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限穿梭者 > 第十三章 事态

第十三章 事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今天老婆到预产期了,所以下午要赶去医院,更新就这一章了,一万多字,不管够不够,方块都希望各位能够多多订阅,打赏和来几张月票,就当是给方块孩子的出生礼物,拜谢了……

    曲径通幽,两排直立而行的胡杨树顺境而下,持续十余米后骤然转弯,形成两个半圆,将一大片空地围在了中间,在空地的中心部位,有两座类似于塔形的阁楼,每座只有两层,大约六米,对称着宛若两扇门,随时打开欢迎客人。

    此时,在这两座阁楼的中间,一道自然而然的身影随意的盘坐在那里,就像是完全融入了自然一样,明明就在那里,但总能给人一种恍惚感。

    “你来了?跟我计算的时间差不多,看来有些事情,你还真是打算全程参与进去了,也不知道这样对于江湖,究竟是好是坏!”人影突然抬起头,对着前方开口说道,让人诧异的是,在他的眼前数十米内,竟然没有一个人影。

    中华阁外面,刚刚走进店门的萧晨,便突然听到了这句话,眼神微微一眯,随即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带着凝紫宸三人和断浪聂风,走进了中华阁的后院,对于这里,虽然说萧晨只来过一次,但也算得上是轻车熟路了。

    走进后院的门口,一个年轻人抱着一把剑站在那里,显然是专门过来等他们的,对于无名这种装x的作风。说实话,萧晨不怎么喜欢,搞得自己跟多么高深莫测一样。其实怎么样?就这还隐居,如果不是无名后面一系列的举止的话,萧晨估计和他怎么都说不到一起去,这家伙,太刻板了。

    “前辈,师父已经在后面等着了,请前辈跟我来!”剑晨看到萧晨过来。连忙摆正了自己的姿势,毕竟他可是见过五年前的那一场战斗。知道最后的胜负,所以,对于萧晨他虽然有些不怎么服气,可他还是做到了礼数周全。没办法,谁让那一战之后,萧晨和无名反而成了朋友呢?

    萧晨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打量了一下剑晨,笑道:“剑晨,看来这些年你很努力啊,境界提升的不错,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有时候。顺其自然要远远强于四抓不放,如果你想你的境界再次提升的话,就好好的沉淀一下。不要再去追求那些看不到的东西,否则,最后只能心魔横生,坠入魔道。”

    剑晨的内心猛地一惊,抬头看向萧晨,虽然他不服气萧晨。可对于萧晨的实力和境界还是很向往和崇拜的,他相信萧晨不会无缘无故的跟他说这些。一定是自己的修炼出了什么问题,因为以萧晨的身份境界,还不至于调侃他一个武林后辈,没意思。

    “还请前辈赐教!”剑晨垂下手,恭恭敬敬的朝着萧晨鞠了一躬。

    萧晨哭笑不得的看着剑晨,道:“行了,先带我们去见你师父吧,既然你师父没告诉你原因,一定是想让你自己琢磨透彻,毕竟一味的靠着别人的提醒去修炼的话,永远走不出自己的武道之路,这样一来,哪怕你日后再怎么强大,也总归是一个别人的复制品,剑晨,你的资质和悟性都不错,唯一缺少的,就是心境的磨练,你太急功近利了!”

    剑晨心神如同遭遇雷击一般,轰隆一声,让他彻底愣在那里,就在这时,后院突然传来一声咳嗽,将剑晨的思绪给彻底拉回了现实,搞得他满头大汗,刚才太险了,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导致心魔提前降临。

    “萧晨,你是故意的吧?剑晨的问题我相信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他必然能够悟通,你现在这么一搞,不是逼着人去开导他么?他还怎么走出自己的道路?唉~算了,看来你还真是我的克星,进来吧都!”无名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而听到无名的话的剑晨,却内心一阵愧疚,悟通么?他可不那么认为,因为在萧晨开口之前,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对的,如果不是因为萧晨的身份境界,估计萧晨所说的话都会被他忽略掉。

    但现在无名一开口,便彻底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萧晨所说的都是对的,这让他怎么对得起一直对他信任有加的师父?

    萧晨拍了拍剑晨的肩膀,轻笑一声,开口道:“别听你师父在那里唧唧歪歪,只要你想走,总有一条属于你自己的道路,以后慢慢的沉淀自己,这一天不会太远!”

    说完,萧晨便率先走进了后院,凝紫宸三人齐齐朝着剑晨点点头,这让剑晨有些受宠若惊,现在天下谁不知道‘白衣三侠’的威名?哪个不明白那三个貌若天仙的主儿都是飘渺仙的妻子?

    以这样的身份地位,向他打招呼,哪怕他是武林神话的徒弟,也忍不住一阵心神悸动,连忙回礼。

    倒是聂风,走到剑晨的面前,拱拱手,笑道:“在下聂风,我想我们以后可以多交流一下!”

    “还有我,我叫断浪,是聂风的师弟,我们也能成为朋友吧?”断浪不甘示弱的跳了出来,一脸嬉笑。

    走在前面,听着后面断浪的话,萧晨和凝紫宸相视一笑,好吧,在原剧情里,断浪害的剑晨强上了楚楚,和步惊云结下了生死之仇,虽然后面关系有所改善,但楚楚的孩子却永远提醒着步惊云,楚楚是不干净的。

    可以说,宿命中的断浪和剑晨,应该是不死不休才对,但现在,一切都被改变了,而且这种改变,让人很舒服,很祥和。

    走入小院,萧晨便看到了坐在阁楼中间石凳上面的无名,这家伙此时正拿着一颗棋子,凝视着面前的棋盘。似乎遇到了什么巨大的难题一样,好吧,对此萧晨表示很无奈。似乎很多电视剧里,那些高人都喜欢用这一招装x,丫丫的,真以为哥们儿不懂还是怎么滴?搞得全天下就你自己知道一样?很有意思么?

    最主要的是,萧晨很难想象,无名这样一个武林神话,在被人打败之后。还能在打败他的人面前装x,这得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神境界啊?这脸皮都快赶上长城的厚度了吧?唔~好吧。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有着长城的。

    萧晨一把拉住想要张嘴说话的剑晨,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道:“剑晨,你看看你师父。发现什么了没有?”

    剑晨一脸疑惑的摇摇头,这种情况在数天前就已经出现了,当时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拿着一份棋局跑进了中华阁,从此之后,无名便对所有的事情都不加理会,专心的研究那份残缺棋局,不过这有什么?大惊小怪!

    萧晨丝毫不管剑晨心里的想法,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唉,你们这些人啊。就是不会发现乐趣,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无名这样很装x么?好吧。大概你们也不知道装x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你们好好想想,是不是每一个有点儿道行的人,都喜欢这么做以显得自己高深莫测?”

    噗~好吧,深知装x意思的凝紫宸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而且毫无顾忌的大笑。指着萧晨道:“阿晨,你到底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啊?这都能联系到一起去?”

    无名这个时候也抬起了头。看着萧晨,轻声道:“小子,你的意思是在说我故作姿态吧?行了,你也别解释,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份棋局确实让我难以继续,数天以来,我也只能勉强走上一步而已,剩下的……”

    萧晨不屑的撇撇嘴,他本身对于围棋就不怎么感兴趣,也不懂,所以不明白无名那种心情,所以他大大咧咧的走到无名的对面,一屁股坐了下去,随意的瞥了一眼棋盘上的棋子,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萧晨还是很无奈的选择承认,这……这他娘的不是天龙八部里面无崖子弄出来的珍珑棋局么?

    萧晨现在很想回到现实,然后去香江见一见创作风云的马荣成大大,您老当时创作这一段的时候?可曾询问过金大大的意见?这算是侵权了吧?

    不过萧晨也知道不可能,毕竟在原著里面,是没有这一段的,这一段完全就是他进来之后才出现的,关人家马大大什么事情?

    不过,虽然他疑惑重重,但还是随手操起一颗白子,啪的一下放在了一个位置,这一步直接将残存不多的白子杀掉大半,可以说,这是自杀的路,所以,在萧晨的棋子落下之后,无名便猛地站了起来,想要辩解几句,只是,当他随即沉静下来的时候,便一脸煞白。

    紧跟着,无名突然发出一声狂笑,大声道:“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想我无名一直以来自认看透世间诸事,参透人家生死,原来到了最后,还是一个普通凡人,萧少侠,这步棋叫什么?”

    “置之死地而后生!”萧晨淡然一笑,他明显的感觉到无名的心境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虽然只是很小的一步,但对于他这个阶段的人而言,这么一小步,就等于打开了另一扇通往更广阔的世界的大门,只要继续下去,无名的实力必然会突飞猛进,好吧,不愧是徐福的后代。

    “置之死地而后生,呵呵,原来如此,不经历生死,怎可能悟透生死轮回?参透人间百态生死?呵呵,萧少侠,今日老夫受教了,请受老夫一拜!”说完,无名竟然真的恭恭敬敬的给萧晨行了一个大礼,如果是别人的话,估计早就躲开了,但萧晨没有,虽然无名是公认的武林神话,可那又如何?类似于这种情况,萧晨说是无名的授业恩师也不为过,别说受一个鞠躬礼,就算是跪拜大礼,萧晨也承受得起。

    这一幕让旁边站着的一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哪怕是凝紫宸也忍不住吃了一惊,要知道,在她的印象里,无名虽然谦恭有礼,但毕竟是武林前辈,被神话的人,所以,无名不管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教育的口吻,骨子里的高傲,完全不逊色于那些老顽固。这种印象,在今天这一刻,轰然破碎。

    等到无名行完大礼,萧晨才洒然的笑了笑,开口道:“无名果然是无名,心境再次提升,实力又一次精进。你的资质估计能让天下无数武林人士羞愧致死!”

    无名哭笑不得的重新坐了回去,道:“我的资质在你萧少侠的面前。又算的了什么?不过话说回来,萧少侠今日来此是为了拜剑山庄的事情吧?昨日拜剑山庄的人送来请帖,半月后群雄汇聚拜剑山庄,共证绝世好剑的出世。同时也为了给绝世好剑选择一个新的主人,这样的热闹,想必萧少侠必然不会错过。”

    “没错,这次过来确实是为了绝世好剑而来,这柄剑其实在铸造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主人,今日过来,我只是想和你联手,为这把剑的主人扫平道路。免得到时候随随便便的蹦出一些宵小,而引发一系列不必要的冲突!”萧晨点头承认了下来,他的目的本就如此。没有什么不可告人,所以他说的理直气壮。

    无名倒是微微一怔,随即道:“哦?萧少侠可知道,就算是我,也对绝世好剑有些好奇,这样一柄神兵利器。还未出世,你就说它有了主人。是不是有些武断了?”

    萧晨轻笑着摇摇头,在原剧情里,步惊云之所以能够获得绝世好剑的认可,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用自己的血血祭了绝世好剑,其中更是有着麒麟臂所流出来的鲜血,现在因为他的出现,很可能会让步惊云和麒麟臂失之交臂,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步惊云还能不能获得绝世好剑?

    所以,为了能让剧情扭转过来,这一次萧晨并未从步家庄离开便赶赴天下会,而是想让天下会的事情能够自然发展一下,半个月的时间虽然不长,可足以发生许多事情了,他不知道时间够不够用,但不管如何,他只能尽力。

    至于孔慈~想到这个人,萧晨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孔慈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她自幼和步惊云三人一起长大,对三个人的感情可以说是差不多的,要不是步惊云在那一夜稀里糊涂的和她圆了房,估计她不怎么会选择冷酷无情的步惊云。

    只是如果真的按照原剧情让孔慈死掉的话,对步惊云的打击绝对会非常大,可不管再怎么大,在萧晨的心里,孔慈都不如楚楚更配步惊云,不得不说,经历了这么多世界之后,萧晨的果断也慢慢的成形,不再像以前那样。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少侠能否告知,你为这把剑选择的主人,究竟是谁?我想以少侠的眼光,这人必然是人中之龙!”

    “嗯,确实很不错的一个人,雄霸的二徒弟,步惊云!”萧晨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将无名和站在旁边的剑晨和幽若给震了个七零八落,这都什么事儿啊?萧晨和雄霸不是敌对的么?

    无名的眉头猛地一皱,随即叹了口气,道:“说说你的理由,毕竟步惊云这大半年来造下的杀孽太重,如果他掌控了绝世好剑,再加上雄霸的性格,江湖绝对会腥风血雨,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答应!”

    随着这句话道出,院落里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不少,其实就连凝紫宸都有些不明白萧晨内心的想法,步惊云掌握绝世好剑,那只是原剧情里面才有的事情,现在剧情已经被改的差不多了,怎么萧晨还会选择步惊云?

    其实对于萧晨而言,一把绝世好剑真的不算什么,毕竟他自己所使用的长剑,可是用世界上最为顶级的震金配合着顶级科技技术搞出来的,虽然没有什么灵性,嗯,也不太可能有什么灵性,但有什么剑,能够比得上他的六脉神剑?所以,有着六脉神剑和震金之剑的萧晨,真心没什么可惜的。

    而他之所以依旧让步惊云掌控绝世好剑,一方面是为了拉拢步惊云,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不至于破坏太大的剧情,免得还没等他做好准备,帝释天就跑出来七搞八搞的,那样的话他会彻底陷入被动,而被动,则是他最不喜欢的。

    “这个我现在和你说,也说不太清楚。我只能告诉你,到时候你一切就都会明白,当然。为了给你一点信心,我可以透漏一些东西给你,十三年前中原步家庄被人惨灭满门,凶手是谁已经被步惊云调查出来了,而这个人,我想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吧?”

    “雄霸?”无名心神一震。好吧,时间过去太久了。再加上十三年前的天下会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帮派,所以,十三年前一系列的灭门惨案,到了现在也很少有人会给雄霸安在身上。

    不过不得不说。萧晨的这个消息,让无名很是松了口气,他点点头,轻笑着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拭目以待,如果步惊云真的能够改邪归正,帮他一把也是理所应当!”

    “如此的话,萧某今日的目的也就完成了,接下来萧某还要去天下会和无双城走一趟。为我两个不成器的徒弟提亲,所以,就先告辞了。半月之后,我们拜剑山庄再见吧!”无名松口,让萧晨放松了不少,为了赶时间,他直接站了起来,抱歉的朝无名拱了拱手。没法子,这件事情不能拖的。

    无名微微一怔。看了一眼站在凝紫宸三人两侧的两男两女,恍然的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半月之后再见,请!”

    “告辞!”语落,萧晨便带人转身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只是,在他们离开之后,无名看着他们的背影,低声道:“萧晨,你到底在想什么?”

    “师父,有什么问题吗?”剑晨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无名,毕竟无名这句话说得有些太过高深,以他目前的境界,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或者说,他的年纪根本不会让他想太多。

    无名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微微叹了口气,解释道:“刚才萧晨说的很清楚了,他要亲自去无双城和天下会给两个徒弟提亲,你认为,凭借现在萧晨在江湖上的名声,有什么人,值得他亲自去提亲的?”

    剑晨到底不是傻人,在无名提示之后,他便猛然醒悟,脱口而出:“师父,你是说?那个聂风和断浪身边的女人,分别是天下会帮主雄霸的女儿和无双城的城主千金么?”

    “差不多吧,具体为师也不太清楚,所以我才会疑惑,按照萧晨以往的行事风格,再加上他满身浩然正气,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坏人,而且嫉恶如仇,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现在类似于联姻的动作,究竟想要表明什么?亦或者说,他最终想要做些什么?对于萧晨,五年来为师一直没有看透过,就像……就像他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一直都是那样超然物外,再加上他几乎冠绝天下的实力,唉……也不知道对于江湖而言,究竟是好是坏!”

    剑晨彻底被无名给震住了,搞得他的脑子一片浆糊。

    而就在萧晨离开中华阁的时候,天下会总坛同样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足以影响整个武林未来走势的大事。

    在这一天,雄霸突然召集了整个天下会的中高层以及一众留守在总部的人,正式宣布,将自己的义女孔慈,许配给大弟子秦霜,择日完婚。

    这一举动让整个天下会彻底震动,现在谁都知道,雄霸的唯一亲女不知所踪,只有一个义女,那么雄霸的目的可想而知,这等于是直接宣布了秦霜就是未来天下会的主子,一时间,整个天下会无论是普通兵卒,还是领导层面,都对秦霜投入了羡慕的眼神。

    只是,在这些人当中,有一道锐利的眼神猛然射向了秦霜,搞得秦霜非常不自在,他猛然抬头,看了一眼目标的方向,当他发现是步惊云之后,神色一愣,随即明白了雄霸的用意,虽然他确实喜欢孔慈,可现在他和柳乘风哪个不知道孔慈的心里,只有步惊云一个人?

    以前他们可以单纯的认为那是孔慈一厢情愿,毕竟步惊云给人的感觉一向冷酷,很少有人会去联想他的感情生活,可这一刻,秦霜发现自己大错特错,这步惊云明显就是和孔慈私定终身的表现啊。

    既然如此,作为天下会的龙头,雄霸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依旧将孔慈许配给了自己,秦霜就算是再怎么傻。也知道雄霸这是要挑拨三兄弟之间的感情,可是,雄霸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仅仅是因为前些日子步惊云救走了步家庄的人么?

    突然。秦霜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两天前,泥菩萨来了一次天下会,并且给雄霸揭示了雄霸后半生的批语:成也风云,败也风云;

    想到这里,秦霜什么都明白了,风云是雄霸必然要铲除的对象。而孔慈作为他的义女,自然不可能嫁给他们两个。这其中只有他是最忠心,也是唯一能够值得他信任的,所以,孔慈的下嫁。可以说是拉拢,也可以说是示好,总之,秦霜知道,接下来就是他选择阵营的时候了。

    到底是站在步惊云和聂风那边?还是站在雄霸这边?这是一个让秦霜一辈子都不愿意去面对的问题,前者和他是生死兄弟,从小一块长大,感情深厚,不能不仁不义。后者却对他有着养育之恩,不能不忠不孝。

    轰~当大会结束之后,步惊云回到了飞云堂内。一掌拍飞了面前的石桌,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恨声道:“雄霸,不杀你誓不为人!”

    杀机弥漫,天寒地冻。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窜出一道身影。白衣柳乘风,柳乘风没有经过步惊云的允许。便直接迈步走进了他的房间,冰寒刺骨的温度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但他还是走了过去,道:“二师兄知道了?”

    “什么?”步惊云神色不善的回头看了一眼柳乘风,言语间冷酷无情,如果不是现在还不到时候的话,他必然出手,虽然以前感情最好,但柳乘风是雄霸的人,他无论如何都要杀掉,这就是他,不哭死神步惊云的行事风格。

    感受着步惊云对自己的杀机,柳乘风毫不在乎的走到凳子边上坐了下来,自顾自的倒了两杯茶,道:“就是雄霸当年所做的事情,想我柳家虽然在江南一带没有什么名气,却也是富贵之家,但却一夜之间化为废墟,血流成河,为的仅仅是一句没有任何根据的批语,想必二师兄的家人也是如此吧?”

    说起这些,柳乘风的脸上忍不住闪过一丝怒色,当时他在无双城外,和聂风大战,仅仅十几个回合,他便被聂风犀利无比的风神腿给打败,就在他不敢相信的时候,聂风却没有继续下手,而是絮絮叨叨的和他说了一大堆。

    本来他是不相信的,可是最后聂风却告诉他,步惊云的身世和他一模一样,这让他很是疑惑,直到他回来之后,听说了步惊云的事情之后,便一切都明白了。

    以前他还以为雄霸多么好,那是因为他从未想过太多,但步家庄的事情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雄霸做出来的,而他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一个叫泥菩萨的人给了他一个十四字的批语: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起初他是慌乱和不敢相信,可是这几天他连续密查了一番,发现了不少蛛丝马迹,心中顿时冰寒彻骨,对雄霸的恨意也是直线飙升,他本想直接找雄霸理论,可想想雄霸动辄灭人满门的行事风格,他那么做的后果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再次想起了当初聂风和他说的话,如果有事,可以和步惊云商量,前两天他有些谨慎,不太敢靠近步惊云说这些谋反的话,谁能确定步惊云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在这种生死关头,他不能有丝毫大意。

    而且,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步惊云,免得雄霸看出什么,到时候就只有他们两个一起去死的结局。

    但是今天的事情,却让柳乘风看到了机会,也不能说是机会,只能说现在两人的身份和秘密,已经被雄霸看穿了,否则的话,雄霸又岂会做那种令人心寒的事情?所以,在大会结束之后,他只是回了一趟神风堂堂口,便来了步惊云这里。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么隐藏已经没有任何作用,要不是忌惮雄霸和秦霜的武功,柳乘风甚至想要主动出击,打雄霸一个措手不及。

    “难道风师弟你也?”步惊云听到聂风的话,身上的杀气顿时消失,一脸错愕和震惊的看着柳乘风,他怎么也没想到。柳乘风竟然会和他一样,这也让他彻底明白了雄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内心对雄霸的杀机越来越重。要知道,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和柳乘风的关系是最好的,除了孔慈,没人比得上。

    柳乘风点点头,一脸凄然的开口:“没错,我柳家满门一百一十三口。全部被雄霸杀掉,只留下我一个被他蒙在鼓里。可笑我十几年来对他恭恭敬敬,奉若亲父,如此不忠不孝的事情,真不知道我父母家人在天堂会如何看我。”

    “雄霸该杀!”步惊云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眼神中杀机一闪而逝。

    沉思了片刻,随着房间里的温度逐步回升,两个人的心情也恢复了一些,不管如何,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再怎么多想,也是无济于事,与其如此,还不如想想接下来该怎么接招。毕竟雄霸的实力在那摆着。

    突然,步惊云叹了口气,道:“等吧!”

    “等?”柳乘风有些疑惑的看着步惊云。要知道,这可不是他所认识的云师兄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哪次战斗步惊云不是保持着主动进攻这个节奏的?

    步惊云点点头,沉声道:“不错,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逍遥派的萧掌门已经在来天下会的路上了,他说过。要替他的徒弟断浪向雄霸提亲,到时候幽若也会回来,而且萧掌门还和我说过,他会将我和孔慈的事情,一并向雄霸提出来,到时候看雄霸怎么反对!”

    说到这里,步惊云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快意,以萧晨的实力,雄霸就算是想要反对,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能不能敌得过萧晨,要知道,天下会因为今年扩张太快,根本没有好好地笼络好人心,下面的人都是畏惧雄霸的实力才在这里的,对于这一点,雄霸自然一清二楚,可他从未在意,因为他唯我独尊,因为他太过霸气,不屑于去做那些破事。

    但这种情况,只要有一个人能将雄霸打败,那么雄霸接下来能做的,就只有看着整个天下会分崩离析,这对于雄霸这个将权势地位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人而言,是绝对不能承受的后果,所以,步惊云已经可以预见到时候雄霸吃瘪的情景了,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希望萧晨当场废了雄霸,或者,干脆直接杀了雄霸。

    “逍遥派萧掌门?”听到步惊云提起这个名字,柳乘风的思绪再一次回到了无双城,那一天,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失败,而且是败在了自己的成名绝技之下,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同样迸发出一抹慑人的光芒。

    尤其是当他看到步惊云那期待的神色之后,他可以毫无疑问的断定,那位萧掌门,那位能够培养出聂风这种弟子的人的实力,绝对要比雄霸高,到时候再加上聂风和步惊云嘴里的断浪,他们的实力绝对超过天下会。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按照云师兄所说的,我们按兵不动,静静的等着就行了,不过如果时间太久的话,或许会出变故,不知道云师兄能不能提前和萧掌门联系一下?让他们加快速度?”柳乘风想了片刻,朝着步惊云开口问道。

    步惊云微微一怔,随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怀里,在那里,有一张字条,他很想告诉柳乘风,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也没有萧掌门的联络方式,不过我相信,既然萧掌门的话说出来了,那么就一定能够及时赶到!”

    对此,柳乘风没有多说,既然步惊云相信萧晨,那么他也要学着去相信一次,毕竟现在萧晨现在可是他们两个唯一的期望。

    不出步惊云所料,从中华阁出来的萧晨等人,直接一路向北,朝着天下会总部而来,因为这是最划算的路程,解决掉天下会的事情,他会带人南下,前往无双城,而无双城和拜剑山庄之间的距离,只有区区百余里,也算是一途两用。

    至于这样会不会打断他的计划,他根本不在乎,没错,他是不在乎孔慈的生死,可他却不想步惊云变得和原剧情中一样,要经历那些痛苦之后才能走出心里阴霾,他希望得到的,是一个和现在一样,虽然表情冷酷,但却始终阳光,外冷内热的徒弟,所以,就算真的因此救下了孔慈,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帮他一把就是了。

    “阿浪,我有些害怕,你说如果我爹爹不同意我们之间的事情该怎么办啊?”半路上,和断浪共乘一骑的幽若,面色担忧的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心上人,语气里说不出的不自信,好吧,看来以前的她被雄霸祸害太深了,这都有心理阴影了。

    断浪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道:“你放心吧,就算你爹心里再怎么不愿意,也不敢和师父正面相抗的,而且,你爹那么看重权势,你认为我师父提亲,会不会让他有一种联姻的感觉?这样一来,他也不见得会拒绝,所以你根本不用多想,静静的等着做我断浪的妻子就行了!”

    幽若嘟嘟嘴,虽然还是有些担忧,但却少了很多,静静的依偎在断浪的怀里,看着越来越近的天下会,内心反而平静了下来,不过想着即将要嫁作他人妇,一丝丝的害羞却冒了出来,让她双颊粉红,格外可爱。

    另一边,和聂风共乘一骑的明月羡慕的看着走在前面的萧晨和凝紫宸三人,柔声道:“风,真羡慕师父师娘他们,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也和师父师娘一样这么恩爱?”

    好吧,女人的浪漫毛病又犯了,可聂风偏偏就吃这一套,温柔的笑了笑,在明月的耳朵边亲了一下,道:“一定会的,有着师父师娘做榜样,如果我们还不能幸福的话,那就是老天在嫉妒我们,不过我们会怕他的嫉妒么?”

    不管怎么说,这一路上,他们虽然增加了两个人,但气氛却更加温馨,尤其是断浪和聂风两人,对于萧晨和凝紫宸三人的感情,在这一刻再次上升,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如果有人胆敢伤害萧晨四人,他们两个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哪怕是死,也要给师父师娘争取到离开的时间,这种感情,已经完完全全取代了亲情,也可以说是他们之间的师徒之情,彻底变成了亲情。

    相信如果萧晨和凝紫宸他们愿意的话,聂风和断浪会毫不犹豫的叩头认他们做爹娘。

    “不过,风,你说师父师娘将你们从小抚养长大,怎么他们看起来比你们两个大不了多少呢?”明月羡慕的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了一个问题,好吧,她最在意的,还是凝紫宸三人,按照聂风的话,她们三个怎么滴也接近四十岁了吧?怎么看起来比她还年轻呢?

    说起这个,聂风便一脸自豪的解释:“师父说过,当一个人的实力能够打破枷锁,进入另外一个全新境界的时候,就可以逆转阴阳,增加寿命,修炼到极致的话,甚至能够改写生死,长生不老,是真是假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师父他今年已经接近六十岁了!”

    嗯,没错,萧晨是这么说的,毕竟按照他现实和影视世界的叠加算,他确实五十多快六十了。

    但这句话却让明月和旁边的幽若吓了一大跳,幽若看了看断浪,见断浪点头,立刻开口道:“我不管,我也要学武!”

    明月也是一脸期盼的看着聂风,好吧,长生不老对于女人的诱惑力,没的说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无限穿梭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在谁一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谁一方并收藏无限穿梭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