”

    聂欢当即点头:“我保证,绝不会将您传授给我的战技传授别人!”

    “那好!”

    说着,屈楚纵身后跃数米,笑道:“我演示三种战技,你先看看,然后选择一种学习。”

    “好!”

    ……

    屈楚目光沉稳,整个人立于地面上却有一种泰山屹立之姿,仿佛可撼天地却不可撼他这座山岳一般,左掌微微一张,低喝一声,忽然一道紫色雷光在他指间氤氲起来,劈空便是一击,“蓬”一声轻响,在他右侧的一块巨岩直接从中而断了。

    “这是雷击斩,凝聚大自然中的雷元素,在瞬间对目标造成分离式的斩击,可徒手使用,也可以配合兵刃使用,再来!”

    屈楚气定神闲,袍袖微微一抖,轻轻一声低喝,顿时周围大地微微颤抖,斗气外放,一道道青岩形态的护盾出现在他的四周,转眼之间崩碎开来。

    “这是青岩铠,以斗气凝聚为罡墙来保护自身,也是我自创的战技,适用于防守,用真气也可以凝聚青岩铠,但用斗气使出来的青岩铠更加的坚不可摧,再来!”

    说着,屈楚低喝一声,握掌成拳,遥遥的对着前方的巨树就是一拳,空气瞬间波动起来,一声尖啸之后树体遭到重击!

    “蓬!”

    打得树枝乱颤,但聂欢却没有看到大树受到什么重创,于是笑道:“看起来不怎么样嘛?”

    “是吗?”屈楚微微一笑:“你再仔细看看。”

    聂欢再看时,却发现那巨树的树皮寸寸迸裂,就连树干也被打得脆如棉絮,轰然倒下,惊醒了睡梦中的唐小汐,她揉着美目坐起身:“怎么了?”

    屈楚远远笑道:“郡主没事,还早,您可以再睡一会。”

    唐小汐正睡得香,也就没有管那么多,侧躺着又香香的睡了过去。

    ……

    “这招叫魔音拳,利用斗气的脉动来对空气造成极强的波动效果,形成音波隔空打击对手,修为足够的话,可以伤害对手的五脏六腑。”

    屈楚不无得意的笑道:“同样是我自创的武学,怎么样,雷击斩、魔音拳、青岩铠,你选择学习哪一个?”

    “魔音拳!”聂欢毫不犹豫,这招实在太拉风了。

    屈楚却笑着说:“你确实识货,可惜魔音拳需要非常雄厚的真气才能打得出来,至于你,大约再过七八年也就能略有小成了。”

    聂欢微微一惊:“这……那我还是学习雷击斩吧,利用我的长剑,威力应该不小吧?”

    “没错,我也赞成你学习雷击斩。”

    ……

    于是,屈楚盘膝坐在巨岩之上,开始口述雷击斩的运行原理,首先,必须要学会冥想,感受空气中的雷元素,如果连雷元素都感受不到,那这招根本就无法学习了。

    聂欢天资聪颖,仅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冥想就已经可以感受到空气中那些暴躁不堪的雷元素了,这些元素犹如活物一般,当聂欢试图触及它们的时候便远远的躲开了。

    屈楚微微一笑,继续传授,凝聚雷元素的一大奥义就在于一个“吸”字,必须用自身的真气来吸引雷元素聚集,这个过程聂欢整整修炼了近两个小时,终于学会了真气外放来吸纳雷元素,当五指之间氤氲着噼噼啪啪跳跃着的雷元素时,他兴奋得心都快跳出来了。

    最后则是比较简单得过程了,将雷元素贯注入兵刃之中,然后寻找空气中最佳切割角度一剑落下,这一击必须又快又准,并且不能拖泥带水,当雷元素穿过空气形成冲击波的时候,这一招也就算是完成了。

    ……

    聂欢拔出钢剑,一声低吼,雷元素从双臂涌入钢剑之中,剑锋周围包裹着一道道雷光,虽然没有屈楚那样的浓烈,但也看起来威力不小了,“刷”一声用力劈斩下去,雷元素摩擦空气形成了“嗤嗤”的声音。

    “太慢了。”

    屈楚皱了皱眉头,说:“这声音不对,你出击的速度太慢的话造成的杀伤力也自然会锐减,雷元素摩擦空气的声音越短,杀伤力越强!”

    说着,他扬起手臂,轻轻一挥,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旁的小树却已经拦腰斩断了。

    “看到没有,达到这样的速度才算是真正的雷击斩。”

    聂欢原本还以为自己略有小成了,现在比起屈楚使用出雷击斩的威力来,简直就是根本连入门级别都没有达到。

    于是,聂欢一剑剑的练习着,完全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而屈楚则拔了一颗铁梨花坐在一旁,缓缓的以凝华手来淬炼药元,但他的凝华手手法实在太过于灼烈,以至于铁梨花外围的铁层四分五裂的发出一声声爆烈声,这说明淬炼药元失败了,这铁梨花的药元已经被杂质污染与破坏。

    内环远远的看着,摇了摇头,仿佛在说连这点事你都做不好?屈楚低下头来,一脸羞愧,他对真气强度的运用远远不及内环,至少在凝华手的运用来说是这样,淬炼药元需要足够平和的力量,这个度多一分不好,少一分不行。

    ……

    一直到凌晨时分,终于内环熬不住了,躺在唐小汐不远处睡了一会,但睡眠绝不会超过三小时就被屈楚叫醒了,屈楚仿佛是一个永远不需要睡眠的人,一夜没睡,反而倒显得精神矍铄,捧着一堆药元询问聂欢:“你看,这些药元的纯度怎么样了?”

    林沐雨只是扫了一眼,说:“比昨晚的好多了,多练习,凝华手就算是炼成了。”

    “对了,你的雷击斩练得怎么样了?”屈楚笑问。

    聂欢二话不说,抬手拔出长剑的那一刻雷元素已经在剑刃上浮现了,“哗嚓”一声剑刃划破空气,将一块碗口大小的石头一分为二,断口处非常齐整。

    屈楚点头一笑:“还算是不错,略有威势了,多加练习自然会威力更强。”

    唐小汐则已经惊得张大了小嘴:“沐沐居然那么厉害了……”

    ……

    草草的吃了早餐,继续向七星森林深处前进。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寻找火属性的灵兽,并且年龄必须在2000年以上,用这样的一头灵兽作为唐小汐晋升30级踏入地境的祭品,也算是够档次了。

    只是可惜,老天似乎并不想让他们太早的遇到合适的灵兽,上午的时候倒是看到三头灵兽,一条1200年的绿蟒吓得唐小汐哇哇叫,一只2400年的山猫,可惜是木属性的,唯一一个火属性的灵兽是一头烈熊,但只有700年的修为,所以也只能放过了。

    “屈老,听说年岁久了的灵兽都可以产生灵石,灵石是可以卖钱的,以你的修为可以轻松斩杀这些灵兽,为什么会一个个躲过他们呢?”林沐雨问。

    屈楚骑在马上,悠悠然道:“众生皆有灵性,他们也是生灵,拥有跟我们一样的生存权利,除非是必要时,否则我不会屠杀灵兽来获取灵石卖钱,再说,金茵币只是一种俗物罢了。”

    聂欢暗暗咋舌,屈楚的修为确实不是自己能比的,他显得更像是一个世外高人,或许踏入圣域这个级别的强者都会这样吧?

    谁知道呢,反正猎户啦见过最强的人就是眼前这个94级圣域第一重的绝世高手了,第二则是被自己一剑斩杀了的鹰眼,可惜鹰眼草菅人命,与屈楚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万恶不赦之徒。

    ……

    下午,已经正式进入真正的七星森林深处了,各种灵兽横行,并且许多都是杀人的猛兽,好在屈楚修为极高,带着两个年轻人一路上避开灵兽的觅食路线,倒也平安无事。

    一直到接近傍晚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一片荒原之上,顿时屈楚兴奋了起来,笑道:“汐郡主,您的野兽之灵已经不远了!”

    “哦?”唐小汐的漂亮脸蛋上写满了茫然。

    屈楚解释道:“明明现在只是秋天,但这片荒野里的草丛都已经枯黄,这是冬天时的迹象,这只能说明这些草是被烤枯的,在这一带肯定居住着一头火属性灵兽,并且对环境能够影响到如此地步,兽灵绝不低于2000年!”

    唐小汐喜滋滋道:“好,我们快点过去。”

    “嗯!”

    屈楚催马疾行,聂欢和唐小汐也一起跟上。

    越来越近,甚至连扑面而来的风里也带着灼热的感觉,再往前,小树林里已经寸草不生了,只剩下一棵棵干枯的大树耸立在这里,屈楚翻身下马,摘了一截树枝缓缓揉碎,道:“这树木已经枯死三年以上了,这恶兽一定也在此盘踞了三年以上,对这里的地形与气味也相当熟悉,你们都小心了,或许我们遇到了一头极强的灵兽,如果兽灵超过一万年,你们两个就快跑吧!”

    “快跑?”聂欢小心翼翼的问道:“屈老不会打不过一万年的灵兽吧?”

    唐小汐扑哧一笑:“傻沐沐,屈老是拥有94级实力的圣尊级强者,而一万年的灵兽所拥有的实力大约也就是圣尊级别的实力,假如这头灵兽的年龄超过3W年,那就相当于100级圣王的实力,我们根本就不用走了……”

    屈楚回眸冲着林沐雨微微一笑:“嘿,怕了没?”

    聂欢懒洋洋的坐在马上:“没关系,一个郡主、一个圣尊陪我一起被吃掉,我这个17级实力的渣渣也不亏……”

    唐小汐横了他一眼,嗔声笑道:“你倒是想得开!”

    屈楚也不觉莞尔,他在聂欢身上看不到年轻人特有的自命不凡与仇恨世界,却更多看到的是温和与上进,这也是屈楚欣赏内环的原因之一,更多的原因,大约或许是这小子的炼药术真心很赞吧?

    ……

    再往前不久,屈楚将战马拴在一旁的枯树上,随后谨慎的拔出腰间佩剑,那是一柄赤红色的长剑,与他的个性倒也比较相似,屈楚虽然踏入圣域,但依旧是一副火爆脾气,并且武魂是火鼎,天生属火,这也是唐小汐的爷爷让唐小汐追随屈楚修炼的原因。

    三人缓缓来到了一处山峰下,在岩石之间找到了一个大洞,甚至周围的岩石已经被烧得焦黑了,屈楚沉下身,伸手涂抹了一下地面上的泥土,放在鼻间闻了闻,道:“上次它经过这里大约是两天两夜之前,会不会在巢穴里……”

    唐小汐:“屈老,你知道这洞里是什么灵兽吗?”

    屈楚看着地面上的火焰轨迹,道:“爬行生物,但又似乎是……有一部分身躯是贴地游动的,像是蛇一样,这到底是什么?”

    说着,屈楚看看猎户啦和唐小汐,道:“你们两个在外面等我,不要跟我一起进去了,这头灵兽似乎是在沉睡,并且一定超过了5000年兽灵,以你们的力量进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聂欢点点头,唐小汐也没有任性,跟他一起守在外面。

    ……

    屈楚独自仗剑进入洞窟。

    大约等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一点动静都没有,唐小汐撅着小嘴:“屈楚爷爷不会是……被灵兽吃掉了吧?那么久……”

    聂欢忍俊不住:“应该不会,他是圣尊级强者。”

    话刚说完,山洞内传来一阵剧烈的颤抖,紧接着就听到屈楚的声音从山洞里传播出来:“快跑,是9000年寿命的火蛟!”

    “火蛟?”唐小汐张大了小嘴,不明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火蛟这种灵兽。

    聂欢却知道肯定不简单,急忙拉住唐小汐的手就运起坠星步冲向了一旁的石头山坡,身后一片灼热的感觉。

    “吼!”

    震天的吼声中,一头庞然巨物追着屈楚冲出了山洞,确实是一头火蛟,这是一种马头蛇身的生物,生有五爪,但身躯在地面上游动行走,浑身布满了厚厚的鳞片,但是鳞片外面则包裹着烈焰,一声嘶吼,对着屈楚就喷出了一口烈焰。

    “我去……火焰蛟龙啊……”聂欢心中暗暗吃惊。

    9000年火蛟,修为大约相当于87级左右,比屈楚要差了一些,但绝对逊色不了多少,何况是修炼近万年的灵兽,自身的兽性就足以拉近很大一段差距了,屈楚哪儿敢托大,猛然停住脚步,仗剑低喝一声,火鼎透体而出,凝聚为一面巨盾挡在前方,那是他的武魂技能。

    火焰激射,四周的野草迅速被引燃,这里已经快要变成火海了,火蛟怒吼着,忽然飞扑上前,疯狂的舞动利爪拍打火鼎。

    “蓬蓬蓬……”

    连续数次攻击,屈楚抵挡得极为难受,脸色也开始泛白,冷汗直冒,一咬牙,拼了!

    “锃!”

    剑刃浮现着一道道雷光,屈楚低吼一声发动青岩甲,身形如电般在火蛟的胸脯间掠过,“咔嚓”一声,是雷击斩,火蛟的前腿马上就被斩断了,雷击斩的分离能力十分强悍,而屈楚此时用雷击斩事实上就是给聂欢看,让他知道这简单的一招在临阵的时候可以多么的强悍!

    聂欢自然看得目瞪口呆,9000年灵兽的能力他明白,火蛟的鳞甲不知道有多坚硬呢,居然就这么被屈楚一剑斩断一条腿了!

    “吼!”

    吃痛之下火蛟已经站立不稳,张口对着屈楚就是一次扑咬。

    屈楚当仁不让的气势猛涨,暴喝一声武魂火鼎猛然幻化变大,飞速旋转,“蓬”一声将蛟龙的脑颅轰开,紧接着屈楚左拳一横,隔空就是一次魔音拳!

    “嘭!”

    火蛟一声哀嚎倒地,但依旧不死,巨大的尾巴犹如尖利长鞭一样横扫而过。

    屈楚右臂一横,火鼎再次透体而出,以鼎壁来格挡火蛟的攻击,一声爆鸣,火鼎出现了一丝丝裂纹,但蛟龙更惨,一整条尾巴已经血肉模糊了。

    “唔……”

    屈楚惨哼一声,武魂与本体本就是一体,火鼎受创就等于他自己受创,鲜血已经从嘴角溢出,为了杀这头火蛟,他自身的受创也不低。

    火蛟的怒吼声中,强大的生命力支撑着它继续扬起利爪扑向屈楚。

    屈楚连连后退,他要利用魔音拳的隔空攻击效果攻击这头野兽的要害,否则就算是杀掉火蛟,自己大约也就只剩下半条命了。

    这时聂欢终于看不过去了,低喝一声,青葫透体而出,意念动处,青葫武魂飞速而出,一条条葫芦藤破地而出,是根须缠绕技能,“沙沙”的缠绕住火蛟受伤的腿部,但火蛟的力量太强,嗷嗷的怒吼一声,奋力将葫芦藤给挣断。

    “唔……”

    聂欢浑身一痛,武魂受创了,虽然说葫芦藤的韧性很强,但是比起这9000年灵兽的力量似乎不值一提。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为屈楚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等到火蛟回头的时候,屈楚已然爆发一次魔音拳,空气中传来尖啸声,“蓬”一声巨响,火蛟的眼球直接被轰裂开来,屈楚一不做二不休的提剑闪电般掠过,连续三次雷击斩!

    “咔咔咔……”

    血肉迸溅,下一刻,火蛟巨大的头颅飞落在地,鲜血乱喷,这头9000年的灵兽就这么被干掉了!

    ……

    “太好了!”唐小汐喝彩笑道。

    屈楚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冲林猎户啦点头致意,随后说:“汐郡主,快点吸纳火蛟的野兽之灵吧,吸纳到适当就停止,不然身体会承载不了!”

    “嗯!”

    唐小汐点头,盘膝坐在火蛟的尸体旁边,释放出武魂火狐,那火狐叽叽的大叫着,贪婪的吸纳着火蛟的灵气,一团团火焰氤氲起来,将唐小汐与火狐包裹在其中,几乎看不真切。

    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忽然唐小汐“呜啊”的惨哼一声,竟晕厥在地,一丝丝烈焰从她的口中飞出。

    “怎么了?”聂欢大惊。

    屈楚更是脸色苍白,浑身都在战栗着,一旦唐小汐有个三长两短那还了得?沧澜公唐澜的唯一孙女,真正的掌上明珠,她有事的话,自己这条命就难保了!

    “火蛟的野兽之灵太强,小汐吸纳太多了,她的身躯承载不了了,需要用冷水来冷却,快!”

    屈楚猛然俯卧在地,听着大地里的脉动,随后翻身而起,道:“内环,用你的步法抱着汐郡主去正南方五里外,那里有一片湖泊,快点!”

    聂欢急忙沉身抱起唐小汐,但就在抱起她的一刻就感觉抱着的一片炭火,灼热无比。

    “用你的武魂抵御热量,快走!”

    聂欢急忙召唤青葫,果然,小葫芦能够减少不少热量,但依旧非常难熬,发动星步,飞也似的冲向了南方的湖泊,屈楚的奔行速度略逊一些,大声道:“到了湖泊里就抱着她跳进湖水里,脱掉她的衣物,快点,不要犹豫!”

    “嗡……”

    聂欢的脑门一片空白了,难道这种好事今天被自己碰到了?

    但来不及胡思乱想,怀里的唐小汐命在旦夕,不管以后会跟她发生什么,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她死掉。

    ……

    很快湖泊出现在眼前,聂欢纵身一跃,带着火焰与唐小汐一起坠入湖水之中。

    “噗嗤!”

    犹如火球落水一般,迅速脱掉唐小汐的衣服,很快的,这位美丽郡主就几乎以体的姿态出现在聂欢怀里,她异常的痛苦难熬,不自觉的伸长双臂抱住林沐雨的脖颈,因为她感到聂欢的武魂穿透一阵阵凉意,那是她需要的东西。

    四周水蒸气升腾而起,几乎看不真切一切。

    此时的林沐雨更加难熬,美丽的郡主就这么贴在自己怀里,甚至能感到她一双骄傲的酥胸紧紧的压在胸口,那种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

    完了,沦陷了!

    汹涌的火劲从唐小汐体内涌出,聂欢只能依靠武魂来卸劲,但万年火蛟的火劲何其强悍,岂是区区一个一层的青葫就能卸得掉的,炎劲迅速在湖水中肆虐开来,“滋滋”的声音中湖水不断被蒸发,转眼间一整片湖泊都仿佛快要沸腾了一般。

    ……

    “呜……”

    唐小汐一声嘤咛从昏厥中醒转过来,但只觉得五内俱焚,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着火了一般,她哪儿会知道火蛟的野兽之灵会这般的暴烈,更没有想到自己不听屈楚的话多吸纳了一些就足以致命,此时睁开眼却只看到聂欢抱着自己,紧闭着眼睛,胸前的衣襟几乎已经被烧得焦黑了,一层淡淡的青葫武魂光泽笼罩着他,如果没有青葫,恐怕这家伙就已经被烧死了。

    低头再看自己,一不不挂,瞬间唐小汐芳心乱颤,羞得脸蛋通红,但抬头看着内环闭眼卸劲的样子,却不自觉的有些感动,刚想说什么,一股炎劲涌上灵台,便再次昏厥在聂欢的怀里。

    不知何时,屈楚已经来到了湖边,看着一对年轻男女在湖水中相拥在一起,却没有去阻挠,反倒是在心中一声叹息:“这般的缘分,可如何了得?”

    又过了一会,屈楚遥遥的说道:“聂欢,坚持住,郡主的性命已经在你手中了,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住!这对你来说也是一种修行,可以大幅度提升你的武魂强度,知道了吗?”

    聂欢没有说话,此时的他想不坚持也不行了,自己已经和唐小汐拴在一根绳子上。

    ……

    火蛟的炎劲实在太毒辣,转眼之间连续涌起七八次,渐渐地,青葫武魂的尖端已经被灼烧得有些焦黑了,武魂与修炼者本为一体,聂欢喉头一甜便是一口鲜血涌出,顺着嘴角流淌在胸前,大脑里变得空白,精神也快要崩溃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放弃!

    他咬着钢牙,一身不服输的傲骨怎么会轻易屈服,强忍着武魂受创也继续为唐小汐抽离过量的火蛟灵力。

    这时间足足过了近两小时,湖泊中的水已经被蒸干了一半之多,甚至湖水只能蔓延到林沐雨和唐小汐的脚踝位置,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向这片湖泊里泄去火劲。

    终于,唐小汐呜咽一声,再次醒来,这次终于感觉到体内的热力被控制了下来,她轻轻一发力,火狐武魂也从沉睡中醒来,叽叽的伏在她的肩头。

    反倒是聂欢闷哼一声,终于支撑不住双膝跪在了泥泞之中,呜哇一声,又是一口血吐在湖水中,将原本还算是清澈的湖水给染红了。

    唐小汐又羞又急,聂欢跪倒的那一刻身体几乎是顺着她倒下的,脸颊擦着自己的娇嫩双峰滑落,那种触觉是她从来没有领略过的,一时间霞飞双颊,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聂欢将脸颊靠在自己的小腹上,越看脸蛋越红,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焦急道:“沐沐……你没事吧?沐沐……”

    遥遥的,屈楚取出了马背上的行囊,“哗”一声丢过去一件衣物,大声道:“郡主,穿上干净的衣服,将聂欢带上岸,他的武魂受伤很重。”

    “嗯!”

    唐小汐迅速披上一件精致的青色斗篷,随后抱起聂欢,发动武魂之力,一步纵跃就已经带着他来到了干燥的岸边了。

    ……

    聂欢昏厥不醒,唐小汐换上一身新的衣衫之后,焦急问道:“屈老……他没事吧?都怪我……都怪我,不然他不会这样的……”

    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屈楚看了一眼唐小汐,心中暗暗计较,唐小汐的身份实在是太显赫了,帝国两大元勋之一沧澜公唐澜的孙女,当之无愧的掌上明珠,按理说聂欢只不过是一个平民,一个平民为唐小汐这样的贵族而死,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唐小汐现在的表情快要哭了,难道她对这小子……

    屈楚不敢继续想下去了,身份尊贵的天子娇女爱上穷小子,这种事情可不美好,结局大多都是悲剧,屈楚可不希望聂欢和唐小汐最后也落得这个下场,与其如此,倒不如现在就斩断他们的牵连。

    “汐郡主。”

    屈楚柔声道:“我们出来的已经够久了,聂欢现在也受了重伤,他的武魂中蕴含着许多火蛟的火劲,无法驱逐出来,他的修为也算是废了,我们带他回银杉城吧,给他一些金币算是补偿,怎么样?”

    唐小汐一下就愣在了那里,惊愕的看着屈楚,咬着红唇,直呼其名的厉声道:“屈楚!”

    “郡主……”屈楚急忙单膝下跪,尊卑有别,他明白自己的身份与地位。

    “我命令你,一定要救活聂欢,否则我绝不会跟你回帝都!”

    “是……”屈楚心中暗暗一声叹息,知道自己当不成斩断情丝的这个恶人了,也罢,救就救吧,反正聂欢受伤也与自己脱不开干系。

    ……

    “聂欢的青葫只有一层,力量再强也有限,已经被火焰灼伤得几乎废了,即便是救活了也无法再用武魂,这没有什么办法了,除非是……”屈楚有些束手无策。

    唐小汐咬着红唇,双眸之上蒙上一层水雾,道:“除非是什么?”

    屈楚继续道:“除非我们现在就能拥有一只年龄至少在5000年以上的水系灵兽的野兽之灵,以水制火,这样才能治愈他的青葫武魂,但是5000年以上的水系灵兽又不是满地乱跑,想找到谈何容易啊?如果我们身在兰雁城,或许在寻龙林里可以轻松找到这样的灵兽,但这里是七星森林,灵兽的种类远远不及寻龙林啊……”

    “那……那怎么办……”唐小汐缓缓的跪在聂欢的身体旁,脑海中忆起他抱着自己拼命卸掉炎劲的样子,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夕阳西下,湖水居然涨潮了。

    “咦?”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