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子健想起了从陈亚柔那里出来时,她那一抱,头发一定是那时留下的,一层冰霜染上了他的脸。

    咖啡厅里,陈亚柔和李敏在轻柔的乐曲中品着杯中的液体,昨晚的一幕在眼前浮现,是的,她将一根头发留在了他的身上,在他仔细的检查过后留下的,所以他没有发现。

    陈雅柔轻轻抿了一口咖啡,加了糖的咖啡少了几分苦涩,可是入口仍有微苦。她咂摸着那股味道,心思幽幽,她跟了他十年,他不肯给她一个孩子,却让别的女人生下他的骨肉,这算什么?越想陈雅柔心里越不是滋味。

    李敏道:“现在知道了吧?你在他心里其实什么都不是,他连个孩子都不肯给你,却给了别的女人,你现在,该好好为自己考虑了吧?耘”

    陈雅柔没有应声,可是那眸光里,分明透着几分坚毅和决绝。

    吴静瑶没有提过那根头发的事,只是有的时候她会静静的一个人坐在卧室里发呆,王子健却已经大致猜到了什么,那些天,他没有再去找陈亚柔,或许,是他太宠着那个女人了。

    有些女人不能惯,惯坏了她会要求更多。王子健不喜欢这样的女人。甚至有些厌恶了。

    温亦如收到了一张请柬,是崔智焕和金逸珍的婚礼请柬。他们将在下月初飞回韩国举行婚礼,这个月末,先宴请中国的朋友,温亦如和许云波一家四口成了被邀请的对象踝。

    中午刚过,许云波就开始试衣服,一套套纯手工订制的高档西装衬托着他挺拔的身材,他在镜子前看了又看,总是露出不满意的表情,温亦如说:“哎,又不是你结婚,挑件衣服怎么挑这么久!”

    许云波对着妻子眨了下眼睛,“情敌的婚礼,当然要穿得帅气一点儿,不然人家会说温亦如挑错了眼。”

    温亦如想不到他会有这种想法,哧笑道:“莫非许大公子对自己没信心了?”

    许云波哧的一声道:“谁说,我许云波就是一身地摊货穿出来,也会是型男,你信不信?”

    这个,温亦如还真信。

    “那你还挑。好了好了,就这身了。”温亦如将丈夫从镜子前拽开了,自己站了过去。

    这可是她生完伟伟后第一次出席正式场合,天天窝在家里带孩子的温亦如,现在就盼着有让她脱离奶瓶尿布,穿得干干净净的机会。

    她站在镜子前,试穿着一套新买的海蓝色礼服,比之生伟伟前,她发达了的不光是胸部,还有腰身,也丰腴了,以前的衣服她都穿不来了。她站在镜子前,皱眉瞅着自己丰满的胸部,发愁,这也太夸张了吧!

    许云波看出她那郁闷的样子,从身后把她搂住了,一只手很自然地就覆在了她一侧的丰满上,“老婆,看你这样子多好看,肉乎乎的,看着就让人想……”

    他对着她挤了挤眼,那意思,你懂的。

    温亦如白了他一眼,“真是三句话离不开老本行。”

    夫妻两人都试过了衣服,时间也就一点点地溜到了傍晚。温亦如给小苹果套上了粉色的一身小洋装,也给伟伟换上了新衣服,一家四口出发了。

    崔智焕和金逸珍在大厅里迎接着到来的每一位客人,看到温亦如一家四口时,崔智焕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亲切了。

    他笑着走过来,摸摸保姆怀里小伟伟的小胖手,“真快,这么大了。”

    他的眼睛里写着感慨,真是时光易逝,想当年,他和温亦如初遇的时候,她带着小苹果从山间走来,出现在他的镜头里,他当时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不然世间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一对母女?想不到她的第二个孩子都这么大了。

    他眼神间的感慨清晰地写在眼睛里,笑笑,松开伟伟的小手,金逸珍说:“真让人羡慕,一儿一女,你们好幸福。”

    温亦如说:“你们也会有的,祝福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她把礼物递给了金逸珍,金逸珍用韩文说了声谢谢。可以说,真的见到他们一家四口在一起,金逸珍才算是彻底放了心。她的手臂轻挽住未婚夫的,脸上呈现着得体的笑容和稍许的羞涩。

    许云波风度翩翩,既是体贴的丈夫,又是温柔奶爸,一会儿轻揽妻子柔软的腰肢,一会儿又抱起伟伟,在那胖嘟嘟的小脸上亲一下,这一家四口着实吸引了许多目光,金逸珍说:“你看,他们多幸福。”

    那时,她挽着崔智焕的手臂,意有所指。崔智焕说:“是呀,我们也会的。”

    与温亦如的那段单恋,深深地藏在了他的记忆深处,她有她的幸福生活,他也将有他的幸福人生。他搂了搂身旁的人,低声说道:“看来,我们需要快点要个孩子了……”

    从宴会上回来,许云波显得尤其的高兴,一会儿举举小苹果,一会抱抱小伟伟,没一会儿,又把他妻子举了起来,连着转了好几个圈。

    “喂,干嘛呀!”温亦如被他转得快晕了,许云波说:“高兴。”

    又转了几个圈把她放下了地,温亦如说:“崔

    智焕结个婚,你就这么高兴?”

    许云波说:“当然了,崔智焕就像一只狼,成天虎视眈眈想着从我身边把你抢走,现在他结婚了,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温亦如说:“这是你自己多想,人家什么时候告诉过你要抢我。”

    “是男人的直觉!”许云波握了握拳。

    温亦如阴了他一眼,“你以为你老婆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呀,那么着人爱。”

    许云波说:“那可说不定,至少,我爱。”

    他说话的时候,伸手把她的下颌轻扳了过来,吧的一下,吻在她的嘴唇上,“别的男人多瞧你一眼,我都想把他们的眼珠子剜下来。”

    温亦如一脸黑线。

    两人打情骂俏的,保姆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先生,太太,刚才刘纱纱来电话说壮壮病了,希望你们过去一趟。”

    温亦如和许云波都是一愣。

    刘纱纱带着壮壮被许云波安置在了一所闲置的房子里,此时,温亦如和许云波对看了一眼,许云波说:“我去看看。”

    温亦如说:“让司机开车吧!”

    许云波在晚宴上喝了酒,自然是不能开车的,让司机把他载到了刘纱纱的寓所,刘纱纱抱着壮壮,脸色惨白地站在门口,看到许云波,她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波少,壮壮烧得好厉害!”

    许云波皱着浓眉,伸手到壮壮的额头碰了一下,果真烫手。

    “赶紧上车吧!”他说完,就转身出来了。

    刘纱纱抱着壮壮跟在后面,急急匆匆地上了许云波的车子。

    一行人来到了医院,医生给壮壮做过仔细的诊治,壮壮是扁桃腺发了炎,医生说,输几天液就好了。

    刘纱纱抱着壮壮坐在医院的病床上,六神无主一般,许云波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孩子,壮壮两只眼睛紧闭,高烧让他昏睡。这个孩子真是可怜,他的亲生父亲简直就是个禽/兽,不,禽/兽都不如,禽/兽都知道爱护自己的子女,王子健给了壮壮生命,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更没有养过。

    许云波边往外走,边打了个电话出去,那边的人在铃声响过几声后接听了,声音懒散,“外甥,有事吗?”

    “王子健,你儿子病了,来医院看看他吧,别等着将来你死了,你儿子都不给你烧纸!”

    他没好气的口吻,盛满了对王子健的厌恶,王子健冷哼了一声,“你不是在那里吗?刘纱纱喜欢的是你,她更希望你在那儿,而不是我。”

    “还有,那孩子怎么都是周家的骨血,许云波,你不会连你外公的后人,你也不管不顾吧?”王子健慢悠悠地说。

    “你……”

    想不到王子健竟是这样无赖的人,许云波一口气噎在了胸口。

    “王子健,或许你还没有搞明白,那封信上已经写清楚了,你不是外公的儿子,写信人才是你的父亲。”

    “呵呵……”王子健笑了,“你以为我会随便找个人来当自己的父亲?要不要我把亲子鉴定结果给你发过去瞧瞧?”

    许云波愣了,他半晌没说话,王子健便把电话挂了。

    难道他真的是外公的儿子吗?那么那封信又是怎么回事?许云波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片迷雾中。

    “波少,怎么办?壮壮会不会死?”刘纱纱抱着昏睡的儿子,眼泪巴巴地瞅着许云波,许云波皱了皱眉,语气里也带了几分不耐地道:“医生都说了只是扁桃体发炎,乱说什么!难道你还盼着你儿子死不成?”

    刘纱纱不说话了,可是眼神间仍然充满了期待,很期待许云波能留下来陪她。

    可是许云波头都不回地走了。

    在住院大楼的外面,有道黑影飞快地消失了。当天晚上,一则消息就登在了网页最明显处:

    “许云波深夜送昔日情人和儿子进医院。”下面是他高大的身影抱着壮壮,旁边跟着一脸惊慌的刘纱纱的情景。

    这个标题足够暧昧和引人遐思。温亦如看到手机上这条新闻的时候,叹了口气。

    许云波当时就皱了眉,一股子戾气陡然间升起,从他英俊的面庞上散发出来。他把手机狠狠地掷在了地板上。

    当时骂了句脏话,就大步出去了。

    黄燕的电话打了过来,“小如,你家波子跟刘纱纱怎么回事?”

    “哎,真烦。”温亦如叹了口气,她当然不相信,许云波和刘纱纱有事,她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处心积虑的捕风捉影感到深深的无奈。

    许云波边往外走,边拨打了王子健的电话,“你做得对不对?这种下三流的事情,也就只有你才做得出了!”

    王子健并不着恼,反是笑得邪恶:“外甥,这就生气了?开个玩笑而已,你不喜欢,我叫人把这消息删了就是了。”

    王子健站在办公室里,修长的身形斜倚着大班椅,神情散漫。

    许云波把电话挂断了。他上了车子,眸

    光中透出狠戾,这个王子健,如果不真的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恐怕从来都不会安生。

    他正要开车,王子健的电话又打了回来,“对了,报复我的时候,想着点儿你岳母,她身体弱,经受不了什么刺激。”

    “妈的!”许云波恨恨地把手机按掉了。

    他竟是拿王子健没辙了,如果他的太太不是吴静瑶,而是别的女人,他一定会把王子健和陈亚柔约会的情景拍下来给送过去,可他太太不是别人,是他妻子的妈妈,虽然那个妈妈并不合格,可也让他有了诸多的顾虑。

    许云波一时之间窝火透了。

    王子健的眉眼之间带着几分得意,他忽然之间,好喜欢这样的游戏,你争我斗,这样生活有意思多了。他点了根烟,吸了几口,拨内线叫秘书过来,“约一下冯老板,晚上一起吃饭。”

    “好。”

    秘书转身出去了。

    晃眼,就到了傍晚,王子健让司机开着车子,载着他来到了提前定好的饭店,冯老板已经到了,同来的,还有另外两个生意上的朋友,大家把酒言欢,喝得都有点儿多了。散席后,王子健边接着电话边往外走,几个朋友跟他摆手再见,他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眯着眼睛跟他们摆手,朋友们都上了车子,他还站在车子旁,讲电话,浑然没有注意到身旁异样的气氛。电话讲完,他按了‘挂断’正想转身钻进车子里,可是突然间从后面窜出来两个人,用黑色的袋子迅速地罩在了他的脑袋上,王子健的手机掉了,人被推进了车子里,摔在座椅上,接着车子就被人开动了。

    王子健想把袋子摘掉,可是一把刀子指着他的胸口,虽然眼睛看不见,那冰冷的气息,他也能感觉到。

    他不敢轻举妄动,只沉声问了一句:“谁!”

    拿着刀子的人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现在先闭嘴!”

    他给了王子健一记手刀,劈在他的后脑上,王子健差点晕过去。车子在夜色中飞驰,王子健心情慢慢变得紧张,但是他活了这么大年纪,可谓是身经百战,心神并不慌乱。

    他猜想,现在车子一定已经开到了城外,只是那个绑他的人,不知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什么。

    “你们要多少钱?”王子健问。

    “钱?呵呵,哥几个不要钱,是有人要收拾你。”

    拿着刀子的男子冷笑。

    王子健太阳穴一阵猛跳,是谁要收拾他?他想起了许云波。是的,就是许云波。

    几分钟后,车子忽然间停下了,王子健被人推下了车,屁股上猛地挨了一脚,他整个人就扑到了一个大坑里。那坑不是很深,可却没了他的胸口,当时就有一种沉滞感袭来,他有点儿出不来气了。双手一伸,急忙扯下了头上罩着的黑色袋子,他这才看到岸边上站着的几道黑色身影,中间的一个身形挺拔,月色映着他英俊的脸,眼底笑意流淌:

    “王子健,我想来想去,只有这里最适合你了,既伤害不到你妻子,又可以让你好好反省反省,省得又做出什么不着调的事儿来,挺大个人了,还让一个小辈替你操心,我也是替你妈累得慌。”

    许云波笑容和声音都那么玩味,一手抱胸,一手托了下颌,十分满意眼前所见。

    王子健也是到这时,才知道,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粪坑中。刺鼻的味道让他差点晕过去。他想捏住鼻子,可是满手满身,没有干净的,甚至是脸上,都沾染了粪渍。

    “把手机给他,不然他会死在这儿的。”许云波冷笑着,吩咐了一句,旁边的黑衣男子把手机抛向了王子健,王子健慌忙接住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