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子建让助理处理车祸的事情,自己却一直没有露面,陈雅柔心里笼上一层阴影,她在他的心里,终究什么都不是啊!

    云舒躺了一个上午,山里的空气很清新,窗外一片浓浓绿色,让人心里很是舒服。徐北生坐在书桌前一直在忙着什么,手指敲打着无线键盘,那神情很专注,背影很结实,白色的t恤包裹着他结实的脊背,腰身挺拔。云舒又把视线移到窗外,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正站在枝头,唧唧鸣叫,云舒想起了她的丈夫,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在找她?波子呢?他在做什么?是不是担心坏了?

    云舒用一只手肘支着床,想起来,可是触动了伤处,她轻簇了眉头,虽然没有发出声音,可依然惊动了徐北生,他回过头来,黑色清亮的眼睛望着她,“你又想小解?犬”

    “不。”云舒红着脸否定,

    “那是怎么回事?”

    徐北生眯起了眼睛。

    “我……想我的丈夫了。还有我的哥哥和弟弟,他们一定担心坏了。”云舒说。

    徐北生道:“我会想办法通知他们的。”

    “谢谢。”云舒眼睛里含着感激,徐北生说:“不要这么客气,真想谢谢我,等你伤好了,请我吃饭。踺”

    “没问题,一定的!”云舒认真的保证,看着她眼睛澄亮,像个孩子似的神情,徐北生笑笑,有些宠溺的无奈,“不跟你说话,我还要忙。”他转回身,又继续忙碌了。

    云舒看着他的背影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这一觉,她竟然做梦了。梦里,她被捆着四肢被人押着和傻子入洞房了。傻子嘿嘿傻笑着解她的衣服,她又急又怕,对傻子说:“你别碰我,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糖果。”

    傻子说:“你就是糖果,我就要吃你……”

    他边说边扒她的衣服,臭哄哄的嘴扎过来吻她的嘴唇。云舒大声的叫喊着,拼命的摇晃脑袋躲避她的亲吻,徐北生感觉到身后的动静,回头一看,看到云舒躺在床上,眼睛紧闭,双手乱抓,晃着脑袋一副像是做了噩梦的样子,徐北生站起身形走了过去“许云舒?许云舒?”他拍拍她的脸,“醒醒!”

    云舒醒过来了,脸上都是薄薄的汗水,一双秀气的美眸里蕴满惊慌,“我……”云舒还没有从梦魇中完全清醒过来,脑子里仍然是,傻子侵犯她的一幕,“我……”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安全了,确切的说,她还没有从恶梦中完全清醒过来。

    徐北生坐在床边,嘴角微翘,眼光十分亲切,他的手掌带着安抚轻轻落在她的额头上,“你很安全,傻子找不到你了。”

    或许是他的话,还有那放在她额头的温厚手掌让她的心感到了安宁,云舒有些迷茫的眼眸凝视着眼前的男子,轻轻叹了口气,“可能吓坏了,竟然梦到傻子了。”

    看着她那幽幽眼神,徐北生道:“其实,你昏迷的时候一直有做噩梦,所以我不用问,都知道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

    他的眼神很温柔,有一种说不出的安抚力度,让人会渐渐忘记恐惧,心情变得平和,甚至有些依恋那种温暖。

    “一定像现在这样乱喊乱叫了吧?”云舒澄亮的眼睛盯视着他,有种柔弱和依赖流露出来。

    徐北生笑道:“嗯。叫的很厉害,又喊又叫,双手乱抓,我按都按不住,诺,”

    他指了指自己的左臂,接近臂弯处有一道类似抓痕的伤痕。

    “我抓伤的?”云舒露出很惊汗的神情,徐北生说:“嗯。你看我要不要去打个狂犬疫苗?”

    云舒很囧,“你可以去打个。”

    她的声音低到几不可闻了,徐北生忽然笑起来,那笑容帅气又肆意,好像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笑完,他又抿起弧度好看的唇线,目光玩味的瞅着她,他发现眼前的许家大小姐一点不像一个已经过了三十岁的女人,根本是一个无邪又羞涩的小姑娘。

    “你自己呆会吧,我还有事情要做,饿了叫我。”

    “嗯。”云舒看着徐北生起身走向了书桌。他又坐下继续工作了,云舒忽然好奇,徐北生在做什么工作?搞研究?抑或在潜心学习?

    仍然没有云舒的消息,许云波的心底生出了绝望,他的姐姐现在在哪里?活着还是……许云波想象着每一种可能的后果,每一种后果都是那么坏,每一种后果都足够让他精神崩溃。他坐在客厅里,可是一口一口地喝着酒,眼前浮现着云舒种种被虐待的情形,许云波忽然间一把掀翻了面前价值数万的茶几。

    轰隆的一声响惊动了家里所有的人。小苹果已经睡了,可是被那轰隆一生茶几砸在理石地板上的声音惊醒了,她吓得一个瑟缩,喊了声妈妈,惊坐起来。伟伟在睡梦种被惊了一下,张开小嘴哭了几声,保姆忙哄。小苹果掀开被子下了床,穿了卡通小拖鞋跑了出去。“妈妈!”

    温亦如已经从卧室出来了,摸摸小苹果的头,“乖,回去睡。”

    “妈妈?”小苹果仰起了小脑袋,“外面什么响?”

    “可能有东西摔了,乖,小苹果去睡,妈妈下去看看。”温亦如摸摸女儿的头,小苹果满脸懵懂的嗯了一声。

    温亦如下了楼,她看到许云波站在一地狼藉前,垂着脑袋,满脸的落寞和萎靡。

    “波子。”温亦如感到一阵心惊,她走过去,用自己的手轻轻的给许云波擦眼泪。

    “姐姐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定现在她很安全,你不要过分折磨自己。”

    许云波攥住了她给他擦眼泪的手,“如果姐姐有什么事,我要杀了所有的人,吴宇晨他也不能幸免!”

    许云波的神情透着坚忍,眼睛里更是锁满了仇恨,如果不是吴宇晨坚持不生小孩,他的姐姐也不会自己离开,更不会出事。许云波一股恶气窜上胸口,忽然间向前几步,重重的一掌拍在了坚硬的墙壁上。温亦如心神陡然一缩,“波子!”一声喊脱口而出。

    许云波却又重重的叹了口气,“小如,我该怎么办?”

    “波子!”温亦如走过去,紧紧的搂住了他,他的担心和痛苦她都感同身受,可是那又能怎么样?云舒照样还是没有消息。

    吴宇晨已经说不清自己有几个夜晚不眠不休了,他像失了魂魄一样,疯狂地寻找着,但分有一丝蛛丝马迹,他都不会放过,定然会开着车子过去。云舒,他的云舒,他到现在才知道,他是有多么的爱她,多么地离不开她。

    云舒,你回来,我们生个宝宝,生很多很多的宝宝……

    深夜的街头,吴宇晨从酒巴里出来,一个人对着天空撕心裂肺的喊着。

    *

    陈亚柔的车子缓缓地跟着那辆黑色的豪华小轿车,她坐的是出租车,所以前面开车的人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在一家五星大酒店前,那车子停下了,司机开了后面的车门,上面下来一男一女。

    王子健和吴静瑶。

    王子健一身银色西装,风度翩翩,吴静瑶一件蓝色长款礼服,高贵而优雅,她挽着王子健的手臂,两人往酒店里面走去。

    陈亚柔让司机把车子停下,她也走进了酒店。

    酒店的五层大厅,现在正在办一场PARTY,场面豪华而绚丽,陈亚柔站在大厅的入口处,把目光望了进去,衣香丽影,觥筹交错。参加PART的人都非富即贵,优扬的乐曲声中,王子健正拥着吴静瑶,两人在舞池中翩翩起舞。舞池中,跳舞的人不是一对两对,但是陈亚柔仍能一眼找到王子健和吴静瑶,因为他们都是那么的惹眼,男的高大帅气,女的温婉迷人。

    陈亚柔站在门口,心中充满从未有过的妒忌看着这一幕,自从王子健置她的车祸于不顾,她的心态就彻底的变了,她要报复王子健,不能陪在他的身边,她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抛弃。

    两天后,吴静瑶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XXX女装专卖举行会员酬宾活动,但凡本店会员,皆有一次抽奖机会,奖品最高是一趟三亚游。

    吴静瑶自然不在乎什么三亚游不三亚游,她看了看那条短信,就准备把手机放下,可是手机响起了铃声,上面的号码,她不认识。

    她接听电话。

    “吴女士您好,本店举行会员抽奖活动,您有空来参加吗?”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响起来,吴静瑶便笑道:“是陈小姐吧?”

    没错,这个电话是陈亚柔打过来的,这个活动,也是她提出办的。此刻,她含笑站在专卖店的窗子前,在跟吴静瑶说话,“是的,吴姐您记性真好。”

    她装做不知道她是王太太的样子,称呼她为吴姐。

    “那天您能来吗?如果您来,小店一定会蓬荜生辉。”陈亚柔笑容依旧,声音温婉,性子极好的样子。

    吴静瑶并没有什么去抽奖的心思,但是陈亚柔于她有恩,她这人又极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所以陈亚柔邀请她过去,她就沉呤了一下同意了,“好,我一定过去。”

    “那就谢谢了,我们周三见。”

    “好,再见。”

    吴静瑶挂了电话,浑然没做他想。陈亚柔的唇角却勾起了几分得意的弧。

    很快,就到了周三,陈亚柔的店面前,摆着很多鲜花,彩色的气球装饰着玻璃窗子,店里很热闹,很多人都是来抽奖的,陈亚柔和一般店员们在热情地忙碌着。

    吴静瑶推门走了进来,陈亚柔见了,忙迎了过来,“吴姐,您能来真是太好了。”

    吴静瑶平和温柔的目光含着几分笑意,“不要客气,本来也要来捧场的。”

    陈亚柔便吩咐店员去给吴静瑶倒水,安排座位,“您先坐,用不了多久,抽奖就会开始的。”

    “好。”吴静瑶在沙发上坐下,温和含笑的目光瞅着陈亚柔忙碌地离开。

    抽奖进行了一半了,店里十分热闹,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吴静瑶这样嫁了个有钱的丈夫,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赚很高的薪水,所以很多人非常盼着能够得到那次三亚游的机会。

    人们纷纷

    期盼着抽奖结果快点颁布,期盼着自己能是那个幸运的人,吴静瑶含笑瞅着,眸光在店里闲转,直到有道声音念道:“本次获奖的会员为,吴静瑶女士。”突然听到叫自己的名字,吴静瑶一愣,反应过来,便站起了身,对着说话的人笑了笑,她看到陈亚柔含笑瞅着她。

    大奖就这么被抽出来了,很多人纷纷发出失望的声音,也同时把羡慕的目光投向吴静瑶,吴静瑶微笑道:“我很感谢店里能给我这次中奖的机会,但是我希望这个奖励能送给有需要的人,所以,这个奖我不会领,你们还可以继续抽奖。”

    她微微一笑,从容而优雅,多年豪门太太的生活,让她言行举止都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高贵气质。

    “哇,太好喽……”人们欢呼起来。

    吴静瑶目光所及,看到陈亚柔钦慕的眼神,可是忽然间见她看到陈亚柔的脸色慢慢地变了,接着,她的身形缓缓地倒了下去。

    吴静瑶忙走了过去,“陈小姐?陈小姐?”

    她边走,边担心地喊着,陈亚柔此刻已经倒在了地上。所有的人都望了过来,吴静瑶蹲下身形,手轻碰她的额头,“陈小姐,你怎么了?”

    陈亚柔缓缓地睁开了眼,“突然有点儿不舒服。”

    吴静瑶道:“要不要叫医生?”

    陈亚柔摇了摇头,“不要,可能最近有点儿累,我回家去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她说着,就手扶着吴静瑶的臂膀想要站起来,

    吴静瑶忙伸手扶住她的手臂,“我让司机送你一趟,你这样子自己也不能开车了。”

    吴静瑶心地善良,她这辈子,只做过一件对不起人的事,那就是当初的抛夫弃女。

    她扶着陈亚柔站了起来,跟着店员一起把陈亚柔扶到了沙发上,躺下,然后给司机打电话,“老王,你准备一下,开车送陈小姐回家。”

    陈亚柔躺在沙发上,身旁一堆担心的目光,她目光有些虚浮地,望向吴静瑶,她看到吴静瑶忧心的神情,心里却在冷笑。

    王子健,你对我这么绝情,十余年的情义,你不管不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心里再怎么想,脸上都没有表露出来。仍然一副痛苦疲惫的神情。

    店员们把陈亚柔扶了出去,上了吴静瑶的黑色奔驰,吴静瑶也跟着坐了进去,老王把车子开动了。

    “陈小姐,说下你的住址,我让老王送你过去。”

    陈亚柔虚弱的声音道:“金色小区。”

    吴静瑶扶了她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真的不用。”

    陈亚柔摇头。

    车子很快到了金色小区,换过了门禁卡,司机把车子开进了小区里,按着陈亚柔所指的地方停下,吴静瑶扶了陈亚柔下车。

    陈亚柔说:“谢谢你,吴姐。”

    吴静瑶道:“不要客气,当初你也帮过我。”

    陈亚柔笑笑,“进去坐一会儿吧,起码要喝杯茶,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

    吴静瑶抬头向着十几层的大厦望了一眼,然后说:“好吧。”

    于是,很亚柔在前面带路,步子很慢地往前走去。

    吴静瑶一路跟着陈亚柔,来到了电梯里。电梯一路上行,最终停在了十二层处,“到了。”

    陈亚柔当先走了出去,然后回眸冲着吴静瑶一笑。

    她就要让吴静瑶亲眼看一看,她丈夫给她买的大房子。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