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镜头记录下了,一家四口平淡却温馨的瞬间。

    陆小倩的唇角冷冷不屑地扬着,俏俏却嚷了一句,“爸爸,俏俏也要照相,爸爸妈妈,奶奶我们一起照。”

    陈泽凯拧了一下眉,陆小倩不屑地扬起唇角,陈老太太则是全然无心。她这辈子都盼着儿子能够生个男孙,可是时隔这么多年,儿子,也即将迈入中年,她的家里,仍然还只有俏俏一个,还是个女娃子。再看看温亦如那一家四口,婴儿车上可爱的小男孩儿,陈老太太心里头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照、照、照什么照,要是有个男娃娃也值得照照!”陈老太太一把牵起了孙女的手,“走吧!”

    “不嘛,俏俏还没玩呢!”陈俏俏不干了,嘟着小嘴,不甘心地嚷嚷着,小胳膊挣扎着。

    陈泽凯没心思照什么全家福,此刻母亲拽着女儿走了,他便也没拦着,迈步跟了过去,陆小倩讥诮地扬起唇角,冷冷地哼了一声,也漫不经心地跟了过去跬。

    许云波眼角的余光都能看到陈泽凯那一家四口不欢而散的情景,他只勾起唇角,讽刺地笑笑,走到妻子的身边,一手轻圈了妻子的腰,微微拉低身形,在她的唇角吻了一下。

    温亦如此时已经拿掉了口罩,正面向着湖边的碧水,清风吹过来,心情格外舒畅,小苹果趴在婴儿车边,在跟小瀚伟说话。

    “小猴子,姐姐一会儿要进游乐场玩咯,你是不是好羡慕呢?哈哈,谁让你不会走路,爸爸妈妈一定不会让你去的,哈哈……”

    小人儿得意极了,对着她的胖嘟嘟的弟弟说的眉飞色舞,小瀚伟瞪着两只明亮的眼睛,看着他的姐姐那以戏弄他为乐的开心样子,小手伸过去,在小苹果光洁的脑门上拍了一下。

    小苹果登时叫了起来。

    “哇哦,小猴子,你竟然打我。”

    而那个扬着小胖手的小东西,却弯起了小唇角,咯咯地乐着,身形前后晃动像是只小企鹅。

    许云波听见女儿的叫声,回过身后,当时就乐了,难得小苹果被她弟弟气得鸡飞狗跳的神情,成天里,就是她这个当姐姐的戏耍这个人事未懂的小弟弟,想不到今天被小弟弟拍了脑门一下。

    小苹果当然不会对弟弟还手,她只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我……我……我,我要把你给卖了!哼!”

    小瀚伟什么都不懂,只是看着他姐姐那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觉得越发好笑,还以为小丫头在逗他玩呢,舞着两只小胖手,笑得越发响亮了。

    温亦如一头黑线,看样子,她们家以后的生活,一定不是鸡飞狗跳可以形容。

    许云波走过来,揉揉女儿的小脑瓜,“好了,小苹果,弟弟是无心的,谁让你总在那儿气他,好了好了,去跟妈妈玩吧!”

    小苹果嘟起了樱桃似的小嘴,对着弟弟扮了个鬼脸,然后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妈,我们可以去玩了吗?”

    “嗯。”

    温亦如牵住女儿的小手,母女俩往游乐场里面走去。

    她们母女去排队买票了,许云波把婴儿车上的小家伙抱了起来,小家伙看到妈妈和姐姐都走了,再看看不远处,那些样子奇特的转来转去,上天下地的游乐设施,他觉得好神奇,他也好想去,可是爸爸却不让他去,他很不开心,于是咧着小嘴哇的哭了。

    许云波抱着儿子,这个哄。

    “伟伟不哭,爸爸抱你去转转。”

    许云波哄着,抱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边走边哄,边打电话给司机,让他把婴儿车取走。

    然后,他也抱着小瀚伟来到了游乐场中。

    小苹果去溜滑梯了,巨型滑梯,很大很大,很多个小孩子顺着螺旋型的梯子鱼贯溜下来,小苹果溜下来的同时,还不忘了对着自己的父母和弟弟的方向做剪刀手,嘴里喊着,“耶!”

    小瀚伟看了,两只小胖手和小胖脚都跟着扑腾起来,小手伸着要往滑梯那边去,小嘴里还啊啊着,那意思,他也好想去玩啊!

    许云波见状,只得温柔又耐心地哄,“伟伟乖,你还小,这个不能玩哦,等你再长大一点儿,爸爸带你来玩好不好?”

    小瀚伟必竟只是个无知婴儿,他觉得姐姐从那上面溜下来,真威风,真好玩,他也好想去,于是父亲说了什么,他根本都没听见似的,张着小嘴哭起来。

    哭得满脸都是泪的,看起来委屈极了。

    温亦如没有办法了,从丈夫的怀里接过了小瀚伟,“伟伟不哭哦,妈妈带你去坐旋转木马。”小家伙自己坐不了,她抱着他一定可以的。

    “我带他去那边,你照顾小苹果。“

    温亦如交待自己的丈夫,许云波说“好。”

    温亦如抱着小瀚伟走了。

    许云波一直看着他的宝贝儿子坐在妈妈的怀里,母子俩一起坐上了旋转木马,小家伙破涕为笑,他才笑笑收回目光。

    吴宇晨为云舒买来了新手机,办了新卡,能挂失和补

    办的,都挂失补办了,他们以为,最多,只是损失了些钱的事,没想到,最不堪的事在后面。

    就在今天上午,吴宇晨上网查资料的时候,一个同事给他发了消息过来,随之还附了一个网页链接。

    “宇晨,你看看。”

    吴宇晨便点开了那个链接,随之映入眼帘的图片让他倾刻间,脸上勃起了青筋。

    那是几张云舒穿着真丝吊带睡衣的照片,沐浴后的她,肤色白里透着红,纤长的脖颈,胸部的轮廓若隐若现,本就漂亮可人,那一刻,又多添了几分妩媚,那是很久之前,他用她的手机拍下的,

    那是他们结婚的最初,后来,他还走了过去,一手搂着云舒,把脸颊贴着她的脸颊来了张自拍。

    那些照片刚结婚的时候,经常调出来欣赏的,这几年,渐渐地就淡忘了。

    就连云舒这个当事人,也都忘掉了,从来没有想过,某一天,这几张照片会被有心人利用。

    此刻,那几张照片旁还配着一行字,“疑似s大某教授妻子出浴照。”

    后面还有一连串跟贴,“这个女人好像见过啊,是不是许家的那个大小姐,叫云舒的?”

    “长得真不错,身材也够棒,上的时候一定也很爽……”

    看到自已温文娴淑的妻子被人挂在这种论坛上,又被猥亵的人用各种言语侮辱,吴宇晨额头青筋不停跳动,手指握着鼠标在打颤。

    云舒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她平时不太上网,却订阅了很多种报刊杂志,闲暇时间,一般会捧着一份报纸和一本杂志度过。所以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早上,有个朋友打电话过来,说的话含含糊糊,弄得她到现在也不明白,朋友要表达的是什么。

    那个朋友说:“云舒,你是不是被人偷/拍了?”

    “没有啊!”云舒一脸茫然。

    然后,朋友就说:“那你去某某网看看。”

    云舒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开电脑去看看,但是恰好周守恒打了电话过来,让她早点过去,老爷子想外孙女了。

    于是,云舒就把这件事搁下了,她行事向来低调,也没做过什么离谱的事,怎么可能被人偷/拍呢?就是偷/。拍,他们也拍不到什么呀!所以,云舒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正好周老爷子让车子来接她,她就走了。

    许云波一早上就带着妻子儿女出去游玩了,也不知道论坛上的事情,还是周民皓打了电话过来,那时,他正和妻子儿女坐在摩天轮里。地上的景物渐渐变小,视野慢慢变得开阔,整个d城的风光已经尽收眼底,小瀚伟第一次坐这种东西,在母亲的怀里,兴奋地小腿蹦哒着。

    “你说什么?”接到那个电话后,许云波的脸色沉了下去。

    周民皓说:“咱姐那次不是把手机丢了吗?是不是手机里面有什么照片被人放到网上去了?”

    周民皓也没敢说太直白,但是他含糊和委婉的话语让许云波皱了眉,“你看到了什么?”

    周民皓说:“我把网址给你发过去,你自己看吧!”

    看到了什么,他当然不能说,那是关系到好朋友脸面的问题。随着手机叮的一声响,一条信息发了过来,许云波点开,手机随即登入了那家网站的手机版。

    一张张照片跳入他的视线,再配以猥亵侮辱性的言语,许云波当时就差点把手机捏碎了。

    “怎么了?”发现他脸色铁青,眼神骇人,温亦如担心地问。

    许云波说:“不知道是谁做的,姐的照片被传网上去了。”

    温亦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照片,但是从丈夫那愤怒恼火的神情,她预感到云舒的隐私可能被泄露了。她把身形凑过来,往他的手机屏上瞧了一眼,当时就心头一紧。

    “现在怎么办?”

    她担心地问,很怕这些贴子会伤害到云舒,她是那么柔弱娴雅的女人。

    许云波一拳头砸在了座椅上,“谁做的,让我抓到看我不弄死他!”

    他咬牙骂完,又开始在手机上飞快地调出一个号码拨过去,“马上,让那家网站给我删掉所有的照片,关贴!给我查到那个发贴子的人,我要剁了他的手!”

    小苹果被父亲凶狠的模样骇到了,此刻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小手攥住了母亲的衣服,温亦如发觉,低声唤了一句:“波子!”

    许云波听见妻子的声音,望过来,才发现,女儿那惊恐的眼神,当时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不该说的话,他便对着自己小小的女儿做出笑脸来,“小苹果不怕,爸爸只是在说气话。”

    他含笑,眸光温和地揉揉小苹果的脑瓜。

    小苹果问:“爸爸,有人欺负姑姑吗?”

    “嗯,有人对姑姑做了不好的事,爸爸会报警让警察去抓他。”

    “哦。”小苹果点点头。

    摩天轮缓缓下降中,一到地面,许云波就先行跳了下去,接着抱下了小苹果

    ,又接过了妻子怀里的伟伟,温亦如也跳了下去,重新把伟伟接过来抱进怀里,“波子,你需要做什么就赶紧去吧,如果姐还不知道,就不要告诉她了。“

    “好。“

    许云波望了妻子一眼,“我打电话叫司机过来接你们,你们跟他回去好了。”

    “嗯。”

    温亦如目送着丈夫的身影匆匆离去。

    云舒陪着周守恒在下一盘棋,性子温婉的她,从没有一丝陪伴老人的厌烦,她总是发自内心地含着笑,像儿时一样地围绕在外公的身边,单手拄着下颌,秀眉微蹙,在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走,周守恒笑眯眯地说:“舒丫头,你的棋艺没什么进步啊!”

    周守恒亲切地叫着外孙女儿时的称呼,那一声‘舒丫头’,真的是亲切又让人感慨。曾经,云舒还是个小女孩儿的时候,父母一夕之间离世,她瞪着那双惊恐的大眼睛,整日不肯合上,亦不肯睡上一会儿,像是灵魂都被猝然离世的父母带走了一样,那么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是她的外公,整日整夜的把她搂在怀里,用自己温暖宽厚的怀抱温暖着那个惊魂未定,却已经猝然失去双亲的小女孩儿。

    云舒心里头忽然间掠过一阵感慨,晃眼间,外公已经快要八十岁的年纪了。他的头发已经全白,脸上布满岁月的痕迹,虽然他的脑子依然清晰,可是下棋的动作,却已经尽显老态。

    云舒的鼻子忽然间酸了。

    “外公,我去卫生间。”

    她起身,匆匆走了。

    周守恒没有发现外孙女的异样,依旧笑呵呵地在琢磨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吴宇晨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脑子里当时一阵阵嗡嗡响,气愤的他,差点把电脑给砸了。反应过来,他第一件事是选择了报警。许云波让人按照发贴人的ip找过去,虽然只是家网吧,但还是被他给堵到了那个发贴的男子。

    他当时一陈拳打脚踢,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剁了那家伙的手和脚,好在警察出现得及时,他们把那被许云波打得鼻青脸肿的人带走了。

    许云波正了正自己的领带,眼睛里仍然划过一抹阴狠。云舒一直被蒙在鼓里,吴宇晨没有提那件事,许云波也没有提,但是两个人的心里,都有被那件事影响的余波在。

    晚上的会所,许西城和一个朋友边喝边聊,那个朋友忽然就提到了这件事,许西城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把网站也封了。”

    几乎是一夜之间,那家国内出名的大型论坛网站,就再也点不进去了。人们对此奇怪不已,然后就有自称知道内幕人的人报料说:“是网站不小心得罪了哪位大佬,现在整个网站都被人封了。”

    温亦如躺在丈夫的身边,许云波刚刚讲完电话,手机放回了床头柜子离床铺最远的地方,然后手臂轻轻搂紧,怀里的人也顺势往他怀里又靠了靠。

    “不知道小帅和燕燕现在怎么样了,真为他们担心。”温亦如在他怀里呢喃。

    许云波却低下头来,吻了吻她的白皙的耳垂,“我们先运动运动再谈他们。”

    *

    王小帅在小镇上住了两天了,他试图硬着头皮去找黄燕,但是又终是没有勇气过去,他能想像得到,黄燕见到他时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想到此刻,他就头皮发麻。

    第三天的早上,黄父找过来了,镇子上就一家旅馆,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王小帅。

    王小帅见到突然来访的老丈人,吃了一惊,于是紧张又热情地将黄父让进了自己的房间。

    黄父也没客气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屋子里的沙发上,“小帅,你和燕燕到底是怎么了?给我老爷子交个底,我就燕燕这么一个女儿,她的脾气我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地发脾气,一定是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对不对?”

    王小帅耳根立时跳了跳,当时脑子里转过无数个念头,说,还是不说?

    如果黄父知道他犯的什么错,打他一顿是小事,会不会就此再也不让他见他的妻儿了?

    “爸,我确实是犯错了。”王小帅说话的时候,感到说不出的一种尴尬,“我也不为自己辩解些什么,但是那件事我不方便说出来,我对燕燕的爱是真诚的,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所以我一直在后悔,一直希望能够取得燕燕的原谅……“

    “你犯的什么错?”黄父虽然是种了一辈子地的庄嫁人,但眼睛却是雪亮的,心里也是透亮的,王小帅那含糊的话语,让他起了疑心,“你搞大了别人的肚子?”

    王小帅的脑袋上像被人猛地敲了一棒子,冷汗刹时间从脊背冒出来。他想说谎,可是又觉得不能。

    一时之间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回答黄父的问话,还好,这个时候,一个声音解救了他。

    “爸,您怎么跑这儿来了!”黄燕竟然走了进来,衣着休闲,面颊丰润。

    “燕燕?”黄父很意外。

    黄燕对着父亲嘟起了嘴,佯装生气,“爸,您怎么不言一声就跑过来

    ,小帅那么忙,哪有空陪您聊天。”

    她一声小帅叫得极是亲昵,给人一种,她和王小帅从不曾闹矛盾的错觉,黄父愣一下,王小帅忙说:“不防、不防,有时间的。”

    他忙从衣兜里去找烟,可是香烟都被他昨天夜里给抽光了,便喊了一声,“老板!”

    旅馆老板便跑了进来,“先生,什么事呀?”

    王小帅将一沓钱递了过去,“买条烟过来,苏烟。”

    “先生,这里最好的烟也就是玉溪。”

    老板说。

    王小帅道:“那就玉溪。”

    老板转身走了,王小帅喜笑颜开地拉了黄燕的手,“燕燕,你怎么来了?”

    他满脸的惊喜,从眉梢眼角溢出来,黄燕的出现,不但让他从无措和尴尬中解脱出来,还给他带来了一种极度意外的希望。

    是不是,她肯原谅她了?

    “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

    黄燕在床边坐下了,王小帅急忙忙地去倒水,“我给你倒点水喝,渴了吧?”

    黄燕淡定地瞅着他手脚忙乱的样子,直到他端了热水过来,“水有点儿热,别烫着。”

    黄燕接过了水杯轻轻地在杯口吹着气,“王小帅,你不是有很多工作要做吗?还不去忙。”

    其实一进门,她就看到他,整张脸颊都凹了下去,人憔悴了不少,下巴上胡子茬吧啦吧啦的。

    王小帅便忙应着,“是,我是还有好多工作没处理,爸,您先坐会儿,我处理几份工作,完事后,我们一起吃饭。”

    他说完又对黄燕说:“燕燕,你打电话,把妈也叫过来,对了,打个滴让司机去接。”

    正好旅馆老板买了烟回来,王小帅就说:“剩下钱你别给我了,你开你家车子去黄村把我家老丈母娘接过来,那些钱给你当车子钱。”

    “哦,好。”

    老板奇怪地看看王小帅,转身走了。

    王小帅忙将整条的玉溪递给了自己的老丈人,“爸,这烟您先拿着,燕燕怀着孕,不能吸二手烟,烟拿回家去抽,我先去工作。”

    他含着笑,一个劲儿地冲着黄父点头哈腰的,看在黄燕的眼里,那简直像是抗战片子里的汉奸特务在喊太君的样子。

    王小帅确实有很多工作要做,那么大个公司在运转,多少事都等着他做决定呢!

    他走到旅馆简陋的桌子前,把ipad打开了。

    点开邮件箱,调出一封未读邮件,开始审阅。

    黄父是个土生土长的庄嫁汉,他所接触的人,也都是拎着锄头干粗活的人,现在看着王小帅坐在ipad前,两只手都没闲着,十根粗长的手指动作灵巧地在无线键盘上跳跃,他就好奇地走了过去。

    “这样也能工作?”

    他弯着腰,躬着背,手背在身后,走过来,凑在王小帅的旁边,往屏幕上瞧。

    王小帅手指在键盘上打着字,把自己的意见输了进去,边回答黄父,“这个很好用的,现在人工作,都离不开这个。”

    黄父说:“这是个什么东东?它能跟你说话?”

    王小帅想笑没敢笑,“它不会说话,但是可以帮助我们处理工作。”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把回复好的邮件点击了发送。

    “您看,这样一点,公司的人就收到我的回复了。”

    “哦?这还真是神奇。”

    黄父意犹未尽,又不敢打扰王小帅工作的样子,抚着下巴转身走了。旅馆老板果真把黄母接了过来,就在旅馆旁边不远处就有一家饭店,虽然饭菜比不上大城市的口感好,也没有那里花样繁多,但却有一些比较特色的东西,是大城市里没有的。

    比如这里吃的鸡肉,那都是农家散养鸡,蘑菇都是山里摘来的,蔬菜都是自家田里种的,这些东西在大饭店也不见得能吃到。

    王小帅十分热情像一个主人一样地招待自己的岳父母,而且对黄燕那是照顾有加,饭菜专门捡最好吃的地方给她夹。

    黄燕看着他那兴高采烈的样子,勾勾唇角,先让他高兴一下再说。她埋头开始吃饭。她的饭量大得惊人,别人只吃一碗饭,她能吃三碗,黄母说:“燕燕,小心把孩子吃成个胖子。”

    黄燕说:“这样也可以?”

    黄母说:“那可说不定。”

    黄燕便把饭碗一放,“那算了,要不还想再吃点的。”

    王小帅忙乐呵呵地说:“胖就胖呗,不管是你胖还是咱女儿胖,我都把你们当宝贝一样的宠。”

    黄燕对着他哼了一声。

    王小帅也不以为意,嘿嘿笑着,招呼自己的岳父母,“爸,妈,你们吃。”

    黄父此来,并没有发现,女儿和女婿有什么大到调解不了的矛盾,他想,或许只是小夫妻之间的日常拌嘴吧。不都说婚姻之初有个磨合期吗?

    可能两个

    孩子的关系现在还没有磨合好,所以才会闹些矛盾,如果真的有什么原则性问题,燕燕也不会帮着王小帅说话的。

    黄父想到此处,心里头纠结着的东西便放开了,“来,小帅,咱爷俩喝一杯。”

    王小帅跟黄父喝了一瓶白酒,两人都有些醉了,黄父对女儿说:“燕燕,明天就跟小帅回d城去。你一个嫁出去的女人,带着大肚子天天住在娘家,让村里人说三道四,明天就回去!”

    王小帅心里一喜,立即望向黄燕,黄燕在那边瞪起了眼睛,紧抿着唇。满脸的不愿意。

    王小帅忙不失时机地插嘴,“是呀是呀,这样是不好,燕燕快跟我回去吧!”

    黄燕在桌子底下的脚狠狠地在他的脚背上碾了一下。

    王小帅不敢叫出来,一张四方大脸抽搐成个苦瓜的样子。

    “燕燕,你就别回去了哈,回头我让你妈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都给你送到这来,明天就跟小帅回去!”

    黄父临出门之前还对着女儿嚷嚷着。

    黄燕恨恨地瞪了王小帅一眼,帮他,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王小帅只好脾气地陪着笑脸,“燕燕,回到家之后,你愿意怎么罚我怎么罚我,就是给我一百杀威棒我都忍着。”

    黄燕没好气地说:“一百杀威棒算什么?我要拿把刀子阉了你!”

    看着她发着狠的样子,王小帅讪讪地,笑不出来了。

    家是不能回了,黄燕一个人坐在王小帅的床边,锁着愁眉,唉声叹气。果真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连父母都不肯容她。

    “先说好了啊,我回去可以,但我会住在我自己那里,你,不许去打扰我!”

    王小帅:……

    想了想,先带她回去再说。

    “媳妇,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就怎么,你要是想阉了我,现在就给你去找刀子。”

    “找啊!去啊!”黄燕忽然间瞪着眼睛说话了。

    王小帅才知道什么叫做得意忘了形。

    “呵呵,老婆,说说而已,真要是把我阉了,老婆大人以后的幸福就没法保证了。”

    黄燕哼了一声,“你放心,你保证不了,我可以去找别的男人。长这么大,我还没尝过别的男人是什么滋味呢!”

    王小帅一张脸都黑了。

    黑成了锅底。

    ****************************************************************************************

    还有两更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