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54章 对着干

第254章 对着干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妈妈,妹妹怎么还不出来?真急人。”

    小苹果坐在书桌前,埋着头写作业,写着写着,忽然间抬头,满脸郁闷地问坐在旁边守候着她的母亲。

    温亦如笑笑,眼含慈爱地揉揉女儿的小脑瓜,“快了,再有两个多月就该生了。”

    “两个多月。”小苹果蹙着小眉头,眼珠转了转,“那还有六十多天啊!”

    “嗯,是这样的。”

    温亦如疼爱地看着女儿斛。

    小苹果道:“妹妹生出来也会像弟弟生出来那么小吗?还有囡囡妹妹,会像囡囡妹妹没有头发吗?”

    温亦如笑,手轻轻用力地揉揉女儿的小脑瓜,“那要生出来才知道。”

    “哦。”

    小苹果若有所思地点头,忽然又问出让她母亲万分尴尬的问题,“妈妈,妹妹会从哪儿生出来?”

    唔,这个问题,温亦如没想过怎么回答。

    伟伟正好推开/房门,拿一把极逼真的仿真枪瞄准自己的姐姐,之后又是母亲,突突一顿乱响,然后很大声地说:“当然是从脚底板生出来。”

    温亦如扑哧笑出声,小苹果很严肃地蹙起了眉毛,小丫头虽然不知道妹妹会从哪里生出来,但她知道绝不会从脚底板生出来,“脚底板根本没有门嘛。”

    小丫头若有其事地数落她弟弟,“你笨死了!脚底板没有门,妹妹怎么出来!”

    伟伟被姐姐一骂,当时也不高兴了,“那你说从什么地方生出来?”

    小苹果被问住了。

    于是一齐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他们的母亲,温亦如感到如坐针毡一般,再也坐不住了。

    “那个……妈妈头有点儿疼,先去休息一会儿哈。”

    不知怎么回答,便借口不舒服来躲一下。

    姐弟俩看着他们的母亲逃似地出去,于是纷纷说道:“等爸爸回来,我们去问爸爸。”

    许云波一进家,那挺拔的黑色身形就被两个孩子围住了,小苹果和伟伟一人攥了他一只手,拉拽着,纷纷仰着小脑瓜,“爸爸,妹妹从哪里生出来?”

    许云波被问得一愣,他手指揉了揉鼻尖,貌似这个问题有点儿难度。“呃……爸爸想一想。”

    他一手拉了一个孩子走到沙发前坐下,左边搂一个,右边抱一个,“爸爸跟你们说……”

    温亦如从楼上下来,一手扶着楼梯扶手,一手轻覆在腹部,慢慢步下楼梯,眼前,许云波正低声为孩子们讲着什么,暮色余晖洒在他英俊的脸上,漾出温和的父性光辉。

    “小宝宝呢,是从……”

    许云波沉呤了一刻,决定不以那些肚脐眼生孩子的类似念头误导他的一双儿女,“那个时候,爸爸不在身边,妈妈好像也睡着了,我进去的时候,你们就在妈妈的身边玩了,你们自己还记得从哪里出来的吗?”

    许云波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是一脸黑线,原谅他,实在没有做好给他的一双小儿女讲解人类繁衍生息之迷的准备。

    温亦如听了一脸黑线,当时先乐出来。

    想不到许云波一本正经地搂着两个孩子,就是想出这么一个可笑到漏洞百出的理由来搪塞他们的孩子。

    许云波听到妻子的笑声,便蹙了蹙,随即松开了一双小儿女,“诺,你们妈妈来了,去问问妈妈还记得不?”

    哗啦一下,两个孩子又跑过来了。一左一右纷纷把他们的母亲围住,温亦如头又大了。

    还好,这个时候,外面有人进来了。

    是黄燕带着囡囡过来了。

    “姐姐,蝈蝈。”囡囡被黄燕放下地来,小丫头便撒开小脚丫跑过来。

    两个小家伙一听到囡囡的喊声,视线便立即被转移了,小苹果拉住囡囡的小手,“囡囡,姐姐带你去看姐姐的新玩具。”

    小苹果拉着囡囡的手要走,囡囡却又回头对伟伟说:“蝈蝈,也去!”

    小家伙竟然一副不容抗拒的口吻,伟伟一脸郁闷的黑线。温亦如赶紧说:“去去,伟伟去跟妹妹玩。”

    她把伟伟推了过去,伟伟不情愿地跟着走了,温亦如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摆脱窘境了。

    黄燕笑呵呵地伸手轻摸温亦如的腹部,“真快呀,转眼,你的第三个宝宝都快要出生了。”

    温亦如道:“你怎么不再生一个?你瞧,孩子多了,多热闹。”热闹当然不包括家里被两个孩子闹得鸡飞狗跳的时候,但愿她的小女儿,会文静一些,不要像她的姐姐那么难缠。

    黄燕道:“不急,先等囡囡大些再说。”

    囡囡被人抱走的那些日子,她总觉得这辈子是亏欠了囡囡,所以总是尽力地在弥补,在要第二个孩子这件事情上,她也准备缓一缓。

    她不能因为第二个宝宝的到来,让囡囡受到委屈。

    两个人聊起来,许云波知道自己坐在这里多余,一个大老爷儿们还没有闲到

    呆在这里听两个女人闲话家常。

    “我去看看孩子们。”

    他起身往楼上走去。楼上小苹果的房间里,三个孩子正玩成一团。

    黄燕和温亦如聊着聊着,忽然就想起了陈亚柔,“我跟你说,我今天去逛,竟然逛进了王子健姘/头的店里,我说这女人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她呀!”

    温亦如一听到黄燕提起这两个人,便蹙了蹙眉。

    “不知道你妈妈知不知道王子健在外面的事,这个男人,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温亦如幽幽一声轻叹,没说什么。

    黄燕道:“你就这么看着他背叛你母亲?怎么也得让你母亲知道吧!”

    温亦如摇了摇头,“一个一心痴恋自己丈夫的女人,怎么容得别人说她丈夫的不是?”王子健在吴静瑶的面前,向来掩饰得好,恐怕她说什么,吴静瑶也未必相信,反倒是认为她在故意挑拨离间他们夫妻感情,

    温亦如不会忘记那天在王凯伦的生日派对上,被吴静瑶赏过来的那一巴掌,那一巴掌,打没了她心底对一个母亲仅有的一点留恋,将吴静瑶这几年来对她的关心和少得可怜的爱护,尽数打散。

    现在的她,对吴静瑶,已经心如死灰一般。对于母亲这个词,是真的再无可留恋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小苹果牵着囡囡的小手,从楼上下来了,“黄姨,囡囡要拉粑粑。”

    黄燕抬头一看,可不,她的宝贝女儿,小脸红红的,一脸古怪神色,便站了起来。囡囡想大便的时候,就是这副表情,黄燕走过去拉起女儿的小手,“走,跟妈妈去卫生间。”

    可是小苹果也跟了过去,她一手捂着小鼻子,看着黄燕把囡囡安顿好了,才喊了一声,“黄姨?”

    黄燕转身走出来,“什么事?”

    小苹果说:“黄姨,囡囡是从哪里生出来的?不要告诉我,那时候王叔叔睡着了,你也睡着了,囡囡从脚底板爬出来的。”

    黄燕:……

    *

    王凯伦从外面回来,家里静悄悄的,管家迎面走过来,“小姐,你回来了。”

    王凯伦问:“先生太太呢?”

    “先生去见朋友,太太被隔壁王太太叫去了。”

    管家回。

    王凯伦顾自上楼,父母卧室的门半敞着,王凯伦忽然就想进去看看,于是就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她的母亲一向都好干净,屋子里向来纤尘不染。王凯伦随意地看了看,正想离开,却一眼瞟见了梳妆台上一本似是匆匆放下的小册子,那小册子古色古香的,好像有些年头了。她好奇地走了过去,伸手把小册子拾起来,轻轻翻动。

    小册子里面是空白的,没有写一个字,有种淡淡的纸香飘进鼻端,随着纸页刷刷从指间浏过,王凯伦看到了夹在里面的一张照片。

    一张五寸的,看起来很有些年头的照片。照片上的小女孩儿,梳着两只羊角辫,辫子上扎着两只红色的蝴蝶结,大大的眼睛,小桃子似的脸,骑在一只旋转木马上,大眼睛有些害怕地看着镜头。

    王凯伦切了一声,把小册子合上了,又啪地一声摔在了梳妆台上,然后转身要走,可是这时候,吴静瑶进来了。

    刚刚隔壁的李太太电话叫她过去,让她帮忙看看女儿的嫁妆准备得怎么样,看完,帮着提了一点儿建议,吴静瑶就回来了。

    王凯伦面目冰冷鄙薄地站在母亲的面前,“既然嫁给了爸爸,就不要总是惦记着别人家的孩子,爸爸对你那么好,你心里总是想着别人,你对得起他吗!”

    吴静瑶被女儿一番话,呛得一时呆怔在那里,她目光所及,看到梳妆台上的小册子,心里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她的嘴角微微发抖,眼睛中露出复杂又心痛神色,“凯伦,她总是你的姐姐。”

    “我没有姐姐!”王凯伦暴怒的喊了一声,她的生命里,最怕听到的字眼,就是‘姐姐’。

    那代表着,她的母亲在嫁给她的父亲之前,还嫁给过别的男人,那是她父亲的耻辱,“妈妈,你别给爸爸蒙羞!”

    她面目冰冷地说完,拔腿就从吴静瑶的身边走了过去,女儿那冰冷无情的话语,鄙薄的用词和眼神让吴静瑶深深受伤。她的脸色一瞬间就白了,伸手扶了扶额,那一刻,忽然间头重脚轻的感觉袭来,她的身形晃了晃,身后传来房门被拍上的声响,王凯伦已经走了。

    这段时间酒巴是不能去的,父亲不允许。她一个人开车来到了店里,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过了,店员们见到她都很高兴,纷纷过来打招呼。

    王凯伦有点儿心烦,直接走到沙发旁坐下了,“给我弄点喝的。”

    店长便立即转身去了,不一会儿给王凯伦拿了一瓶橙汁过来,王凯伦见了,厌烦地挥了挥手,“要酒!”

    店长愣了一下,“老板,您开车来的,这样不好吧!”

    “管那么

    多做什么,拿瓶啤酒来!”

    店长只得匆匆出去了,她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瓶啤酒匆匆回来,盖子已经替她打开了,王凯伦直接嘴对嘴地喝了一大口,然后把酒瓶用力地搁在了茶几上。

    “你们都吃饭了没有?没有的话叫外卖。顺便也给我买一份。”

    她从包里掏出了几张红色钞票出来,对于她的店员们,她一向都大方。

    店长说:“小李你打电话叫一下。”

    那个叫小李的女店员便转身去打电话了。

    外卖在半个多小时后送过来,正好饭点儿,没什么顾客,便都围坐在宽大的茶几前,吃起了饭。

    “老板,隔壁的隔壁那家店要转租了,听说那姓陈的女人有意要租过来。”一个店员说。

    王凯伦道:“你去说一下,我也要租。”隔壁的隔壁就是那姓陈的女人的店面的旁边,“明天你去联系一下,什么条件都依。”

    店长讶然地看看她,“什么条件都依?”

    “依!”王凯伦重复了一遍,把那家店也盘下来,那么姓陈的就被她两家店给包起来了,成了夹心面包了。

    嘿嘿。

    想想,王凯伦就痛快。

    不知道怎么,她天生就看那姓陈的不顺眼,只要能给她添点堵,她付出点金钱不算什么。

    王凯伦要盘下隔壁店面的消息,陈亚柔一早上就听到自己的店员说起过了,心里很别扭。想了想,叫来自己的店长,“你去联系一下,一定要联系到那家的老板,我愿意给她双倍价格。”

    店长应了。

    傍晚时,王凯伦得到了消息,陈亚柔去找了那家店的老板,并且给出了多一倍的价码,那可真的是数额不菲。

    王凯伦哧哧乐起来,“小样儿,还想跟我斗,就你那点斤两,恐怕把你幕后的男人叫出来,也不见得斗得起。”

    王凯伦不知道陈亚柔幕后的男人是谁,就是打死她也不会想到那个男人会是她至尊至爱的父亲。

    她不知道这已经是陈亚柔这几年所赚的几乎所有利润,眉眼翘起,笑呵呵对店长说道:“你放消息出去,我给十倍。”

    十倍,陈亚柔自然是争不起了,两倍,她已经是咬了牙,吐了血,十倍,就是杀了她,卖了她全部的家当,恐怕也够呛。

    王凯伦开车离开专卖店的时候,正好陈亚柔也要上车子,她当即走过去,拦在了王凯伦的车子前,一向不敢得罪王子健的女儿,可是她真的受不了了。

    王凯伦把车窗拉开,笑挑着眉看她,“怎么?想咬人了?”

    她天生就瞧不起那种当人情人的女人,再加上,是天生不对势的陈亚柔,王凯伦那是打心眼里的鄙视。

    陈亚柔说:“你下来!”

    她站在白色轿跑的车窗前,面色紧绷,似极力隐忍着心中的愤怒,眼中隐隐有怒火窜动。

    王凯伦没有下车,又按了一下车窗按扭,车窗一降到底,她娇俏的容颜,笑脸如花地瞅着眼前脸色发青的女人。

    “怎么?有何见教?”

    陈亚柔冲口差点说出:“我是你爸爸的女人!”

    可是话到嘴边,突然就怔了一下,王凯伦见她不说话,却眼神变换,当即又凉凉说道:“没话说,我可走了!”

    她正要合上车窗,开车离开,陈亚柔咬了牙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王凯伦浑不在意她的身份,反而笑得得意。

    陈亚柔心头怒火在窜动,“你总有一天会知道。”

    现在不能说出来,她要酝酿一场好戏再说。

    王凯伦一挑秀眉,“那就到时候再知道吧!“

    王凯伦合上车窗,头都不回地开车走了。

    陈亚柔脸上青筋在跳动,是从没有过的愤怒。她要报复,报复他身边的女人,报复他的女儿,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