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 剧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剧毒鸡冠花……”楚瑶小心的看着远方,她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植物系灵兽。

    聂欢倒是对这种灵兽略有了解,因为在《征服》里他曾经带着同伴们挑战过这个黄金BOSS,鸡冠花别的倒也没有什么可怕,就是可以喷吐火红色的毒液,这一点比较棘手,而在这个世界里,似乎灵兽的特性与《征服》是互通的,或许这一点对自己有用。

    “楚瑶姐,你先别动手,让我去。”

    小心翼翼的握着钢剑踏步上前,2000年的灵兽,力量强度大约相当于50级战圣的层次,所以最好还是不要被毒液迸溅到的比较好。

    “阿欢,你要小心啊!”

    楚瑶抿着红唇,担忧的看着他的背影,但她知道自己不该去帮忙,因为聂欢的跑动速度远胜于自己,坠星步的躲闪能力是许多强者都不可能拥有的。

    ……

    “嘶嘶……”

    鸡冠花虽然是植物系,但行动能力可不差,直径大约一米大小的花盘缓缓的抬起“头”来,它已经感受到危险的来临,发出了犹如毒蛇般的叫声,同时四周草地里也传来了沙沙之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地底蠕动着。

    那是花藤。

    聂欢太清楚不过了,鸡冠花的花藤埋藏在地下,但随时都可以突出地面来缠绕甚至是刺透敌人,不过,在花藤突出地面的那一刻花盘会有“颤抖一下”的预判,大约是因为花藤的力量是来源于花盘的关系吧?

    他紧盯着花盘的动静,双足缓缓的向前行走着,几秒钟后,忽然花盘猛然一颤,地底传来声响,就是现在!

    急忙发动坠星步,“哗啦”一声人影向着一侧闪过,地底窜出一根花藤来,上面满是毒刺,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并不停留,飞速移动,手掌一探,从背后取出了魔音刀,迅速投掷出去,尖啸声中魔音刀笔直的攻向了剧毒鸡冠花的花盘,那里是指令中心,也是要害。

    “嘭!嘭!嘭!”

    修炼两千年的鸡冠花自然懂得保护自己,一连串的花藤突出地面拦在前方,形成了一道绿藤壁垒,但魔音刀尖啸切入,洒出一堆堆绿色浆液来,直奔鸡冠花的花盘而去。

    “叽叽!”

    鸡冠花居然发出犹如小兽的叫声,花盘猛然张开,喷射出一股火红色的毒液来,速度如电的轰击在魔音刀上。

    “滋滋……”

    魔音刀上马上冒起了一阵阵青烟,仿佛正在被腐蚀一般。

    聂欢看得心疼至极,这可是屈楚留给自己的宝贝,一代名将封弈成的成名兵刃啊!

    隔空一击魔音拳,却被花盘外的无数密集花藤给挡住了,没有办法,一旋身,隔空对着魔音刀轰出一次魔音拳,刀刃迅速折转飞向了右侧,聂欢则提着长剑疾速冲过去,御风剑法的“斩”字诀迅速发动,钢剑乱舞突破花藤!

    “咔咔咔……”

    一片片花藤凌空飞起,连续突破三道花藤屏障之后钢剑之上已经满是雷光,迅速冲向了花盘,雷击斩!

    但没等他近身,鸡冠花再次张开了狰狞的大口,对着他就是一口火红色的浆液,这浆液的喷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形成了一道利箭!

    好在聂欢早有心理准备,左臂一横武魂透体而出,玄龟甲凝聚在葫芦壁外!

    “嗤啦……”

    剧毒浆液迸溅在葫芦壁外,顿时武魂受创,那浆液何止是剧毒,简直还有强腐蚀性效果,玄龟甲转眼就被熔化掉了,武魂受创本体也好不到哪儿去,聂欢心底一阵翻江倒海,好在这时听声辨位,已经感受到魔音刀越来越近了!

    “楚瑶姐,用紫貂喷火烧花藤!”

    一声大喊之后,外面传来了冲天火光,楚瑶遥遥的张开手召唤紫貂,小小的紫貂疯狂大吼着,喷射出火焰冲击来,这也正是火狐擅用的一招,结果被紫貂那么一烧,鸡冠花的身体就受不了了,大声惨叫着,所有的藤蔓都在痉挛抽搐着。

    好机会!

    魔音刀从后呼啸而来,“咔嚓”一声切断了一部分花茎,聂欢更是趁着这天赐良机提剑而去,速度暴增,雷击斩再次斩击在花茎的受创部位,这花茎的结实程度简直不逊色于铁梨花,一击之后还是不断,连续三次雷击斩,终于将其拦腰斩断!

    “哗啦……”

    无数剧毒浆液迸溅开来,林沐雨急忙扬起手臂召唤青葫来保护自己,将整个身躯都笼罩在葫芦壁后方,等到浆液喷完了之后才算是安全,而剧毒鸡冠花已经呈现一团植物的形态瘫倒在那里,死了,一团野兽之灵浮现在上面。

    楚瑶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看着林沐雨的武魂上沾满了剧毒浆液,忍不住问:“阿欢,你没事吧?”

    “没事。”

    皱了皱眉,随即笑道:“幸好咱们都服用了聚神散,不然这剧毒浆液随风扩散就够我们呕吐一阵子了。”

    “嗯,快点炼化野兽之灵吧!”

    “好!”

    也不坐下,站直身躯就召唤出了武魂,青葫开始疯狂的吸纳同为植物系的鸡冠花野兽之灵,同时也祭出了炼器宝鼎,顿时“嗡”的一下,金色光华笼罩四周,甚至就连楚瑶也被笼罩在其中了,她睁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炼器宝鼎:“这……这是什么啊?”

    “容器。”聂欢简略的说了句,看到楚瑶一脸茫然的样子,忍不住笑着又说:“这是我的独门容器,可以更好的吸纳野兽之灵,甚至,可以说是可以百分百的吸纳掉野兽之灵中蕴含的特殊技能力量。”

    “啊?”楚瑶张大小嘴:“难怪……难怪阿欢的武魂每次突破时都能获得技能呢!这么说,我能吸纳到火狐的火焰冲击技能,应该也是阿欢在帮我了?”

    “嗯,是的。”聂欢并不否认,此刻他和楚瑶已经算是生死相依了,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当然,对于自己是从一款游戏里穿越过来的这种事情他闭口不提,没法解释,也解释不清,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

    炼化的过程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而在鸡冠花那狂躁的兽灵中林沐雨也终于抓到了最暴躁的那股剧毒力量,将其一丝丝的全部淬炼掉,顿时青葫的颜色也发生了转变,不再是青色的葫芦,而是变成了一个暗红色的红葫芦了。

    意海内视,发现红葫芦的体内蕴藏着一缕狂躁的毒浆力量,这就是技能的源泉。

    “恭喜哥哥,你的青葫已经突破到了四层了哦,还获得了鸡冠花的技能——毒浆喷射!”

    精灵女官璐璐不知何时飞了出来,但只有聂欢能看到,她笑吟吟的依偎在聂欢的肩膀上,笑着说:“哥哥越来越强了呢,真是开心,只不过哥哥每天都在山里风餐露宿,实在是太辛苦了,那些坏人为了赏钱一直在追杀哥哥,真可恶!”

    聂欢笑了笑,也没有解释,而璐璐玩了一会就再次进入他的意海中沉睡过去了,这小精灵能在这个世界存活下来已经不易,每出现一次都需要消耗不少能量。

    ……

    站起身,拳头一用力,顿时真气转化为一道道烈焰喷吐而出,聂欢悠悠然的深吸一口气,从来没有感觉如此舒坦过,仿佛全身的骨骼、筋肉、血脉都被淬炼过一般,而楚瑶则在旁笑着说:“恭喜阿欢,你踏入地境第二重了,已经成为一位40级的战尊了哦!”

    “40级了啊……”聂欢微微一笑,想当初42级的鹰眼在他心目中简直是强绝天地的存在,可现在不知不觉自己也40级了,并且武魂力量更加精纯,加上魔音刀、魔音拳等绝学,恐怕两个鹰眼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走吧,楚瑶姐,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依恋的了。”

    聂欢提起钢剑,再拿起魔音刀,却发现魔音刀上还沾着剧毒浆液,于是就近附近的溪水冲洗了一下浆液散尽之后,魔音刀依旧光芒似雪,居然一点都没有被毒液腐蚀掉,果然是宝刀,难怪会被称为封弈成的成名神兵!

    将魔音刀收进囊中,带着楚瑶继续前行。

    没走多久,忽然上空传来了一阵鹰啸之声,抬头看去,非常高的地方,一头苍鹰正在头顶盘旋,顿时让聂欢心底一沉,忍不住皱了皱眉,倒是没有说话。

    楚瑶看在眼里,笑道:“苍鹰大约是在寻找食物吧,在丛林中这种情况非常多见啦!”

    “可是……”

    聂欢颔首道:“可是我们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头鹰了。”

    “阿欢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恐怕我们又被人盯上了,快走吧!”

    “嗯。”

    又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苍鹰,聂欢咬咬牙,这头扁毛畜生应该庆幸自己没有把长弓带在身边,否则肯定一箭……不对,自己的箭术好像也没有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距离那么高,肯定是射不中的,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如果真的来人追杀自己,了不起舍命一搏就是了!

    ……

    空中一声凄厉的鹰唳声,黑色苍鹰从天而降,落在了七星森林里的一棵参天古树下,树下一人骑乘一头通体火红的骏马,马背一侧悬挂着一把淡金色宝雕弓,弓胎之上镶嵌着闪亮的宝石,他抬起手臂,让苍鹰落在手臂上,随后听着这只鹰咕咕的叫了些什么,随后淡淡一笑道:“看来不算太远了,这聂欢真是了得,居然能把大刀关锁给杀了,看来这一趟我月华肯定是不虚此行了!”

    说着,他猛然一抖马鞭,顿时骏马嘶鸣一声向前急冲而去。

    山石嶙峋,这骏马能在灌木、巨石之间如履平地,实在是雄峻得不得了。

    ……

    转眼之间夜幕已经落下,这是每一天聂欢最担忧的时刻,必须要寻找到一处适合宿营的地方,而且火光不能传递太远,否则很容易就被人发现了,这么一来就必须要找洼地、山洞之类的地方,奈何山洞里通常都是有“主人”的,野兽在夜间的夜视能力远胜于人类,聂欢很有自知之明,不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愿意深夜去挑战灵兽的。

    “就在这里吧,不能走得更远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远方,那里传来一阵阵的狼嚎声,假如引来了群狼就不太好了,七星森林里的迅狼大部分都是1000年以下的灵兽,单挑起来自己可以轻松击杀,但是如果来了一群,恐怕自己和楚瑶就要成为群狼口中的一顿美餐了。

    今夜选择的住处是一个只有大约3米深的小山洞,实际上只是一个凹陷进岩壁中的藏身处而已,连个山洞都算不上。

    楚瑶四处找了点干燥的枯木作为柴火,聂欢则在用水袋里的清水清洗了一下一个小时前猎杀的雄鹿肉,那是一头只有5年不到兽灵的雄鹿,根本就没有产生野兽之灵,权当是肉鹿来用了,好在鹿肉很鲜嫩,至少这一顿是不会挨饿了。

    每杀掉一头野兽,聂欢都不敢割太多的肉,因为一路上负重太多容易消耗体能,而自己和楚瑶处于被追杀的状态里,必须储备足够的体能来应付任何时刻都可能会到来的追杀。

    ……

    不久之后,一锅香喷喷的鹿肉汤就已经在沸腾了,楚瑶用洗干净的匕首搅动着锅里的鹿肉,漂亮脸蛋上带着一丝希冀,也难得她还能在这里保持着一颗童心。

    “快开饭咯,阿欢!”

    “知道啦,马上来。”

    聂欢抱着一捆柴往回走,必须要为夜里储备一些柴火,不然野兽就太容易接近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桀桀”声从空中传来,聂欢不禁皱眉看去,太耳熟了,对了,是那只苍鹰的声音,叫声十分凄厉。

    “怎么了?”楚瑶走了出来。

    “又是那只鹰,它在跟踪我们。”聂欢道。

    楚瑶抬头看着满天繁星,撅撅小嘴:“不会吧……难道有人利用鹰的追踪能力来追踪我们吗?”

    “不排除这种可能。”

    聂欢将木柴放下,道:“楚瑶姐,你对流浪佣兵有什么了解,在七武圣里,有没有哪一个是擅长驯养苍鹰来追踪他人的?”

    “我对七武圣了解不多,但是……”楚瑶颔首想了想,忽然说:“我知道一个,七武圣之一的叶梁,被称为驯鹰者,他就有一只擅长追踪的老鹰,但是……应该不至于吧?我听说叶梁的家世十分好,父亲是一处山庄的主人,根本就不应该会为了十万金茵币就卖命的人啊。”

    “这难说,每个人追求的东西可能都是不一样的。”

    ……

    坐了下来,聂欢皱了皱说:“姐姐,快点吃,吃完这顿饭我们继续前行,离开这里。”

    “啊?”

    楚瑶一愣:“我们要夜行吗?”

    “嗯,必须甩掉这只鹰,不然我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那好吧……”

    楚瑶盛了一碗不少肉的汤给了他,聂欢也不管汤太热,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随后收拾了一下行囊,看着楚瑶喝完汤就灭了火出发了。

    可是并未走出太远,忽然就听到了身后传来马蹄声。

    “不妙,来了!”

    他急忙把行囊扔下,抬手拔出钢剑,可就在这时,破风声呼啸而来,聂欢匆忙转身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噗嗤”一声,一枚铁箭从他的胸腔穿透过去,直透胸背!

    “阿雨!”

    楚瑶的声音格外惨厉,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聂欢被一箭穿胸了,一大股的鲜血随着箭矢的头部流淌下来。

    “别动,趴下。”

    聂欢忍着剧痛,却格外冷静,手按着楚瑶的肩膀,将她按着伏在灌木丛之中。

    马蹄声越来越近,随后又发了两箭,但都没入了丛林之中。

    他判断得很正确,来者是通过目标移动来确定位置的,一旦自己不动,来者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

    “啪!”

    袭击者翻身下马,抬手“铿”一声拔出了一柄长剑,剑刃之上火光萦绕,映照在他的脸上,正是七武圣之一的月华。

    “出来吧,聂欢!”月华哈哈大笑着,猛然一剑劈出,火光暴涨,灌木丛起火了,把这一带照得通明,这时候哪儿都无法藏匿了。

    聂欢缓缓抓住箭矢的把柄,缓缓将其拔出,痛得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楚瑶看得眼泪汪汪,急忙用一瓶一品的疗伤药全部倾洒在前胸后背的伤口上,但聂欢已经通过内视发现,自己的肺叶被射穿了,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必须速战速决。

    一握楚瑶的手,他压低声音说:“用清风醉,我出去吸引一下他的注意力。”

    “不要!”

    楚瑶还要再说时,却看到聂欢已经站起身来。

    远远看过去,月华还是个大约30岁不到的青年,宝雕弓就悬挂在他身后的骏马之上,弓矢不在,林聂欢也就放心了许多,在他身后,楚瑶也已经把一瓶清风醉的瓶盖打开,顿时无色无味的毒液已经悄然弥漫开来了。

    ……

    “你就是聂欢?”

    火光映照下,月华的一张脸上带着桀骜与傲然,笑道:“看起来也就是个不堪一击的货色嘛,凭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得掉大刀关阳?”

    聂欢暗暗恼怒,心道不是你这孙子冷箭打伤我,老子也一起杀掉你。

    但现在他完全没有这个自信,对方是51级的战圣,原本实力就在自己之上,况且自己还受了重伤,唯一的胜算就是清风醉的毒气效果了!

    “你是什么人?竟然放冷箭伤人,真不要脸。”他尽量拖延时间。

    月华冷笑一声:“小爷是七武圣排名第三的叶梁,告诉你,小爷只是信手一箭射中了你,是你自己运气不好,再说了,就算小爷不放暗箭,一样能杀你!像你这种人,也就只能杀关锁这种连地境第三重天都没有踏足的废物了。”

    说着,月华手中的长剑缓缓颤抖,竟有一条火蛇沿着剑刃攀爬上去,这是他的第六等武魂——火蛇,能够极强的提升主人的火焰法则力量,也正是凭着火蛇的威芒,月华才能年纪轻轻的就跻身于七武圣之一的。

    聂欢只觉得喘息越发的困难,呼吸已经非常沉重了,右手紧握着钢剑,抬头看着月华,道:“今天即便是你杀了我,也胜之不武,你也只是天下英雄的笑柄。”

    “笑话。”

    月华冷笑一声:“老子现在杀了你,谁会知道我放冷箭?”

    说着,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动手了,一个纵身揉身剑光中袭杀而来,甚至聂欢看不到月华的身影,就看到火光中挟带着一道道剑气奔袭而来。

    不能互攻,这一击必须防御!

    猛然张开左手,葫芦武魂透体而出,紧接着凝聚出玄龟甲!!

    “铿铿铿!”

    月华的剑刃在玄龟甲上连续切割了三次,也砍出了三道裂纹,但强大的反震力让他原地怔了怔,,目瞪口呆道:“好强的防御力,你真的只有地境第一重天的实力?”

    聂欢没有说话,玄龟甲涣散之际就已经突进过去,钢剑带着烈焰与雷光轰在了月华的腹部!

    “嘭!”

    重重一击下,月华居然毫发无损,反倒是腹部出现了一片片缓缓崩碎的气态铠甲,那是——地境第三重天特有的能力,气铠,凝聚真气化为气铠来保护自己。

    看着聂欢体表浮现的火红色真气,禁不住的笑道:“原来已经踏入地境第二重天了,难怪难怪,哈哈哈,痛快痛快!”

    说着,他后退数步,长剑一横,火蛇武魂猛然幻化变大,化为一条真正的火蛇吞噬而来。

    聂欢无可奈何的只能防御,强行提起真气,玄龟甲再度凝聚!

    “嘭!”

    疯狂冲击下,他连退数步,肩膀上的衣物已经被烧焦了,十分惨淡,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会是月华的对手呢?

    “受死吧!”

    月华再度掠至,就在他打算一剑结果了聂欢的时候,忽然脚下一道藤蔓升起,迅速缠绕住双足,正是葫芦武魂的根须缠绕技能。

    “妈的,什么东西?”他愤怒大叫,疾速提升火精来灼烧绿藤。

    聂欢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低喝一声,真气化为毒浆从葫芦藤上的葫芦花内喷射出去!

    ……

    这个世界充满了暗算。

    月华教育了聂欢一次,这次也轮到聂欢来教育他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