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苦比的差事

苦比的差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出所料,卫虎子欣然同意了秦亮的调令,马上从虎卫转为了鹰卫,俸禄减少了不少,不过似乎根本就不以为意。

    午后,聂欢独自一人策马回到圣殿。

    “大人,您回来啦!?”

    几名圣殿守卫一脸兴奋的看着他,聂欢被流放通天塔的事情早就闹得人尽皆知了,如今看到聂欢活着回来自然所有人都会大感意外。

    进入圣殿之后,一切如旧,一群陪练师、教官正在专心的训练着,唯独有一个人牵着战马与聂欢碰个面对面,不是别人,正是霍秀。

    “霍秀,你这是去哪儿?”聂欢讶然。

    霍秀惊喜的看着他,却又挠挠头,笑道:“聂欢大人您回来了……可惜,我老霍却要走了,昨天刚刚得到任命,我要离开圣殿了。”

    “去哪儿任职?”

    “禁军统领风不败大人亲自举荐了我,任职禁军的一名准将,大约是千夫长的军职吧!”

    “那恭喜你啊!”

    聂欢微微一笑:“这也算是得以高升了。”

    霍秀有些无奈,哈哈笑道:“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在圣殿里的工作,我这人个性太直,去了禁军不知道会因为性格得罪多少人呢!”

    聂欢拍拍胸脯,说:“你看,我不也是离开了圣殿,去御林军入职了么?”

    “你不一样,你依旧是圣殿的人。”

    霍秀有些留恋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一排偏殿,道:“我却是永远的离开圣殿,以后便是禁军的一员了,唉……”

    聂欢拍拍他的肩膀:“没事,你我永远都是朋友,欢迎你随时回圣殿来看看。”

    “嗯!”

    霍秀重重点头:“那我走了!”

    “好,有空我们或许还会再见的。”

    “是啊,走了!”

    霍秀牵马悄悄走了,看着背影竟显得有些落寞。

    ……

    聂欢则拴好马,提着燎原剑直奔圣殿大殿而去,水榭走廊上远远的看到了羊角,便笑着说:“羊角执事,下午好。”

    “阿欢回来啦?”羊角笑吟吟道:“大执事果然没有猜错,你肯定会再回圣殿一次吧,走,我带你找他去!”

    “好!”

    大殿内,曹宏手按大执事座椅的狮头托手,双眸之中透着精光,笑道:“阿欢,快跟爷爷说说你在通天塔内的详细经历吧?”

    聂欢恭敬而立,娓娓的把通天塔内一切讲述了一遍,不过没有提及七曜魔帝的事情,但也依旧听得曹宏、羊角目瞪口呆,过了半晌,羊角感慨道:“没有想到和老家伙居然依旧活在通天塔内,算起来他已经数百岁高龄了……”

    曹宏眯着眼睛,道:“他并未踏入神境,根本没有获得永生之力,这样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若换做是我,恐怕我宁愿一死也不愿意与炼狱中的恶魔作这等下流的交易。”

    羊角笑道:“阿欢能活着回来就太好了!对了,阿欢你回圣殿应该也有些什么事要办吧?”

    “是的。”

    聂欢点点头,然后拽了拽肩膀上的铠甲,笑道:“这身鹰卫的衣甲穿得实在是不舒服,所以还是想要向曹宏爷爷要几套圣殿的衣甲,不知道我定制的衣甲还有没有了,上一套已经在穿越位面的时候烧熔化掉了。”

    曹宏不禁莞尔:“原来就是为了这个?也罢,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来人啊,把阿欢的圣殿金星陪练师战袍拿进来。”

    大门打开,两名圣殿守卫各自捧着一套圣殿战袍走了进来,铠甲胸前的金星陪练师徽记十分闪耀。

    曹宏笑道:“这套衣甲是我命令专人打造的,以千年玄铁铸造,并且镶嵌了浮力宝石,可以减轻你穿戴起来的承受压力,快试试如何?”

    “好!”

    聂欢兴奋的取了一套衣甲,进入内殿去换了出来,顿时整个人再度神采奕奕起来,并且铠甲四周一共镶嵌了8枚黑色宝石,就是曹宏所说的浮力宝石,整套铠甲至少一百斤重,但是穿在身上却感觉绝不超过50斤,这套铠甲确实已经算得上宝贝了,他欣喜不已,急忙抱拳道:“多谢曹宏爷爷了,我非常喜欢这套衣甲。”

    “喜欢就好!”

    曹宏轻捋白须,得意洋洋道:“这可是我们圣殿的巧匠所铸造的,天下闻名……对了阿欢,你不是已经申请成为鹰卫了吗?什么时候去鹰巢啊?”

    “下午就去。”

    “好,那爷爷不留你了,鹰卫执行任务均有风险,你要多小心啊!”

    “是,那爷爷我去啦?”

    “好!”

    羊角把他送出门,一边走一边叹息道:“阿欢你这么一走,霍秀也走了,现在倒好,我们圣殿再次回到那个人才凋零的状态,似乎整个圣殿年轻一辈看起来像样点的就只有秦岩松小王爷了。”

    聂欢微微一笑:“小王爷天资聪颖,是个可造之材,善加培养就能成为一位绝顶高手。”

    “是,总之阿欢你有空还是要多回圣殿来看看的。”

    “嗯,好的,羊角爷爷!”

    ……

    随后又去一趟灵药司,和孟瑶道个别之后便去鹰巢了。

    所谓鹰巢,实际上设置在兰雁城城外一个设施,拥有两大职能,其一是直接提供给帝国泽天殿一些重要情报,其二则是派遣高手进入深山中猎杀高等灵兽,为泽天殿提供稀有野兽的灵石、肉食等等,每逢秋天鹰巢都会非常忙碌,为过冬的食物而准备。

    出了城沿着小道疾驰几里路,远远的就看到一座座营盘建立在一座毗邻兰雁城的山岭上,正是鹰巢,鹰巢是一个新建的部门,隶属于御林军,营地十分简陋,中军是改建了一座山神庙而成的,其余的营地则全部是帐篷,甚至更简陋的只是用草木随时搭建了一番,也难怪风不败、秦亮都说鹰卫过得太苦了,由此可见一斑。

    鹰巢驻守兵力不多,只有寥寥不到两百人,其中有110人都是聂欢的部下。

    沿着山路策马而行,不久之后卫虎子迎了上来,行了个笔直的帝**礼,道:“将军,统制大人已经在中军等着您呢,快点来吧!”

    “带路。”

    “是!”

    一路急行进入鹰巢之中,聂欢牵马而行,往下一看发现这里十分陡峭,一片营盘都建立在千仞悬崖之上,就如树顶鸟巢,难怪这个机构会被称之为鹰巢。

    鹰巢设置了7名百夫长,一名鹰巢统制,聂欢属于七大百夫长之一,而统制则是一个叫做蒙哥的人,据说祖上曾经是一代名将,但数千年之后到了这一代已经差不多不为人知了,一个个区区的千夫长统制,怎么也称不上是名将吧?

    进入中军帐内,聂欢一抱拳,道:“聂欢参见统制!”

    蒙放是一个大约40岁上下的汉子,长得浓眉大眼,哈哈一笑站起身道:“聂欢大人终于来啦,快点坐吧,你的到来简直就像是一场及时雨!”

    “怎么说?”聂欢坐下之后问。

    蒙哥有些苦恼的沉吟一声,说:“泽天殿在半个月前给了我们鹰巢一个过冬任务,需要4000年以上的火焰灵石两枚,5000年以上的岩石系灵石一枚,5000年以上的光明系灵石一枚,1000年以上的云鹿20头、500年以上的迅狼皮100张、1000年以上的火狐皮10张,外加一千公斤以上的山猪一头,说是岁末大典祭司用的。”

    聂欢听得有些晕乎乎的,笑道:“这么多的任务啊,那我们完成了多少了?”

    蒙哥咳了咳,有些尴尬的一笑:“7名百夫长有4名进入了苍南行省执行侦查任务去了,剩下的两名其中一个在猎杀6000年岩羊的战斗中受了重伤,另外一个正在执行猎杀迅狼的任务,所以了,我能用的人现在差不多只有你一个了。”

    “那我什么时候出发?”

    “越早越好!”

    蒙哥看了看兰雁城的方向,道:“其实不瞒你说,两名火焰灵石是为西郡主准备的,5000年的岩石系灵石是为秦岩松小王爷准备的,5000年的光明系灵石是为云殿下准备的,我知道林将军其实跟他们都认识,由你去执行这个任务最合适不过了。”

    说着,蒙哥咳了咳,道:“说实在的,鹰巢的将领之中就属你的实力最强,派别的人去猎杀5000年以上的灵兽,我很担心他们会自身难保啊……”

    “嗯,知道了。”

    聂欢站起身,抱拳一笑道:“统制,你打算给我多少人马?”

    “50人,其中包括地境实力的10名御林卫,怎么样?”

    “好,多谢。”

    “不客气,祝将军旗开得胜!”

    ……

    出了中军帐,卫虎子剑眉紧锁道:“将军,统制这明显是欺负我们这些新来的鹰卫,竟把整个过冬的猎捕任务全部给了我们,末将明明看到还有不少御林卫在营地里闲着下棋、打猎等,凭什么就让我们去干这等危险的苦差事,真是可恶!”

    聂欢嘘了声,笑道:“小声点,就当是能者多劳吧!你去点选精锐兵力,我们傍晚就出发,连夜进入寻龙林,带足补给,这次就当是自我历练好了。”

    “是!”

    战马长嘶,鹰巢营的空地上,50名士兵整装待发,清一色都是骑兵,并且还准备了一架拖车,这拖车是用来拖运1000公斤重的山猪的,因为山猪是用来大典祭司用的,所以必须保持完整,不用拖车恐怕也没法搬运,毕竟即便是大力士也搬不动那么重的山猪。

    “大人,我们准备完毕了!”

    卫虎子提着长剑,肃然的回报道。

    “准备出发吧!”

    聂欢马不停蹄,勒转马头,带着众人缓缓向营地外而去,却就在这时,一旁道路上出现了一群人,似乎从山下刚刚上来的,为首的一人身披御林卫战袍,生得颇为俊朗,但眉宇间一股浓烈的傲气,丝毫不让的率领人马与聂欢的人对峙在山道上。

    “这谁?”聂欢低声问。

    卫虎子皱了皱眉头,道:“公瑾,拥有60级天尊的实力,是200御林卫中踏入天境的9人之一,因为出身于神侯府,所以十分傲气,这个人在御林卫中从来都是飞扬跋扈的,大人我们能够避开还是避开吧,公瑾这种小人,惹了晦气。”

    聂欢点点头,道:“停下,让他们先过去。”

    “是!”

    一群人纷纷止住战马。

    这时,公瑾拉着缰绳策马而来,一派趾高气扬的样子,目光落在聂欢的身上,忍不住笑道:“想不到狗尾草也有春天,就连第十等青葫武魂的葫芦娃都能当御林卫了,哈哈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聂欢,你这次出行任务是什么?”

    聂欢忍着怒意,道:“猎杀5000年以上的各系灵兽。”

    “哦?”

    公瑾禁不住哈哈大笑:“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还想猎杀5000年以上的灵兽?你们可知5000年灵兽的厉害?哈哈哈,别全部死在寻龙林里了,我们鹰巢可丢不起那么大的人啊,哟,卫虎子老弟也在队伍里啊,嘿嘿……”

    公瑾缓缓策马来到卫虎子旁边,一双眼睛带着轻蔑,道:“听说你母亲曾经是营姬出身,你这个营姬之子能当上御林卫本就不易,千万别死在外头,不然那灵兽吃了你都不知道腹中之食是谁家的野种呢,哈哈哈哈……”

    “当!”

    聂欢的燎原剑已经出鞘了,闪电般一送就已经抵在了公瑾的咽喉之上。

    “聂欢,你想干什么?!”公瑾吓得一动不敢动。

    聂欢微微一笑,目光冰冷道:“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部下,你给我记住了!”

    长剑缓缓挪开。

    公瑾却吓了一身冷汗,他和聂欢同样是天境第一重天的实力,却被对方闪电偷袭给威胁了,而且是当着一群部下的面,不觉得恼羞成怒道:“你也太嚣张了吧?你以为你这一点人就能猎杀5000年以上的灵兽吗?告诉你,5000年光明系的灵兽无非飞羽兽、灵光蟒、金鳞兽几种,飞羽兽、灵光蟒在落雪之前就已经开始冬眠了,金鳞兽十分罕见,即便是找到凭你们也绝非对手,老子看你们怎么死!”

    说着,公瑾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卫仇,道:“野种,别以为你找到靠山了,你等着瞧!”

    卫虎子咬碎了钢牙,但依旧隐忍没有发作,毕竟实力悬殊,并且对方的贵族出身,自己只是一个平民,而且正如弓洵所说,卫虎子是营姬的儿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母亲在十多年前死去,甚至连个平民都算不上。

    聂欢却不愿忍,剑眉一扬道:“公瑾,假如我们猎杀到5000年以上的金鳞兽回来,那又怎样,你敢跟我们打赌吗?”

    公瑾怒意上涌,道:“好,你说,怎么打赌?”

    聂欢道:“冬祭大典到来之前,我们若是能猎杀到5000年以上的金鳞兽,你给卫虎子跪下来,当众道歉,如果我们没有做到的话,我给你跪下,当众道歉,你敢不敢赌?”

    “为什么不敢赌?”

    公瑾扬起手掌,大声道:“所有人听着,若是聂欢猎杀到5000年以上的金鳞兽,公某人愿意给卫虎子跪下道歉,但如果他们猎杀不到,聂欢便当众给我弓洵跪下道歉!”

    众人齐齐扬起兵刃叫好喝彩,这群人起哄的本事确实不简单。

    ……

    两队人马错身而过,一场闹剧就这样暂时中止了,但聂欢知道,这件事情远远不会这样就了结,神侯府对自己的敌意越发的强烈了,而且御林卫中居然都有神侯府的人,这方宜州也未免太过于手眼通天了,这是桃李满天下的节奏吗?

    卫虎子策马紧跟上林沐雨,压低声音道:“谢谢你,大人……”

    “谢什么,跟我还那么客气。”他轻描淡写的笑道。

    “大人……”卫虎子欲言又止,过了几秒钟,道:“我是营姬之子,就连姓名都是跟我母亲的姓氏……您,您会瞧不起我吗?”

    聂欢忽地勒停战马,脸上带着认真之色,道:“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我不在乎你的出身如何,你是我的同伴,也是我的兄弟,我不会容忍任何人在我面前欺负你,而且,我永远也不会瞧不起你,仅此而已,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没了……”

    “那就快走,我们必须在冬祭大典到来之前猎杀掉金鳞兽,这可不是吹牛的,真的找不到金鳞兽的话,我可是要给那孙子跪下来道歉的,你也不愿意看到我给那种人跪下道歉吧?”

    卫虎子释然,脸上涌现出笑容,策马追上笑道:“不会的,我们一定能找到金鳞兽!”

    “嗯!”

    ……

    夜幕降临时,队伍抵达寻龙林边缘,远远的,十几名禁军正在巡哨,为首一人提着长枪策马疾驰而来,道:“什么人?”

    卫虎子竖起火把,林沐雨则掏出了腰牌,道:“鹰卫聂欢,奉命进入寻龙林猎杀所需灵兽。”

    这禁军将领是一个百夫长,军衔原本比林沐雨要看,但一听说他是御林卫马上就露出了恭敬的神色,道:“大人,这么晚进入寻龙林一定要小心,夜晚十分最是那迅狼活动猖獗之时,我等在外围已经猎杀了不少迅狼,以防它们下山害了小村的百姓。”

    “嗯,多谢提醒。”

    聂欢策马而过,带着身后的50人精锐正式踏入寻龙林,这片丛林其实是被保护起来的,普通的猎户、修炼者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寻龙林,当然,林子太大了,也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去保护,所以只是在毗邻帝都的一侧设立了关卡而已。

    沿途之中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出现了几头迅狼都不足400年,被几名御林卫给轻松解决了。

    午夜时分聂欢就下令扎营了,在一片壁立千仞的地形下扎营,身为这支小队的最高将领被安排在岩洞之中,他倒也无所谓,早早的吃了点东西就准备休息了。

    ……

    倚靠在石壁上,缓缓进入睡眠,灵脉术自然而然的自行延伸出去,感受着周围大地、空气、能量的脉动,御林卫们都已经进入沉睡了,只有7名守夜巡哨的御林军气息波动比较强烈,似乎经历了通天塔近一个月的历练之后,灵魄更加的强悍了。

    甚至就连续使用两次第三曜的能力之后,聂欢居然没有那种十分强烈的疲惫感,这让他不由得心中一动,似乎应该觊觎一下七曜魔帝的第四曜了!

    毕竟踏入天境之后再想有之前的进阶速度不可能了,甚至聂欢止步于60级已经很久了,但这种事不能急,需要缓缓为之,至于他真正的战斗实力却是在提升的,特别是在获得了第三曜之后,与之前的战斗力完全是两个层次了。

    灵觉缓缓的收回,进入意海之中。

    “哗!”

    在意海之上化出身形来,提着燎原剑,一身圣殿战袍猎猎作响,下方数百米则是一望无际的意海之水,他扬起手掌,一种无形的掌控之力强行分开了海水,在这里,聂欢的力量可以无限增幅,换言之,在这里他就是神!

    纵身跃入意海深处,飞行了许久,终于看到了混沌空间里一人静静的坐在那里,正是七曜魔帝!

    “怎么,又来看我了?”

    七曜魔帝头也不抬就知道谁来了,除了这天杀的小子也不会有谁了。

    聂欢微微一笑:“魔帝,好久不见了。”

    七曜魔帝一听这话就觉得准没好事,抬头道:“你又想觊觎什么?”

    “把第四曜的力量交给我吧?”聂欢用商量的语气问道。

    七曜魔帝一咬牙:“你这犊子,还想索取本大帝的七曜玄力,找死!”

    又是灵魂形态的反噬,七曜魔帝身形猛涨变大,掌心中密布着星辰,直接就是一次七曜星辰变爆发开来!

    但这一次聂欢的灵魄强度岂是上次所能比的,“嗡”一声炼器宝鼎笼罩住魔帝,第五层火焰——地狱火纷纷落下,将七曜魔帝的灵魂烧得惨嚎不绝,七曜星辰变的力量也随之湮灭。

    “你给不给?”他问。

    七曜魔帝宁死不屈道:“毋宁死,不屈服!”

    “那我自己拿……”

    地狱火的淬炼下,七曜魔帝的灵魂缓缓飞散出一些能量,尽数被炼器宝鼎所炼化,忽地,一道道鬼魂在炼器宝鼎中怒吼冲击着,聂欢急忙一抬手掌,一张无形之手迅速抓住这些鬼魂,并且迅速将其炼化掉,顿时一股雄浑之力充斥在身躯之中,得到新的能力了——

    四曜鬼神哭!

    ……

    “呼……”

    悠悠的睁开眼,聂欢抬起右掌,缓缓发力,顿时一道道鬼神星象凝聚在掌心里,正是四曜鬼神哭的声音,但血脉间也迅速有种鼓胀的感觉,头痛欲裂,果然,灵魄还是不够强,不够驾驭四曜鬼神哭的霸道力量,但这已经够了,灵魄会越来越强,而第四曜已经到手了,灵魄强度足够的时候就能使用!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