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55章 把他的儿子带回家

第255章 把他的儿子带回家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里,陈亚柔给王子健打了个电话,她从没有在这个时间点儿上打过,因为他不喜欢,可是现在,她忍无可忍。她想象着铃声响起来,王子健接,或者按掉,不管怎么样,她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喂?”

    王子健低沉的声音传过来,陈亚柔的眼泪也下来了,她泣不成声地说:“健哥……”

    王子健答应饭局之后过来看她,陈亚柔想,她也算是小胜一步吧!她没有化妆,反而把头发弄乱,妆容哭花,让自己显得憔悴可怜斛。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王子健叩门,陈亚柔走过去把门打开,眼圈红红的,哭过的痕迹很重。

    “健哥。”

    她哭肿的眼睛含着泪光凝视着眼前一脸深沉的男子,王子健微微蹙眉,“怎么了?”

    陈亚柔垂下眸,样子十分委屈又心酸,王子健见状,走了进去,在沙发上坐下了,从衣兜里拿出了香烟和打火机来,燃着,吸了一口,烟雾从他的嘴里徐徐喷出来,“有什么事说出来。餐”

    他声音淡淡的,却柔和。

    陈亚柔走过来,伏跪在他的腿边,“健哥,我的店,你知道的。你女儿的店就在我的旁边,当初她开那家店的时候,就是为了与我对着干,现在又跟我抢着用十倍的价格要盘下我另一侧的店面。健哥,我没有跟她说过我们的关系,我也自认为足够谨慎,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吐露过我们的关系,可她现在两面包抄的样子,把我夹在中间,又用各种价格战争来挑战我,健哥,长此以往,我该怎么生存。”

    陈亚柔掩面而泣,哭得伤心,让闻者动容,王子健轻轻掐灭了指间香烟,“关了吧,我叫人在别的地方帮你物色一处。”

    陈亚柔诧然抬眸,她看到王子健深沉笃定的面容。

    他起了身,没再说什么,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他就这么走了。陈亚柔的心被冰凉的潮水漫布,一丝丝的恨,再次涌上牙尖,咬住。

    *

    难得许云波有时间,温亦如让他陪着她去湖边走了走,七个多月的身孕,她身形显得颇有些臃肿,两人手挽手沿着湖边小路慢慢走着,秋天的风迎面吹过来,吹起了两人的衣角,拂起了耳畔的发丝。湖心,一只游船正慢慢驶过,有人在向着岸边照相。

    许云波侧头的时候,他看到妻子的肩头落下了一片半黄树叶,于是笑眯眯地拾了起来,搁在眼前看了看,然后手指一辗,树叶飞走了。

    “今天我们就在外面吃吧。两个人的,嗯?”

    温亦如讶然,继而笑笑,“你不怕小苹果问呀?”那小丫头如要知道她的父母独自在外面用餐却不带着她和伟伟,定然嫉妒死了。

    许云波笑道:“我们告诉她,爸爸妈妈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不喜欢被别人打扰,将来她和她的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去打扰。”

    “去,什么男朋友,小苹果才多大。”

    温亦如笑嗔,挥手给了许云波的胸口一拳。

    五分力度,稍稍有点儿疼。许云波却借机握住了她的手腕,抬起来放到唇边,在她柔白的手背上,轻吻了一下。

    这一幕无疑是温馨又浪漫的,正好旁边有大人带着小孩子经过,小孩子嚷了起来,“叔叔吻阿姨咯……”

    温亦如脸都红了。

    许云波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保姆他们不回家用餐,然后直接去了一家西餐厅。

    大腹便便的漂亮女人,身量挺拔英俊帅气的男人,这对小夫妻着实吸引了一些目光。

    许云波点餐的时候,温亦如提出要去卫生间,许云波说:“等下,我陪你去。”

    温亦如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那你小心一点。”

    许云波嘱咐。

    温亦如笑笑转身走了。她来到了卫生间,正想进去,却听见有人叫她,“许太太?”

    温亦如愣了一下,这声音有点儿耳熟。她回头一看,却是刘纱纱牵着壮壮走了过来。

    温亦如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刘纱纱母子了,刘纱纱一身黑色衣服,眉心锁着几分忧郁,壮壮已经是五岁大的孩子了,眉眼间颇有几分王子健的模样。

    “是你们?”

    温亦如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们。

    刘纱纱牵着壮壮走了过来,“许太太,我有点急事需要马上离开一下,您能帮我照看一下壮壮吗?他很乖的。”

    温亦如不置可否,她挺着个大肚子,根本不可能多照顾一个孩子。

    “就一会儿,许太太。”

    刘纱纱见她面露难色,又求了一遍,温亦如说:“那你快去快回,我和波子在这里面用餐,回来之后去五号桌找我们。”

    “好。”

    刘纱纱松开儿子的小手匆匆走了。

    温亦如对壮壮说:“壮壮,你呆在这里等阿姨,阿姨去趟卫生间,马上就出来”

    “嗯。”壮壮

    点头。

    温亦如去小解,出来的时候,壮壮正低着头,穿着黑色小皮鞋的小脚正一下一下地踢着地面。

    温亦如牵起他的手,“走,跟阿姨去吃饭。”

    “我吃过了。”壮壮说。

    温亦如道:“那就坐在阿姨旁边等妈妈。”

    她牵着壮壮的小手来到了餐桌旁,许云波远远地看到温亦如牵着壮壮走过来,当时蹙起了眉。

    “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我刚才碰见了刘纱纱,是她让我替她照顾一下壮壮的。”温亦如转身,看着壮壮爬上一旁的椅子,然后自己也坐下了。

    壮壮皱着眉看向许云波,许云波也在看他,一大一小对望,壮壮又低下了头,小皮鞋一下一下地踢着桌腿。

    “你妈妈去做什么了?”许云波总觉得刘纱纱把壮壮交给温亦如这件事有点儿奇怪。

    壮壮摇头。

    许云波又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然后问他的妻子,“刘纱纱走得多久了?”

    “估计有十几分钟吧。”温亦如回。

    许云波沉默若有所思。

    侍者把饭菜端了上来,是温亦如喜欢的菜品,许云波问壮壮,“你要不要点个餐?”

    壮壮摇头,“我吃过了,妈妈点了很多菜。”

    许云波皱皱眉头,嘱咐温亦如吃饭。

    怀孕进入后期,温亦如的胃口大开,饭量也长了,一个人吃了差不多两个人的饭,许云波却没怎么吃,温亦如好奇地问他,“你怎么不吃?难道我吃太多,你坑得慌了。”

    许云波不可思议地笑,“就这点饭,你还把我吃穷了怎么着。”

    说话的时候,又抬腕看了看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你有没有问刘纱纱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

    温亦如摇头。

    许云波道:“恐怕这事儿不简单。”

    “什么不简单?”温亦如边嚼着嘴里的东西,边问。

    许云波道:“没什么,再等等吧!”

    就这样,两人边吃边等,一个小时过去了,刘纱纱还是人影未见。

    壮壮低着头,黑色的小皮鞋一下一下地踢着桌腿,看起来也有些不高兴了。

    许云波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可是刘纱纱的号码却提示已经关机,许云波眉心拧紧,他感到事情或许真的不简单。

    温亦如道:“要不,我们先把壮壮带回家吧,刘纱纱来了,自然会打电话联络我们。”

    许云波一想,也只有如此,“也好。”

    他招来侍者埋单,然后起身扶了温亦如起来,这才向着壮壮伸出手,“走。”

    壮壮一声未吭地任许云波拉着手和他们夫妻一起往外面走去。

    一晃,就到了晚上,刘纱纱的手机一直没能接通,许云波心里的疑惑越发重了,温亦如也觉得蹊跷,刘纱纱到底去哪儿了?是出了事吗?

    温亦如不由开始担心了,刘纱纱算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人,如果再出了什么事,那就真的……

    温亦如想,那就太可怜了。

    一夜过去了,仍然没有刘纱纱的消息,许云波可以笃定地认为,刘纱纱是走了。

    她把壮壮扔给他的女人,然后一个人远走高飞了。

    当他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温亦如难以置信,“不可能,她不可能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

    许云波说:“说不定她就是不想要了。”

    温亦如一张脸诧然失色。

    刘纱纱跟一个外地来D城做生意的中年商人跑了,这件事,在第三天,许云波和温亦如才知道。

    那个商人嫌弃刘纱纱带着个孩子,不肯跟她结婚,刘纱纱便想了这招金蝉脱窍之计,让温亦如帮她照看孩子,然后借口出去办事,溜之大吉了。

    这是一个母亲做出来的事吗?

    温亦如无法相信,看看那个一脸沉默,年纪小,却好像已经早早懂事的孩子,她对刘纱纱抛弃孩子的事情匪夷所思。

    她有两个宝宝,第三个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她当他们是心肝宝贝,连冷落一会儿都不忍心,可是竟然有人为了自己的幸福抛弃亲生骨肉。

    温亦如守在熟睡的壮壮的床边,手臂支在床头,揉捏着胀疼的太阳穴,她为壮壮难过,同时也想到了年幼时的自己,是的,她的母亲,也为了自己的幸福,抛弃了幼小的女儿。

    刘纱纱一去没有了踪迹,许云波报了警,可是他们不知道那个商人是谁,没法提供更多的线索,而刘纱纱,她的手机号码已经停机了,这是打算彻底抛弃壮壮了,面对着只有五岁,越来越沉默的壮壮,许云波很无力。

    温亦如在许云波上班后,拨通了吴静瑶的电话,吴静瑶看到女儿的号码时,有片刻的愣怔,须臾,心跳微乱地接听,“小如?”<

    /p>

    “告诉你丈夫,把他儿子领回去,他的母亲已经不要他了,如果王子健再不尽父亲的责任,我们会替这个孩子起诉他,告他遗弃罪。”温亦如深呼吸,尽力压制着心头的愤怒。

    吴静瑶的手指抖了一下,声音微微发颤,“你说什么,小如?”

    “我说,告诉你那个伪君子丈夫,把他的儿子领回去,如果他再不尽一个当父亲的责任,我们会替那孩子告他遗弃罪!”

    温亦如并不厌恶壮壮,这只是个无辜的孩子,从小没有得到过父爱,现在连母亲也不要他了,她不能想象,壮壮以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

    手机那边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是吴静瑶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而捏紧了手机,胸口一阵阵发着紧。

    温亦如把电话挂断了,吴静瑶说过,不在乎有别的女人为她的丈夫再生个孩子,那么想必,她也不介意突然多个儿子。

    温亦如放下电话,一扭头,看到壮壮正用一双很深沉很忧郁的眼神望着她,温亦如心头一软,伸臂将壮壮揽了过来,搂在了怀里,“阿姨会帮你找到妈妈的。”

    这个孩子一天到晚,都是那么沉默,但温亦如能感觉到,这孩子忧郁的眼神里承载着太多,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东西。

    王子健没有过来,吴静瑶却来了,在一个小时之后,脸上带着微微的白,精心地化过妆,但眼神间的疲惫和无力却遮不住。

    这是吴静瑶打了大女儿一个巴掌后,第一次来她的家,温亦如下楼,在客厅里‘迎接’了吴静瑶。

    吴静瑶的视线凝视着女儿淡薄的脸,眼神忽略了女儿高高隆起的腹部,她只轻轻说了一句:“那孩子我带走。”

    壮壮被保姆带下了楼,那孩子看着眼前多出来的一脸陌生的贵妇人,下意识地往保姆的身后躲,温亦如走过来,轻执起他的小手,“跟她走吧,去找你爸爸。”

    王子健怎么都是壮壮的亲爹,他再怎么狠心冷血,也不至于弃一个连母亲都不再有的孩子于不顾吧!

    她看着吴静瑶牵起了壮壮的小手,转身往外走去。温亦如坐在了沙发上,感到很累很累。

    王凯伦回家的时候,看到客厅里多出来的孩子,当时就火了,“你疯了吗!?”她失控地冲着吴静瑶吼。

    壮壮惊骇地抬起小脸望着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吴静瑶脸色越发白了,她伸手搂了搂壮壮,镇定着心神,对女儿说:“他怎么也是你弟弟,他妈妈不要他了,如果我们再不要,这孩子怎么活。”

    说话的时候,吴静瑶心头被一种强烈的,说不出来的酸涩滋味涌动着,她不得不拾起了面前茶几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以此来压下强烈翻涌的心潮。

    王凯伦转身将木制花架上的一盆兰花举起来,砰地砸在了地板上,“疯子!疯子!”

    她气愤地骂着,也不管那一地狼籍,和惊呆的孩子还有心神俱颤的母亲,抬腿就上楼去了。脚步蹬蹬,白色的身影愤怒地消失在二楼的转角处。

    吴静瑶闭了闭眼睛,深深的无力感袭来。

    王子健回来了,进屋的时候见到壮壮,那是与王凯伦同样的吃惊,但他一向喜欢刻制自己的情绪,喜怒不形于色,他蹙了蹙眉尖。吴静瑶站了起来,“子健。”她的眼神凝视着他,似乎想让他谅解她带壮壮回来的这件事,

    王子健的目光却又冷又肃地睨向那个坐在沙发上,脸带恐惧的孩子,他很小很小就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孩子,此刻,小脸刷白,小手忍不住去够吴静瑶的衣角,在这所看起来富丽堂皇的大宅子里,只有这个女人,对他还算好一些。

    吴静瑶把壮壮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轻声嘱咐,“叫爸爸。”

    壮壮却小手攥着吴静瑶的衣角,眼睛望着王子健,木无反应。

    王子健抬眸瞅向自己的妻子,语声轻缓,却没有温度,“瑶瑶,你这就不对了,怎么没跟我商量一下,就把他带过来?”

    吴静瑶哑了一下,心里不安越重,“他妈妈不要他了。”

    王子健斜挑了浓眉,深眸盯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却没再说什么,迈步上楼去了。

    *************************************

    有亲说对了,陈志飞是王凯伦的救赎。

    王子健和吴静瑶的情节在慢慢推进,云舒会在王吴结局后再接着写,亲们耐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