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 遇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巨石嶙峋纵横在山脉之间,苍劲的青松傲然立于巨岩之间的松土之上,使得这条连绵不绝的山脉犹如蜿蜒的巨龙般盘踞在七星森林中,由于刚下了一场大雨的关系,枯树上已经生出了一朵朵紫红色的木耳,散发着异人的芬芳。

    巨岩之下,两个身穿破烂甲胄的流浪佣兵提着一刀一剑奋力行走着,两人分别叫王大、陆三,银杉城边境的流浪佣兵,时常在酒馆里接纳一些杀人的任务,在生意平淡的时节里也经常干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这就是流浪佣兵,一群不受帝国律例约束的疯子。

    第一代开国大帝在创建帝国时为了保证帝国的尚武精神,曾经便发布诏令,但凡脱去了武衣、披上灰袍的人都可以成为流浪佣兵,流浪佣兵杀人将不受帝国律例约束,但允许被追杀与悬赏,于是杀人成风,成就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帝国人人尚武,也让圣堂里从来都不缺乏能征善战的勇士充当军队将领。

    帝国版图以北是辽阔的北漠,居住着野蛮的牧民,南方则是居住于荒野丛林中的蛮族,均是不好惹的对手,然而这些种族却对秦帝国俯首称臣,最大的原因就是帝国尚武,强大的军队是其余种族所根本无法抗衡的。

    ……

    王大将长刀夹在腋下,缓缓拖行,却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是一张悬赏令,他皱皱眉说:“我们是不是追丢了,不然怎么会三天过去了却依旧没有找到这个叫聂欢的小子。”

    陆三摇摇头,道:“不可能追丢,我的柴犬武魂的嗅觉是天下无双的,很快就一定能追上。”

    王大忍不住讥笑道:“你那劳什子柴犬武魂不过是一只第十等的野狗罢了,居然还敢说什么天下无双,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快点走吧,如果真的能找到林沐雨,一刀劈了他,我们两个这辈子就都衣食无忧了,十万金茵币啊,足够我们在帝国买一个大宅子,再买她二十个姬妾,醉生梦死、夜夜笙歌!”

    陆三冷笑一声,却也没说什么。

    正在这时,忽然后方传来一阵剧烈的脚步声,一人提着长刀冲了过来,声音异常洪亮,大声道:“喂,你们两个站住!”

    王大、陆三立刻停住脚步,看着来人暗暗心惊,气势上已经输给了对手,对方提着至少过百斤的长刀,力量上完全凌驾于二人之上。

    “你们有看到这个小子吗?”来人掏出一模一样的悬赏告示。

    王大眯着眼睛,微微一笑:“没有看到,这位……这位大哥用的一把好大刀,莫非你就是传说中七武圣之一的关阳?”

    关锁笑了:“难得你们居然还认识我,你们也是来猎杀聂欢的吧?”

    “是啊!”王大哈哈一笑,说:“已经不远了,这聂欢就在前方,他可以凭着一把烂剑杀掉华峰、华天,足可见实力极其可怕,既然大家都是一起来猎杀他的,不如打个帮手……一起行动,如何?”

    关锁点头:“也好,多个人,多个照应。”

    王大一脸笑容,却没有注意到关锁嘴角掠过的杀意。

    “那有劳二位带路。”

    “嗯,好!”

    就在王大转身之际,忽然后背一阵火热,紧接着胸口传来锥心的疼痛,低头一看,一道火焰正缓缓的刺透他的铠甲,紧接着就是一截刀锋透心而出,他甚至连叫一声都没有来得及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混账东西,你敢偷袭我们!?”

    陆三大怒,长剑已经如蛇般的刺向了关锁的腋下。

    “找死!”

    关锁的速度何其快,长刀带着王宝的尸体猛然一挥,刀柄“当”一声震开了陆顺的长剑,趋身上前悍然一脚踹得陆三连退数步,长刀拖曳在身后,火焰萦绕的左拳扬起就是一拳轰在陆三的胸脯之上!

    “噗嗤!”

    鲜血迸溅,满是烈焰的拳头透过了陆三的胸口,烈焰瞬间就把对方的内脏烧成一片焦黑。

    关锁缓缓收回拳头,看也不看陆顺倒下去的尸体,淡淡道:“区区一个聂欢,老子还用跟你们这群废物一起平分赏钱吗?”

    提着长刀,绝然而去,速度飞快。

    ……

    “终于找到了!”

    一棵千年枯树上,聂欢攀附在上面欣喜若狂。

    “阿欢,你找到了什么?”楚瑶一头雾水的站在树下问道。

    聂欢拔出钢剑,小心翼翼的挖掘着树上生出来的一株株紫色的木耳,随后木耳啪啪啪的掉落在地,他急忙示意道:“楚瑶姐,不要用手去触碰这些东西!”

    “这是?”

    楚瑶歪头看着这些奇形怪状的木耳,忽然恍然大悟:“天啊,这是一种药草?我在药神典上看到过,好像……毒药,龙舌菌,是不是?”

    聂欢纵身从身上落下,笑道:“没错,就是龙舌菌,这是一种剧毒的药草。”

    “你弄这些龙舌菌做什么?”

    “炼制毒药啊!”

    “炼制毒药?”楚瑶张大了小嘴,用教育的语气说:“阿欢,爷爷教过我们,我们是炼药师,必须秉承悬壶济世之心,怎么能炼制毒药呢?”

    聂欢微微一笑,扶着楚瑶的肩膀说:“姐姐,我们现在不知道被多少人追杀,如果不炼制毒药,我们恐怕就连悬壶济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你要炼制的是什么毒药?”

    “清风醉,7级药剂,随风而散,可以让人神志不清、行动缓慢,而且无色无味,根本就不会被人发现,不过清风醉的配方还需要一剂断肠兰,我一直没有找到。”

    楚瑶辛苦的回忆着,说:“药神典上的药草种类里记载过断肠兰,好像这种兰花只在夜间盛放,香气非常怪异,有些臭。”

    “也快要入夜了。”聂欢看看天空,说:“龙舌菌和断肠兰都是剧毒的东西,既然这里有龙舌菌就肯定有断肠兰,很快就能找到了。”

    “嗯。”

    说着,聂欢用树叶层层包裹住龙舌菌,将其放入包裹内。

    刚刚完成这一切,他忽然警觉了一声,身后传来一阵浓烈的杀意。

    “小心!”

    急忙一掌推开楚瑶,想也不想的转身武魂透体而出,玄龟甲技能加持在葫芦壁上,在身后形成了一道犹如铁壁的防御!

    “嘭!”

    火光迸溅,一柄长刀重重的落在玄龟甲上,竟将玄龟甲劈得龟裂出许多裂纹,光凭这一击就已经可以判断来人的实力犹在华天之上了!

    火焰散尽之后,手持长刀的关锁凛然站在聂欢前方,嘴角带着淡淡笑意,道:“果然不愧是能杀掉华天的小子,有两下子,但是仅凭这点能耐,似乎你也杀不掉华天吧?嘿,看来一定是投机取巧了。”

    “你是什么人?”

    聂欢缓缓拔出背后的钢剑,目光平静的问了句。

    “在下关锁,七星森林的七武圣之一,特来取你和那小姑娘的人头!”关锁抬手掏出一张纸,看看上面的人像,然后又抬头看看聂欢,如此对照了几遍,笑道:“看来就是你了,有什么遗言趁早说,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送给你的。”

    聂欢傲然站在原地,手中钢剑上已经闪烁着一道道的雷光了。

    “狂妄!”

    关锁早就看透,他能感受到聂欢的力量只有38级战宗的水准,而自己则是货真价实的48级战圣,完全碾压对手的力量,下一刻他就已经召唤出武魂,是一头狼形态的兽武魂,狼头浮现在战刀之上,更显得格外狰狞。

    “受死吧小子!”

    关锁怒吼一声,催谷真气猛扑上前,刀锋一转就刺了出来。

    聂欢研习御风剑法多日,对于临场战斗早就有所得,剑法的风字诀发动,速度如电的后退,“铿铿”两声格挡开刀锋的突刺,然而关阳的攻击却连绵不绝,刀柄翻转,凌空就上一次劈斩,并且刀锋上的兽武魂一声咆哮,居然激荡出无数烈焰。

    “砰!”

    聂欢完全进入防御的姿态,被震得连退数步,双臂一阵酥麻,这关锁的力道实在是太强了,他默默运气,“刷刷刷”连续三条葫芦藤破土而出。

    关锁哈哈大笑,长靴猛然踏动地面,火焰四散,将葫芦藤烧个精光,冷笑道:“你只有这点能耐了吗?那就真的要说再见了。”

    聂欢低吼一声,四面八门的葫芦藤迅速冲击过去。

    “狼劲!”

    关锁一样怒吼着,兽武魂咆哮,烈焰在四周喷射着,48级战圣的实力着实了得,仿佛要引起一场大火一般,火光照耀的傍晚的天色犹如白昼,而聂欢的葫芦藤被烧得七七八八,许多都可以成了灰烬,只剩下少数的几条依旧毒蛇般缠绕过去。

    “嘭!”

    气流激荡中,聂欢的坠星步已然发动,疾速冲向了关阳,长剑一掠,雷击斩!

    “做梦!”

    关锁抬起手掌就是一次猛拍,劲道雄浑,竟然硬生生的把雷击斩给震开了,但内环显然不止这点攻击招数,剑刃斜斜的一带,使得关阳的长刀失去了准头,同时坠星步的耀步一纵即逝,长剑已然激荡在关阳的后背之上!

    火光激荡,钢剑不能刺透关锁的护身罡气,他的力量凌驾于聂欢之上太多了。

    “楚瑶姐,阳关穴!”

    就在背部遭到关锁刀柄猛烈一击之际,聂欢也创造出一个绝佳的机会,关阳的空门大开,阳关穴是腰部的弱点穴位,要的就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嗖!”

    一枚银针迅速没入阳关穴中,关锁为之一怔,下一刻一条绿藤破土而出缠绕住了他,绿藤之上的荆棘以阳关穴为突破口,不断刺入皮肤之中。

    “混账!”

    关锁陷入狂怒之中。

    堂堂七武圣之一,却居然在两个毛头小子手里吃了那么大的亏,这对于关锁来说简直是平生以来的奇耻大辱。

    刀锋一凛,火焰浓烈的轰向了聂欢。

    但这小子根本就不正面抗衡,一个纵身,脱兔般的离开了攻击范围。

    “走!”

    聂欢拦腰抱住了楚瑶,发动坠星步,一溜烟跑了。

    “别走,你这卑鄙无耻的臭小子!”

    关锁大怒,提起真气,握着长刀急追而去,只是他没有发现,自己被葫芦藤荆棘刺伤的伤口部位正在源源不绝的外泄着真气。

    ……

    足足跑出了近二十里地,聂欢终于不跑了,将怀里的楚瑶放下,转身看着气喘吁吁的关阳,随后缓缓拔出了钢剑。

    “你终于跑累了吗?”关锁冷笑,将长刀举起来,说:“既然跑累了,那就受死吧!”

    聂欢笑了,笑得极为灿烂。

    “沙沙……”

    脚踩草地,纵身而去,聂欢提起全身的真气蓄积在钢剑之上,雷光闪烁,这是他最强的攻击招数,传自于屈楚的绝学——雷击斩!

    “嘭!”

    剑刃在刀柄上激荡出一道道雷光,关锁双臂酥麻,双手居然抓握不住,长刀脱手而飞,他有些目瞪口呆,形势逆转,这小子的真气强度已然在他之上了。

    “怎么可能?”关阳咬牙切齿。

    聂欢冷笑一声,左手在空中一划而过,尖啸声中,魔音刀直冲向关阳。

    关锁急忙俯身冲向了长刀,拾起大刀转身格挡。

    火光迸溅,魔音刀的一击被格挡开了。

    聂欢迅速扬起左拳,“嘭嘭”两次魔音拳在空气中激荡开来,第一击逼迫关锁勉强提起真气来护住身躯,否则魔音拳足以将他的内脏轰碎,而第二击则落在空中回旋的魔音刀上了!

    “咔!”

    魔音刀犹如夜空中的索命阎王,一掠而过,将关锁的脖颈切断了一般,鲜血从动脉中疯狂涌出,他急忙伸手去捂住,但哪里捂得住,就在他的意识即将消失的时候,聂欢淡淡道:“华天也是这么死的。”

    关锁一脸愤怒,颓然跪倒在地,软软的倒了下去,纵横一方的高手,就这么死在了魔音刀下了。

    ……

    接住魔音刀,将其分解为四柄飞刀藏在腰间,聂欢走上前打开了关锁携带的行囊,发现了十几枚金茵币,另外金票两张,分别是100金茵币和150金茵币的,没有想到七武圣之一的人也会那么穷,不过颗粒归仓还是全部笑纳了。

    楚瑶看着地上关锁的尸体,说:“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这样值得吗?”

    聂欢微微一笑:“那是因为我们胜了,否则的话,他会提着我们的头颅去领取十万金茵币的赏金,那时候他才是真正的赢家。”

    “嗯,我们快走吧!”

    “好。”

    结果没有走出太远聂欢忽然停住了脚步,鼻子用力的嗅了嗅,笑道:“楚瑶姐,我想找的东西找到了!”

    “是断肠兰!”楚瑶欣喜不已。

    两个人一起循着气味找了过去,果然在一棵千年古树下寻找到了一株兰花,断肠兰,跟龙舌菌一样都是剧毒,然而这两中药草的药元比一定比例炼制之后却不是剧毒,而是一种叫做清风醉的毒药,只会让人精神麻痹、行动迟缓,倒不是很致命。

    聂欢并不急着炼药,继续带着楚瑶在丛林里寻找。

    深夜时分,找到了另一种草药,聚神花,6级草药,楚瑶在这些天里已经把药神典的记载给记熟,聚神花能够炼制一种叫聚神散的药物,少有的固态药剂,而楚瑶也瞬间明白林沐雨的用意,聚神散能够解清风醉的毒性,所以必须先服用聚神散,然后才能炼制清风醉,否则在炼制过程中恐怕炼制者就已经承受不住毒性了。

    ……

    在山间找了个山洞,干草铺在地上为席,聂欢暗自庆幸现在只是中秋时节,如果入冬的话,那真不知道跟楚瑶怎样才能在这片人迹罕至的丛林里生存下来了。

    白天猎杀了一头野猪,一块肥美的肉被放到了铁锅里煮汤,楚瑶负责饮食,聂欢负责防备与炼药,这已经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一种默契了。

    一堆聚神花被聂欢缓缓的变成药元,利用山泉水炼制成药,聚神花的炼制方式很简单,就是药元与水之间的发酵,但药元必须非常精纯,一般的炼药师根本无法驾驭,而聂欢拥有凝华手,提炼药元的纯度早就已经登峰造极,所以配制聚神散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炼制出两瓶聚神散之后,和楚瑶一人一瓶喝下去,随后开始炼制毒药。

    聂欢小心翼翼的淬炼药元,随后将两种药元混合在小瓶里仔细磨炼,清风醉无色无味,而且两个人服用过解药了,所以也没有太大感觉,炼制了几瓶清风醉都给了楚瑶,聂欢小心叮嘱:“遇到强敌时,就倾洒一瓶在地上,解药聚神散的药效有48小时,我们两个喝一瓶就可以没事了。”

    楚瑶一一照办,不知不觉,聂欢这个小师弟已经成了她的依靠,她也知道,这个神秘的小师弟肯定藏着不为人知的一些东西,但他不说,自己也就不便追问了。

    ……

    这一夜过得很快,第二日,聂欢早早醒来,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趋于饱和了,看来已经达到了39级实力,只需要一个适当的契机就能踏入40级战圣的境界了!而这契机其实很简单,寻找到一头足够强的灵兽,将其杀死,吸纳野兽之灵就能帮助他突破!

    七星森林,多的就是灵兽,这一点不用怀疑。

    现在需要验证一个问题,清风醉对灵兽有没有作用?聂欢玩过的《征服》里,清风醉可是一流的毒药,对玩家十分有效,能够大幅度削弱对手的实力,起到以弱胜强的效果,但如果对灵兽呢?天知道到底有没有用,姑且试试吧!

    这一次来的关阳已经强横到这种地步,下一个会是谁?或许更强,聂欢只是知道一点,自己必须要更加提升,否则依旧无法带着楚瑶走出这片森林。

    刚刚走出山洞,“嗖”一声一枚冷箭袭来。

    聂欢急忙蝶步后退闪过,箭矢直入岩石之中,这射箭的力度可真是够大的,他急忙抬手拔出钢剑,低声道:“姐姐在这里等我!”

    下一刻离弦之箭般的冲了过去,丛林中藏着一个猎手,也是一名佣兵。

    “出来!”

    手掌轻轻一扬,一道道绿藤升起,这个佣兵马上无法藏身,丢掉长弓拔出佩剑乱砍周围的葫芦藤,但葫芦藤越来越多,荆棘纷纷刺入他的身躯,他自然抵挡不住。

    “啊啊啊……”

    惨嚎声中,这个只有32级战宗实力的流浪佣兵急忙求饶:“聂少侠饶命啊,我不敢再偷袭你们了,饶命啊,我也不过是为了赏钱而已,没有恶意的啊!”

    “为了赏钱而杀人,这算是没有恶意?”

    聂欢提着钢剑,表情十分平静,他伸手指了指身后的楚瑶,说:“如果我被你偷袭杀死,你会砍下她美丽的头颅吗?”

    “或……或许会……”

    “这就是我要的答案。”

    聂欢淡淡一笑,剑刃猛然一送,直接洞穿了这个流浪佣兵的心脏。

    他不敢仁慈,如果他不杀掉这个人,或许他会召唤更多的佣兵来追杀自己,而且这些流浪佣兵能有几个是好人,更重要的是,必须杀掉这些追杀的人,让后来追杀的人感到心惊胆寒,所以杀便杀了,不必妇人之仁。

    ……

    提着满是鲜血的长剑,林沐雨转身走到楚瑶身边,微微一笑:“楚瑶姐,你会不会觉得阿欢太残忍了,会吗?”

    楚瑶看着他微微发抖的手臂,忍不住的一阵心疼,眼睛红红的说:“不会,我知道阿欢杀人,都是为了我。”

    聂欢没有说话,他又怎么会愿意去杀人,每杀一人,他的恐惧就多一分,每杀一人,他的内疚就多一分,就连睡梦中都仿佛有人要来索命一般,所以进入七星森林之后,他几乎从来就没有好好的睡一觉过,睡眠,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这时候他想起屈楚晚上不睡觉,似乎明白了什么,或许真的每个人的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吧?

    ……

    继续向北方行进,走了大约几十里之后,忽然发现一地腐朽的植物,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样了,聂欢用力的嗅了嗅气味,道:“小心了,这里有剧毒的东西。”

    “会是什么?”楚瑶吓了一跳。

    聂欢笑着安慰:“不用太紧张,我们都服用了聚神散,暂时任何毒液都几乎无法对我们形成威胁,放心吧。”

    “嗯。”

    继续向前走,周围的事物大多都已经枯萎、败坏了,他们距离毒物也越来越近了。

    “小心,到了。”

    聂欢远远的指着前方,那里一株惨淡的红色,笑问:“你猜那是什么?”

    楚瑶张大了小嘴:“不……不知道……”

    “剧毒鸡冠花,植物系灵兽,至少已经2000年的寿命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