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294-296章 故技重施

第294-296章 故技重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书友“199iqiur”豪气一挥,洒下10000起点币的打赏金!作者君又多了一个舵主。万分感动,多谢鼓励!

    ————————

    这是骆离没有料到的,他还不能灵活掌握桔红以后的经络能量。

    他想,或许已经到头了。在赤红这个颜色上控制好,是不是他的火属性就练至大成了?

    老丑没见过,也不敢下论定。他只凭直觉分析:“应该还有上升的空间。”

    “妖孽呀!”尚世江发自肺腑地感叹,却招来老丑的一计冷眼,赶紧闭口。

    什么形容词不好,偏偏用这个。

    老丑岔开话题:“我们上来大半年了吧,至从报了平安,还没联系过棠道长,要不要下山去打个电话?”

    听他这样说,骆离也想问问棠秘子的近况,不知他有没有收那个徒弟。

    他们来了陇族,从未下过山。并不觉得无聊,大家都是静得下来的人,制药练工,还嫌时间不够用。

    次日秉了族长,她欣然同意,叫了让两个陇族小伙陪他们下山。

    除了打电话,还要买采购符纸,在东沪买的早丢在江里了。骆离许久没有练制符术,尚世江也学到葛氏制符这一块了,符纸成了必须品。

    几人说说笑笑,出寨子时,遇见了站在门口的昆西。门外不远处的四个守门汉子也没赶她走。

    她早没了当初少女的那种娇态。活脱脱一个棉国妇人的样子,眼睛里少许不甘,更多的是算计。除了老丑。三人眼光那是犀利,隔着五十米都看清了。

    见他们越走越近,昆西立马换上委屈可怜的样子。可能是因为有陇族人陪着的关系,她也不说话,只是怔怔地望着他们。

    尚世江和小本子被她的小眼神看得难受。

    不过,并没谁停留,跟着陇族小伙径直出寨。

    昆西赶忙追上去。用生疏的大秦话问道:“你们要下山啊?”

    骆离想笑,回过头来看着她。故意问道:“你也要下去吗?”

    “我...他们哪会放我下去呀。”

    ......

    本以为骆离要问,她滴出泪眼欲滴的表情,闷不作声。

    听见脚步声,才知骆离已经迈步了。

    大声喊道:“可不可以帮我带点奔馍上来。这里没有,我特别想吃。”

    那两个陇族小伙子就怒了,喝道:“我们不会带的,陇族人不许吃奔馍。”

    小本子觉得这两人太不近人情了,人家怀着孩子呢,想吃点馍馍都不行?再说她又不是陇族人,刚想质问他们,就听小伙说道:“奔馍也叫鸦片饼,里面要加鸦片籽。所以族长禁止我们食用。”

    小本子懂了,昆西吃惯咖喱和鱼酱,陇族的饮食文化没有被棉国同化。跟大秦一样。这昆西吃不惯是必然,现在怀着孩子更是将究不了。

    看在她是母亲的面上,小本子和她商量:“要不我们给你带点鱼酱和其他小吃吧?”

    昆西顿时露出欣喜的样子,“好的,谢谢你们。”大着胆子又解释了一句:“鸦片籽不会上瘾的,咱们吃了几百年都没事。”

    “行了。我们走吧。”小伙子瞪了昆西一眼,催着他们下山。劝他们不要被她的可怜样给迷惑了。

    然后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昆西的事情,搞得小本子都后悔帮他了。

    昆西深受母亲失宠的影响,用尽了办法讨好司马源,现在搞得他们家鸡犬不灵。她破罐子破摔,不是想办法逃跑,就是撬司马家的柜子想偷学秘籍。司马瑶的爷爷病着,司马虹脱不开身,司马瑶有她自己的任务。而司马源呢,越来越疼她,让人不放不下心,害得全族人都得帮忙盯他。

    她仗着怀孕,大家也不敢胡来,只得远远看着。

    棉国人额头微凹,鼻子扁平,五官比大秦人稍分散。大秦人要是长成这样,多半是意志薄弱,性格暴躁之辈,以骆离从小学的相术,来看昆西的性格,真的是不准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体力不够,那双腿是会打颤的。考虑到老丑,这次他们选择从外面的山路下去。

    就算不走陡峭的天梯,到了半途,老丑仍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陇族小伙见状,把他们带进一条小岔道;走了大概五分钟,出现了一架钢铁制成的简易索道,索道向山下倾斜而去,隐在茂密的树树中,看不到它的终点在哪里。

    “大家退一步。”稍年长的那个陇族小伙喊道。

    说着,他来到小本子刚才站的地方,使劲跳了七八下,一个铁木做的方形“菜篮子”从石头里凭空蹦了出来。上面还有繁体书写着五个字:“核截五人。”

    “缆车?”小本子惊喜万分,“这个可以坐到山下吗?”

    “到不了,但可以少走两小时的山路。”

    明明写着核载五人,他们五个人站进去,还有富裕的空间。

    这个东西还真不错,呼啦啦地不到半分钟,他们就滑到了底。回头一望,说少走两小时,果真不夸张。

    年轻一点的那个伙子笑道:“回去的时候,就不能坐六个人了,你们走秘道,我一个人把它推上去。”

    尚世江看着他长得瘦精瘦精的,心道:还真有一把子蛮力气。

    再走了一个小时,就到了山下小镇,太阳顶空照,看时辰应该是正午时分。

    首先当然是先打电话,棠秘子可真是望眼欲穿。电话一接通,不出所料,先是劈头盖脸骂了他们一通。知得骆离的手好了,又赶紧说起合江的事情来。

    他说那秦恒就是个学道术的料,现在已经被他收为亲传弟子了。

    电话开着免提。大家听棠秘子高兴得不行,也被感染了,纷纷朝他祝贺。

    小本子调侃他:“棠爷爷,你只教术法,可别教他做人啊。”

    电话那头的棠秘子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后,大骂小本子不懂尊老。

    嘻嘻哈哈吵闹一阵。以为他要挂电话时,他又说道:“任小丽打不通骆离的电话。就打到我这里来了,好像有什么心事儿,我只说你们都到棉国陇族去了。对了,你把那铜像毁了吗?”

    骆离关掉免提拿起话筒:“暂时还不能。可能等我制符术再升一级就可以了。任小丽还说了什么?”

    棠秘子欢快的语调顿时没了,“你真的对她没意思?好好好,我再不问。我听任小丽的口气不如以往,变得有些强势,好像还在纠结什么,总之怪怪的,到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她如果再打电话来,你就说我有女朋友了。”

    “行,你厉害。朵朵花丛过,片叶不沾身。”棠秘子调侃一句,知道他们还有事。电话费也贵,就不再多聊:“常来电话,别把我丢在这里不闻不问。”

    骆离忍住笑,回道:“我们会的。”

    六月三伏天,气候炎热异常,地热从脚底下窜上来。整个人都像是站在蒸笼里。他们没有心思闲逛,直奔目的地。小本子昨天晚上还在担心棉国没有黄裱纸。现在看来是多虑,很顺利地购了齐符纸。

    紧着,就被陇族小伙子们抢着拎过去。族长让他们跟着下来,不就是挑夫嘛,陇族人还是把他们当成客人。

    接下来就是去给昆西买小吃和鱼酱,顺便他们也跟着尝了尝棉国的特色美食。这一路上,骆离真是长见识了,敢情这里男女老幼个个都抽烟。比起陇族只是老太太老头子才长年揣着一根大烟杆,棉国人真是民风奇特的。

    日斜西头,天气突然转凉,老丑的身体一冷一热受不住,唇色发红摇摇欲坠,发起了虚汗。

    “中暑了?”骆离把住他的脉,郁滞不通,看来真是中暑了。赶紧找个地方坐下,准备给他先画一张符治治,缓解一下症状。

    老丑认为还没出镇子,免不了被人无意间看见,强撑着步子往前走:“走到山脚下再说。”

    尚世江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刚想凑近骆离,就被他禁止了:“啥也别说,直接上山。”

    小本子和两个扛着东西的陇族小伙们后知后觉,此时才察觉到十几米外,有两个人快速离开。

    明显有问题。

    到了进山的路口,骆离悄声问:“陇族的机关都还可以用吧?”

    两个小伙自豪地点头,又同时说道:“如果是吉布的人,我们不能随便动。”

    尚世江诧异:“棉国也有人懂术法?”

    “原来是道士啊,那就肯定不是。”小伙子们不由轻松起来,只要不是吉布的人就好说。

    ......

    骆离六人消失在山口半小时后,那两个跟踪的人才警惕地环顾了四周,悄悄跟随而进。

    途中,高个子边走边低声用鹂国语埋怨:“或许已经被发现了,你逞什么能!”

    另一个矮胖子,闪烁着小眼睛,反驳道:“是你要确定一下那个老头子是不是真的没有法力,我这不是听你的吗?”

    “老子只是说说,谁叫你去试探的,费了好大功夫才求人家给我们弄上遮气法术。你刚一运功,法术也破掉了,害得我们只能远远跟着,万一跟丢了,我们就得饿死在这大山里。”

    “我是你哥哥,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再教训我!”

    “哼!哥哥,你胆子小我就不怪你,明明是你看见那老头子不对劲,以为被发现了,运功想逃,还说什么试探。”

    矮胖子气得没法反驳,跃过高个子朝前走去,猛地被高个儿抓回来,意识到不对,赶紧趴下。

    原来穿过这片丛林,前面就是蜿蜒上山的小路,如果走过去,人家一回头就能从高处看个正着。

    矮胖子当真吓到了。啥话也不敢说。高个子也懒得跟他计较,悄悄探处头去,望着那条小路。疑惑道:“噫?怎么不见人了啊,还有别的路?”

    “谁知道,我和你一样,也是这第一次来。”

    高个子恨瞪他一眼,懒得跟他废话。

    看看表,人家走了快一小时了,两人再也等不了。出了丛林踏上小路。

    山洞里的小本子都快等不及了,骂道:“那两个傻子怎么这么慢。”

    骆离给老丑画了清水符。洞里很凉快,很快就治好了暑症。

    年长的陇族小伙笑道:“很快就能从镜像里看见了,除非他们放弃跟踪。”

    话音一落,一直趴着镜前的小本子就乐了:“还真是。笑死个仙人,骆离哥哥你快来看。”

    “怎么是他们呀,咋找来的?”骆离看着这两个一走三看,躬着身子掩耳盗铃般的朴部祈和朴部尚,也忍不住笑。

    “谁?还是熟人?”老丑和尚世江都问。

    “这两人姓朴,是鹂国人,去年冬天到东沪找我们去鹂国给他们家老朴先生治病。说是张启山介绍的,前一次发病还是我师傅救的。”

    老丑没做多想,尚世江却问道:“他们都会敛息符。看来也是道术世家,为什么要你去治病?”

    骆离深琐眉头,等他们走得近了。仔细看了一会儿,换了好几处镜像终于肯定了猜测。

    “上次来他们连小本子都不如,怎么会敛息符,我看是有人帮他遮盖了法术。有这种功力的人还能不帮他们治病?居然要来跟踪我们,打的什么主意。”

    老丑的眼睛有异光闪过,咬牙切齿地道:“看来张老怪没算到我们在一起。这两人铁定是他叫来的,遮气术除了他还能有谁会?还等什么。直接弄死吧。”

    知道跟张启山有关,骆离难掩火气。陇族小伙不用他多说,看准了二朴的步伐,等他们走到一块石板梯上,按下旁边的机关。

    “轰隆——”

    被收进石屋中的朴部祈和朴部尚吓得失了魂,半晌才开始嗷嗷直叫。

    陇族小伙指指一个竹筒盘大的铜管:“骆大哥,这里可以对话。你问完了,我们就开启箭矢,把他俩穿成刺猬。”

    尚世江一凛,够狠的呀!

    “二位朴先生...生...别来无恙...恙。”声音回荡在四四方方的石洞里。

    二朴狼狈不堪,光听见人声,却乌漆抹黑啥也看不见,更是吓得发抖。

    拜张启山所赐,为免他们被发现,狠是把骆离的手段“夸奖”了一通,还特别强调那根紫带。大小朴怎么能不怕。

    朴部祈哆哆嗦嗦掏出打火机,刚刚点燃,就被高个子朴部尚给灭掉了:“你想死得更快?”说罢已是呼吸紧促。

    骆离可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缺氧死掉,再次说道:“有什么遗言。”

    矮胖子大朴嘴巴最先利索起来:“骆道长啊,我们是来求你救人的,已经被你诓骗过一次,害怕你拒绝,只得这样,我们没有恶意。”

    骆离问陇族小伙:“还能活多久?”

    小伙了然,凑进铜管:“关掉通话口,最多能活一分钟。”接下来用手给骆离比了个五。

    二朴搓手顿足,要是他俩死在这里,知道不张启山不会帮他们转告家人;可是我们真的是来求人的,要不是家里人压力大,他俩何苦来哉。明知道张启山不安好心,但这个骆道长果然和他说的一样,心狠手辣。

    “骆道长,请听我把话说完啊。”

    说完这句,过了十秒钟,高个子小朴仿佛在等骆离回话,竟然停住了。

    骆离实在没了耐性,爆起粗口:“你们两个大傻逼,死到临头还玩心眼。老子已经知道你们就是张启山的走狗,还让他给你们用上了遮气法。你们知不知道,他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他杀我父母,屠我师傅;就凭你俩和他有过接触,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今天也别想活了。”

    大小二朴勃然变色,他俩真不知道有这层关系,怪不得张启山......

    来不及想太多。争先恐后地表决心:“我们错了,不该受张启山挑唆,他是为了求财。我们花了一百万才得来这些消息和遮气法,和他并不是一伙,现在已经知道被他欺骗了,求你听我们说几句吧!”

    “有屁快放!”

    “好好...我俩是朴家的偏支,原本已经回了国,是那该死的张启山又通知了堂叔;堂叔以为我们办事不得力,拿住我们家的生计威胁。不来不行啊。如果有一个字是假的,就让我们不得好死!”

    骆离听完。冷静下来,不明白张启山怎么知道他们在陇族,这两人一找一个准。忍不住看向两个陇族小伙,难道陇族有张的人?

    不敢太明显。骆离赶紧转过头,对二朴说道:

    “会写我国的字吗?我给你们再开一个口子,你们就在里面事无俱细地把前后经过写下来。包括你堂叔的病,家里的电话号码,自己的功夫路数,在何时何地见过张启山,对话内容是什么?要做到一字不错,允许你们打草稿。”说罢,丢进去一叠刚买来的黄裱纸。再扔下两只圆珠笔和一支蜡烛。

    “这就是有活的可能了?”大小朴顿时瘫软在地,冷汗淋漓。

    “干嘛给他们符纸?万一......”小本子很担心。

    “不怕,没有符笔也没有朱砂。就凭他俩能画得了隐符吗?我们先回去,我明天再下来看。”骆离心内焦急得不行,陇族有张启山的内应,这好像是不可能的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们在山下启动机关,红房子里的族长当时就知晓了。知道必然出了事情。此时已经守在秘道门口。

    除了陇族小伙,其他人吓了一跳。尚世江紧盯着两个陇族小伙看,还以为他们中途递了消息上去。

    “族长,我有话问您。”

    族长点头,把其他人叫走,只留下骆离,就站在秘道外谈起来。

    骆离直言相问,想确定陇族人是否全都可靠。

    族长有一丝恼怒,旋即开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师傅常说这里是他最后的保命之地,你不信我,连他也不信?”

    得了她的保证,骆离放心了,惹她不快也没办法。

    又听族长说道:“这件事情来得突然,你有没有想过是你身边人?比如那个原本就是七七门的人,和你半路收来的尚道士?”

    骆离摇头:“尚道士不认识张启山,至于老丑,他是师傅信得过的人,而且我有朋友证明他是在七七门的手中死里逃生的。”

    族长紧蹙眉头,有些头疼,下意识地抽出烟杆。骆离很有眼色,欲上前为她点。

    却被族长推开了:“那就只能是张老怪算术精湛了。”语罢,转身而去。

    骆离愣在那里,心里不舒服,族长这么容易就生气了?他根本不信张启山能卜算到老丑......突然,他猛拍大腿:“不对,老丑身上还有张老怪下的禁制,怎么就忽略了呢。”

    看来陇族也不能呆了,骆离赶紧跑回去,跟他们把事情说了。让大家赶紧收拾一下,不能迁连陇族,必须马上离开。

    珠珠知道他们在山下遇到事了,跑过来询问,恰好听到骆离宣布要走。见他是认真的,话也没说一声就走了。

    “曾叔,你干嘛还坐着?你的那些药品不用收拾吗?”老丑不走不行,他是有大用处的。

    老丑清楚,张启山现在是一个被打伤的光杆司令,骆离哪里会惧他,于是问道:“你是想让我引张启山过来,这是打算取他人头了?”所以才离开陇族,怕伤及无辜嘛。

    “对,知我者,曾叔也......”骆离欲作轻松,见他一脸严肃,忙停住了话头。

    “骆离啊,我有禁制,我当然知道。但我还是跟着你们一起来陇族,为什么?”

    小本子和尚世江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围过来待听下闻。

    “钟真人指点过我,下禁制前我就有所准备。后来康十三娘接我到棽山南,我在密族山下炼制了很多药物,用药压制着。张启山连我的生死都不知,更不会知道我在哪。与你相见之前,又借十三娘的法术化掉了一半禁制,还有一半我故意不化,因为里面有张启山的血,那是活物,想要找他太容易了。就是为你留着取他狗命的。”

    “你怎么不早说?”

    真是意外之喜,如今尚世江功力提高了一倍,虽然学通《葛氏遗录》还需要四五年时间,当个助手却是绰绰有余。而骆离的经络由桔红变成了赤红,量张启山也想不到,七八个月时间,他们已经焕然一新。

    “曾叔,带我去找他。”

    “找谁?”珠珠扶着族长站在门外。(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