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70-372章 陇族人的魂魄*弥越山庄来要人

第370-372章 陇族人的魂魄*弥越山庄来要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求推荐,求订阅!

    ————————

    “族长,我知道您一定等着取张启山的人头,骆离让您失望了。”

    这一出声,族长眼里射出寒光,就是这个张启山毁了她一辈子,她巴不得把之碎尸万段。问道:“这段时间你们都出了什么事?其他人呢。”

    骆离从迈啊密之行开始,一桩一件都没敢遗漏。只要让族长了解了祥情,她才感觉得到骆离对她的敬重。

    ......

    珠珠两手紧紧搓在一起,下意识问道:“有什么需要陇族做的?”

    “有......”骆离本想先说点感谢的话,发现珠珠问完有些尴尬,马上止住话头。

    钟方的徒弟能想到建立自己的宗派发扬道术,族长十分赞同,早就该这样做了。青出于蓝,骆离果真强过他的师傅,族长摒弃掉心里的阴霾,笑道:“好事呀,如果差人手,就把露露和珠珠带去,我这边另外安排。”

    珠珠马上回道:“师傅,这一个月我荒废了很多事,走不开;露露还要跟进下面军政府的事情,也不能去。我想,骆离需要的不是人。”问他:“是吗?”

    需要人啊,怎么不需要,但他不敢说。

    “珠珠说得对,天岳观还在建,这次过来是向陇族买药材的。外面的那些没法用,大秦产药材的就两座大山,棽山和荣百山。现在曾叔用的就是棽山南密族的,可是量太小。”

    族长点头:“这没问题,等下让珠珠帮你办。现在你们急需用钱,我这边的药材就免费送你,你不能给钱。”看见骆离要反对:“钱对我们来说没用,每年都有人给我送钱来。我还差你那一点吗?你要是过意不去,下回我需要什么,再朝你要。”

    “好吧。”骆离有种得到长辈支持的感触。

    珠珠起身准备出门。问道:“往后你们就都去天岳山,不来陇族了?”

    骆离笑道:“怎么不回。尚道士最急着回来,还有棠前辈的徒弟;忙完以后,下面交给老丑和新人处理,我也要两边跑。毕竟,哪也没有陇族的灵气足呀。”

    珠珠没再说话,找人预备药材去了。

    族长看向幽襄子:“这位也是要留在陇族的?”

    幽襄子赶紧起身,恭恭敬敬地再次施礼:“不知是否打扰了贵族的清静。”

    族长站起来,引着他们往外走。“不打扰也打扰了,你已入了骆离的火离宗,那就是自己人。”余下的话她懒得说了,带着他们来到屋外,指着骆离以前住的房子,说道:“你也住那里吧,愿你早日突破道法师。”

    “感谢族长予以方便,以后陇族就是幽襄子的另一个家。”

    族长抿嘴一笑,“倒是挺会说话,我瞧你和长得黑黑瘦瘦。莫说还真像陇族人。”

    幽襄子得到这句,简直像得了夸奖,连连称是。陇族的灵气让他浑身痒痒。恨不得马上就坐下运气。就算族长不同意,他死皮赖脸都要留下来。

    “你先进屋去,看看还有没有啥需要的。”

    “好的宗主。”幽襄子赶紧推开木门,一不留神撞到了门框上。

    “骆离,你随我来,我还有话对你说。”族长说道。

    “好。”骆离跟着她来到山峰顶上。

    族长一跃就站了上去,骆离也跟着上来。这里仿佛是陇族灵气源头,脚下的灵气浓度是山寨里的两倍,以前山灵和他就常常在这里练功。

    “你知道陇族最厉害的是什么?”

    骆离答道:“速度!”

    “速度不算。要让你新收的弟子练成陇族的速度那是不可能了。陇族人从孕育起时就沐浴充足的灵气,三岁开始识字。五岁习武;灵气与劲气伴随着年龄融入了他们的骨子里,正是因为有灵气。所以他们才能达到超过法术的速度。外人,是办不到的。”

    骆离左思右想:陇族最厉害的应该就是速度了,别的都不如道术。

    族长说道:“你站在这里,发挥起道术来应该更有威力,对吗?”

    骆离点头。他稍稍一运气,间隔一个月没有吸收到灵气的身体顿时舒畅无比。

    “你攻击我的魂魄。”

    “什么?”

    族长露出一丝意味莫名的微笑:“照做,不要留余手,尽管用出你毕生的道行。”

    骆离一凛:“族长,我的法力强过师傅。”

    “是吗?那你就用到你师傅那般的程度吧。别再废话,动手。”

    见她成竹在胸,骆离就放手一试,调起经络里的灵气双手合拼,结起了一个击杀式的法印,像对任小丽那样,朝她的头顶拍下去。

    族长的眼睛一如攻击前,一片清明。

    “不到你师傅的一半,再用力。”

    骆离非常吃惊,族长悠闲地站在那里,身体呈松散状态,竟然能抵抗他的法术。于是,加大了力度,用上更多的法力,手掌旋转一圈,聚力打下去。

    族长的命宫被法气触到,皮肤跳动了三下,眼睛里还是干干净净的。法术根本没有伤到她的魂魄。

    族长看见骆离讶然,笑道:“看到了吗?速度是对付平常人的,我们的坚固的魂魄是对付道士的,这才是我陇族最厉害的地方。”

    “叹为观止,族长,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荣家寨的邪巫......”

    族长打断他:“没有见过,不敢妄下结论。你刚才施出的法力与你师傅相差不多,我开始说让你拿出毕生法力,你敢试吗?”

    “族长您确定?骆离这次不会再留余力。”

    “好,你再来!”

    他立即调动经络里的灵真二气,融合在法印中,旋转三圈半,吸光脚下刚刚涌出来的所有灵力,朝着族长的百汇穴全力一击。

    族长的身体禁不起二气的劲扫。风乍声突起,被他拍下了山峰。

    “族长——”骆离心提到了嗓子眼。

    族长落地前已经稳定了身形,只是觉得头顶嗡嗡作响。差点晕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脚又不停使唤。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你用两气确实厉害。”族长揉了揉太阳穴:“我这是被你真气伤的,并不是灵气。”

    她一说话,骆离就放心了。显然,还是没能伤到她的灵魂。

    “族长,这是怎么练出来的。”如果可以改变灵魂的强度,那他以后遇到荣家寨的巫师,身体或许不再发抖,一想到那种感觉。骆离不舒服。一种把控不住的无奈!

    “从小就练,陇族人人都是,可他们并不清楚自己的灵魂强大过普通人。这是上任族长在司马家的秘库里发现的记录,陇族除了我,连珠珠都不知道。我们的魂魄是用了巫医秘术,四百年前我们从大秦迁过来,就是因为被巫医逼迫。”

    说到这里,族长找了块石头坐下,她还有点头晕。骆离震惊非常,忙把她扶好。族长没有拒绝,对他讲起了往事。

    四百多年前,大秦还是封建朝代。那个皇帝受巫医的蛊惑。要拿活人来练药,以求长生不老。要长生不老,首先就要从灵魂练起,必须使灵魂足够强大健康。因为皇帝的残暴无能,许多穷人,大都身体发育不良,受压迫奴役,民不聊生,灵魂能强到哪去。巫师建议拿富家男子甚至贵族子弟来试。

    那昏庸的皇帝老儿居然同意了。纵容巫师偷偷的虏获。纸是包不住火的,皇帝老儿晚年的时候。巫师也老了,几个徒弟争产抢名起了内讧。被一早就注意他们的几家大贵族寻到了机会。趁机夺走了老巫医留下的秘宝。

    徒弟们防着自己人,却没料到被别人钻了空子。几家大族带着财富和两千多口族人还有家丁私军,一路向西,逃进了棽山。本以为逃不掉时,老皇帝突然驾崩了,老巫医立时被新任皇帝砍了脑袋,并四处捉拿他的徒弟。老巫医的徒弟由正义之师,马上变成了丧家之犬。

    “族长,老巫医已经成功了?你们现在学习的功法就是他用活人炼出来的结果?”

    “对,我们的祖先开始只是为了保住国家,原本是想毁掉老巫医的秘宝,免得再祸害国人。奈何皇帝昏聩派兵追杀,要把他们一往打尽,逼不得已只得选择逃亡。等新皇帝派人来寻找他们时,他们已经用了秘宝里的东西。当时也是没有办法,两千多人,死伤大半,如果不用秘宝的功法和毒药,或许早就死尽了。”这应该是给骆离的解释。

    “族长,我知道这秘宝是用活人作试验,背景非常血腥。但是,现在的陇族人并没有错,而且好像也达不到长生不老的境界。陇族人只是自保,没去害人。你不用多解释,我没有其他看法。”

    族长心说:你比你师傅钟方开明。

    接着又讲陇族迁进棽山北的原因:“那时的人们谈巫色变,一边忌讳它的神秘和厉害,一边又想着自己能够得到,几大家族内部也起了争执。一些人想要回去归顺新皇帝,重新获得荣华富贵;一些人却要隐匿山林,不愿再卷进朝政;最多的一些人,却是想长生不老,就是以司马家为首;最后还是后者胜利了。”

    看着骆离跃跃欲试,族长道:“你知道不,我们的小孩在五岁之前有个洗礼的仪式。先是放掉身体三成的血,混入药济后再灌输回去。然后修习功法,辅以每个陇族父母都会制的‘滋养药’;待孩子成长到十六岁,强大的灵魂便铸就成功了。只有经过这样的洗礼,他们才算是陇陇人。当然,如果功夫越高,灵魂还要更强大。”

    骆离一听,顿时黯然。

    “你先不忙着失望,我觉得你行。除你之外,你师傅活了一百多岁,我活了六十多岁,我们都没发现还有谁可以融合灵真两气。我问你,你敢试试吗?”

    又问他敢不敢?

    骆离想也没想,下意识地回道:“我敢。”

    族长坐了一会儿,头不晕了。就带着骆离往回走:“第一步至少需要二十八天,才能看见成果,你有时间吗?”

    一个月。他不确定时间够不够。

    “在天岳观修好前,我应该有时间。还是要等我带药材回一趟合江。看看那边情况如何再作打算。”

    族长想帮忙,却帮不上,她这一生都是不能下山的。珠珠明显是不愿意去,就算他们都不是道士,宗派里管理杂事的人也少不了。能帮着管理一些庶物,也不错。

    “杨壮和桃陶功夫不如露露,但他俩都精明,你走的时候把他们带走吧。别的不说。跑跑腿还是行的。”

    被长辈支持的那种满足感又涌上来了,骆离赶紧点头:“谢谢族长。”

    在小本子等人还在担心他的陇族之行时,他已经超出意外地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还得到一个惊喜。

    骆离走后第四天,江道海的便宜师傅弥越散人终于坐不住了。预计了各种可能,准备十分充分,带着他山庄所有人还有西山村的村支书,一行十二人,浩浩荡荡地杀了上来。

    “火离宗,你们宗主不在。现在是谁主事,给我出来。”弥越散人的小喽喽站在大门外叫嚣着。

    秦恒一天吃五顿,正在“打腰台”(注:某地俚语。特指在早饭与午饭中间那一顿),吃着天麻糖水蛋,被那尖声尖气地声音一吼,差点把碗给打翻。

    老丑眉头一皱,“慌啥,宗主的药材还没到,这可是最后一碗,浪费掉就没了,咱没富裕的供你抛洒。”

    秦恒赶紧把碗端稳啰。问道:“那说话的是男是女?听着太怪了,想吐。”

    “去叫我们的主事闻无本出来。”老丑自己也想笑。秦恒走后,他忍不住掏了掏耳朵。不掏痒得慌。

    “嘿?不说话我们就进来了,你家的房子装不装得下,要是踩!坏!了!我们弥越山庄可不负责。”弥越散人微微跺脚,那尖声又响起。

    小本子早就听到声音,跑去藏江道海了。他四天滴水未沾,那斯一下轻了五六斤,心里啥都清楚,可就是动不了。一张符箓管一天,快到时间了,小本子又给他补上。现在他觉得手脚连同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再被束下去,都不知道气脉还能运行不。在心里把他们从前十八代祖宗,骂到后十八代子孙,还是不解气。

    “骂吧,骂吧,使劲骂,趁你还活着。”小本子看见他舌头想使劲发声,猜到他在说啥。

    江道海一听,顿时不吭声了。不敢再逞匹夫之勇,活着出去才是王道,这帮土匪。

    小本子出去时,弥越散人一众已经涌进堂屋来了。

    村支书一看就得了不少好处,大扫一挥,叫秦恒上茶摆凳,自己坐在了大厅的正椅上。

    秦恒当他放屁,“起来起来,这是我们主事做的。你别拿着鸡毛当令箭,这里没人听。”轻轻一拉,就把那大腹便便的半老头给拉了出来。

    村支书一脸铁青,瞧见秦恒还用抹布特意擦了擦他刚坐过的椅子,这种侮辱他何时受过。

    “一群刁民,你们办暂住证了吗?以为有人在警察局里做事,就不用走程序了。今天我代表的是国家,别给脸不要脸,给我站好,一个个接受检查。”

    村支书得到上面人的暗示,知道弥越散人的来历,正愁不知道怎么巴结,哪敢不好好表现。

    站在楼梯上的小本子定了定神,假意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是谁啊,我怎么一会听见狐狸叫,一会又听见狗叫,就是没听见人声。”几分钟不见,她换了一个发型,把头发盘了起来,还化了妆,一下子成熟了五六岁。眉毛也描粗了,看起来活像一个见惯场面的厉害女人。

    村支书猛一瞧,心里有点打怵。越是看起来漂亮厉害的女人,越是有背景。余光瞅了瞅弥越散人,还是直着脖子,吼道:“你又是谁?还有哪些人,全都给我过来站好,把身份证拿出来。”

    小本子慢慢地走下来,坐到椅子上,老丑和秦恒一人一边,坐在她身后。

    “你有什么权利?是谁赋予了你警察的职能?这是我花钱租的房子。就是我的,你凭啥私闯!就算是要查,也轮不着你。更别说我们早就办了暂住证。还是局里的局长亲自给办的,如果不信你就打个电话问问。”

    村支书看她的样子。就猜到她伶牙利齿,句句直戳要害。故意不回答小本子的话,朝四周看了看:“就你们三人,没有别的人了吗?你们住在我管辖的地方,我就有权利进来检查,谁知道你们这群外地人是不是通缉犯,是不是不法份子。”

    “等你当上警察再操心吧。”

    “我要为我的村民负责!你......”

    弥越散人终于出声了,打断了村支书:“打个岔。我本是个外人,也看不下去了。既然村支书是例常走访,你们一没礼貌二没态度,如此蛮横,我就帮他一回。局长是吧?我打个电话问问。”

    “呸!”秦恒啐道。

    弥越散人后面的弟子,立时就想冲过来逮着秦恒打。

    被他们的师傅喝止了,朝秦恒说道:“这孩子生得很高大嘛,靠着夜宵摊子的营养都能长这么好,你父母肯定很疼你。就是不知你孝顺他们不?呵。”

    他的徒弟们不约而同,露出瞧好戏的笑容。

    “江湖事。不牵扯父母儿女,你们干了什么?”秦恒心里一急,朝弥越散人大吼。

    弥越散人派头十足。一双鹰眼,宽额方脸,看起来很有官相。不理秦恒,拿出手机打电话。

    特意当着他们的面,跟局长先聊了些家常,貌似很熟络的样子,然后问到小本子他们的事。语气里不泛暗示:他是很有来头的,与上面某人特别铁,每个月的家宴上都能碰面。你得站在我这一边。听我的话,我才不会在背后下你的烂药。如此云云。

    一帮败类!小本子心中骂道。

    包括村支书这条老狗,和弥越散人身后的十条小狗。个个与有荣焉的样子。真是奸人当道,世风日下。

    “弥越散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今天过来是求我的还是求我的?”

    弥越散人刚刚挂了电话,心里正郁闷,合江警察局那局长就是粪坑边的石头,又臭又硬;早就得到过上面人的提醒,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招惹他。今天真是赶上了,果然被打了一回老太极,死不表态。又听见小本子毫不遮掩的话,气得想把电话摔了。

    “好,不说暗话,把我的人放了。”

    “你的人?你看看我们三个,哪个是你的人?”

    “你是不想好好谈了?”弥越散人话音一落,他的一众徒弟都围了上来,想靠人多势众玩横的。

    他自己反而被挤到了后面,真是一帮乌合之众。

    老丑站住没动,口中说道:“秦恒你还等什么?在自己家里打人,以一对十一,走遍天下都有理。记住了,别把旁边那条老狗伤到了。”

    这就是连老大一起收拾了?秦恒早就按耐不住,架势一摆出来,左右开弓,双拳四腿一顿乱挥。双掌忽忽生风,脚下左一个扫堂腿,右一个落地锤。眨眼功夫,把这帮骗人的神棍全都打趴在地。

    村支书吓白了脸,最怕遇见不讲理不吃他那一套的“刁民”,口中喊着救命奔出门去搬救兵。

    小本子早就悄悄离开座位,启动了门外的阵法。

    秦恒这小子虽然好武,打架还是第一次,见人都躺地上了,就收了手。可是这群人满嘴喷粪,仍没消停。弥越散人有徒弟替他挡着,只受了一点轻伤,看见一地的烂手机吓得六神无主。

    他在合江三年,到哪不是人人恭维着,学的本事全在嘴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粗暴的阵势。一时脑子反应不过来,只知道一个劲地喊着:“土匪,流氓......”

    小本子见村支书真像条疯狗般在门前来回打转,对秦恒说道:“干嘛停了?给我继续打,打得他们不敢骗人,打得他们叫你爷爷。”

    秦恒自己也累着了,喘了几口粗气,用死力踩这帮人的肚子。一个个被踩得口吐白沫,有些连早饭都吐出来,张嘴骂人是不能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