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22-324章 苦命鸳鸯

第322-324章 苦命鸳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道术宗师》更多支持!“不,不!她说的话我在姓骆的嘴里也听到过,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老丑和小本子交换眼色,他想装疯不成?

    路鸣把手摊开,示意任小丽握着,任小丽踌躇中还是把手伸了过去。听他说道:“丽丽,报警也没用了,我朋友肯定被他们丢进了海里。那女的说什么土压水,绝对是用上了法术,让我们找不到尸首,太残忍了。我再也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丽丽,我死定了,你快走吧,一定要记得,我是最爱你的人。”

    “不,我不走,要死就死在一起!”任小丽用力抱紧路鸣的头,两人哭成一团。

    “好一对可怜的苦命鸳鸯!气死我了!”小本子大力跺脚,恨不得一脚踹醒任小丽。

    “行啊!你们就一起死吧。”不知何时,骆离已经站在了门口。

    老丑忙转身,“救到人了吗?”

    “棠爷爷呢?”小本子没看见棠秘子。

    骆离连看都没看任小丽,回道:“救到了,棠伯文被扭断了四肢,装在用铅做成的笼子里;而且,这个笼子还是沉在海底的。岛的四面用了五行扰乱术,害我多花了一个小时。”

    “那不是跟你收拾黄嘉肆一样吗?”小说了猛地瞪向任小丽:“是你告诉他的?你这个贱人。枉我还同情你,原来你们真是一伙的。”

    “不不不!你们到底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任小丽现在脑子里乱轰轰的。真没听明白。

    “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你知不知情,总之,你这个女人让我恶心。”骆离只用余光撇了一眼抱住路鸣的任小丽,心里五味杂陈。要杀她,确实下不了手,可是她这副德性。着实让人恶心。

    任小丽哭道:“是,我早就让你恶心了。这个男人是我的爱人。我们相爱了七个月,如果他真的欺骗了我,只能说他太可怕了。可是......”

    “没有可是!”骆离的话音一落,任小丽就被震晕了过去。

    回头对小本子解释道:“我们都尽力了。她做的错事太多了,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我没办法原谅她。下半辈子她怎么过,与我们无关。从现在起,我们都不认识她。”

    老丑深琐眉头:“骆离,你打算放过她?”他认为应该一起做了,干干净净了无牵挂。

    “曾叔,我不会杀无辜的人,她罪不致死。”

    小本子把任小丽扛起下楼。等把路鸣的事情处理了,回国前把她扔到迈啊密的大街上。

    骆离当着路鸣的面,一笔一画绘起燃尸符。

    路鸣知道死期已到。异常坦然,问道:“你怎么找到人的?”

    “当然是你自己说出来的,曾叔的药确实很好用。”

    果然是那丑八怪,如果死前可以弄死一人,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干掉老丑。

    路鸣气得厉害,怒火都快冲破了耳膜。好一会儿他才平息下来:“别画符了,我自己来吧。反正外面有你的阵法。我能逃得出去吗。咱俩都是干这行的,看在同行的份上,死前给个体面吧。”

    “哈哈哈哈!”老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知道你跟你妈原本就是死人吗?是被骆离的母亲救活的,为了区区几万块钱就害死了恩人。现在骆离要收掉你的命,真是天经地义啊。你有资格自己结束,有资格谈同行?”

    路鸣紧闭眼睛,最恨有人提到他妈。他妈被钟方割喉,死得非常惨,在他面前挣扎了两分钟才咽气。一想到她临死前的样子,路鸣就无比激动,锥心之痛让他无法控制,拼命深呼吸。气息太紧,竟然打起了嗝。

    骆离一拳抡向他前胸,怒道:“你还很委屈!”

    “骆离,动手吧。”老丑催道。

    “先让棠伯文出气,他在医院打营养针,很快就过来。”

    棠伯文确实很快就到了,还有棠敬之,父子俩赶过来,看见地上的路鸣,都非常诧异,没想到是个年轻人。特别是棠敬之,依稀记得这人就是陪咕巴佬保罗过来谈判的助手。怪不得兄弟一看照片脸色就变了,相必他知道很久了。

    “棠会长,这里交给你们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完事了叫我。”骆离带着老丑离开房间,身后传来路鸣的嘶吼:“去你妈.的,老子绝不能死在这两个废物手上。”

    还由得你说了算?

    棠敬之父子俩拿着匕首就朝他身上招呼,人家好好的正经商人,被他害得母死子残,非得好好发一通怒气。

    可是这父子俩一直是良民,打架斗殴都没有试过,别说杀人了,两把匕首半天刺不到要害。倒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路鸣的污言秽语冲刺耳边就没断过。

    “骆离,你上来把他结果了。”棠敬之父子把他刺得满身都是伤口,脸上被划了三刀,鼻子都歪在了一边,感觉已经过了瘾。下手杀人,他们是绝不会做的,有自己的考量。

    棠秘子不由恼恨地看了一眼自家大哥:难道还担心事情曝光?

    唉!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棠秘子也不能强行扭转他的价值观。说道:“让我来。”

    看见棠敬之怒目瞪他,再加了一句:“又不是没杀过!”说罢跟着骆离上楼去。

    上去后也没让棠秘子动手,骆离最后看了路鸣一眼,说道:“我会把你已死的消息告诉张启山的,你安心的去吧。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就少了一个祸害。”

    话闭,三张燃尸符弹在了路鸣的脸上,紧接着一指法印打在咽喉处。路鸣只来得及闷哼一声。瞬间就咽了气。

    骆离口中念出口诀,符箓“嘭”一声,在他脸上爆开,肉身未消,魂魄就散了。

    很快,在早就画好的阵法圈里燃烧了起来。冷冷的火焰没有温度,棠秘子和骆离。加上后面上来的老丑和小本子,四人静静地看着他的尸体毁灭。算是都送了他一程。

    路鸣早就该死了,四人没有一丝快感,骆离和老丑更是遗憾,如果早弄死他。哪有后面发生的事情。

    棠秘子说道:“总算是完事了,我们都去冲个澡,好好睡一觉,晚上出去大吃一顿。”

    骆离摇头:“难道还值得大肆庆祝吗?前辈,棠太太刚死,棠伯儒还在医院养伤。”

    “那...那就好好休息吧。”

    棠敬之的秘书拿着公文包到了,正和棠家父子俩在说着什么。

    “牧之,小骆,你们过来。”棠敬之招呼道。

    他拿出两张支票。一张递给棠秘子,一张递给骆离。

    骆离一看,一千万大秦人民币。有些被吓着,赶忙推拒:“棠会长,很早前在海临我就说过,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外道。”

    棠伯文劝道:“阿叔的那张是给他的活动经费,我们知道他请乔布斯花了不少钱。爸回到公司就转让一部份股份给阿叔。从此以后他就可以拿分红了。这一千万,小骆你必须收下。不管这事是谁惹出来的,我的命总是你救的。这是你应得的。”

    “伯文说得对,命就好比是数学上的1,金钱名誉地位都0,有了命可以有无数个0,可没了命,那就只是0。你务必收下这一千万,不然,我心里总觉得欠了你的,寝室难安。”

    棠伯文非常迷信,第一次骆离救棠伯文,他没有给钱。真心觉得是一家人,给了钱就外道。如今,家里又发生祸事,他不能不想到,是不是欠了人家的,造成了今天的祸事?给了钱才能安心,给了钱就不是一家人,以后少来往,最好不来往。棠牧之现在也有正经工作,想必经此一事,他也知道远离江湖上那些蝇营狗苟,正常生活。

    “收下吧,骆离,棠会长这些年可是赚了不少钱,别说一千万大秦币,就是一千万姆国币,让他拿出来也是分分钟的事。”棠秘子一个劲儿地催骆离收着。接下来呀,以后广收徒弟不要钱养吗。

    骆离倒没看出棠敬之的其他心思,万分愧疚地接下了:“骆离却之不恭。”

    “好好!你们忙了好几天了,好好休息吧,我先送伯文回医院。”棠敬之顿时轻松了,与众人告辞。

    走到门口,他又想起一事,跟棠秘子说道:“保罗那里,你们有没有去处理?”

    棠秘子一愣,马上望向骆离。

    棠敬之了然,说道:“不用担心,我已经叫人处理好了。来之前得到消息,法医初步判定他是猝死,头天晚上在赌场里熬了一夜,还有贾斯汀作证。”

    骆离把提起的心放下去,当时他只管抓路鸣回来,完全忽略了咕巴佬的尸体。

    父子俩再次告辞。

    担子一卸下来,棠秘子感觉浑身没劲儿,疲倦得不行,澡也不洗了,赶紧回到房间打盹。

    骆离问小本子:“你把任小丽关在哪?”

    “在我的房里。”

    “不能放在你的房里,找间空房让她呆吧,我再过去补几下,明天我们就回大秦。曾叔,你现在订机票吧。”

    老丑也是几十个小时没睡了,抗不住,强睁着眼睛说道:“骆离,我跟你说个事,暂时不要回去。我们转道向北,去肯他基和映弟安纳州看看,我从地图上发现那边有喀斯特地貌;来都来了,你帮我去捉几条阴鱼。”

    “你确定?万一没有呢,毕竟这里的风气和传统都与大秦不同,真不一定有。”

    “试试吧,不然我回到大秦还得再找。都寻摸过一遍了,再找的机率还不如姆国这两州大。哪怕能找到一条,我就有办法再次改良。加上你我配合,绝对能把它的用处发挥到极致。这成精的玩意儿,可比你铜像里的阴魂厉害多了。”说到阴魂的时候。老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很快便自行掐灭了。

    “好,我懂了,你快去休息。”

    棠秘子和老丑都打着呼噜睡得很沉,小本子睡不着,依偎在骆离怀里。骆离微闭着眼睛,思绪飘远。

    两人许久没有说话。骆离以为小本子睡着了,想把她抱到床上去。她突然说道:“结婚的事情先不忙的。”

    “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的事情先不忙。”

    “为什么?迟早都要的呀。”

    “取了张启山狗命再说,荣家寨的事情还没完呢,万一有了孩子,我们做起事来缩手缩脚。如果要让孩子成孤儿。我宁愿没生他。”

    骆离无语,笑道:“结了婚就一定会有孩子吗?你说得太容易了吧。你知道棠前辈,最早靠什么起家的吗?就是靠治不孕不育发家的,不过大部份他是治不好的,他的医术赶无渊差远了。”

    小本子懊恼,人家在说正事,你又扯远了。

    这时,院子外面的社区公路上,有一对年轻夫妻饭后带着孩子一起遛狗。那是一只徳国牧羊犬。非常聪明,狗跟孩子玩得不亦乐乎。走走停停,年轻父母总是在前面催。

    看得小本子眼睛湿润。她十九岁前从来没有奢望过爱情和以后的生活,是骆离给了她二十岁后的生命,还给了她爱情,马上就要给她家庭。

    如果他们是一对普通的恋人,那该多好。现在前路未明,没有办法放下纷扰。躲进一个小镇平静过日子。即使那么做了,也余生不安。特别是那狗道张启山。时时不忘成仙,躲在阴影里企图抓住骆离,用他的身体当药引。

    骆离摸摸她的额头,又捏捏她的鼻子,认真说道:“别瞎想,一切有我。”

    只是一句话,便赶走了小本子的大半忧虑。一路走来,骆离鲜有失手。

    “收拾了张启山,再铲平了荣家寨,我们就可以安心过日子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回去以后我就去拜见各大道观,把葛派的道术传扬开来,还要收徒弟;以后,你就是师母,用你的先知本领,帮我好好把关。尚世江的师傅把他的命格改了,我都没看出来,万一收进来一个包藏祸心的徒弟,那就坏事了。”

    “去,哪有靠预知能力来看人的,我有那么神吗,别奉承我。”小本子笑道。

    见她终于开心了点,骆离问道:“心窝还痛?”

    “时有时无,你也别担心,我会注意的。”

    那辆悍马车施进车库。

    “乔布斯?他不是回去休息了吗。”小本子看表,只过了六个小时。

    “二位好,我是过来还车的。棠牧之先生呢?”乔布斯的眼皮肿得蛮高的。

    看来他是急着过来结帐吧,骆离回道:“你等会儿,我去叫他。”

    棠秘子睡眼惺忪,“又出事了?”

    “乔布斯来了,我看他见不到你是睡不着觉的。你应付完他,再回来休息吧。”

    棠秘子强撑着爬起来,这个乔布斯,我还能跑了不成,真是小家子气。

    这边算着帐,骆离就劝小本子去休息。顺便去她房间把任小丽拖了出来,放进一间婴儿房,点了她的睡穴。

    出来时,乔布斯结完工钱正要走,骆离想起老丑说的事,忙唤住他。

    乔布斯这人办事挺像那么回事,非常尽责,如果去找阴鱼,有他引路方便很多。

    骆离直接就对他说了,请他当司机,费用按天算。

    乔布斯觉得接他们的生意太累人了,有些犹豫。

    见状,骆离示意棠秘子出价格,他不懂行情。

    棠秘子望着骆离,想知道是不是非这乔布斯不可。

    骆离朝他暗暗点头:要翻身越岭啊,我们没有驾照。

    “艾伦,你平均一天有多少收入?我给你加一倍,怎样?”

    乔布斯笑道:“棠先生,照你们大秦话说,我可是一天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呀。你叫我算,我可真没算过。”

    棠秘子皱眉。你丫的是看我们急着用人,让我出价打动你是吧。

    “这样说吧,这次的酬劳你还满意吗?”

    乔布斯眼中亮光闪过。点点头。

    “那行,就照这个价给你。如果超过一周,我另算。如何?”

    “行,我本该去渡假的,既然这样,那就再工作一周,反正我太太在大秦没回来。什么时候走?”

    骆离想了想。“明天吧。”

    “这么急?”棠秘子觉得再怎么也该缓上一两天吧。

    “不急不行啊,我们还赶着回国去。”

    ......

    说定后。棠秘子去厨房胡乱炖了一锅牛肉。西式厨房,锅碗瓢盆用着都不顺手,本是买来做牛排的顶级牛肉,被他弄成了一锅大杂烩。

    这个时候。还讲什么味道,骆离和他随便吃了两碗。各自冲完澡就回房休息了,明天,还得去找阴鱼。

    这一夜,大家睡得都很沉,包括扔在小房子里的任小丽。屋外宽敞干净的街道,各外宁静。

    小本子最先起床,看看枕边的手表,才五点钟。本想再躺一会儿。架不住肚皮抗义。

    摸索着来到厨房,将究昨晚棠秘子剩下的牛肉汤,熬了一锅米粥。

    老丑的鼻子最灵。睡梦中闻到了香味。

    “好香,小本子你的手艺真不错,里面放了香料吧?”

    “没有啊,可能是原本就有吧,曾叔快过来吃,我去叫棠爷爷跟骆离。”小本子盛上一碗。摆到饭桌上。

    奈何棠秘子睡得太沉,叫醒了迷糊着回应一声。又睡了过去。

    “这是用棠前辈的大杂烩煮的稀饭?怎么这么香啊,牛肉汤煮稀饭,有盐有味还有油,太好吃了。”骆离几口喝完,把碗递给小本子。

    “这是粥,不是稀饭。”小本子又给他盛上,纠正道。

    “不都是一个意思,米饭不就是分干和稀嘛,这样区别起来多简单,玉米熬的糊糊才叫粥,各种杂粮煮在一起的那也叫粥。”

    小本子又无语又想笑,“一个称呼而已,你何必跟我较真,不想跟你再争了。”

    骆离故意抬眼瞅她,一本正经地道:“是你先较真的嘛。”

    “呵呵,你俩可以先学着吵架。”老丑打趣道。

    顿时,小本子更不敢说话了。

    确实很养胃,老丑都破例吃了三碗才停下,有些撑着了。打了个嗝问骆离啥时去肯他基和映递安纳州找阴鱼,私心里他也想早点回去,搞清楚张启山搞的什么把戏。路程太远,来一趟山姆国不容易,能找到阴鱼是最好,目前看来,只有阴鱼才能克制荣家寨那帮邪巫。

    “我已经跟乔布斯说好了,让他开车带我们去。估计要走一天,肯他基州离得近点,隔着两个州,有八九百公里。”骆离回道。

    “这就太耽误时间了吧,坐飞机不行?”开车的话,来回至少得要十几天,那耽误的时间就多了,小本子心窝处那股酸痛感还在,有些担心。

    “没办法,这次我们是要爬山的,必须得要一个本地人带路;要走很多地方,自己开车更方便。”

    乔布斯很有职业素养,他们刚吃罢早餐,就上门了。一身户外装备,登山包里装着他从家里带来的帐蓬。

    还列了一个清单,歪歪扭扭的写着需要的东西。

    棠秘子正从楼上下来,刚刚接到合江警局来的电话,催他回国。

    “怎么搞?合江炒翻天了。”棠秘子那一头不符合年纪的浓密黑发,还是那样自由散漫地立在头上。

    骆离笑了,“真是个大忙人,要不你就先回去吧。尚世江也在合江,不知道是不是节约钱,连电话也没打一个过来。”

    “那行,有你跟老丑在,我去也是多余。倒不回合江去,把局里的事情摆平了,有空提前到附近的几个道观看看,帮你打个前阵。”

    这样更好,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棠秘子去医院看看侄子,休息一天,明天回国;乔布斯带他们去买装备,帐蓬一顶肯定是不够的,还有厚实一点的衣服。

    “棠前辈要走,任小丽放在这里有隐患,不如现在就把她上,找个城市扔下去。”小本子说道。

    “也好,我去把她弄下来。”

    乔布斯见到一个睡美人,并没有多嘴问。

    老丑原本有国际驾照,但是早搞丢了。一路上只有乔布斯一人开车,四个小时休息一次,进入肯他基地界时已经是深夜。

    来到一家汽车旅馆,乔布斯倒头就睡了,太他妈累人了。心里隐隐有些后悔,做完这桩生意,他一定得放半年假。(小说《道术宗师》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