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67章 暗生情愫

第267章 暗生情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好只是肠炎,温亦如打上点滴后,状况就好了一些。

    “你回家去看看小芒果吧,那孩子一定委屈坏了。”

    温亦如的眼前不断浮动着小女儿那满脸泪花的样子。许云波道:“我回去看看,很快回来。”

    “嗯。”

    许云波走了,温亦如小眯了一会儿,一瓶液还没有输完,许云波又回来了,他抱回了小芒果。小丫头在父亲的怀里,伸着两只小手要母亲抱凡。

    温亦如慢慢坐了起来,脸上露出笑容,“小芒果,妈妈没有办法抱你哦。”

    小芒果黑眼睛看看母亲,然后又哭了。小丫头委屈极了,为什么妈妈这一个整天都不抱她一下謦?

    温亦如一看,这心又疼得难受了,“来,把孩子给我。”

    她把那只没有扎液的右臂伸过去,许云波把小芒果交到了她的怀中,“小心点。”

    小芒果一到母亲的怀里,即使只是一只手臂抱着,小丫头也不哭了,眼睛里含着泪花,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跟母亲说话,当然只是啊呀唔呀这样的字眼。

    温亦如的心里柔得跟水一样,她亲了亲小丫头的额头,“乖乖,妈妈输完液就可以好好抱你了哦。”

    小芒果呆在母亲的怀里,便安静多了,不再哭闹,小身子在母亲臂弯的保护下,拿输液的空药盒玩。许云波守在床边,一方面保护着女儿不要摔到地上,一方面随时准备照顾妻子。

    在这所城市的另一家医院

    王凯伦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她往昔漂亮的,神彩飞扬的眼睛,此刻一片黯然,前路未知,父母却已不在,只有她自己这样艰难地活着。

    病房的门被人叩了一下,接着进来一道瘦瘦的,却很结实英挺的身影,陈志飞身着警服,一身蓝色英姿飒爽的,他手里捧着一束花,走进来。

    “怎么样?好点了没?”

    他走过来,直接把花放在了她的床头。王凯伦望向那张年轻的脸,“你不是很厌恶我的吗?干嘛这么关心我?”

    陈志飞为她这句话拧了拧眉,“这话可真纠结,是我们把你送进医院的,现在过来看看你,也是正常,怎么叫那么关心你?难道你希望一个人都不要来看你?”

    王凯伦扁了扁嘴,她觉得这人真是毒蛇。

    “交了多少住院费,我回头还你。”

    “五千二百块。透支的。”陈志飞回。

    王凯伦不可思议地瞟向他,五千二百块都要透支,这人是怎么活的。

    陈志飞说:“别用这眼神看我,你以为谁一出生,都含着金汤匙?”

    他说话的时候漫不经意地打量她,“受点儿伤买个教训吧,大半夜一个姑娘家开车满处瞎跑,不出事才怪。”

    “切。”

    王凯伦对陈志飞的话十分不以为然,“我怎么叫满处瞎跑了?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好,静一静。”陈志飞不想跟她吵,伸手制止她再说话,她深知这女孩儿有多难惹,“但是拜托,大小姐你不要在我当值的时候往外跑好不好?每次值班都能遇到你,你就不能让我值班的时候消停一点儿啊!”

    晕。原来是这样。

    王凯伦扁扁嘴,“好吧,我记住了,你都哪天值班,我哪天呆在家里好了。”

    陈志飞说:“每周二四六我值班,但我是单身,没有女朋友,一般情况下,谁约个会,家里有个事什么的,都是我顶班。所以,一周七天,有可能我天天值班。”

    “什么?”王凯伦简直无语了。

    陈志飞看她那吃惊无比的样子,忍不住笑,“大小姐你好好呆在家里,就是为我们警察事业做贡献,我们会感激你的。”

    王凯伦一张脸都憋红了,“你干脆给我一把手铐把我铐在家里好了!”

    陈志飞嘿嘿笑,“如果有必要,也是好办法。”

    “你!”王凯伦真想冲过去掐死他。

    陈志飞嘿嘿笑着说:“算了我不打扰你了,我不求你大小姐天天呆在家里,只要在我值班的时候少惹事就行了。”

    说完,他伸手正了正警帽,“我走了,再见。”

    陈志飞就这么走了,王凯伦望着他细瘦,却很精干的背影离开,皱了皱眉头。

    *

    温亦如输了三个小时的液,拉肚子的情况有所好转,和许云波一起带着小芒果回了家。许云波怕她担心,没有告诉她,王凯伦出了意外的事,只是打电话问了问那个负责‘关注’王凯伦的人,她的伤情,知道没什么大碍就放心了。

    王凯伦从医院出来,先去了派出所,她把车子停在派出所外面给陈志飞打电话,“小警察,出来一趟。”

    “做嘛?”陈志飞的声音有点儿严肃。

    “还你钱。”王凯伦说。

    “正忙呢,回头再说。”陈志飞把电话挂断了。

    王凯伦有点儿郁闷,手机

    扔在副驾驶位的手包上,她开车离开了。傍晚,她一个人在咖啡厅,喝着咖啡,想着心事。手机响起来,她看看号码,接听。

    “在哪儿?我去拿钱。”陈志飞的声音。

    “上岛,自己过来吧!”

    她要挂电话,那边传来有点儿急切的声音,“上岛是什么?一座岛吗?”

    王凯伦扑哧就乐了,看样子这小警察还真土,连上岛咖啡都不知道。“是咖啡厅,上岛咖啡知道吗?”

    “哦,我没喝过那玩意。”陈志飞把电话挂了。

    一个小时过去,王凯伦没有见到陈志飞的身影,不由打电话给他,“喂,到哪儿了?你再不来,我可走了。”

    “再等会儿,公交上呢!”陈志飞的声音透过一片嘈杂声传来。

    “你坐公交来的?”王凯伦惊诧的声音。

    陈志飞说:“对,打滴老费钱了,公交两元钱就够了。”

    晕。

    自小出身豪门的王凯伦当然不能想象‘小警察’挤公交的样子,她一面不可思议陈志飞这人有多抠门,一面又要了杯咖啡,等着他过来。

    可是陈志飞还没到,胡宗志却到了。

    他一身浅色系西装,裹着肥硕的身形,满脸笑容的走过来,“哟,这不是凯伦妹子吗?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是不是在等胡哥呀?”

    “等你个头!”王凯伦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胡宗志不怒,反而笑得更欢,“瞧瞧,这张小嘴有多厉害,小辣椒似的。嗯,我还就喜欢小辣椒。妹子,那件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你想都别想!”王凯伦心头窜出怒火,愤愤地站了起来,拿着手包就要走,可是胡宗志胳膊一伸将她手攥住了,“哎,别走啊,哥这才刚到,来,跟哥坐一会儿。”

    王凯伦才只迈出一步,就被胡宗志生生扯了回去,并且直接跌进他怀里。

    王凯伦又羞又怒,一个巴掌就挥了过去。

    “你滚开,流氓!”

    这巴掌正打在胡宗志脸上,胡宗志恼了,“你个小表子,还挺拧哈!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你!”

    说着,胡宗志竟然不管这是在咖啡厅里,强行把王凯伦按在了桌子上。陈志飞进来时,正撞见这样一幕,当即就过去,一把扯住胡宗志的后领,将他扯得离开王凯伦的身体。

    “干什么你,大庭广众你耍流氓啊!”

    胡宗志冷不防被人拎住后脖领,当即一愣,反应过来,一拳就砸了过去,“叫你小子多管闲事!”

    他这一拳挥过来,陈志飞偏身躲过,铁腕一伸,一把抓住了胡宗志的手臂,就势往后一背,胡宗志被他的铁掌压住肩膀,直接按在了桌子上,动作干脆利落,“小子,再耍流氓,直接送你进派出所!”

    胡宗志被他按在桌子上,整个人以一种极难堪的姿势半趴着,一张脸都憋红了,王凯伦见状,心里大快。

    “陈警官,送他进派出所,这人简直就是个流氓!”

    胡宗志阴狠的眼睛瞟向陈志飞,原来是个警察。

    正琢磨着怎么报这个仇,陈志飞一脚蹬在他屁股上,“滚!”

    胡宗志被踹得差点摔个跟头,回头手指着陈志飞,“小子,你等着,回头爷再收拾你。”

    胡宗志又气又恨地走了,陈志飞回头,她看到王凯伦正目光望着胡宗志离开的方向,呆呆出神。

    “喂,你没事吧?”他关心地问了一句。

    王凯伦却没理他那茬,直接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伸手揉着额头,陷入一片迷茫苦恼中。

    陈志飞却一脸不可思议状,“真不知道你大小姐是怎么搞的,怎么天天惹桃花!”

    王凯伦出乎意料地没有瞪眼,却答非所问:“他要我嫁给他。”

    “嫁给他?”陈志飞有点儿意外,“你喜欢他吗?”

    “不喜欢。”

    王凯伦摇头。

    陈志飞说:“那不就得了,不喜欢就不嫁。这有什么好苦恼的。”

    王凯伦痛苦地摇着头,往日骄扬跋扈的大小姐形象荡然无存,“他说我要是嫁给他,就会让他父亲支持我接管公司。忘了跟你说,他爸爸是公司目前最大的股东。”

    陈志飞皱起了眉头,人也无声无息地在椅子上坐下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王凯伦摇头,“我不能让爸爸的心血付之东流,也不想嫁给他,他分明就是个流氓!”

    陈志飞也陷也思索中,“的确是个难题,你就没有别的亲戚朋友吗?能帮助你的人?”

    王凯伦低下了头,她有个姐姐,可是她从来没有把她当过姐姐。

    “算了,不跟你说这些。”她从手包中把钱拿出来,“诺。你自己数下。”

    陈志飞伸手接过,说了声,“不用了。”

    他把钱看都不看地塞进了屁兜,然后起

    了身,“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对了,”他临走的时候又回过身来,“那个流氓要是再欺负你,给我打电话。”

    “嗯。”

    望着他那认真的神情,王凯伦笑了。很久很久,好像没有这样笑过,

    *

    城北一处老式居民楼

    “奶奶!”陈志飞推开小院门,手中拎着两条鱼,八十岁的老人回了头,看到孙子,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笑来,“小飞呀,回来了。”

    “奶奶,今天晚上吃鱼咯。”

    陈志飞笑呵呵进来,挽起袖子,把鱼放在洗菜池里,拧开水喉,冲洗,

    陈奶奶拄着拐杖颤威威走过来,“小飞呀,你忙了一天了,这鱼让奶奶来做吧?”

    陈志飞笑呵呵道:“奶奶,我不累,您就安心等着吃鱼吧!”

    说话间,手中动作利落熟练地把鱼清理干净,然后准备作料。半个多小时后,香喷喷的米饭和熬鲫鱼端上了桌。

    陈奶奶吃着孙子做的色香味俱全的熬鲫鱼和米饭,心满意足地说:“不知道将来谁会嫁给我孙子,那她可就逮着咯。”

    陈志飞听到奶奶的夸赞,哧哧笑起来。

    早晨的王家大宅

    保姆在帮着壮壮整理衣服和小书包,壮壮一身干净整洁的幼儿园服,站在那里,像个小绅士,又好看又文气。

    王凯伦从楼上下来,壮壮把黑眼睛看向她,似乎想说话,又不敢的样子。

    王凯伦目光柔和了几分,她走过去,站在壮壮的面前,温声说:“有什么事就告诉姐姐,姐姐会帮你处理的。”

    “嗯。”

    这次壮壮点了点头。

    用过了早餐,王凯伦仍然去公司。胡宗志和胡董事一起出现在公司,胡宗志见到她满脸的不屑,“别再到处游说了,没有人会支持你的,老老实实的当你的董事吧。”

    从她身边走过去时,又回头一笑,眼中满是得意,“忘了告诉你,那个姓陈的小子,出了点小状况,可能要失业了哈。”

    “你说什么?”王凯伦猛地一惊。

    胡宗志笑眯眯,“得罪我胡某人,怎么能再继续快活下去呢?你说是吧?”

    “你!”王凯伦知道,胡宗志一定给陈志飞下了什么套子,胡宗志笑呵呵地转身走了,王凯伦气愤不已。

    她脚步匆匆地往外走去,边走边给陈志飞打电话,他的手机号码还存在她的手机里。

    电话响了半天才接听,陈志飞声音有些发沉,“喂?”

    “陈志飞,你怎么了?胡宗志说你出了小状况,是什么状况?”

    陈志飞听出王凯伦声音里的关心,他吸了一口烟,一脚抬起,蹬在桥栏上,有些漫不经心地说:“没什么,就是暂时停职而已。”

    “停职?”王凯伦一惊。

    “嗯,停职。”陈志飞又吸了口烟,神情有一种放任自流的颓废味道。

    王凯伦一时失语。

    “你没什么事,我挂了。”陈志飞要挂断电话,王凯伦忽然问:“你在哪儿?”

    “在城北桥边,干嘛?”

    “我去找你。”

    陈志飞被停职一定跟那天的事有关,他救了她,可是得罪了胡宗志,一定是胡宗志用了什么办法陷害他。

    王凯伦这么想着,便开着车子从公司出来了。城北那地方,她在D城几年,几乎就没有去过,因为那是D城规划中几乎被遗忘的地方,所住的人,都是这个城市最底层的人。

    一幢幢上世界几十年代建造的旧楼,和平房乌压压的闯入视线,从繁华现代的城南过来,王凯伦的车子徐徐行驶在北城狭窄不平的街道上,就像回到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

    王凯伦找到了陈志飞所呆的地方,远远地就看到他背对着一条河,坐在桥栏上在吸烟。

    夏末的风吹起了他的发丝,他吸烟的样子,很有几分颓废的味道。

    王凯伦把车子停了过去,开了车门,向着他走过去。

    陈志飞把目光瞟过来,眸光在她脸上定了几秒,“有何指教?”

    “来看看你。”

    王凯伦走过来,娇小的身形站在瘦高的,一身散漫不羁的陈志飞面前。他身着一件白T恤,和牛仔长裤,瘦瘦的,却自有一种掩不住的英俊。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