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66 病中缠绵

066 病中缠绵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男人还在生气,表明上看不出什么来,甚至连呼吸都与平时一般无二。

    但,慕容卿却就是知道,他在生气,而且是非常非常生气的那种。

    男人笼罩在自己头顶的眼神是冰冷的,甚至带着点儿阴郁的气息。尤其是那股低气压,慕容卿毫不怀疑,身边的男人会多少天不理会自己。

    他最擅长的就是冷静处理,而这偏偏就是慕容卿不喜欢的。

    她觉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双方能够互相坦诚,哪怕就是吵架也好,吵完没事就成。

    冷静处理,也就是所谓的冷暴力。男人不理会自己,完全不管自己的事儿。如今双方还在蜜里调油的阶段,一切自然没什么问题。

    将来,她嫁入九皇子府,两人再起争执。

    想到后院那些野狼似的女人,慕容卿不禁打了个冷颤。那么多头野狼,夏侯奕岂不是会被分吃了?

    感受到怀中小妖精在打冷颤,夏侯奕的眉头是越拧越紧,虽然还在生着气,但他却还是缩紧手臂,将她又往怀中裹了裹。

    “殿下,你还是疼我的,对吗?”慕容卿可怜兮兮的抬头,柔媚的大眼中仿佛有着晶莹的液体在其中酝酿,仿佛,夏侯奕说出否定的答案,它就会当即滑落下来。

    该死,小混蛋,是摸准了他的软肋吗?明知他最讨厌看到她的眼泪,还给他摆出这么个鬼样子出来。

    “哼!”冷冷的瞄了她一眼,夏侯奕最终从鼻子里喷了口气,算是给了她回应。

    慕容卿的小脸瞧着是更加可怜了,她使劲的往夏侯奕的怀中拱,小身板一颤一颤的,“殿下,你别不理我,呜呜,卿儿会很难过的,呜呜,殿下,卿儿好难受。”

    “混账东西!”夏侯奕忍不住的骂了一句。明知小妖精有可能是在装可怜,他还是无法忍住泛涌到全身的心疼情绪。

    “哪里难受?”夏侯奕紧绷着脸,轻轻的拍打她的脊背,“乖,忍着点儿,很快回府,吃了药便能好。”

    “呜呜……殿下,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抽噎着,慕容卿还不忘求饶。“殿下,我跟你保证,真的,以后再也不敢这样做了。”

    “闭嘴!”夏侯奕没耐性的怒吼,打断了小妖精那断断续续的哭求。“再有下次,洗好屁股伸过来。”冷冷的丢下这句威胁,他便再不言语。

    趴在他怀里的慕容卿愣怔起来,洗好屁股伸过来,那是什么意思?

    不知是否因为生病的缘故,脑子不好使,思量了好一会儿,慕容卿愣是没能想明白夏侯奕的想法。

    是要打她吗?

    “殿下,你真舍得打我?”

    夏侯奕轻声哼,“打你?为什么?”打了她,回头不知会怎么跟自己闹腾,到时候,闹心的不还是他。

    既如此,他为何要打她。

    不过,想收拾小妖精,他有的是法子。

    慕容卿诧异了,眨眨眼,不解问道:“殿下,真不是打我?”

    “不是。”夏侯奕回答的异常干脆。

    只是,他越是如此,慕容卿心中越是放不下。

    紧紧的揪着夏侯奕的前襟,她挤出了一抹看似灿烂,但其实不然的笑容出来,“殿下,那,那你会怎么收拾我的小屁股?”

    好吧,总是先弄弄清楚,她才能想出解决之法。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那才是她慕容卿必备大计。

    “想知道?”突而,夏侯奕那冰冷的俊颜就贴到了她脸前,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使得那一张本就红艳的小脸越加的红艳。

    明明很想点头,但男人的脸近在咫尺,慕容卿压根就不敢动作太大。

    坏人,分明就是故意的,想让她自动送上门,哼,做梦吧。

    “是。”慕容卿小心的往后扬了扬头,认真的说。

    谁知,夏侯奕却又是往前贴了贴,薄唇轻轻掀起,冷硬的两个字随即蹦出来,“求我。”

    慕容卿黑脸,又是这句,怎么最近总是这样,何时占据主导地位的她彻底沦陷,变成了总是求人的那一方?

    她不服,凭什么,到底是哪里错了,为何不知不觉间她的地位就沦陷了?

    “求我。”男人又往前贴了贴,两人唇间的距离仿佛只有一线,又仿佛早已贴上。

    慕容卿是动也不敢动,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每次男人靠近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是止不住的有些紧张。

    两手死死的握拳,大大的眼睛微微的闭着,只能瞧见那忽闪个不停的睫毛。

    正是这忽闪的睫毛泄露了她内心的真正秘密,小妖精也是会有害怕的时候。

    这项认知爬上心头,夏侯奕心中的怒意倒是稍稍平缓了些。

    本以为小妖精是什么都不怕的,如今看来,也不尽然。

    “求我!”男人的声音又低沉了些,气势陡然加重,明显可见,小妖精那睫毛忽闪的速度增加了。

    怎么办?求还是不求?慕容卿的心里开始了剧烈的拉锯战。

    一个声音说,求吧,自家男人,服服软怕什么,说不定,他因此高兴,啥过去的事都不会再计较。

    另一个声音却说,当然不能求,男人都是蹬鼻子上脸的能手,求了这一次,你完全就会落于下风,再也抢不回自己的主导地位。

    慕容卿被那句抢不到主导地位给吓到,一时之间,马车内的气氛瞬间冷凝下来。

    她甚至有些不敢睁眼去看男人,不用看她都知道,此时男人一定是黑了脸。

    这次她却猜错了,夏侯奕对此很有信心,他一点也不着急,他是算准了慕容卿最后会听话的来求他。

    “怎么?没想好?不急,慢慢来。”夏侯奕反过来安慰着慕容卿。

    “殿下……”慕容卿诧异极了,忙睁眼去瞧。

    不瞧还好,这一瞧,彻底被镇住。

    眼花了还是病傻了?

    为什么夏侯奕不生气,他,他居然还一副好心情的模样?

    慕容卿忽而觉着,自己的世界貌似变得不对劲了。

    “慢慢想。”男人突然伸出右手食指,冲着慕容卿的小脸戳了戳,一副逗乐的模样。

    慕容卿打了个激灵,又往男人的怀里钻了钻,“殿下,你真的没有生病?”

    太可怕了,冰冷的夏侯奕露出这样柔情的一面,还是在盛怒之中,不是太奇怪了嘛。

    “怎么,想我直接出手?”男人饶有兴致的问。

    慕容卿心中一个咯噔,她可没有忽略掉男人说话时眼中闪过的那一抹闪烁的火花。

    “你,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这个。”男人再也没心思逗趣儿,直截了当的贴上了那红艳艳的唇。

    不同于以往的柔软幽冷,今天的红唇是火热的,烫人的,但却给了男人飞一般的独特享受。

    慕容卿的唇是火热的,夏侯奕的唇却是冷的。

    一冷一热,彼此交融。

    冰火两重天,各中滋味也只有他们当事人才能够明白。

    “小混蛋!”怒骂中,夏侯奕狂野的在那红艳的双唇上冲刷着,似是要释放自己体内多余的精力。

    慕容卿被他搂在怀中,压在身下,双唇被堵住,思绪早就开始混乱。

    此时此刻,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又中计了,男人根本就是在逗趣儿,等的就是这一刻。不管她求还是不求,最终结果都一样。

    她不禁开始在心中悲戚的哭,呜呜,为什么她就不是他的对手。

    这是夏侯奕早已想做的事情,仿佛在继续着在宫中没有完成的事儿。

    狂野的侵略,肆意狂涨的激情,马车内急速升温,两人都沉浸于那股火热的激情之中,什么生气,什么求饶,全都被抛掷了脑后。

    他们尽情的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独享时间,属于他们彼此的激情时刻。

    那一幕幕火热的激情,羞红了月亮的脸儿。

    慕容卿的脸也是跟着越来越红,隐隐有一种快要滴出血的状态。

    感受到她体表的温度越来越高,夏侯奕这才不舍的放开她,指尖沿着她的唇部慢慢的勾勒那完美的形状。

    “小妖精,再敢惹事儿,我就用这里去打你的小屁股。”他捉住慕容卿的手,覆盖上自己的唇。

    满意的看见小妖精瞪圆了眼,使得本就很大的眼睛显得更大,里面满是惊诧跟吓到的表情。

    那一刻,慕容卿是真的抖了抖,小屁股下意识的就扭了扭。

    老天,这男人还是她熟知的那个冷面男人吗?

    这种邪恶的话,他怎么说的出来?

    男人突然又是一个垂头,被慕容卿双唇上的温度所侵染,他的唇也开始变得火热。

    那么火热的唇就这样紧紧的贴着她的喉咙,男人使劲一吸,慕容卿瞬间瞪圆了眼,整个身子也不禁往上拱了拱。

    欲哭无泪,呜呜,这是要将她给欺负死啊。

    男人却是抬了头,望着她喉咙位置的那一刻嫣红色的草莓,满意的扬起眉头。

    “你,你干嘛了?”男人的眼神太过邪恶,古怪,慕容卿看在眼中,心尖儿都在打颤。

    他到底做啥了?

    小手捂着喉咙位置,仿佛,她还能够感受到刚刚那一吻所传来的颤栗。

    对于那颗草莓,夏侯奕是越看越满意,那是属于他夏侯奕的标签,看以后还有谁狗胆包天再来觊觎他的女人。

    视线如钩子一般在她的脸上,身上四处探视,想搜寻下一处适合的场地。

    片刻后,火热的视线就那样直勾勾的落在了那两个小包子上面,夏侯奕只觉着下腹火热激涌,无法控制的悸动。

    没错,那个地位最为合适,虽然别人瞧不见,但却是他最想吃的地方。

    长臂一神,将某个还正在犯傻的小妖精勾入到自己怀中,夏侯奕的视线直直的往下扫。

    透过包子的顶端往下滑,他的眸光不由自主的幽暗了下来。

    该死,怎么办,他突然就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涌情绪了。

    “小妖精,我们成亲吧。”夏侯奕突然道。

    “什么?”慕容卿彻底清醒过来,“成亲?”她略有些不安,最怕的就是夏侯奕会逼迫自己早些成亲。

    事实上,成亲与否,早或者晚,她都没什么特别的想法。

    早已认定这个男人,早些嫁了,她也高兴不是。

    只不过,眼下将军府处处都是混乱,她倒是可以走人,那接下来,老夫人该如何去处理那些麻烦?

    她不放心,至少,在她将那些麻烦铲除掉之前,她不放心。

    “会有人替你来处理那些麻烦。”突然,夏侯奕丢出了一句让慕容卿诧异非常的话来。

    “殿下,你说什么?”慕容卿诧异极了,“会有人替我来处理麻烦?殿下,你不是说让我自己来处理吗?”

    “乖,闭眼,休息。”夏侯奕抬手摸了摸她的脑门,末了道:“以后你便明白。”

    男人显然不想再多说什么,慕容卿却明白,他一定是暗中做了些什么事儿。

    到底是什么事呢?慕容卿郁闷了,男人肯定不会跟她细说,真是急人。

    后来,任凭慕容卿如何使小手段,夏侯奕却是半句话也不透露,逼急了便会用自己的唇去堵住她的小嘴,瞬间,世界一片安宁。

    终于回到了将军府,老夫人早已接到消息,因着自己无法下床,便派了金妈妈过来看看情况。

    同来的还有二夫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怎能不过来。

    当见到夏侯奕抱着慕容卿大踏步的走来,二夫人忙迎了上去,“九殿下,情况如何,卿儿还好吗?”

    “放心。”仅仅只是丢下这两个字,他再也不说其他,径自越过二夫人,抱着慕容卿大踏步往上房走。

    那架势,周围的人瞧在眼中,被吓得一愣一愣的。

    二夫人回过神来就有些恼意,到底谁才是将军府的主人,还有,慕容卿怎么着也是大家闺秀,被个男人抱着算什么事儿。

    她虽然知晓慕容卿与夏侯奕郎情妾意,只是,有些事情她还是看不过眼。女人嘛,一辈子最重要的便是名节,万一这事情被有心人传出去,那可怎么得了。

    来不及细想,二夫人也忙领着金妈妈追了进去。

    室内,夏侯奕早已将慕容卿放在了床上,此时,她昏睡了过去,旁人瞧着,再加上从宫中得到的消息,都以为慕容卿是不好了。

    二夫人着急的很,忙喊着红叶上来替慕容卿把脉,看诊。

    “不用。”夏侯奕却是淡淡的阻止,随即喊道:“戈黔。”

    “哎呦,总算是想到我了?”戈黔从人群后面挤进来,打着大大的哈欠,提着个药箱,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快!”夏侯奕冷哼一声。

    戈黔忙打起了精神,“这里不是有个人会把脉的嘛,大老远的把我叫过来做什么?昨天研制解药,一晚上都没睡,刚刚好容易才睡着……”

    “不要废话。”夏侯奕回头,一记棱光扫过去,那眼中的凌厉气息让戈黔止不住的打个震颤。

    明知这家伙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可是,整个人浸于在那种可怕的气息中,戈黔还是止不住的打了震颤。

    “行了,行了,急什么,死不了。”戈黔犹自火上浇油。

    一时,室内的人全都瞪向了他。

    “瞪什么瞪?”戈黔哼唧着,但气势却是降了下来。

    为了让戈黔替慕容卿把脉,本坐在床上的夏侯奕便起身,打算让开位置。

    谁知,起身之际却是受到了阻碍,仿佛有人拉着自己。

    他诧异的回头,但见自己的左手袖袍上挂着一只白乎乎,软嫩嫩的小手。

    夏侯奕很清楚,慕容卿睡着了,她在睡着的时候还抓着自己,这项认知让男人的心再度软化下来。

    二夫人看在眼中,也不禁拧了眉,慕容卿的举动明显是对夏侯奕太过依赖,这真是个好现象吗?

    夏侯奕试探的去拉开慕容卿的小手,谁知,纵然是在睡梦之中,她还是死死的拽着,任凭夏侯奕费尽了力气也没能掰开她的手。

    “九殿下,还是先替卿儿把脉吧。”二夫人在旁边看着,心里一阵阵的疼。一方面是担心慕容卿的病情,一方面是觉着这丫头太过依赖夏侯奕,将来真嫁过去,怎么争的过那么多女人。

    这女人,如果一颗心还在自己身上,就算得不到,也不会太伤心。如今看慕容卿的情形,她分明就是已经喜欢上了夏侯奕。

    这孩子,到底可怎么好?

    不说二夫人心中如何叹息,那边夏侯奕听了她的话也就不再坚持。当着众人的面,他将慕容卿抱起,让她躺在自己怀中,随即用眼神示意戈黔替慕容卿把脉。

    众人静静的等待,戈黔一旦把脉开始就仿佛变了个人,那么的沉静,认真。

    不是是否被他那沉静的气息所影响,众人也随之冷静下来。

    好一会儿后,戈黔睁开了眼睛,缩回手,随意道:“放心吧,风寒,吃几天药,好生养着,不要再受风寒便能好。”

    本是安抚人的话,谁知,夏侯奕听了之后,不但没能满意反而拧紧了眉头。仿佛,戈黔的话中有什么让他为难的事儿。

    “奕,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戈黔诧异了,“难道我诊断有问题?”

    “不,你去开方子。”夏侯奕道。

    戈黔摸不着头绪,只是知道夏侯奕心中有事。

    只是见也问不出什么来,他也就索性不去管了。

    答应着,戈黔去开方子,然后吩咐红叶去抓药。

    当这些做完之后,他便与夏侯奕说了声,先回府睡觉去了。

    其实,这个时候二夫人真的很想赶走夏侯奕。都这会儿了,他还是不走,大男人的待在一个小姑娘的闺房,算个什么事儿。

    只是,夏侯奕望着慕容卿的眼神太过温柔,满是宠溺的味道,一时,她又有些舍不得破坏这美好的画面。

    后来,红叶熬了药端来,夏侯奕叫醒了慕容卿,亲自喂她吃药,而后又哄睡了她。

    迷迷糊糊的睡着之际,慕容卿眼睛也不睁,直接抱住男人的大掌,小脸蛋亲昵的在上面蹭了蹭,“殿下,别走……别……走。”

    “好。”夏侯奕只是简简单单的给了回复。

    慕容卿满足了,唇角挂着美滋滋的笑,开心的睡着。

    一直盯着她们瞧的二夫人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附近,两人之间那熟悉而又自然的亲昵动作,她也是过来人,岂会不知这些并非是第一次所为。

    二夫人开始不安,自己是真的把慕容卿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一个人根本无法做主。

    “红叶,绿心,你们两个丫头一定要好好的守着小姐,我先与金妈妈去给老夫人说说这边的情况。”二夫人心中压着事儿,再也没法待下去。想了会儿,她发现如今也只能与老夫人聊聊这件事了。

    因为放不下这边,她就安排了红叶跟绿心两丫头死死的守着慕容卿。如若让她知道红叶两丫头早已被夏侯奕收买,估计打死她也不敢这个时候离开。

    当即,二夫人便带着金妈妈离开,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没人知道老夫人与二夫人到底说了什么,只是知道,从那天晚上之后,二夫人就再也不去管慕容卿跟夏侯奕之间的事情,甚至,有些放任的意味。

    当二夫人离开之后,夏侯奕便转头看向红叶两丫头。

    红叶与绿心不由尴尬起来,对望一眼,犹豫了下,才躬身退出去。

    室内终于只剩下了夏侯奕与他的小妖精,他整个人放松下来,脱了鞋,拉起被子就躺上了床。

    事实上,就算慕容卿不说,他今天也是无法放心离开。

    今天晚上,注定了他是属于小妖精的。

    张开手臂将小妖精纳入自己怀抱,夏侯奕整张脸上都是满足的神色。他拉高被子,明明自己觉着热,还是牢牢的盖住两人,只因为慕容卿需要。

    “小妖精,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我都这样陪着你,可好?”带着点魅惑意味的独特嗓音在慕容卿耳边悄然响起,火热的气息喷洒上了她那小珍珠似的耳垂。

    睡梦中的慕容卿仿佛觉着有点痒,下意识的抬手挠了挠。

    见状,夏侯奕快速捉住她的手,人也随之贴过去,再度道:“小混蛋,答应我。”

    这次是略带有霸道的气息,但对于睡梦中的慕容卿而言却是没什么特别,她只是觉着有点吵,仿佛有蚊子在耳边不停的嗡嗡叫。

    心中想着红叶最近做事怎么越来越不靠谱了,帐子里的蚊子怎么没有捉干净。

    随手,她往自己耳边挥了去。

    “别吵。”小妖精呢喃着。随手轻挥,如若不是夏侯奕躲得快,真就被打倒。

    “混账东西,睡觉也不老实。”夏侯奕死死的扣住她的手,不准小妖精再度作怪。

    他倒是不去想想,如果不是他先招惹的人家,小妖精又怎会随意动手。

    牢牢的将小妖精圈在自己怀中,夏侯奕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势,“小混蛋,我们成亲,好不好?”

    回应他的只是小妖精的哼哼,小脑袋往他怀中又拱了拱。

    夏侯奕却是不气馁,再度道:“我们成亲,好不好?”

    小妖精再度逃,恨不能将自己整个人都钻到夏侯奕体内才好。心里还在想,明天一定要弄点东西进来熏熏屋子,怎么蚊子突然变多了。

    一个逃,一个追,夏侯奕乐此不彼的开始追逐的乐趣。

    有人或许在想,夏侯奕那么疼宠慕容卿,她生病了,为何还不让她好好休息,这样的折磨她。

    事实上,夏侯奕追求的仅仅只是个答案,一个他早已认定的答案。至于回答的慕容卿是否清醒,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后来,也不知是不是被吵得急了,慕容卿含含糊糊的就嗯了一声。

    那一声对于夏侯奕来说无异于天籁之音,整张脸瞬间放晴。

    他抱着慕容卿,用力的将自己的头压在她的胸口,含糊的道:“卿卿,你答应了,再也不能反悔。”

    他自顾自的宣布了结果,丝毫不给慕容卿拒绝的机会。

    好吧,慕容卿压根就不知道这事儿。

    这个晚上,夏侯奕并未离开,一直陪着小妖精,直到天亮。

    迷迷糊糊的,慕容卿被一阵渴意给惊醒。她难受的咳嗽两声,艰难的道:“绿心,我渴。”

    眼睛都没睁,完全是下意识的叫喊,小模样可怜极了。

    夏侯奕瞬间睁开眼睛,轻轻掀起被子,跑到房中桌前,倒了一杯茶,跑回去,扶起慕容卿,喂她喝了一杯茶。

    “唔……还想喝。”慕容卿迷迷糊糊的又喊。

    夏侯奕再去倒了杯茶,她又喝完,人这才清醒点儿。

    “喝足了?”低沉的男声在少女耳畔响起。

    小妖精猛然怔住,幻听了?怎么回事,怎么会是老男人的声音?

    “喝足了就轮到我了。”夏侯奕整个人覆上去,将还在迷糊劲儿的少女完全的压在身下。

    毫不迟疑的,男人精准的攫住了少女的红唇。积攒了一个晚上的激情在此刻悄然绽放。

    “呜呜,坏人!”慕容卿唔唔的呢喃。

    坏男人,一早上就来欺负她。

    奇怪了,他怎么会在这儿?小妖精完全不记得,昨天晚上是她死拉着人,不准人走。

    早上,人总是比较容易动情,更何况怀中抱着的是自己最喜欢的小妖精。一时间,夏侯奕只觉着浑身都在喷涌着激情,怎么都无法控制住。

    “小妖精,喜欢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我吗?”夏侯奕又开始了魅惑之旅。

    慕容卿被夏侯奕那一番强烈的攻势给弄的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思绪都不对劲儿了。

    她支吾着道:“喜欢。”真心实意的话。刚刚睁开眼睛,感受到他的气息,看着那张熟悉的,喜欢的俊颜,心中止不住的欢喜。

    心头也有那样的想法,从此以后,每天早上醒来都想看到他的脸。

    夏侯奕开心了,当即又给了她新一轮的火热攻势,算是给她的奖励。

    直到慕容卿快要喘不过气来,夏侯奕这才放开她。大掌牢牢的掌控住她的下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说准了。”

    “嗯?”慕容卿还有些没回过神。

    夏侯奕却是不给她反悔的机会,一个翻腾起了身,略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道:“我先回,晚上再来看你。乖乖的吃药,记得!”

    在吃药两个字上重重的说,以此来警告慕容卿,不可以使小性子不吃药。瞧见她点头后,这才转身离开。

    望着他大踏步离去的背影,慕容卿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舍的感觉,很不想他离开。

    话冲到口边,差点儿就要说出来。

    最终,慕容卿还是死死的捂住嘴,没让自己喊出声儿来。

    好吧,这会儿,她是真的有些想要去考虑夏侯奕的提议,想着每天早上醒来都能见到他,这感觉,真是不错。

    红叶两丫头打了水进来,慕容卿起身沐浴,更衣。先是吃了点东西,又过了会儿才老老实实的吃了药。

    她自己也不想整日病怏怏的,难受的劲儿,自己都不喜欢。

    药毕竟不是万能的,虽然戈黔开的药都是上好的,疗效也最佳,但到底需要一个过程。

    喝了一整天的药,慕容卿也仅仅只是觉着没有昨天那么难受了。

    到了晚上,往日里慕容卿都会去院子里乘凉,今天却是不敢。只能拥着被子坐在内室的软榻上,斜靠在枕头上,安安静静的看书。

    只是,她的心思却完全没有放在书上面。

    她在回想昨天的事情,皇上开始之时或许只是想要找找她的麻烦,并没有来真的。

    但到最后,四个皇子全都出面来保住她的时候,情况变了,她清楚的感受到,皇上对她的看法发生了新的变化。

    尤其是四个皇子一起逼着皇上的时候,他心里指定在恼着。

    没有皇上喜欢被人逼迫,处于上位多年,更加养成了说一不二的性子,从不会有人能够违背他的意愿。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四个皇子一起逼迫他,皇上的面子里子都没有,试问,他怎会再看她顺眼。

    想到当时皇上看着自己的那种冷厉的眼神,慕容卿便开始觉着脊背有些发凉。

    皇上分明是恼上了她,说不准之后会对她下手。

    她慕容卿可不是那种会任人宰割的主儿,如果皇上真的要对她下手,她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

    想了会儿,心思又飘到了夏侯奕的身上。

    她很想跟他在一起,很想很想。可一旦她真的站在他身边,只怕是会给他带来偌大的麻烦。

    太子三人组,哪一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对付一人都困难,更何况是一人对抗三人。

    越想,慕容卿便越觉着头疼。她很想帮夏侯奕,替他扫清前路的一切障碍。

    “该怎么办呢?”慕容卿轻声的嘀咕着。

    “办什么?”低沉的男声在她头顶响起,吓得慕容卿猛然抬头,手中的书就这样顺着被子滑下去。

    嘭!

    书落在地上,慕容卿也随之动了下。

    男人的火热视线胶着在慕容卿的唇上,回想到今天早上的激情,夏侯奕开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伸出长臂,将少女圈入到自己的怀中,“今天乖不乖?”

    慕容卿岂会没有感受到男人的情绪变化,她当即笑着点头,“很乖,吃了药,也没出去吹风。”

    “好,值得奖励。”夏侯奕满意的拍拍她的脸。

    “奖励?什么东西?”慕容卿好奇的追问。

    “看看吧。”夏侯奕将一张纸递给慕容卿,示意她看看清楚。

    慕容卿讶异的接过那张纸,垂头,认真的瞧着。

    原来是一张礼单,全都是些稀奇的东西,很多都是她听过却没瞧过的宝贝。

    细细的一瞧,礼单上居然足足有五个箱子那么多。

    “殿下,你这是?”

    “你不喜欢?”夏侯奕拧了眉,心中暗道奇怪,小妖精不是喜欢这些宝贝嘛,怎么今天表情却是不对,还是说,她根本是不喜欢礼单上的东西。

    夏侯奕开始有些郁闷,礼单上的这些东西,全是他认真准备的,很多东西都是不远万里从别的地方弄来。

    怪了,小妖精怎会不喜欢?

    “我重新给你准备。”夏侯奕伸手要夺过那张纸,见状,慕容卿忙快速缩手,将礼单藏进自己的兜里。

    “殿下,你这么忙还给我准备礼物,我怎么可能不喜欢。殿下,你真好,这些东西我可喜欢了。”

    她慕容卿就是俗气,就喜欢这些实在的东西,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什么事儿不需要花钱,想吃好的要花钱,想穿好的也要花钱,万事都要花钱。

    更何况,嫁入九皇子府之后,少不得上下打点,处处都需要用钱。她的小金库肥起来,多好的事儿。

    “真的喜欢?”夏侯奕还是怀疑,认为小妖精是在勉强自己。

    慕容卿忙不迭的点头,“喜欢,喜欢,非常的喜欢。”傻瓜才会不喜欢,就这些东西,有钱都买不到。

    男人如此大方,慕容卿心想,怎么着也应该给点好处。

    只是,什么好处才是呢?

    “好处。”夏侯奕贴过去,“快点。”

    “殿下,你怎能自己说出口来要?”慕容卿暗自瞪了他一眼,一点情趣都没有。

    这种事儿,应该让她主动来才有意思嘛。

    夏侯奕倒是一怔,而后就紧绷了脸,“怎么不行?”

    望着他那一脸认真,慕容卿果断的不再想要跟他讨论这种事儿。情趣这种事,估计他这辈子是不会弄得懂了。

    她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男人有时候不懂情趣也好,别的女人想要勾引他,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慕容卿笑着扑上去,张开双臂,将自己挂在夏侯奕的脖子上,整个人窝进他的怀中。

    “殿下,你对我这样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好处。”夏侯奕却是牢牢不忘这个事儿。

    慕容卿失笑,抱住他,自动的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男人一怔,倒是没想到她居然会主动送上门来。

    微微的愣神过后,男人乐了,化被动为主动,当即将少女压在自己身下,狂野的释放自己的情绪。

    在慕容卿的身边,他不需要作假,不需要装,完全可以做最真实的自己,这也是他喜欢她的其中一个理由。

    “小姐,不好了,出大事了,老夫人突然不好了。”忽而,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没等慕容卿两人分开,红叶便冲了进来。

    “滚!”夏侯奕一个怒吼,恼怒的哼。

    红叶被吓得直打冷颤,差点儿没瘫倒在地上。

    好可怕,红叶拍拍胸口,再不敢抬头。

    自己这是打断了九殿下的好事,他会怎么收拾自己?

    一时之间,红叶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红叶,祖母怎么了?”慕容卿却是一把推开夏侯奕,使得男人气的不行。

    小混蛋,还有比她更无情的吗?刚刚还用的高兴,一转头却将他给推开,不知道男人也是会失落的吗?

    夏侯奕在心中腹诽,但到底没说什么,只是随之起身,整理了一番身上的衣服,扶住慕容卿的胳膊,望着红叶,沉声喝道:“说清楚,老夫人怎么了?”

    到底是慕容卿调教出来的,红叶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还是紧张不已,但到底还是能说出话。

    换成别的丫头,只怕早已经吓得瘫软在地。

    “小姐,老夫人病情突然加重,如今已经昏迷不醒。奴婢刚刚过去替老夫人把过脉,貌似,貌似毒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大小姐,还是快些将戈黔神医给叫来看看吧。”

    红叶快速的将事发经过说清楚,不敢有半点耽搁。

    慕容卿的身子猛然晃了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

    怎么会,老夫人之前分明已经大好,戈黔也曾与她说过,绝对能够解毒。虽然麻烦了些,但还是可以解毒。

    眼下是怎么回事?

    “快去老夫人那边。”沉着脸,慕容卿不及想其他的,当即吩咐红叶,人则是快步往外冲。

    夏侯奕却一把拉住她的手,“慢点走,小心跌着。”

    明知夏侯奕是为了自己好,慕容卿还是忍不住急了,“祖母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还能不着急?”

    “我陪你一道过去。”夏侯奕也没在意她的语气,只是牢牢的挽住她的手,扶着她快步往外走。

    绿心与红叶两丫头随即跟上。

    赶到老夫人的院子,发现人人都是慌得很,各个神色不对劲,显然,老夫人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一时间,慕容卿只觉着脑袋嗡嗡的响,仿佛有人用重锤砸下来。

    进了老夫人的院子,她快速甩开夏侯奕的手,奔入内室。

    “祖母,你怎么样了?”慕容卿扑到床边,就这样跪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抓着老夫人的手,用了死力气,仿佛要将老夫人给抓入到自己的体内。

    “祖母,你哪里不舒服?”

    任凭慕容卿怎么叫,老夫人只是不出声,显然没有清醒过来。

    “殿下,麻烦你去将戈黔给叫来。”慕容卿头也不回的道。

    “已经吩咐人去请他了。”夏侯奕看着慕容卿跪在地上,眉头皱的死紧。夜晚天凉,她这样跪在地上,风寒加重怎么办?

    男人沉着脸,大踏步走过去,一把拉起慕容卿,“难道你想病情加重,无法照看老夫人?”

    “我……”慕容卿委屈的红了眼,顾不得有旁人在,呜呜哭着就投入到夏侯奕的怀中。“殿下,怎么办?祖母,她,她?”

    她不敢想象,如果老夫人真的出事,她该怎么办。

    从小到大,老夫人就如同是她头上的一片天,是她的存在让自己能够快乐成长,安全的长大。

    可以说,没有老夫人就没有她慕容卿。

    “殿下,祖母她会没事的,对吗?”慕容卿可怜兮兮的抬头望着夏侯奕,两只小手紧紧的揪着他的大掌,时不时的颤抖两下。

    夏侯奕心疼的紧,“会没事的。”

    “真的吗?”慕容卿不信,刚刚红叶说了,毒素已经扩散到了全身。这样,还如何解毒?

    “一定会没事。”夏侯奕的眼神,隐晦的眨了眨,最后还是只能如此干涩的安慰她。

    显然,这种安慰对慕容卿来说是没用的。

    在她焦躁的等待中,戈黔满脸大汗的跑了来。

    一听红叶说明情况,戈黔瞬间脸色大变。

    “怎么会这样?”他不解,诧异极了,“我的诊断绝对不会错,我开的方子更加不会有问题。”

    慕容卿一步跨过去,恼怒的用手揪住他的前襟,不满吼道:“戈黔,不敢你如何看我不顺眼,你也不应该在老夫人身上做手脚。我警告你,如若让我知道这件事与你有关,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你……你这可恶的女人。”戈黔怒极,一把拉下她的手,“你胡说什么,我戈黔岂会是那种人?更何况,就算是看在奕的面子上,我也断然做不出这种事。慕容卿,你这是质疑我的人格。”

    “如果是我弄错了,我可以道歉。但是,我请求你,一定要治好祖母。这辈子,其实她并没有过上多少好日子。”

    说到后面,慕容卿隐隐有了些哽咽。

    戈黔也是微微动容,“行了,我先替老夫人把脉,有什么,之后再说。”

    推开慕容卿,戈黔走到床边坐下。

    在众人焦躁的等待中,戈黔足足用了两柱香的时间才把完脉。

    “戈黔,怎么样?”慕容卿急切上前,差点又伸手去揪人家的前襟。

    戈黔垂了眸,没有吭声。

    “你,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就说!”

    ------题外话------

    妞儿们,都还在每天追文吗?呜呜,最近订阅降了好多哇,知道很多妞儿喜欢养文,可以先订阅了,回头一起看的,顺便说一句,大家支持正版呦,竹子爱你们,么么哒……

    我们的小卿卿很快就要嫁人啦,哈哈,嫁人之后会更精彩呢,大家期待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