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64-366章 幽襄子

第364-366章 幽襄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骆离受钟方的影响很深,淡薄名利,一心只为追求道术,希望道术发扬开来,四处开花。

    说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

    骆离带着刚刚换完气的山灵,准备坐一段公车,就飞到东沪去。鸡鸣第一遍,天没大亮。

    “你是?”打开门,规规矩矩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黑,瘦,高,这是首先印入脑中的印象。

    来人一见骆离身上萦绕醇厚法气,当下打揖说道:“南疆幽阳子前来拜会骆宗主。”

    “快请进。”来了个有心人,一早上来守着了。

    “谢宗主。”

    骆离看看时间,赶紧把棠秘子喊醒,不忍心叫醒子时末泡过药汤才休息的秦恒。

    “昨夜我夜观天相,紫微星在上弦蒙尘,我就知道今天如果不早来是见不到宗主的,所以寅时就从山下出发,步行到此,正好遇到宗主出门。”

    “有诚意!孺子可教也。”棠秘子衣服还没穿好,正走下楼梯,听到这一句,心情大好。他用“孺子”还说得过去,可是幽阳子在小他十几岁的骆离面前依然毕恭毕敬,丝毫不乱分寸。

    “不敢,希望没有耽误宗主的大事。”幽阳子赶紧跟又向棠秘子行礼。

    南疆幽阳子,棠秘子昨天一从警局拿回贴子,骆离几人就翻看过一遍“进安笔记”,并没发现这么一号人。看来果然是个隐匿民间的高手,人虽然隐匿,可消息并不蔽塞。

    “你只差一步就突破到道法师,是不是为此事而来?”骆离直言问道。

    幽阳子眉眼分明,鼻圆唇厚。原本长得很有亲和力,但是神情却给人一种刻板的感觉。

    “不全是。”他并没有隐瞒心思:“我与宗主有相同的理想,前天看了别人抄回来的广告。才得知骆宗主。宗主的最后几句话,说进了我的心里。‘修术先修心。修心必修身,身心术三修其平,不分伯仲,不论亲疏,乃至大境。’这句话虽然不是火离宗的宗旨,却让我万分赞同。我虽然偏隐一隅,远离江湖上的是非恩怨,但从没有疏忽身心术。人都说我刻板无趣。我自己乐在其中。最后,宗主要发扬道术,把葛氏弟子均炎所著的单传遗录,破例传给世人,博大的胸襟又让我崇敬。”

    所以,你就要来投奔我?骆离在悄悄静心观察他,感觉他说的句句发自肺腑。

    说到这里,幽阳子有些自豪地报家门:“我的曾叔祖是位道术大能,号为尘虚真人,想必宗主应该听说过。百年前。他在一次与人斗法中,与我师傅的三个师兄同时殒命。可惜我师傅入道仅十年,不但没有资格襄助师祖。连师祖的道术也没有学完整。师傅带着遗憾仙去,叫我另觅名师,一定要把道术传承下去。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与宗主的理想一致。”他等了二十五年,才等来一个。他这一门,传承下来的术法,别的都不精,唯有算术一种。依赖着精湛的算术。他相信这次终于等到机会了。

    棠秘子望向骆离,骆离点点头。两人眼神交会。都明白尘虚真人死于何时何地。

    一百多年前,幽阳子都没出生。他师傅也很年轻,估计并不清楚那场上千道士与荣家寨大巫斗法的情况。

    道术传承就是这样断的啊。骆离的师祖孟玄子有道号,应该是曾师祖抱阳子取的,钟方和张启山均没有。想必师祖认为,至他以后,葛氏一派再无资格授道号吧。

    骆离心中一叹:看来就连师傅也没得到葛氏道术的完整传承,所以,师祖才不授道号。葛氏一门,都认死理,却出了个异类张启山为祸世间,真是莫大的讽刺。骆离一想到葛氏道术与张启山,就有种切腹之痛。终于明白师傅为什么少有笑容,原来,他一直处在煎熬中。

    想到这里,骆离觉得幽阳子这个道号太过宏大,并不适合他用,问道:“你的道号是谁取的?”难不成像棠秘子一样,自己随便给自己取了个带子的高大上道号?

    “这是师傅在仙去前,翻阅本门道谱后授予我的。他...他自己并没道号,当时我只有十五岁,根本无资格。师傅的苦心......是希望我有朝一日,我的法力与道号堪配吧。”幽阳子时而停顿,想到他师傅就来了情绪。

    骆离很欣赏他这一点,重感情的人,再怎么也不会是个恶人。忍不住看向棠秘子:瞧瞧人家的道号,你的是哪门子。

    “我加了个姓嘛,谁都知道不正统。不过,大家愿包容我,我讨人喜欢,用用又怎么了?”棠秘子差点吹胡子。

    骆离对幽阳子说:“我的曾师祖号为抱阳子,你的道号犯了忌讳,如果你同意,我给你换一个字?”

    幽阳子大喜,当下行师徒礼:“弟子谨听师命!”

    “你答应收下他了?可是他的门派并不低......”棠秘子虽然欣赏幽阳子,又嫌弃他年龄有点大。

    骆离看看时间,马上就到辰时了,说道:“都是老君道主的弟子,我们师祖辈们百年前还共同御敌,此时还分什么门派。时间不早了,我马上要出去。我把你的阳字改为襄字,以后你就叫幽襄字。你的师傅没能襄助到他的师傅,你一定能襄助到我。快起身,我们火离宗没有那么多讲究,有讲究也是对初入门或者外面的人。你是自己人,用不着那些繁文缛节。”

    幽襄子赶紧听话地起身,狂喜过去,心里又疑惑,难道我不是初入门吗?

    “从现在起,你就可以学习葛氏道术,书在我另一个弟子那里,等下你们一起翻阅。书上有有祖辈们烙下的法印,对着书修习才能领悟精髓。”

    “现在就可以?”幽襄子刚刚入了火离宗,又得到了道号。马上就可以学习他梦寐以求的葛氏道术,总觉得有点不真实。心里隐隐怀疑,是不是遇到骗子了。

    骆离对棠秘子说道:“前辈。你上班时间还早,不如就给他讲讲祖辈们的渊缘。免得我们刚收的弟子。有所顾虑。”

    幽襄子更加糊涂了,骆离怎么称呼这个道法师为前辈呢?难道仅仅因为年龄,这也太不正规了。

    棠秘子朝他大声说道:“别东想西想了,他叫我前辈是以前叫顺口了,我一样得叫他宗主。你进我的房间,我与你好好说说,听后但愿你不被吓傻。”

    ......

    山灵附在骆离背包里直催:再不走天亮了。错了,坐车到达千里之内。早就大亮了。

    “别动!”

    山灵吓得不敢乱动。

    马上与主人传信息:古钱能用了?

    骆离边走边说:是的,看来又有一个七七门的道法师死掉了。这是好事,就是死得太慢了。

    他们坐车朝东边去,半小时后已经入了千里之内。天是亮了,可是雾很大,能见度特别低。

    “主人,好大的雾,错了,是烟尘,你看前面那三根大烟囱。”山灵指着一里外。那里有一座炼钢厂,烟囱成了这座城市的标志物。

    “是啊,辐射污染。大气污染,水质污染,道术界再难出真人了。”

    山灵也拧着眉头说道:“就只有陇族最好,灵气足环境美。”

    “呵!小家伙也想回陇族了。”

    “那是当然,至从离开陇族,我在合江都懒得修炼了,一个月都抵不上陇族一天。”

    骆离叹了一口气,催山灵干活。

    五分钟后,他们落到龙山寺的后院。

    “回包里来。我们去找戒色。”

    山灵缩小身体,乖乖听话。趴进包里随着骆离走进大堂。

    寺庙本是清静之地,龙山寺又回到了一年前。十分吵杂。

    “骆真人!”伙头和尚正担着一挑菜蔬与他打招呼。

    连伙头僧的消息都如此灵通,不知道现在龙山寺是谁当家。

    伙头僧说道:“一年多没见了,骆真人焕然一新啊。”以前骆离和小本子常常过来麻烦他,蹭饭“化缘”,与他很熟。他话是这样说,但还是不改亲切,开起了玩笑。

    “你不也焕然一新了,减肥很成功吧,现在你的身材十分有型啊。”骆离笑着回了他一句,说道:“我听说了永圆方丈的事情,过来是想拜祭他,现在你们的主持是谁啊?戒色在哪?”

    伙头僧看见骆离提到永圆住持显出忧伤,反倒劝他:“我师傅有大功德,是喜事,走时也很安详,千叮万嘱不让我们难过,大家都是笑着看他去的。还没吃饭吧,快跟我来厨房,我给你做吃的。”

    骆离本来不饿,不想拂了他的好意,顺便再尝尝他的手艺。

    伙头僧途中遇到一个小沙弥,叫他去叫戒色,进到寺里小厨房就开始烧水做糯米丸子。

    骆离和小本子以前就爱吃这个,看着伙头僧一个劲地忙活,心里说不出的酸涩。曾经在龙山上的那半年,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骆离来了!”戒色瘦了很多,经过一年的闭关和失亲之痛,他的圆脑袋好像都变小了,僧袍穿在身上空落落的,并不是住持袍。

    “这一年我们出了太多事情,半天都讲不完。最近才听说了龙山寺的事情,所以......”

    “我也没吃饭,我们一起吃点,慢慢听你讲。”戒色拿了一双筷子递给骆离。

    两人就坐在厨房边吃边谈,伙头僧识趣地避开了。

    如进安所说,东沪大桥下确实是戾气弥漫,齐梦秋受道教协会的推荐前去镇邪,被阴气入体蚀坏了灵魂,回去半年多就去世了。

    听戒色说到这里,骆离觉得奇怪,进安并不知道齐梦秋至死原因。

    戒色解释道:“上面封了口,严禁这事外传,连道教协会的人都不知道,说出没人信,还是宣传封建迷信。”

    骆离点头,他明白了。永圆殒命。那些戾气就是罪魁祸首。永圆方丈舍己为人,默默无闻地就去了,大功德啊。问道:“那些戾气到底是怎么来的?有人为的痕迹吗?”

    “说是人为。也算,领头那人也在那群怨魂之中。已经全被我们散去了怨气,破掉了那些阴鬼的修为。它们都是五十几年前战死在东沪的东洋鬼子,被那个东洋道士用法术禁固在桥底,形成了一个冥魇八方阵;长年累月地吸取天地精华,每个魂魄都生出了獠牙,头上炼出了青灯。”

    “青灯?!”骆离一惊,如果几千个孤魂野鬼都炼出了青灯,夜里出行。绝对是一片鸡飞狗跳牲畜不宁。被火焰低的女人和孩子碰到,轻者病,重者疯。

    戒色神情严肃地点头:“对,每一个都是。之前还没重建大桥时,桥上就时不时的死人,龙山寺一个月之中就超渡过九人。”

    “之前没听你们提过呀。”

    “你们走后发生的,那鬼东瀛鬼的青灯刚炼出不久。当时我也想找你,可是你却没了消息。我们也知道了棠道长在合江警察局里做事,并没有打扰他;此前我亲自去过一趟,只见他不见你。想着他也不顶事,也就没去与他相见。我师傅又坚持他自己办得下来,所以......”

    “执事......”

    戒色摆手:“你千万不要自责。我师傅死得其所,没有遗憾。他从来就不贪生怕事,一生所求,都是为了龙山寺的辉煌;正是因为我与他在佛义上有不同看法,所以我最了解他。”

    骆离不知道说什么,永圆主持确实是没有那些虚无空妄的大理想,他是一个务实的人;不管他有多少小心思,能够舍身取义,就是一个值得人们称颂的好和尚。

    戒色拍了拍山灵的胖头。说道:“你们这次回来是不走了吗?如果要回龙山来,我同样可以求戒拙为你们包一栋旅馆。”

    骆离摇头:“我就是上来看看。再去永圆住持的灵位上,敬三柱香。”

    “嗯。我等下就准备。说说这一年来你们都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你现在敛息符也不用了,法气逼人,还听说你要建火离宗传扬葛氏道术;以我对你的了解,平白无故的你不会做这种事,难道是因为钟方真人吗?钟真人对于世人来说真是个大谜团,现在你能告诉我吗?”

    提到钟方,戒色眼角瞬间就浸满了泪水,钟方走时,还说与他有缘份,结果......

    “我们突然从赵新村离开,其实是被人逼迫的,中了那人的奸计。我师傅本在棉国养伤,为了救我才惨遭毒手。索性,我就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你吧,但你得保证此事不传给其他人。”说罢,把房门关住,点了一张隔音符。

    ......

    戒色碗中的糯米丸子早就凉了,他听完已是冷汗淋漓。

    “葛氏的孽徒张启山与荣家寨朋比为奸,通同作恶!你的火离宗才刚刚建立,就把声势搞这么大,万一被先发制人怎么办?”戒色头顶冒汗,听完了经过,知道杀钟方的凶手张启山和荣家寨的事,担心害怕的同时,直觉骆离激进了。

    “没有办法,必须得快;如果他们要来对付我,火离宗也起到了牵制作用。你放心,我有准备。张启山上次突然出现在合江,露了踪迹,他都不敢逗留。”

    戒色并没放下心,把碗推开,站起来说道:“我能帮到你什么?”

    骆离本想说不用他帮,但是想到齐梦秋都搞不下来的事情,永圆完成了。回忆起荣家寨外面的那一团浓得化不开的白雾,那里面全是怨魂枉鬼。

    “有,你首先得养好身体呀,瞧你的身板跟四十岁的人差不多,哪像三十出头的年纪。不知道你们的解怨咒和渡化经作用如何?目前我最需要佛家的这两种经咒,当然要你这样有佛性和功德的僧人才有效。”

    戒色抬脚往外走,“好,邪术万变不离其宗,归根结底还是利用滥杀无辜的怨气来作恶,我知道怎么办。咱们先去上香,我再带两个师兄给你看看,他们受师傅圆寂之事的影响,开启了佛性。与我一样,都已退居内堂自修其身。”

    “那就太好了。骆离在此谢过。”刚才听戒色说现在的住持是戒拙,骆离一点印象也没有。看样子,戒色也不打算引他去见。试探着问道:“现在的住持是永圆方丈亲自指定的接班人?”

    “是的。师傅早在十年前就开始培养的。戒拙...是个能干人。”

    这一句就够了,骆离不再追问。二人一路走进竹林小院。永圆的灵位摆在那里。

    ......

    骆离重新与戒色留下联系方式,办完所有的事情,谢绝了午饭,匆匆离开龙山寺。

    “主人,有个老女人跟着我们。”

    “我知道,别管。”

    有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盯着他,骆离往前走了十几分钟,那个女人还死死跟着。

    “喻凡的妈?”山灵又问。

    还用说嘛。肯定是,之前忘记打听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没有死心,死死咬住龙山寺。就算永圆方丈做了一件大功德,仍没把她赐开。料想她肯定在上面有人,一寺主持作了这么大的贡献,都没让龙山寺洗脱嫌疑。

    “主人,她一直跟着怎么办?我没办法起飞。”

    骆离干脆掉转头,朝山上走去。

    女人见他往回走,大吃一惊,本能地退缩了一下。很快。她仍是迎着骆离走下来。

    骆离与她擦肩而过,感觉她很矛盾,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骆离走向龙山寺。

    “或许我们误会了,她也只是下山。”

    “蠢!她就是喻凡的母亲,难道你没发觉母子俩的鼻子长得很像吗?”

    山灵皱眉,最讨厌人家说他蠢了:“那她想跟着我们,遇见了咋又不说话。”

    “或许她也摸不准吧,又或许是怕我。不过与她儿子一样,习惯了偷偷摸摸做事。别说了,我等下绕到后面树阴下,你就干活。”

    回到合江时。正赶上新收的弟子幽襄子做好午饭。

    “宗主!”幽襄子似有千言万语,在家等了一天。见了却又不知说什么。棠秘子说的事情让他太震撼了,如果师傅能够知道师祖之死的原因。或许能坚持多活几年,不至于早早就去了。

    骆离扶起他的手,“以后不用这些礼节,我不想再提醒一次。只要心里有宗派,表面功夫不用多做。”

    老丑系着围腰,一身药气,从药房出来,对骆离说道:“唉,这些药材不行啊。除了十三娘拿过来的那些,其他的完全没有用处,全是种植的。今天晚上,秦恒是泡不了药汤了。”

    山灵得到骆离的允许,突地窜了出来,笑道:“那你怎么要买,又白花钱了。”

    “还不是想试试,看看这些牛黄、枫斗石斛、血竭、鹿茸差不多十万块钱。我当初以为再怎么也有点药效,错了,是有点灵气。可是一制出来,药效是有,灵气却无,钱倒是小事,浪费我的精力和时间,这才是大事。”

    老丑在不停埋怨,幽襄子盯着山灵百思不得其解。

    骆离只得给他解释一翻,原来棠秘子并没有对他说山灵的事情。

    老丑喊道:“宗主,药汤怎么办?秦恒泡了两天,筋骨韧性强了一分,那小子体质不错,吸收特别好,可不能断了。”

    “行,如果小本子明天回来,有她先代我主持大局,我回一趟陇族。”

    “小本子?宗主,如果你不知道人能不能回来,可以由我卜一卦。弟子其他不行,卜术还行。”

    老丑和骆离都笑了,“行,你卜吧,卜完我们吃饭。”

    幽襄子赶紧回到厨房,把手洗得一尘不染,坐在藤椅上掐指算起来。

    半晌,他惊讶地抬起头,问道:“宗主,小本子是哪里的高人呀,应该和宗主十分亲近,弟子竟然卜不到;卜出来的都是生人到坊,明天有两位道友过来,一南一北。”

    山灵像模像样地坐在他对面:“以后你和宗主呆久了,别人也卜不到你。”

    幽襄子更是讶异了。

    棠秘子肯定不会把骆离的身事告诉他,骆离也不会解释,最后老丑跟他说道:“你们宗主法力高强,磁场太大,所以他身边的人都会受影响,你卜不出来也正常,来吃饭吧。”

    哦,幽襄子非常费解,却也接受了这个说法。(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