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嘭!”

    沉猛的一拳势不可挡的落在玄龟甲上,只是一瞬间就轰碎了玄龟甲,紧接着硬生生的轰在了葫芦壁上,直接将聂欢震得跌撞在石壁之上。

    只是一拳,赤鬼就已经几乎实力上碾压聂欢了。

    “咻!”

    燎原剑闪电般反击,直刺赤鬼的眼睛。

    赤鬼却悍然低吼一声,双臂张开猛然一合,顿时以血肉之躯夹住了燎原剑。

    聂欢见势不妙反应速度快绝,左手自下而上的一拳勾起,血色能量氤氲,一曜苍生乱!

    “嘭!”

    赤鬼的身躯颤了颤,护身斗气尽数飞散,有些承受不了七曜玄力的冲击,但双臂依旧紧紧钳制住了燎原剑。

    聂欢干脆松开握剑的手,掌心一张,以火御剑!燎原剑颤抖铮鸣起来,迅速以剑身为轴心旋转起来,一道道真龙元火形成的气旋包裹在周围,顿时赤鬼的手掌皮肤迅速被绞碎,再也无法握着剑身。

    “吓!?”

    这位曾经闻名天下的佣兵之王猛然放开了燎原剑,一脸惊色的看着聂欢,也不多说,拳头一扬就重重砸在燎原剑的剑锋之上。

    “当!”

    那当真是一只铁拳,硬生生的就把螺旋转动的长剑给荡开了,铁拳顺势落在聂欢的胸铠上,顿时“噗”一声闷响,聂欢口吐鲜血的后退数步,体内斗气迅速涣散,已经无法再提起力量来反击了。

    赤鬼浑身都萦绕着烈焰,目光傲然的看着他,淡淡道:“老子成名五十年,早就踏入了天境第三重天,什么样的对手没有见过,我住在通天塔内也有十几年了,能让我受伤的人你还是第一个,嘿,我今天是杀你,还是饶了你呢?”

    聂欢是一个“刚烈”的年轻人,抬手掏出怀里的十几个钻石币,道:“钱给你,你饶我不死!二十多天后我离开通天塔,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我拼起命来你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咱们无冤无仇,何必拼个你死我活!”

    他其实也已经洞若观火,赤鬼至少是80级以上的天境第三重天强者,接近圣域的修为,恐怕真的动起手来比项彧还要可怕,这样的对手自己单打独斗是毫无胜算的,而且自己连七曜玄力的第三曜都没有掌握,否则倒是可以一拼。

    “哈哈哈哈……”

    赤鬼仰头大笑,神态轻蔑、尽显桀骜,目光一扫聂欢,道:“小子,你这个人很有意思,不过血尊说了,但凡进入通天塔的人要么服从于他,要么死,你选一条路吧!”

    “怎么服从?”

    “随我去通天塔三层。”

    “三层?”聂欢剑眉紧锁,道:“我要是不去呢?”

    “没事,你会去的。”

    赤鬼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忽然手掌一张,暴喝一声,周身凝聚出滔天烈焰,“哗啦”一声烈焰就以他为中心波荡开来,焚烧周围的一切!

    聂欢急忙猛踏地面,葫芦武魂呈现立体出现在周围,将他完美的保护在其中,不受到任何的损伤,然而在下一刻聂欢却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放置在角落里的那一袋干粮瞬间就已经化为灰烬了,面饼完全被烧成了一堆灰烬,还怎么吃?

    赤鬼哈哈大笑,纵身跃上了石阶,道:“三层有吃的,你要是不怕死,便来吧!”

    身形一闪消失在黑暗中。

    火油也被瞬间烧光了,一层完全进入黑暗之中。

    聂欢咬牙切齿的站在那里,先是水袋被刺魔给破坏了,现在倒好,就连干粮也被赤鬼给烧完了,似乎那个血尊十分希望自己去三层?

    去,或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去的话,生死未卜,不去的话,在这里会活生生的饿死,守卫通天塔的禁军最近的也在一里外,自己在这里怎么叫他们都是听不见的,而且帝君也已经下令了,不管通天塔内发生什么,外面的人都不得提供任何帮助,否则就不叫流放通天塔了。

    ……

    坐下身来,肚子已经“咕咕”的叫了。

    聂欢皱了皱眉,一直饿下去只会越来越糟,随着体能的流逝,斗气也会变得越来越弱,与其这样倒不如提前去三层找那个血尊,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而且越早去就越能保持强大的体能与斗气,于是下定决心。

    盘膝而坐,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将煅龙骨残卷心法运转72周天,体力和斗气也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七曜玄力的第一曜和第二曜应该也能多用几次,出发!

    手握燎原剑,轻轻一吐劲,顿时长剑一片火红照亮了周围,时间也已经接近黎明了。

    “沙沙……”

    战靴踏着石阶一步步的走上了二层,这里依旧一片死寂,远方都是逝去之人的骸骨,他转过走廊,通往三层的石阶就出现在了眼前,但是进入三层就必须要通过一道血红结界,灵脉术散开,能清晰的感觉到结界就在两米外。

    聂欢一抖剑锋,以火御剑之力发动,顿时真龙元火萦绕在长剑周围,龙炎螺旋破迅速轰了过去!

    “嘭!”

    强大的真龙穿透力直接在结界上打穿一个大洞,他想也不想的纵身跟着燎原剑踏入了第三层,身周葫芦壁萦绕,已经进入了巅峰战斗状态。

    眼前骤然一亮,第三层中居然点着一盏盏琉璃灯,并且赤鬼双臂抱怀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小子,你终于来了!”

    聂欢目光一寒:“赤鬼,你到底想搞什么鬼?那个血尊到底在哪儿?”

    “我在这里。”

    一个淡淡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下一刻,聂欢浑身动弹不得,一股强横的领域力量已经对自己形成了威压,又是一个圣域级强者!

    “啪……啪……”

    一道道斗气力量在身周爆发开来,像是一朵朵白色梨花炸开了一般,聂欢拼命的控制身躯抵抗威压,甚至就连真龙元火都发动了,但依旧不行,他一咬牙,怒吼一声发动一曜苍生乱的玄力,一时间霸道雄浑的七曜玄力冲击身体经脉,将威压的力量至少化解了一半以上。

    他缓缓转身,目光中透着寒意的看向了血尊,却发现这血尊穿着红色袍子,居然是坐在一头黑熊的身上,他……他甚至连双腿都没有!

    “怎么,很意外吗?”

    血尊掀开斗篷,露出了一张苍老的容颜,一双眼睛像是鹰眼一般锐利,仿佛看透了聂欢的心思,笑道:“你以为我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聂欢看着血尊胯下的黑熊,这头熊的身躯十分庞大,像是一座坦克一般厚重,并且额头上一共12道金线和8道阴线相间,这是一头12800岁的灵兽黑熊,这血尊确实不是一般人,否则又怎么可能驾驭得了这种一万年以上的灵兽呢?

    “小黑是七十年前在寻龙林里捕获的。”血尊用苍老的手掌摸了摸黑熊的头颅,笑道:“他可是很听话的,在我认识他的时候,秦武阳那小子还没有出生呢,如今他却已经坐上了皇位,大陆上数十年一次剧变,但秦家却一直能坐着江山,真是让人费解呢!”

    聂欢眉头一皱,心想秦武阳这个帝君其实还算是宽仁,继承人秦云更是一个善良的女孩,秦家坐江山或许比任何人坐江山都要更好。

    “看来,你对秦云已经情愫暗生了。”

    血尊一双鹰眼盯着他,似乎射透了他的所有心思,声音颤巍巍的笑道:“自古多情皆烦恼,小子,情是双刃剑,若是深陷其中,受苦的人只能是你自己,身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铁马金戈、建立不朽功勋才是你该做的事!”

    “你到底是谁?”聂欢低声喝道:“你为什么能看穿我的心思?!”

    他拼命的收敛心神,必须不能继续暴露自己的内心想法了,同时灵脉术延伸开来,顿时一股股玄奇灵力在身体周围弥漫开来,意海深处,灵脉术的力量探索到了一股外来灵力,似乎正是血尊的读心术,并且就在这时,血尊的精神力对自己的意海发起了冲击。

    一时间意海深处波澜滔天,血尊的精神力像是一阵狂风般的掀起了万丈波浪,这些波浪仿佛着魔一样的冲天而去,似乎即将要占领整个意海,一旦意海被血尊的精神力占据的话,那意味着什么?或许,整个人就已经被他控制了吧!

    聂欢急忙驾驭全部灵觉进入意海,下一刻他就已经在意海中化出身形来,依旧一袭圣殿战袍的装束,手握着燎原剑,掌心一扬,凌空斗气爆发,顿时将万丈的滔天巨浪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毕竟是在自己的意海内,这里属于他。

    但血尊似乎依旧不愿意放弃,那无形的精神力迅速催谷起第二道冲击,更多、更强的波浪再次滔天而起!

    聂欢巍然立于意海的空中,一咬牙,怒吼声中扬起右臂,大声喝道:“二曜妖魔舞!”

    一道道妖力涌上了长剑,燎原剑迅速化为一柄通天长剑,带着二曜妖魔舞的力量怒斩下去,“嘭”一声激得意海波涛万丈,也硬生生的把血尊的精神力给强行打了回去,这一次二曜妖魔舞的力量十分雄浑,似乎就连意海深处沉睡着的七曜魔帝也愤怒了,毕竟他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现在居然出现另一个想搬进来,这还了得?!

    无形中,聂欢第一次和七曜魔帝联手了……

    “啊……”

    血尊一声惊愕轻呼,整个人在战熊背上晃了晃,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大约是被二曜妖魔舞这一击给冲击到灵魄了。

    聂欢的灵觉也缓缓从意海中出来,重回身躯,舒了一口气,脸色也不太好看,目光凛然的看着血尊,道:“你的读心术似乎失效了,想来你就是用这个方法控制赤鬼这个天境第三重强者的吧?你是不是也想用这个方法控制我。”

    血尊定了定心神,淡淡一笑:“孩子,你想得太多了,我只是想知道你更多事而已,如果我想杀你,恐怕半个时辰前就命令赤鬼杀掉你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赤鬼可以轻松的杀你。”

    这个林沐雨倒是不否认,点点头道:“那你到底要我来三层干什么?”

    “你知道我是谁吗?”血尊微微一笑。

    “谁?”

    “我叫秦桑,是当代帝君秦舞阳的爷爷的弟弟,怎么,你不信吗?”

    血尊淡淡一笑,忽然一扬手掌,顿时一道金色锁链浮现在手心里,正是缚神锁,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加有力的证明了!

    聂欢暗暗心惊:“既然你是秦家人,为什么会被囚禁在这里?”

    血尊冷笑一声:“因为一念之差,我自通天行省起兵三十万打算攻占兰雁城自立为帝,可惜时不与我,兵变失败,便被流放到了这通天塔内,小子,我刚才深入你的意海已经读懂了一些东西,你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想回去原来的世界吗?”

    聂欢一下就怔住了,他来自于另一个世界,这件事说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但是血尊拥有读心术,他却是可以的。

    看着聂欢愣愣的样子,血尊不禁一笑,说:“你的父亲聂天雷现在应该十分挂念你吧?而且,你原来的世界是多么的多姿多彩,游戏里的纵横驰骋、兄弟情义,夜生活的多姿多彩,苏荷酒吧的那个叫Susan的漂亮女DJ或许还在每天叨念着你,难道你真的舍得吗?你不想回去吗?”

    “想倒是想……”他低声说道。

    血尊哈哈笑道:“我倒是有个办法或许能让你穿过位面,重回原先的世界去,只是我想问一句,你愿意接受我的帮助吗?”

    马上收敛心神,灵脉术继续在意海中做出防御姿态,不让血尊进入意海继续读取自己的思维,他微微一笑道:“帮我重回原先的世界,会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何须好处,我在这通天塔内已经快要百年,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只要能帮到你,我倒是非常乐意的。”血尊双手一摊,一副乐善好施的样子。

    聂欢这时才是真的完全戒备了,无缘无故的帮助别人,这本身就是充满了不合理,何况是血尊这种人,他为了皇位可以兄弟相残的,这样的人绝对不会随便帮人。

    “那你说说吧……”聂欢淡淡道。

    血尊轻抚了一下战熊的头颅,笑道:“多说无益,你还是跟我去一趟塔顶吧,难道你进入通天塔,就不想看看上面的层楼有什么瑰奇吗?”

    聂欢点点头:“请带路。”

    “小黑,我们走!”

    战熊一声嘶吼,便背着血尊爬上了四层。

    握着燎原剑,十分戒备的跟着走上去,而赤鬼则抱拳走在最后面殿后,似乎是生怕聂欢突然对血尊发难一般。

    四层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五层也依旧一样。

    六层还是一样。

    就这样,一层层的攀爬上去,直至第十七层的时候,透过小窗就已经能看到外面的闪电与漩涡了,这里距离那个血色漩涡无比的近,踏上八层的时候,完全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哗哗哗……”

    狂风大作,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血尊纹丝不动,他已经释放领域在周围,抵挡任何侵入了。

    聂欢则将葫芦壁释放出来,保护住自己。

    第十八层,就是通天塔的塔顶!

    四周一望,就能看到整个兰雁城以及周围的一切景物,地面上的人永远都看不到塔顶,而塔顶上的人却能洞察整个兰雁城的分毫,说起来也真是神奇。

    头顶上方就是血色漩涡,漩涡中仿佛一股强横的吸力正在吸纳着地面上的一切,一片片落叶正从大地上飞舞起来,片片被吸入漩涡之中,聂欢的战袍也被吹得猎猎作响,还好他的修为已然算是中上乘,所以还能抵挡得住。

    目光一扫血尊,他神色淡然,似乎血尊之前利用读心术只看到了自己关于原来世界的一切,却没有读取到关于七曜魔帝的一切,否则他应该不会这般的泰然,毕竟七曜魔帝的存在对世人来说太过于惊世骇俗了。

    眯着眼睛看向了眼前的血色漩涡,聂欢问:“这是什么?”

    “位面裂缝。”

    血尊微微一笑:“这样的裂缝,世间只有一个而已,跃过这里,你就可以抵达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位面,所以我才带你来这里,你的世界或许就在这魔眼的后方,只不过你还需要稍微等待一下。”

    “为什么?”林沐雨问。

    “因为这个位面裂缝后面的位面,每百年才变换一次,而现在,裂缝后面的世界是天界。”

    “天界?”聂欢愕然。

    “亦就是神界。”血尊仰头一笑,道:“大道世界,千变万化,凡间多少机缘人只为追求长生,然长生不可得,凡人的身躯根本承受不起穿越位面时光流沙的冲击,孩子,你要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修炼成神,踏入神境之后凭自己的力量穿越位面,但以你的天资估计至少数百年的苦修才能踏入神境,那时你的亲人都已经死去,回去也没有意义了,另一个方法就是强行穿过眼前的位面,进入神界之后快速修炼成神!”

    聂欢一愣,笑道:“如果眼前的位面裂缝后面就是神界,为什么你和赤鬼不去?”

    血尊一声叹息:“我的双腿已经被斩断,无法重生,而小黑是兽类,所以无法进入神界,赤鬼就更加简单了,他是一个双手染满鲜血的佣兵之王,杀孽太重,时光流沙一定会把他粉身碎骨的,倒是孩子你心地单纯,你的身躯又是真龙血脉,世间最强的体魄,时光流沙无法将你的身躯湮灭,所以你才是最佳进入神界的人选。”

    “真的吗?”

    “是的。”

    血尊抬手一扬,一道无形之力弥漫开来,顿时眼前的血色漩涡缓缓散开了血气,裂缝另一端的景色也缓缓浮现出来,赫然是一个美轮美奂的画面,一片绿色盎然的丛林上空漂浮着一座座山脉,山脉之上灵宫林立,仙鹤成群,祥云萦绕,甚至远远的能看到仙人飞行于山间,腾云驾雾。

    “这就是神界啊?!”聂欢睁大眼睛,有些迷乱了,心道景色确实好,3D画面,超赞的说!

    “对,这就是神界。”

    血尊微微一笑道:“你穿越时光流沙的过程大约是半柱香的功夫,以你的真龙血脉之躯一定抵挡得住,如果你想成为一位踏入神境的强者,那就不用再犹豫了,不过我不会勉强你,如果你怯懦的只想留在这碎鼎界大陆,我也不会怪你。”

    ……

    就在这时,忽然聂欢的心底深处传来了七曜魔帝的嘲笑声:“哈,这老混蛋,居然以为这样就能欺骗得了我?聂欢,你想死的话就过去吧,我保证你一定死得很难看。”

    “为什么?”聂欢用意海问道。

    七曜魔帝的声音十分尖利:“嘿嘿嘿嘿……这空间裂缝的另一边到底是什么,你用灵觉穿越过去一看便知,何须要问我?”

    “嗯!”

    这一点倒是提醒了聂欢,他马上定了定心神,发动灵脉术,灵觉直接飞出体外直奔空间裂缝,穿过裂缝的瞬间,只看到那天界美丽的画面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血色炼狱,无边无际的血色岩浆之海,海中漂浮着一个个凄厉惨叫的鬼魂,而在一座孤山之上,一个下半身被埋在岩石中的巨人浑身腐烂大半,一边怒吼着:“秦桑,你这混账东西怎么还不给老子送来新鲜灵魂!?再不送来,我火精鬼王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聂欢微微一愣,急忙将灵觉给撤了回来。

    “呼……”

    他舒了口气,目光一扫血尊,笑道:“既然前辈不能自行进入神界,不如这样,晚辈背着你一起飞进神界里,我们一起成神,怎么样?”

    血尊一愣,也明白了什么,哈哈一笑道:“果然还是骗不过你……没错,空间裂缝的后面其实是第十一层炼狱,由火精鬼王镇守着的位面,火精鬼王的修炼需要新鲜灵魂,所以我把进入通天塔的人大部分都送进去了,而他会给我我需要的寿命,至于你……嘿嘿!你小子有点特别,居然不上当……”

    说着,血尊手掌一扬,斗气回旋,道:“既然你自己不愿意进入,那就由老夫亲手送你进去好了。”

    聂欢低喝一声,葫芦壁发动,燎原剑握在手中,火蛟剑魂吼声不绝,准备动手了!

    ……

    就在这时,忽然七曜魔帝在意海中说道:“聂欢,不要白白送死,你听我的话,跳进位面裂缝之中去,我会帮你击败火精鬼王。”

    “你能打得过火精鬼王?”聂欢问道。

    七曜魔帝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轻蔑:“用你那个世界的话来说,火精鬼王这种战五渣给本大帝提鞋都不配啊!”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