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限穿梭者 > 第二十二章 风起云涌(万字求订)

第二十二章 风起云涌(万字求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依旧是一万字的更新,嗯,等到孩子满月了之后,方块会恢复到三更的,现在是没办法了,只能瞅准时间就码字更新,全部挤一块了,不好意思啊,不过字数是不少的,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了!

    夏日炎炎,艳阳刺眼,微风拂面,沙尘移位;

    原本已经荒废了足足一年多的天下会总部,再一次迎来了属于它的辉煌,这一刻,万众瞩目,这一刻,暗潮涌动,这一刻,杀机四伏,同样也是这一刻,一些野心家的野心,疯狂增长。

    三天前,绝无神命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众无神绝宫内的高层分别前往中原武林各大势力去下请柬,实则就是逼迫那些人臣服,其余的人如何,暂不做概论,但两个儿子一个被人打脸,一个被人羞辱,这些事情绝无神都是知道的。

    所以,在他们回来之后,绝无神便立刻开始着手调查关于萧晨和逍遥派的一切,而其他的那些小势力,则被他杀的杀,抓的抓,反正已经来了,仅仅因为一个从未露面的人就让他收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在他调查萧晨的时候,颜盈无意间看到,起初有些疑惑,随即便恍然大悟,随即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萧晨的一切说了出来,既然她已经成了绝无神的女人,那么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因为绝无神如果失败,那么她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她实在是找不到接下来还有什么人能够庇护她。

    听到颜盈的解释,绝无神先是凝重了一番,随即便不做评论。因为颜盈知道的,还是十几年前的萧晨,现在的萧晨,仍旧是一团迷雾。

    只是,让颜盈没有想到的是,绝天当天晚上就跑进了她的房间跟她哭诉自己白天的遭遇,当绝天说出聂风两个字的时候。颜盈的身体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她猜测过千万种可能。但无论如何也没有猜出来,聂风竟然投入了萧晨的门下,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打了自己儿子的。竟然是另一个儿子,这让她一时间无所适从。

    没错,她确实喜欢权势,但她仍旧是个女人,是一个有着孩子的女人,现在不可避免的,因为绝无神的野心,她的两个儿子必然会面临自相残杀的局面,这让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和纠结。当然,更多的是心痛。

    可她同样知道,想要让这两个儿子把手言和。根本不可能,先不说聂风如何,单单是绝天就不现实,自幼在绝无神的熏陶下,绝天的野心可以说比绝无神还要可怕,而聂风是无论如何都会阻止绝天的野心。唯一的办法就是她带着绝天重回东瀛自此不踏入中原一步,但这现实么?

    颜盈有些颓然的坐在床上。看着面前仍旧在絮絮叨叨的苦诉着的绝天,心思烦躁的几乎想要自杀,她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样一个心情,此时此刻,她忽然发现,自己一直宠爱的儿子,在这一刻竟然是这么陌生。

    昏昏沉沉的她最后晕了过去,是的,就是晕过去的,因为她实在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即将出现的一切,与其如此,还不如晕过去,眼不见心不烦,至于以后,算了吧,一个女人做到她这个地步,她才知道是多么可悲。

    但晕过去并不代表她真的能躲过去这些,第二天她便被绝无神利用真气给救了回来,此时此刻,她依旧得陪着绝无神,站在这座曾经象征着中原武林霸主的高台上,俯视着下面无数的人群,看着他们愤怒,看着他们绝望,最后,看着他们死亡。

    只是,让她怎么都想不到的是,在她出现在高台上的时候,下面的一个角落里,陪着独孤一方来到这里的聂风猛地捏碎了手里的酒杯,本来要喝掉的酒也顺着他的手流了一地,但对此他恍若未闻,只是呆呆的看着站在高台上的女人,不知所措。

    独孤一方有些错愕的看着聂风,可以说,自从他认识聂风以来,这样的聂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的聂风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翩翩若然,谦谦君子,但现在……

    随即他顺着聂风的目光看向了高台,绝无神?不可能,那么只有站在绝无神身边的那个妩媚妖娆的女人了。

    不过这个女人究竟和聂风是什么关系,片刻之后,他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对面,在那里,坐着拜剑山庄的人,当然,还有秦霜这个原雄霸的弟子,现在聂风的师弟。

    秦霜自然也发现了聂风的异常,顺着聂风的目光看了一眼便恍然大悟,对于这一幕,在来的时候萧晨已经特地跟他交代过,还告诉过他,一旦发现聂风的异常行为,立刻将他带回乐山峡谷静修,在无神绝宫的事情没有结束之前,不许他出谷一步。

    想到这里,秦霜拍了拍聂风的肩膀,道:“风师兄,你没事吧?”

    聂风微微一怔,随即回神,看着一众人错愕或者担忧的目光,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

    顿了顿,聂风的语气变得有些颤抖:“只是,十五年了,我一直以为她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

    独孤一方神色一震,略显不悦,但随即想到聂风的为人,所以压下心中的不快,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秦霜,而傲天也是一样。

    秦霜苦笑着摇摇头,开口解释:“那个人是风师兄的生母,十五年前背弃风师兄和他父亲聂人王跟了雄霸,不过却被雄霸抛弃,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现在她毫无疑问是绝无神的女人,所以……”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换位思考一下,无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忍不住愤怒吧?可就算再怎么愤怒又如何?那个女人毕竟给了聂风生命。是聂风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的亲娘,所以,聂风此时的表现也就理所当然。

    独孤一方略显愧疚,毕竟刚刚怀疑了聂风,随即,他朝着一直站在身后不远处东张西望的明月喊了一声,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之后。便拍了拍她的肩膀,拉着傲天和秦霜。带着一帮手下离开了这里,将这个地方,留给聂风两口子。

    “风,义父刚才说的是真的么?”明月的好奇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满脸的担忧和不知所措,她很难想象如果这种事情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会是一个怎么样的表现,或许会失去理智,或许会自寻短见,总之根本无法承受,所以,她很担心聂风会做出什么让关心他的人无法承受的事情。

    聂风感受着明月内心深深地担忧,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虽然有些勉强,但他还是笑着说道:“你放心吧,这个女人虽然伤害了我和我爹。但她终归是我娘,可是,她所作出的事情,必须受到惩罚,我会向师父请求饶她一命,从此将她禁居幽谷。了却余生!”

    “哦,这样就好。我相信师丈一定会同意的,好了,现在我们不要想这么多了,先过去和义父他们会合,等会儿可能要打架了!”明月虽然依旧担忧,但也只能转移话题,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让聂风不去想,根本不可能。

    高台上,绝无神意气风发,傲气冲天,一手揽着颜盈的纤腰,一手遥指着下面,大声开口:“各位,今日是我无神绝宫踏足中原并且君临天下的日子,你们将会成为这个伟大日子的见证人,我……无神绝宫宫主绝无神,在这里像大家保证,只要你们臣服于我,我可保你们荣华富贵,权势一生,但如果不臣服的话,那么,就不好意思了,我会让你们知道,无神绝宫的威严,是用鲜血浇灌出来的!”

    作为一个东瀛人,在东瀛霸道惯了的绝无神,在这里依旧是直来直去,宛若此时的他已经是武林至尊一般,丝毫不顾及下面那些武林人士眼中的愤怒和杀气。

    但是,中原人什么人都不缺少,哪怕是武林人士中也有一些贪慕虚荣和贪生怕死之辈,经过两天前的杀戮之后,这些人大部分都投靠了无神绝宫,所以,在绝无神的话音落下之后,这些人便齐齐从两边跑了过来,站在一众武林人士的前面,单膝下跪,朗声庆贺:“宫主寿与天齐,君临八荒!”

    这一幕直接让后面嘈杂的武林人士傻眼,因为他们在那些人里面看到了太多熟悉的面孔,其中不乏一些往日里的谦谦君子,或者名门正派人士,但现在背叛中原武林的,竟然是这些人在打头阵。

    在看看自己身边的人,很大一部分都是往日里他们看不起的邪魔外道,可就是这些人,依旧在坚持着中原正统,天呐,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难道说善恶已经彻底被颠覆了么?

    同时,在这些人的内心深处,也深深的感觉到了一抹愧疚,毕竟现在和他们并肩而战的,是往日里的仇敌,所以,在万人齐贺过后,很大一部分武林人士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出了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哈哈哈哈~好,统统有赏!”绝无神被下面近万的中原武林人士恭贺,心中大感舒坦,因为这代表着,他踏入中原的第一步,是成功的,虽然后面还有无数中原人在硬撑着不肯低头,但他相信,这些人低头的日子,不远了。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直直的飞了过来,落在了一众武林人士的前面,看了一眼台上的绝无神,冷声道:“无神绝宫?不自量力!”

    “是剑圣……剑圣来了!”此人刚刚落地,后面的一众武林人士便发现了对方的身份,齐齐大声呼喊了起来,虽然在一年多前剑圣一招败于萧晨之手,可是剑圣的实力是众所周知的,那次战斗,不是剑圣弱了,而是萧晨太强,所以,这一次剑圣的出现,让整个武林人士这边普遍低迷和迷惘的士气顿时大增。

    剑圣本身是不打算来这里搅合这些事情的。毕竟对他而言,搞风搞雨的去追求权势,远远不如追寻武道来的更加实在。

    但是随后他便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一战。萧晨有了实力,不是争强斗狠,而是想法设法的为武林做些什么,那一刻,他深感萧晨的心境之高,尤其是最后萧晨告诉他的八个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所以。在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剑圣还是决定出山。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想要再进一步,可能性不大,但如果能利用自己的实力,为中原武林做一些事情。或许就是他此生最后能做的。

    绝无神略显迟疑的看了一眼下方不修边幅的老人,眼神中闪过一丝迫人的光芒,道:“剑圣?据传剑圣和中原武林神话无名是齐名的人物,没想到今日我开宫大典竟然能得到剑圣的赏光,不胜荣幸!”

    剑圣对于绝无神明里恭维,内则讥嘲的话不置可否,冷眼瞥了一下那些已经归顺绝无神的中原人,大手一挥,道:“拾人牙慧。行了,大家都别在这里待着了,该做什么做什么。无神绝宫?早晚收拾了他!”

    剑圣这话说的可谓是霸气冲天,直接将无神绝宫两天前强势的作风给压了下去,蔑视,赤.裸.裸的不屑。

    所以,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绝无神的神色便一下子冷了下来。绝天这个向来会看脸说话的人立刻跳了出来,对着绝无神道:“父亲。这个人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老东西,还不要脸的号称剑圣,让孩儿去打杀了他,为我无神绝宫的开宫大典添上一抹色彩!”

    绝无神瞪了绝天一眼,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儿子似乎被宠的有些过分了,以至于养成了他看不清形势的蠢货属性,剑圣是谁?那可是中原武林数一数二的超级高手,就算是他,也自问只能和剑圣平分秋色,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可这个儿子竟然傻x一般的说出了这种话,让他这个做父亲的脸面何存?

    “下去!”

    “父亲!孩儿……”绝天一向被绝无神宠爱,什么时候被绝无神用这种目光看过?一时间,他将目光看向了站在一边一言不发的绝心,在他看来,这一定是绝心从中挑拨,要不然绝无神绝对不会对他如此。

    狂妄不可一世的绝天,从未去想过绝无神为什么会冷眼对他,更没有想过,就算绝心想挑拨能不能成功,他想的,只是这件事情是绝心弄出来的,所以,此时此刻,他对绝心的杀机已经分毫毕现,不加掩饰。

    绝心距离绝天并不远,仅仅是几步之遥罢了,感受到绝天释放出来的杀气,他心中的怨恨更重,不单单是对绝天,绝无神和颜盈也没有逃脱他的记恨范畴,他在此刻定下决心,一旦有机会,必然让绝无神三口子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这也只是他内心的想法,此刻他看着绝天,依旧露出了淡淡的温和笑容,似乎丝毫不在意绝天的杀机一般,谦恭温良。

    可他不知道的是,正是他的这一抹笑容,让绝天彻底想歪,以为是绝心承认了他内心的想法,朝着他冷哼一声,愤愤不已的退了下去。

    对于自己两个儿子之间的争斗,绝无神一清二楚,从内心深处讲,他喜欢的是绝心,可绝心这个人太老谋深算,所以他不能给绝心太大的权势,因为他不能保证,绝心一旦得势的话,会不会掀翻他的统治,可不得不承认的是,绝心绝对是一个继承他家业的最佳人选。

    至于绝天?算了吧,这孩子现在宠宠,只是他为了对抗绝心而故意做出来的,如果到了最后关头,他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将绝天废掉,赶出自己的势力范围,然后将绝心扶上正位,以便无神绝宫的传承能继续下去。

    可无奈的是,这两个孩子都不明白他的心思,一个野心勃勃,一个暗藏杀机,以至于发展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而在这父子三人各怀心思的时候,站在绝无神身边的颜盈,则双目茫然,因为她刚刚扫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在她的记忆里只有四岁。可是她毕竟给了对方生命,心有所感也能确定对方的身份。

    聂风来了,来到了无神绝宫。这让她一时间心思重重,以她的聪慧,自然猜到了聂风现在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这一事实,可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聂风现在竟然当她不存在一般,和旁人谈笑风生,这一刻。作为一个娘亲,她明白了。可也愤怒了,她发誓以后要是抓到聂风,一定要问问他,心里究竟有没有她这个娘。

    “剑圣。你的这句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吧?我无神绝宫虽然是从异地而来,但也不是你能够随意评价的,既然剑圣你有如此雄心,今日老夫也只有下场和你斗上一斗,看看究竟是你中原武林的实力强大,还是我东瀛武功更胜一筹!”

    绝无神收敛自己的心思,看着下面的剑圣沉声开口,因为他不得不开口,要是他选择沉默。或者任由剑圣组织下面的中原武林人士退去,那么他的威严,或者说整个无神绝宫的威严。必然会一落千丈,就算那些已经投靠了他的人,也会心生他念,这足以动摇他实现自身野心的根基,所以,无论如何。今天他都必须和剑圣打一架,以此决定中原武林至尊的归属。他相信,只要打败了剑圣,其他人,不足为虑。

    剑圣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一眼绝无神,这孩子是不是没吃药就出来了?他说过要和你绝无神比武么?他有说过其他的什么么?他只是说迟早灭了无神绝宫,可从来没有说过是他灭的好吧?

    但作为剑圣,作为一个成名已久的前辈,他却不得不应战,本来只是想着打打酱油,给中原武林增加一些士气,但没想到竟然会有架打,说来自从一年前他和萧晨一战之后,还从未出过手,手也有些痒的感觉呢。

    “见过蠢货,没见过你这样的蠢货,不过既然你要比,那老头子就陪你比比,也好让你收了不该存在的野心,绝无神,今天,我会告诉你一个现实,你们东瀛,和中原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话音落下,剑圣的身体陡然消失,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绝无神的面前,眉心一动,剑一登时发动,一道锐利无匹的剑气朝着绝无神的眉心爆射而去。

    绝无神虽然心中吃惊,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将颜盈推了出去,金身不坏发动,硬生生的将剑圣的剑气挡在了距离眉心不足三寸之处。

    “剑圣?不过如此,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绝无神的不坏金身!”绝无神挡下剑圣的一次攻击之后,心中大定,因为他发现剑圣和他,其实也就半斤八两而已,谁也奈何不得谁,想要分出胜负,没有个几千招是想都不用想的。

    所以,他今天也没想过要打败剑圣,只要能够和剑圣斗个旗鼓相当就可以了,因为剑圣毕竟是中原武林的标杆,是当之无愧的武林宗师,和他打的旗鼓相当,其余的那些人必然会受到不轻的震撼。

    虽然不至于让那些还未归顺的人归顺自己,可那些已经归顺的,却也不会轻易生出其他念头,只要做到这样,已经足够,而且他相信,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他的实力必然能够再进一步,到时候再杀掉剑圣,威临江湖。

    有着不坏金身的绝无神,完全放弃了防守,不管不顾的朝着剑圣的各大要穴招呼,招招都是杀机四溢,而剑圣也是以攻击为主,防御?在剑圣看来,只有实力不行的人才会去注重防御,所以他也完全没有任何防守的动作,和绝无神完全就是硬碰硬的对打。

    轰隆声此起彼伏,高台被两人拆的四分五裂,青花石地面被两人打的坑坑洼洼,现在两个人又开始破坏周围的绿化带,好吧,这俩家伙现在就像是人型坦克一样,走到哪里,哪里就得被毁的面目全非。

    剑圣的攻击已经从剑一使用到了剑十三,但两人的交手却已经足足过了两百招,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两人的争斗不仅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越来越激烈,以至于下面不管是中原武林还是无神绝宫的人,都忍不住倒退了很大一段距离,将中间的位置空出了数千平米,以防被两人战斗的余波给伤到自己。

    “没想到这个绝无神的实力还真是不容小觑。怪不得敢如此狂妄的踏入我中原武林,风师兄,你觉得他们两个谁能胜利?”秦霜站在最前面一排。感慨了一句之后看着身边的聂风问道,语气中充满好奇。

    聂风微微一怔,他刚才还在想颜盈的事情,听到秦霜的话之后,先是看了一眼战场,随即道:“说不清,两个人的实力属于不分伯仲。想要取胜,就只能看谁先露出破绽。因为对于他们两个而言,任何一个细小的失误,都有可能造成命丧当场的局面,不过最少两千招以内。我们是别想知道谁会赢!”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我还是觉得剑圣前辈会赢,风师兄不要忘了,剑圣前辈可是和师尊交过手的,他的眼界必然要高于绝无神,可绝无神呢?估计在东瀛称王称霸的这么些年里,早就忘记了什么叫做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道理吧?”秦霜笑着点点头,赞同了聂风的话,不过后面却说出了一个和聂风相悖的答案。

    聂风微微一怔。随即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秦霜,道:“或许吧,不过霜师弟。你说我们收到的消息,师尊他武功又突破了,你猜猜看师尊现在到了什么境界了?”

    “断师兄不是说了么?反虚之境,按照师尊的说法,就是陆地神仙,这个境界还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去窥视的。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照师尊所说,赶紧将自身的武学融会贯通。进入金丹之境才是正途,你看看,现在随便蹦出一个绝无神,都是金丹之境,这让师尊根本不敢放心的让我们行走江湖!”

    这一次聂风没有反对秦霜的话,确实,这么多年,虽然萧晨时不时的会让他们这些徒弟出去走走,可交代他们的任务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其他时间必然是随身跟随,这虽然说明萧晨对他们的爱护,可也证明了他们实力低微,萧晨不放心他们,这一刻,师兄弟两人都有些懊恼。

    “行了,我说秦贤侄,你也不用这么自卑吧?如果你们两个还是实力低微的话,那我们这些老家伙该怎么办?我们岂不是一个个都该去自杀了?”站在两人身边的独孤一方接住了秦霜的话,哭笑不得。

    秦霜和聂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旁边的人,顿时尴尬不已,好吧,他们两个只想着自己现在还不能独当一面,但这种独当一面也只是在萧晨的眼里而言,可对于江湖上绝大多数人而言,他们两个已经很牛x了好吧?

    场中,绝无神和剑圣的战斗依旧在继续,而且场面也愈发的激烈,护体真气和剑气的相互碰撞,一道道冲击波让围观的人不停的后退,哪怕他们距离中心位置已经够远。

    和聂风他们这边不同的是,绝天则是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场中的战斗,对他而言,绝无神绝对就是神了好吧?要不然绝无神也不会取这个名字,因为在绝无神的心里,他就是神,除了他之外,天下再无神的存在。

    再加上绝无神一直以来的强势,以至于让绝天的内心,一直对于绝无神的理念深信不疑,也一直将绝无神当成真正的神看待,所以得到了绝无神的宠爱,他可以有恃无恐,随意践踏他人的尊严,也可以将绝心这个哥哥当成废人一样随意羞辱和污蔑。

    可是,在今天,他竟然看到了有人竟然可以和他心目中的神如此激烈对抗而不落下风,这样的冲击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再联系刚才绝无神对他的冷眼,这让他明白,绝无神刚才是在保护他,而不是不再喜欢他。

    好吧,虽然他知道自己误会了绝心,可对于绝心的杀机,却丝毫不减,因为他看到了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绝无神的无神论已经彻底崩塌,那么就代表着绝无神也是可以抗衡的,是能够杀掉的,这一刻,他的野心无限制的增长了起来,他甚至期待着,期待着绝无神死掉,因为只有绝无神死了,他才能够真正的登临至尊。

    至于绝无神死后,无神绝宫即将面临什么样的险境,好吧,这个问题对一直生长在温室当中的绝天而言,根本不会去考虑,因为他的脑子,除了至尊的位置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可是现在,唯一能够威胁到他位置的。就只有绝心一个人,所以,绝心必须得死。

    一直站在绝天身边的颜盈也感觉到了绝天的情感波动,眉头轻皱了一下,但她却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多年的溺爱。已经让绝天的性格彻底扭曲,虽然她是绝天的娘。可她敢保证,她的建议绝对起不到作用,甚至还会被绝天猜忌,以至于母子感情破裂。最后甚至有可能死于绝天这个儿子的手里。

    这一刻,颜盈是真的感觉到了失败,她自问这一生的追求并没有什么过错,她期待那种万众瞩目的目光,她喜欢被万人敬仰甚至是畏惧,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想要达到这个目的,竟然会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轰~战场中间,绝无神和剑圣硬拼了一招。两人齐齐借着劲气的力量退后数十米,面对面的看着对方,眼神中的战意不断腾升。

    就在刚刚。剑圣已经用出了自己的剑二十,而绝无神也使出了自己的十成功力,两人斗得是不相伯仲,近千招的战斗,彻底点燃了两个人内心深处对于战斗的渴望,所以。仅仅是相视对望了数秒钟,两个人便再次欺身而上。朝着对方爆射过去。

    随着两人战斗的再次打响,下面的议论声轰然而起,嘀嘀咕咕的声音再数万人的作用下宛若一群数之不尽的苍蝇一般,将这股议论声无限放大,而这些讨论的声音也被分成了两个派别:

    无神绝宫这边的人是惊讶于剑圣竟然能够跟绝无神缠斗这么长时间不落下风,这让一向将绝无神当成擎天柱的他们大吃一惊,尤其是那些跟着绝无神从东瀛远渡而来的班底,更是如此,毕竟以前绝无神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以至于他们这边的士气有了不小的跌落。

    至于中原武林这边,则是惊讶于绝无神的实力,剑圣的能耐他们都知道,可现在绝无神竟然同样如此强势,这让他们本来陡然提升的士气一下子平复了起来,没有没落,但也不会增长。

    一涨一落之间,双方的气势形成了对峙的态势,谁也不让谁,针锋相对,不过中原武林这边还是占据了一些上风,毕竟在这边除了剑圣之外,他们还有一个无名,更加有一个恐怖至极的萧晨在背后撑腰。

    至于说萧晨会不会出手,这点根本不用多想,因为要是萧晨不想理会这件事的话,就不会将他的徒弟聂风和秦霜派出来,所以,现在的剑圣对于中原武林而言,只是一个先锋而已,但就是这个先锋,已经能和绝无神斗的不相上下,那么能够一招击败剑圣的萧晨,对付绝无神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以,有着坚固后盾的中原武林,士气自然要稍稍强于无神绝宫,毫不客气的说,如果现在萧晨出现,说要毁了无神绝宫,那么中原武林这边绝对是士气顶天的将整个无神绝宫轰个底儿掉。

    正在和剑圣决斗的绝无神,自然也感觉到了下面的对比,心中一阵懊恼,不过事到如今,他的目的也算是初步达到,最少那些叛投过来的中原人没有背叛他,只要有了这些人做根基,他虽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光明正大的吞并中原武林,可慢慢渗透的话,总有一天能够将整个中原武林抓在手里。

    最主要的是,只要给他一个掀翻武林至尊的机会,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夺取中原武林龙脉,坐上武林至尊的宝座,到了那个时候,手握龙脉的他,就是正统,在极其重视正统的中原地带,谁敢反对他?

    “剑圣,你我之间想要分出胜负,最少还需要两千招以后,以我看不如今天就此罢手,待日后有机会的话你我再战个痛快如何?”再次交手百余招之后,绝无神逼退剑圣,朗声开口,神色间一股不可察觉的敬佩充斥其中,但也只是一闪而逝,现在的他依旧是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绝无神。

    绝无神的话让剑圣露出了一丝不置可否的笑容,此时的剑圣战意依旧高昂,但他知道,再打下去,两人最多也是筋疲力竭,不分上下,除非他活着绝无神在战斗的时候故意露出破绽,而这样的可能性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高手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希望。

    所以,片刻之后剑圣抬起了头,看着对面的绝无神,沉声道:“你果然是一代人雄,虽然老夫知道今天想要分出胜负的几率很小,可我同样担心,我们没有下一次比武的机会,绝无神,看在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对手的面子上,我奉劝你一句,尽早离开中原,要么解散无神绝宫,否则的话,你的下场,绝对要比雄霸惨的多!”

    绝无神微微一怔,而这个时候剑圣已经转身,缓步走到中原武林这边的阵营,看了一眼聂风和秦霜,微微额首,随后道:“各位,这里的事情和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都回去吧!”

    此话一出,整个中原武林顿时仰天长啸,因为他们刚才看的真切,是绝无神首先罢手停战的,这也可以看成是绝无神自己挺不住了,也就是说,绝无神在这一次的战斗失败了,败给了剑圣,这如何不让他们欣喜若狂?

    长啸过后,这些人一个个对着无神绝宫的人投去了鄙视的眼神,随后三五成群的转身离开,而面对这种情况,无神绝宫的人却不敢有丝毫异动,因为他们不确定,他们一旦动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随着中原武林人士的离开,无神绝宫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只是一直等待中原人全部离开之后才转过身的绝无神,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儿子,绝心依旧是一言不发,神色虽然凝重,但绝无神知道,那一切都是假的,绝心这家伙的心里指不定已经乐成什么样子了。

    而当他看到绝天的时候,内心猛地腾升起一股怒火,他看到了什么?阴险、狂傲的笑容,没错,此刻绝天的脸上就是笑容,也就是说,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绝天不仅没有丝毫挫败感,反而笑了,还笑的那么阴险,从这股笑容里,绝无神看到了浓浓的野心,和一股森然的冷意。

    绝无神心中一痛,随即便是浓浓的愤怒,他有种感觉,如果给绝天逮到机会的话,这个被他宠爱了十几年的儿子,必然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他,而他死了不要紧,可整个无神绝宫的霸业,将会彻底断送在这个蠢蛋一般的儿子身上。

    “来人,将绝天给我带到他的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探望,更不允许放他出来,如遇反抗,杀!”绝无神这一刻做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决定,但他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决定,保住了他一条命。

    众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齐齐吃惊的看着绝无神,只是,一般人吃惊,可常年作为绝无神卫队的那些亲兵不会发愣,他们太熟悉自己的主子了,所以,在绝无神的命令下,他们第一时间按住了一脸错愕和不敢相信的绝天,将他拖了下去,而最让众人吃惊的是,这一刻,一向对绝天宠爱到骨子里的颜盈,竟然没有出口求情。

    同样的,不单单是那些人吃惊,就算是绝心,这一刻也拿不准绝无神的心思了,这还是那个对自己冷酷无情的绝无神么?

    只是绝无神并没有给他时间想这些,而是直接打断了他的思路,道:“绝心,你跟我过来一趟,其余人按部就班,严密警戒……”(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无限穿梭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在谁一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谁一方并收藏无限穿梭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