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01 大婚当晚下马威

001 大婚当晚下马威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夜的极致缠绵,慕容卿与夏侯奕两人就像是渴极了的小鱼,互相的对对方身上汲取空气,只有如此,才能够存活下来。

    这一夜,不知折腾了多久,等到小妖精再也控制不住的睡去时,男人还在她的身上龙精虎猛的捯饬。

    感觉到小妖精身子不太对劲,软乎乎的没有了力道,夏侯奕不解抬头,却见小妖精闭着眼,唇边扬着一抹笑,睡的那叫一个香甜。

    “混账东西!”夏侯奕气恼的伸出手去爬了爬自己的头,他这正精神呢,她倒好,居然在这个时候给自己睡着,临阵脱逃,坏东西。

    气哼哼的拍了拍她的头,夏侯奕却是没再动弹。翻身在她身边躺下,长臂一伸便将她拉入到自己怀中。

    不经意间,他垂头瞄见了她身上的那一处处青红的印记。

    “该死的!”夏侯奕暗骂了一声,自己是不是太过心急了?

    他忙起身,没喊人,径自去后面附设的浴池打了盆热水进来,用干净的布巾一点点的替小妖精擦干净身子。随后,他又拿了一瓶药,细细的在那些印记上涂抹了个遍,就算是小妖精最私密的地方,他也涂上了一些药。

    又红又肿,看的夏侯奕很是心疼。

    过后,他又替她按摩了会儿,见小妖精唇边的笑容越显舒适,这才笑着将她拥入怀中,随之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夏侯奕突然睁开了双眼,凝眉往外去看。

    “不好了,着火了,快救火啊!”

    “救火啊,着火啊。”

    一声接着一声的救火声惊醒了九皇子府所有进入梦乡的人。

    慕容卿也不例外,虽然她是累到极致睡着的,但她这人就是有个毛病,很容易被惊醒。

    外面那么大的响动,她哪里还能不被惊醒。

    “怎么回事?”夏侯奕见慕容卿醒了,心疼极了,一边轻轻的拍打她的脊背,一边出声问道。

    竺亭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主子,丽水园走水了,火势很大。”

    “人救出来没有?”夏侯奕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下,复又恢复了正常。

    慕容卿却是将男人那一瞬间的反应给记在了心中,同时,也将那个叫做丽水园的名字给记在了心中。

    “还未。”

    夏侯奕的眉头再度拧了拧,“准备一下。”

    说完,他便垂头看着怀中正瞪圆了眼睛瞧着自己的小妖精,抬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这么瞪着我做什么?”

    慕容卿笑着勾起了夏侯奕的下巴,“因为我发现了你的另一面,我从未见过的一面,好奇,所以多看了两眼。”

    “混账东西,老老实实的睡,我很快回来。”夏侯奕不及给她解释,直接起身,套了衣裳便快步闪了出去。

    慕容卿拥着被子坐起来,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丽水园是吗,看来,倒是个需要注意的地方。

    今天可是他们的大婚之日,当天晚上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什么意思,是说她八字不好,会刑克九皇子府吗?

    又或者,这不过就只是某个女人耍的手段,为的就是将夏侯奕从她这里给叫走。

    “绿心,红叶。”慕容卿喊了一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两丫头必定就在外面守着呢。

    果然,她声音刚落下,两个丫头便走了进来。

    红叶先一步跑过来,急道:“小姐,你没事吧?”

    小丫头不知道怎么了,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

    慕容卿当即冷了脸,抬手摸上她的眼睛,“怎么回事?”

    “奴婢没事。”红叶尴尬的往后缩,见到绿心就在身边,下意识的就往她背后缩。

    慕容卿的视线又落到了绿心的脸上,发现那丫头的脸色同样不是太好。

    “怎么回事?绿心,你给我说清楚。”

    绿心犹豫了下,这才道:“小姐,府中那个叫丽水园的走水了,火势很大,可能会出事。九殿下已经赶过去了,奴婢瞧着,他脸色沉凝,仿佛,丽水园中住着的那位必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绿心虽然素日里大大咧咧,但眼光倒是毒辣的很,综合了之前发生的几点重要之处,很快便将情况给摸清楚了。

    慕容卿冷笑,还用说嘛,就刚刚夏侯奕那个表情,傻瓜都能够看的出来,那个女人不简单,只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可知那女人的来历?”慕容卿想了下后问道。

    “奴婢知道。”红叶快速回答,“据说那是诚王爷的独生女,叫柳园园,从小跟在太后身边长大,据说颇得太后欢心。而且,与九殿下青梅竹马,关系极好,后来也是太后做主,让她嫁给了九殿下做正妃。”

    “呦,来头倒是不小,难怪能够让殿下这样晚跑过去。”慕容卿不满的哼,大婚当天晚上就给她下马威吗?

    很好,她倒是要去会会,看看那个柳园园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红叶,更衣。”慕容卿冷着脸吩咐。

    “是。”红叶其实也正想过去看看情况,一见慕容卿如此吩咐,哪里还有不乐意的,当即就忙与绿心一道帮忙,伺候着慕容卿快速更衣。

    更衣后,慕容卿便带着两个丫头出了门。

    谁知,刚出门便被人给拦住了。

    “慕容侧妃,这么晚了,更深露重的,还是别出去了。不如先回房休息,殿下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拦住慕容卿的正是竺亭,别看他脸上堆着笑,实际上,腿肚子正打筋儿转着呢。

    老天,怎么就让他来拦着慕容卿?这是个好相与的主子吗?

    慕容卿却没有如竺亭所想象的那般露出什么可怕的神色来,相反,她居然甜甜的笑着,道:“竺亭是吧?”

    竺亭忙使劲点头,“慕容侧妃,正是属下,以后但凭差遣。”

    “那倒是不敢,你可是殿下身边的红人,我怎好使唤。殿下是否吩咐了你在这里守着?”

    “是啊。”竺亭傻乎乎的答应,一时有些摸不准慕容卿的意思。

    “任重而道远,你继续守着,我们就不影响你做正事了。红叶,绿心,我们走。”慕容卿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再也不想浪费时间,带着红叶她们就走。

    竺亭被绕的一愣一愣的,回过神来时,慕容卿她们已经走远了几步。

    “该死的,果真不是个好相与的。”竺亭使劲的拍拍头,怎么几句话就把他给绕的晕乎乎的了。

    赶紧追上去,竺亭皱巴着一张脸道:“慕容侧妃,求你就别为难属下了。如果殿下知道大晚上的,属下居然放您出来,他肯定会剥了属下的皮。”

    “与我何干?”慕容卿冷冷的哼。“剥的是你的皮,又不是我的皮。”

    一句讽刺的话差点儿没将竺亭给气死。

    慕容卿高高的昂着下巴,大踏步的往前走。

    红叶落在了后面,看到竺亭皱巴着一张脸,小声的哼着走过去,抬脚就往他的腿上狠狠的招呼了过去。

    “哎呦!痛死我了。”竺亭委屈的扁嘴,呜呜,怎么我这么可怜?

    老天爷,以后这九皇子府还会有他的好日子过吗?

    瞧瞧那位,不只是她不好惹,就是她身边的那些人也不好惹。

    没等他多想,慕容卿已经带着人走远了。竺亭无奈,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没办法之下,他只能快步追了上去,希望待会儿不要发生什么大事,让他小命不保才好。

    别看慕容卿第二次来到九皇子府,对哪里都不熟悉,但红叶两丫头却不同,事先,她们早就查清楚了九皇子府内的情况,路径摸的很熟。

    丽水园与慕容卿所在的清苑距离并不是太远,一路走去,发现到处都是人,远处火光通明,隐隐照亮了半边天。

    救火的人虽然匆忙,但却没有慌乱,显然,九皇子府的这些下人也都并非是普通人,定然是受过训练。

    也是,那个男人又岂会弄些废物在自己的地方。

    慕容卿一直都没有说话,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往前走。

    两丫头跟在后面,都觉着心里有些打鼓。总觉着这样的小姐很让人担心,她真的不生气吗?

    换做是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估计也会被气的不轻。大婚的当天晚上,男人却被别的女人给抢走,这种屈辱,谁能忍受的住。

    反观慕容卿,一直在笑,也不知是真的心情好还是如何。

    终于到了丽水园,她们到的时候,火势已经被控制住,显见,九皇子府的下人训练有素,救火及时。

    在现场寻摸了一圈,慕容卿却并未发现夏侯奕的身影。

    “殿下呢?”慕容卿头也不回的问。

    她问的,自然不是红叶两人,而是竺亭。

    红叶两丫头也都迅速转头,恶狠狠的瞪着竺亭,仿佛要从他的身上挖出一块肉下来。

    竺亭可怜兮兮的扁嘴,委屈的道:“殿下早就来了,至于现在在哪里,属下也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从慕容卿来了之后,夏侯奕便将他调过来跟着她,竺亭的心里正不是滋味呢,觉着自己这是被贬下放了。

    “哼!”慕容卿冷哼着,当她是傻瓜不成,他可是夏侯奕的贴身随从,他不知道,谁知道?

    正发怒着,想找个什么法子从竺亭的嘴中探听消息的时候,慕容卿突然听见身后红叶惊叫了一声,“老天,是殿下。”

    慕容卿瞳孔一缩,猛然转头。

    但见火场中,有一人猛然从里面蹿出,仔细瞧瞧,手里还抱着个人。

    那坚毅的身影,冷凝的气度,慕容卿就算是闭上眼都能够认得出是谁,可不就是那个将她抛下跑出来的无良男人?

    “该死的。”慕容卿低咒一声,快步冲过去,在经过一个家丁手边的时候,劈手夺过他手里的大扫把,奔过去,没给夏侯奕一个反应的机会,劈头盖脸的就往他的脊背上招呼。

    彪悍!

    除却彪悍两个字,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出另外一个词来形容慕容卿了。

    老天,她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她居然拿着一个大扫把将夏侯奕给打了?

    在场的人一个跟着一个的捂着眼睛,恨不能自己从始至终都没睁开过眼。

    夏侯奕这么大的丑事居然被他们给瞧见了,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

    “我叫你冒险,我叫你着火,着火……”慕容卿咬牙,细碎的哼唧,手下动作却是不停,一下接着一下的往夏侯奕脊背上着火的地方招呼。

    男人倒也硬气,就这样直直的挺着背,一言不吭,眼神都不带转动的任由她朝自己的脊背招呼。

    接连打了好几下,慕容卿这才喘着粗气罢手。她随手丢开手中的扫把,抚了抚衣服上的褶皱,慢条斯理的抬头看向男人,“救命之恩,不知道能值多少好东西?早些送过来,晚了,我可不要。”

    傲娇的瞪了男人一眼,慕容卿再也没办法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怀着一肚子的怒气,转身的,大踏步的往回走。

    夏侯奕的视线一直胶着在她的脊背上,不舍得移开分毫。

    他的小妖精就是漂亮,哪怕在发火的时候也是那么的亮眼,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他却不知,就在他有些痴傻的望着慕容卿背影之时,被他抱在怀中,长发遮脸的女人却是轻轻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男人脸上的神情被她全都看在了眼中,那一刻,嫉妒犹如毒蛇,蜿蜒着从她的心口处爬出来。

    她握紧了拳头,死死的用力,她告诉自己,不能动怒,来日方长,这男人,必定会是她的。

    身子渐渐放松,又变成了那副没有意识的样子。

    许久,直到男人快要见不到小妖精的背影时,他这才回神。

    “阮宁!”夏侯奕喊了一声。

    “主子?”

    “去清苑,告诉慕容侧妃,准备一间厢房,柳侧妃暂时住在她那边。”

    如今,丽水园已经被焚烧殆尽,想要恢复,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就算是另外找一个住处,那也需要几天的休息时间,是以,在这之前,柳园园只能住在慕容卿那边。

    “是。”阮宁答应着,先一步去了清苑,将夏侯奕的吩咐告诉了慕容卿。

    此时,慕容卿才刚回,屁股都还没坐热,阮宁就进来将夏侯奕的吩咐说了出来。

    那一刻,慕容卿真想跳起来拿东西砸在夏侯奕的脸上。

    混账老东西,刚刚还与她极致缠绵,转眼他就敢给她打脸?

    什么意思,嫌她今天晚上的气还没受够,特别弄了个女人来给她加加火吗?

    慕容卿恨得不行,牙齿咬的嘎嘣响。

    “回去告诉你主子,这里是我的地方,我不喜欢别的女人住在这里。”

    阮宁淡淡的看了慕容卿一眼,又垂头,面无表情得道:“这里是主子的地方,后来改名为清苑,取侧妃名中卿字的谐音。”

    “嗯?”慕容卿瞪眼,还有这回事,感情,这还不是她的地盘,是夏侯奕的地盘。难怪他能够那样吩咐,这本就是人家的地方,自然是想弄什么人进来就弄什么人进来了。

    “那好,我现在就给他们腾地方。”慕容卿暗自咬牙,骂了一句奸夫淫妇。当即就火大的指使红叶两丫头,让她们去替自己收拾东西。

    笑话,她才不要留在这里看那一对奸夫淫妇在这里恶心呢。

    不是他们的地盘嘛,她就给他们腾地方。

    不是她胆小怕事,不敢与那个女人斗,只不过是懒得慌。还有就是对夏侯奕的失望,不管如何,他也不该做这样的决定。

    一见红叶两人真的跑去收拾东西,竺亭被吓死了。要是真让慕容卿走了,他回头不被薄皮抽筋才怪。

    “慕容侧妃,你可千万别冲动。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主子不会喜欢上那个女人的。”心急之下,竺亭顾不得的就吼出了这句话。

    慕容卿一怔,随即回头望着他,微微挑高了下巴,淡淡的道:“我知道。”

    “啊?”竺亭傻眼,啥情况啊现在,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走。“慕容侧妃,既然主子并非是故意的,你就别生气了。你这样一走,不就是给人腾地方吗,难道,你舍得将主子让给别人?”

    “倒是没发现,你居然如此会说话。”慕容卿有些意外的盯着竺亭不放,“怎么以前没发现你如此会说话,我看,你留在殿下身边做一个侍卫太屈才了。”

    竺亭嘿嘿的笑,颇有些不好意思,“侧妃您太高看我了,不过就是旁观者清罢了。”

    “是吗?我倒是觉着不尽然。你如此会说话,最适合去做一个谋臣或者幕僚。据说太子最近正在广招幕僚,要不要我推荐你过去试试?”

    竺亭脸上的笑容就这样凝固,眼睛瞪的老圆,整个人跟傻了似的。

    “慕容……慕容侧妃,你,你可千万别这样胡说,回头主子说不定会杀了我。”

    “杀了你与我何干?”

    竺亭再度傻眼,觉着心口一阵阵的抽痛。他转头,像阮宁求救。

    谁知,那个呆子就跟没听见他们说话一样,就那样直挺挺的在室内站着,眼皮子都不带眨动一下。

    竺亭气的抓狂,心头毛毛的,总觉着这就是自己以后生活的真实写照。

    “滚开。”慕容卿一把将竺亭推到一边,大刺刺的带着两丫头就往外走。

    丝毫也没去想,这大半夜的,她就算是离开这里,又能去哪里。

    只是,眼下,她心里憋屈的很,根本就无法想那么多。

    刚走到院子中间,夏侯奕便抱着柳园园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见小妖精正往这边走,心头一喜,还以为她是来迎接自己。

    可当视线接触到后面两丫头手里大包小包提着的东西时,一颗欢欣雀跃的心瞬间冷滞下来。

    她这是打算走?

    混账东西,谁借给她的胆儿?

    夏侯奕气的抓狂,当即便吼道:“阮宁!”

    “主子。”阮宁忙跑过来,低头,静候吩咐。

    “看着慕容侧妃,她要是出了院子一步,你就不用再回来了。”

    “是。”阮宁响亮的答应,走过去,在慕容卿身前站定,双目平视,一副木头桩子的模样。

    夏侯奕放心的瞪了慕容卿一眼,转身,将柳园园送到了右侧的厢房,吩咐了小丫头过来守着,他这才出门。

    到了院子里,发现慕容卿还在与阮宁大小眼,任凭她怎么说,手脚并用的打骂也没能让阮宁动弹一下。

    夏侯奕走过去,直接拦腰抱起慕容卿,大踏步往正房走去。

    “老混蛋,你放开我,快点,让我走。”

    “混账东西,谁给你的胆儿?”夏侯奕火大的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再敢说一句试试?”

    “是哦,这里是九皇子府,我很是没眼力劲儿,敢跟九皇子你作对。我真是该死,打扰了九殿下你跟女人亲热的时间,这样吧,我这就回房间里去反思,你快点去看看你的小美人吧,她说不定被烟给呛着了,正等着你这个英雄去搭救的。”

    “你就是我要搭救的美人儿。”夏侯奕垂头,直接堵住了小妖精的唇。

    他大力的啃噬,吸允,仿佛小蜜蜂一般,要将那花朵中心的花蜜全都给吸取干净。

    “呜呜……放开。”慕容卿气呼呼的反抗,大力的扭着小腰,想要摆脱男人的束缚。

    可男人的手就跟用铁铸成的似的,一旦扣住就绝不放手。

    男人被气的不轻,一旦逮着机会去收拾慕容卿,岂会放过机会。

    带有魔力的大掌,不停的在慕容卿身上点火,看着她在自己的大掌下软了身子,满意的略略松了对她的束缚。

    小妖精太甜了,哪怕仅仅只是刚刚接触,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再继续,说不准就又是一场大战。

    “混账东西,再敢提走这个字瞧瞧。”夏侯奕火大的咬了咬小妖精的唇,大掌扣住她的屁股,死死捏住,“嗯?”

    身上两处受到折磨,慕容卿气息不稳,差点儿没羞臊的晕过去。

    “老混蛋,你自己一身红毛,还说我是妖怪?自己州官放火,怎么,我这小百姓就不能点火了?”

    慕容卿越说越气,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的跑去救那女人,难不成,九皇子府的高手都死绝了吗?如今已经沦落到需要主子亲自出手的地步?

    而且,她可没忘记,他是一路将那个女人给抱回来的。

    想到那女人小鸟一般依偎在他怀中,说不准自己没看到的时候,她还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小妖精心里那叫一个酸啊,仿佛有一个个酸泡泡不时的往外冒。

    她瞪眼,死死的看着男人的胸口,突然,咬牙,抬起小手,在那女人依靠的位置,使劲的蹭,仿佛,那儿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

    突而,小妖精往男人的怀里靠了靠,小鼻子抽抽,像小狗一般的嗅着。

    那好看的眉头就这样皱起,小妖精扁嘴,怒道:“臭死了。”

    “小傻瓜!”到这会儿,如果夏侯奕还看不出什么猫腻来,那他就是个大傻瓜了。

    他起身,脱去了外衣,回头一看小妖精还满脸凶狠的盯着自己的胸口,他的眉头皱了皱,直接连内衣也给脱了。

    光着身子走回去,他压着慕容卿躺下去,道:“明儿个带你进宫去见一个人。”

    “嗯?”慕容卿诧异的挑了眉,什么意思,没见她正生气呢,以为这样说就能让她原谅他了?

    “柳园园我留着有用,暂时不能让她死。安排在这里,合情合理。再者,有你看着,或许,我能够早些从她身上发现一些线索。”

    “线索?”慕容卿扑捉到了这个重要的词,“什么线索,你要从她身上找到什么东西?”

    “明日进宫,一切便明了。”眼下,夏侯奕显然不打算多说。

    而且,不知为何,慕容卿总觉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夏侯奕的眸子中多了一抹沉痛,仿佛,有什么伤心的事儿。

    她糊里糊涂的被他给带偏了,怎么回事,云里雾绕的,那个女人难道还与什么大事有牵扯?

    正打算找男人追问清楚,红叶的声音便在外面响了起来,“九殿下,柳侧妃已经醒了,派了人过来请你,说要谢谢殿下。”

    慕容卿当即大怒,一巴掌就拍在了男人的胸口,啪啪的响。

    男人却是不觉着痛,倒是捉住了她的小手,有些紧张的问,“痛吗?”

    “不痛!”慕容卿下意识的回答,回神后就狠狠一眼瞪过去,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该死的,好一个柳园园,倒是一个能作的主儿。瞧瞧,想亲自谢谢夏侯奕,她怎么就不看看眼下是什么时辰了?

    她好好的大婚之夜,如今到天亮已经不足一个多时辰了,怎么,她还想要来折腾?

    “不准去。”慕容卿咬牙,恶狠狠的瞪着男人。哼,如果他真的敢去,好,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自然不去。”夏侯奕好笑的伸手去捅了捅小妖精的包子脸,“睡觉。”

    长臂一伸,直接将小妖精压在身下,埋头之前,朝外面丢出了一句话,“让她等着。”

    一句话,里外面的人都听见了,柳园园在丫头的搀扶下,差点儿没趴地上去。

    眼勾勾的盯着那扇关上的门,泪水在其中打着璇儿往下落。

    殿下,你好狠的心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难道,我们以前的过去,你真的全都忘记了吗?

    当年,你在梨花树下对我说过的话,难道全都忘记了?

    奕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从来就只有你一个人啊。

    柳园园哭的漂亮,就像是一幅画,不像慕容卿,哭起来皱鼻子皱脸,完全不注意形象。

    只可惜,情人眼里出西施,就算慕容卿再怎么折腾,只要入了那个人的眼,她就是最漂亮,最好的。

    “小姐,别哭了,你刚刚吸了太多的浓烟,身子不爽利,再这样哭,很容易伤身子。不如,先回房歇着。等明天天明再过来道谢。”柳园园的贴身丫头紫苓红着眼眶劝着。

    自家这个小姐,眼里,心里就全是九殿下一人,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很多事情都是注定好了的。

    “我,我就在这儿等着。”柳园园执拗的站在房门口。

    她好恨,只要一想到此时房间里的两人正在做些什么,她心头的火就蹭蹭蹭的往上冒。她不能就这样离开,回到了房间,她怕自己会被憋死。

    “小姐!”紫苓劝了几句见没有效果,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扶着柳园园,静静的在门口待着。

    室内,夏侯奕却像是着了魔似的,完全将门外的一切给屏蔽掉了。

    难得小妖精清醒着,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吃特吃的机会。

    慕容卿正生着气,自然不愿意服从。

    “你放开,外面正有美人儿等着你呢,巴着我做什么?”慕容卿哼唧着抬脚往男人的小腿上踹去。

    “我只要你。”夏侯奕的声音闷闷的,原因无他,只因为他正埋首在小妖精的身上啃噬着,留下那一个个独属于自己的嫣红色小印记。

    “小混蛋,我只要你。”仿佛发誓一般,夏侯奕又说了一遍。

    抬头,他再也不给慕容卿拒绝的机会,直接闯入进去。

    嘤咛一声,慕容卿怎么也没想到他这样大刺刺的就闯入了进来。

    突然的疼楚气的她白了脸,有心推开他却没有那个力气。

    身子软乎乎的,完全没了力气。她只能任凭男人来做主导,开始了一番又一番的折腾。

    旖旎风光再度展开,暧昧的气息渐渐的弥散到了室内的每一处地方。

    红烛终于羞涩的闭上了眼,再也不敢去看那羞羞的一幕。

    不知折腾了多久,当慕容卿最终疲累的睡过去后,夏侯奕起身,再度打了热水来替她擦了擦身子,以防她因为出了太多汗而伤了身子。

    “小傻瓜,有些事情,我不能一时全都告诉你,但是,慢慢的,我会让你都知道。”夏侯奕心疼的抬手摸上小妖精的脸,“知道你累着了,乖乖睡吧。”

    扬了扬眉,夏侯奕搂紧了慕容卿,随之闭上了眼睛。

    两人在室内睡的正香,外面的柳园园却是等的煎熬。

    时间每过一刻,她的心就剧痛一分。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她已经全身冰冷,麻木,难过的想要去死。

    泪水无休止的流,眼睛痛的快要睁不开了。

    透过那迷蒙的双眼,柳园园看不出眼前大门有丝毫要打开的意思。

    “为什么,奕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对……对……”

    嘭!

    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出,柳园园便轰然倒在了地上。

    紫苓吓得尖叫出声,“小姐!”

    一旁守着的红叶与绿心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往一旁挪开了视线,装出了一副没察觉到的样子。

    紫苓叫了半天,不见柳园园有丝毫反应,当即大哭出来,“呜呜,见死不救,你们还是人吗?难道,慕容侧妃就是这样教你们的吗?慕容侧妃,你这是要逼死我们小姐吗?”

    最后一句,紫苓完全就是在大吼。

    那一声犹如猛虎如林般的大吼,让红叶两丫头也是颇为吃惊,没想到那小小的身子居然有这样大的爆发力。

    “糟了,小姐一定会被吵醒的。”红叶紧张的往大门瞧。

    果然,她话音刚落没多会儿,慕容卿就一脸睡意的被男人牵着手走出来。

    “怎么了?谁叫我?要吃饭了吗?我不想吃,我还想睡。”

    昨天被夏侯奕折腾了一整个晚上,慕容卿哪里还有半点精神。谁知,睡的正香的时候就被男人给叫起来,迷迷糊糊的,还是男人替她穿的衣裳,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穿女人的衣服。

    还没穿好,她便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被睡意笼罩着的慕容卿,完全不在状态,压根就没多想,还以为是红叶叫她起来吃饭。

    “殿下,我好困,我还要睡。”慕容卿委屈的扁扁嘴,下意识的靠向男人的怀中,蹭了蹭,两手搂着他的腰,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

    夏侯奕无奈的很,抬手就扭了扭她的鼻子,“乖,今天要进宫,等回来再睡。”

    他有些后悔了,来日方长,为什么昨天要那样猛浪,明知道今天要进宫,这样一来,她可不是会没精神嘛。

    “我不。”慕容卿趴在他的怀中,肆意的扭着小腰,表达自己的不乐意。

    本来昏倒在地上的柳园园,不知怎么就醒了,见到那一幕,尖叫着就再度晕了过去。

    慕容卿被那一声尖叫给惊醒了,她回头一瞧,发现是柳园园,不禁诧异的挑了挑眉头,“她怎么在这里?”

    “昨天失火,我暂时将她安置在你这边。”夏侯奕小声的提醒。

    思绪回笼,慕容卿这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

    她揉了揉因为睡眠不好而微微作痛的头,死死的瞪了夏侯奕一眼,这才转头冲着红叶两丫头道:“怎么回事,不是吩咐你们好生照看着柳侧妃吗,为什么她会躺在地上?大清早的跑出来躺在这儿,算怎么回事?不知情的,还以为殿下刻薄了她。呆着做什么,还不快些去扶她回房歇着?”

    红叶两丫头暗自偷笑一声,心想,小姐你这不带脏字骂人的本领可是又见增长了。

    心中笑着,两丫头脸上却是不显分毫。她们忙跑过去,帮着紫苓一道,扶起了柳园园,往右侧的厢房走去。

    夏侯奕捏了捏慕容卿的鼻子,轻声道:“做得好。”

    他夏侯奕的女人就是要这样,不能吃亏。

    更何况,他虽然不想柳园园现在死,但却不代表他会允许她在府中生事。以前是没那个功夫搭理她,如今,有小妖精替他来打点一切,真是省却了他不少功夫。

    而且,在旁边瞧着小妖精跟那些女人斗啊斗,蛮精彩,蛮有意思的。

    夏侯奕发现,自己以后的生活或许不会再枯燥无趣了。

    被他这样夸赞,慕容卿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不过还是瞪了他一眼,丢了个回来再收拾你的眼神,而后便再度眯了眼,往男人的怀里靠过去。

    她这个样子,自然是没办法走路。

    夏侯奕想也不想,直接就抱起她,大踏步的往外走。

    院子外,阮宁一早就备好了小轿。

    两人上了轿,直奔府门而去。

    他们从正门出去,上了马车,慕容卿依然没有醒,趴在夏侯奕的怀中,睡的很是香甜。

    望着她眼睛下方的一抹乌青,夏侯奕心疼的用指腹摸了摸,“乖,以后我一定会注意。”

    这句话,他因为心疼她太累而说出来,只是,仿佛没有一次能够做到。

    因为出来的时间还算早,马车便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往宫里走。

    约莫走了快一半的距离之后,夏侯奕叫醒了慕容卿,在她迷迷糊糊的功夫儿喂她吃了点东西。

    否则,这进宫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得上东西。

    进了宫,两人直接去了正和殿。

    皇上正在批阅奏章,见他们两人一同进来。头也不抬一下,甚至,就连他们请安的声音都仿佛没有听到。

    夏侯奕拧了眉,小妖精的精神越发的不好,他只想快些走完过场,带她回去睡觉。

    “父皇!”他重重的叫了一声。

    皇上这才抬头,“怎么,等不及了?”他不满的扫视向一旁垂着头的慕容卿,心中有些诧异,这丫头今天怎么如此老实,倒是有些不像她了。

    他哪里知道,慕容卿迷糊着呢,虽然知道现在是来见皇上,不过因为有夏侯奕在身边,倒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如果让皇上知道她居然在大殿上打瞌睡,那不得被气死才怪。

    仔细的端详两眼,着实从慕容卿的衣着等上面看不出什么情况来,皇上便也就死了心思。倒不是他不想继续追问,只是夏侯奕的眼神太过冷厉,他不想在今天这样的日子给这小子触霉头,省的回头给自己惹麻烦。

    “快滚吧,去看看你的母妃再回去。”

    按照规矩,自然是要留他们在宫中吃饭。只是,想来这小子也没有心情,皇上索性就大手一挥,绕过他们这一回。

    如此,正和夏侯奕的心思,反正他本也不想在宫里多待。

    当即,他便与慕容卿一道,再度行礼,随即出了大殿。

    “卿卿,别睡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夏侯奕突然推了慕容卿一把,让她清醒一些。

    “嗯?哦。”慕容卿还是处于半清醒的状态,点点头,作势又要往夏侯奕的怀里靠。

    “乖,这个地方很重要。”夏侯奕加重了语气。

    这次,慕容卿倒是精神了些。抬头,认真打量男人两眼,发现他的神情很是不对劲,似乎有些难过,有些悲伤。

    “殿下,你怎么了?”慕容卿有些不安,她好似从未发现男人会难过。又其实,男人只是将难过的一面隐藏了起来,不让人瞧见罢了。

    “走吧。”夏侯奕并未多说,只是牵住慕容卿的小手,轻轻的捏了捏,随即,揽住她的腰,带着她往内宫走去。

    他情绪不佳,慕容卿倒也没敢再继续睡,忙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手心,让自己清醒一些。

    夏侯奕的情况太过古怪,不容她不多想。怎么回事呢,难道说,在宫中有什么会让他伤心难过的事情?

    夏侯奕的步伐很快,慕容卿一度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

    不过她却没有打断他的步伐,总觉着此刻的他像是沉浸在了一种很奇怪的情绪中,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慕容卿的心越发的不安,总觉着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只是,会是什么呢?

    越走,周围的环境越是荒僻。说是荒僻,倒也不尽然,只能说,静谧。

    仿佛,这周围并没有什么人住。

    当最终在一个叫做静园的宫殿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夏侯奕那冰冷的脸到底出现了一丝裂缝,“母妃,我来看你了。”

    慕容卿大惊,母妃?那不就是夏侯奕的母亲?不是说他的母妃重病,不能见人吗?

    “卿卿,走吧。”夏侯奕回头,深深的看了慕容卿一眼,拉着她往里走。

    进入静园,慕容卿发现,周围的环境很是幽静,殿内服侍的人也不是很多,很静,很静,极为符合静园这个名字。

    一路上,夏侯奕都没有说话,只是故意嫁给脚步放轻。

    被他所影响,慕容卿也随之紧张起来,跟着他学,蹑手蹑脚的往前走。

    不时的会有宫女或者太监上来行礼,不过声音都很轻,像是不敢说话一样。

    慕容卿的心又往上提了提,都所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此时,她的心情多少有些忐忑。

    本以为不用去见夏侯奕的母妃,没想到,大婚第二天就要加了。

    她懊恼极了,如果早知道这样,怎么着也应该将礼物带过来。

    虽然知道夏侯奕母妃病重,无法见客,但她还是准备了礼物。

    这下可好,第一回见面,她居然空这手来了。

    “殿下……”慕容卿不安的拉扯了下夏侯奕的手。

    “嗯?”夏侯奕回头,“说。”

    慕容卿扭捏了下,才不好意思的半垂着头,呢喃着道:“我,我忘记带礼物了。”好吧,困到不行的她,不只是将礼物忘记带了,连今天要进宫的事情都给忘到脑后勺去了。

    “不碍。”夏侯奕只是吐出了这几个字,拉着慕容卿再度往里走。

    真的没事吗?慕容卿不安的皱眉。

    ------题外话------

    吼吼,新的一卷,新的故事,更加的精彩,前面一卷结尾处,很多亲说过于平淡,小竹子会注意的,哈哈哈,记得多多上来互动下,不然小竹子都不知道文文哪里有问题了

    么么哒,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