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比到死角

比到死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聂欢的目光落在宋渊身上,发现这个人佩戴着千夫长的徽记,显然是御林卫中的高级军官,甚至军衔比孟怀渑还要高,唐小西则在旁小声道:“沐沐,宋渊大人是秦亮哥哥的得力干将,号称御林卫第二人的人物哟……”

    “这样啊……”聂欢点点头。

    宋渊则喘着粗气,看着秦云道:“殿下,末将实在是冤枉,还望殿下为末将做主。”

    ……

    “你冤枉在哪儿?”

    聂欢的目光落在宋渊身上,发现这个人佩戴着千夫长的徽记,显然是御林卫中的高级军官,甚至军衔比孟怀渑还要高,唐小西则在旁小声道:“沐沐,宋渊大人是秦亮哥哥的得力干将,号称御林卫第二人的人物哟……”

    “这样啊……”聂欢点点头。

    宋渊则喘着粗气,看着秦云道:“殿下,末将实在是冤枉,还望殿下为末将做主。”

    ……

    “你冤枉在哪儿?”

    秦云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一个声音传来,穿透力极强,并且声音中仿佛带着力场一般,让周围的人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弹,这个声音很耳熟,聂欢目光循着声音而去,赫然看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老人——方宜州!

    “原来是神侯啊!”秦云笑道:“神侯怎么那么有空,带着神威营进入泽天殿居然也不通报一声?”

    方宜州神色凛然,道:“为国除贼,不拘小节,这是先帝给老臣留下的八个字,老臣自然会谨遵先帝谕令,除死方休!”

    说着,方宜州一扬手,抖出了一张卷轴,道:“御林军千夫长宋渊身为二等贵族,却在兰雁城西境屯了千顷良田,帝**法中规定,凡千夫长下将领屯田不得过十顷,宋渊囤积了如此多的良田已经是违背了军规,超限定百倍,当斩!”

    宋渊脸色铁青,急忙道:“这些田地都是御林卫中的老兵们一起攒钱买下的,我们决定退役之后便一起解甲归田,只不过全部记在了宋某的名下,还请殿下明察!”

    “罪证确凿,你还想抵赖?”

    方宜州一声怒吼,这声音中带着力量冲击,下一刻,他身如魅影一般的闪身来到了宋渊的前方,左手一抬闪掠过去。

    “咔嚓!”

    ……

    可怜宋渊一颗人头带着灼热鲜血飞在空中,被方宜州牢牢的抓在手中。

    “你……你!”

    看着宋渊的身躯轰然倒下,秦云一张漂亮脸蛋因为忿怒而有些扭曲,伸手指着方宜州,道:“你敢在我面前杀人!?方宜州,你好大的胆子!”

    方宜州将宋渊的人头交给了一名神威营千夫长,抱拳道:“还请殿下宽恕老臣的不敬之处,宋渊是军中蛀虫,必须立即格杀,此事老臣会亲自向陛下请罪。”

    “哗哗……”

    聂欢愤怒不已,斗气化焰的萦绕在拳头周围,背后的燎原剑也因为主人的愤怒而微微颤抖,似乎随时都会出鞘斩杀敌人一般,但聂欢终究不能出手,面对这么一个圣域修为的人,他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如果真的出手了,或许还会连累了唐小西和秦云,他思前想后,除了悔恨之外别无他法。

    恨自己刚才无法突破方宜州的领域压制,否则只要自己出手,宋渊也不至于就这么被斩首了,这位御林卫的功勋老将是自己和秦岩松、孟怀渑等人的前辈,他本不该这样死去的。

    ……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马蹄声,秦亮率领一大群御林卫冲了过来,当他看到地上宋渊的无头尸体时,脸色瞬间苍白,提着雷裂刀翻身下马,浑身斗气氤氲,缚神锁萦绕在雷裂刀周围,怒吼道:“是谁?哪个混账杀了宋渊!?”

    “小王爷,是老臣。”

    神侯方宜州依旧一副恭敬的模样,道:“宋渊私自囤积了千顷良田,知法犯法,甚至在老臣缉拿他时还妄图反抗,所以被老臣当场格杀了。”

    “你!”

    秦亮一脸怒意,雷裂刀上啪嗞啪嗞的闪烁着雷光,他差点咬碎了钢牙,怒吼道:“老狗,你欺人太甚,今天我秦亮与你不死不休1

    “小王爷!”

    方宜州一声叱呵,顿时圣域的领域力量再次张开,压迫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秦亮首当其冲,浑身的力量都仿佛被禁锢了一般,一道道无形力网绑缚着他的身躯,但秦亮依旧拼命的提起斗气,以至于青筋暴起,一道道鲜血渗出了皮肤。

    领域的另一个着力点自然就是聂欢了,他闷不做声,看到秦雷嘴角溢出了鲜血,顿时一股无名怒意涌上心头,体内的斗气疯狂流转,迅速提升,下一刻斗气在体内暴烈转化为七曜玄力,一道道神魔星象浮现在他的身体周围。

    “破!”

    聂欢一声断喝,顿时“四曜鬼神哭”的力量化为劲风冲击向四周,硬生生的就把方宜州凝聚的领域威压给冲散了,似乎方宜州也算漏了这一点,他原本以为最强的冲击会来自于秦亮,却没有想到聂欢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量居然能破掉他的领域。

    身体一颤,方宜州微微晃了晃,体内血气翻涌,颇为不好受,他皱了皱眉,心想道这小子哪儿来这么邪门的力量?

    秦亮一旦脱离领域就提着长刀冲了出去,纵身而起,猛然一刀劈落在方宜州面前,武魂激荡爆发,将周围的一切化为齑粉,正是雷裂刀法中凌厉的一击——四方狂刀!

    “父亲!”

    神威营的人群中,仿真提剑冲了过来,斗气氤氲在长剑之上,匆匆格挡住秦亮的一击,保护着方宜州后退。

    但谁知秦亮的一刀余劲远远不止于此,刀锋自泥土之中猛然一扬,暴喝道:“雷裂分光斩!”

    “当!”

    仿真没有抵挡得住,虽然他和秦亮都是天境第一重天的修为,但武魂、武技的力量悬殊太大了,连人带剑飞了出去,重重落在雪地之中。

    “秦亮!”

    方宜州的声音恍若惊雷,他巍然站在狼藉之中,脸色铁青道:“宋渊的事情老臣自会去跟陛下澄清原委,你不要在这里咄咄逼人了!”

    秦亮几乎咬碎了牙,脸色苍白,鲜血顺着雷裂刀不断向下流淌,毕竟悬殊三个境界,他无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是方宜州的对手。

    聂欢缓缓走上前,伸手扶着秦亮的肩膀,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秦大哥,算了吧……”

    秦亮缓缓的低下头,眼中血水与泪水混合在一起,肩膀微微颤抖,不甘与愤怒这一刻几乎将他吞噬掉了,方宜州当着一群御林军的面就这么杀掉了宋渊,这是多么巨大的耻辱,宋渊跟随秦亮多年,尽职尽责,最后却落到这么一个下场,他秦亮难辞其咎。

    “阿欢……”

    秦亮扶着战刀的手臂在轻轻颤抖着,眼睛血红,低声道:“不杀方宜州,我秦雷今生誓不为人!”

    聂欢点头,道:“好了,我知道……”

    ……

    方宜州冷哼一声,扶起甑方,带着一群神威营士兵招摇而去。

    秦亮咬着牙,捧起地上宋渊的头颅,脸色苍白,道:“用针线把宋将军的头颅与身体缝合一处,以偏将军之礼厚葬。”

    “是!”

    孟怀渑接过宋寒渊的头颅,剑眉紧锁,任凭鲜血染红了自己的腕甲与战袍,转身而去。

    秦亮仿佛整个人都老了许多岁一般,看了看聂欢,道:“阿欢,你回来啦?”

    “嗯。”聂欢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秦亮,他不知道秦雷与宋渊的情谊有多深,所以说什么都显得那么的不合适。

    秦亮扶着他的肩膀,道:“这次多亏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个狼子野心的狗东西,再让他这么猖狂下去,恐怕我们秦家的江山就不保了。”

    说着,秦亮看向了秦云,道:“云殿下,我们一起去觐见陛下吧?道明方宜州的野心,他今天胆敢公然进入泽天殿杀我大将,明天或许就能直接杀入泽天殿刁难陛下了。”

    秦云点点头:“嗯,我们这就去见父皇。”

    这时,聂欢的身躯微微一颤,体内的七曜玄力开始反噬起来,毕竟他的灵魄强度还不足以驾驭第四曜,这次强行使用第四曜来破掉甑亦凡的领域,方宜州倒是没什么,但他自己已经受伤了。

    唐小西心细,急忙扶着他,问道:“沐沐,没事吧?”

    “没事……”

    聂欢摆摆手,强行提起斗气压住七曜玄力的反噬,但体内却像是翻江倒海一般,一时半刻也无法恢复,身体里一半的力量似乎都被七曜玄力给吸走了一般,看来这七曜虽然能让自己越级挑战敌人,但却是有代价的。

    “秦亮大哥,云殿下、小西。”

    他看着众人,道:“刚才与方宜州对抗的时候,我受了一点内伤,恐怕现在的力量也不足以保护你们了,聂欢请求先行告退。”

    秦云担忧的看着他:“阿欢,要不我让御医给我诊断一下内伤?”

    “不用啦,多谢小云了。”

    唐小西点头道:“那秦亮哥哥和小云去面见陛下,我陪阿欢回去?”

    “你们小心。”

    “嗯!”

    ……

    出了泽天殿,聂欢坐在战马上缓缓而行,脸色略显苍白,但默默的运转了几周天的煅龙骨残卷之后,体内七曜玄力的反噬被强行压了下来,也恢复了不少力量,来到通天街的时候,忽地一拨马头,往右走了。

    “沐沐,你不是要回鹰巢营吗?”唐小西诧异问道。

    “不,先去一次圣殿。”

    “好。”

    唐小西没有问缘由,因为她知道聂欢这么做一定有其原因。

    来到圣殿的时候,几名圣殿守卫纷纷恭敬道:“聂欢大人,您回来啦?”

    聂欢点点头,气色不太好,所以几个守卫也就没有多说话,对着他身后的唐小西又是一番行礼,唐小西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拘礼了。

    圣殿内一片寂静,不远处,试炼大厅内传来打斗声,远远的能够看到秦岩松全身布满龙鳞甲武魂的防御灵力,正在抵御着一名银星陪练师的刀剑攻击,而无论这银星陪练师如何进攻却始终无法破开龙鳞甲武魂的防御,这天下第一防御武魂并不是浪得虚名的。

    聂欢没有去打扰秦岩松修行,一步步的踏入内殿,长廊上,羊角捧着一张卷轴正在研读着,一抬头却看到了聂欢,便笑道:“阿欢,你出外修行终于回来啦?一切顺利吗?”

    “嗯。”

    聂欢点头一笑:“一切顺利,已经完成任务了,羊角爷爷,我想找曹宏爷爷,他还在圣殿内吗?”

    “在呢在呢,我这就带你去。”

    “好!”

    大殿内,曹宏盘膝而坐,周身斗气萦绕,他正在修炼。

    聂欢、唐小西、羊角三人进入之后并未打扰,就那么坐在一旁静静等待,不多久,雷曹宏运行一周天之后睁开眼睛,笑道:“阿欢,西郡主,你们来啦?”

    “是的。”唐小西笑道。

    曹宏道:“既然来了想必一定有事吧?”

    聂欢问:“曹宏爷爷,我有一件事想询问你一下,希望你能真实回答我。”

    “嗯,阿欢问吧。”

    “曹宏爷爷与方宜州的实力,相较之下谁更强?”聂欢开门见山的问道。

    曹宏一愣,捋着白须,笑道:“方宜州更强。”

    “那么,屈楚爷爷与方宜州相比,谁更强?”聂欢继续问道。

    曹宏微微一笑:“火鼎屈楚,在火焰法则的领域内造诣天下至尊,一双火掌更是罕有人能与之匹敌,但方宜州深藏不露,所以……依我看来,屈楚与方宜州的实力在伯仲之间。”

    “我知道了……”

    聂欢舒了口气,说:“雷洪爷爷,你书写一封羽书发给屈楚爷爷,让他回兰雁城吧!”

    “为什么?”

    曹宏一下怔住了。

    “就在不久之前,甑方宜州带着一千神威营直闯泽天殿,以随意捏造的罪名杀掉了御林卫副统领宋渊,他就当着我和云殿下、西郡主的面杀了宋渊。”聂欢所答非所问的说道。

    “什么?”

    曹宏眉头紧锁,道:“方宜州竟敢如此张狂?”

    “嗯。”

    聂欢道:“方宜州此举无非是在警告御林军,让秦亮与御林军不要与神侯府为敌,他已经目中无人到这种地步,我很担心他随时都有可能对云殿下和陛下不利,所以希望曹宏爷爷能尽早找到屈楚爷爷,让他常驻泽天殿,帝君和公主现在都很需要他。”

    “我明白了。”

    曹宏深吸一口气,道:“屈楚在五天内必然会返回兰雁城,不过……阿欢啊,你现在已经是神侯府的眼中钉、肉中刺了,而且你还驻扎在城外的鹰巢山上,一定要小心啊,我不担心方宜州对陛下不利,却担心他会对你下手。”

    聂欢悠悠道:“我没事,方宜州想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而且鹰巢营里驻守着数十名鹰卫和数百名御林军,他不会轻易得手的。”

    “嗯。”

    曹宏道:“趁着太阳还没落山,你快点回营吧,一旦出城就要万分小心。”

    “是!”

    曹宏站起身,道:“羊角执事,为我备马。”

    “大执事,你要去哪儿?”羊角惊愕道。

    曹宏微微一笑:“在屈楚这老家伙回到兰雁城之前,就由我在泽天殿里保护陛下和云殿下吧,虽然我这把老骨头不是方宜州的对手,但他想杀我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是,大执事!”

    聂欢也微微一笑,就跟唐小西一起出了圣殿。

    时近黄昏,通天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远远看过去,圣殿对面的灵药司像是巨人一般巍然耸立在帝都建筑群中,与圣殿遥遥相望,像是两尊守护帝都的巨神一般。

    “小西,我想……”林沐雨忽然勒停战马。

    唐小西扑哧一笑,秀眸中闪烁着狡黠:“你想去看看孟瑶姐姐吗?”

    “是啊……”

    聂欢也知道唐小西对自己有意,便问道:“你不会吃醋生气吧?”

    唐小西摇摇头,笑道:“沐沐你和孟瑶姐出生入死从银杉城来到兰雁城,如果你对她不理不问的话我倒会真的质疑你的人品呢!”

    聂欢不禁失笑:“我的人品怎么啦?”

    “挺好的呀……”唐小西翻身下马,说:“那我就不陪你进去了,你快点出来,顺路送我回公爵府。”

    “嗯,好。”

    ……

    将战马留在外面,聂欢迅速踏入了灵药司,一路上也没有人阻拦,直奔孟瑶所居住的庭院,刚刚推开院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尖啸之声,“蓬”一声,梨花剑被隔空驾驭着射入庭院里的树干之中,孟瑶遥遥的站在数米外,双指并拢,指间氤氲着真气。

    “练得不错嘛……”聂欢微微一笑。

    孟瑶一愣,马上眼睛都红了,张开手臂就扑进了聂欢怀里,香肩颤抖道:“阿欢,我听到好多不好的留言,还以为你在寻龙林里遭遇不测了,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你能活着回来真是太好了!”

    聂欢无奈的搂着师姐的纤腰,笑道:“我这不是活着回来了嘛?孟瑶姐,时间宝贵,我还要回鹰巢营缴令呢,来来来,让我传授你几招御剑术的上乘技巧吧?”

    “嗯,好好!”孟瑶欣然。

    于是,在二十分钟内,聂欢将四系御剑的要诀与窍门倾囊相授,也不知道孟瑶能学习到多少,但是以她那么快领悟剑心的天资来看一定会学有所成,聂欢的灵脉术延伸出去,对孟瑶体内的真气流动洞若观火,已经看出这些日子孟瑶的修炼进阶已经达到战尊等级,踏入地境第二重天了,以她的进阶速度最多半年应该就能踏入地境第三重天!

    看着孟瑶的样子,她依旧保留着短发,但身上穿着精致的软甲,身后一袭灵药司的白袍,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英姿飒爽,聂欢不禁心里有些安慰,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辈子保护着孟瑶,让她强大起来就是对她最大的保护。

    授完四系御剑之后,匆匆离开,夜幕降临了。

    灵药司外,唐小西撅着小嘴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不过当她看到聂欢一脸疲倦的从灵药司里走出来的时候居然不忍心怪责他,只是问道:“孟瑶姐姐最近怎么样啊?”

    “挺好的。”

    聂欢微微笑道:“我传授了她御剑术,孟瑶姐的进阶速度挺快的,对了小西,你最近的修为进程如何了啊?”

    唐小西美目一扬,挺起饱满的胸膛,说:“半个月前我就踏入地境第三重天啦,现在嘛……应该已经接近57级战圣修为了,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月左右就能踏入天境,怎么样,沐沐你快要被我追上啦!”

    聂欢暗笑:“嘿,就算是你踏入天境恐怕也不是我的对手啊……”

    唐小西撅着小嘴:“哼,沐沐是坏蛋,不要刺激我!”

    “好啦,早点回府吧!”

    “嗯。”

    ……

    送完唐小西回公爵府,聂欢马上快马加鞭的前往鹰巢山,不到半小时就已经上山,夜幕中不断有御林卫上山,马背上背负着一头头的火狐、迅狼、云鹿等猎物,这些都是要供泽天殿享用的,与城外贫苦百姓的生活倒是形成了一些对比,大有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觉。

    不过转念一想,其实泽天殿里的主人就只有秦舞阳、秦云两个人,而且泽天殿内的宫女、侍臣数量也不算多,换做中国古代的皇帝,三宫六院,宫人上万的规模,那恐怕就远远不止只要20头云鹿供奉那么简单了,至少得2000头起!

    对比之下,泽天殿当真是简朴,秦舞阳和秦云所过的生活都谈不上奢华了。

    踏入营门的时候,却看到远处一大群人围在那里,远远的就能听到一个桀骜狂妄的声音——

    “你们这群废物,还说什么获得6000多年金鳞兽的灵石,怎么样,拿不出灵石来还想反咬一口,来人,给我全部拿下,去见统制大人!”

    这声音是弓洵的,太有特色了,尖尖的像是宫内的阉人侍臣一般。

    “不妙……”

    聂欢心底一沉,马上策马冲了过来,大声道:“让开!”

    武魂已然入体,保护着他和战马向前猛冲过去,分开人群,赫然看到卫虎子等一群部下被围在人群中心,甚至卫虎子的胸前沾满了鲜血,似乎是被一剑刺伤了。

    公瑾与另外一名天境修为的御林卫正在一旁嘲笑着,另一个天境修为的御林卫聂欢是认识的,叫徐耿,鹰卫的一名百夫长,同样是神侯府的人,60级天尊修为,很强,大约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天境的强者,所以卫虎子等人根本不是对手。

    “怎么了?”

    聂欢翻身下马,燎原剑在雷电力量的牵引下出鞘,牢牢握在手中,他脸色不太好看,淡淡道:“卫虎子,怎么了?”

    卫虎子脸上还带着血迹,咬着牙道:“大人,公瑾、徐耿二人咬定我们没有完成任务,公瑾还说让末将履行约定向他下跪,末将不从,他们便率众打伤我们!”

    公瑾大约是仗着徐耿也在这里,便剑眉一扬,道:“聂欢,当初你放出话来,如今应该也无话可说了吧?你的部下嘴巴不干净,我帮你教训一下,这就是我们鹰巢营的规矩。”

    “鹰巢营的规矩?”

    聂欢无名火起,道:“是谁给你们神侯府的人那么大的优越?”

    说着,聂欢伸手入怀,掏出了金鳞兽的灵石,斗气一吐,顿时灵石光芒冲天,这种程度显然至少是6000年的灵石才能拥有的了。

    “怎么样?”聂欢淡淡道:“现在我们可以缴令了吧?”

    “真……真是6000年的金鳞兽灵石……”徐耿微微惊愕。

    公瑾则冷笑道:“谁知道这金鳞兽的灵石是不是从帝都商会买来的呢,我听说聂欢和金小棠的关系非常不错,兴许是买来的。”

    “即便是买的,我也完成任务了。”聂欢嘴角一扬,道:“倒是你们俩,欺负了我的人,现在是不是该偿还一点什么了?”

    “偿还什么?”公瑾冷笑道:“你以为你能以一敌二吗?”

    “有何不能?”

    话音未落,聂欢已然闪身而动,左拳之上妖力迅速聚拢,一声暴喝就轰向了徐耿的腹部,徐耿哪儿会想到这小子会突然偷袭,急忙凝聚气铠保护自己,但太迟了,他仅仅凝聚了不到三成的力道就被五成力道的第二曜轰个正着!

    “蓬!”

    堂堂的天境御林卫,直接被轰得飞了出去,跌入一堆残砖之中,毫无动静了。

    “你!”

    公瑾一愣,急忙催发斗气贯注长剑,一剑袭来。

    聂欢狂笑,左手一张,龙鳞壁加持在五指之间,无形提升了防御力,硬生生的单手抓住了对方的剑刃,右手一张,以雷御剑,燎原剑“刷”一声刺向了公瑾的胸口,“蓬”一下激荡开来,没有突破公瑾的气铠,但已经将其防御罡气尽数轰散。

    右手凝聚为掌刀,提升斗气,三成力道的第一曜直奔弓公瑾的脖颈而去。

    “嘭!”

    一掌劈得公瑾伏在地上,双掌落地,剑也弃了。

    聂欢抬脚踹在他的膝盖后方,掌心一扬,火焰斗气萦绕抓住他的后背斗篷,对着卫虎子的方向又是一脚,低喝道:“跪下!”

    ……

    就这样,公瑾一脸耻辱的跪在了卫虎子面前。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