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23 原来是双胞胎

023 原来是双胞胎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药王的神态非常的认真,仿佛将这件事当做了自己最重要的事情。他细细的研究了许久才道:“问题果然就在这里,这些人为了达到目的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居然将药水侵入到食材当中,也难怪我们会没有发现。卿儿,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准备没有?”

    “准备自然是有的。”慕容卿淡淡的道。早在猜到会有这种可能性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处理办法。因为每天府中所要购买的食材都非常的多,所以,没有人可以确定这些菜是在哪里买的,又是谁卖给自己的。

    纵然能够记得是谁卖给自己的也没用,那人不会承认,更加不会留在原地等他们去找。

    下黑手的人,不用多想也可以猜得到是那些人。既然他们动手了,那就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的暴露。所以,这一条路虽然不能说完全行不通,但是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也非常的麻烦。

    既如此,那倒不如就走另外一条路,让他们自己露馅。

    看着慕容卿唇角那一抹狡猾的笑容,药王笑了起来,“看你一脸的笃定,想来是有对策了。如此我就放心了,不过不要玩的太过了,早点将人找出来,我们也可以放心。”

    说着,他那紧张的视线就落在了慕容卿的肚子上。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慕容卿的肚子还要重要的了。

    慕容卿也是一脸温柔的按着自己的肚子,微微点头,“药爷爷,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孩子有事的。敢打孩子的主意,那就是跟我过不去。”

    当即,慕容卿就喊了竺亭进入上房,坐下来后,红叶送上了茶点,“侧妃,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红豆糕。”

    “太好了,终于没有人可以控制我了。”慕容卿眼眯着,颇为得意的捏起一块红豆糕,得意的吃了一口这才舒坦的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竺亭就站在一旁看着,颇为不解,不就是一块红豆糕吗,值得你露出这种满足的神色?堂堂的九皇子府侧妃,难不成你从来都没吃过红豆糕。

    他哪里知道,只要夏侯奕在,他就会想方设法的控制她的甜食用度,明明是最爱却是无法吃的太多,这让一向喜好甜食的慕容卿怎么能够满意。

    如今夏侯奕不在,慕容卿怎么可能会白白放过这个好机会。

    吃了两块糕点,慕容卿接过红叶递来的帕子擦擦手,喝了几口茶,这才对竺亭道:“你吩咐下去,之后的几日依然要去购买各种菜,并且,有意无意的散播消息出去,就说我的身子近来不是太好。但是,不要说的太多了,反而会容易引起怀疑。这个度,我相信你可以把握住的。其次,你安排暗卫监视着,凡是对这件事上心的人全都要暗中掌控住,随后盘查他们的身份。确定了之后就带回来,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还能够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是,侧妃。”竺亭笑着答应,“就他们这么点伎俩怎么可能会是侧妃你的对手。侧妃,您就放心吧,回头不用多久属下就能够替你将人给找出来。”

    “好了,那你去处理这件事吧,有什么消息随时回来禀告。”

    “是,侧妃。”竺亭恭敬的答应着,而后就退了出去。

    慕容卿这才看向了红叶,道:“京城可否有什么消息传来?”

    红叶自然知道慕容卿是想要问九皇子府的事情,她当即笑着道:“侧妃,如你所猜测的一样,自从太后出事之后,柳侧妃是彻底的老实了。不过,她最近却是又玩出了新花样。”

    “是否去了母妃那里?”慕容卿淡笑着道,那一脸的高深莫测,使得红叶震惊不已。

    “侧妃,你怎么会知道?”红叶诧异。

    “想也可以想的到。那个女人既然想要稳固自己的位置,那就必须要做事。而能够左右皇上心神的人除却太后意外就只剩下了母妃一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柳园园必定会去打母妃的主意。不过,我倒是觉着她这一招不见得能够行得通。”

    红叶这一次却是没有随之附和,她倒是一脸认真的道:“侧妃,这件事你可不能太大意了。依据传回来的消息,柳侧妃每一次过去的时候就会带着孩子。据说皇上还挺喜欢那个孩子的,时间长了,难保皇上不会因为喜欢孩子而对柳侧妃另眼相看。”

    “孩子吗?”慕容卿冷笑一声,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不过是孩子,自己也有,难道还会输给那个柳园园不成。

    她一点也不在意,等到将来自己的孩子出生了,大可以让他们一起比试比试,看看谁的孩子更招人喜欢。

    一见慕容卿脸上那满足的神色,红叶就果断地咽下了快到嗓子眼里的话。算了,既然侧妃对自己那么有信心,还是不要多说了。反正眼下侧妃的心情最重要,其他的都不用多管。

    之后的十多天时间里面,一切都非常的正常,暗卫也已经锁定了几个人,虽然还没有完全的证据,不过,想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最麻烦的却是夏侯奕那边,他们进城已经有五六天的时间了。除却传出两三次的消息之外,之后就开始销声匿迹,如此,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夏侯奕那边的情况。

    只是从城里传出来的消息可以得知,城里最近非常的混乱,据说有人开始暗杀土匪的头子。

    慕容卿猜测应该是夏侯奕的手笔,只是有些不太理解,他们为何如此快就动手。贸然的激怒了那些土匪,他们必定会处境堪忧。

    又是十多天过去了,土匪所占据的那座城越来越混乱,据说土匪为了找到刺杀者已经开始发疯了,他们一家一家的去搜查,如今已经搜查了小半个城,再这样下去,夏侯奕他们就更加危险了。

    而此时,慕容卿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这天一早起身,慕容卿在红叶的伺候下费劲的下床,梳洗,梳妆。她摸着自己的肚子,有些抓狂,“红叶,你有没有发现我的肚子又大了不少?”

    红叶尴尬的笑,“侧妃,孩子大了,您的肚子会大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慕容卿皱了皱鼻子,指着自己那已经不算小的大肚子道:“你确定我这个肚子只是有三个月?”人家三个月的大肚子哪里有自己的大。

    “侧妃,您也别太担心了,药王老先生不是说过了,孩子非常的好。”

    慕容卿无奈的点头,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怎么可能会不担心。自从怀孕之后,她看过很多这方面的资料。据说孩子如果太大的话,生产的时候会非常的麻烦。

    而如今自己三个月的肚子就跟人家五个月的肚子那般大,她怎么可能会不担心。

    怀着一肚子的郁闷,慕容卿吃了早饭。刚在院子里走了两圈,药王就来了。“卿儿,来,让药爷爷给你把把脉。”

    “哦。”慕容卿答应一声,在红叶的搀扶下慢慢的进了房。自从发生了上次中毒的事情之后,药王等人便开始非常的紧张,几乎隔天就给她请脉一次,以确定孩子没有问题。

    坐下来后,药王开始替慕容卿把脉,好一会儿后,药王神色有些古怪的道:“卿儿,你,你起身出去再走两圈去。”

    “嗯?”慕容卿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头,“药爷爷,怎么了,是孩子有问题吗?”

    “不是,你先去走两圈,等回来之后我再给你解释。”丢下这句话以后,药王就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慕容卿有些愕然,不过还是听话的按照药王的吩咐去院子里走了两圈。不多会儿,药王就回来了,不过他却不是自己一人回来的,戈黔居然也被他给拉了来。

    “师父,今天不是轮到你给慕容卿那女人请脉吗,你拉着我过来做什么?”戈黔一脸的不解,他正忙着研究上古奇药呢,刚刚有点头绪就被拉了出来,心情自然不是太好。

    “闭嘴,废话,老子叫你来就得来,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药王狠狠的瞪了戈黔一眼,随后就扬着温柔的笑脸对慕容卿道:“卿儿,走吧,回房去吧。”

    “哦。”慕容卿是彻底被弄糊涂了,这药王是搞什么鬼呢,稀奇古怪的,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几人一道进了上房,药王吩咐慕容卿先坐下来休息会儿,直到他完全的平静下来后,药王才推了戈黔一把,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去给卿儿把脉。”

    “真不知道你是要搞什么。”戈黔嘀嘀咕咕了一句,但还是乖乖的走到慕容卿身边坐下,伸出手去替慕容卿把脉。一会儿后,他挑起了眉头,有些不解,似乎被什么事情给难住了。

    他眉头皱了皱,又换了另外一只手。

    这幅模样却是让慕容卿开始紧张了,药王给自己把脉之后就开始古里古怪的,现在戈黔也是,难道说,真的是孩子有问题了?

    慕容卿紧紧的盯着戈黔,不敢放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生怕自己会被他们给骗了。

    “这个!师父,我是不是弄错了?”戈黔回头看着药王,一脸的傻像。

    药王嘿嘿嘿的笑,“既然你这样说了,那看来我之前是没有弄错了。哈哈哈……好好好,太好了。”

    慕容卿一脸愕然的盯着他们,满脸的不解,说什么呢这是,什么太好了,什么弄错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药爷爷,你们两个说什么呢?”

    戈黔缩回手,两眼放光的盯着慕容卿的肚子,突然道:“慕容卿,你之前不是说孩子的干爹有很多了吗?”

    慕容卿点点头,她是这样说过没错,目哩,小疯子,他们都想当孩子的干爹。

    “你还说我没有希望了,对吗?”戈黔又道。

    慕容卿凝眉,“戈黔,你到底要说什么,痛快点吧。”

    “我不要做那个孩子的干爹了。”戈黔一脸的得意,痛快的挥手。“我向来是有成人之美的,既然他们都强力追求做那个孩子的干爹,看在他们很可怜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退让一步,让给他们了。”

    慕容卿有些愕然,心道,这货是发什么神经呢,之前他可是口口声声的叫着要当孩子的干爹。最近这些日子,没少在她耳边嘀咕,就是想要趁着这段时间的黏糊她,让她不得不答应。

    怎么突然之间他又改变主意了,瞧他那一脸的得意,到底搞什么鬼呢。

    “反正孩子不是一个,哈哈,我不要做那个孩子的干爹,我做另外一个孩子的干爹就行了。慕容卿,这一次我可是第一个预定的吧,你可别想再拒绝我。否则,哼哼,我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你说什么?”慕容卿彻底傻了,“你刚刚说什么反正孩子不是一个?那是什么意思?孩子不是一个,难道有两个?”

    “哈哈哈……”药王得意的笑,“卿儿,你说的没错,孩子确实不只是一个,如果我跟戈黔探脉没有错的话,你应该是怀了双胞胎。如此也就可以解释为何你的肚子比常人的大了。那不是吃的太多,而是因为你的肚子里有两个孩子的缘故。卿儿,以后可不准再偷偷的减少饭食了。不要害怕肚子会大,你怀的是双胞胎,这样非常的正常。”

    “双胞胎?”慕容卿犯傻,有些不敢置信的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原来,自己的肚子之所以会那么大,不是因为吃的太多,不是因为孩子长的太好,而是因为有两个?

    她有些不敢相信,总觉着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药爷爷,你说的是真的吗?”慕容卿傻兮兮的问。

    “是真的。”药王笑着答应,“我就是担心自己探脉会有问题,所以将戈黔也拉了来。既然他探脉之后跟我一样的看法,那就表示没错了。傻孩子,你确实怀的是双胞胎,只是无法确定性别。但是不要紧,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老头子都喜欢。我想,你跟夏侯那小子也会喜欢的。”

    慕容卿重重的点头,没错,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好,她都喜欢,只因为那是她跟夏侯奕的孩子。

    摸着肚子,慕容卿陷入了浓浓的喜悦之中。两个,自己居然怀了两个孩子。如果夏侯奕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非常的高兴吧。

    这一天,上上下下所有人都非常的高兴,只是因为知道慕容卿居然怀的是双胞胎。那喜气洋洋的气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过年了。

    今天天气不是太好,阴沉沉的,仿佛要下雨的样子。

    慕容卿吃了饭之后也没有在院子里走动,反而在房间里走动了片刻。之后,她拿着一本话本小说正打算看的时候,竺亭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侧妃,属下有事要通禀。”

    “进来吧。”慕容卿笑着吩咐。看来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白天得知自己是怀了双胞胎,晚上就能够查清楚那件事了吗?如果真的是,那可就是双喜临门了。

    竺亭走进来,道:“侧妃,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已经抓了三个人回来。侧妃,是您亲自审问还是要我们来审问?”

    慕容卿想了一下道:“那先带上来,我问问看。”晚上左右没事,找点事情做也不错。

    “是,侧妃。”竺亭恭敬的答应,当即就拍拍手掌,很快,几名暗卫各自押着一个人进来。

    那三人一被押着跪倒在地就开始痛哭流涕,连声呼喊自己是冤枉的。

    慕容卿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角,道:“再乱叫就全都押下去砍了。”

    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却是让那三人瞬间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满脸惊恐的盯着慕容卿瞧,简直不敢相信那样一个女菩萨一样的女人说出来的却是那样可怕的话。

    动辄就要杀了人,她,她是女魔头吗?

    他们不吭声了,慕容卿这才满意的道:“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是菜农,真的,我是种菜的菜农。”三人一个跟着一个说道。

    慕容卿笑了下,状似无意的问道:“如此说来,近些日子我们买的菜都是你们亲手种出来的?”

    三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同时点头,“是。”

    慕容卿拍手,“那真是好,看来,我这次要杀人不会是滥杀无辜了。”

    三人大惊,其中一个年纪最小的人道:“夫人,您不能随意的杀了我们,就算是要杀了我们,你好歹也要让我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我们跟你素未平生,从未见过,怎么会得罪你呢?夫人,我们都是冤枉的,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种菜的,根本就不敢做什么坏事,还请你大发慈悲,饶了我们吧。”

    慕容卿斜睨了他一眼,突然道:“竺亭,看看他的手。”

    “是,侧妃。”竺亭虽然不知慕容卿要做什么,但还是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年轻人的手,竖起来,面向了慕容卿。

    “你们两个,也竖起自己的手来。”慕容卿又指了指另外两个人。

    那两个人不解,但迫于压力也只能快速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慕容卿的视线自那三个人的手掌一一的扫过,最后落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你也是种菜的?”

    “当然,我是菜农,很多人都知道。”

    慕容卿的右手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的抚摸,这几乎是她自肚子大起来之后的下意识动作,用她自己的话说,那就是为了跟孩子联络感情。

    她一手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的犀利。“你的手非常的干净,可不像是一个经常在地里干活的人呢。如果我猜得没错,他来到你们附近,应该不过才两个月的时间吧。”

    其余的两人大惊,看着慕容卿,半响后才傻兮兮的点头。这位夫人好聪明啊,她怎么会知道?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你们只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你们都被他给利用了。在他出现之后,他是不是对你们非常的好,甚至是不惜在你们的身上花了非常的多的钱。他刚开始学种菜,很多东西都不会,经常去像你们请教。与此同时,他还会帮你们去整理菜,像是你们的家人一样替你们做事,对吗?”

    那两人完全的傻住了,这位夫人太厉害了。她说出来的话就仿佛是自己亲眼所见一般,根本就是他们曾经发生过的事实。难道,当时这位夫人也在附近住过吗?

    “我只能说你们两个人太善良了,以至于自己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你们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在他去帮助你们的时候,却是偷偷的将你们每天要拿去卖的菜做了手脚。那些菜被加入了一些能够使孕妇小产的药,虽然分量很少,但是,只要长期食用,那效果是一模一样的。”

    那两人愕然的盯着慕容卿的肚子,突然就惊恐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异口同声的喊道:“夫人,不是我们,真的不是我们。”他们大喊,声音因为紧张而变得颤抖。“夫人,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种菜的人,怎么可能敢去做那种可怕的事情。我们自己也有孩子,更加不会做出那种不是人的事情。”

    “你们不用紧张。”慕容卿笑着摆手,“我相信你们,只是有人在利用你们罢了。好了,竺亭,你先送他们出去吧。”

    “是,侧妃。”竺亭答应着,冲着那几个暗卫挥挥手,随后,他们便将那两人给带下去了。一路上都能够听得见那两人千恩万谢的声音。

    慕容卿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那个剩下的男人,道:“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生,一条是死。哦,还要特别提醒你一句,我的这些手下最拿手的就是能够让人生不如死,怎么样,你要不要试一试?”

    竺亭突然就将脑袋凑到那个年轻人面前,咧嘴一笑,吓得那个年轻人差点没晕过去。

    “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好好想想吧。”慕容卿说完就垂了眸,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茶。

    “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个种菜的,真的,夫人,相信我吧。”年轻人胡乱的挥着自己的手,又道:“夫人,你是觉着我的手非常的干净,不像是种菜的吗?我可以跟你解释的,那是因为我才刚开始种菜没有多久的时间。真的,我不是坏人,你们弄错了。”

    “看来你是选择死路了?”慕容卿放下茶杯,“我最近的耐性实在是不太好,竺亭,带下去吧。”慕容卿挥挥手,再也不愿意多去看他一眼。

    竺亭当即就阴测测的笑了两声,一把揪住了那年轻人的后领,直接将人给提起来往外走,“哈哈哈,就让我来好好的招待招待你吧。”

    “不要啊,夫人,求你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呜呜,我不要死。”年轻人大力的扭着身子,想要挣脱开竺亭的束缚。“慕容侧妃,不是我啊。”

    话一出口,年轻人就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脸色苍白的跟鬼一样。

    竺亭愣了一下,突然就大笑起来,“哈哈,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我说小子,我这可还没动手呢,你这么着急说出来做什么?”

    慕容卿也是一脸的愕然,本以为还要动用一点手段,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就叫出自己的名字了。

    “呜呜……我,我什么都没说。”年轻人哭丧着一张脸,恨不能钻到地洞里去。

    竺亭猛地将他丢在地上,冷声道:“奉劝你一句,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还不说出真相吗?不要以为我们都是傻瓜,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是谁派来的。”

    “我……”年轻人涨红了脸,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说出来了。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竺亭抱着双臂,冷冷的盯着他。

    被他那样瞪着,年轻人下意识的缩紧了脖子,不敢去多看他一眼。他畏畏缩缩的往后挪开几步,道:“我,我其实就是个拿钱做事的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你既然知道我们侧妃的身份,那你就不会只是个小人物。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我不介意动动筋骨,跟你玩一玩。”

    “我……我真的……”

    “哼!”竺亭一个冷哼,突然上前,一把揪住了那个年轻人的前襟,冷笑着就直接挥动了自己的另外一只拳头,道:“说还是不说?”

    “别打,别打,我说,我说就是了。”年轻人快要吓破胆了。那么大的拳头如果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应该能够将脑袋给砸出个大洞吧。

    “浪费老子的表情。”竺亭冷笑着,直接揪着那个年轻人再度回到上房,将其丢下来后,冷声道:“还不快说?”

    年轻人微缩的往一旁挪了挪,这才不安的道:“慕容侧妃,其实,小的真是听命令行事的。小的本来只是这里一家铺子的掌柜的。那是诚王爷的铺子,只是像我们这种铺子,赚的钱也不多,根本就不被诚王府看在眼中。可谁能想到,两个月前,京城里突然来了一位大管事。他跟小的说了那个处理菜的方法,吩咐小的按照吩咐来做事。小的不过就是个小掌柜的,哪里敢不听京城来的大人物的话。于是,小的就开始做了一系列的安排。然后……然后事情非常的顺利。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露出了马脚,居然就这样被抓了来。”

    年轻人苦笑着,摇头道:“都说人是不能做坏事的,果然如此。其实,我自己的孩子也可快要出生了。做这种事,我自己都很害怕,担心会报应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幸好慕容侧妃你没事,否则,我就算是死也会心里不安的。”

    “你还算是个坦白的人,竺亭,带下去吧。”慕容卿挥挥手,该知道的已经知道,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可问的了。

    年轻人也不问会如何处理自己,叹息着跟上了竺亭外外走。就在快要踏出房门的时候,他突然转头对慕容卿道:“慕容侧妃,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是,你最好要多注意一下,诚王府绝对还会有其他的后招,他们不会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您,您多注意吧。”

    “行了,小子,这个时候来拍马屁还有用吗?”竺亭将人给揪出去了。

    很快,竺亭再度回来。问道:“侧妃,该如何处理那个小子?”

    “收拾一顿就放了吧,他还不算太坏。”慕容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在孩子没有出生之前,她不想多造杀孽。

    竺亭好似理解慕容卿的想法,点头答应了,“侧妃,属下知道怎么做了。只是,那个小子最后说的话,也不见得就是假的。侧妃,依你看,我们该如何处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也很想知道,诚王府到底还有什么样的能耐。”慕容卿玩味的笑着。实际上,她对诚王府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的好奇。一直以来,诚王爷跟皇上的关系都那么的好。但他们都很清楚,那些不过是表象。

    只是,一直以来,诚王爷他们都隐藏的很深,从未让人发现过他们做出过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所以,这让慕容卿想要探究一下诚王府的隐秘都没有任何的办法。

    不过现在却不一样了,诚王府终于动手了,虽然仅仅只是为了对付自己,但是,一旦你动起来,那就别想要再缩回去了。

    慕容卿想了一下,突然就笑眯眯的冲着竺亭招了招手,跟对方轻声的说了几句话后,才道:“如何?竺亭,你觉着这样做是否有机会?”

    竺亭一脸的古怪之色,“侧妃,您,您确定要这样做吗?会不会不太好?”太损了吧,居然这样做,要是诚王爷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抓狂?

    慕容卿不满的冷哼,抬眼瞪过去,“你是什么意思?依着你的说法,我这样做很不对,甚至是不该了?”

    “侧妃,属下可没有这个意思,您,您可不要误会了。”竺亭结结巴巴的道。他哪里敢说这祖宗的不是,回头殿下知道了不会要了他的命才怪。

    “行了,赶紧去做事吧。”慕容卿没好气的摆手。

    竺亭二话不说,赶紧闪人,生怕会被慕容卿收拾一顿。

    慕容卿眯着眼睛笑起来,真是太好了,诚王府,看你这下还怎么躲藏。

    解决了这件烦心事,慕容卿又看了会儿书,就上床睡下了。如今有了身孕,体力跟精神都不能跟以往相比了,晚上根本就不能太晚睡。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迷迷糊糊中,慕容卿被一阵剧烈的吵嚷声吵醒,仿佛自己的院子里有几百个人在说话一样。

    “红叶?”慕容卿拧眉喊了一声,“外面是在吵什么?”到底是谁,胆子这样大,明知道她怀孕了居然还敢在这里闹腾,找死吗?

    红叶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一脸的古怪之色,“侧妃,您醒了?”

    “我倒是不想醒。”慕容卿揉着眉角坐起来,一副困倦的模样,摆明了就是还未睡醒。“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吵什么呢?”

    “侧妃……呃,外面来了一位很奇怪的公子,说,说是来送礼的。只是,奴婢也不好说,反正很奇怪。侧妃,需要奴婢将人给打出去吗?”

    “公子?”慕容卿挑了挑眉头,这会儿会有什么公子来找自己,不是太奇怪了嘛。“什么公子,什么来历?”

    “奴婢不晓得,奴婢问了,但是他不说,只是说跟侧妃你认识,并且说,只要侧妃见到他就一定会知道他是谁。侧妃,我看那个家伙有点脑子不太正常,不如就让奴婢将人给打发了吧。”

    “等等。”慕容卿摆摆手,如此奇怪的人倒是让她好奇了,就如此,那就见见吧。

    她吩咐红叶替自己更衣,梳洗打扮之后,慕容卿扶着红叶慢慢的走了出去。

    “呀!美人儿,你出来了?哈哈哈,好久不见,怪想的。美人儿,你有了身孕居然还这么的漂亮,哇,简直太羡慕人了。我后院那些女人,一旦怀孕就彻底变成丑八怪了,根本就不能看。美人儿,你怎么会这样的不同,太,太让人心痒痒了。”噼里啪啦的,那个人说了好大一通。

    一时间,院子里的人全都变了脸色。

    叶霸天当即就火了,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揍人,“他娘的,胆子也太大了点,谁借给他的胆子,居然敢调戏我的外孙女儿?”

    “就是,我老头子也忍不住了,还真是从未见过这么欠揍的人。这样,你左脸,我右脸,如何?”药王冷声提议着。

    “那我们怎么办?”大胡子舅舅跟戈黔不高兴了,一张脸就那么大点儿地方,被你们这样给瓜分了,我们还怎么下手?

    叶霸天不高兴的吼道:“蠢死了,不知道一个人身体上有多少地方可以招呼吗?”

    大胡子舅舅撇嘴,谁都知道一个人身上有很多地方可以招呼,但是有打脸那么舒坦,解气吗?

    “哈哈,美人儿,几日不见,你想我了没有?”刘公子仿佛根本就没有看见叶霸天几个人的凶狠模样,一双眼睛中就只是剩下了慕容卿一个人。“哈哈,美人儿,我这次可是给你带来了不少好东西。”

    那将刘公子护卫在中间的壮汉们简直都要傻了,公子啊,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死字是什么写的?再这样叫嚣下去,你还有活路可走吗?

    你想死,可是我们却不想死啊。我们上有老,下有小,您就给我们一条活路走吧。

    “动手。”叶霸天再也忍不住了,挥着拳头就要冲上去。

    “等等。”慕容卿突然喊停。

    戈黔回头,不敢置信的瞪着她,“慕容卿,你傻了,被人调戏你居然还没有一丁点的反应?”疯了,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她可是堂堂的九皇子府侧妃,被人调戏,怎么还能摆出这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慕容卿,你是不是因为怀孕而变得傻了?”戈黔怒吼,真的很想冲过去挖出慕容卿的脑子来看看,到底是不是变成豆腐了。

    慕容卿白了他一眼,道:“聒噪。”

    “你,你这个女人在说什么?”戈黔快要疯了,他是替她出头,怎么还被她给嫌弃了?凭什么,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看他不顺眼?“慕容卿,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很清楚。”慕容卿一脸的认真。她像是那种蠢女人,会冲动的做什么事情吗?

    “好吧,我不管了。”戈黔败下阵来,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奇葩,跟她对着来,自己绝对会被气死的。好,就看看你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叶霸天也是满脸的不解,“卿儿,你怎么了这是?这个小子简直就是个混账,怎么能就这样放过他?”

    慕容卿一脸奇怪的望着叶霸天,道:“外公,我何时说了要放过他?我只是说暂停。”

    “暂停?”叶霸天一愣,好像是说了这样的话。只不过,她到底要做什么,该收拾的就赶紧收拾,暂停做什么。

    “刘公子?”慕容卿一脸灿烂笑容的走过去。瞧她脸上的笑容,在场众人突然开始有了些错觉,仿佛她跟刘公子关系很好一样。

    刘公子简直快要疯了,他傻兮兮的笑着,不停的点头,“是我,是我,啊哈哈,我就知道美人儿不会忘了我的。”他一阵的手舞足蹈,“美人儿,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现在的你,浑身的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哇,实在是太抓人的心了。”

    慕容卿慢慢的走过去,那些护着刘公子的大汉不自主的散开,刘公子腆着笑脸凑过去,“美人儿,见到你,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慕容卿微微一笑,道:“说的是,我也非常的高兴。”

    啪!

    她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以后再敢叫我美人儿,直接就将你的舌头给割了。”狗改不了吃屎的混账东西,早晚会被这张嘴给连累死。

    刘公子愣了下,而后就捂着自己的脸原地蹦跶起来,“哇哇哇,美人儿摸了我的脸啦。”

    众人傻眼,这个家伙,他到底是不是正常人?被打了还能这样的高兴,真不是神经病吗?

    “美人儿,赶紧再来打几下,快。”刘公子兴奋的将自己没有被打过的另外一边脸凑过去,“美人儿,来,我不怕疼。”

    慕容卿闭眼,她发现自己要是再跟刘公子说话下去,自己绝对会疯掉。她退后一步,伸出自己的手,道:“快点把东西给我。”

    “哦。”刘公子叹息了一声,“美人儿,你真是的,满足我的愿望就那么让你为难吗?”

    “还敢废话?”慕容卿瞪眼。

    “哇!”刘公子捂着自己的心口,一副快死了的模样,“美人儿,你瞪眼的表情好漂亮,哇,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慕容卿眯起眼来,“看来你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是不是?”

    “不是。”刘公子急忙摆手,“我哪里敢。”他腆着笑脸,挠着头道。在慕容卿的瞪视下,他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递过去。“美人儿,你的信。”

    “不用你废话。”慕容卿气哼哼的瞪了一眼,快速的拿着信走开了几步。

    垂头一看,上面信封上只有四个字,卿卿亲启。

    熟悉的字体,熟悉的称呼,慕容卿知道自己猜对了,果然是夏侯奕的来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