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57 巅峰对决

557 巅峰对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汐郡主,你觉得少城主的武魂修为如何?”屈楚品了口香茗,笑着问道。

    唐小汐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遥遥看着远方的比武场,说:“武魂的强度倒是不错,区区的六等雷锤修炼到这个程度也算是不错,只不过他出手太残忍了。”

    一旁,华天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

    唐小汐说话压根就没有在意这位城主的感受,华天与其子一样,都是雷锤武魂,第六等,唐小汐说这种话就是对雷锤的羞辱,然而,唐小汐身怀第二等火狐武魂,这倒是让华天无话可说。

    况且对方的身份太过于显赫,他也得罪不起。

    沧澜公唐澜,治下属地七海城是帝国七大名城之一,人口近百万,远胜于银杉城这样的小城,而且七海城之外,唐澜还坐拥数十座城池,无论权势还是地位都要远远在华天之上。

    ……

    接连击败了12位对手之后,华纨脸上的得意之色愈发浓郁,忽地转身走向了武台边缘,单手一指聂欢,道:“聂欢,你这个卑贱的平民,修炼了三天之后,现在该是你挑战我的时候了吧?”

    聂欢一咬牙:“好!”

    但就在这时,楚瑶忽然按住聂欢的肩膀,说:“阿雨,你不是他的对手,让楚瑶姐先上去看看。”

    “等等……”

    不等聂欢说完,楚瑶骤然一个纵跃就上了比武台,手里握着双匕首,充满敌意的看着华纨,淡淡道:“来吧!”

    华纨不禁哈哈大笑,一双眼睛色眯眯的在楚瑶的胸臀间扫来扫去,说:“我倒是谁,原来是楚瑶,怎么,你已经迫不及待想当我的第七房侍妾了吗?”

    “无耻!”

    楚瑶一声娇喝,紫貂武魂发动,加持在双匕首之中,骤然冲了过去,匕首连续三次快速挥动,华纨的冷静程度远远超过楚瑶的想象,细剑仿佛柳条勾动春风般的将三击尽数化解,暴喝一声,剑刃之上浮现雷锤武魂。

    “砰!”

    楚瑶不忿,缓缓站直身躯,紫貂武魂继续加持在双匕首上,眼中涌出恨意。

    “楚瑶姐,下来!”聂欢大声命令着。

    楚风也大声道:“阿瑶,快点下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啊……”

    华纨吃痛,脸色都已经开始变形了,怒吼道:“给你脸不要脸!”

    说着,左臂扬起,浩瀚的雷锤武魂蓄满力量就重重落在楚瑶的胸前,“嘭”一声,紫貂的光芒飞散,楚瑶更是受了重伤跌退数米。

    “死!”

    ……

    “嗖!”

    楚瑶几乎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忽然一道人影闪烁到了身前,熟悉的背影,与熟悉的声音:“华纨,有什么冲我来!”

    聂欢单掌张开,武魂之力呼啸而出,葫芦壁出现在胸前,迅速加持上玄龟甲的力量!

    华纨哪儿管得了那么多,剑刃上蓄满力量就狠狠的刺了下去!

    “蓬!”

    一声巨响,比武场中激得尘土飞扬起来,聂欢连退三步,轻轻撞在楚瑶的怀里,但华纨更惨,被震得手臂酥麻,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利剑:“这……这怎么可能?”

    他无法相信,自己的全力一击为什么会被聂欢挡住,难道是某种妖术?

    “阿欢……”楚瑶惊愕的看着聂欢的背影,此时的她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身影不断的变大,以至于可以完全保护自己。

    聂欢转身,微微一笑:“楚瑶姐,快下台去,你已经败了,接下来的战斗属于我和华纨。”

    “嗯。”她是个听话的女孩,迅速滑落擂台下,楚风则迅速检查她的伤势。

    ……

    台上,就只剩下两个男人了。

    华纨一身的锦衣玉服,与聂欢淡青色的一身素装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而他脸上的暴戾、恨意与聂欢的冷静、从容也形成了极大反差。

    “你这个卑贱的平民!”

    华纨的恨意已经从语言中流淌出来,手中长剑飞速贯注真气,左手则竖起了三根手指,低喝道:“三招!小爷只需要三招就让你跪在地上管我叫爷爷!”

    “如果三招我没有败呢?”聂欢道。

    “那我管你叫爷爷!”华纨怒斥道。

    “不,我要你这样的孙子干什么?”聂欢的一句话引得周围的平民哄堂大笑,围观者大部分都是平民出生,但是对于华纨这种人只是敢怒不敢言,还真没有人像是聂欢这样公然挑衅贵族。

    “那你想要什么?”

    “如果你三招杀不掉我,给我300金茵币,怎么样?”聂欢笑着说。

    “300金茵币?”华纨皱起眉头,他虽然贵为城主,但毕竟300金茵币不是小数目,不过既然话已经放出去了,不接招是不行的,于是硬着头皮道:“好,如果我输了,给你300金茵币,如果我赢了,我要你这条狗命!”

    聂欢一拍手掌:“成交!”

    ……

    华纨已经真的动怒了,将雷锤武魂完全召唤出来,加持在周身,长剑之上更是烈芒闪烁,一道道雷电在上面涌动着,他修炼的是雷系法则的战技,也是从他父亲那里传承的战技,名为“雷鸣诀”,这战技配合雷锤武魂使用更是将绝对力量发挥到极致,这也是华家能在银杉城屹立不倒的原因所在。

    “引雷!”

    一声暴喝,华纨身形闪动而来,剑刃之上拖曳着一条雷光。

    聂欢看得真切,华纨的力量确实比自己现在要强,但绝对强不到哪儿去,硬拼不会吃亏,不过硬拼有些不智。

    骤然间,聂欢的一次坠星步闪到了另一侧,让华纨的一剑扑个空,脚下疾行,聂欢从侧面发动进攻,钢剑之上涌动起一样的雷光,但速度更快、效率也更高,悄无声息的一次雷击斩直接落在华纨的右腿上。

    “噗!”

    瞬间出血,华纨的护身气劲崩散了,一条大约10厘米长的伤口出现在上面。

    “混账!”

    他怒骂一声,力量骤然爆发,大喝道:“雷舞!”

    一道道雷光四散开来,华纨拼命了!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弱点,太过贯注于力量,以至于忽略了速度,而聂欢那诡异的步法正是自己的克星,原本以为志在必得的一击却被内环轻松的躲过,再这么下去,下一击一样会被躲过。

    雷舞恰恰是一个能将雷电力量形成网状攻势的战技,也是自己苦练六年的得意技,这世上能把雷舞完美诠释的人一共有三个,而自己就是其中一个。

    一道道雷光在华纨身周肆虐着,他手中的长剑微微颤抖,力量几乎快要迸发出来,骤然跃起,泰山压顶般的扬起长剑,一剑落向了聂欢的头顶,这次有雷舞的范围力量,聂欢是想躲也躲不过去的。

    不过聂欢也没有打算去躲闪,躲过一时躲不过一世。

    剑刃横在胸前,迅速呼唤武魂,青葫透体而出,幻化变大,成为一个巨型葫芦保护在身前来抵御雷舞的入侵,同时一咬牙,暴喝一声:“玄龟甲!”

    “嗡嗡”的一道道火焰飞起,凝聚为火红色的玄龟甲出现在葫芦壁上,玄龟甲是纯火焰力量,属于不导电的物质,自然能够完美防御对方的攻击了。

    华纨再次看到这火红色的龟甲防御,忍不住心底一颤,但依旧狂猛的将这一剑给劈了下去,他太恨了,恨这小子让自己在银杉城那么多平民面前出丑,恨聂欢让他在父亲面前出丑,以父亲的严厉,一旦自己输了,恐怕接下来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蓬!”

    一声冲天巨响,华纨的雷舞一击完全在葫芦壁上崩散开来,这一剑居然没有斩破玄龟甲的防御,可见玄龟甲到底有多硬!

    就在雷舞战技力量耗尽的那一刻,聂欢骤然上前,手肘猛烈撞击在华纨的下巴上,同时右腿重重抬起,直接顶在他的小腹上。

    重击之下,这位少城主断线风筝般的飘了出去,但这并不足以让他落败,内环也不想再跟他多纠缠什么,一声断喝,双腿仿佛站桩的落地,左拳横扫一个弧线,尖啸声响起,大约五成力的一击便浩然轰了出去!

    魔音拳!

    “嘭!”

    一声闷响,胸前传来千钧之力的闷拳攻击,华纨软软摔落在地,一声不吭,居然硬生生的被打晕了!

    ……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这便是他打伤了楚瑶的下场。

    少城主华纨,三招内被完败!

    ……

    场中一片寂静,城主华天握着铁拳站起身,充满惊愕的看着比武台上昏倒的爱子。

    “他果然胜了!”

    唐小汐也站起身,嘴角一扬,说:“屈老,您的教诲确实能够改变一个人。”

    屈楚哪儿能搭话,他心知肚明,那小子之所以会进境如此神速,这与他本身是有关系的,于是便说:“那是因为他自己练习勤苦。”

    ……

    过了足足近两分钟后,终于武台周围响起了一片喝彩声,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聂欢是个平民的身份,一个平民在没有导师的情况下居然能击败少城主华纨,众人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但一想到往日里耀武扬威的少城主,这群人还是打心底觉得高兴。

    “华天城主,该宣布了。”屈楚道了一句,似乎他不说的话,华天是不愿意把特赦令转交给胜者聂欢的。

    “不急,再等等,看看有没有挑战者。”

    “嗯,好!”

    结果又等了大约一个小时,依旧没有人愿意上台挑战聂欢。

    唐小汐也催促了一句:“华城主,快点宣布吧,我还要赶路回兰雁城呢!”

    “是,郡主。”

    华天倒也爽快,纵身跃下了看台,从华纨的腰间掏出了特赦令,恭恭敬敬的捧着特赦令来到了台上,朗声道:“聂欢,特赦令是帝国灵药司颁布的圣物,是炼药界的至宝,希望你能把我们炼药师悬壶济世的精神发扬光大,不要枉费了这枚特赦令了。”

    “谢谢城主大人。”聂欢接过特赦令,并且感谢了一句。

    华天的目光中带着激赏,轻轻一拍聂欢的肩膀,笑道:“小小年纪就有这般不俗修为,真是不简单,希望你继续努力,成为一位伟大的药王,甚至是药神,让整个银杉城乃至整个帝国都以你为荣!”

    “谢谢!”

    ……

    客套了两句,华天命令侍卫将受伤昏厥的华纨带下去,用宁神花的香来熏醒他。

    聂欢走下台的时候,楚风、楚瑶、罗开等百灵药铺的人欣喜的道贺,特别是楚瑶,简直比自己夺得特赦令还要欢欣。

    当聂欢抬头看的时候,却发现看台上的屈楚、唐小汐都已经没了身影。

    等到应付完众人的道贺之后再出城主府,也没有看到唐小汐的身影,便问一旁的侍卫道:“汐郡主和屈老,他们在哪儿?”

    “已经走了。”侍卫笑吟吟的说道:“恭喜你啊小子,你居然击败了少城主,真是年少有为!”

    “已经走了啊……”

    聂欢有些落寞,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唐小汐似乎有意在躲着他,竟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相见,正在他若有所失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马蹄声,只见一名胸前绣着紫茵花帝国徽记的护卫翻身下马,手里捧着一块白色丝帕,道:“聂欢!”

    “在,你是?”

    “我是汐郡主的侍卫,你忘记我了?”他恭敬的将丝帕双手捧上前,道:“汐郡主走得匆忙,命令我将这个东西赠送给你。”

    “这是?”

    打开丝帕,却见一块火红色的铁质令牌,上面雕刻着一个古朴的“唐”字。

    “唐门铁令!”侍卫微微一惊,道:“没有想到郡主居然会把随身携带的唐门铁令赠送给你,全天下可只有一共三块啊!”

    聂欢捧着这沉甸甸的令牌,却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唐小汐把这个令牌送给自己,想必是一片苦心。

    “她……她没有留下什么话吗?”

    “有。”

    侍卫声音低沉,道:“她说,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手持唐门铁令到兰雁城去找她,如果她不在帝都,就一定在七海城,你在那里就能找到她。”

    “多谢了!”聂欢一躬身。

    侍卫则行了个帝**礼,左手握拳低垂、右手掌形横于胸前的躬身礼,这是一名军人。

    这时身后传来罗开的声音:“阿欢,你怎么跑到外面来了,城主大人正在找你,说是今天晚上将会在城主府举行晚宴,宴请全城的炼药界精英,你和阿瑶都在邀请之列呢!”

    “嗯,我马上来。”

    将唐门铁令揣进怀中,这古朴的铁块上居然传来一股淡淡暖意,就仿佛还带着唐小汐的体温一般,聂欢胡思乱想着,会不会是那个侍卫的体温?瞬间就觉得凌乱了。

    ……

    城外,唐小汐回眸看向银杉城。

    屈楚在旁并不道破,说:“郡主,可以的话,忘了他吧。”

    唐小汐脸蛋微红:“屈老为什么说这种话?”

    “那小子,体内沉睡着恶魔。”

    “……”

    唐小汐蓦然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来回应。

    ……

    日落之后,城主府依旧灯火辉煌。

    晚宴大约40多人参加,聂欢、楚瑶、楚风都在其中,至于王郢、罗开等人则不在邀请之列,席间,华纨的手臂包扎了两处,不时的向猎户啦投来灼人目光,仿佛要瞬间杀掉他一般,反倒是城主华天显得大度多了,举杯敬酒之后,道:“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城主大人?”众人纷纷问道。

    华天清了清嗓音,道:“就在一个时辰前,我收到了帝都灵药司送来的羽书,今年将会从我们银杉城选出一位德高望重的炼药师进入灵药司,担任长老之职。”

    “天!”一名老药师愕然道:“进入灵药司任职?这……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啊,不知道哪位炼药大师有这等的荣耀?”

    华天道:“大家可以自行举荐,贤者自是可以进入灵药司的,上面的要求只有一个,必须在大药师以上,能炼制6级药剂。”

    老药师点点头:“原来如此,可惜老朽老了,怕是走不了那么远了。”

    华天微微一笑:“王老先生,你可有举荐的人选?”

    老药师不禁一笑,说:“老朽举荐百灵药铺的楚老,楚老一生专研炼药学,况且这几日又炼制出了6级药剂,大器晚成,其弟子聂欢更是青出于蓝的夺取了特赦令,所以,楚老去灵药司担任长老最为合适,城主大人以为如何?”

    华天沉吟一声:“不知楚老的意见如何?”

    “这……”

    楚风愕然,道:“我的孙女楚瑶和一帮弟子都在银杉城,老朽自然是想去灵药司,可是……可是我也放不下银杉城的这些弟子们啊!”

    华天失笑:“楚老多虑了,聂欢、楚瑶都是银杉城炼药界新一辈中的佼佼者,我已经打算送他们进入银杉城灵药司分部深造,他们的一应食宿等都会从银杉城府库中拨取钱粮来供足,楚老大可不必多虑了,有我华天在银杉城,就绝不会让他们有所闪失。”

    楚风一生专研炼药,此时更是有机会进入灵药司这个炼药界圣殿,岂会不高兴,一时间举足不定,极为为难。

    “爷爷,放心吧,我能照顾好阿欢的!”楚瑶笑着说。

    聂欢也笑了:“爷爷放心,我会照顾好楚瑶姐,您安心的去灵药司吧,那是您该去的地方啊!”

    终于,楚风做出了决定,抱拳道:“那多谢城主大人提携了!”

    华天点头:“嗯,今晚就回去收拾一下,我会邀请银杉城驻军的宁将军率领百骑护送你去帝都,务必保证你一路上的周全!”

    楚风:“谢过大人!”

    ……

    夜晚,楚瑶为爷爷收拾行装,一边收拾一边叨念着:“爷爷的老烟斗……唔,不给他带了,年纪那么大就不要再抽烟了,咳嗽一直也不见好!这里……爷爷的通脉图,这个要带上,还有爷爷的护膝,他那次爬山摔倒了腿骨,阴天下雨时就隐隐作痛,需要裹着这个,还有还有……”

    聂欢也在一旁帮忙收拾着。

    过了许久,终于楚风出现了,从卧室里抱着一个沉重的铁柜子,轻声唤道:“阿瑶、阿欢,你们两个过来。”

    两个小辈坐在对面,表情严肃。

    楚风不禁一笑,说:“明天爷爷就要帝都了,这一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这百灵药铺是我们楚家几辈人的心血,今后就交到你们两个的手里,这里是药铺这些年积累下来的钱,不多,也就三十多金茵币而已,你们要省着点花销。”

    说着,楚风道:“原本……我还打算用这些钱为阿瑶置办嫁妆呢,如今我这老头儿却要一个人去兰雁城了……”

    楚瑶心头一酸,眼睛在眼眶里打着转:“爷爷,你别说了,阿瑶不要嫁人……”

    “说什么疯话呢!”楚风笑着说:“怎么能不嫁人,你爹娘可都在天上看着呢,自从你哥没有消息之后,我们楚家传后可就全指着你一个人了。”

    楚瑶脸蛋都红了:“爷爷!别说了……”

    聂欢在旁暗笑,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

    深夜,楚风爷爷早早的睡了,聂欢则和楚瑶在院子里摘药草。

    “阿欢,爷爷即将去灵药司了,我们以后该怎么办,你有什么打算没有?”楚瑶忽地问道。

    “楚瑶姐,你想进入银杉城的灵药司修炼吗?据我所知,那灵药司位于城主府内,就连守卫都是城主府的人。”聂欢眼中射出一道精光,道:“虽然城主大人看起来为人还不错,但是他的儿子华纨却不会善罢甘休。”

    “我还是要进银杉城灵药司!”

    楚瑶咬着红唇,目光非常坚定:“如果我不去灵药司,那百灵药铺的生意依旧会不愠不火,而且爷爷都去帝都灵药司了,我不想让爷爷失望。”

    “那好吧,我会保护你。”

    “嗯。”

    ……

    翌日上午,来到灵药司,负责接待的是一个大约50岁上下的人,身披黑袍,手里捧着一剂药水,笑吟吟道:“聂欢、楚瑶,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我叫陆斌,负责引领你们进入灵药司。”

    聂欢在银杉城名声大噪,和楚瑶一起受到了灵药司的邀请,对年轻一辈的炼药师来说这确实是一种难得的殊荣。

    陆五一边带路,一边多看了一眼楚瑶,说:“好多年没有那么年轻的炼药师进入灵药司了,真是难得,灵药司的作坊分为:采药坊、选药坊、炼药坊,你们两个被安排在炼药坊里做事,负责淬炼药元和熔炼药剂,工作量也不是很大,每天炼制出40瓶三级以上的药剂就可以了。”

    楚瑶点头一笑:“知道了,谢谢陆叔叔!”

    “不用谢,我这就带你们看看房间与炼药坊的工作地。”

    “好!”

    ……

    进入炼药坊,这里已经有三十多名炼药师在工作了,上到大药师、下到药师,主要炼制的药剂都是金疮药、疗伤药、石肤药剂等供应战争的药剂,当聂欢、楚瑶两个年轻后辈进入炼药坊的时候就引起了一阵嘘声,这些炼药师专研炼药,根本就没有关注外面发生的情况,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聂欢这个人。

    “聂欢!”

    一名药师指了指一旁的工作台,说:“你是炼药师吧?这里有一些地龙草和血参,你帮我提炼一下药元好不好?我要炼制一些4级疗伤药。”

    聂欢温和一笑:“不必了,我想炼制40瓶石肤药剂就结束今天的工作。”

    “什么?石肤药剂?”药师皱眉道:“你有本事淬炼黑铁木的药元?”

    聂欢不再多说话,只是走了过去,捡起一棵大约一米多高的黑铁树,随后张开手,精纯的真气涌动,凝华手迅速剥离黑铁树的外壳,不多久后,一粒粒细小的黑铁树药元便已经缓缓升腾而起,在他的牵引下落在药盘之中。

    整个过程用了不到十分钟,聂欢自己也微微感到意外,想必一定是因为自己修为的提升,所以凝华手淬炼药元的效率也大幅度提升了,而周围的一群炼药师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居然能淬炼黑铁树药元。

    不多久,40瓶石肤药剂新鲜出炉。

    “陆长老!”先前的药师一脸不忿的指着聂欢,说:“这个叫聂欢的小子花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炼制出40瓶石肤药剂,明显是偷工减料,我怀疑他的药剂连七品都不到,这会败坏我们灵药司的名声,这些低劣药剂到了军队里,简直是在害人!”

    陆五素来知道炼药坊里的炼药师一向明争暗斗,同时他也知道聂欢的本事,便眉头一扬:“是吗?王药师,你去检测一下这些石肤药剂的品阶,如何?”

    “是!”

    王药师用鉴定棍探进一瓶石肤药剂中,下一刻,他就已经目瞪口呆了,嘴巴张得大大的:“这……这怎么可能是一品药?”

    陆五冷哼一声:“有道是后生可畏,王药师,你该多跟着聂欢学习一些。”

    “是……是,陆长老……”

    ……

    聂欢完成工作之后便来到了楚瑶的工作台旁,却见楚瑶努力的炼制着4级的疗伤药,显然楚瑶也从药神典上得到了许多益处,淬炼药元的动作娴熟与巧妙了许多,并且配方也非常科学,大约一个时辰左右,炼制出了47瓶疗伤药,鉴定师验证之后,均是六品到三品之间,这让聂欢微微感到意外。

    看来是自己太小瞧这位楚瑶姐了!

    二人的住处距离城主府很近,甚至是直通城主府的,十几分钟后,在一处宅院前停下。

    “到了。”陆五说道。

    楚瑶愕然,吐了吐舌头,笑问:“是不是走错了,我们只不过是小小的炼药师,这里……这里是属于城主府的宅院了吧?”

    陆斌微微一笑:“华天城主不但是城主,也是银杉城灵药司的大长老,而聂欢已经是公认的炼药界不世出的英才,所以给你们安排这么一座特别的宅院,请不用客气,否则就寒了城主大人的心啦。”

    楚瑶还要再说什么,聂欢却知道多说无益,于是道:“楚瑶姐,既来之则安之,住在这里也不错。”

    “那,那好吧……”

    ……

    夜幕降临时,佣人送来了饭菜,很丰盛。

    吃完之后,楚瑶回房修炼银针之术去了,她的房间与聂欢被院子隔开,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而聂欢则伫立在院子里,一次次的运行真气来发动雷击斩、魔音拳,同时也不断的修炼强化自己的武魂葫芦,夜色更浓一些的时候,取出四把飞刀来,练习暗器!他知道自己不够强,面对更强的对手时就必须要用非常手段,暗器就是非常手段之一。

    城主府内暗流涌动,谁知道还有多少危机在等待着自己呢?

    “咻!”

    飞刀猛然飞出,在空中划出激烈的声音,随后火花迸溅,打在了假山的岩石上,深入其中,却不会再飞回来了。

    聂欢皱了皱眉,飞刀最大的缺点不是回旋轨迹,而是一旦命中目标,受到冲击力之后可能就不再回来了,用什么手段才能自由操控飞刀呢?

    苦思冥想了许久,忽然心中一动,飞刀的运行轨迹依靠于力量与空气波动,而自己的魔音拳不就是可以改变空气流动的手段吗?或许,魔音拳倒是可以和暗器结合一下。

    想到这里,马上就开始练习起来。

    第一次飞刀出去,拳风一凛,远处空气中爆发出魔音拳的力量,但似乎效果不明显,把飞刀给击落了,那是因为角度与力度还不够。

    反复尝试,终于在上百次发出魔音拳之后,“嘭”一声空气波荡中,飞刀的轨迹改变了,速度不变的飞向另一个方向,刺入石墙之中,一次小小的成功却让聂欢欣喜不已,魔音拳配合暗器飞刀的可行性已经得到了证实。

    傲然伫立在冷清的庭院里,聂欢的身姿更加显得英挺,他闭着双眼,心神合一,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明镜止水的境界,感应着飞刀的运行轨迹,仅仅依靠耳朵来听声辨位,猛然一拳打出,魔音震荡,飞刀转向加速飞去,随后又是一拳,飞刀的飞行轨迹再次被改变,他已经似乎摸清了运行轨迹与魔音拳力道、角度、时机之间的关系了。

    ……

    正沉浸在修炼中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了轻轻的拍掌声,一个女子的声音而院门处传来:“好俊的功夫,不愧是三招击败少城主的人!”

    聂欢扬眉一看,却发现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站在那里,她的衣物很简单,轻薄如纱,将玲珑曲致的体态勾勒得极为诱人,而且,她轻轻倚靠在门上,更显得妖娆迷人。

    “你是?”

    “我叫香湘!”

    她笑吟吟的走上前,一步一步如同猫儿般灵巧,一双美目直勾勾的看着聂欢,笑道:“奴家是城主府的侍婢,受少城主之命来伺候公子。”

    聂欢皱了皱眉,没来由的感觉到一些厌恶:“你回去吧,告诉华纨,我不需要。”

    “是吗?”

    香湘的一双美丽眸子仿佛读懂人心一般,说:“漫漫长夜、孤枕难眠,公子难道真的不需要一个枕边侍寝的女子吗?哦,一定是那位叫楚瑶的女子,对不对?可惜,她是公子的师姐呢,她大约是没有办法在您床头侍候左右吧?”

    说着,香湘走到房间门那里,推开门就径直而入,道:“不管公子怎么样,我今天晚上必然要睡在您的床上。”

    她一回眸,脸上带着淡淡的阴暗:“不然,后果是我无法想象的。”

    这算什么意思?

    聂欢愕然,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霸王硬上弓吗?这……是不是反了啊?好歹也应该是自己主动吧?

    但事实上,这香湘无论是身段还是容貌都是上上之姿,少城主华纨在挑选女人这方便诚然是个中高手,这一点不得不承认。

    香湘就靠在房门上,巧笑嫣然,道:“公子,你的那飞刀叫什么名堂?”

    “没有名字,只是暗器。”

    “哦,那么你那隔空能爆炸的拳法叫什么?”

    “魔音拳。”

    “嘻嘻。”香湘撅起小嘴笑兮兮道:“虽然我不谙武学,但是我也能看得出来,你是在用魔音拳来改变飞刀的路线,这样达到杀人无形的目的,是不是?”

    “对。”聂欢昂然一笑:“香湘,你是华纨派来监视我的吧?就算你看懂我武学的名堂也没有什么用,我依旧可以轻松击败华纨的。”

    香湘将一条修长的雪腿轻轻抬起,轻抚膝盖,笑道:“公子多虑了呢,香湘只是来给公子侍寝的,至于修炼什么的,我不感兴趣,哼……”

    她轻轻一颔首,说:“如果我习武的话,恐怕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任人鱼肉的地步了,公子你说对吗?”

    聂欢当然不会相信她的话,冷哼一声继续修炼飞刀、魔音拳的组合攻击。

    香湘看了一会,忽然打了个呵欠,笑道:“公子,夜深了,香湘上床了哦,奴家在床上等你,绝不会穿任何衣物,您累了就来休息吧,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聂欢没有回应,这香湘确实是尤物,但这刚好是对他心性最大的磨炼。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