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576 卑鄙下作

576 卑鄙下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这卑贱的平民,狗杂种!”

    刘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时,眼中带着无限的恶毒,狠狠道:“等着吧,尚书府不会就此罢休,灵药司也不会放过你,你给我等着!”

    说着,刘冰转身而去,一群围观的炼药师也一声声唏嘘的散开。

    ……

    “阿欢,你闯祸啦!”孟瑶责怪的看着他,说:“我们初到帝都,你怎么能得罪刘冰这种人,他的父亲是尚书令,总揽帝君御前的各种朝政啊,我们得罪了他,以后可怎么在帝都继续混下去啊?”

    “……”

    聂欢有些愧疚,摸摸鼻子,说:“我就是看不得他这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更见不得他对你想入非非!”

    孟瑶听到后面一句话顿时心旌摇荡,只觉得心头小鹿乱撞,禁不住扑哧一笑,宛若春风化开一池水般的笑道:“好啦,我知道你为我好,不过灵药司真的待不得了,你快点回圣殿吧,至少圣殿的人可以庇佑你,快点回去……”

    “孟瑶姐,你自己没事吗?”聂欢关心的问道,他担心刘冰找不到自己会对孟瑶动手。

    孟瑶却摇头一笑:“放心啦,我只是一个弱小女子,况且又是灵药司银针级的炼药师,名字已经在册的人,他想必不能拿我怎么样,再说了,上次禁军统领风不败和哥哥一起来看望过我,与灵药司的执事们都会过面了,至少刘冰会给风不败一些面子。”

    “嗯,那就好!你尽早服用梦回极峰吧,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睡三天,修为一定能精进不少,我也回去修炼啦!”

    “嗯,去吧!”

    望着聂欢远去的俊逸身影,这少年随着修为的提升,整个人的气质也在潜移默化的转变着,如今他身上洋溢出的自信已经足以让孟瑶这样的少女动心不已了,何况是朝夕相处许久,生出情愫自然也就在所难免了。

    孟瑶一声轻叹,沉默不语,心里百转千回,却又想到唐小西与聂欢的关系,唐小西进入圣殿庇护聂欢的事情早就闹得满城皆知,要知道,圣殿大执事曹宏与沧澜公唐澜是至交,甚至有人传说曹宏是沧澜公的部下,介于唐小西与聂欢的关系,曹宏自然会百般庇护聂欢了。

    想来想去,孟瑶只得继续炼药去了。

    ……

    匆匆回到圣殿,没有直奔密室,反倒是去了圣殿的殿堂,两名守卫提着兵刃,问道:“陪练师,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想见曹宏爷爷。”

    “待我等禀告。”

    “是!”

    没多久,曹宏睡眼惺忪的从圣殿里走了出来,笑问:“怎么了,小子?”

    聂欢道:“我想沉睡修炼三天,所以希望曹宏爷爷能够派人守在我的密室外,不然的话……我担心仇家会伤害沉睡中的我。”

    “哦?”曹宏眯着眼睛:“你不是刚刚服用过凝神散吗?凝冰花的药性我还是知道的,你怎么还能睡得着?”

    “反正我就是能睡着啦!”看来屈楚没有和曹宏提过梦回极峰的事情,也好。

    曹宏便点点头:“好,我让羊角执事这三天就在你的密室外修炼好了,你放心吧,圣殿内不会有人能够对你不利。”

    “多谢曹宏爷爷啦!”

    ……

    返回密室,这次放心了,拿出一瓶梦回极峰,打开瓶盖闻了闻,七色莲的香味中还带着一点点甜味,仰头喝了下去,下一刻,顿觉脑袋昏昏沉沉,一股睡意涌上大脑,果然,梦回极峰的药性要强于凝神散,强行催眠了!

    这一觉十分漫长,梦中的他仿佛经历了一场场浩劫一般,浑身都是灼痛感,骨骼似乎也起火了,无比火辣的火焰灼烧着身体的每一寸皮肤,眼前闪过一道道金光,他看到一条条五爪真龙浑身金色鳞片在空中乱舞,其中一头须冉动摇,一双冰冷的眸子看着自己,仿佛君临大地一般。

    “啊……”

    猛然在梦中醒来,正值清晨,外面传来圣殿里早餐的撞钟声。

    握了握拳头,聂欢深吸一口气,只觉得体内一股浩荡的力量正在回旋着,无须仪器测量他也知道自己的修为精进了很大一步,拳头一扬,真气氤氲,他嘴角扬起笑容,微微一吐劲,顿时迅速转化为淡紫色的烈焰,是真龙元火!

    这股火劲的破坏力极强,不能擅用,甚至聂欢怀疑,真龙元火这股毁灭性的力量能够轻松的击败同等级的对手,甚至是直接毙命!

    踏出了密室大门,外面的羊角正在晨吸,所谓晨吸就是吐纳清晨的天地之气,这是羊角的修炼方式,这清晨每天只有一次,羊角是绝不会放过的。

    睁开一只眼瞥了一眼聂欢,戈羊笑道:“聂尧,你的修为提升了!老朽不送你,你自己去吃完早饭再去应卯吧!”

    “多谢羊角大人护法!”聂欢拱手恭敬的行礼。

    羊角微微一笑不再答应,事实上这小子的修为确实非常不俗,但却能谦逊谨慎,毫无傲意,这样的年轻修炼者越来越少了,纵观圣殿里那么多的年轻一辈武者,方针自恃出身高贵,戾气太重,赵烬、秦剑秋等人则杀气太盛,十分狂妄,聂欢从陪练师做起,似乎心境比起这些人来多要高了许多。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心胸宽广者的修为终究要更上一层!

    ……

    “聂尧大人!”一名仆人远远地呼唤一声,恭敬笑道:“曹宏大执事呼唤您去圣堂呢!”

    “哦好的!”

    聂欢也不吃饭,直奔圣堂而去,远远的,曹宏坐在大执事的座椅上,笑道:“聂尧你来啦……去吧,到测试仪上看看修为提升了多少?”

    “是!”

    他纵身一跃落在那璀璨透明的圆盘之中,低喝一声发动真气,顿时真气注入脚下的仪器之中,一旁的灵石上迅速跳起一道道灵力光线,五长七短。

    “57级战圣,不错,不错!”曹宏捋着胡须,十分满意的笑道:“好了,去吧,上午训练即将开始了,你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吧?”

    “恢复了,多谢曹宏爷爷!”

    “去吧!”

    “是!”

    ……

    吃完饭之后点卯时间刚刚好,当他赶到试炼堂的时候,一群陪练师都露出了欣然笑意:“聂尧大人来了……太好了!”

    经过煅龙骨残卷重塑血脉之后,聂欢的气势也发生了一些转变,虽平易近人,但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让一群陪练师都感觉到敬畏。

    “聂尧,你出关啦?”一名年轻的铜星陪练师呵呵笑道。

    这人聂欢认识,真名不知道,但外号叫“小豆芽”,实力还算是不错,不过今天似乎不太对劲,脸上满是淤青,鼻子歪了,似乎鼻梁骨被人打断的样子,聂欢禁不住皱了皱眉,问道:“小豆芽,你的鼻子怎么啦?”

    “额,没事……”小豆芽急忙转过脸去。

    一旁的秦毕则皱眉道:“聂尧,小豆芽昨天与银星教官邓林对阵,这是邓林打伤的啊,他出手一点都不分轻重的。”

    小豆芽咬着牙:“阿毕,你别说了!”

    就在这时,一名壮硕的银星教官走了过来,身上穿着铠甲,嘴角带着傲然笑意,正是邓林,目光一扬,道:“执事大人,我今天还想与小豆芽对阵,他是我最好的沙包。”

    值日的执事真是方针,他冷笑一声:“如你所愿。”

    小豆芽则浑身颤抖,低着头,都不敢抬头去看。

    这就是圣殿内陪练师的宿命,卑贱。

    而且陪练师大部分都是平民,为了生计与那一点的金茵币,甘愿豁出命去挨打,聂欢在现实中虽然出身不错,龙炘集团少东家,但对于小豆芽这样贫苦出身的人却没来由的同情,人之初、性本善,对于他来说似乎这就是一种本能。

    手臂微微一扬,聂欢笑道:“邓林大人可是银星教官,与铜星陪练师对练有失水准,不如今天就让我来陪练,如何?”

    邓林目光一寒:“聂尧,你为别人强出头?嘿,别以为大执事罩着你,你就能为所欲为了。”

    聂欢扬眉道:“怎么,你不敢?”

    “有何不敢?!”

    邓林冷哼一声:“打就打!执事大人,请安排我和聂尧对练!”

    方针欣然点头:“如你所愿。”

    ……

    几分钟后,训练房内,邓林脱下了铠甲,一身遒劲的肌肉闪闪发光,召唤出一头猛虎武魂,笑道:“来吧聂尧,让老子看看你是不是三头六臂!”

    刚说完,招呼也不打,直接奔雷一拳轰向了聂欢的胸膛。

    聂欢也不召唤武魂,抬起手臂悍然格挡,就凭炼皮+淬骨的自身力量来对抗!

    “蓬!”

    正面一击下,他纹丝不动,而邓林居然被反震得连退数步,瞬间邓林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知道聂欢强,可却不知道这小子在不加持武魂力量的情况下能挡得住自己的一击啊!

    橙色武魂力量缓缓流转,聂欢这才召唤出玄龟甲、龙鳞壁,笑道:“邓大人未免太心急了,来吧,我们有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对练呢!”

    邓林一击受挫哪儿还有什么威风,只得心底叫苦不迭。

    “死人啦……死人啦……”

    一阵嘈杂的喊声在试炼堂大厅里传来。

    邓林已经气喘吁吁,双臂与拳头上一道道血痕,聂欢始终没有反击,但他却被聂欢的铁壁防御给反震得伤痕累累,不由得让他对这个圣殿第一陪练师不得不刮目相看了,此时,外面的嘈杂声无异于是让他有机会喘息一下。

    “怎么了,谁死了?”邓林停手问道。

    聂欢也皱了皱眉,收了武魂,说:“不知道,出去看看?”

    “好!”

    ……

    试炼堂大厅,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是一名陪练师,胸前被一剑穿心,鲜血泊泊流淌,人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了。而且,这个人聂欢是认识的,赫然就是刚刚不久前他还试图想要去帮助的小豆芽!

    “怎么了……”

    聂欢排开众人挤了进去,单膝跪在小豆芽的尸体旁边,手掌颤抖的掀开了他的衣服,这不是一般的剑伤,而是剑刃刺入心脏之后又发动了一次震荡冲击,造成了拳头大小的一个血洞,甚至小豆芽的整个心脏都被绞碎了!

    “是谁!?”

    他猛然站起身,低吼一声,手掌已经按在了燎原剑的剑柄上了。

    不远处,秦剑秋手握细剑,剑刃之上鲜血还在缓缓流淌着,他淡淡道:“是我,训练中一时兴起,错手杀了他,有什么处罚,我都认了!”

    “你这是故意杀人!”聂欢一针见血的说道。

    “是吗?你有证据?”秦剑秋冷笑一声,走上前,站在小豆芽的尸体前方,仿佛眼前的这具尸体跟自己毫无关系。

    当场的执事方针道:“都不要争吵了,大执事马上就过来,他自会处理!”

    众人纷纷点头。

    几分钟后,曹宏飘然走进了试炼大厅,目光在聂欢、秦剑秋、方针身上一扫而过,随后落在小豆芽的尸体上。

    “怎么回事?”曹宏问道。

    秦剑秋单膝跪地,道:“大执事,属下试炼时一时失手错杀了这名铜星陪练师,属下愿意接受任何责罚,只求大执事原谅我的过错!”

    曹宏皱了皱眉,道:“羊角执事,此事该如何处理?”

    羊角展开了厚厚的书卷,细细阅读了一番,道:“小豆芽是铜星陪练师,平民出身,年俸禄是50金茵币,秦剑秋是候爵府的参将军衔,属于三等贵族,按帝国律,贵族错手杀死平民,只需赔偿该平民十年收入即可赦免罪行,所以按律,秦剑秋错手杀死小豆芽,需要赔偿小豆芽的家属500金茵币。”

    “什么?”

    聂欢一下就愣住了,急忙道:“羊角执事,秦剑秋分明是故意杀人,你都没有仔细检查尸体怎么就能确认是误杀?”

    羊角道:“聂尧,注意你说话的分寸,帝国律中,贵族杀死平民原本就罪减一等,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聂欢紧握拳头,怒火中烧道:“杀人就该偿命,什么贵族平民,这算哪门子狗屁律法?”

    曹宏一声低喝:“聂尧,闭嘴,你失态了,回去修炼吧!”

    羊角也点头道:“聂尧,回你的房间去,无需多说!”

    林沐雨气得浑身颤抖:“这世上还有公道人心吗?你们难道都是瞎的吗?秦剑秋故意杀了小豆芽,难道你们都不明白吗?”

    “聂尧!”

    曹宏一声怒吼,无形威压落下,顿时聂欢只觉得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笼罩自己,不由自主的就要跪下来,但却强咬牙关,鼓荡浑身的真气,怒目而视的看着曹宏,声音从牙缝里迸发出来:“小豆芽的死,一定要有人偿命!”

    “啪啪啪……”

    他脚下的石砖纷纷裂开,但他依旧苦苦支撑,浑身青筋暴涨,甚至在曹宏的领域威压下,眼睛的血管都开始缓缓渗出鲜血,整个左眼的眼球瞬间就被鲜血染红,但曹宏分明依旧从鲜血中看到他不愿妥协的坚毅而清澈的眼神。

    “你回去休息吧……”

    曹宏忽然收了威压,淡淡道:“记住,有的事情你不能管,有的规则你不能质疑,帝国律绝不是你能质疑的。”

    聂欢浑身颤抖,喘着粗气。

    一旁,银星教官霍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傻小子,快点走吧,趁着大执事没有完全发怒之前。”

    秦毕也说:“聂尧,快走,小豆芽的事情……以后会有公道的。”

    秦剑秋提着带血的长剑跪在地上,抬头道:“大执事,属下愿意承担一切责罚,这500金茵币我会亲手送到小豆芽的父母手中。”

    “嗯,知道了。”

    曹宏淡淡道:“欧阳教官,你以后训练时务必小心,我不希望再看到这种情况。”

    “是!”

    秦剑秋一抬头,接触到聂欢的目光,顿时眼中涌现出一丝得意的神色,显然,秦剑秋杀小豆芽就是为了挫聂欢的锐气,聂尧敢站出来保护小豆芽,秦剑秋便杀了小豆芽让他知道圣殿里谁说了算。

    聂欢心里波涛万丈,愤怒与不甘交杂在一起,他自然明白秦剑秋的意思,只是现在自己完全无力,似乎自己的保护反倒是害了小豆芽。

    一言不发的转身而去,回到密室继续修炼。

    看着他的背影,曹宏无奈一声叹息。

    ……

    傍晚时分,神侯府。

    方针把玩着一柄细细的匕首,这匕首是纯金铸造的,刚度并不算高,用来战场杀敌显然远远不够格,所以也只能作为观赏品而已。

    “吱呀……”

    门开了,一名家臣走上前,恭敬道:“小侯爷,人带来了。”

    “让他进来。”

    “是!”

    家臣转身去呼唤身后的人,很快的,一名身形瘦削的人走了进来,眼睛深陷进眼眶里,颧骨很高,眼神中透着慑人的光芒,踏入房间之后抱拳一笑:“钟见愁参见小侯爷!”

    “你就是钟见愁?”甑方冷笑一声,说:“江湖传闻你是兰雁城帝都疆域内最狠辣的剑客杀手,不知道这传说是也不是?”

    钟见愁抬头一笑,目光中透着杀意:“小侯爷要验证一下?”

    “有何不可?”

    方针一张手,数米外剑架上的宝剑“铿”的出鞘,转瞬被他握住,笑道:“钟见愁,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为我所用的资格?”

    “嘿……”

    钟见愁冷笑一声,忽地一个闪身便冲上前,一柄利剑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里,手腕轻轻一抖就是三朵剑花袭向方针的脖颈、胸部、腹部三个位置,无比狠辣!

    方针猛然一惊,武魂透体而出,手中细剑上下翻飞,连续两次格挡开钟离散的攻击,但第三击的速度太快,根本就来不及阻拦,只得凝聚两枚气铠叠加在一起来格挡!

    “噗!”

    钟见愁的长剑周围萦绕着一圈劲风,这股劲风竟然硬生生的吹开了气铠的防御,剑刃破开方针的衣物,直接抵在了他的腹部之上。

    一丝冰凉刺痛的感觉让方针浑身冷汗,站立在那里动惮不得!

    “大胆钟见愁,你敢伤小侯爷一根毫毛!”家臣大声喝骂:“来人啊!”

    这时,钟见愁却缓缓的收回长剑,淡淡笑道:“我钟见愁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杀了小侯爷可拿不到什么赏金。”

    方针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现在终于冷静下来,不由得暗暗后怕,道:“钟见愁,你的剑术果然超凡,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快的剑。”

    钟见愁嘿嘿一笑,抱拳道:“小侯爷谬赞了,并非我剑快,而是小侯爷有顾忌,而我没有顾忌,钟见愁也只不过62级天尊修为而已,并不比小侯爷强,说吧,小侯爷这次让我来,一定是有想除去的人吧?”

    “是。”

    方针点点头,道:“我需要你帮我进入圣殿,去杀一个人。”

    “什么?在战争圣堂里杀人?”钟见愁微微一凛。

    “怎么,不敢?”方针露出一丝讥笑。

    “不。”钟见愁淡淡道:“那得加钱,在圣殿里杀人需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了,毕竟曹宏那个圣域境界的老鬼还在圣殿里坐镇,我轻松得手倒还好办,如果是纠缠起来,恐怕这条命就要送在圣殿里了,说吧,需要我杀的人是谁?”

    “聂尧。”方针淡淡道。

    “哦?最近传闻圣殿里新崛起的金星陪练师?”

    “哼,不止于此,这个人就是银杉城的逃犯聂欢。”

    “原来是杀了七武圣中四个人的聂欢!”钟见愁不禁大笑,竖起了三根手指:“小侯爷只要给我这个数,我保证明天早上就让你看到聂尧的人头。”

    “三万金茵币?”方针问。

    “哈哈哈哈……”钟见愁笑声冲天:“小侯爷真是会开玩笑,我所说的是三十万金茵币,而不是区区的三万!”

    “什么?!”方针一惊:“区区的一个聂欢,他的人头能值那么多钱?”

    钟见愁冷笑道:“苍南行省总督胡铁花悬赏十万金茵币都没有拿得住这个人,并且七武圣的人死了一半以上,现在聂欢进入圣殿之后修为更加提升,又有曹宏老鬼庇护,去杀他也等于把自己的人头当作赌注,我只要三十万金茵币只是担心小侯爷拿不出更多而已。”

    ……

    方针目光冰冷:“一言为定!”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