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74章 二皇子

第74章 二皇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盏孤灯,两排将军,静静等候。

    外头月明星稀,树影摇曳,时有鸟儿咕咕叫。

    少顷,门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头裹黑斗篷,身材壮硕的男子走了进来。

    两排十二位将军,同时起立,军靴一踏,井然有序,齐声跪拜,“拜见太子殿下。”

    “诸位将军无需多礼。”拿下斗篷,孟景灏亲自扶起近前的一位年纪最大的老将军,“姜师傅,您快起来。”

    这位花白了头发的正是太子少年时的骑射师傅。

    “今日秘召诸位将军前来是有事相商,孤长话短说。”孟景灏在上首坐定便直接道:“父皇夺了孤的兵符去,把你们编入左右武卫,诸位将军心安在?”

    姜老将军便拱手道:“咱们都是圣祖爷留给殿下的兵,为的就是保殿下顺利登基,我老姜只认殿下为主公,那兵符只是为了方便殿下调派兵力,只有在殿下手里才是有用的,在旁人手里不过是一普通玩器。”

    “臣亦然。”

    诸将军同时表明心迹。

    “好。”孟景灏彻底放下心来,笑道:“孤在此处见到了十二位将军,心中便已大定。明儿是小儿生辰,诸位便不要来了,也不要送礼,佯作背弃孤,忠于父皇,争取彻底的把左右武卫变成咱们的人。”

    见姜老将军有话要说,孟景灏接着道:“自然,孤不是为了谋逆,只是自保。诸位应该也有所听闻,孤失了圣心,如今赋闲在家,从枫叶山叛乱,到福郡王之死,孤自问无愧于心,却被父皇疑心,心中忧虑不安,怕有朝一日,父皇真会一时昏聩对付孤,孤也是未雨绸缪。”

    “殿下所言甚是。”

    “殿下忧虑的是。”

    “是啊。”

    诸将军纷纷应和。

    有个年轻的将军道:“若有机会提前登基也未尝不可,反正圣祖爷也是因为殿下的聪慧英明才选了当今做皇帝。”

    “此事不可再提,不过以讹传讹罢了。”孟景灏连忙制止,“诸位将军请回吧,免得被人识破。”

    将军们都是耿直武人,走的很利索。

    孟景灏重新戴上斗篷,随之走到廊庑上,和守门的柏元珅道:“表兄,你帮孤细查一个人。”

    “谁?”

    “吏部考功司主事梅严德。若查不出什么,你也找人盯着他。再有,帮孤查一种名叫‘檀郎’的毒|药。”

    “第一件事好办,这第二件事就有些难了。毒|药本就属阴私之物,市面上并不流传,依着这么个名字,像是出自世家大族,若真是世家大族里流出来的阴私之物,就更难查了。倒是能问问京都一些见多识广的大夫,但就怕打草惊蛇。”柏元珅生性谨慎,便把忧虑说了。

    孟景灏蹙眉道:“还望表兄小心些查访,寻到此药的源头最好,切忌打草惊蛇。”

    “臣遵命。”

    罗浮山,相国寺后山桃花谷。

    春风拂来,落英缤纷。粉媚的花瓣落在溪水里,一簇簇,一堆堆随水漂流。

    香气靡靡的桃花瓣也落了坐在水畔修禅的乐平郡王一头、一衣摆。

    溪水哗哗声,鸟雀呼情啼叫声,声声入耳乱心扉。

    乐平郡王缓缓睁开青莲眼,望向水面,就见水中出现了一个窈窕的影子,绯裙舞动,酥胸半裹,歌声嘹媚。

    彼时,山巅佛塔上传来浑厚的钟声,如当头棒喝,喝断他心里的旖旎,敲散水中的幻影。

    乐平郡王抚了抚眼,望着水里自己的影子,神色厌弃。

    “阿弥陀佛。”一个老态龙钟的和尚念了声佛号,走了过来。

    “桃花迷眼,为何选了此处坐禅?”

    “心不动,何处坐禅又有何妨?”

    “你的心动了。乐平郡王,该入佛门了。莫忘了你要四处去传扬佛法,红尘羁绊要不得。”

    “师父,阿难陀动过欲吗?”

    老和尚顿了顿道:“不知。”

    “阿难陀愿为一个女子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师父,阿难陀有情吗?”

    “不知。”

    “师父没出家前有情吗?”

    “……有。”

    “情是何种滋味?”

    “为之生,为之死,为之肝脑涂地,殚精竭虑,虽九死而不悔。”

    “师父,你是个假和尚。”

    老和尚放下了合十的手,穿了一身袈裟,却佛气皆无。

    乐平郡王站了起来,看着寒山圆悟道:“再给我一些时日,我不会忘了弘扬佛法之事。”

    “君玄璧。”老和尚喊出了乐平郡王的名字。

    乐平郡王顿住脚,没有回头。

    “你生来为佛。”

    “阿弥陀佛。”乐平郡王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唇角扬起略有讽意。

    银色广袖在春风里翩飞,桃花瓣绕着青丝舞,乐平郡王秀颜如玉,眸淡似烟。

    这一日惠风和畅,天朗气清,太子府的大门紧闭,却有一担一担的礼物从角门被抬了进去,因太子府不办宴席之故,主子们都没来,就遣了家里的管家来送礼,史万年身为太子府长史之一,忙的脚不沾地,却笑歪了嘴。

    瞧着吧,我们殿下虽被没收了兵权、政权,可还是太子,还有这么多文臣武将支持,四皇子算什么,不过一时得宠罢了。

    远远的听见马蹄哒哒声,史万年往路中央走了几步,一瞧,却发现他才念叨了一句的四皇子来了,不仅四皇子,六皇子也来了,后面轿子里还坐着一个,看那仪仗,也是一位成年皇子,那就只能是二皇子了。忙遣小太监去内院禀报。

    这会儿孟景灏正陪着珏哥儿看他吃长寿面,旁边坐着太子妃,桌子上堆积着下面妃妾送上来的小礼物。

    张顺德接到门房送来的消息就轻手轻脚的进来禀报,“殿下,说是四皇子、六皇子以及二皇子来了。”

    孟景灏抬起头,眯了下眼,起身道:“怕是来者不善。”

    太子妃一脸担心的站了起来,“殿下,那……”

    “不必忧心,孤会处置妥当。今儿是珏哥儿的生辰,不必拘着他读书,让他放开了玩一日。”

    “是。”太子妃点头。

    “请到端本殿,孤马上就来。”孟景灏便对太子妃道:“你带人去捆了梅怜奴,将她扔到只有四壁墙的屋子里,除了给饭给水和铺盖,谁都不允许和她说一句话。阿宝除外。”

    太子妃觉得有些荒唐,尤其当他说出“阿宝除外”这四个字时,“您这般对待梅夫人,梅夫人可是犯了什么大错?”

    “不要问那么多,你依着孤的话做就是。”孟景灏耐着性子道。

    太子妃却连讽带刺,“殿下为了宝夫人可真是偏心偏到咯吱窝了,若哪一日本宫惹了宝夫人不痛快,她给殿下吹吹枕头风,殿下是不是就要废了本宫?”

    “你在说什么胡话?”孟景灏不满的道。

    “难道不是吗?梅夫人无错,唯一看梅夫人不顺眼,总是虐打她,对付她的只有梅连宝,殿下难道不是为了哄梅连宝开心才折磨梅夫人的吗?”太子妃讽弄冷笑。

    “别胡猜。这和阿宝无关。”

    “阿宝阿宝,殿下叫的可真亲热啊,殿下可还记得你的太子妃闺名为何?”

    孟景灏语塞,仿佛他一直不记得太子妃的闺名以及其他女人的闺名。

    以前倒不觉得什么,和梅怜宝一比,她们都太可怜了,在殿下心里连名字都没有。

    “孤现在要去端本殿,没功夫听你胡搅蛮缠,听命去做!”孟景灏加重了语气,甩袖而去。

    待孟景灏走后,太子妃软倒在罗汉床上,暗自后悔没有沉住气。

    珏哥儿也不吃长寿面了,跑过来拉住太子妃的手道:“母妃,你不该在父亲面前拈酸吃醋,拈酸吃醋那是以色侍人的女子做的,母妃身份贵重,将来更会母仪天下,无需和这些妾侍计较,母妃不要伤心难过了。”

    看着小小的儿子说着这些大人的话,太子妃又是感动又是想笑,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真是母妃的好儿子。谁教你的这些话?”

    “梅夫人教的。”

    太子妃禁不住感慨,“她这是通过珏哥儿的嘴劝谏本宫呢。没想到,竟是我看走了眼,真正实心眼的是梅怜奴,而外拙内奸,骗了本宫的却是梅怜宝。”

    绿袖气愤不过,进言道:“这些日子,秋夕斋那位也太嚣张了,太子妃,要不要咱们先下手为强……”

    “住嘴。”太子妃猛的一喝,吓的绿袖赶紧跪下请罪。

    “本宫自来信奉一个道理,多行不义必自毙。此时,她无害我之心,我若害了她,反而将失去所有;不如耐性等待,一旦她或者其他人有害我之心,本宫必抓着机会除之而后快,而且还是光明正大,双手干净,不昧良心。”

    端本殿。

    孟景灏一进殿就看到了一个自称病体沉疴,故此闭府多年,却是面色红润,一身书卷气,身材微胖出现在他府中的兄长。

    “二哥,你真是稀客啊。”孟景灏笑道,“若病体沉疴都如二哥这般,孤也愿病体沉疴啊。”

    二皇子被挤兑的面露尴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