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261-263章 村中大火

第261-263章 村中大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的,南真发神经了,厌烦了取章名,厌烦了vip密码总是过期重输,所以现在六千字一章。你们不会也厌烦投票票了吧?好久没有过周末了,已累晕在桌前。快到六十万字了,过几天厚着脸皮找编辑要推荐去。

    ******

    “骆离哥哥,你看我算得对不对,留连显示贵南冲北,当时我们在南方,我们就是那贵人,冲北,老丑肯定是在北方出事。”

    骆离抚额,小本子要是把星相的天份用一丝在卜术多好。这样死搬硬套,迟早会误事:“你还是不要学这些了,学点面相能辩善恶就好,练好法气,提高法力吧。”“都到合江了,我明天回一趟长坪。”

    小本子催道:“行,我们吃油焖大虾去了。”

    现在还不到五点,只有几家老堂口刚刚营业,人家刚刚把塑料桌椅搬出来,热情的招呼道:

    “三位,这边坐。”

    “三位,这边来。”

    两家都很盛情,小本子打头,找了一家看起来干净的摊子坐了上去。

    现在是宵夜的淡季,大冬天的哪里有什么虾子吃,螃蟹倒是有,搞成辣的又失了原味。老板麻利地接过他们的菜单,捞起大桶里的螃蟹就现做了起来。

    把宵夜当晚饭,这是码头城市年轻人的生活习惯,夜市里渐渐热闹。土灶就摆在店门口,烟味煤味菜香味呛鼻子。厨师端锅颠勺忙得热火朝天。小本子看着都流口水,不得不说,宵夜摊子虽然环境不好。却能轻易调动顾客的食欲。

    老板站在摊前继续招呼,四张桌子快坐满了,笑得一脸灿烂,估计好几天没这么好的生意了。

    “咚——”有人一屁股摔到了地上,爬起来拉着同桌就撤。

    小本子噗呲一笑,老板莫名其妙,对几个小青年说道:“哥几个别走呀。我给你们换木凳。”

    老板赚的就是这些小青年的钱,自然要挽留。能在合江摆宵夜摊的,算得上半个道上人,没几个敢来赖帐。

    几个小青年就是前不久骆离才收拾过的浩西哥一伙,他屁股朝天弓在早餐店里一天一夜。脸丢大发了。初时可能还有点狠劲,心中不服,到了晚上,早就服得五体投地,事实上他们三个也正作着那个动作。

    此时又看到他们,本能反应是害怕,心里直骂倒霉:这几个人怎么还在合江?

    老板一劝,浩西哥才想起这里明明就是自己的地盘,操得太逊了。以后还怎么混啊。不过少有人在他面前提豆花店那档子事儿,他就当别人不知道。至少今天面子上要过得去,反正那三人根本没看老子们一眼。估计也不是爱惹事的人。于是,他朝水鸡和大天二扬扬头,哥几个顺着老板的话坐了回去。

    老板见他们频频偷瞄骆离,闪过一丝诧异。马上又笑道:“老规矩?一厢啤酒,麻辣竹签肉和卤鸭舌头各先来两盘?”

    “骆离,你在合江也成了名人了。”棠秘子笑着调侃。

    他们这边吃着。老板在旁边时不时地偷偷打量他们。

    味道不错,吃得非常满意。棠秘子招呼:“买单!”

    “麻团?”

    “结账!”他又换了个说法。

    “哦,好呢,等着啊。”老板娘答道,江水养人,老板娘长得盘亮条顺。

    “结啥帐啊,这顿就免了吧,只要几位吃得高兴。”老板的脸油黑油黑冒着光,看起来脏脏的,双手却很干净,身上的味道很重,穿着棉服还透出一股浓重的油烟和烟草味,张嘴时牙齿上全是烟垢。

    棠秘子不懂了,啥事也没做,还是头一次遇见吃饭不要钱的事儿。问道:“这话怎么说?你开店就是为了让人吃得高兴,不是为钱啊?”

    “那个...我当然不是,只是想结识下几位。看得出来,几位是练家子,早年前我在南少林瞎混过几年。算不上是个行家,只是好过一窍不通的外行人。”他好像怕棠秘子塞钱给他,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哦......棠秘子明白了,问道:“所以你看我们像习武的,就打算请客?”

    老板娘叹了口气,好像这种情况不止一次了。

    老板连连点头,神情却有点踌躇。

    小本子用手肘子推推骆离:应该不止这么简单。

    骆离问老板:“你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帮忙?”

    “没有没有,真如那位大叔说的,仰慕你们的身手。再说这一顿饭百把十块,我还请得起。”

    既然他坚持,棠秘子就道了声谢,带着骆离和小本子走了。

    回来时他说道:“我就说我在合江有机缘吧,你看,今天就有人请吃饭。”

    小本子和骆离都不反驳他,三人心里都清楚,那小老板想结识他们。

    第二天清早,小本子跟棠秘子继续呆在合江,骆离了回长坪的船。

    两年以来,骆离长了十几斤肉,双颊饱满了许多,气质的模样都有变化。熟悉的人还是能一眼认出他。之前因为林姐的事,刚在长坪打出点名声就离开了,反而让大家对他很想念。遇着啥事儿常常往刘天明家跑,初时刘天明还说骆离不久就要回来,结果过了一年,这都又到年底了,骆离还没回来过。刘天明不由担心贫穷瘦弱的骆离会不会是没有路费回家,又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情,有时候做梦,梦见骆离跟人动手被抓了,情绪要低落好几天。

    如果再没有消息,他可能真的要登寻人启事了,好在几天前郑志辉专程过来了一趟。对他说了骆离的情况,刘天明总算是放了心,心里还是有点埋怨。明天是他大姐夫过五十大生。所以,刘天明今天一早就请了假回州城了。

    而骆离这时已经上了回长坪的船,看来又要错过了。船上遇到何大叔,也就是林玉荷的公公。

    何大叔乍眼一看还不认识他,待认出时,笑呵呵地连忙打烟。骆离接过何大叔的叶子烟,一个不留神呛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哈哈。以前的骆泥儿可是会抽得很哟,现在抽不惯啦。”何大叔笑着打趣。

    “哪里。我抽得惯,只是太久没抽了。”

    “骆泥儿,你现在发财了啊。”旁边有个老乡笑道。

    这人骆离也很熟悉,他就是下离村的人。从小看着骆离长大,小时候没少吃他家的饭。骆离笑着回道:“章叔不要取笑我了。”

    “不是取笑,叔巴不得你混得好呢。”章叔指着骆离身前一大包东西,说道:“你这是给牛世同预备的吧?”

    骆离一愣,这可是给刘天明准备的,牛叔一家哪会让他上门,正想解释,叫章叔的人又说:“你两年没回来可能不知道,牛世同一家都去云江县城牛二家了。家里的房子都卖了。”

    何大叔也凑上来:“那老牛三啊,坐个牢都不安生,三天两头的管家里要钱。牛老大的儿子牛春生越学越坏。把他婆婆(奶奶)存的两万多块私房钱偷去赌光了。唉,牛家孙子辈儿就这一根独苗,被他婆婆惯坏了呀!牛老大也管不住自己儿子,没有办法,全家都去云江换换环境......”

    骆离想到吴姨那尖酸刻薄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嗤笑。摇了摇头,跟两位长辈聊起别的事来。

    船到了长坪。何大叔再三邀请骆离去他家吃饭,骆离婉拒了,他着急去镇中学见刘天明。

    当然扑了个空,只有找到隔壁的张老师,这人爱钓鱼,以前常常给他们送鱼。

    张老师猛拍骆离的肩膀,夸他是跳出小塘的鱼,长出息了:“老刘天天念叨你,今天终于是回来了,指不定他多高兴。”

    骆离很失望,跟张老师摆了几句龙门阵,把带回来的礼物暂时放在他家里,说道:“我一年多没回来了,先出去转转。”

    “行,就把我这当老刘家,中午给你整几个地道菜。”

    骆离点头答应。

    真是不凑巧啊,早知先打个电话了,骆离出了中学,走在熟悉的长坪街道,心里满是感慨。到了正街上,一间一间的找蔡老板的服装店。

    和以前一样,人流量最多的那间肯定是蔡老板的,从门口迈步踏进去,正在挂衣服的“小工”一眼看见他,忙背过身去。

    骆离装着看衣服,那小工正是上次在渡船上见过的,蔡老板的受气包表弟,七七门派来长坪蹲点儿的人。他匆匆挂完了衣服,低头朝里走。

    “你拿的这件衣服是今年最流行的,刚刚进回来的新货,小兄弟你真有眼光。”蔡老板的老婆向骆离招呼生意。

    “是吗?那我试试。”骆离说完假装找试衣间。

    “试试吧,试试吧,绝对好看,你拿的就是你能穿的号。”

    趁老板娘没注意,扔掉衣服越过试衣间朝店里面走去......

    “你怕什么,我只是想问你几句话。”

    “呜呜......”蔡表弟舌头麻了,喊不出声。只得被骆离“牵”着从后门出去,转眼就来到后巷的死角处。就算蔡表弟再狼狈,也没丢掉手里的电话,他刚正打电话联系来着。

    骆离拿过他的电话,按下重拨。听了一了阵,拿到蔡表弟的耳边。

    蔡表弟一脸恐慌,他先还不明白自个儿是怎么暴露的,现在已经明白了,上面出事了。

    “多久没打电话了?”骆离问道。

    “我是拿钱办事!”

    “找到了我,你预备怎么做?”骆离又问。

    “我是拿钱办事!”

    “和你接头的人是谁?”

    “我是拿钱办事!”

    “啪——”蔡表弟的左脸结结实实挨了一掌,立即肿胀起来,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血中骇然现出一颗牙齿。他刚才看见骆离烧了一张什么符,允许他开口说话,想也知道叫喊没用。

    “我真的是拿钱办事。只要跟着你就行了,知道了你的行踪,上面自会有人来料理。”

    “行,回答我最后的一句话,我没什么耐性。”骆离知道这人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倔骨头。

    蔡表弟还是没有开口,一句话也不说。

    “既然你成心,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付你这样的爪牙我向来是一手毙命。”

    ......

    依然是沉默,骆离不由恼恨。这人怎么跟机器一样。手上用劲,一把摁住他的太阳穴。

    “等...等...我真的是拿钱办事。”

    ......

    “哎哟......我...就和这个手机号联系,现在都打不通了,我也不知道做什么。你们是道术高手。我是啥呀,我就是个打手,随时送死的命。看我表哥的份上,你饶了我吧。”

    “饶了你?然后放着你这种坏心眼继续为了钱财不问是非替人卖命?”

    “铃铃铃——”骆离的电话这时突然响起。地上的蔡表弟眼神一亮,马上又一暗。响的是骆离自己的电话。

    小本子电话那头的语气非常焦急,“骆离哥哥,你马上看新闻,出大事了。”

    骆离皱眉:“又是什么事?”

    “你看新闻就知道了,黑滨市下面一个小村子突然着火了。”

    这确实是大事。可关他们什么事?小本子知道骆离会这样想,可这电话里也说不清,只重复着一句话:“你快去看新闻吧。看了你就明白了,真的是大事。”

    “好!”骆离挂了电话,不待蔡表弟再说话,按住他的任脉,四指用力。

    “啊!我不会再......”

    “我非常想相信你,可我不相信我自己。我不觉得你会听我的话,所以还是从根上断了才能放心。”

    说声闭。蔡表弟瘫软在地,缩成一团,脸上满是汗。他知道,自己练了八年武功的真气被骆离泄掉了。恨毒了骆离,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看见骆离转身要走,奋力想拉住他。突然又打了个冷颤,抖得他手都控制不了。以后他连普通人也不如,冬天怕冷,夏天怕热。辛苦了八年,受了那么多苦,一朝打回解放前,还找不到地方伸冤。

    至从离江渡轮出事后,七七门五舵分崩离析,几天后被轮船公司调查,为怕牵出其他事,群龙无首的众道士术士还有雇佣兵们,顿时成了乌合之众,如鸟兽散。下面不知情形的小喽罗们风声鹤唳,哪里还敢出头,担心成了替罪羊,一个个高飞远遁。蔡表弟这种本土培养的武士倒成了个例外,还在安安份份的谨守本命。

    骆离急匆匆回到张老师家,顾不得张老师跟他说刘天明的事,赶紧打开电视。翻了几个国家台,都没看到小本子说的村子着火的新闻。

    “小骆,你着急看啥子?”

    “张大哥,你有看中午黑滨哪个村子着火的新闻吗?”

    “那个啊,午间新闻放完了,说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来也怪了,那个村子紧挨着荣百山,山林没着火,村子一百多户人家一夜的功夫全烧光了,没有一个活口。太不幸了,死了四百多人。”

    “荣百山?!”骆离感觉不妙,“有说是什么原因吗?”

    张老师细细想想,回道:“刚才正跟老刘打电话,顺便看了几眼,没有看全。别想了,准备吃饭,那些自有当地政府管,咱们也操不了那心。”张老师的儿子张强和老婆都在家,正在摆碗摁筷,热情招呼骆离上桌。

    骆离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吃饭,听到荣百山三个字心里就没来由的恐慌,压下心思坐到桌边。为了不破坏人家的心意,勉强添了半碗饭。

    张家人口简单,就三口人,因为跟刘天明关系好,爱乌及乌也对骆离非常亲近。饭桌上,张老师的媳妇也姓张,是个快嘴,非常爱聊天。天南海北地跟骆离侃大山,问骆离去过什么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各个地方有什么特殊的风俗......

    骆离一一作答。顺便提了一句:“张姐,你小拇指有点问题,你去检查一下有没有肾脏方面的问题。比如肾结石之类的。”

    骆离这样一说,张姐看着自己的小手指莫名其妙,这话题也转得太快。

    张老师把她的手指拉直了看:“嗯。好像有点弯啊,以前也这样吗?”

    被老婆白了一眼:“要跟以前呀,别说手指弯了,就算头发少一根你都能发现。”言下之意,老夫老妻了。老张不如以前疼老婆了。

    儿子张强咬着筷子嘿嘿发笑,老张满不好意思地笑笑:“明天我请假带你去作检查。骆离看病这方面可是强项。”

    “这还差不多。”张姐不忘往骆离碗中夹进一坨红烧肉。

    饭后,骆离看着张姐忙里忙外的给他准备被套铺床,好几次想喊停,都忍住了。还没见到刘天明。到底什么急事都不知道,如果又匆匆走了,等于白回来了。

    下午哪也没去,就守着电视等晚间新闻。把带回来的山珍和茶叶分了一半出来给张老师家,刘大哥现在还是一个人,用不了那么多。张姐打算用他带回来的干货,弄一桌美味的晚餐。

    还没开饭,晚间新闻出来了,正在厨房帮忙的骆离一个箭步冲出来。

    “两年没见。小骆啥时候这么关心国家大事了?”张姐对老公笑道。

    张强也好奇,跟着骆离目不转睛地看电视,想知道到底有什么事让这个会法术的骆叔叔上心。几个新闻过后。正有点无聊的张强发现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冷了,无形中有种压迫感。转头看见骆离抿着嘴唇双眼如炬,电视里正放着黑滨市村子着火的事情。

    新闻主播表情严肃:“失火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候其华部长作出指示,令各部门做好防火措施,掐断灾难源头。务必做好......”

    张强问道:“小骆叔叔,着火的村子有你的亲人?”

    骆离猛地起身:“张大哥。现在还有船回合江吗?”

    正端着菜盘出来的张老师诧异道:“啥?你要走!”

    确实是,刚回来一天,要见的人都没见,现在突然要走,不给出个理由说不过去。

    “爸,小骆叔叔很着急,好像新闻里着火的村子有他的亲人。”

    系着围裙的张姐风风火火地冲出来:“真的呀?那...可是你现在去也不顶事。”

    张老师很疑惑:“你不是孤儿吗?”

    骆离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走,反正刘老师在长坪又不会丢了,如果现在不走,他一晚上都睡不着。借着张强的话,含糊点头,“不是亲人,但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骗人真是亏心,骆离都忍不住替自己脸红。

    “哦,怪不得你中午逮着我问呢,真是造孽,将心比心,我有朋友遇难我也不安心。晚上有拉木料的船下去,我送你去码头。”说着就去穿大衣,回头对老婆孩子吩咐道:“你俩吃,别等我了。”

    “哎——吃了饭再走呀,还差吃饭这点功夫?”张姐喊道。

    张老师替骆离答道:“吃了饭,兴许就没船了。”

    出了街道,一路上都没有路灯,黑灯瞎火的,张老师坚持要送他。拿着一根昏黄的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把骆离送到了码头,正好遇到最后一艘货船下合江。

    “记得常回来,我会跟老刘解释的,你别担心。”

    “张大哥,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

    船上,任凭船老板叫他进去坐,他都不去,非要站在码头吹冷风。江风在耳边忽忽响,他心里翻滚的怒气,胜过这江涛。

    他在安城遇见尚世江和那个律哇巫师,知道他们要去黑滨,也知道黑滨下面就是荣百山,却没有联想太多。直到新闻出来,他明白了,这件事情肯定与尚世江两人有关。有一个没有被烧毁尸体的律哇人,死因是烟气呛死的。而骆离知道其他人都是烧得面目全非,他一眼认出,就是那个巫师。

    握紧了拳头,不知道尚世江有没有被烧死,害死这么多人,真是便宜他了。怪不得小本子说出大事了,枉死整座村子,火源都找不到,说与荣家族无关他真不相信;说与尚世江和律哇巫师无关,他更不相信。

    晚上十点半,船到了,他在船上打过电话,说今晚就回来,棠秘子和小本子已在合江码头等他。

    “太冷了,说了不要接,你们干嘛还来。”

    “急的嘛!我还听到更详细的消息,这不着急过来告诉你。”棠秘子说道。

    “行,边走边说。”

    中午看了新闻后,小本子就跑去告诉了棠秘子,因为她也在安城见过那个巫师。棠秘子立即出去打听,通过熊队长的关系,真探听到了不少细节。(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