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时候,徐北生进来了。不知道他昨晚有没有睡觉,反正现在精神奕奕的。

    “你在找什么?”他神情清朗。

    云舒说:“没找什么。”

    她清亮的眼睛含着几分羞赧,这样躺在床上一动都不能动,穿着男人的衣服,让人家照顾,云舒十分窘迫。

    徐北生问:“你饿了?犬”

    “呃……还好。”

    云舒的五脏庙在闹腾,可是更着急的是,她想小便踺。

    “不太饿就等一会儿,一会儿有人送饭过来。”

    徐北生说。

    “哦。”

    云舒真的可以不吃饭的,但是小便必需要解,她可不能就这么尿床上。可是她该怎么说,她其实想小便了?

    他是个大男人,而她是个孤女子,她怎么能让他帮着小便呢?云舒想坐起来,可是真的不能动,胸口很沉,很痛。才只动了一下,就浑身出汗,疼得嘶了一声。

    徐北生刚想继续未完成的工作,人才坐在椅子上又站起来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你想干什么?”

    云舒的脸红了,清亮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说不出的窘迫和羞涩,“我……”

    “想尿尿是不是?”她那里吞吞吐吐的不好意思,徐北生却说话了,很大方,毫不避讳的样子。

    云舒真的好窘,她红着脸点头。

    徐北生唇角勾起一抹无可奈何地笑,“你需要找个东西来解决。”

    他回身在屋里找了找,没找到什么可以让云舒小便的东西,便出去了,而云舒,那张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

    她捂住了脸,真的不想活了。

    更难堪的事情还是在后面,一个女人,她如何在不起身的情况下小便?当徐北生端着一个很干净的塑料盆走进来的时候,云舒真的想一头扎到地底下去。

    看着她满脸通红,羞窘不已的样子,徐北生轻轻蹙眉,似笑非笑的神情,“我都没觉得不好意思,你羞成这样子做什么?”

    云舒被他这句话惊到了,乌黑清亮的眼睛惊讶的看着他,微张着嘴唇,惊讶的表情很明显,他不好意思,最不好意思的人,应该是她好不?

    “你……放这儿吧,我自己来。”

    她试着,用两只手撑着床想坐起来,但是徐北生制止了她,“行了行了,你骨头还没长上呢!”他放下塑料盆,脚步在屋子里转起了圈,显然对这种状况也有些不知所措。

    “算了算了,我叫朋友过来,你再忍一会儿。”

    他大步出去了,那道结实魅梧的身影消失在云舒的视线,云舒虽然内急,需要努力刻制着,但是仍然松了一口气。

    她不能想象,自己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帮助下,小便的情形。

    徐北生走了好久,云舒几乎不能再控制自己的时候,他带着一个青年女子进来了。这个女人,圆脸,短发,一脸亲切的笑,衣着朴素却不落时,看起来不像山里女人。

    “快憋不住了吧?来,快点儿。”女人紧走几步到了云舒的面前,她把盆子放在床上,然后过来抱住云舒的身体。

    费了好半天劲,云舒终于小解成功了。她十分不好意思,“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女人说:“不要客气,就当助人为乐好了。”

    女人言语间带着一种干练和爽快,让人由衷地感到一种亲切。女人忽然又叫了起来,“徐北生,你怎么把你的脸盆当便盆了!”

    囧死了。

    云舒被女人这一嗓子喊得真接把被子蒙脸上了。一颗心扑腾扑腾,怎么都不肯安生,两颊更是火烫了一般。

    徐北生走了进来,皱着眉说:“没有便盆,又不是男人,一个瓶子都能解决。”

    女人笑道:“你不会让我带来呀!哈哈……”女人爽朗的笑着端着便盆出去了。

    云舒的头还蒙在被子里不敢出来,徐北生挑了挑眉,又看了一眼大被蒙住的女人,唇角勾了勾,出去了。

    女人又进来了,洗干净了手,往床边一坐,“我叫杜梅,是北生的同学,我们都在g大读博士。”

    “哦。”

    云舒这才把头从被子里露出一点,黑亮的眼睛里仍然蒙着一层窘迫,“真的太谢谢你们了。”

    “都说了不用客气,”杜梅爽朗得很。

    “好了,我还有点儿事先走了,你安心养伤吧,想吃什么,告诉北生,我会尽量给你们弄来。”

    “好……”云舒看着杜梅的身影离开,忽然间想起来,她还没有跟杜梅借手机用。

    “喂——”

    可是杜梅已经风风火火地走了。

    云舒轻叹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遇到了两个很奇怪的人,徐北生和杜梅。

    不知道,宇晨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在到处找她?波子在做什么?是不是担心得要死?还有外公,二哥三哥,小如,小苹果…

    …

    云舒的脑子里一一浮现着亲人们的影像,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但愿他们不要太担心她。

    吴宇晨一早从网上得到一条线索,说是福建那边发现一名疑似被拐卖妇女,年龄和长相的描述似乎和云舒都差不多,吴宇晨当下就订了机票,三个小时后直飞福建那边了。

    现在的他,但凡有一点相似的线索,他都不会放过,他匆匆地奔赴了福建某村,一身风尘,满眼数夜未休的血丝,这哪还是那个风度翩翩的吴教授呢?

    吴宇晨匆匆到了目的地,可是数番辗转找到那个女人,却发现,她只是跟着云舒有着相似的身材而已。

    吴宇晨当时就闭了闭眼睛,满腔的希望全数破灭,像一记闷棍猛然敲在他的头顶,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伸手扶住一棵大树,才支住了身形。

    但饶是如此,他仍然从衣兜里把皮夹拿了出来,把里面的现金全部掏了出来,给了那个女人,“拿着这些钱回家吧!”

    他希望,如果,他的妻子也遇到这样的状况,有个好心人能够救救她,帮助她回家。

    吴宇晨失魂落魄般地上了出租车走了,当天又返回了d城,到达d城的时候,已经午夜一点多了。

    他丝毫睡意都没有,他想象着一切有可能的可怕后果,他的妻子被人绑架撕票了,被人拐卖了,或者已经遇难了,他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不能睡下,虽然已经数夜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可是他仍然不能睡,他的云舒,他的温柔,可爱的妻子,她现在生死未卜。他心乱如麻,一口气冲到了外面,夜空沉寂,现在正是天亮前最黑暗的那段时光。

    他站在院子里,忽然间大声地吼了一声“云舒,你回来!”

    *

    许云波睁开眼睛,头疼欲裂,昨夜喝过太多的酒,想要以此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可是醒来,只能让自己更痛苦。

    他晃了晃头,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撞上他妻子担心的目光。

    “波子,你发了一夜的烧。”

    许云波这才哦了一声,“别担心,烧已经退了。”他能感到全身四肢百骸传来的无力感,他轻轻叹了口气,手撑着头,“姐到底在哪儿呢?她会不会有危险?”

    温亦如搂住了他,“姐是那么温柔善良的人,老天也不会舍得伤害她,波子,你要放心……”

    许云波伸臂搂住了她,眼泪滑过他的眼角,温亦如感到自己的脸颊上传来的湿热感觉。

    她轻轻地用力,搂紧了他的脖子。夫妻俩,脸贴着脸,抱在一起。

    *

    自从开了那家服装店,王凯伦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本来那么好玩的人,可是却突然间敛了性子,专心地经营起她的服装生意了。每天傍晚,她都会去店里查看当天的经营情况,以及确定下一批服装款式,虽然玩还是照样玩,但是现在却是收心了不少。

    她拿着记录着当天销售情况的小本子翻看着,边看边说:“今天晚上我请客,这个月你们辛苦了。”

    几个店员都高兴地叫了起来,“太好了!”

    王凯伦是一个很有几分豪气的女孩儿,虽然刁蛮顽劣,可是却也同样很豪气,店员们的薪水给的很高,而且,业绩有提高的时候,还会出钱请她们吃饭k歌。

    王凯伦在一家很上档次的饭店包了个房间,点了很多菜,请店员们吃饭,席间,大家都很欢脱,女孩子们嘻嘻哈哈,边吃边喝,很热闹,其中就有一个女孩儿说道:“我们的店一从开业以来,业绩就很好,而且是越来越好,旁边的那家店,就惨了,最近都没什么人光顾呢!”

    “那是,也不看我们的老板是谁,我们的老板是王小姐,他们的老板是谁呀?还不是个被男人包/养的情/妇?”

    王凯伦耳朵跳了跳,她皱眉瞟向说话的女孩儿,女孩儿继续说道:“听人说,她的店面都是那个情夫给买下的。店里所有的货品都是那情夫出的钱。”

    “你说的当真?”王凯伦问了一句,她当然没有把那个情夫往自己的父亲身上想。在她的眼里,父亲永远是那么年轻帅气,永远都爱着她的母亲。

    女孩儿说道:“我跟她一个店员是同学,那个同学告诉我的,说那个男人只去过店里一次,那时她们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都记得那男人长得很帅,很有气质,而且应该,也很有钱。”

    “当然会有钱了,没钱怎么可能买下那么大的店面和货物送给那女人。”另一个店员说。

    王凯伦满怀异样的听着,看来自己给陈亚柔安上的身份没有错,那个女人就是个被包/养的女人。

    于是心里,越发瞧不起陈亚柔。于是说道:

    “你们都给我盯着点儿,一有那个情夫的消息就告诉我,我还真好奇包/养那个女人的是个什么人。”

    “没问题,王小姐,我们一定帮您盯着。”

    这帮店员也八褂的很。

    而此时,陈亚柔正在店里的窗子前,

    默默地站着,夜色越来越浓,店里已经没有客人进来,店员告诉她:“陈姐,已经十点了,关店吗?”

    店员要下班了,可是老板还没走,店员自然不能走,陈亚柔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窗子前站了很久了。

    “下班吧!”她的声音透着几分惆怅,然后往外走去,身后,店长吩咐店员关门。

    陈亚柔开着车子往家走,心头一片茫然,王子健果真绝情得很,他人在d城,可是已经两个月没有来找过她了。她轻轻叹了口气。

    一夜过去,陈亚柔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在静静发呆。刚刚,她给王子健的助理打了个电话,问他,王子健在没在公司,她有很重要的事找他。

    助理说,王子健马上要去一家酒店会见客户。

    陈亚柔在心里酝酿了一下,然后开始收拾自己。她开着车子往王子健去酒店的必经之路而去,在一个路口,她的车子重重地顶在一辆厢式货车后面。

    王子健坐在车子里,车子在平稳开动,而他的膝上放着一台ipad,他在查阅最新的业界信息。

    车速忽然越来越慢,他听见司机嘀咕了一声什么,然后车子就缓缓停下了。他抬头,这才看见,前面停了一溜的车子,“怎么回事?”

    “前面堵车了。”

    司机神情焦急,十点钟的谈判马上就要开始了,可是他们却堵在了马路上。

    王子健说:“去看看。”

    司机应了一声是,然后下车子,往前走去。

    走过十几辆车子,他就到了事故现场,救护车正轰鸣着而来,司机看到一辆宝马车车头顶在一辆厢式货车后面,车号很熟悉。

    司机往前走了几步,现场已经拉开了警戒线,他往里面使劲探头,就看到了靠在车子里好像已经昏迷了的陈亚柔。

    司机是认识陈亚柔的,此刻心头一惊,忙回身往着自己的停车处走去。

    “老板,是陈小姐,陈小姐出车祸了。”

    王子健抬眼,黑眸微沉,眸光中带着几分不悦,但也藏着几分震惊。他下了车子往前面走过去。

    医生正将陈亚柔搬下车子,往救护车上抬去。

    她的脸色很白,头上和胳膊上都有血流出来。

    王子健皱起了眉。

    陈亚柔知所以制造这一起车祸,目的当然是引起王子健的注意。很快,王子健的手机就响了,陈亚柔的手机上,王子健的手机号,存的是“深爱的健哥”。

    所以,警方就把这个号码拨了出去,王子健的手机屏上跳动着陈亚柔的手机号,他按下接听。

    “请问你是陈女士的丈夫吗?她现在出了车祸,正送往医院抢救,请马上过来一趟。”警员的声音传过来。

    王子健皱皱眉,回身吩咐司机,“叫陈特助去一趟。”

    “好。”司机连忙点头。

    王子健又钻进了车子里,前面的路渐渐顺畅,车子往酒店的方向疾速驶去。

    陈亚柔醒来,她看到一道年轻的身影,那人对她点点头,带着几分恭敬和客套。

    “陈特助。”

    陈亚柔唤了一声,她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都只是皮外伤,缝了几针,不算重。早晨,就是陈特助告诉她,王子健去酒店谈生意的。

    “住院手续已经都办好了,住院费也都交完了,您安心在这儿接受治疗吧,车祸的事情我会找人去处理。”

    陈特助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出身贫寒,重点大学毕业,工作极努力,是王子健十分欣赏的属下,但是这个属下,却对陈亚柔喜欢不起来。

    一个愿意被有钱人包/养的女人,他心底里是瞧不起的。

    “健哥……”

    陈亚柔是想问,王子健有没有来过,但是陈特助已经猜出了她的心思,很干脆地说道:“他让我来处理这里的事情,你就安心养伤吧!”

    他又看看她,然后转身就走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