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66 变态的折磨人法子

066 变态的折磨人法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以命填命,对于这四个字的理解,慕容卿以前只认为会在杀了人的情况下出现。她从未想过,真正有以命填命这回事。

    初开始在前面听闻的时候,她真以为是假的。

    怎么会真的有这种事发生呢?

    可是,后来想到自己都可以重生,那么,以命填命又有什么不可能?

    夏侯奕为了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以命填命,这已经不是自己可以补偿他的了。

    “殿下!”见夏侯奕不理会自己,慕容卿忍不住的就又叫了一声。

    夏侯奕皱眉,他抬头,一脸沉凝的望着她,“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

    “需要问吗?”夏侯奕哼了一声。

    “为什么不需要问?”慕容卿反问。

    夏侯奕起身,缓步走到慕容卿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沉声问道:“你认为需要问?”

    小妖精难过的摇头,趴到他怀中。不需要问,可是,她就是想问问。她无法想象出,当时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那个时候,他心里会不会很难受,很难过?

    仿佛能够猜出慕容卿心中所想,夏侯奕道:“事情并非如你所想那般?”

    “嗯!”小妖精越发的往他的怀里拱了拱,嘴里喃喃的应了一句。

    她趴在夏侯奕的怀中,让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这个时候,她只是想要痛哭一场。

    “傻瓜,我当时很平静。”夏侯奕拍了拍小妖精的脊背,“我只想救你,其他的无需去想。换做你,你会如何做?”

    慕容卿泪眼迷蒙的抬起头看着他,一脸的郑重之色,“我也会做出跟你一样的选择。”

    “既然如此,无需再问。”

    “嗯!”慕容卿重重的点头。她再也不会去问这件事,只因为,面对同样的情况,实际上,他们会做出同样的抉择。

    夏侯奕微微扬起眉头,将其搂入怀中。

    事情已经过去,无需再提。如今重要的不是当时如何去抉择,而是将来如何去面对。

    “如今,我们一体两命,更要珍惜。”夏侯奕轻声道。

    慕容卿下意识的点头,“殿下,你很傻。”真的很傻。

    世人总是说,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会为了他付出自己的全部,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但是,真正能够这样做到的又有几个人?

    至少,她从未真正见到能够为了自己的爱人付出生命的人。当然,夏侯奕是个例外。

    “殿下,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傻,可好?”慕容卿轻声说道。

    “嗯。”夏侯奕轻声答应,但至于将来是否可以做到,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慕容卿也是在心里微微的叹息一声,她太了解夏侯奕的为人。如果今后依然发生这种事,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抉择。甚至,他会将自己的性命贡献出来,只要她可以活下来。

    看来,她势必想想法子才行,这种事,再也不能发生了。

    这件事暂时就算是被解决了,不过,慕容卿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快,总觉着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处理好。

    第二日,当夏侯奕去前面处理公务的时候,慕容卿将红叶两个丫头给叫了进来。

    自从昨天被罚跪之后,两个丫头的情绪都是有些低落。

    再加上慕容卿不怎么理会她们,那心里更是难过的厉害。

    如今慕容卿终于愿意理会她们了,两个丫头都有些小激动。

    她们急忙跑进了房间,齐齐跪下,喊道:“皇子妃。”

    “嗯。”慕容卿淡淡的应了一句。早在几日前,皇上就已经当众提升了她的位分。如今,她是正儿八经的九皇子妃了。

    慕容卿点点头,道:“起来吧。”

    两个丫头对望了一眼,这才紧张的站起身。

    慕容卿的视线在她们两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去,片刻后,她才出声道:“昨天的事情,你们还有没有什么隐瞒我的?”

    两个丫头对望了一眼,她们认真的去回想,半响后才摇头。真的好像没有了,以命填命那么大的事情都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比这个还要重要?

    “你们确定?”慕容卿问。

    两个丫头有些不安了,看着慕容卿的表情,仿佛真的有什么事情是没有说清楚的。

    “你们认真的想想。”慕容卿又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着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说实话,对于自己重生的事情,她心里一直都有些不安。

    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她更加觉着上天不会如此便宜自己。能够拥有重新来一回的机会,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所为有得必有失,慕容卿相信事情不会如此简单。上天怎么可能会对一个人这样好,突然的给了自己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难道,自己就真的不需要为此而付出什么代价?

    慕容卿不相信,心里总是有一种很隐晦的感觉,仿佛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被慕容卿再三的提醒,两个丫头心里不安的厉害。她们仔细的回想了半天后,绿心才试探的道:“皇子妃,有一件事你知道吗?”

    “何事?”

    绿心思量片刻,这才咬牙道:“侧妃,据听闻,你还有一次大劫。天机说过,如果这一次大劫你不能躲过……皇子妃,你也别太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你一定会没事的。”

    慕容卿却是松了口气,如今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心里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原来,自己竟然还有一次大劫。

    这一次的大劫已经让夏侯奕失去了一半的寿命,如果再来一次,会如何?

    慕容卿相信,这种事一定是一次比一次还要可怕。

    不行,看来,她必须要想办法早点跟天机见见了。关于下一次的大劫,她必须要弄弄清楚,依靠自己的力量是否可以撑得过去。

    她绝对不会允许夏侯奕再度为自己付出,而且还是那种将自己性命给填补进去的付出。

    之后,慕容卿就这件事问了很多,几乎将所有的事情经过都给问了一遍。她虽然答应过夏侯奕不能再提这件事,但是,只是说过不跟夏侯奕提,没说过不可以跟红叶她们两人提起。

    许久后,对于当天的事情,慕容卿算是有了一个清楚的了解。

    但是,如此之后,她只怕是更加紧张不安了。天机那个人,神神秘秘的,想要见到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来,她也只能尽量想想办法,至于其他的,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件事暂时就算是被了结了,之后,慕容卿就再也没有跟夏侯奕提起过。两个人都仿佛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一样,但只有他们彼此清楚,这件事不会就这样过去。

    第一个大劫不算什么,第二个大劫才会是真正的大劫。

    两个人都在为这件事而努力,但至于将来到底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件事就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一段时间之后,慕容卿终于满月了。

    这一个月来,她过的简直就是废人的生活。

    每天都要躺在床上,话要少说,饭要多吃,书也不可以看,每天过的就是连废人都不如的日子。

    好在还有三个宝宝陪着她,日子倒也还能够将就着过下去。

    一个月的时间,孩子们长的很快,他们根本就不像是早产儿,每天吃的多,睡得多,不过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已经长胖了很多。

    皇上依然是每天都会来,然后在九皇子府待半个时辰,逗逗孩子。

    他尤其是喜欢老二,每天只要逗逗老二就会笑的很开心。

    给孩子举办了满月酒之后,慕容卿总算是被解除了禁令,整个人松快了很多。

    这天晚上,夏侯奕说不回来吃饭,慕容卿便自己一个人吃了饭。

    饭后,她领着绿心在院子里散步。

    虽然她生产之后就已经恢复了很多,但还是有些胖,尤其是腰腹处,必须要多做运动才可以尽快恢复原貌。

    药王特别为慕容卿准备了一套能够快速瘦身的运动法子,这几天她都在努力的遵循这个法子去做,别说,真的是有点用。

    所以,她就更加卖力了,争取能够早日恢复原来的身材。

    约莫一炷香之后,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没等她回神,腰部就被人拥住。

    “带你去个地方?”夏侯奕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慕容卿点点头,也不去追问他到底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

    “我先去换衣服。”慕容卿道。

    “好。”

    慕容卿转身进入了房间,叫红叶给自己更衣。很快,她便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走出来。

    见此情况,夏侯奕倒是有些诧异,“你怎么会换了这么一身衣服?”

    “怎么?”慕容卿奇怪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什么问题吗?”这一身虽然不是太华贵,好看,但也算简单大方,怎么到了夏侯奕的嘴里就变得难看了?

    “你知道我要带你去什么地方?”夏侯奕问。

    慕容卿摇头,“不知。”她怎会知道他要去什么地方。

    “那你怎知要穿的轻便一些?”

    “嗯?”慕容卿诧异。“怎么,我要去的地方真的是要穿轻便的那种衣服?”

    夏侯奕点点头,“你事先收到风?”好吧,她是从何得知?这小妖精是越来能耐了,什么时候从他身边的人处打探到的消息?

    他如此一说,倒是更加让慕容卿好奇了,到底是要去什么地方,神神秘秘的,还要穿的轻便,难道说,要去的那个地方还需要动手?

    已经很久都没有出门了,想想,慕容卿便有些兴奋。

    “开心?”

    慕容卿重重的点头,“开心。”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儿过了,而且还是跟夏侯奕一道,怎么可能会不开心。

    “走吧。”夏侯奕说着。

    “好啊。”慕容卿爽快的答应,随后就随着夏侯奕一道出府。

    倒了府门外,没有见到马车,慕容卿有些诧异。“殿下,马车呢?”

    “没有。”夏侯奕淡声说道。

    慕容卿诧异的挑起了眉头,“没有?那我们怎么去?难道是要走着去吗?”

    “骑马。”夏侯奕轻声道。

    “骑马?”慕容卿诧异了,真的已经很久没有骑马了。

    夏侯奕打了个呼哨,一匹马从侧门出跑了出来。

    慕容卿顺着马蹄声看过去,当看得清楚那匹马之后,她不禁赞叹出声,“好漂亮的马。”

    “喜欢吗?”夏侯奕问。

    “嗯?”慕容卿不解极了,“殿下,什么意思?”

    此时,那匹红色的,毫无一丝杂毛的马哒哒哒的跑了过来。

    夏侯奕牵住了马的缰绳,随后把缰绳交到了慕容卿的手里。“这匹马可还喜欢?”

    “给我的?”慕容卿虽然诧异,但还是很奇怪的转头可能过去。

    这匹马是一匹母马,看起来就脾气和顺,绝对不会将自己给颠簸下来。

    最为奇特的就是它仿佛非常的有灵性,自己刚刚才抓到了缰绳,那匹马就垂下头来贴近了自己,用自己的鼻子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蹭啊蹭。

    感受着那陌生的触感,慕容卿一时有种莫名的喜悦。原来,动物也是真的通灵的。

    她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马头,“你叫什么名字?”

    “她叫卿卿。”

    慕容卿震惊,她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的道:“你……你竟然给它取了这么个名字?”

    它叫卿卿,那岂非是跟自己的名字一样?

    “不喜欢?”

    “也不是,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给它取了个跟我一样的名字。”好吧,真的不是不喜欢,只是有些诧异,没想到罢了。

    夏侯奕轻轻点头,也没说其他的,只是轻轻拍拍手。

    很快,又一阵马蹄声响起。

    慕容卿诧异的回头看去,却见到一匹黑色毛发的马快速跑了过来。

    当那匹黑色的马跑过来的时候,慕容卿牵着的那匹红色的母马就轻轻的扭过头,朝着那匹黑色的马嘶吼了一声。

    等到黑色的马跑过来后,两匹马交颈相拥,仿佛是在跟彼此说话。

    慕容卿震惊的看着那两匹马,有些不敢置信的道:“它们?”

    “它们是一对。”夏侯奕静静的道。

    “它们?”

    夏侯奕冲着黑马招招手,那匹黑马竟然极为通灵的走到了他身前。

    他拍了拍黑马的马头,道:“这两匹马我见到的时候,浑身都是伤,原来,它们是一对,都是野马,但是有两拨贩马的人,想要将它们给分开。它们不愿意,拼尽全力而受伤。”

    看到两匹马的时候,他真的非常感动。

    两匹马都能够如此的恩爱,更何况人。

    当时,他就出了重金将它们给买下。一直驯养到现在,总算是将它们的野性子给驯服了。

    “殿下!”慕容卿感动的上前,抱住了夏侯奕。原来,他不声不响的竟然给自己准备了这样一份厚礼。

    夏侯奕扬起眉头,她开心,自己也就开心了。

    半响后,他抬头看了看月亮,道:“时辰差不多了,该出发了。”

    “嗯。”慕容卿重重的点头。

    “上马。”夏侯奕道。

    “好。”慕容卿笑着答应。

    两个人一起上马,夏侯奕扬起马鞭,轻轻的挥了挥,“奕奕,出发。”

    慕容卿本来正好爬上了马,突然间听见了这个称呼,差点没因为大笑而掉下马去。

    夏侯奕的下巴控制不住的抖了抖,有这么好笑吗?

    他不过是希望他们两人也可以好像这两匹马一样,快快乐乐,幸幸福福。

    仿佛看出夏侯奕脸色不是太好看,慕容卿便强忍着笑,也随之爬上了马。

    她驱马走到夏侯奕身边,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想让自己能够平静一些。但是,当得看到夏侯奕那张冷硬的俊颜之后,强忍着笑意就再也忍不住,她捧腹大笑,“奕奕……这个名字我好喜欢。”

    夏侯奕不好意思的瞪了她一眼,“走吧。”

    “哦。”慕容卿强忍着笑,驱马跟了上去。

    为了不让慕容卿太累,夏侯奕就下意识的放缓了一点速度。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好,虽是夜晚,但看起来一点也不暗,两人并驾齐驱,时不时的去看着对方,感受着彼此眼中深情,心情都非常的好。

    “殿下,我们是要去什么地方?”慕容卿问道。

    夏侯奕不可能只是想要给自己看看这两匹马,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地方要去。不过,这大晚上的,要去什么地方?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夏侯奕故作神秘。

    “殿下!”慕容卿实在是太好奇了,脑子里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幻想,但却得不到答案,实在是太难受了。

    夏侯奕却就是不给她解惑,只是一路上领着慕容卿往目的地赶去。

    无奈之下,慕容卿暂时忍着心中的好奇,随着夏侯奕往前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因为骑马,所以慕容卿倒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

    她只知道越走越偏,很快就到了一处很偏僻的所在。

    终于,两人在一处民房前停下来。

    “到了?”慕容卿很兴奋的跳下了马。

    “嗯。”夏侯奕静静的答应着。

    慕容卿跑过去,拉住了夏侯奕的手。

    后者揽住了她的腰,与她一同往里面走。

    进了房间,慕容卿才诧异的发现,整个房间都是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时,夏侯奕走到了最边边的一个角落,按住了墙上的一个凸起来的灯盏。

    随着他的旋转,吱呀的声音接连响起。

    一道暗门在墙上闪现,慕容卿随之走过去,“地下有暗室?”

    “是。”夏侯奕直接拉住慕容卿的手,拉着她往下走。

    下面是一条石阶通道,两边的墙壁上挂着灯盏,是以,通道并不暗。

    两个人一起走下去,到了下面,发现所谓的暗室并不是很大,就仿佛是一个简单的地牢。

    不过,因为石门被关着,慕容卿倒也不知道里面关着的是什么人。

    “慕容雪,你个变态。”一道尖锐的男声在石门的背后响起。

    慕容卿诧异极了,她揉了揉耳朵,因为太近,那股声音就跟直接冲入了耳朵,仿佛是一个小鞭炮直接在耳边炸响,非常的难受。

    “声音那么的耳熟?”

    “嗯。”夏侯奕依然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却是没说什么。

    慕容卿狐疑的打量着他,一时不太明白他这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

    “先进去。”夏侯奕依然不给慕容卿解惑,任由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到处的爬。

    慕容卿咬着牙,跟着夏侯奕往旁边的侧门走过去。她在心里道,你最好将来也别求我。以后她也要弄个隐秘的事情去急死他。

    两人进入了侧壁的密室,进去之后,慕容卿才发现,里面竟然有暗卫在守着。

    “殿下,这里是什么地方?”都已经到地方了,总能够说了吧。

    夏侯奕拉着慕容卿坐下,而后冲着那个暗卫挥挥手。

    那个暗卫恭敬的点点头,随后就忙走到正对的那面墙前面站定。

    慕容卿这个时候才发现,墙上竟然挂着一幅画。看着倒是挺普通的画,没什么特别。

    暗卫走到挂画的一边,拉住了一边垂落下来的绳索,挂画一点点的升起。

    随着挂画往上升,墙上露出了一块网纱一样的东西。

    慕容卿好奇的看过去,这才发现,网纱的另外一面好像也有一幅画,不过,画面上很多空隙,是以,她可以很清晰的透过那些空隙看到画对面的情景。

    “怎么会是他们?”慕容卿指着对面,愕然的说。

    她实在是太震惊了,之前夏侯奕说要带自己去一个地方的时候,她想了很多个可能,但却就是没想过要来看到这几个人。

    本以为是夏侯奕突然想开了,要带自己来浪漫一番,谁曾想,竟然会是这么一回事。

    “你且看着。”夏侯奕道。

    慕容卿狐疑的打量他几眼,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转头静静的去看着对面。

    对面的石室里有三个人,两男一女,正是诚王爷,慕容青还有慕容雪三人。

    他们三人共处同一间石室,由此可以猜想的出,情形是会有多么的火爆。

    让慕容卿觉着奇怪的却是,旁边竟然还有暗卫在站着,倒是不知道作何用途。

    此时,慕容雪的手里握着一柄很奇怪的刀,说是刀,倒不如说是一根尖锐的长针。你看过去,甚至能够看的到长针顶部散发着的幽冷光芒。

    诚王爷捂着自己的胳膊不住的往后退,他声音尖锐的嘶吼着,“慕容雪,你个贱人,变态,你再不住手,待会儿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慕容雪冷笑着咬牙,“对我不客气?那也是待会儿的事情。我只知道,现在我要对你不客气。你别怪我,要怪也就之能怪你自己丢人,无能,被抓到了这里。”

    诚王爷眼看着慕容雪就要走过来,他疯了一般的跑到一旁去,大声的喊,“别靠近过来,慕容雪,你别被骗了,我们再这样继续自相残杀,到时候吃亏的可是我们自己。”

    慕容雪停下来,冷幽幽的看着诚王爷,不屑道:“或者,你还能给出一个更好的法子?你说,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我们还能怎么样?”

    诚王爷不说话了,他哪里知道会怎样,他只是知道不能这样继续下去。否则,他一定会被慕容雪给折磨死的。

    “慕容雪,你先别急,听我跟你说。”

    “等不了。”慕容雪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就只有一炷香的时间,马上时间就要到了。”

    诚王爷疯了,他一边满室跑着去躲开慕容雪,一边大声的喊道:“慕容雪,你应该很清楚,这就是夏侯奕的真正目的。他要替慕容卿那个小贱人出气,所以,他才会动用各种办法将我们给弄到这里来。他看着我们自相残杀,最开心的就是他。”

    “我知道。”慕容雪握着手中的长针,继续往诚王爷靠近过去。“诚王爷,你怎么还可以继续将自己摆放在跟以往一样的高度?你应该很清楚,现在的你可已经不再是诚王爷了,你不过就是个阶下囚,我们都是一样,你还自以为是,将自己的位置摆放的那么高。我说,你难道就不担心自己因为爬的太高而掉落下来?”

    “哎呦!”诚王爷一声尖叫。他捂着胳膊不停的后腿,胳膊上渐渐有血冒了出来。

    他上一次就被夏侯奕那一下子摔断了腿,之后也没有医治,如今虽然可以走,但却变成瘸子,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

    如今被慕容雪追赶,哪里能跑得过她,不过几下子功夫就被追上了。

    就那一眨眼的功夫,自己的胳膊上就被她扎了好多下。

    “慕容雪,赶紧住手吧,我们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必须要好好想个办法摆脱眼下的状况。”诚王爷大喘气的道。

    随后,他就又转脸去对不远处靠墙站着,到现在位置都没有开口说过话的慕容青道:“我说小子,你可是个聪明人,你怎么能不劝劝你的妹妹?你应该很清楚,我们都中计了,再不想办法,就都要死在这里了。”

    慕容青翻了翻白眼,冷笑道:“难道你能够有更好的办法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想能够多活一会儿,那就必须要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否则,那就会马上死。”

    说着,他就斜眼去看不远处眼观鼻鼻观心站着的两个暗卫,“没见到那两尊大神吗,雪儿,赶紧的吧,小心待会儿你就没命了。”

    慕容雪点点头,“哥,你就放心吧,我们两个人还能收拾不了这么个老家伙?”

    诚王爷的脸都要绿了,他气急败坏的道:“慕容青,慕容雪,你们两个人仔细想想,如果我死了,你们接下来可就要自相残杀了。”

    两个人一怔,互相对望了一眼,脸色顿时暗沉下来。

    好吧,这确实是个问题。

    如今这间石室里就只有三个人,依着夏侯奕的说法,他们每天在白天的四个时辰内必须要互相用各种法子去对付别人。

    如果他们停下来,或者不愿意动。那你就等着倒霉好了,旁边站着的那两个暗卫就会很快的冲过去狠狠的收拾收拾你。

    他们可是不会心软,一旦动手就不会停手,不将你收拾的趴在地上动弹不了,他们就绝不罢手。

    之前,他们也曾试探过,想要罢手,在经过几次被收拾的很惨之后,他们就果断的放弃了。

    暗卫可不会跟他们客气,更加不会当他们是人,想什么收拾就怎么去收拾。

    基于这些原因,所以他们才不敢不听话。

    但是,不得不说,诚王爷说的也非常的有道理。如果他死了,那接下来就是他们兄妹两人自相残杀了。

    最麻烦的就是,如今还不知道接下来夏侯奕会玩出什么别的花样来。

    所以,目前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不能让诚王爷死。

    当即,慕容青就在一个很隐晦的角度冲着慕容雪使了个眼色。后者了然的点头,追赶诚王爷的步伐也就随之慢了点。

    诚王爷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两人也是明白如今的情势有多么紧急了。

    他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一边道:“看来,你们两个还不算笨。我现在就跟你们说,现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再继续这样自相残杀了。你们想想看,我们到底有多少力量经得住这样的折腾?每天都如此,不出个几天,你们或许还可以熬得住,但我这边老骨头可是不行了。”

    慕容青兄妹两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诚王爷说的太对了,他本就年纪大,之前在天牢里又受过大刑,身子早就不如平常了。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天天这样的折腾,他能够撑到今天,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诚王爷一死,接下来他们兄妹两人可就麻烦了。

    以夏侯奕对他们的恨意,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

    只是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该死的。”慕容青低咒了一声。他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被押回到京城之后,不过才在牢里待了几天的时间,他就被人秘密的转移到了这里。但是,并没有人为难他,一度,他甚至以为自己的后半生就要这样活下去了。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诚王爷跟慕容雪两个人都被送了进来。

    那一天就是他噩梦的开始。

    他从未想到竟然会有人想出那种恶毒变态的法子,逼着他们对付彼此,仿佛不将他们彼此给收拾死了就不罢休。

    所谓的反抗根本就没有一点意义,试问,你能够是那么多暗卫的对手吗?

    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妥协。

    没办法之下,他们就这样一日日的熬下去,可是,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你们两个也都是聪明人,很清楚的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一定要团结。我们千万不能被他们给分化了,明白吗?”

    “分化?”慕容雪斜着眼睛去看诚王爷,一脸的不屑,“糟老头,你又要出什么坏主意了?你要弄清楚,如果我们兄妹两其中一人死了,那你也就会很快的追上我们的步伐。”

    “我怎么会想你们死。”诚王爷无奈的叹息。“要说起来,现在最不想你们死的人就是我。只要你们还活着,那么,他们就还有继续玩下去的兴趣。如果你们其中之一的谁死了,那我这个糟老头子会是另外一人的对手吗?只怕真的会跟慕容三小姐的说法一样,不出几天就要嗝屁了。”

    三人顿时安静下来,这些问题就像是一块沉甸甸的,悬浮在他们头顶的巨石,稍微不留神就会坠落下来,砸死不论。

    但是,他们不想死。

    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道理谁不懂,只不过,如何能够让自己活下去,这也是个极大的问题。

    “糟老头,你有什么好主意吗?”半响后,慕容雪终于出声询问了。

    她疲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回头冲着暗卫挥挥手,“别那么狠心,上吊也要喘口气,让我们休息一会儿。否则,玩起来不刺激也没意思,不是吗?”

    两个暗卫对望了一眼,而后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继续眼观鼻鼻观心。

    慕容雪也不理会,反正他们不来阻止就成。事实上,他们说什么话,暗卫应该都知道,他们也没打算瞒着。他们只是想要先商量商量,之后看看夏侯奕会怎么应付。

    她之所以会问诚王爷,那是因为她确实知道他是个很能耐的人,鬼点子很多,否则,他也不会敢对慕容卿下手,而且是一套一套的。

    自己的那些手段在他的面前,确实是不值一提。

    如今他们三人就像是那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同一条命。

    所以,他们也就只能尽量的去保住对方对面,并且努力的去想办法继续活下去。

    诚王爷一看终于可以休息了,顿时一屁。股拍在了地上,无力的靠着背后的墙壁。“真的是要被累死了,他们真不是人,想要折磨人也要有个限度不是?杀头不过点头地,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你真是够了。”慕容青冷笑,“你做了那么多坏事,竟然还怪人家心狠手辣?你自己在做坏事的时候,难道不够狠?”

    诚王爷冷哼了一声,不满道:“但我至少没有这样变态的去折磨人。”

    “倒也是。”慕容青也跟着哼了声,“他们确实是够变态的,只是不知道这么个点子到底是夏侯奕想起来的还是慕容卿那个小贱人想起来的。”

    “那还用问?”慕容雪冷笑着道。“像这么歹毒阴损的法子,那绝对不会是男人想起的。虽然不能说没有男人阴毒,变态,但是,大部分男人还是会将就正大光明。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这个法子绝对是慕容卿那个小贱人想出来的。”

    慕容雪说着就去使劲的砸地,嘭嘭的响,也不去管手到底是有多疼。

    “我对小贱人的孩子下了手,哈哈哈,也不知道他们死了没有。这么大的仇,那个小贱人怎么可能会不报。她想出这么阴险卑鄙的法子来折磨我,太正常不过了。”

    慕容青跟诚王爷两人对望了一眼,都非常的相信这一点。

    事实上,换做是谁的孩子被人给收拾了,只怕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来。

    “你们两个竟然还有心思去讨论这些没意义的事情。”诚王爷不屑的打断了他们两个人的话。

    慕容青两人对望了一眼后,慕容雪没好气的道:“我们讨论的事情就是没有意义的,倒是你能耐,也请你给我们讨论出一个有意义的事情来?”

    “我自然是不会说出这种没有建设性的话来。”诚王爷得意的道。

    这些小屁孩算什么,自己吃过的盐比他们吃过的米都要多。试问,他们怎么可能比得过自己。

    这一次,慕容青倒是没有生气。诚王爷的能耐,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他私心里也是很期盼着,诚王爷能够想出什么法子来,将他们几个人都给救出去。

    而且,慕容青总是觉着,诚王爷的背后还有人。

    想了想,慕容青便问道:“诚王爷,名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就实话告诉我们好了,到底有没有人会来救你?”

    慕容雪一听这话,眼睛瞬间就亮了,她兴奋的道:“诚王爷,你背后一定有人对不对?认真说起来,除却柳园园的事情,你跟慕容卿也不算有太大的仇恨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跟她过不去?”

    “你们两个是不是也管的太多了?”诚王爷并未正面去回答他们两个人的话。

    慕容雪跟慕容青两人却是大喜,诚王爷越是不从正面回答,越是代表着他很有问题。

    其实,之前他们就猜想这个问题,只是他们都没有说出来。毕竟,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贸然的说出来,诚王爷也不会相信。

    而且,如何让诚王爷答应将他们也给救出去,这才是最为紧要的事情。

    “诚王爷,如今我们就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好,我好,大家好。你不会是想要自己逃出生天吧,我可以告诉你,绝对不会有那种可能。”慕容青一口就否定了诚王爷心中的想法。

    慕容雪也是不停的点头,“哥哥说的对,诚王爷,把我们救出去,对你来说也是有好处的。难道你就不需要帮手吗?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合作是最为合适的。”

    “你们是不是在做梦?”诚王爷摊开了双手去问。

    “如果我真的有什么后手,你以为我还会等到现在才用吗?你们也不去想想,在牢里,我大可以找人将我救出去,总比在这个鬼地方要容易的多吧。”

    诚王爷鄙视的看着慕容青兄妹两个,“别把我想的太厉害,否则我就不会被抓到这里来了。如今,我就只想要弄清楚一件事,你们到底要不要跟我合作。”

    “合作。”这一次,慕容青两兄妹再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机会答应了他的话。

    诚王爷满意的点头,“算你们识相,跟我合作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想想看,我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还要多,所以,听我的准没有错。”

    慕容雪有些等不及的道:“当然会听你的,不过,你也不要这样浪费时间吧,赶紧的给我们说点有用的。我是一时半会儿都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再这么下去,不死也会疯掉的。”

    诚王爷点点头,道:“好了,我这里还真的是有个办法,不过,需要你们的配合。这样吧,你们赶紧的靠近过来,我们先商量一下。速度点,他们那些废物可不会给我们太长的时间。”

    “吃饭了。”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两个暗卫对望了一眼,同时走出去。

    不多会儿就有人给诚王爷他们也送来了饭食,但他们三人却都没有吃东西,而是凑到了一起,叽里咕噜的讨论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