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69章 散发香气的尸体

第69章 散发香气的尸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杏花被打的从枝头簌簌往下落,满径堆积如雪。

    梅怜宝捏着梅怜蓉脖子上的小洞,一针一线缝的认真。

    梅怜菱则拿着锦帕给梅怜蓉擦拭双臂。

    当梅怜菱把梅怜蓉擦拭干净后,梅怜宝就发现,梅怜蓉的肌肤白里透红,细腻滑嫩,仿若生前。

    幽幽的香味从梅怜蓉的身子里散发了出来,梅怜宝用剪子剪短红线,问道:“四姐姐,你可闻到香味了?”

    “是丁香的香气。”梅怜菱淡淡道。

    香味儿越来越浓,梅怜宝此时基本可以确定了,梅怜蓉服了毒,梅怜宝看向梅怜菱,“从没见过一个死了的人,不散发臭味而散发丁香味,四姐姐,你不想知道原因吗?”

    梅怜蓉总说自己是姐妹里最聪明的,其实不是,最聪明,最通透,最安然若素的是梅怜菱。

    梅怜菱不语,反而道:“帮我一把,总让她光着身子,她会羞怒,小心晚上她去找你。”

    梅怜宝按住寿衣,“让仵作验尸,我想知道她生前吃了什么导致她死后浑身散发丁香的香气。”

    “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的走吗?”梅怜菱反问,“我们姐妹在一起十几载,相互算计,相互仇恨,相互嫉妒,相互争夺父亲的疼爱,最了解我们的是我们彼此,我不信你猜不透。她是自愿死的,不要节外生枝,让她走好。”

    梅怜菱毫不退让。

    “我知道。”

    看着梅怜菱,梅怜宝却想:但你并不知道,这毒|药的来历很可能是幕后之人给的,为的就是陷害孟景灏。查到毒|药的源头,兴许就能找出元凶。

    从孟景灏那里得知,太医没有查出孟景湛和梅怜蓉有中毒的迹象,梅怜宝却不信。

    梅怜蓉心存死志,但她死前必会为自己报仇,她主动去服侍被圈禁的孟景湛正说明了这一点,她生母还在梅家,若不愿意连累家里人,最可能就是用毒来杀死孟景湛,而这让太医都查不出来的毒她又是从何处获得的?

    梅怜宝就猜测,毒或许是幕后之人给的,因为孟景湛之死受牵累的是孟景灏,孟景灏被陷害了。

    如此一来,定是幕后之人设计的孟景灏无疑。

    她得不到大皇子的尸体,就把主意打到了梅怜蓉身上,不亲自看一看,她不死心,她不信这天下有能致人死的毒|药会不留任何痕迹。

    于是央求了孟景灏带她去看梅怜蓉最后一面,但她竟没想到,好歹曾是一个郡王的侍妾,外人看来又是被郡王冤杀的,竟会无人给收尸。

    一怒之下,所幸她给收尸。人死恩怨两消,更何况,她们姐妹之间的恩怨,从她们离开家门,被一顶顶小轿接走的那一刻起早就消散了。她们甚至从心底里默认了一件事,她们要同气连枝,要守望相助,因为嫁出去后,她们就是同出一家的女孩,她们都代表了梅家。

    只有梅家飞黄腾达了,她们姐妹才有脸面,在夫家才能占一席之地。

    上辈子,她也抱着和她们一样的想法呢。

    可惜,梅严德让她失望,让她恨了。所以这辈子她才不犯傻。

    但显然,到死都不愿意连累家里,梅怜蓉还在犯傻。或者,她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生母,毕竟覆巢之下无完卵。

    梅怜菱压低声音,道:“你曾托三姐姐带给我们的话,我们都收到了,你怨恨父母,不在乎梅家,但我们在乎,我们在乎生母是否安康。小七,到此为止。”

    梅怜菱推开梅怜宝,独自开始给梅怜蓉穿寿衣。

    “四姐姐,这由不得你。”

    正在此时,水榭的门被推开了,见着梅怜蓉光裸的身子,孟景灏避开了,眼睛盯着门上的雕花,以视对死者的尊重,“阿宝,你过来,孤有话说。”

    “殿下,你快来闻闻,我三姐姐浑身散发丁香的香气,我三姐姐是被人毒死的。”梅怜宝愤怒的道。

    孟景灏正仇如何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听罢,也不避了,忙来查看,香气浓郁,靠近了不必特意的吸气就能闻到,孟景灏又看梅怜蓉的尸身,就见那皮肤已经成了粉红色,竟像是燕好时,血液升腾,肌肤的颜色。

    孟景灏大喜,立即道:“张顺德,去请仵作来验尸。”

    梅怜菱气的狠狠瞪了梅怜宝一眼,但当着梅怜宝的面,梅怜菱什么都没有说。

    “使不得,使不得。”

    正在此时,水榭外传来了梅严德慌张的声音。

    梅怜菱松了一口气。大皇子之死,和梅怜蓉脱不开关系,若是被查到什么,梅家必会被牵累。

    孟景灏蹙眉,对梅怜宝这个官迷的亲爹并不喜,“孤现在怀疑有人毒害皇子,并不只检验你女儿的尸体,孤稍后会禀明父皇,打开大皇子的棺材重新验尸。”

    梅严德噗通一声跪下了,老泪纵横,“请、请太子殿下屏退左右,微臣有事禀报。”

    孟景灏挥手,梅怜菱以及伺候的人都走了。

    “我不走,我要听。”梅怜宝固执的道。

    张顺德将水榭的门一关,孟景灏看向放琵琶的椅子,梅怜宝乖觉的把琵琶抱起来,道:“殿下坐这里。”

    孟景灏坐了,看向跪着的梅严德,“有什么事说吧。”

    梅严德把心一横,叩头哭道:“毒、毒|药是我给蓉儿的,是我害死了蓉儿啊。我们蓉儿刚烈,省亲那夜被大皇子那般羞辱,蓉儿过不去心中那个砍,就找微臣寻药,微臣虽开着药堂,可从不卖毒|药啊。然而蓉儿威胁微臣说,若微臣不为她寻药,她就鱼死网破,到时候牵累了家里她也不管,微臣没办法,可也并不知何处去寻毒|药,正在一筹莫展,胆战心惊之际,一个卖货郎来到了满井庄,微臣那时正愁的要命,本是随口问问,不想,这货郎却说他有,微臣、微臣鬼使神差的就买了一颗。”

    听着梅严德说这些话,唤起了梅怜宝暂时并不想想起的事情。

    藏在袖子里的双手握成拳头,梅怜宝讽刺道:“父亲向来果决,为了怕受牵累,赔上一个女儿怕什么,死了一个,还有好几个呢,实在不行还能再生。”

    梅严德羞的掩面,讷讷不敢吱声。

    “那货郎的长相你可还记得?”

    梅严德忙点头,“记得。”

    “也就是说,是梅怜蓉毒死的大皇子,并和他同归于尽?”孟景灏心里五味杂陈,他被父皇怀疑,被福郡王妃怀疑,闹了半天竟是梅怜蓉下的手。

    只是那货郎透着诡异,一个卖货郎却拥有连太医都检查不出痕迹的毒|药,分明是有人在背后设计他,挑着父皇怀疑他。

    “去画下来。”虽是如此命令,但孟景灏大抵清楚,那卖货郎怕是寻不到的。

    先是挑拨他和孟景湛,现在又挑拨他和父皇的关系,而他却寻不到背后之人的蛛丝马迹,想到此处,孟景灏只觉背脊发凉。

    究竟是谁心计如此之深?!

    脑海里第一个跳出的怀疑对象就是老四。

    老大死了,再让他失去圣心,老四则被封了雍王,而枫叶山叛乱之时,老五一直护着老四,结果老五死了,老四却安然无恙。

    想着老四那一副温文儒雅,圣贤模样,心里越发肯定。

    梅严德期期艾艾的不动弹,拿眼睛瞄梅怜宝。

    梅怜宝冷笑,就对孟景灏道:“殿下,快拿了我父亲去见圣上好洗脱你的嫌疑。”

    梅严德惊的目瞪口呆,“阿宝你……”

    孟景灏握了握梅怜宝的手,摇头道:“于你不利。此事作罢。”

    孟景灏决定按兵不动,就先背下这黑锅,反正太医那里的诊断孟景湛是死于马上风,而他现在只是被怀疑,并无证据。

    若背后之人真想拉他下马,必然还会动手。

    梅严德大喜,大礼叩拜,“多谢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英明神武。”

    梅怜宝嫌弃的撇嘴。

    看着梅严德也是个玉面俊美的老男子,行事却处处透着一股子谄媚之气,可真是个官迷了。若非如此,也不会削尖了脑袋把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往权贵家里送。

    “但,孤还是要让人验尸。”说罢,孟景灏看向梅怜宝,“你跟孤回府。”

    他瞥向梅怜蓉被用红线缝好的小口子,再也不能放任梅怜宝在此。

    孟景灏拉着梅怜宝走后,梅怜蓉的生母才被放出来,当她看到梅怜蓉的尸体,扑上来就是嚎啕大哭。

    寿衣盖在梅怜蓉身上,梅严德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些可惜。

    任凭梅怜蓉的生母怎样哭求,孟景灏找来的仵作还是动了梅怜蓉的尸体。

    然而除了尸体散发丁香香气之外,仵作也没有验出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