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辈住手!”

    聂欢忽然扬起手臂,脸上飞起灿烂笑容:“您是秦氏家族的前辈高人,您看我,我也是秦氏家族的御林卫,咱们不能自家人打自家人不是?这样吧,我自愿跳进这个位面裂缝里,不劳您老人家动手了,怎么样?”

    “你小子在搞什么鬼?”血尊眉头一扬,道:“你要跳就快跳,别再这里多说废话了。”

    “好!”

    聂欢一转身,飞速将斗气提升到了巅峰状态,双足猛然爆踏塔顶就跳进了位面裂缝里,反正留在这里也会被血尊杀掉,那还不如去炼狱里碰碰运气,七曜魔帝与自己共用一个身躯,他不会让自己死的,不过也不能全信七曜魔帝,这魔头也不是什么好鸟,反正最坏的结果都是死,那有机会就一定要尝试了。

    “嗡!”

    耳鸣大作,聂欢进入位面裂缝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快要窒息了,身躯不断的扭曲,穿越位面的感觉绝不好受,一道道火红色的流光不断的撞击在身躯之上,这就是血尊所说的时光流沙,但却是非常滚烫的流沙。

    灼热感让聂欢险些昏厥过去,急忙运气武魂和斗气来保护身躯,但武魂几乎召唤出来瞬间就被流沙击碎了,身后的战袍第一时间起火,转眼烧成了灰烬,幸好圣殿战袍的裤子与绑腿是厌牛皮做的,厌牛皮十分珍贵,水火不侵!

    不多久后,圣殿战袍的铠甲火红色一片,开始一块块的熔化剥落了,聂欢心疼不已,这帅帅的战袍就这么没了啊!

    再过一分钟,战靴也烧熔了,他只能赤足在流沙中随着气浪飞行,上身全部袒露出来,遒劲的肌肉与健壮的体魄让他有点小小的得意,但得意没多久就被灼烧的痛苦所淹没了,每一寸皮肤都在忍受着煎熬,但血脉中流淌的真龙血液却保护着他的皮肤不被烧坏,更玄奇的就连俊逸的短发也没有被烧掉,否则光了头就不太好看了。

    整个过程经历了大约五分钟,“哗啦”一声冲出了裂缝,整个人化为一道火焰流星砸落向地面之上,位置刚好就是熔浆海中的那座孤山,聂欢一睁眼就看到即将“坠机”了,急忙张开武魂,葫芦壁先触地,“蓬”一声带着身躯滑出了数十米远。

    一抬头,就看到火精鬼王那张可怖的半腐烂脸庞,他桀桀大笑着的看着自己:“终于又有新鲜**能吃了,嘎嘎嘎……太好了!”

    聂欢不禁一笑:“你确定不会崩坏你的大牙吗?”

    “你找死!”

    火精鬼王猛然挥舞手臂,那手臂数百米长,“哗啦”一声从天而降。

    聂欢被吓了一跳,这种神通真是不得了,急忙发动坠星步的蝶步闪了开去,身后“蓬”一下尘土飞扬,整个孤山都在颤抖了,不过聂欢也注意到了,火精鬼王一击之后,地面上没有留下任何沟壑,这是怎么回事?似乎只有一种解释,火精鬼王根本没有**,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只不过是一个灵魂形态罢了。

    不过,就算是被灵魂形态命中,大约也会死的,自己一死也变成灵魂,那时候就纯粹的要任人宰割了,不对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任鬼宰割!

    “哗!”

    烈风包裹着火精鬼王的手臂,他再度杀了过来。

    聂欢急忙低喝一声:“七曜魔帝,你还不出来,想等我死了再出来吗?别忘了,这里除了我这个身躯之外也没有别的了!”

    这句话十分厉害,马上就让七曜魔帝坐不住了。

    聂欢放开意海之门,下一刻,七曜魔帝巨大的身躯猛然从他天灵之上冲了出来,一样的灵魂形态,但却要孤傲了许多。

    双手负于身后,七曜魔帝立于空中,周围神光萦绕,淡淡的看着火精鬼王,道:“火精,你还记得本尊吗?”

    火精鬼王一愣,脸上透着寒意:“七曜魔帝?哈……哈哈哈,你居然会潜藏在一个无名小子的身躯之中,而且还如斯的弱小!”

    事实上,七曜魔帝在聂欢的意海里一直没少受到炼器宝鼎的“榨取”,灵魂之力也越来越弱了,倒也未必能打得过火精鬼王。

    反正两个人打个两败俱伤是最好不过了!

    ……

    “火焰滔天!”

    火精鬼王抢先发难,手臂挥出滔天烈焰!

    七曜魔帝也不是省油的灯,掌心一扬,直接就是第四曜,暴喝道:“四曜鬼神哭!”

    掌心里鬼神乱舞,天地为之变色,“嘭”一声爆鸣,直接轰碎了火精鬼王的烈焰,掌力不绝的飞了出去,将火精鬼王的半条胳膊给轰碎了,但由于是灵魂形态,所以只是损伤灵魂力量,手臂很快的就重新生长出来了。

    “你这个老东西!”

    火精鬼王一脸的羞愤,身体在地面上移动着,一边扬起手臂,大喝道:“天火燎原!”

    无数火焰从天而降!

    七曜魔帝双掌扬起,身上满是毁灭之力,嘴角带着狰狞的笑容:“来吧来吧——五曜八荒灭!”

    “嘭!”

    火光冲天而起,孤山又是猛然一颤,整个炼狱十一层都因为两大强者的对决而颤抖了。

    聂欢急忙逃得远远的,省得被大战波及,他远远的看着,七曜魔帝的力量确实被自己压榨了许多,居然跟战五渣打得不相上下,很好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咕咕……”

    这时肚子再次响了,他不是灵魂形态,不吃东西是要饿死的,可是在这种炼狱之中到哪儿去找吃的?孤山上到处都是滚烫的熔岩,就算是有活的东西恐怕也会被烧死了,而熔浆之中则漂浮着一个个无主鬼魂,难道吃鬼啊?

    他摸摸肚子,有些想死的心了。

    提着燎原剑游走在孤山之中,寻找了许久,耳边回荡着远方两大强者的各种声音——

    “飞火祭天,老子要弄死你!”

    “六曜天地劫,本尊要杀你全家!”

    “火棘天地,你死定了!”

    “七曜星辰变,火精你这白痴,想杀我再等一万年吧!”

    ……

    就在两大强者的声音里,聂欢飞快的分辨出另一种声音:“呱呱……呱呱……”

    擦,这是青蛙的声音?

    他心里一咯噔,急忙提着燎原剑循着声音找了过去,那是一个岩石间的裂缝,当他钻进去的时候就远远的看到了一直通体透着火光的青蛙,这青蛙大约有拳头大,比普通青蛙大了许多,这玩意他见识过,在征服游戏里,火蛙是一种10级的食材,烹煮之后十分美味。

    抓火蛙!

    “啪!”

    手掌落地,却扑了个空,火蛙的跳跃速度十分快,已经在远方,但这并难不倒林沐雨,他只是一扬手,葫芦藤破土而出,瞬间捆住了火蛙。

    走上前,一剑切掉了火蛙的头部,将它肥嫩的身躯握在掌心里,一片滚烫的感觉,但是没有水,怎么烧呢?而且这个问题非常严峻,没有水的话,自己该怎么生存?

    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的地面上石子儿开始颤抖,下一刻“啪”一声,一股白色水箭冲出了地面,而且是滚烫的水箭,一时间聂欢欢悦不已,是地泉!

    太幸运了,这种地方居然还有地泉,简直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他欢快的将绑腿取下来,因为材质水火不侵,所以直接兜取了一些地泉,从四周找了些早就干枯上万年的树枝引燃一堆篝火,把厌牛皮包成锅的形状放在上面烧煮,随后又抓了两只火蛙,把三只火蛙去皮取出内脏之后扔进锅里煮,这时候也不能追求什么葱花香菜的调料了,甚至连油都没有,能填饱肚子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不多久,水再度滚沸起来,火蛙的肉也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远方,七曜魔帝、火精鬼王的灵魂还在大战着,星辰光芒冲天而去,看起来无比炫目,但想杀掉火精鬼王还需要一些时间。

    聂欢也懒得去管这两个神经病了,自顾自的吃起了火蛙,三只火蛙的分量充足,吃完之后已经饱了,拍拍圆鼓鼓的肚子再喝点汤,躺在滚烫的岩石上休息一会,感觉人生都已经没有追求了。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股火热的感觉从肚子里传来。

    “怎么回事?!”

    他皱了皱眉头,难道是闹肚子了?

    就在这时璐璐飞了出来,说:“哥哥,你吃了太多的火蛙肉了,这种肉是纯火属性,你吃了火蛙肉却不去火,这可是不行的啊!”

    “靠……”

    聂欢问:“璐璐,怎么去火?”

    璐璐瞬间小脸蛋通红:“虽然璐璐很乐意为哥哥服务,但是……但是璐璐并没有真实的躯体啊,再说了……璐璐的身体那么小,怕是不符合哥哥的尺寸呀……啊啊啊啊!我说的去火不是这个火,哥哥你太邪恶了,璐璐说的去火只是去除掉火劲罢了,哥哥你想太多了啦!”

    聂欢一脸黑线,看着这个漂亮的精灵女官在这里**,忍不住道:“妈的我就说了一句话,你居然能脑补那么多,不服不行啊……璐璐你还是告诉我怎么去火吧,我现在感觉肚子都快烧起来了!”

    璐璐环视一周,道:“哥哥,你看熔浆表面上的那些灵光,其实那些都是灵魂散落的灵力,因为鬼魂属阴,所以哥哥如果能炼化掉这些灵光,应该是可以调和体内的热劲的。”

    “嗯,好!”

    深夜,星光洒落在七海城的大公府邸上,琉璃瓦映照着漫天的星辉。

    “笃笃笃……”

    骏马疾行而入,一个曼妙身姿策马进入府邸之中,两名守卫马上迎上前去:“什么人,竟敢擅闯七海公爵府?!”

    马上的少女掀开了斗篷,下面是一张清丽脱俗的秀美脸庞,正是唐小西。

    “啊,是西郡主!”

    两名守卫急忙恭敬行礼,道:“郡主怎么会那么晚返回七海城的,而且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唐小西神色匆忙道:“别说那么多了,爷爷在哪儿?”

    “澜公在住处休息了。”

    “带我过去。”

    “是!”

    穿过亭台水榭,一路来到了沧澜公的住处,这里反而倒显得并不奢华,只是一座极为普通的木屋,就那么孤零零的坐落在湖边,里面还有灯光,唐岚身披公爵锦袍,手握一卷兵书正在研读着,他的须发已经花白,苍老的脸上带着一些疲惫。

    “咚咚”敲门声中,唐小西在外面说道:“爷爷,睡了吗?小西回来了。”

    唐岚顿时心神一颤,将手中的书卷放下,站起身来直奔房门而去,打开房门就看到唐小西站在月光下,他不禁笑道:“小西,你怎么那么晚回七海城了,你应该提前告诉爷爷才对啊!”

    唐小西马上挽着唐岚的手臂,笑道:“这不是想给爷爷一个惊喜吗?”

    “是吗?”

    唐岚眯着眼睛,笑道:“恐怕不止是惊喜,你是为了聂欢才回七海城的吧?”

    “啊?”

    唐小西一愣,张大了小嘴,挺害羞的笑了笑:“原来爷爷都猜到了啊……”

    唐岚的目光非常柔和的看着这个宝贝孙女,笑道:“哼,爷爷在兰雁城也有不少眼线好吗,你跟那个叫聂欢的小子交好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哎……孙女长大了,要找夫君咯,我这个当爷爷的是不是应该早点给你准备聘礼了?”

    “爷爷……”

    唐小西秀眉轻蹙,道:“聘礼不聘礼的都没什么,我担心他现在已经快要死在通天塔里了!”

    “这小子砸了养育堂,杀了几名禁军,打伤了养育堂的军官,这罪刑已经足够他死上七八次了,把他流放通天塔已经算是最轻的惩罚了。”唐岚眼中光芒一寒,道:“再说神侯方宜州也有心要杀聂欢,我们七海唐门如果可以不卷入的话,还是不要卷入的好。”

    唐小西抿了抿红唇,泪水盈满了眼眶,说:“爷爷,在你眼里难道只有权力轻重吗,小西喜欢聂欢,你难道不知道吗?”

    唐岚也是一愣,目光变得柔和起来,轻抚着孙女的秀发,道:“小西,我们唐门在七海城能有如今的基业来得十分不易,你也应该知道爷爷为此付出了多少,我们现在虽然堪称是兵强马壮,但绝对没有力量跟神方宜州凡抗衡,他才是天下第一军神啊!”

    “爷爷!”

    唐小西咬着嘴唇,眼睛都红了,说道:“如果你不去为聂欢说情,小西会后悔一辈子的啊,爷爷,你就不能帮我一次吗?”

    唐岚深吸一口气,实在拗不过,便道:“那好吧,你去打点行装,明天一早,爷爷陪你一起前往兰雁城面见帝君,可以了吗?”

    “嗯,谢谢爷爷!”少女破涕为笑。

    “快点去睡吧,明天还要赶路,我让仆人给你先做点好吃的!”

    “嗯嗯!”

    看着唐小西欢悦而去,唐澜则是一声叹息,看着黑夜中的微光,他淡淡道:“傻孩子,一辈子那么长,想忘掉一个人也没有那么难啊……”

    ……

    此时的炼狱中,被唐小西牵挂着的某人毫不知情,还在快快乐乐的炼化着灵火。

    “嗡……”

    巨大的炼器宝鼎张开,聂欢提升斗气,将周围岩浆表层的灵光吸纳过来,不多久之后就吸纳了数百道灵光汇聚在一起,随后开始运足劲炼化,宝鼎微微颤抖,吐出了第三层的地火来灼烧,那些灵光在宝鼎中胡乱飞舞,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仿佛是灵魂被炼化了一般。

    不多久之后,聂欢已经满头汗水了。

    炼狱中的物质确实与人界大不相同,至少这些灵光就没有那么容易炼化,它们反复的冲击给聂欢造成了极大的阻碍,甚至让他出现了内伤。

    足足过了一夜才将这部分灵光炼化完全,它们化为一丝丝的灵火沁入了炼器宝鼎中的深层之中,第四层!

    但数量太少了,还不足以让炼器宝鼎自行衍生第四层的火焰。

    于是继续反反复复,转眼四天过去。

    “刷刷……”

    又是几道灵光化为火焰沁入了炼器宝鼎第四层空间之中,终于,整个炼器宝鼎光芒大涨,一种异样的充盈感让聂欢发现,炼化成功了!

    成功将灵光炼化成了灵火,也让炼器宝鼎自身领悟了第四层火焰——灵火!

    看看远方,七曜魔帝、火精鬼王鏖战了四天四夜依旧没有丝毫要休息的迹象,依旧在嗷嗷的乱战着,看这情况没有个十几天恐怕也打不完。

    悠闲的收了炼器宝鼎,继续去抓火蛙来果腹。

    算算日子,自己进入通天塔也有十天了,活下来不算,居然还穿越到了炼狱位面,这不免让他有些小得意,不过看看空中大约30米高的位面裂缝,他又犯难了,进来容易,可怎么出去呢?毕竟自己不会飞,而纵跃的高度最多也就10米左右,回去将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呱呱……”

    第一只火蛙到手,然后再去抓第二只,好在这里的岩石裂缝里火蛙的数量非常充足,吃个一个月肯定不是什么问题。

    结果第三只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反倒是越走越深了,岩石缝隙的深处,一股灼热的能量涌来。

    他继续向前走,转过一个石壁,赫然看到眼前一片火红色,那是地底深层的岩浆,不过似乎不像是一般的岩浆,这些岩浆中夹杂着一条条无形手臂,似乎有鬼魂在其中凄厉吼叫,这是什么鬼东西?

    璐璐在意海中说道:“哥哥,这是炼狱里的火焰,大约可以称之为炼狱火吧,火焰强度比灵火略高一些,哥哥倒是可以尝试炼化这种地狱火,把它炼化成炼器宝鼎的第五层炼火,这样炼器宝鼎的作用应该就会可以更大发挥了。”

    “嗯!”

    他坚定的点点头,吃完火蛙之后马上开始尝试炼化地狱火,而所用的炼火就是第四层刚刚炼化的灵火,灵火在炼器宝鼎的增幅下温度更高、纯度也更强,这是炼化地狱火的资本所在,但这过程绝不轻松,整整一夜毫无进展,反而是把自己给累得七荤八素。

    没关系,继续努力,反正有的是时间!

    他一边掐算着日子,一边尝试炼化地狱火。

    七曜魔帝、火精鬼王自然是战个痛快,打了好几天犹自还在鏖战着,一副杀意已决的样子。

    于是,整个炼狱十一层充满了莫名的画面喜感。

    ……

    疾行五天,七海唐门的近5000

    人马浩浩荡荡的出现在兰雁城外,远远的,禁军风不败就已经带着人马在迎接了,一万禁军列于城外欢迎,表面是欢迎,其实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七海城来了那么多的人马,禁军是有所防备的。

    风不败一袭白袍策马上前,抱拳恭敬道:“末将风不败参见澜公!”

    唐岚一摆手,笑道:“风统领无须客气。”

    “澜公……”风不败试探问道:“澜公此次率领五千铁骑来到兰雁城,所为何事?”

    唐澜道:“还不是为了小汐,哎,这孩子太任性了,恐怕我不来为聂欢求情的话,小西一定会不要我这个爷爷的……”

    唐小西脸蛋一红:“爷爷,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要您!”

    风不败哈哈一笑:“既然澜公是为了阿欢求情的,那末将愿意带路,澜公随我来吧!”

    “等等,风统领。”

    唐岚指了指身后的七海城铁骑,道:“这5000重骑兵就驻守在帝都城外吧,我和小西随你去觐见陛下就可以了。”

    风不败露出一丝感激的神色:“多谢澜公体谅风不败的难处。”

    “哈哈,我等皆是帝国重臣,自然是要多为陛下考虑周全了!”

    “走吧澜公,末将带路。”

    “好!”

    ……

    当唐岚来到泽天殿的时候,秦舞阳居然亲自迎了过来,足可见帝国对七海城的倚重,把唐岚迎进大殿之后,秦舞阳未卜先知的笑道:“澜公想必一定是为了聂欢而来的吧?”

    唐岚点头:“是啊,小西与聂欢交情甚好,哎……我这个当爷爷的实在拗不过她,真是从小就把她给惯坏了!”

    秦舞阳不禁笑道:“怎么会?小西冰雪聪明,而且人也善良,这是好事啊!不过澜公,聂欢已经进入通天塔10天了……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这……”

    唐岚道:“老臣不敢僭越,只求陛下稍微缩短一下期限,把这30天改成20天,如何,这样老臣也算是能给小西一个交代了。”

    唐小西在旁,目光灼灼的看着秦舞阳:“陛下,请您恩准!”

    秦舞阳深吸一口气,看向一旁的一群大臣,问道:“澜公亲自求情,方卿、罗行,你二人可有什么异议呢?”

    方宜州脸色有些不好看,抱拳道:“老臣全听陛下裁决。”

    罗行也顺势道:“微臣也一样。”

    秦舞阳不禁哈哈一笑:“那便好,风不败听令,10天后打开通天塔的大门,假如聂欢还活着,那便放了他,让他重回泽天殿听候调遣。”

    “多谢陛下!”风不败欣喜不已。

    秦舞阳转过身去,脸上也露出一丝欣然之色,这样,他也对女儿秦云算是有个交代了,只不过聂欢已经很多天没有动静,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