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40-342章 奇葩道长

第340-342章 奇葩道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恒双眼灼灼,惊道:“骆前辈,这是真的?”

    骆离笑着点头,“你练不出来也没关系,学通了《葛氏遗录》,一定能强过你身旁的尚前辈。”

    尚世江的脸色不好看,暗怪骆离拆他台,对骆离悄声说道:“那小子心气高,心性都没定,不磨一磨会坏事的。”

    骆离有啥说啥,没站在师傅的立场,也知自己失言了。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尚世江的肩膀。

    房门没关,熊枫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怎么还开起小会来了!都几点了,几位不饿吗?”

    棠秘子穿上外套,笑道:“这不等你来接嘛!”

    大家说笑着跟着熊枫出了招待所。

    到了饭店,席上已经摆上了三件离江大曲。熊枫两眼早就放光,招呼大家依次坐下,接连开瓶。

    骆离赶忙阻止:“熊队长,已经开了三瓶了,悠着点,我今天不能喝太多。”

    “一人先来一瓶啊,省得等下再开。今天怎么不能喝了?是不是去资本主义国家打了一转回来,喝不惯我们这本地酒了。”熊枫故意找歪理来激他。

    遇上嗜酒之人,真是难搞。骆离瞅了一眼其他人,除了尚世江已经在闷头夹菜,秦恒眼巴巴地盯着酒瓶,其他人都很无语。

    “好,咱们就先空腹喝两瓶,谁不行了谁就说,然后好好吃饭。咱谁也别像上次那样,喝得找不着北,怎么样?”

    “啊?要这么个玩法!”熊枫傻眼,你小子是不想和我喝呀,要直接把我干趴下?

    你低头看了眼手中刚刚启开的酒,抬眼又见骆离正悠闲地盯着他看。气性一上来。当下把酒递过去,自己再开了三瓶,说道:“一人两瓶。拿好了。”说着瞅向门外,心道:局长老板现在还没到。干脆别来了。

    “干!”骆离已经仰脖喝了起来。

    引得众人纷纷注目。

    秦恒忍不住咬紧了牙齿,刚才那点谗劲儿立即吓没了,这么个喝法,哪能品出什么味道呀。65度的离江大曲,一瓶下去不倒才怪。

    “干!”熊枫被逼得只能拿出豪气干云的劲,气势上不能输咯。

    他那瓶只喝到一半,骆离已经开始灌第二瓶了,喉结有节奏的蠕动。有多少吞多少,毫不费力。

    熊枫喝完第一瓶,酒气直冲脑门儿,第一次觉得这酒怎么火辣辣的,烧得胃难受。勉强压住胃里的不适,眼看骆离第二瓶已经见半,赶紧跟上。刚吞下一口,身体本能排斥,“噗——”一下全给喷了出来。

    正好喷到晚来的局长脸上,熊枫一个愣神酒瓶子就掉了下去。砸在他脚尖上,他都来不及喊痛,顺势故意软着身子跌倒。

    口中喊道:“你小子是故意的。整我......整我。”

    局长抹了一把脸,放进嘴里舔舔,“行啊,上次还是52度,这次直接整65了,还没给你喝够呢。想喝酒精,化验试的小刘多的是,要不等下你回局里让他给你整一斤来。”

    “局长,我认栽。比不过这小子。现在我腿都软了,快让我坐下。”熊枫乞求局长把他的椅子移过来。

    局长故意把椅子拖得更远。“站着吃吧,瞧你能的。”

    秦恒很有眼色。跑过去把椅子拉过来,扶着熊队长坐好。眼睛却盯着骆离,崇拜得不行。

    棠秘子笑呵呵招呼大家:“来来,菜齐了,开饭吧。”

    ......

    吃了饭,回去的路上,小本子有些担心,问骆离:“你这样不给人家面子,会不会影响棠爷爷的人际关系?”

    “不会,你没看局长很高兴吗,这个熊队长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贪杯不但误事,对身体也不好。上次没把他整怕,这次再让他长长记性。”

    “骆前辈,你真厉害!我爸就要我将来做你那样的人,样样都不输,啥都让人服气。”秦恒由衷佩服。

    骆离使劲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傻小子!”

    秦恒立马被拍退五六步,使出全身力气才站稳。还不知道哪里说错了,就听他的骆前辈大声讲道:“不付出努力是得不来的,人前风光,人后辛酸。不能只看到人前风光的一面,你要能耐住人后的心酸和孤寂。懂吗?”

    秦恒呆呆点头,眼睛里那股子坚韧更强。

    小本子默默点头:孺子可教。

    到了家,骆离对棠秘子说:“棠前辈,我明天去沙武市的明阳观,你有没有空陪我走一趟?”

    棠秘子点头:“要不先去合江的落沙观吧,我前天去拜望过一次进安道长。他对大秦的道观都比较熟悉,人也健谈。我们多了解一下,少走点弯路;现在道术沦落上百年了,都不知道哪些观还有道术传承在,免得白走一遭。”

    骆离十分认同,棠秘子交友广泛,还真非他不可。老丑倒是认识不少道法师,那都是七七门用过的人,遇上了弄死都来不及,哪会要他们。

    他要去拜访名山,原想让小本子带着尚世江和山灵先回陇族的,可是因为搞砸了与露露的关系,骆离又不放心。族长也是看他的面子才收留大家,对小本子和尚世江并没有多少情义。

    于是,只好让小本子在合江养伤,等他回来再说。

    次日,棠秘子去局里请假,不出他所料,受了熊枫一顿埋怨,肯定有昨晚的“一酒之仇”。

    落沙观不像别的道观那样修在山上,而是在合江一处河堤上。年代并不远,大秦动荡以后才修建的,建观人就是那位号为进安的道长,俗名钱进来。已经有好些年人没人叫他本名了,他忌讳人家称他名字。无奈这名字是他师傅取的,天格地格人格三才配得好,正符合他的命格,不然进安早就改了。

    “这进安道长有点装。你得顺着他的话说。言词儿要拿捏得当,跟熨衣服一样,一块一块地给他熨服帖啰。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棠秘子先扎糊一下骆离的嘴。

    “有点装?是什么意思!”

    棠秘子用衣袖遮住嘴巴:“嗨!装逼知道么?”

    骆离茫然摇头?估摸着说道:“是不是他装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其实本事并不大。还爱听人奉承?”

    “也不全是,如果是那样就好办啦,你说的就是一副小人行径,人家进安道长可不是。这么说吧,他爱拿大,性格桀骜不驯,不管对手强还是弱,他都是同样对待。就算踩死一只蚂蚁。他也会拿出十分的力气。”

    骆离笑道:“这哪叫装逼,这就是死心眼子嘛。”

    “嘿?你不是不知道装逼是啥意思吗。好了,你听我说完,我说他装是因为他还有一点与众不同。他有两恨,第一是女人;第二是和尚。”

    骆离有些晕了,和尚跟女人八竿子打不着。

    棠秘子认真解惑:“他恨女人是因为他有龙阳之好,觉得女人太脏,若是女人坐了他观里的凳子,二话不说直接扔掉。恨和尚理由很简单,和尚赚得比他多。他有‘红眼病’。有一点你说对了,他死心眼子,连那些一味清修的和尚他也一块儿恨。反正只要是女人。不管是襁褓女婴还是九十老妪他都厌恶。和尚也一样,酒肉和尚也罢,得道高僧也罢,全都一竿子打死,这两样绝对不能提。他还有洁僻,路人就算了,如果要求他办事,必须洗得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骆离顿时烦躁,“他要求这么多。到底有多大本事?”

    “所以我说他装嘛,表面上他好像没啥本事。德性还怪。可是背底里,他做过的事情可不少。离这里不远的沙武市明阳观里的明阳道长。你知道多少?”

    骆离以前缩在长坪,都听说过隔壁州的明阳观,明阳道长可是威名远播啊,但他却是道术界的一个异类,因为他不会道术。只是研究了一辈子的道经,常常在国家刊物上表示著作,与好几个退休首长都有交情。说道:“知道他是大秦最有社会地位的道士,高过道教协会那帮人。”

    棠秘子深以为是:“连他这样的人物,逢人都要称赞进安;合江警局的局长听说我要去落沙观,还说让我带个问候给他,人家可是黑白红三道通吃。在这边,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平时作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故意装得曲高和寡,这是引人注目。私下里,对于手中有权势和威名在外的人,那可是没少下功夫。你说,他这叫不叫装?”

    骆离突然停下来,认真对棠秘子说:“不行,这种人不是有人格分裂症,就是心机太深,我们还是不要去见他了。”

    棠秘子忙拉住他:“你怎么还是一根肠子通到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用处。咱们不是去求他出手,他的那点屁道术咱也看不上。看上的是他的关系网,我是四处走,他一天就坐在道观里,消息比我还灵通,那就是人家的本事。如果他把你看顺眼了,说不定会把各观的情况都告诉你,哪些是有真本事,哪些是虚名在外,哪些又是假仁假意,了解了这些情况,为你节省的可不是一月两月的时间。”

    “......”

    看见骆离不说话,也不跟着过来,棠秘子生气了,吼道:“你是要我得罪人吗?我前天给他说过要带一个道友过去讨教,现在你不去,就让我成食言小人了。”

    骆离没办法,他本就跟人接触得少,宏观上的大事情,有眼界也有心胸去堪量;可是面对同样会道术的道士,不能直言相待,还得绕弯子动脑力,他就觉得烦躁。搓了搓头:“好吧,去吧去吧,我应付不过来,你可别怪我。”

    棠秘子顿时笑了:“行了,我相信你能,你小子心眼并不少,也别给老子装。”

    “呵!”

    两人说着就走到了河堤尽头,拐过弯往上爬十几分钟就是落沙观。

    进观前棠秘子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瓶空气清新剂,把二人身上各处喷了一遍。非常好闻,薄荷味的,真像刚刚洗了澡过来。

    骆离无语摇头,被棠秘子紧张地一看。又赶紧收起了戏谑。

    棠秘子整了整衣袖,抬手敲门。

    “嗙嗙嗙”不轻不重的三声。

    “谁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声,说着打开了一道门缝。

    “华银观棠秘子前来叨扰进安道长。”棠秘子答道。

    这孩子刚开法气。长得黑黑瘦瘦,身上有一股道教香的味道。想来是落沙观的道童,以后就是进安的徒弟。

    很快,一个六十多岁的清瘦老道士出来了,一身黄袍,干干净净。抬手让道童让开,亲自把观门全部打开。

    面带微笑,但透出一丝刻板,很给棠秘子面子。主动前来把他们迎进去:“华银观早就换人了,你这个棠秘子还在自称华银观,现在叫你棠指导更为贴切吧。噫?这位就是你的道友?二位快请进来。”

    骆离行平常礼答道:“正是,小子骆离,特来拜见进安道长。”进安黄袍外面很干净,可是骆离一眼看见他里面的内衣领子边,早浸上了一圈汗垢;真是马屎皮面光,他还要求人家洗得干净,好不讽刺。

    进安一愣:“你不是道士?”因为他身上并没有灵力萦绕。心里冷淡了几分,面上并没显出来。只是暗自给棠秘子记了一笔:这人说话做事就如外面传的那样。不靠谱。

    棠秘子马上解释道:“这说来话长了,他师傅是钟方真人,骆离尽得真传。因有师言。所以他一直不敢自称道士。”并没解释为啥没有灵力。

    好家伙,就是这一句,进安两眼放光,客客气气地招呼他们上坐。

    他自己找个面对大门的位置坐好,说道:“钟方真人的徒弟?我可是第一次听说啊,想必你用了敛息符?”话是这样说,可是他的眼神却是意味深长。

    骆离觉得找到了话头,马上回道:“进安道长自谦了,想必我端掉七七门的阵仗并不小。道长不可能没听说过。”

    “哦...呵呵呵,你这样一提醒我就起来了。唉。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这个世纪已经走到末了。下个世纪可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啦。是不是啊,棠道长。”

    棠秘子连连点头,眼神麻利儿地瞅了一眼骆离。

    骆离几不可闻地微微摇头,刚才被他的汗垢领子给吸引了目光,忘记了探视他的面相。现在又被棠秘子报了家门,这进安知道葛氏相术厉害至极,就算看骆离年轻,又没有灵力,也不敢小视。此时已经崩直了身体,悄悄散出了气势,如果再探马上就会被发现。

    棠秘子会意,对进安说道:“七七门以往一直隐藏得深,被我们端掉后,剩下的那爪牙可是视我和骆离为死对头。七七门曝光后,想必你也听说了,我的师傅也是死在他们的手上。这次我带他过来找你这个百事通,当然是打听剩下的那些高法道士们,希望你能透点消息出来。”

    进安瞬时一脸戾气,怒气不多不少刚刚好,把声音骤然提高:“那帮狗道,真是祸害了不少人。当年想要拉我入伙,被我拒绝了。我的大师兄岳昌龄眼界太短,看不上师傅留下的小道观,悄悄跟着去了,最后闹了个不得善终。我凭着自己的本事相风看水,把观改建在堤上,反倒比他更有前途。”进安说完,猛然意识到面前这两人就是杀他师兄的仇人啊,赶紧咳嗽了一声:“放心,我绝不怪你们,多行不义必自毙。”

    “那是那是。”棠秘子也故意干咳两声,跟骆离眨了眨眼睛。

    骆离心里一笑:进安生气不是因为师兄,可能是因为当年七七门并没看上他吧。趁他分神,已经把他看完了,人品不好不坏,法力不高不低,比之棠秘子要强半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相较骆离需要的人才,他只处于中庸,可要可不要。已经近六十了,就算他愿意为大秦道术出一分力,甘愿助他们铲除荣家寨,去了也是做炮灰的料。

    骆离对棠秘子扯了扯左边嘴角,表情一晃而过。只有棠秘子能知其意,那是不屑,看不上他的本事。

    棠秘子明白了。跟他之前猜测的差不多。便一门心思套进安的话,就七七门的漏网之鱼胡乱攀谈起来。

    道童过来上茶,骆离一眼看出他是个孤儿。或许就是进安捡回来的,这么些年进安也没收个徒弟。现在才收下他。骆离觉得有些奇怪,这个伙子资质太普通,跟秦恒差远了。知道进安好男风,顺便细看了几眼,并没看他俩身上有什么龌龊。

    骆离不由鄙视自己,忙低下头。

    进安并不跟棠秘子深谈,每个话题一被棠秘子扯远,他就给掐断;棠秘子不得不再换一个。如此四五个话题后,半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进安只是用余光瞅着骆离,仿佛在等他开口。

    “进安道长,如此一来,那七七门剩下的道士们全都跟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踪影了?”棠秘子提高了声音,明显是不相信。

    “道法师全都被玩废了,剩下那些哪还敢出头,是你,你也躲。”说着突然望向骆离:“我听说你有一串古钱?”

    骆离一惊。再也不敢小看他,先是问了一句:“不知道长从哪知道的?”

    最近有寒流袭过来,进安身体微恙。有点小感冒。他伸出小指,掏出鼻孔里的干鼻屎,脑子里正琢磨着心思,下意识的就想很熟练地伸进嘴里。

    看得棠秘子和骆离心惊胆颤,还好,他终于在紧要关头意识到旁边还有人在,眼睛故意瞥向一旁,两指一弹,把干鼻屎弹了出去。

    “我有我的消息渠道。你只说有没有?”

    棠秘子才是真的有洁僻,他喉咙不受控制地蠕动了两下。差点吐出来。眼睛刻意避免看他的手指,那指上还沾着一条清鼻涕液没擦呢。眼神太好了。也坏事呀。接下来的对话,很多都没听进去,过了好一阵,才平复好心情。内心触动很大:敢情你的洁僻只是对别人,自个儿不包括在内,真是一朵奇葩。

    “是的,是我师傅留给我的,可是已经被封存义那个狗道给破了法力,很久都没用过了。”骆离说得更为详细,反正他也知道。

    进安很满意他的回答,等的也是这句:“我说道法师全都废了,就是因为你的古钱。封存义在他们的身体里分别布下了一道*咒的一部份,听说当时还把他们聚起来,朝你出手,被你给破了阵法。阵一破,他们全都被伤到了心脉。加上还要用法力来供养法咒,以扰乱你古钱的灵性,根本腾不出身来修炼,一个个地都快被你的古钱拖死了。最近听说又死了两个,你那宝贝在是不是受外力的控制越来越小了?有试过吗?”

    骆离记起在迈啊密的一卦二相,点点头:“嗯,前阵子无意间有显出卦相,而且十分精准。”风水家人和睽卦在当时的情况下来解相,完全符合;末一爻对准了小本子,后来她就受伤了。还有感情纠葛之类,全都中了。

    “没事,等他们全都死了,你的宝贝就能用了。七七门的道法师绝对一个不剩,全都会死光。剩下的那些小虾米,不如放他们一马吧。如果再敢犯事,我们这些人各方道观,也不是吃素的。”进安说完,还没等骆离回答,又道:“能否借你的宝贝一观?”

    棠秘子马上醒了,急道:“看不了,戴在他手上就取不下来了。旁人碰到,会影响灵性。”

    骆离一愣,随即明白了,故作严肃地点头。

    “是吗?看都看不得?”进安也不傻,回头对道童说道:“给我打盆水来。”

    棠秘子和骆离撒了大谎被人拆穿,顿时尴尬,特别是棠秘子,一把岁数了,有名有望的。

    “咳...那个,进安道长你别费事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咱们卜卦是平铺而上,而他卜卦是立在空中,跟有吸力一般。绝不是我诓骗于你,如果不是真的,我何必把你得罪了,我们可是有求而来。”棠秘子打算一错到底,比的就是谁脸皮厚。

    ————————

    感谢书友“路边的野猪”(好有个性的id)投来一张宝贵的月票,谢谢你有了月票还记得我。(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