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界王道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人之心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人之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罗近这一次并没有烧掉这黄蛮的弃阳山寨,他觉得这个山寨建的还算结实,可以留给以后的路人临时休息之用。l5lkan.C祝愿所有的考生考试顺利!

    所以在轰塌了后厨之后,便和灵儿离开了。

    在路上主仆俩聊着聊着,灵儿突然问道:“主人,最近见你频繁使用那和尚送你的降魔杵,难道主人的功力又有新进展了?”

    “唉?你不说我还真没在意。不过身体也确实没什么反应,先不去管他了。”

    听罗近如此一说,灵儿也就没再多言。

    因为这是要回去交任务,所以并不像来时那么着急。三四百里的路程若按照罗近和灵儿的脚程,两天便可到达。可现在主仆两个却是放慢了速度,毕竟这些天来一直在赶路和打斗,有些吃不消了。

    这日又到旁晚,罗近和灵儿正要找地方休息,只见前方有灯火。

    “有人家,太好了。灵儿,我们今天不用露宿了。哈哈。”

    “是呢,真好,来时太匆忙竟忘了这里还有户人家。”

    “赶紧走吧。”

    罗近和灵儿紧赶了几步,很快便来到了这户人家墙外。

    这家用树枝扎了篱笆做墙,由于已是初冬,院子里的菜园子也早已没了蔬菜,只留得三两个南瓜放在窗子下面。

    炊烟从烟囱里冒出来,似乎在告诉罗近,“饭菜已经备好,客官请进吧。”

    “屋里有人吗?”灵儿喊道。

    听见外面有人喊,门帘被撩开一个缝,里面有人向外张望,说道:“谁呀?”

    是个女人的声音,灵儿有说到:“大嫂,我与我家主人赶路到此,还请大嫂行个方便。让我们借宿一晚。”

    这时门帘全部撩开,从里面走出一壮汉,一脸的络腮胡子,一双眼睛如铜铃一般,看上去颇有些气势。不过在罗近和灵儿眼里,也不过是个普通猎户罢了。

    “你们从哪里来啊?”那男子问道。

    “这位大哥,我们是从南边过来,要去往北边,夜晚路经至此,还请行个方便。”

    不等那壮汉搭话,灵儿又说道:“大哥放心,我们是不会白住的。”

    听了这话,壮汉毫无表情的脸上,似乎有些松动,说道。

    “好吧,那就请进来吧。”

    说完,转身,壮汉便进了屋。

    得到了主人允许,罗近和灵儿也不客气,推开篱笆门,主仆俩也走进了屋子。

    刚一进屋,就看见刚才的那个女人,此时她正坐在灶台边往灶里填这柴禾。当看见罗近和灵儿进来,连忙说道:“客官请屋里坐,奴家正准备饭菜,稍等就好。”

    壮汉这是也从里屋露出头来,说道:“进来吧,我这婆娘做活粗手笨脚的,别弄脏了二位的衣服。”

    “哦,不打紧,不打紧的。”罗近也笑着说道。

    进了里屋,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已经烫好的一壶酒。

    “来来来,两位,快做,正愁一个人喝酒没意思,二位便来了,若不嫌弃,二位陪我喝两杯如何?”

    “兄台,我俩皆不胜酒力,能借得一口饭吃,一张床住,已是感激不尽。”

    “公子,一看你就是个读书人,你们往北边去,莫不是去京都应考的?”

    这商周国每年的冬季都会有一场考试,类似古代科举。这是一般人都知道的。

    罗近也顺着说道:“是的,在下正是要去京都赶考的。”

    “哦,那就更应该喝一点啦,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叫酒壮文人墨,笔下如有神啊。”

    “这都哪跟哪啊?”罗近心想。

    “额,兄台,在下确实不胜酒力,喝不得,喝不得。”

    “怎么,不给面子?不给面子就别在我这住,我这也招待不了你这贵客。”壮汉脸上立刻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额,兄台莫要生气,在下陪你喝一杯就是。”

    “唉,早这么痛快多好,就说你们这些文人就是矫情。”

    罗近和灵儿相互对视了一眼,没再搭话。

    这是壮汉已经倒好了两杯酒,一杯递给罗近,一杯递给灵儿。

    “大哥,我是喝不了酒的。”灵儿赶紧说道。

    “你这姑娘家,不喝便不喝吧。”

    之后这壮汉就直接把这杯酒倒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又拿起自己这杯酒。

    “来小兄弟,俗话说得好,相遇便是缘分,你肯陪哥哥我喝酒,也是哥哥的福分,哥哥是个粗人,刚才说话多有得罪的地方,请兄弟你多多原谅,我这自罚一杯。”说完,壮汉又干了一杯。

    “唉,这话是怎么说的,小弟今夜能有顿温饱之饭,也是兄台你给的恩德,哪里来的得罪,这样小弟我也陪你一杯。”

    罗近也干掉了手中这杯酒。

    壮汉一看,“呀,小兄弟你会喝酒嘛,来来来,再来一杯。”

    说着拿起酒壶,又给罗近满上。

    “这·····”

    罗近喝了第一杯之后其实便不想再喝,可自己也是性情中人,一不留神,已经干了一杯。见第二杯子又已经倒满,所以罗近心情稍微有些复杂。

    这个时候,门帘一挑,那大嫂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饭菜好咯,客官请用。”一转头看见壮汉已经喝了半壶的酒,说道:“当家的,你少喝点,今天有客人在,别让人看了笑话。”

    “你这婆娘,哪里来的废话,去干你的活。”壮汉厉声说道。

    “唉~!”这大嫂摇了摇头,转身出去了。

    罗近这时看了看灵儿。

    灵儿立刻说道:“大嫂,等等我,有什么活我帮你干。”

    “哎~这····”壮汉伸手要拦。

    罗近立刻拉住壮汉的手说道:“大哥,不要管她,让他去吧,咱们喝咱们的酒。”

    “这···好吧,公子既然说了,在下那就在干一杯。”

    这一会的功夫,壮汉已经独自喝了三杯。

    此时罗近说道:“兄台如此豪爽,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我叫杨遂,是个猎户,最近天气见凉了,打猎也不是那么容易了,不怕小兄弟你笑话,我这已经是第六天没打到东西了,故而喝酒解一解胸中郁闷。”

    “兄台刚刚说了,相遇便是缘分,兄台若是不嫌弃,我这里还有些银两,你先拿去用吧。”说着罗近从怀里掏出了十两碎银子。

    杨遂一看桌上的银子,赶紧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这怎么好意思,你与我萍水相逢,我怎能收你这些银两。”

    “兄台你肯收留我们,我们给你留些宿费还不应该吗?你就收下吧。”

    “小兄弟,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推脱,说实话如不是真的遇到了难事,这银子我是断不能收的。”

    壮汉一边说,一边将这桌上的银子揣进了自己怀里。

    “来来来,哥哥,敬你一杯。”

    说是敬罗近,可没等罗近端起杯子,杨遂已经干了自己这杯,罗近看了看不禁摇了摇头,自然也干了自己这杯。

    随后二人边吃边喝,吃饱喝足后,杨遂的妻子又端上来茶水,供罗近和杨遂饮用。

    罗近这时看看外面天空,外面已是漆黑一片。

    “兄台,多谢款待,在下真的不胜酒力,你看现在这酒劲上来,我真的有些扛不住了。”

    罗近捂着自己的额头说道。

    “哦?快快,把公子扶到西屋休息。”

    杨遂赶紧指使这自己的老婆,一同搀扶着罗近,灵儿则在前面负责给开门和撩门帘、点灯。

    夫妻俩将罗近扶到西屋床上。

    杨遂说道:“公子,你早些休息,我们俩就不打扰了。”

    随即两人从外面关上了房门。灵儿这时贴着门自己听着外面动静,确定两个人已经回了屋子,向罗近做了个安全的手势。

    罗近一咕噜坐了起来。

    “灵儿,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主人,刚才我在外帮那大嫂干活,发现他的胳膊上有不少的淤青,走路似乎也有些吃力。看得出来身上还有伤痕。”

    “家庭暴力啊。”罗近的第一个念头,但罗近并不是很在意,说道:“灵儿,这丈夫打妻子的事,是他们家里的事,咱们不好管,刚才我与这壮汉闲聊,觉得这壮汉可能是应为许久没有收获,才借故那他的妻子出气,不过我已经给了他一些银子,想来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事了。咱们能做到的也仅仅如此了。”

    “唉,做你们人类的女人真是太难了。”灵儿也不禁叹了口气。

    “好了,不说这些,你现在替我护法,这些天来我都没有内视修炼,我现在要修炼一会。”

    “遵命,放心吧主人。”

    罗近此时已经闭上双眼,意识也已经进入了囚魂界内。

    “大哥,我来看你来了。”

    罗近一推娄老伯的房门,门便吱一声开了。

    罗近抻头往里面一看,娄老伯正在睡觉。

    “这老头,我还第一次见他睡觉,看来是这些日子太过劳累了。”

    罗近知道这娄老伯在囚魂界不是登记,就是拆分灵魂,还要炼制魂兵铠甲,还要培育黑风兽,甚至还要教魏惊天修炼之法。实在是有太多事要做,如今睡着了,定是太累了。

    罗近悄悄走过来,拿过床里的被子,打算给娄老伯盖上。

    谁料一动这被子,娄老伯便醒了。

    “哦,是老弟你来啦,你看我本来只想打个盹,没想到竟睡着了。”

    “大哥,你连日劳累,小弟我心中明白,小弟这些事,真是有劳大哥费心了。”

    “费心到没什么,关键是你小子够争气。来吧给你看看这些日子的收成。”

    说着娄老伯拿起桌上的登记册,慢慢翻看起来。

    “这些日子,你供摄取结丹期五重以上魂魄七个,其中结丹期七重以上的三个,而结丹初期小妖也有一百多个。我已经按照结丹初期可拆十分,结丹五重左右可拆五十份,结丹七重以上可拆百份的比例尽皆拆成一人力的魂晶,共计一千五百个。”

    “一千五百个?”罗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现在加上你在西北作战时收取的,和之前的,你现在已经完成了三千个囚室的任务。还有六千九百九十九个,你得努力啊。”

    “三千个?三千个我是不是可以用熬天了?”罗近显得有些兴奋。

    “怎么你小子还惦记用熬天?不怕囚室清空吗?到时你的魏大哥,可就见不到了。”

    “哦,没有,没有,我也是说说而已。”罗近不禁一笑。

    “我就知道你不敢,放心吧,这里有我,你尽管在外面收取魂魄。”

    听到这,罗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立刻说道:“大哥,我记得在我刚刚得到这金刚降魔杵之时,大哥曾说让我尽量少用,以免加快心魔诞生。如今我几乎每战一次山妖王都得用这降魔杵,可我的身体和意识却没有其他反应,这正常么?”

    娄老伯听了罗近所说,捋了捋胡须,思索了片刻说道:“这些其实我也知道,我在想那次血魔占用你的真身之时,强用过这降魔杵,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换句话说,也许是因为血魔曾经压制过你这降魔杵,而导致了这降魔杵也有了些许魔性也说不定。”

    “如果是这样,那一切就都说的通了,我第一次用降魔杵之时,不管如何疯狂,可心中却很平静,现在使用降魔杵之时,心中却是波澜四起,看来真的如大哥你说,这降魔杵或许真的有了魔性。”

    “如果降魔杵有了魔性,其实也是好事,这样你就不必总担心他会和你的幽冥嗜血冲撞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不要在用降魔杵的时候使用幽冥嗜血,以免两者相冲。”娄老伯再次叮嘱。

    “我明白了。”

    “好了,今天要说的也就这么多了,我还有事,你也有事,去吧。”

    “我也有事?”

    罗近还没想明白,意识就已经被娄老伯驱逐出了囚魂界。

    “我有事?魏大哥我还没见呢。”醒过来的罗近嘴里还在念叨。

    “主人,你醒了?”灵儿见罗近醒了,立刻上前小声说道。

    灵儿如此说话肯定是有什么事,罗近问道:“嗯,什么事?”

    灵儿指了指窗户。小声说道:“主人你看”

    罗近顺着灵儿手指的方向一看,有一根细竹管悄悄地捅破了窗户纸伸了进来。

    给读者的话:

    两更了,不多说,求收藏,推荐,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界王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堂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堂迈并收藏界王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