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273-275 三毛巫师

第273-275 三毛巫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督脉渡入真气。”

    骆离还在想,督脉封闭起的怎么渡?可还是夹着两指照他说的做。

    “封闭任脉,再打开督脉。”

    这时,那人的督脉忽然冲出一股真气,从骆离的两指间弹了回来,他差点抽开手。老丑稳住他的手,继续说道:“封闭百汇穴!”

    “什么?”小本子和骆离都诧异,这不就是让他死吗。

    “照做!”老丑声音骤然放大。

    骆离刚刚用左手把百汇穴封住,那人就昏了过去。

    “曾叔......”

    老丑摆摆手,把鼻子凑进那人的脖子,仔细辨别脉跳,起身道:“任督二脉全部打开,然后渡入灵气。”

    骆离这才是真正懂了,老丑是在用葛氏道术的开气之法,重新为这个很可能是律哇的巫师开法气。果不其然,刚刚把灵气渡进去,那人就醒了。

    醒了就好办事了,他的眼珠还是黑漆漆的,可是行为却不同了,开口说了一句让人听不懂的话。看起来懵懂的双眼,凝视了他们五秒钟,才用大秦话说道:“你是尚道长一起的?”他凭衣着来判断的。

    “尚世江?”

    骆离这一问,让那人诡异的眼珠频繁跳动两下:“尚道长呢?他逃出来没有!我还在魔鬼寨子吗?”说完,想扭头看四周,可是头转不动,越发焦急。

    敢情他都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老丑挨着他坐下,时刻注意他的头顶:“我们也不知道尚道长在哪,现在你只是暂时脱离了人家的傀儡术。百汇穴封得太久,会没命的。你是谁?怎么会成了这副样子?”

    那人更加诧异后就是惊喜,他被控制有一年了,好不容易能控制自己的言行,哪里还容得他犹豫,把老丑和骆离当成了亲人,紧接着合盘托出。

    他就是杨冰冰讲过的。最早去荣家寨探险的那拨人中之一,名叫冈萨。一年前。有几个别有用心的老外专程去律哇请他来大秦做“向导”。他是律师国一个小巫师,平时作点小买卖,给钱就办事,算不得什么好人。冈萨巫术一般。走到假的荣家寨附近就不知道了前路。他们扮着游客,就在那里安营扎寨,每天四处游走,终于惊动了荣家寨。同伴全被屠杀了,因为他会有点巫术,被拿去做了傀儡。

    荣家寨的傀儡术还是半成品,冈萨被改良过三次,却还是被老丑找到了漏洞,让冈萨暂时脱离了掌控。老丑和骆离并不觉得这是好事。反而更为担忧,因为荣家寨正在急速发展道术。

    冈萨趁傀儡没成熟时,偷偷对外联系过一次。通知了自己的同门曼格尔。就是在葬身火海的那个巫师。

    曼格尔在收到冈萨的消息后,坐立难安。不救也不行,他俩做的是合伙生意,缺了冈萨他的生意也没法做。思前想后,记起曾经在大秦认识的一个小道士,尚世江。尚的法力明显高过曼格尔。他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告诉尚世江。这还了得?尚世江二话没说。安排好身后事,就跟着曼格尔来了。

    尚世江带着曼格尔,照样从游览区那条路进山,也就是之前骆离来过的那条。同样也走到了浓雾那里,这尚世江愣头愣脑,聚起法力就朝里冲,紧接着就跟摔向墙壁的螺丝钉一样,猛地给弹了回来。曼格尔都吓呆了,尚世江在逃命的时候还不忘拉起他跑。恐惧中就迷失了方向,最后看到了百沟村,大喜过往,总算是逃了出来,根本没管后面紧追的荣家寨巫师。

    尚世江两人和骆离他们不同,他是上去挑衅过,法力延伸进浓雾,荣家寨人瞬间就出动了,紧咬不放。

    曼格尔瞧见追来的人也跟着窜出了山林,吓得啊啊直叫,村民们笑着说:哪里跑来的叫化子?还是两个疯子。

    在山里没命地逃了好几天,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确像是疯子。尚世江和曼格尔千不该万不该向村民求救,逃得虚脱力竭的两人竟然要村民帮忙报警,还把荣家寨的情况说了,催着村民开车进城。

    “谁会相信两个疯子的话?可是,村子里的人还是被追进来的大巫施了巫术,全部烧死了。我真不是故意隐瞒魔鬼寨的情况,我所知也不多呀!不然,我不会让曼格尔过来送死的。”冈萨深深懊悔,原本是来救他的,结果死了一村人。

    “傻!”小本子忍不住啐骂尚世江。

    骆离紧琐眉头,跟老丑对视了几眼,问冈萨:“当时你在哪里?为什么今晚你又出现在这里,尚道士是不是也死了。”

    冈萨只是摇头。

    “不知道?那你刚才说的那些是怎么知道的?你也没说到底和曼格尔见上面没有。”眼看荣家寨的人就要追来了,这货还没说出有用的东西,小本子发急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没碰见尚道士的鬼魂,村民们全都魂飞魄散,或许他没死,也被做成了傀儡;我讲的这些是从曼格尔口里知道的,他的灵魂逃脱了;我现在不知他飘到哪去了,如果没有人带他回国,可能永远在大秦做个孤魂野鬼。”冈萨说到这里,双手抱住头。

    “小骆,帮他打开百汇穴,带着他跟我来。”老丑发话。

    骆离两指轻按,曼格尔又恢复了成傀儡,老丑拿着手机已经走了出去。他道:“跟着我走,这是没有灵气的死山,荣家族就算个个都是怪胎又怎样?我就不信他们敢全数出动。下午过来时,我记得前面不远处有个天然的风水格局,咱们就在那里等他们!”

    “如果过来的是荣家寨大巫怎么办?”小本子问道。

    老丑叹口气:“百沟村刚出了事。一有动静,肯定不会来小虾米,你要有心里准备。”

    小本子脸色都变了。她还记得那些云雀的恐惧,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骆离安慰她:“再怎么也不会像我师傅说的那个大巫那样变态,看不准你的命,但我能看准曾叔的命,他不会死在这里。”

    小本子这才放了一点心,心道:一点法力也没有的老丑都没事,她肯定也不会有事。

    其实骆离是骗她的。只要沾上骆离,任何人的命格都会被改变。也就是算不准。活不过二十的小本子,才过了二十岁生日,本不该死的钟方,刚刚死了。需要打气的小本子。其实也知道,但这时却忘记了。

    “骆离哥哥,杨......”她本想说要不要联系一下杨冰冰和朱泉探得一些消息,想到下午都没找他们,现在更不会了。在没除掉荣家寨之前,是会暴露这两夫妻的,止住了话头。

    骆离懂她的意思,摇了摇头,示意她快点跟上。

    “就是这里了。”老丑停下。看着一高一低的天然地势。“你把穴点出来,尽量把人给引过去。”

    小本子纳闷了,她学了一点风水皮毛。知道一座大山才可以寻龙点穴,这一小块地方还怎么点,又不是一间房子,还有九宫格具可分?只见骆离过去,掏出包里的微型罗盘,一边让老丑把手机关了。因为他能看见。

    后面,她只能看见脚步声。看不清人影了。

    约摸十分钟后,听见他说:“就是这里。”

    老丑赶紧把手机打开,看见他站在五米外一个凹沟里,再次询问:“你确定?我没了法力,罡步踏不出来,更是估计不到。”

    骆离再次点头,这地方是块极好的阳地,日照时间最长。在整个三突三凹的地势里,他双脚处,因着两边微微隆起的高地会遮挡一部份阳光,只会吸收一天之中吉时的阳光。在他运行法术时,可以从脚底借力,四周的风水也是两个“之”字交错,大吉。

    巫术在没有阳光的地方,力量更大。帮不上忙的老丑,也只能在这种事情上提醒一下骆离。

    从下午到此时,山灵被人遗忘了,他一直没有出过声。他一直呆的地方就是山林,可是这种林子,却让他感到阵阵寒气,浑身不舒服。等了很久,山灵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到底来不来?如果不来,我们就走了。反正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村民是被他们害死的,魂魄也都没了,那个尚道士,管他是死是活。”

    背着他的小本子有点不好意思,这口气跟她一样一样的。

    “小本子,有了不适的感觉记得说。”骆离提醒她。

    山灵被人再次忽视,悻悻然地不吭声了。

    小本子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别是找不到我们?”

    骆离过来把傀儡冈萨挡住眼睛的树叶揭掉,“现在总应该来了吧。”

    “有了!感觉他们在左边。”小本子一阵心慌,咬紧牙关感受着危险的方向,越来越近,速度非常快。

    “后面!”

    话音一落,小本子把老丑推向一边。

    帽沿上插着三根羽毛,长得人模狗样的年轻巫师愣了一下,刚刚把摸出来还没来得及放到嘴边的细竹筒收掉。一个混身经络呈桔色的人就压了过来,惊得他原地滚了一圈,闪出攻击圈。

    同时,他嘴里唱道:“哩哩罗罗哩。”

    悉悉索索......蛇虫鼠蚁从四面八面涌过来。这时,小本子的恐惧感反而没有了。

    老丑早有准备,跟小本子背靠背,捏碎药丸照着两人围了一圈。各种奇虫异兽纷纷被挡在外面,碗口粗如同蟒蛇的变异眼镜蛇吐着腥红的信子,脑袋一窜一窜地围着他们打转。

    小本子根本不敢看,死命地闭着眼睛。

    “当——”飞来一个木制月牙砸在小本子的头上,就算这样,她也不敢睁开眼睛,因为她没感觉到危险。

    老丑捡了起来,直接拿着就往蛇头上划,那蛇根本不退避,如果不是老丑还有点底子在。说不定整只手都没有了。

    不管用!?

    骆离也看见了,要问什么骆离有空看,还有空扔东西?因为他找不到那个巫师了。根本捕捉不到除小本子和老丑外,其他人类的呼吸。如果刚才不是小本子推了一下,老丑已经中招了。

    难道荣家族的人鼻子嘴巴只是长来装饰的?为什么没有呼吸!他一边打退那些恶心的毒虫,一边思考。

    隐在一旁的“三毛”巫师一脸骇然,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双手像是握着两个大火球,桔红色的火球,他放出去的毒蛇毒珠沾上即死。形体稍大的更是冒着青烟,已经被熟透了。

    “哼!”

    “哩哩罗罗哩。哩——”

    随着这个哩音的长声,从天而降一条巨蟒,大得难以想象。三人包括山灵同时惊诧:这是龙是蛇?一条蛇长得如此大,为什么还没有去走蛟!

    这条蛇张着的大嘴已经被骆离瞬间烧烂了信子。它掉转脑袋,“哀吼”一声!对,是哀吼,跟人一样,摇着尾巴摆动着身子向骆离绞了上来。骆离除了头顶和脚底,一米七八的个头,至少有一米七五被巨蟒裹住了,还只是裹了一圈而已。

    小本子又一次感觉到了危险,睁开眼睛。忘记了害怕,大喊:“精丝链!”

    骆离虽不至窒息,但也调动不起经脉。毫无招架之力;凑近了看,他才知道,这条蛇身上全画满了看不懂的巫咒。而且,更恐惧的是,他从那条蛇的眼睛里看到了人类的情感,那是愤怒。清清楚楚的愤怒。不是仇恨,就像骆离无缘无故的打了它一巴掌。他想给骆离一点颜色瞧瞧。

    得到小本子的提醒,他才想起长年捆在腰间的至宝——精丝链。

    拼了命的伸出嘴巴:“好把真钢著意寻,莫教容易度光阴。”

    “危险!”

    这次不用小本子提醒了,骆离已经看见了,一张铺天大网朝他盖下来。变大的精丝链已经发挥出了作用,瞬间把巨蟒甩出去三米远。他拿着拳头粗闪着金光的琏条,挥向空中,大网立时被直直破开一条口子,骆离调动灵气,马上冲了出去。空中结好半个手印,朝着那三毛巫师袭去。来不及结起一个完整的,怕他又逃了。

    三毛巫师仍是一个极快的翻滚,转眼又消失了!

    “娘的!”老丑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

    小本子来不及骂娘,马上把山灵抖落出来,与此同时,另一张完整的网已经朝他们三个压了下来。山灵伸展四支,牢牢把他们控制在半空,看不见的“皮肤”滋啦啦地冒火花。

    山灵喊都喊不出来,痛得他快“灵魂”出窍了。

    “娘的!”骆离也忍不住骂了一句,拿着精丝链冲了上来。不敢像刚才一样,使劲“切”网,害怕伤到他们;他想用链条把整个网套起来扭断,链条又不够长。还要躲避三毛巫师从不同方向突然射过来的毒蝎,发急心焦额头冒汗。

    “再念一句啊!”小本子拖住山灵嘶吼。这是她闻家的东西,她当然知道至宝还没达到极处。

    “好把真钢著意寻,莫教容易度光阴!好把真钢著意寻,莫教容易度光阴!”骆离连着念了两句。

    “腾——”精丝链先是变成大腿粗,转眼又变成一张透明的布,闪着金光。骆离愣了半秒,马上拿着它朝山灵撑开的背抚去。

    好家伙,像抹布一样,把网抹得一干二净,还带走一层白气,那是山灵的“皮肤”。

    被精丝链震晕倒的巨蟒又恢复了过来,好像找到了弱点(老丑和小本子),张着还冒着浓烟的大口朝他俩咬去。

    不怕死,就来吧!

    骆离挥着精丝链,现在应该叫金丝帛,劈蛇头盖蛇脸朝它挥了过去,霎时,像被舌头舔过的冰淇琳,巨蟒连头带七寸被齐齐抹断,刺鼻的黑血涌了出来。

    “吃药!”老丑话音没落,小本子里被塞进来一颗,老丑自己晕了过去。

    骆离刚刚吞完药,还来不及去看老丑,就被黑血里飞出来的虫子,围在了中间。

    小本子忍不住想呕吐,太恶心了。密密麻麻的,全是双头怪虫,墨绿色。母指般大小。转眼看见那具蟒蛇身体,已然空了,只余一张蛇皮。难道这些飞蛊和巨蟒是寄生关系?

    “山灵!”骆离吃了老丑制的红色药丸,这些飞蛊近不了他身,此时还能应付。看了一眼昏倒的老丑,他只得狠心再指挥受伤的山灵。

    因为老丑表皮下已经开始泛出紫红色的红诊,那是飞蛊进入了他的体内。

    山灵是特殊体质。这些阴毒玩意儿进不了他的“身体”。他和小本子马上就懂了,一个包住老丑。一个赶紧找药喂。

    三毛巫师,在网破的时候还是胸有成足,把这当成一次“锻炼”,连法力都没用过。看见巨蟒死飞蛊无效的时候,才开始担心。

    手里底牌不多,如果全部耗干了还没逮住他们,那,进阶二品巫师就没戏了。

    荣家寨阶级分明,三品二品一品,每十年一次考核,二十选三;成了一品巫师后,帽沿上可以插五根蓝羽毛。再等二十年,就可以竞选一品也就是大巫;大巫是七根“金雀”羽毛,那是云雀人的进化版。每一根里都装有一个强大的灵魂,是每个大巫的附属品。

    也就是说,大巫有了七条命。驴友队同时消失的三十三人只是他们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掠夺灵魂;早在大秦战争时期,他们就大赚了一笔,现在寨子里的三个大巫每人的金雀羽都炼齐了,尽管比不上百年前那个大巫可以随时随地夺舍。却也非常恐怖了。杨冰冰这些云雀,三十三个至少可以炼出三到五根羽毛来。就是为后来人预备的。比如,眼前正跟骆离斗着的这个三品巫师。

    跟骆离他们分析的不一样,也跟杨冰冰夫妻看见的不同,在寨子中出现的最高通常是三根羽毛的三品巫师,负责保护红毛贵族;一根两根那是预备巫师,是三品的趸从。一二品巫师,是五根和四根蓝羽毛,极少进寨,因为,他们自有一个秘密的地方。

    这个三毛巫师携带的毒蝎快吹空了,看骆离惭惭要把飞蛊清理干净,默默收起竹筒。高大矫健的身体,又一个前空翻,跃到骆离身后。撑开双手,亮出气势。双眼如炬,褶褶生辉,肤白形健当真是一副好皮囊。

    刚刚醒过来的老丑还没来得及提醒骆离,就见他已经收起了气势,只是双手互相拍了拍两臂。

    老丑黯然地闭住了眼睛,叹道:底牌用光了。知道骆离不到最后一刻,不会如此。定是他感觉斗不过那年轻巫师,才使出最后一计毒药——屠申。

    三毛巫师看见骆离身上桔红色的经络突然不见,施出去的法术猛然收了回来。

    骆离眉头一紧,难道这三毛看出了什么?

    这个时候重新再调动经脉也许来不及了,他没功夫思考,拳头已经抡了上去。小本子张大嘴巴:怎么能去碰那个怪物!

    怪物三毛单手空中一抓,一声闷响,骆离感觉胳膊断了,隔空断骨!!!

    本应该一脸恐惧的骆离,此时却眉头一舒,露出笑来。

    笑得三毛巫师紧琐眉头,刚见骆离突然住手,自认为他的“桔色能量”用光了,本想活捉。又见他笑,忍不住暗自思忖:难道他还有后招?

    却见骆离突然朝他吐口水,晶晶亮的口水掉在三毛巫师的鼻尖上。搞得一旁提起心的小本子和老丑都岔了神。

    果然激怒了三毛巫师,这是个好材料,经络练成了桔色,回去拿给追影大巫瞧瞧,如果是好货,说不定直接升二品了。

    高看你了,黔驴技穷了吧?他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

    “噢——”骆离猛然弯腰捂住下身,痛得双目差点爆出,差点昏死过去。瞧见三毛巫师从怀里摸出一只活的云雀。

    他想收我的魂魄!

    骆离此时心急如焚,顾不得下身剧痛,也顾不得担心自己的魂魄;心焦的是正站在风水穴上,意图向三毛巫师发暗招的人——尚世江。

    他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也发现了骆离这块找准的宝地,聚起手印向骆离眼前的三毛巫师发招。他的动作没有人家快,早骆离半秒,三毛巫师就发现了他,并使出法力,侧身朝后攻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