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71 公主秦云

571 公主秦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光柔软的洒落在丛林里,寻龙林一如以往的平静。

    马蹄声在树下掠过,一行人行色匆匆,但人数并不少,这是一支2000人的骑兵战阵,由禁军统领风不败亲自领军,而此行的任务就是务必找到七海郡主唐小西的下落,如果找不到的话风继行也就不用再回帝都了,这是帝君亲自下的命令。

    风不败着急,心急如焚!

    在他身后,一个娇小的身躯背负着一柄细剑紧跟着,斗篷在晚风的吹拂下扬起,露出一张绝美的脸蛋,正是帝国公主秦云,她紧咬着银牙,淡淡道:“要是小西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帝国上下的所有侠客行馆全部铲除掉!血流千里,在所不惜!”

    风不败默不作声,他相信秦云说到做到,如果不是对唐小西这个闺蜜的情意,恐怕公主也不会深夜偷偷溜出皇宫来。

    ……

    兰雁城,帝都。

    聂欢匆匆赶回圣殿,从马棚里牵了马就要走,却发现远处一人佩戴着金星远远地大声喊道:“聂尧,你这么晚要去哪儿?不知道圣殿夜晚都是禁止出行的吗?”

    聂欢没有搭理他,翻身上马就走了。

    “你给我站住!”

    来人一个箭步抓住缰绳,大声叱呵道:“你小子也太目中无人了吧?老子让你站住,有没有听见?”

    借着月光,聂欢看清这个人的脸庞,是金星教官之一的徐剑秋,剑法卓绝,号称圣殿第一剑,可惜是方针的人,所以屡屡与聂欢作对,若不是曹宏罩着他,恐怕徐剑秋的剑刃早就刺透了聂欢的脖颈了。

    “怎么了?”远远的,执事之一的羊角大声道:“秦教官,聂尧,你们怎么了?”

    秦建秋道:“聂尧这小子深夜骑马出行,已经犯了圣殿的禁条了,请执事大人严惩他!”

    羊角皱了皱眉,继续以老好人的姿态说道:“秦教官不用焦急,我想聂尧这么急匆匆的想出行,定必有其原因,我们听他说了再说吧!”

    秦剑秋忿忿不平的点头。

    聂欢骑在马上,心急如焚道:“羊角执事,我的朋友在寻龙林里遭人暗算,生死未卜,我不能不去,我现在立刻就要去,请你通允!”

    羊角道:“你的朋友,是谁?”

    “唐小西。”

    “西郡主?”戈羊愕然:“聂欢你居然认识西郡主?”

    “是的。”

    羊角笑了笑,说:“西郡主在寻龙林遭遇刺杀,生死不明,帝都的所有人都非常焦虑,但是禁军已经派出上万人进入寻龙林里搜索,也不差你一个,你还是留在帝都好好修炼吧,再说就算是好友,也未必你一定要去啊!”

    “可是她是为了我才遭逢暗算的……”聂欢忽然停止再说下去,再说恐怕就要露陷,等于公布自己的身份了。

    秦剑秋冷笑一声:“为了你,为什么?”

    聂欢无言以对。

    这时羊角则微微一笑,说:“这样吧,我羊角以执事的身份允准你出城三天,三天后必须回帝都,你速去速回,如何?”

    “多谢执事大人!”

    聂欢扬起马鞭,骏马一声嘶鸣便冲了出去。

    秦剑秋一脸惊愕:“羊角执事,您这是?”

    羊角急忙搂住秦剑秋的肩膀,笑道:“老弟啊,我们都是圣殿中人,谁能没有一点急事呢?何必为难于这个小子,来来来,去我那里喝一杯吧,我刚刚从集市上搞来了一些鹿肉,十分鲜嫩,老弟你要是不尝尝就太可惜了。”

    “是,好的……”秦剑秋毕竟只是一个教官,身份地位无法与羊角这个执事相提并论,对方如此礼遇,也就没有继续发难了。

    ……

    月光映照在山脉上,显得一片苍白。树下的道路上密密麻麻的铁骑飞驰而过,寻龙林的宁静也就此被打破了。

    风不败提着战刀,脸色有些不太好,用力的嗅了嗅鼻子,大声道:“放慢行进速度,小心,似乎这里有一股血腥气味!”

    “怎么了,风统领?”秦云问道。

    风不败咬牙道:“殿下,我们已经进入了寻龙林的未知深处了,这里是禁地,在帝国图志上记载着,这里的区域内出现的灵兽会十分强,甚至可能会出现万年圣兽,那可不是我们这群人能够摆平,所以尽量降低速度,不要造成太大的声响。”

    “嗯。”秦云虽然心系唐小西的安危,但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太急。

    就在这时,忽然前方传来一阵惨嚎声,紧接着就是一个野兽的怒吼声,震耳欲聋,整个丛林的宁静被彻底打破了!

    “怎么了?”风不败大声问。

    一名骑兵飞驰而来,道:“统领大人,前方丛林里出现了一条可以喷火的巨蟒,大家都没有见过,前营……前营已经折损了近百兄弟了!”

    “什么?跟我来!”风不败又急又怒,手持战刀就冲了过去。

    秦云也马上策马而去。

    月光下,火光冲天而起,一头巨蟒扭动着巨大的身躯在丛林里肆虐着,将十几名骑兵与坐骑一起缠住,并且张口就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直接吞下去了,那人甚至连喊声都没有来得及。

    风不败一眼看过去就已经心底一片寒意了,大声道:“我来挡住,保护殿下撤退,绕路而行,这里没法走了!”

    罗敌急忙道:“统领大人,这头蟒蛇暂时不知道多少年寿命,但我们一起进攻,应该是可以杀死它的!”

    “不!”

    风不败咬牙切齿,道:“难道你没有看到蟒蛇的头部有两条凸起的痕迹吗?这是一条万年寿命的龙蛇,而且它刚刚进入突破期,很快就会进化为真龙,实力远远在我们之上,快点保护殿下走!”

    “是!”

    可就在这时,龙蛇似乎也能听懂人的声音,猛然一声长嘶,放开这群人就直接蛇行吞噬而来,张口一团烈焰就把数十名铁骑烧成了焦炭!

    “保护殿下!”

    又是近百名骑兵冲了过去,铁剑、长矛刺落在龙蛇的鳞片上,但只能迸溅出一道火星,根本就无法刺透。

    而这条龙蛇已经有意识的知道自己必须先杀掉这群人里最重要的人了,就是那个披着金边斗篷的少女,她是这群人的核心!

    “嗡!”

    风不败的战刀周围氤氲着浩瀚斗气,骤然跃起,一声暴喝之后,身体周围浮现出一条紫色狂狼的形象,正是他的武魂——紫电烈焰狼,第二等武魂!

    战刀逆风而去,重重的劈斩在龙蛇的头部!

    “蓬!”

    光芒迸溅中,龙蛇一声嘶吼,头部的鳞片终于产生了一丝龟裂,下方却是惨白色的东西,仿佛是骨头一样,但风继行知道,这哪儿是什么骨头,分明是即将破壳而出的龙角,这头龙蛇原本是蛇,但修炼万年之后,已经快要进化为龙了!

    “吼!”

    刺耳的嘶鸣响起,附带着冲击的音波直接把风不败震得跌退出去,口吐鲜血,胸口处仿佛遭到重击一般,他哪儿会想到这头龙蛇居然会强到这种地步!

    击退风不败之后,龙蛇迅速游动过去,尾巴横扫而过,将十几名铁骑连人带马抽成了一堆肉泥,鲜血气息迅速弥漫在周围。

    “唔……”

    秦云明知不敌,但逃也逃不过,只好转身,在马上张开手掌,武魂凭空而出,一条金色耀眼的铁索飞起,迅速从刚直变成了柔软,猛然捆住龙蛇张开的嘴巴!谁也没有想到公主殿下还能有这般修为,但来不及高兴,龙蛇猛然再次张口,竟然直接把缚神锁给挣断了!

    “啊……”

    秦云一声闷哼,武魂受到攻击,鲜血溢出嘴角,那龙蛇爆吼一声冲上前,张口就咬了过来!

    “噗!”

    一截毒牙刺入了公主的胸口上方,但没有来得及咬合,风不败的战刀再次杀到,暴喝一声直接砍在龙蛇的七寸位置。

    “嗷嗷……”

    这头巨兽终于感觉到疼痛了,扭曲着身体,放下秦云反扑向风继行。

    ……

    “呜呜……”

    秦云呜咽一声,惨然趴在马背上,胸前一阵火辣辣的中毒感,身体的皮肤也开始变紫了,坐下战马受惊狂嘶,四蹄奋起就钻进了丛林之中,这本就是千里马,周围的铁骑哪儿还能追得上,眼看着小公主没入丛林。

    满是荆棘的山道上,一道黑影疾驰而来,而秦云的战马受惊也顾不得那么多,“蓬”一声就撞了上去!

    “啊,什么东西?!”

    聂欢来不及反应,一团娇软的身躯撞入怀中,两个人都脱离了战马,以极快的速度滚了出去,顺着满是尖利石头与荆棘的峭壁就一路滚下来去。

    匆忙一瞥间,聂欢已经看到撞入怀里的是个美丽少女,马上下意识的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她,于是那些尖利的石头全部刺落在他的身上,好在这些天“炼皮”修炼下成果显著,一路滚了近千米,一直到近山谷下才停住。

    秦云神色惨白,抬头看看,发现是一个俊逸的少年抱着她,但依旧条件反射的一把推开他:“不要碰我!”

    堂堂帝国公主,何曾被男人这么亲昵的抱过。

    “跟谁稀罕似的……”聂欢瞥了她一眼,马上明白一切,说:“但是你中毒了,再不医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不用你管!”秦云对他依旧保持着戒备心。

    聂欢心挂着唐小西的安危,也没想管,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在不远处找到了燎原剑。

    秦云则看到了他身上被石头、荆棘划破的一道道口子,心里一软,知道这个人刚才救了自己,而且自己跌入山谷,身体正在一寸寸的变得酥麻起来,假如这个人不救她,那就真的可能要一命呜呼了。

    “那个……你真的可以解毒吗?”秦云喃喃道:“这可是万年灵兽龙蛇的毒液啊……”

    聂欢在心里冷笑一声,我可是炼药大师啊,什么样的毒是我解不了的?

    于是他把手一伸:“1000金茵币救你一条命,不然免谈。”

    秦云一愣,脸都快绿了:“你……你你!你觉得我身上哪儿能装得下那么多钱?”

    聂欢看着她一身的锦衣玉服,说:“那打个欠条吧?想要人救命还那么刁蛮,我看你这个人真是不太会做人……”

    秦云悲愤不已,倒恨不得自己马上中毒死去,就在这时,一阵昏厥感袭来,她忍不住的身体晃了晃。

    聂欢也看出她的异状,这中毒确实不浅,就也不谈钱的事情了,轻轻一指落在秦云的肩膀上,一股强劲的真气涌入,道:“我先用真气帮你封住毒液在血脉里的流动,但是解毒药剂我还需要去寻找草药炼制,你稍微支撑一会,可以吗?”

    秦云已经摇摇欲坠,眯着一双美目,看着月光下这英俊少年的脸庞,竟有些恍惚,点点头说:“嗯,你快点哦……”

    丛林里非常阴暗,深夜里几乎无法看清任何东西,一片云彩飘过头顶,甚至就连星光也暗淡不见了,聂欢只得拔出燎原剑,催发真气,顿时剑身之上涌出一道道火焰,照亮前方的路。

    “解毒剂……解毒剂……”

    他在口中一直念叨着,心里却想着炼药术的配方中有三个解毒剂,一个是1级药,只能解一些毒性低微的症状,第二个是5级药,第三个则是9级药剂,这9级药剂叫镇心散,多半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怎么炼制,但是也只有镇心散能解得了这个美妞的毒了,毕竟那是龙蛇的毒素,一般的解毒剂根本就无可奈何,聚神散只能先行喝下才能预防中毒,但已经中毒的症状,唯有镇心散才能解毒!

    “璐璐!”

    他轻唤一声,很快的,一道淡淡青光从他意海中飞出,精灵女官璐璐揉着惺忪的睡眼,问:“哥哥,怎么啦?我正在沉睡恢复上次出来损耗的灵力呢……”

    “帮我看看,这一带有没有镇心草和龙涎草?”

    璐璐睁大眼睛,看看周围的一切,说:“寻龙林啊……我想一下,前些日子刚刚在这里搜索过一次资源,唔……哥哥,镇心草不远,就在前方两里地就能找到一些,龙涎草的话……有点远,在十里外,要去寻找吗,好远,天色还那么黑,特别是龙涎草,是生长在一个洞穴之中,里面居住着一头龙蛇猛兽呢!”

    聂欢咬咬牙,大约就是这头龙蛇伤了刚才那美妞的吧?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去!

    立刻发动坠星步,脚下如流星坠地般的冲向了远方,分分钟的在一块巨岩旁停下,鼻子嗅了嗅,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是镇心草!

    低头一看,只见石头底下传来了淡淡的光泽,犹如星光,就是镇心草,兴奋不已,奋力的伸长手臂在石头下轻轻一薅,顿时一株镇心草已经在掌心了,继续,多采集了一些,尽数揣进怀里,随后站起身,道:“璐璐带路,我们去找龙涎草!”

    “嗯!”

    精灵女官拍打着透明羽翼飞向了远方,速度极快,好在聂欢的坠星步也不慢,跟着飞驰而去,十里地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抵达之后也略有些气喘吁吁。

    巍峨石壁前一棵古树参天而起,树根处却是一个大洞,一直向下延伸。

    聂欢料想那龙蛇出去攻击觅食还没有回来,这里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提着燎原剑就跨了进去。

    “唔……”

    一股极为腥臭的气味险些让他晕过去,看看周围的地面上到处都是野兽的骨头,甚至还能看到人类的头骨,狰狞可怖,一路向下走了足足近五分钟,终于在石壁上看到了一株株泛着荧光的龙涎草,龙涎草是9级草药,原本就已经在大陆上近乎于绝迹了,而这头龙蛇已经快要飞升为真龙,所以产生了些许的龙气,常年熏染下生长出少许的龙涎草,也算是机缘吧!

    迅速把这里的龙涎草全部采集装进口袋里,居然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就在尽数采集掉龙涎草的时候,他又忽然想到,既然深入虎穴了,那就再找找,因为龙类都是喜欢搜集宝贝的,这头龙蛇至少近万年的寿命,已经收集了不少好宝贝吧?

    一步步的迈入洞穴最深处,然而让他失望了,洞穴深处只有七八个蛇蛋摆放在干草上,至于宝贝,一个没有!

    “啪嚓……”

    一枚蛇蛋的蛋壳破裂开来,伴随着桀桀的叫声,一头小小的龙蛇从蛋壳里破壳而出,懵懂无知的游向了聂欢,像是在寻找自己的母亲。

    聂欢一阵无语,一脚踢开小蛇,说:“走开逗比,老夫可不是你的妈妈!不过老夫不介意解决了你的妈咪……”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尖啸,像是龙吟,也像是蛇嘶,顿时聂欢浑身一颤,它的妈咪是不是快回来了?这时候以自己的实力似乎也解决不了,要走!

    迅速出了洞窟,提着燎原剑就沿着原路返回。

    ……

    云朵散开,星光依旧柔柔的散落在丛林中,秦云已经昏厥了过去,脸色泛紫,中毒太深了。

    “醒醒,姑娘!”

    聂欢用力的摇了摇她的手臂,秦茵这才悠悠醒来,脑袋烧得有些不太清醒,看着聂欢,说:“解毒剂找到了吗?”

    “嗯,不过只找到了草药,需要淬炼药剂,你别睡了,不然可能就醒不来了。”

    聂欢看着她的脸色,不由得有些心疼,这么绝美的一个少女要真是被毒死了,那真是太可惜了,自己能救她一命似乎也算是为苍生做出重大贡献了,毕竟人世间的女子那么多,长得如此钟天地灵秀一身的绝世美女世所罕见,甚至就以唐小西的姿容与之相比也要稍逊半分。

    席地而坐,将镇心草放下,单手一抬,开始淬炼药元,这还不算,左手扬起,同时淬炼龙涎草的药元,凝华手足够让他这么做,毕竟是号称举世第一炼药手法的绝学!

    秦云倚靠在石头上,几乎快要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只能眯着一双美目看着这少年炼药。

    星光下,凝华手的光芒若隐若现,映照得聂欢一张刚毅的脸庞愈发的俊逸,或许是超负荷工作的关系,他的额头上开始渗出一丝丝汗水,呼出的气也比吸进去的多了,他在纯粹的依靠真气来淬炼药元。

    “他……到底是什么人?”

    秦云一遍遍的在心里问着,她见过宫廷炼药师淬炼药元的景象,甚至见过药王级炼药师工作的景象,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眼前的少年一样能够同时淬炼两种不同的药元,要知道淬炼药元的方法千变万化,每种草药都有独特的淬炼方法啊!

    大约近十分钟时间,匆匆提炼出两种药元,放在白布之上。

    聂欢从腰间口袋里取出了几个小瓶与清水,这些都是预先准备好的,毕竟这是身为一个炼药师必须随身携带的东西。

    手指轻轻一扬,真气导引着一缕缕的药元进入小瓶,很快的装满了一只瓶子,盖上瓶盖用力摇晃了一下,随后将小瓶放在掌心里,真气缓缓从手掌内升腾而起,萦绕着小瓶流转,这是炼制镇心散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以真气柔劲来促进两种药元的结合,或许这个世界上有人知道镇心散的配方与比例,但是能知道这个技巧的人绝对不多见,甚至可能只有他一个人吧?

    ……

    不多久,第一瓶镇心散正式完成。

    “好了!”他擦拭了一下汗水,抬头笑着说道。

    秦云微微一愣,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点头,柔声道:“唔。”

    “唔什么呀?快点脱衣服。”

    “啊?”

    秦云心头鹿撞,少女的娇羞让她瞬间面红耳赤,问道:“为什么要脱衣服……难道,就跟那些江湖术士疗毒的方法一下,要放血来排毒吗?”

    聂欢不禁笑了:“放血?不必了,那种三流解毒的方法怎么可能入得了我的眼,再说了,血脉乃是力量之源,放血排毒简直是一种天大的浪费,放心吧,我的解毒剂可以自行驱散血液中的毒性,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

    “那为什么要脱衣服……”秦云小声问。

    “啊,这个……”聂欢瞬间心乱如麻了,总不能说是为了看看你的胸型怎么样吧,这样似乎有些失礼了,毕竟萍水相逢啊。

    “需要把解毒剂洒在伤口上,你的伤口在胸口呢!”他说。

    秦云这才轻轻点点头,脸蛋潮红,羞得想要自杀:“那个……我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你……你帮我脱吧,但是你……你要闭上眼睛。”

    “知道啦!”

    聂欢小心翼翼的伸手,为她解开领口斗篷的扣子,却只见扣子上纹着一朵金色的茵花,就跟金茵币上的图案一模一样,想来这个美女家境确实不错,扣子都是用纯金做的。

    秦云闭着眼睛,雪白精致的肩膀微微颤抖着,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

    其实对聂欢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煎熬,这么一个绝色美女闭上双眸一副任君作为的样子,幸好他自制力比较强,否则保不准会发生什么事。

    深紫色衣衫缓缓落下,露出下方白色的裹胸,聂欢一眼看下去差点喷出鼻血,这美女的身段未免也太好了吧?精致的锁骨下一片雪白肌肤,往下延伸便凸起了两座峰峦,峰峦深处的沟壑足以让万千英雄为之粉身碎骨,但裹胸衣物的上方被洞穿了,鲜血已经凝结成了紫色的结晶,中毒好深。

    “疼吗?”聂欢看着都觉得有些心疼。

    秦云皱着秀眉,嘴角露出一丝委屈的神色:“嗯,之前好痛……现在没有感觉了,你……你在往哪儿看啊你!”

    聂欢急忙收回眼神,扭过头去,手掌轻轻的捏住裹胸衣的上端,轻轻的往下拉开,虽然看不到,但他也能想象到这让人惊心动魄的一幕。

    秦云呜呜的叫了声,显然是触动了伤口,她抬头看着聂欢转过身的样子,忽然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则是羞涩。

    聂欢扬起镇心散,揣摩着伤口的方向,说:“是这里?”

    “往左一点……”

    秦云看着他手掌的位置,一边说着:“再往右一点,往前一点,啊……你的手放在哪儿呢!往后一点,对,就是这里了……”

    聂欢缓缓倾洒着解毒剂,一边无奈道:“就你这个暴脾气,幸好是遇到我这个菩萨心肠的人,不然的话,哼哼……”

    秦云暗笑:“总之,谢谢你啦……”

    “不客气,说好给我的1000金茵币,不会赖账吧?”

    “那是自然……”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