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亦如皱皱眉头,“那我去劝劝她好了。或者,咱们再给他们创造个机会?”

    “怎么创造?”

    “我们把他们两个叫过来吃饭,然后把他们两个都灌醉,再让他们睡进一个房间不就成了?”

    “那不是有点儿损?”

    “损什么呀?黄燕为了追许二少,连我这个好朋友都卖了,我安排安排她怎么着啊!”温亦如大了声音播。

    许云波想起了那年,黄燕因为追许二少,用一则假消息骗黄燕搬到许西城寓所的事,他笑了,“你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那门卡还在我手里好不好?”温亦如说跫。

    那天黄燕从许西城旁边的寓所搬出去时,曾经把门卡给了她,让她交给许云波,她当时就懵了一下,后来才知道,原来黄燕住的那所宅子就是许云波的。

    她用闹贼那样的假消息骗温亦如搬进了许西城的寓所,这样就更方便,许云波来来去去了。

    许云波这才想起门卡的事,黄燕搬走后,他一直都没有收到那门卡,后来就忘了,想不到原来一直在他妻子手里。

    “那你为什么没找我算账?”他眯起了眼睛。

    温亦如哼了一声,“已经在算了呀!让你一辈子为我和我生的孩子们做牛做马,一辈子亲不到别的女人,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许云波笑着搂住了她,“这样的惩罚我愿意……”

    许云舒换了个新发型,长长的卷发变成了柔顺的长直发,整个人也跟着青春了不少。

    她看着美发店镜子里忽然间就年轻了的自己,眼睛里露出几分欣喜。

    “姐,这发型可真配你。”

    旁边在理发的宁小凡把头偏向了许云舒。

    许云舒对她笑了笑,“谢谢。”

    宁小凡说:“姐可真是个大美人儿,看起来好有气质,怪不得老师那么喜欢你。”

    许云舒愣了一下,“老师?”

    “是呀,您不是吴老师的太太吗?我是他的学生。我们系的学生啊,都看见过您去接他。都说您和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许云舒有些不好意思了,被比自己年龄小那么多的女孩儿夸奖,她有些尴尬,“哦,原来是这样。”

    宁小凡说:“这个发型,您看起来又青春又靓丽的,老师一定会喜欢的。”

    许云舒点点头,“谢谢。”

    她跟宁小凡客气了几句就离开了美发店,宁小凡的目光一直送着她高挑的身形离开,唇角才勾起讽刺的弧。

    云舒比温亦如大一岁,其实并不老,只是突然间换了发型,让她的形象改变了,而且眉前的刘海让她看起来减了龄,有一种大学生的感觉。云舒从美发店离开,又去商场逛了逛,一直到傍晚。

    吴宇晨下了课,背着电脑包走向自己的车子,忽然间宁小凡闯进视线,“老师,带我一程吧!”

    “这是学校,不方便。”吴宇晨一皱眉。

    宁小凡说:“有什么不方便的,身正不怕影子歪。”她边说边顾自钻进了吴宇晨的车子里,直接坐在了副驾驶。

    吴宇晨皱了眉,但却似乎无可奈何,只好看着她叹了口气,把车子开动起来。

    云舒的电话打了过来,“宇晨,一会儿接下我,我在华西路商场这边。”

    “好……”

    吴宇晨眼角余光里,宁小凡正瞅着他。

    吴宇晨将手机放进了衣兜里,继续开车,宁小凡说:“你对她还真好,言听计从啊!”

    “她是我妻子。”

    吴宇晨说。

    宁小凡不以为然地道:“一个寄生虫?”

    吴宇晨说:“不许你这么说她。”

    宁小凡道:“我说得不对吗?”

    吴宇晨眉宇间拢上了一层戾色,车子吱嘎一声停下了,“宁小凡,她是无辜的,请你不要侮辱她。”

    宁小凡度嘲弄地勾起了唇角,“那么,再见,吴大哥。”

    她说完,砰的拍上了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吴宇晨沉着脸把车子开走了。

    云舒站在商场外面的马路边上,手里拎着刚刚买来的东西,翘首等待着丈夫的车子到来。

    吴宇晨的车子开了过来,那黑色的轿车在眼前越来越近,云舒高兴地挥起了手,“晨哥,我在这儿。”

    吴宇晨勾起了唇角,把车子贴向妻子的身旁停下。

    云舒把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放进了车子里,这才坐进了副驾驶,“给你挑了两件毛衣,一会儿你试试合身吗?”

    “嗯,好。”吴宇晨温和地应着。

    云舒用手理了理头发,“宇晨,你没注意到我哪里不一样吗?”

    呈宇晨这才发现,妻子那改变了的发型,他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云舒,刚才没注意到。”

    “呵呵,这么明显的

    变化你都看不到,我是有多没有存在感啊!”云舒很懊恼地说。

    吴宇晨道:“真对不起,刚才在想论文的事。”

    云舒郁闷地说:“好吧,我永远都没有你的论文重要。”

    吴宇晨把手伸了过来,拾起她的左手拿到了嘴边,吻了一下。“对不起,我的宝贝。”

    云舒又笑了,她总是一个特别容易开心,又特别容易感伤的女人。

    陈亚柔终于决定,开一家服装店了,每天这样无所事事的生活,她感觉自己连大脑都要退化了,她很怕,有那么一天,当王子健不再需要她的时候,她会除了一所房子和为数不多的钱,什么都没有留下。

    没有孩子,她可以有自己的事业。

    这么多年,大学里学过的东西早就荒废了,而王子健也不允许她抛头露面的去工作,那么,盘一家店面总是可以的。

    不用出门就能经营。

    王子健在一个傍晚过来的时候,陈亚柔将精心煲好的鸡汤端上来,看他心情很好,她才开口,“健哥,我想,盘家店面,这样既可以多一份收入,又不用太闲得慌。”

    王子健轻品着碗中清淡的汤汤水水,“选好地方了吗?”

    “还没。不过李敏说,华北路那边有一家店面正好要转租,我想过去看看。”

    王子健道:“去吧,用钱的话就说一声。”

    “嗯。”陈亚柔惦起身形,在王子健脸上亲了一下,“谢谢你健哥。”

    那柔软的红唇落在王子健脸上时,他微微拧起了眉。

    陈亚柔跟着李敏去看了店面,一百多平,不算太大,但也不算小了,房租加上装修和存货,算算竟然不下五百万,陈亚柔傻了。

    看她站在那里发呆,李敏说:“这么好的机会你可别错过了,现在原店主着急转租,比平时还便宜了好几万呢!”

    “我知道。”陈亚柔低下了头,“我没那么多钱,”

    “你没有,王子健有啊!”李敏说。

    陈亚柔看了看她,摇头,“不,我不能跟他要,他给我的够多了。”

    李敏道:“什么叫够多?你三十岁的大好年华就陪他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日日守空房,他就是分你一半财产都不多!”

    陈亚柔说:“不能那么说,我爱他,他对我也够好。”

    李敏道:“你可真傻,放着这么好的摇钱树不舍得摇,等着他把所有的钱都给他的老婆孩子呀!”

    陈亚柔拧了拧眉。

    王子健再一次过来的时候,问陈亚柔,“店面盘的怎么样了?”

    “我没盘。”陈亚柔坐在沙发上,低了头,郁郁的。

    王子健奇道:“不是想盘吗?为什么没盘?”

    “那个……钱太多了。”

    “多少?”

    “要……五百万。”

    “明天让李秘书跟你去办。”

    陈亚柔猛地抬了眼,“健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王子健端起了面前的茶水慢慢品着。

    “谢谢健哥!”陈亚柔高兴地跑了过来,搂住了王子健的脖子,“等赚到了钱,我会还你的。”

    “傻丫头,还什么。”

    王子健好笑地瞅着她。

    从美国开始,他和陈亚柔之间的感觉就慢慢地有了变化,多了一丝宠溺和包容。

    “钱是你出的,当然要还你。”陈亚柔说。

    王子健道:“那你是不是要把这些年我送你的都还我?”

    “如果你要。”

    “好吧。”

    王子健将陈亚柔柔软的身躯压倒在了沙发上……

    温亦如身体日渐笨重,许云波也是到这个时候才知道一个女人挺着个大肚子是有多么不容易,从怀孕到一朝分娩,当父亲的体会到的是迎接新生命的喜悦,而做为一个母亲,她所承受的,是身体上强大的变化。

    因此,他更加疼爱他的老婆了,因为每每看到她行动上各种的不便,便想到当初她怀着小苹果的时候,一个人经受了多么大的辛苦。他把大部分工作交给几个副总去做,大部分时间用来陪伴自己的妻子。很快,周守恒的生日到了,许云波决定要好好地为外公办一场寿宴。

    温亦如看到他拟好的请贴名单中,有王子健一家。她的目光就定住了。

    许云波说:“爷爷的生日,不叫他怎么行?而且,壮壮,他不也很久没有看过他爸爸了吗!”

    温亦如狐疑的眼神望向他,许云波一笑,“你别管了,这些事不用你操心。”

    温亦如没有问什么,可是她却想起了吴静瑶,不知道吴静瑶有没有感应到壮壮就是他丈夫儿子的事实。

    周守恒的寿宴很快就到了,周府上下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亲朋好友全都过来祝贺。一大早,云舒和吴宇晨,许云波带着他的妻子女儿就过来祝寿

    ,小苹果还趴在地板上给周守恒磕了个头,“祝太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小丫头就是会说话,周守恒高兴坏了,专门给小苹果包了个特大号的大红包。

    接近中午时,宾客们都来了,他们纷纷送上自己带来的礼物,祝福声声,周守恒笑逐颜开。

    王子健带着他的妻子女儿过来了,即使许云波没有给他们发那份请柬,他们也会来,王子健很乐意用这个机会来见见周守恒。

    “老爷子生辰快乐。”王子健将自己带来的礼物奉上,吴静瑶站在他的身旁,笑容善良而温婉。

    “谢谢。”周守恒命人接过礼物,对于这个,试图搞垮周氏的人,周守恒心里不喜,但面上仍然礼貌周全。

    王子健又对王凯伦说:“凯伦,怎么不给外公祝寿?”

    王凯伦心里不愿意,但还是弯了弯身,“外公,生日快乐。”

    周宇恒笑着将一个红包递了过去,“这么久不见,凯伦又变漂亮了。这点红包是外公的一点心意,来,收下吧!”

    王凯伦虽然不在意什么红包不红包的,但周守恒给的,她不好意思拒绝,于是把红包接了过来。

    吴静瑶的目光在搜寻着大女儿的身影,她只看到许云波一身黑色西装,在亲切地招待宾朋,却没有看到大女儿和外孙女的身影。她不由就移开了脚步,慢慢找了起来。

    温亦如在楼上的卧室里休息,怀孕好几个月的人,许云波当然不会让她出来招待客人,而小苹果,她在跟几个小孩子楼上楼下的玩耍,偶尔会跑下楼凑凑热闹。

    云舒在跟温亦如说话,两人在卧室里,一个躺着,一个坐在旁边,云舒的手温柔地轻轻地贴在温亦如鼓起的肚皮上,一脸期翼与小心轻轻地摸了一下。

    肚子里的小家伙忽然间蹬了一下腿,云舒骇了一跳,低叫了一声,覆在温亦如肚皮上的手一下子就拿开了。

    温亦如笑道:“他在踢你呢!”

    云舒从来没有过孕育孩子的经历,在这一方面等于是白纸,虽然也听说过婴儿会在肚子里踢腾,但真的被踢到手心还是惊了一跳。

    “哟,真有劲儿。”

    又问:“他天天这样踢你吗?”

    “每天都这样啊!”温亦如就没说,其实小苹果在她肚子里的时候,比现在肚子里这个小家伙要闹腾得多。屁股拱,伸小手,踢小脚,在她肚子里经常上演全武行。她那时简直是苦不堪言,因为小家伙太闹腾,而且最喜欢深更半夜闹腾,所以她连个觉都睡不好。

    现在肚子里这个,要安静得多了。

    云舒满眼的新奇,“真好奇,小家伙长什么样。”

    温亦如很淡定地说:“你看看小苹果小时候的照片就知道了啊!”

    “会那样吗?”云舒疑惑。

    温亦如道:“当然了。”

    云舒:……

    “小如?”吴静瑶找上楼来了。

    温亦如慢慢坐了起来,吴静瑶已经走到了门口。

    云舒起了身,客气地叫了一声,“伯母。”

    吴静瑶应了一声,向着她的大女儿走过来。

    “小如,怎么,不舒服啊?”

    她的脸上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担忧,温亦如摇头,“没有,我很好。”

    云舒将椅子搬了过来,“伯母坐。”

    吴静瑶说:“谢谢。”

    她在那椅子上坐下了,眸光温和疼爱地端祥女儿的肚子,云舒叫佣人端了茶点上来给吴静瑶,吴静瑶只接过了一杯水,轻轻饮了一口,“看起来像个男孩儿呢!”

    温亦如只淡淡笑了笑。

    吴静瑶道:“真好。”

    她的面容间涌出几分感慨,晃眼,她的大女儿,都已经快要当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我出去一下,你们聊。”

    云舒含笑说。

    吴静瑶点头,云舒转身走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