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20 黑手现各做买卖

020 黑手现各做买卖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人听了慕容卿的话,微微愣了下,而后便扭头去看那个将她带上来的男人,“毛子,她不是九皇子妃?”

    “是啊。”毛子诧异道。

    “错了,错了。”慕容卿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的话。

    “好,你说,哪里错了。”那人倒是好脾气,一副全听你的模样。

    慕容卿笑着道:“在我说之前,是否要先认识一下彼此呢?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叫我山哥。”

    “山哥。”慕容卿从善如流的喊着,脸上挂着的甜甜笑容,看的那山哥也是微微的愣了下。

    这女人,倒是有那么一股子魅惑的味道。尤其是那双大眼睛,虽然她什么都没做,但仅仅只是眨动眨动眼睛,那股勾人的魅惑味道就会不受控制的宣泄出来。

    山哥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愣怔,慕容卿岂会没瞧见,不过,她却装作一副根本没看到的样子,只是笑着道:“山哥,我想,你可能对王府女人的等级不是太了解,这才弄错了。我根本不是你们找的人,对不起,你们真的抓错人了。”

    “哦?抓错了?你以为我们要抓的是什么人?”

    慕容卿眨眨眼,一副天很烂漫的模样,“你们不是在抓九皇子妃吗?”

    “我有说过吗?”

    “山哥,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您一进门就说九皇子妃好,你不是想抓她,又是抓谁呢?”

    山哥饶有兴味的问道:“如此说来,那你就不是九皇子妃了?”

    “哎!”慕容卿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是个女人,谁不想要成为一府后院最顶尖的女人。可惜,我没有那个福分,我不过是个侧妃罢了。这辈子,我估计都没有那个机会了。”

    啪啪啪!

    山哥突然拍起了手掌,“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这么会绕弯子的人。不过可惜,我显然没有被你给绕进去。”

    “瞧你说的,我绕什么了?”

    “行了,我也没太多的时间跟你绕弯子。我抓的就是你,慕容大小姐,九皇子的心尖尖,九皇子府说话最算话的人。”

    “这我可不敢当。你真是抓错人了,撇开九殿下不说,九皇子府说话最算话的人是未来的九皇子妃,可不是我。”慕容卿还在笑嘻嘻的说。

    “明人不说暗话,你很清楚我说的是什么。我呢,虽然不太喜欢对付女人,但是迫于无奈,我也只能出手。不过,我相信,那绝对不是你能够承受的。”山哥冷下脸来。

    慕容卿心中开始犯嘀咕,这些人显然并不是巧合之下才将她抓了来,明显就是有目的的。

    只不过,她身上到底有什么是值得这些人冒险动手的呢?

    “我要那本经书。”山哥冷冷得道。

    慕容卿一惊,但却没有抬头,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大浪。

    经书设计到金山的事情,除却她与夏侯奕两人之外,知道的就只有金夫人。

    这个山哥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他会知道金山的事情?

    她与夏侯奕绝对不会泄露消息,难道是金夫人那边泄露了消息?

    细想了下,慕容卿便直接否定了这个可能。对于金夫人,她还是信任的。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

    “慕容卿,你是个聪明人,与你自己的小命相比,难道你还比不上一座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的金山?”山哥又放柔了表情去劝慕容卿。

    慕容卿却是暗中松了口气,原来,这些人到现在还不知道金山已经到了夏侯奕的手中,如此,那就容易办了。

    “山哥,你是说之前雀楼拍卖的那本经书吗?”慕容卿一脸震惊的望着山哥。

    “是。”

    “那东西不是已经被那个什么金夫人给拍卖走了吗?”慕容卿诧异的问,“当时我陪着殿下就在雀楼,这件事我很清楚。不只是我知道,你随便去找当日去过雀楼的人打听一下就知道。”

    “哈哈哈……”山哥突然就笑了起来,“难怪他们说你这个女人又狡猾又难搞,当时我还不信,没想到,你果真是个烦人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慕容卿叹气。“这些事,你只要打听过就知道。”

    “没错。”山哥点点头,“你说的都对,所以说你这个女人很厉害,将那么多人,包括太子跟几位皇子都给蒙在了鼓里。如果我不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估计永远都不会知道,那座金山居然落在了你的手中。”

    “真是冤枉啊,你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我要是有那本经书,别说牵涉一座金山,就算是有几座金矿,我也能舍得拿出来。毕竟,与那些东西相比,我的小命贵重多了。我还这么年轻,刚刚才嫁了人,孩子都没生过,哪里舍得就这样死了?我可以发誓,那东西真是没在我的手中。”

    山哥冷笑着起身,缓缓的绕着慕容卿转了一圈。

    在走到她身后之时,陡然出手,一把将玉树给提留了起来。

    他一只手提着玉树的后领,一手扼着他的脖子,转到慕容卿身前,冷笑道:“你还是不愿意说实话吗?”

    慕容卿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玉树在山哥的手上使劲的扑腾,想要挣脱开他的束缚。

    “放开我,你是坏人,大坏蛋,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大哥来了,一定会要你好看的。”

    山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唧唧歪歪的,吵死了。”

    玉树的小脸瞬间就歪向了一边,脸上青肿一片,嘴角还流着丝丝的血迹。

    “混账东西!”慕容卿厉声喝道。“对付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有什么冲着我来,别拿一个孩子来要挟我。”

    “哈哈哈……什么叫本事,能完成大事那才叫本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对付个孩子算什么,只要能够完成大事,杀了他又如何?”

    山哥冷厉的笑着,那扼着玉树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

    玉树额头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小脸泛紫,俨然是快喘不过气来了。

    “漂亮……漂亮姐姐,你,你别管我,反……反正我,我也是没有人喜欢的,就算是死了,也,也没事。”玉树虽然小,但却不是不懂事。

    他怎会不知山哥是想拿自己来威胁慕容卿。对于这个漂亮姐姐,他发自内心的喜欢,在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情。

    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暖,犹如母亲一般,虽然,他根本就不知道母爱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但他却就是觉着,母爱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

    他不愿意让漂亮姐姐受到伤害,更加不愿意让她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

    “傻小子。”慕容卿红着眼眶骂了一句。“不记得我之前与你的约定了吗?”

    玉树一怔,而后下意识的就抬手去捂住自己的嘴巴。“唔唔。”

    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开了口才发现自己的嘴巴被捂住了。

    玉树很是苦恼,不知道是该先把话说了,还是继续坚守自己与慕容卿之间的约定。

    慕容卿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真是个傻小子。”

    玉树眨眨眼,很是不解,他不傻,为什么漂亮姐姐总是说他傻小子呢。

    他很聪明的,真的。他恨不能马上就去像慕容卿表现自己的聪明劲儿,只是,却是无法开口。

    “够了,你先放开他。”慕容卿道。

    山哥笑起来,“早这样听话不就没这些事情了吗?其实,我也是很温柔的,一般不会对女人跟孩子下手。你瞧瞧,我这也是迫于无奈。”

    “是是是,你迫于无奈,我才是罪魁祸首,是我逼得你。请问,你现在可以放开玉树了吗?”

    “当然可以。”山哥直接将玉树丢到慕容卿身前。

    “玉树,你怎么样?”慕容卿急忙问道。

    山哥那一下倒也用了些力道,玉树被惯在地上,腿跟胳膊都被擦伤了,疼的厉害。

    泪水在眼眶里大转儿,但他却是硬生生的将泪水给逼了回去。“我没事,漂亮姐姐,我一点都不疼,真的。”

    “你……”慕容卿的眼眶红了红,鼻头有些泛酸。这傻小子,真是招人疼。

    她很想去拍拍他的头,只可惜,手却被绑住了,根本无法动弹。

    “玉树,你还可以动吗?”

    “可以。”玉树慌忙答应。

    “到我身后来。”慕容卿吩咐着。

    “嗯。”玉树知道,自己一定要听话,这才不会给慕容卿添麻烦。

    他乖乖答应着跑到慕容卿身后蹲下,一如之前拉着慕容卿的裙摆,垂着头,一声不吭的蹲着。

    那可怜样儿,着实惹人心疼。

    慕容卿这才抬头瞪着山哥,道:“你们想要经书,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吧,虽然我并不会答应。你可不要忘记了,如今可不是我在求着你。”山哥不无不可的答应了。

    慕容卿冷笑,谁求谁还不一定呢。“我想知道,你们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那件事,几乎没人知道,你不要告诉我说,机缘巧合,那不可能。”

    “哈哈哈。”山哥放声大笑,“你果真挺聪明,幸好我也不笨,否则还真不是你的对手。没错,那么隐秘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机缘巧合得知,自然是有人放消息给我。”

    “我要知道那个人是谁。”慕容卿恨死了那个人,如果不是他,这些人怎么会想到要来抓他们。

    只怕,一旦她将经书交给他们之后,这些人会马上杀人灭口。

    “盗亦有道,我是绝对不可能将放消息的人告诉你的。行了,你就别再拖延时间了,赶紧将经书的放置位置告诉我。只要我得到了经书,我便会放了你们。毕竟,你到底是九皇子心尖尖上的人,我也不想给自己留一条死路。”

    “你不说我也知道。”慕容卿轻哼了一声。

    山哥一怔,忍不住的就开始心里犯嘀咕,怎么,难道这女人还真的猜到了不成?

    “是个女人,对不对?”慕容卿又道。

    山哥一惊,眼神就开始微微的不对劲起来。

    他的反应落在慕容卿的眼中,正好验证了自己的才猜测。

    “很好,果真是个狠毒的女人,为了除掉我,她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借助你们的手杀掉我,她却一点干系都没有。真是不错,这计策,果真不是普通人能想出来的。”

    慕容卿怒极反笑,开始反思自己嫁入九皇子府之后的所作所为。

    她是太过顾虑了,因为当年宫中的事情,因为静妃还沉睡不醒,所以她便束手束脚,不敢有太过的行动。

    因为,一旦那女人出了事,当年的事情也便会石沉大海,再也没人知道。

    夏侯奕的心中会留下永远的遗憾,那会成为一个不小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愈合。

    慕容卿自然不愿意看到那种情况,夏侯奕是她今生最重要的人,她不愿意看到他留有遗憾。

    正是因为这种种的顾虑,使得她越来越束手束脚,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敢太用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那女人有了得逞之机。

    “柳园园!”慕容卿冷冷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待得我出去之时,必与你不死不休。”

    如果仅仅只是对付她倒也无妨,她乐于奉陪。可是,她却将玉树给牵扯了进来。虽然仅仅只是巧合,但慕容卿却无法不心生怒意。

    一个能对孩子下手的人,她不耻,不忿。

    “慕容卿,你就别想从我嘴里套话了。劝你还是老实点儿,乖乖的将你所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否则,那小子就会先你一步去见阎王。”

    慕容卿冷冷的瞪着山哥,“我也可以告诉你,如果玉树少了一根头发,那你们所有人都要给他陪葬。”

    “你吓唬我?”

    “吓唬你有什么用?吓唬到你背后的主子才有用。去告诉他,想要得到经书就自己来找我,别以为随便派一个人出来就能接待我。不管怎么说,我到底是九皇子的侧妃,可不是你这种小喽啰可以招呼的。”

    山哥一怔,脸瞬间爆红,不由得怒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是否胡说八道,你主子必然清楚的很。”慕容卿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室内,道:“我知道你能听得见我说的话,不用再弄虚作假了,出来一见。大家都是为了求财,没有必要伤了和气。至于你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纵然看到了你的脸,我想,你想逃走,我也拦你不住。”

    “好气魄!”有人赞赏的拍掌。“慕容卿,你真是不错,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欣赏你了。如今,想你这样聪明的女人可是不多见了。”

    “是吗?倒也不尽然,那个放了消息给你的女人也不差。”慕容卿讽刺的笑。

    一人从机关通道出来,慢悠悠的走到慕容卿身前。

    “紫老大,别来无恙?”慕容卿笑的极致灿烂,仿佛在跟久未相见的好友打招呼一般。

    “你怎么知道是我?”紫老大在椅子上坐下,有些诧异的问。“依着我看,好似并未露出什么马脚,我有点想不通,你从什么地方发现事情与我有关的?”

    “红叶与绿心。”慕容卿笑着道。

    紫老大挑挑眉,“不太明白。”

    “紫老大,怪就怪在你太心急了,想要得到什么人也不用这么急。红叶与绿心两人,她们不过就是丫头。如果你的目的只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将我们给分开。而我醒来之后就不见她们两人,显然是有人故意将我们分开。我不得不猜想你们这样做的目的。然后,顺理成章的,我想到了当日与紫老大分开之时,你那异常笃定的话。当然,不得不说,我这里面有猜测的成分。但显然,我猜对了,不是吗?”

    其实,在上来之前,慕容卿也没猜想到这件事与紫老大有关。

    她刚刚的解释,不过是说给紫老大听罢了。

    之所以能够猜到事情与紫老大有关系,还是因为那股味道。

    慕容卿从小就特别的敏感,尤其是对于气味,只要之前曾经闻过就不会忘记。

    上来之前,她其实并没有闻到那种味道。而就在山哥进来之时,她依稀从机关通道中闻到了那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那股味道,她不陌生,因为不久之前才闻到过。

    那是与紫老大见面的时候,她闻到了一股很是古怪的味道。

    像是腐臭,像是酸涩,再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香料,夹杂在一起,格外的古怪。

    她相信,紫老大是用各种香料来掩盖自己身上的味道。只可惜,那些香料虽然味道浓郁却是无法遮掩他身上的那股腐臭加酸涩的味道。

    当时她便曾猜测过,到底什么人身上会有这种味道。只不过,后来事情频发,她也没有时间继续去想。

    没想到,正是那股味道,让她猜到了幕后的真正主使。

    “我不得不说,夏侯奕找了一个聪明的女人做妻子。他真的很幸运,如果是我能有你这样的女人,想做什么事情做不到?”

    慕容卿眨眨眼,微微一笑,“想要我这样的女人,也不是不可以。”

    饶是紫老大心性坚韧,但此时也是微微愣怔了下。“难道世上像你这样的女人很多吗?”

    “九皇子府除却我之外,还有一个女人很厉害。我想,你不会陌生。”慕容卿促狭的笑着。

    “她?”紫老大微微摇头,“上不了台面,与你根本无法相比。”

    “紫老大,或许是你小看了她。我可以告诉你,永远都不要去小看女人。她不简单,没有你想象的简单。”

    紫老大那僵硬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难看的笑容,“或许吧,只可惜,我对她没什么兴趣。倒是你,颇让我满意。不如你就跟了我,虽然没有九皇子妃那样的地位,但吃香的喝辣的,少不了你那一份。”

    “我啊?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过安逸的生活。”慕容卿摇摇头,一副谢敬不敏的模样。“其实,紫老大,你真不用再考虑一下吗?这个世上,厉害的女人真是不多,得到她,对你会有不少好处。”

    “行了,你就别再卖力的推销了。”紫老大打断了慕容卿的话,“我知道你想怎么样,想借助我的手除掉你的死敌,倒是一个不错的法子。只可惜,我从不会做任何人的棋子,哪怕,我真的很看好你。”

    “真的没商量?”慕容卿依然不愿意罢休的劝着,“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得到她,你必定会得到不少助力。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我想,你身边的人中,应该不会有比得过她厉害的了。而我呢,少了一个仇敌,自然心情高兴,如此一来,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怎么算,你都不会亏本。紫老大,你是个聪明人,我可不会用你做棋子,这只是一个交易,你考虑一下吧。”

    “不用考虑了。”紫老大一口拒绝。“那女人或许是挺厉害,那狠辣的劲儿我喜欢。只可惜,她身份太不简单了。堂堂诚王爷的女儿,那可是个大麻烦。”

    慕容卿失笑不已,“怎么,听紫老大你这话,你怕诚王爷却是不怕将军了?”

    “将军?”紫老大好笑的看着慕容卿,“你以为将军会救你?将军府的事情,我会不查清楚吗?据我所知,将军可是不太喜欢你这个女儿,一直都是对你不闻不问。我想,就算你出了事,他也不会多费心的。你与那个女人,可是不能比。”

    慕容卿笑了,很灿烂的笑,但只有最熟悉她的人才能够在她那笑容的背后找到一丝隐藏的伤痛。

    紫老大的话,像是一柄尖刀直接插在她的心口。他说的很对,在这一点上,她与柳园园根本无法相比。

    如果柳园园出事,诚王爷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救她。

    而如果出事的人是她?

    慕容卿苦涩的笑,她想到了自己出嫁之前将军与她说的一句话,他说,嫁人之后,好自为之,是死是活,与他无关。

    她想,哪怕自己就算是快死了,将军也应该是不会愿意来看她一眼的。

    “好了,慕容侧妃,话依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不用浪费彼此的时间了。你将经书交给我,你们便自由了。”

    “好,经书我可以给你们。不过,我要见到绿心红叶她们所有人。”

    紫老大犹豫了下,“那个丫头我确实挺喜欢,合我的胃口,不如,慕容侧妃你就割爱,将她给了我吧。”

    “不可能。”慕容卿一口拒绝,“你既然知道我那么多事,你也应该很清楚她们对我的重要性。她们虽然是下人,但也是我的朋友,姐妹。我绝对不会用她们来换什么东西。”

    “你倒是重情义,好吧,反正那丫头也是个硬脾气,真将她留下来,估计也活不了。算了,就让你们凑一起吧。”

    紫老大说着就冲山哥挥挥手,“去,将人带来。”

    “是,老大。”山哥答应着去带人。

    没过多久,山哥就带了几个人走来,那走在前面的,赫然就是绿心与红叶。

    “侧妃!”见到居然是慕容卿,红叶两丫头兴奋的扑过来。

    两人一左一右的抱着她的胳膊,急道:“侧妃,你没事吧?”

    慕容卿笑着道:“你们看看我有事吗?放心吧,我好的很呢,紫老大是个挺不过的人,优待俘虏,没有伤我分毫。倒是你们,怎么样,没事吧?”

    两丫头一起摇头,慕容卿便又去看竺亭等护卫,见他们也是都没事,这才算放心。

    “慕容侧妃,如今人都已经送到,不知你是否可以兑现承诺了?”

    “自然可以。不过,紫老大,你确定你有办法进入九皇子府,拿到东西?”

    “我有我的办法。”紫老大故作神秘。

    慕容卿冷冷的笑,“我知道,你有一个内应。只不过,你可曾想过,那人真的会将真正的经书交给你?那经书我到手之前便知道,里面是否有金山,无人得知。你拿到经书之后,纵然经书中找不到金山的线索,你也会认为这很正常。但也说不定,真正的经书早就被人给换掉,你拿到的本就是假经书。”

    紫老大僵硬的笑,仿佛,脸上的神经无法动弹一样。“没有人可以骗得了我。”

    “那是,那是,紫老大你神功盖世,绝顶聪明,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女人给骗了,我也只是想提醒提醒你罢了。”

    “多谢提醒。”

    “算了,是我枉做小人了。既如此,我也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这里,我可是一刻都不想多呆。”慕容卿嫌弃的看了看四周,可爱的皱了皱鼻子。

    那一刹那的风情,就算是紫老大见到了也是微微的动了心思。

    这女人!紫老大微微眯眼,果真不是个简单人物。

    “经书就放在我院子上房内室,床头出有一个八宝阁,在里面一个上锁的抽屉里。钥匙在我的头上,你解开我的绳子,我拿给你。”

    慕容卿如此爽快,倒是让紫老大讶异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挥手示意山哥过去将慕容卿的绳子给解开。

    这里都是她的人,谅他们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他却是猜错了,慕容卿压根就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且不说根本不清楚紫老大的真正实力,就算是知道,就凭他们眼下的几个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被松开了手,慕容卿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这才笑眯眯的拔下了头发上的一根银簪子。“这就是钥匙,那去吧。”

    紫老大接过,看了眼,见确实是钥匙的模样,这才僵硬的扯起了唇角,“慕容侧妃果真不是普通的女人,将钥匙就这样插在头上,还真不是什么人都敢的。”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慕容卿笑道。

    “好,好一个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紫老大拍手赞叹,“真不希望与你这样的人为敌。”

    “我也不希望。”慕容卿微微的笑着,意有所指。如今大家都在各做买卖,只是端看谁的买卖能够先一步做成。

    紫老大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冲着山哥挥手,“带进去。”

    山哥答应着,便与其他人一道,推着慕容卿他们下了地道,再度将他们关在那个地牢中。

    而此时,夏侯奕已经赶了回来,正坐在书房中,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白纸,上面躺着几只虫子的尸体。

    那虫子全身都是黑色的,比苍蝇要小一点点,模样很怪。

    “瞧出什么来没有?”夏侯奕问道。

    “哎!”戈黔直起腰,叹气道:“奕,你已经问了第一百八十一次了,能不能消停点儿?”

    “这是唯一的线索。”夏侯奕冷着脸道。

    “我知道。”戈黔又是一声叹息。他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派了人去找,只不过,那些人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完全没有了踪迹。

    他突然就有点恨自己,答应了夏侯奕要看着慕容卿,没想到还是让她出了事。

    “我再认真观察一下。”戈黔打起精神,再度垂头去打量那几只虫子。

    按说这不常见虫子应该很容易就找到线索才是,只不过,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戈黔观察了许久,愕然的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虫子。

    他虽然是个神医,见过各种古怪的虫子与中药,但这种虫子,他真是没见过。

    “奕,我必须回去查查医术。”戈黔起身,僵着脸道。

    “嗯。”夏侯奕点点头。

    戈黔马上转身离开,而这时,阮宁却走了进来。“殿下,有消息传来,在我们寻找慕容侧妃的时候,还有别人也在找他们。”

    “嗯?”夏侯奕的眸子微微一亮,“可知道是什么人?”

    “暂时不知,他们行动很隐秘,势力庞大,很滑溜,几次让我们发现但却……暂时不清楚他们是想救侧妃还是有着其他的想法。”

    “注意着点,有任何线索,不要放过。”

    “是,殿下。”阮宁重重的答应,抬头看了看夏侯奕,犹豫了下才劝道:“殿下,你已经三天没合眼了,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

    “不用。”夏侯奕抬手捏了捏眉角,小妖精没找回来,他哪里睡得着。

    “殿下,如果你也垮下来,谁还能救出慕容侧妃?我想,如果慕容侧妃回来瞧见你这个样子,也不会高兴。”

    夏侯奕抬头,颇感意外的看着阮宁,“谁让你说的这些话?”

    阮宁一怔,而后快速垂头,“属下……”

    “够了!外面的人,进来吧。”夏侯奕冷冷的打断阮宁的话,“去刑堂,自领十板子。”

    “是。”阮宁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转身,便想往外走。

    “奕哥哥!”突然,有人冲进来拉住阮宁,“奕哥哥,对不起,是我让阮宁这样说的。我,我只是不想你出事。”柳园园急声喊道。

    “住嘴。”夏侯奕不满的冷哼。

    “奕哥哥,我知道,你担心慕容妹妹,但是,你这样也于事无补。如今慕容妹妹还需要你,如果你也出了事,她该怎么办?奕哥哥,你且先去休息,我跟你保证,一旦有了消息,我必定会马上通知你,可好?”

    柳园园可怜兮兮的乞求着,说到最后,直接跪倒在地,“奕哥哥,你去休息会儿吧,就算不睡,哪怕只是躺躺也好。”

    夏侯奕依然没有动静,就那样坐着,眼睛微阖,让人瞧不出他的真正情绪。

    阮宁跟着夏侯奕那么长时间,多多少少有点了解。当即便一言不发的直接出门往刑堂而去。

    柳园园却是不知,犹自在劝说着,“奕哥哥,你不要让我们担心,可好?你是整个九皇子府的天,如果你出了事,我们该怎么办?奕哥哥,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好不好?”

    “够了,我说够了,你没听见?”夏侯奕再也忍不住,当即爆发出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啪!哗啦!

    坚实的红木长桌应声碎裂,其中一根木屑飞射而出,擦着柳园园的后背掉落到她的背后。

    “啊!”柳园园惊叫,忙捂住了手。

    一丝红色血迹冒出来,柳园园黑了脸,居然受了伤?

    “你怎会知道她出事了?”夏侯奕阴沉沉的问。

    柳园园一怔,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我,我猜的。之前府内的人说她被殿下你接走了,可是如今殿下你回来了,她却没跟着回来。虽然你说她去了将军府,但以我对慕容妹妹的了解,她是不会丢下殿下你去将军府的。再加上府内一众侍卫戒备深严,我,我便猜测,可能是慕容妹妹出了事。”

    “够了,出去。”夏侯奕冷声吩咐。

    “奕哥哥,我真是为了你好,我不想看到你出事。”

    “我不想再说第二次。”夏侯奕冷冷的看过去。

    柳园园委屈的红了眼,抽抽噎噎的哭着,后被夏侯奕一瞪,直接用帕子掩了脸,哭着跑了出去。

    “混账!”夏侯奕怒骂了声。

    微微的吐口气,夏侯奕略有些失神的道:“小妖精,你到底在哪里,给我点线索,可好?”

    又不知等了多久,戈黔突然就兴冲冲的推门闯了进来。“奕,我发现了,我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了。”

    “什么?”夏侯奕急忙坐正了身子,紧张的问道。

    “你瞧。”戈黔献宝似的将手里的一本旧的有些发黄的书递到夏侯奕脸前,“你看看这个,是否与那个虫子有点像?”

    夏侯奕接过书,那上面有一副图画,赫然就是一只黑色的虫子。

    夏侯奕认真仔细的对照了半响,发现果然与在马车上找到的虫子尸体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夏侯奕凝眉问着。之前还未回来的时候,他就觉着那丢在马车里面的几只虫子尸体不简单。

    慕容卿极为爱干净,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蚊虫。别说是房间里,就算是寻常出行用的马车,也都打理的特别干净。

    不能说一尘不染,但像虫子这种脏东西绝对不会有。

    所以,一开始夏侯奕就知道,这几只虫子的尸体或许就是解决事情的重要线索。

    没想到,果真如此。

    戈黔沉着脸在夏侯奕对面坐下,“奕,这件事不简单,这虫子,并非是寻常的虫子,而是蛊虫。”

    “蛊虫?你是说?”

    “南疆的蛊毒盛行,只是不知为何京城会出现这种人。按说那些人寻常不会离开他们的寨子,我想,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这虫子会有什么能力?”

    戈黔指着那本古书,道:“据书上记载,这是一种叫香香公主的虫子。寻常几只没什么特别,可一旦多了,并且是被人祭炼过的虫子,身上会发出一种很独特的香气。人只要闻到那股香气便会昏迷,内力尽失。如果有人操控,虫子进入到人体内,甚至可以在一夕之间就要了他的命。”

    “原来如此,难怪他们找不到丝毫的线索。”夏侯奕黑了脸,居然是蛊毒,难怪戈黔他们不是对手。

    对于这种瞧不见的对手,他们着实没有任何的办法。

    “你可有应付的法子?”夏侯奕问。想要救出慕容卿,必定要与这伙人对上。但是,他们有蛊毒在手,他们想要取胜,太不容易。

    戈黔微微叹息,“你也知道,我虽然是个神医,但却对这种蛊毒不是太了解。能知道这是什么虫子已经是我的极限,要说解了蛊毒,不太可能。我纵然能研制出一些药去克制,但也不会有太大的作用。毕竟,据我所知,蛊虫数量极为恐怖,一旦他们发现我们有应对的法子,尽数释放出蛊虫,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那就是没办法了?”夏侯奕沉着脸,不,他不相信,他一定要想出法子。

    戈黔也是懊恼的很,暗骂自己,什么狗屁神医,临到头来,什么事情都做不到。

    两人陷入沉闷之中,他们都很清楚,眼前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如果不能将难题解决,他们别想救出慕容卿。

    可麻烦在于,这个难题,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

    不知过去了多久,天色好像都已经暗了下来。

    有人在外面敲门。

    夏侯奕被惊醒,揉了揉眉角,道:“什么事?”

    “殿下,府门口有一位自称是金夫人的女人求见。”

    “金夫人?”夏侯奕微微一怔,她这个时候跑来做什么?

    “让她进来。”夏侯奕想了下便这样吩咐道。

    “金夫人是谁?”戈黔诧异的问。

    夏侯奕这才想起,戈黔并不知晓经书的事情。当下,他便将拍卖经书的事情说给了戈黔听。

    后者听的一阵咋舌,“就是那个富可敌国的金夫人吗?开始我还真没敢往那个人身上想,不过奇怪了,那臭丫头怎么会认识那么厉害的人物?”

    夏侯奕轻哼着,不满的瞪了戈黔一眼。

    后者撇撇嘴,没好气道:“行了,行了,知道你护犊子,不过就是叫了她一声臭丫头,怎么了?”

    “我不允许!”夏侯奕不满道。

    “好好好,反正她怎么说我都行,我就不能说她一句不好的。”戈黔认命的拍了拍桌子,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重色轻友!戈黔将这个大帽子重重的扣在了夏侯奕的头上。

    自从慕容卿出现之后,他的地位是直线下降。到现在,他觉着自己根本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可怕的是,以往他或许还有兴趣争一争。可自从……自从他发现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对于跟慕容卿争宠的事情,他是再也没有了兴趣。

    但所有的心思,都被他深深的藏在了心底,没有人知道,也不会知道。

    这是他自己的小秘密,或许,等到临死之前,他会跟什么人说出吧。

    “我说,真是想不通,她一个将军府的大小姐,怎么会认识那么厉害的人物?奕,为什么我总是想不通呢?”戈黔坐了一会儿就憋不住了,拍拍桌子,诧异的道。

    这件事对他打击太大了,一个臭丫头,怎么就能跟那么厉害的人物攀扯上了关系?

    夏侯奕却是放柔了表情,他的小妖精自然是厉害的。而且,可远远不止这样。

    “奕,你说那臭丫头……呃,她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瞒着我们?”

    夏侯奕扬起眉头,“她是有不少事情瞒着我们,不过,我允许她瞒着我。有些时候,多一点神秘更有意思。”

    “神经病,真不知道你想什么。”戈黔直接骂道。他觉着夏侯奕一定是中了毒,就是慕容卿下的毒。

    自己的女人对他不坦白,那么多事情瞒着他,这家伙居然还挺高兴,脑子真是非同一般。

    “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夏侯奕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戈黔看着,一时微微有些愣神,眼睛深处似有一抹受伤的情绪。

    是啊,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不是当事人,又岂会明白人家的想法与心情?

    这辈子,他是没机会弄明白了。

    不多会儿,敲门声再度响起。阮宁推开门,侧过身子,让后面的人进来。

    一袭金色的长裙,妖娆精致的脸庞,不是金夫人又是谁。

    “见过九殿下。”金夫人踏进书房,笑着行礼道。

    “金夫人无需客气,你此番前来,是否与小妖……咳咳,与爱妃有关?”夏侯奕尴尬的借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小妖精,果真是中了你的毒,无法自拔了。

    ------题外话------

    吼吼,竹子是绝对不会剧透的,我只能说,事情没那么简单,哈哈哈,急不急啊,急了就出来溜达溜达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