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94章 我为佛亦为魔

第94章 我为佛亦为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乾清宫现在都是文武大臣,柏元珅遂请梅兰生给孟景灏递了消息。

    孟景灏在乾清宫后殿见了柏元珅。

    殿内灯火通明,孟景灏指着地上的干瘪的尸体道:“这是蔡则?”

    蔡则可是个又高又壮硕的老头,而这尸体却足足比蔡则矮了一半。

    “正是蔡则。”柏元珅肯定道。

    孟景灏再次细看了一下,点点头,“他这副样子才像是个九十岁左右的老头该有的样子。”

    孟景灏看向旁边聚在一起嘀咕的太医们,“你们可商议出结果了。”

    太医院院判拱手道:“回圣上,服食大量的朱砂有让人红光满面的效果,其他的微臣等还没有想到。”

    院判目色闪烁了一下,犹犹豫豫道:“圣上,可否将这具尸体交给我们太医院细究?”

    孟景灏也有此意,“可,这具尸体给你们,肢解也好剖腹也罢,朕希望你们能尽快研究出个所以然。”

    “臣等遵旨。”

    几位太医同时供手应和。

    待太医带着尸体离开,孟景灏背手在后,思索道:“这般阴毒的药物,和那什么天仙丸、檀郎如出一辙,定然还是君氏祖孙搞鬼,你顺着蔡则这条线索去查,朕思虑着京都之内必有他们的内应。”

    “是。”柏元珅领命。

    片刻柏元珅也走了,殿内只剩孟景灏。

    踱步来去,孟景灏想道:孟景湛死查出了檀郎,梅怜奴死又说出了天仙丸,现在蔡则死又冒出了一种能提高人的气力的药丸,君氏祖孙手里到底还有多少这种奇诡阴毒的药物?他们只是像外祖父说的,来复仇的吗?

    故此挑拨着他们兄弟内斗,死一个是一个?

    虽是皇祖父有错在先,但现在已是大胤江山,君氏祖孙他绝不能容。

    一缕阳光破开晨雾照到了溪水之畔的青石上,青石上坐着一个光头和尚,外罩一件血红袈裟,内里是一件白绢衣,红与白,鲜明妖异。

    雾气渐散,照见和尚的脸,额上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双眉蹙成峰,乐平蓦地睁开了眼,汗水从额上滚下,滴滴答答淹没了他的双眼。

    他望向溪水,溪水里浮印出这般的场景,那是两尊金佛,女佛一手握佛经,一手搂男佛颈,坐男佛腹上,双腿缠绕其腰上,男佛戴法冠,面目狰狞,张臂箕坐。

    听着脚步声,乐平抬头,看向溪水对面,对面来了寒山圆悟老和尚,微扭头,眼角瞥之,来了一位身材颀长的中年男子,男子手里牵着绳子,有些气急败坏。

    “你竟还能在此静坐,你可知发生了何事?长平帝死了,孟景灏登基了,这完全脱出了咱们原本的计划。”

    乐平看向溪水畔的寒山圆悟,淡着眉眼道:“当年胤圣祖夺了大齐的江山,囚禁了祖母,让孟景灏登基,从极像胤圣祖的孟景灏手里都拿回来,不更合祖父的心意吗?”

    男子气急败坏,“你这混小子,念佛念傻了不成,你懂什么叫做时机吗,错过了此次时机,想拿回属于咱们君家的江山就更难了。”

    男子一扯绳子,将绳子那头所捆的男人踹向乐平所坐的青石下,“你私自更改了计划,这个人怎么办?!”

    乐平瞥一眼几乎和长平帝一模一样的男人,“废子,杀了就是。”

    “你!”男子一气之下,竟真的掏出匕首,结果了那人。

    寒山圆悟念了声阿弥陀佛。

    男子又冷笑,“你们祖孙两个别忘了咱们的本意,别没糊弄到信徒,你们两个先入了佛障。”

    “计划已变,接下来要怎么办?”男子质问乐平。

    乐平摊开手掌,掌中是一颗红丸,“开始用吧。”

    男子大喜,将红丸小心的拿到自己手里,“你这小子,终于舍得把这好东西拿出来用了。我早说,那把椅子本就是坐落在尸山血海中的,你还跟我说什么,此药阴毒。天仙丸、檀郎、丁香颗就不阴毒吗?都是一样的阴毒,咱们三人早就罪孽缠身,还怕再添上一桩不成。”

    “阿弥陀佛。”寒山圆悟又念了一句。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乐平双手合十,闭目道:“阿弥陀佛,我为佛亦为魔,此生罢了,永堕十八层地狱。”

    男子顿了顿,看向亲手将自己的脸烧毁的寒山圆悟,“我走了,你们祖孙也尽快离开京畿,待孟景灏腾出手来,必要抓捕你们。”

    “你也要小心。”寒山圆悟交待道。

    小敛、报丧、大敛、停灵、哭丧,还要顾着朝政,接连数日,孟景灏忙的脚不沾地。

    可还是到了要对太后勒死长平帝的事情做出决断的时候。

    不想,慈宁宫掌事儿太监哭着来报,太后吞毒死了。

    这一下子,那些逼迫孟景灏处置太后的人都哑声了,孟景灏虽难过,却也知道太后是必死的。

    如今太后为了不给他添麻烦,自己吞毒死了,孟景灏心里愧疚难安,私下里让张顺德去给太后的娘家人送些银两过去,并着人看顾着些,他能做的也就是顶住朝臣的压力,压下了上书诛杀太后九族的那些折子,并回击道:“朕也在太后九族之内,是不是连朕都要杀?”

    朝臣这才作罢了。

    太后是杀死皇帝的罪人,风光大葬是不能够了,孟景灏就将太后秘密葬在了圣祖的平陵。

    葬了长平帝,忙忙碌碌了一个月,孟景灏才有了空闲来盛华宫偏殿寻梅怜宝。

    彼时,梅怜宝正趴在贵妃榻上,一边看话本一边吃杏脯,已至夏季,将殿门一关,梅怜宝身上就只穿了一件绯色蝴蝶绣纹裹胸长裙,她因是趴着的,一双小腿翘起,薄纱裙摆就滑到了膝盖处。

    孟景灏臂膀上还带着一圈白孝,见了她那白生生的两条小腿也不敢生任何遐思,就道:“父皇才驾崩一个月,你身为朕的嫔妃,也该做出个哀戚的样子来。”

    梅怜宝见他来了就坐直身子,有些埋怨的道:“还当章哥哥把人家忘了呢。”

    孟景灏离着梅怜宝远远的坐下,彼时蓝玉便奉上茶来,孟景灏端起浅啜了一口,肃着脸道:“别胡思乱想,朕一有空来的就是你这里,太子妃那里都还没去。朕是要告诉你,蔡则被朕在谋逆那夜就设圈套杀了。”

    “死了……”梅怜宝楞了一下。

    “朕答应了你的,你倒忘了不成?”

    心中的戾气又散去一缕,梅怜宝有些茫然的看着孟景灏,忽然道:“章哥哥你什么时候能抓到乐平郡王和他祖父呢?”

    没等孟景灏答话,梅怜宝就从贵榻上下来,赤脚走向孟景灏,不管不顾的挤到他怀里坐着,搂着他的脖颈蜷成一团,“章哥哥,我现在又想你快点把他们抓捕回来斩杀又不想你那么快。”

    梅怜宝把脸埋在他怀里,闷闷的道。

    “为何?”

    梅怜宝不言,忽的从他的脖子开始往上亲。

    “朕要为父皇守孝一年,阿宝你别这样。”孟景灏拉下梅怜宝的双手,将她禁锢在怀,阻止她的撩拨。

    “章哥哥,我想你好好爱我一回,我也好好爱你一回,放肆的,无所顾忌的,忠诚的,全心全意的,只有彼此的爱一回,好不好?”梅怜宝眼里噙着泪看着孟景灏。

    “……她们也都是朕的责任。”孟景灏心一横,严肃的看着梅怜宝。

    两行泪从她情媚的桃花眸里流出来,梅怜宝又道:“章哥哥,你说乐平那假和尚说我是祸国妖姬是何意?我蛊惑的了你吗?你想做明君,我能让你变昏君变暴君吗?章哥哥,如果不是你先下手谋逆成功,等到你父皇把你的势力分解的差不多的时候,你走投无路才谋逆,你会利用我吗?假设,那时你不爱我,反而很厌恶我,你会利用我吗?”

    “问的都是什么傻问题,现在,是朕赢了,没有如果。”孟景灏隐忍怒气道,“你为何总觉得朕会利用你呢,朕承认,一开始以为你害死你亲妹妹的时候,朕是厌恶你,朕是有利用你的想法,但那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朕命令你,忘掉那些。”

    “忘不掉的……”梅怜宝捂住脸,眼泪透过她的指缝流出,打在孟景灏的手背上,忽的梅怜宝疯了似的对孟景灏又抓又挠,“你要逼死我了。”

    孟景灏反应不及被在脖子上挠了一爪子,气急败坏,一边重新将梅怜宝禁锢住一般怒斥,“朕待会儿还要和大臣们议事,你让朕怎么去见人,放肆!梅怜宝,你不要恃宠而骄。”

    “是你要逼死我!”钗环摔碎了一地,青丝散乱披散在背,梅怜宝脸上泪痕斑驳,眼睛通红,“要你要我你也不要,要你好好只爱我一个你也做不到,我为何要爱你呢,我恨你!我忘不掉,忘不掉啊……”

    孟景灏恍然,“你忘不掉你预知的那些,朕送你去伺候人的事情?可那只是你的臆想不是吗?”

    梅怜宝自己哭了一会儿,虚弱的靠着孟景灏,“章哥哥,你还是快点把乐平他们抓住,砍杀了吧。”

    刚才还发疯对他又抓又挠,现在又突然催他抓捕君氏祖孙……

    孟景灏摇摇头,和缓着教导梅怜宝,“你要控制着些自己的脾气,不能说发疯就发疯,说发脾气就发脾气,今时不同往日了,你乖一点,朕也好封你位分。”

    “我就不,我就发脾气。”梅怜宝又作势要挠他。

    孟景灏死死扣住她的双臂,才要张嘴说话,梅怜宝又道:“你若不要我,就别来看我了,要不然看着你就要发疯的。原太子府的梨园姬交给我管,你守孝期间,不想见你,我自己找乐子玩。”

    孟景灏被气乐了,一时倒忘了上面关于发脾气的事情,“你是朕的女人,朕想见你便见你,可轮不到你见不见朕。”

    “那我不管。”梅怜宝往他唇上吐气,“你要来我就勾搭你做坏事,违了孝道可别怨我。”

    “朕是那轻易就被你勾坏的人?”

    “那你敢不敢赌一把?我赢了,在我活着的日子里,你就独宠我一人。”

    孟景灏心里一颤,“什么叫在你活着的日子里,这话朕不爱听,再胡言乱语,朕就、朕就没收你全部的画册。”

    “对了,还有一事,蔡则死了,你打算怎么处置他的家族?”

    “朕给他定的是叛乱的罪名,少不得要诛他全族。”

    “其他人的死活我不管,你给我二姐姐梅怜芷留一条命吧。”

    “依法蔡氏全族男丁都要杀掉,女眷则会被充做官奴或充入教坊司为妓,你私下里让人去给你二姐姐改一下名籍,再买回来就是了。你二姐姐不过是一个小侍妾,无关紧要,换个户籍重新嫁人都可。”

    “我手里又没有可用的人,我就只有你,你给我办。”梅怜宝耍赖。

    孟景灏听着她的话,心里又欢喜又酸涩,禁不住道:“朕给你兄弟赐官……”

    梅怜宝抱着他的脸就用嘴巴堵住了他的破嘴。

    真是她最不爱听什么他就说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