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78 现场告白遭拒绝

078 现场告白遭拒绝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实话,在见到这人之前,慕容卿真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他。

    之前,她真的有一千一万个猜测,但其中没有任何一个猜测会是跟他有关系。

    一个本已经消失了的人,到底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信心再度走回来,难道他真的就一点也不觉着害怕,不担心之前的事情会再度发生吗?

    换做是自己,她绝对做不到,在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居然还有胆量再次走回来。

    “你真的很厉害。”慕容卿赞叹出声。

    她不得不赞叹,至少,他在胆量方面比自己要厉害许多。

    “一般般罢了。”来人缓步向前走,一步步走的很慢,甚至让慕容卿觉着,他是故意的,只是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他想要让自己紧张。

    “慕容卿,说实话,我们好似也并未多久没见,只是感觉上却仿佛是很久没见了一样。”

    “慕容青已经死了,他早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这一次见面,我们无需在这里套交情,联络感情。”慕容卿淡淡的道。

    啪啪啪!

    慕容青笑着拍手,一脸的赞叹,“慕容卿就是慕容卿,你永远都可以保持这么冷静,永远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如今我总算是明白,为何雪儿不是你的对手。她太自我,也太自以为是,而且,她没有你这么清楚的头脑。”

    “过奖。”慕容卿依然是那一副淡淡的表情。

    慕容青笑起来,“其实,你应该很诧异我的出现才对,那么,你是否会好奇,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是好奇。”慕容卿一脸认真的点头,“但是,我却不会因为自己的好奇而让自己犯下什么错误。所以,你无需用这个来跟我做交易,因为我根本不会跟你做任何的交易。”

    上一次他逃走,也是在夏侯奕的默认之下才发生的,否则,以他们的能力怎么可能轻易的逃出那个地方,纵然有诚王爷的帮忙也不可以。

    只可惜,慕容青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们太过自以为是,竟然还敢在京城出现。

    她一直都知道,夏侯奕有安排暗卫跟在他们的身边,可以随时知道他们的行踪。之前还有消息传来,但自从大战开始之后,消息便无法传来。

    她当时以为是大战开始,行动不便,所以暗卫无法将消息传回来。

    可此时发现,或许事情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九皇子妃是否是在猜测那些暗卫是否出事了?”慕容青笑着道。

    “是又如何?难道你会好心的告诉我吗?”

    慕容青想了一下才点头道:“其实,想要我告诉你并不是一件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说过,我不会跟你做任何的交易。”慕容卿再度认真肯定的说。“怎么,难道你听不懂我的话,还是,你故意想要浪费时间,你还有帮手?”

    慕容青摊开了双手,一副你很聪明的表情。“我的人都在这里了,根本无需等待帮手。你以为我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将你拦在这里?我之所以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情,我想,你应该可以答应的。”

    慕容卿稍稍觉着有些诧异,这个家伙说的笃定,难道说,他想要自己答应的事情并非是什么大事?

    “我想见见母亲一面。”慕容青道。

    如今他回来了,虽然势力很强,但是,将军府却依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而且,如今的将军府早就被慕容卿安排暗卫层层守卫,尤其是大夫人,更是被守得牢牢的,想要见到她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才会有这样一个请求。

    “我只是要见见她,并没有其他的想法。用这个换取那些暗卫的下落,是一个很好的买卖。九皇子妃,你不会如此冷血到不管那些暗卫的死活吧。”

    慕容卿丝毫没有被刺激到,仿佛慕容青的话对于她来说完全的没有任何的意义。

    “怎么,这样都不行?那么,暗卫可就要没命回来了。”

    “我如何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如何确定暗卫还活着?”慕容卿皱眉问道。让慕容青见大夫人一面,不是什么大事。

    如今大夫人疯疯癫癫的,就算是让他们见了也是翻不起任何的风浪。

    她只是不想让慕容青如愿。

    虽然暗卫是要救,但也必须要在确定他们完好无事的情况下才可以。如果暗卫已经死了,慕容青还用他们来交换,她便太蠢了。

    慕容青好似也被问倒,他愣了下,认真的思量一番才道:“你说的情况我可以理解,只不过,你好像没有其他的选择。你要么是相信,要么就是不相信。九皇子妃,你好似还未明白一件事,如今的主动权掌握在我的手里,明白吗?”

    慕容卿的眉头皱的更深,她知道,在这一点上自己是落于了下乘。

    夏侯奕大概安排了十个暗卫跟随慕容青,如果真的同时出事,不只是对于夏侯奕的打击,还是对其他暗卫的打击。

    如果是没有办法将他们救出来,倒也还能说得过去。

    但眼下分明就是有机会,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对于一众暗卫来说,心里肯定会非常的不舒服,不自在。

    仿佛看出了慕容卿心中的犹豫,小黑上前一步道:“你当我们是傻子吗?暗卫绝对不会束手就擒,而且,以他们的能力,一定会战斗到最后一个关头。如今你能够逃得出暗卫的追踪,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全都死了。”

    慕容卿心中一震,她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皇子妃,不要被这个该死的给骗了。”小黑咬牙切齿的道。

    他太了解暗卫了,他们一起训练,一起做事,彼此都很了解彼此的性子跟思维方式。

    他们都是夏侯奕的人,只要是夏侯奕安排他们去做到事情,除非没了命,否则他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的完成任务。

    可是现在,慕容青竟然用那些暗卫的小命来威胁他们,太过分了。

    “皇子妃,我很了解暗卫,只要还留下一条命,他们就绝对不会轻言放弃。如今没有一个人回来报道,他们肯定是……”

    小黑的声音突然就变得有些哽咽起来,那是十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他怎么可能会不难过。每一个都是他的好兄弟,就这样没了。

    “小黑……”慕容卿回头看着他,眼眶也是有些湿润了。

    夏侯奕不在的时候,就是这些暗卫在保护她。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暗卫们是将她的命看得比自己的命要重要。她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有了危险,他们必定是会站到最前面,至于用自己的小命来换回她的小命,那更是可以确定的事情。

    “皇子妃,他们死得其所,我们不应该难过。但是,如果有机会,我还是很想替他们报仇。”小黑咬牙道。都是他的好兄弟们,就这样先走一步了,只要他还活着,那他就不会轻言放弃杀了他们的人。

    小黑用一种仇恨的眼神去看着对面的慕容青,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只怕慕容青总就已经死了很多遍了。

    “我也会。”慕容卿认真的说。

    从始至终,她就没打算要放过慕容青。虽然他们体内留着相同的血脉,但是,他们真的不是亲人。

    慕容青不止一次的要杀她,可以说是她的仇人,既如此,她又怎会顾念那一点点的血脉。

    就算今天是大将军站在这里,他也不敢说出让她放过慕容青的话。

    “怎么,听你们这个意思,这是不打算跟我做交易了?”慕容青怪笑着道。

    “开始吧。”慕容卿冷冷的打断了慕容青的话。“你今天来无非是要杀了我,既如此,无需浪费时间,让你的人出来吧。”

    啪啪啪!

    慕容青再度鼓掌,“我不得不说,你是我认识的女人之中最聪明的一个。其他的女人跟你相比简直就是废物。我很不明白,像你这么聪明的女人,当初怎么会被冠上了京城第一草包美女的称号。”

    这件事,他一直都是百思不得其解,分明就是同一个人,怎么前后相差那么大。

    “我想,你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弄明白了。但其实你应该庆幸,大夫人没有给与我普通大家闺秀所应该有的一切,如果我接受了更多的知识,你以为自己现在还能够站在这里好好的跟我说话吗?”

    慕容青一怔,突然就觉着脊背开始发凉。

    没有什么学识的慕容卿已经这样厉害,难以对付了,如果真的跟她所说的一样,让她识字,懂得更多的东西,那她岂非无敌了。

    还别说,在这一刻,他真的是非常的感激大夫人,让慕容卿是一个不算草包的草包。否则,真的很麻烦。

    “现在,我们是否可以开始了?”慕容卿语气不耐的道。

    “你着急送死吗?”突然,一道不屑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

    慕容卿微微皱眉,而后便露出了一道古怪的笑容,“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敢回到京城?”

    不远处,一个女人正缓步走来,她的背后跟着几个男人,全都是用黑巾蒙着脸,瞧不见真实的面貌。

    “说大话也不看看环境,如今你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还真以为自己有什么能耐逃开?”慕容雪冷笑着走到慕容青身边站定,“大哥,你还跟她废话做什么?”

    “先礼后兵懂不懂?”慕容青道。

    慕容雪撇嘴,“跟那个女人还费什么话,什么先礼后兵,等会儿如果让她翻盘了,看你还说不说先礼后兵。”

    “好了。”慕容青打断了慕容雪的话。“让你带来的人呢?”

    “在后面呢。”慕容雪指了指后面。

    慕容青回头扫了一眼,这才点头,对慕容卿道:“九皇子妃,你也看到了,这就是那几个暗卫。”

    慕容卿看了几眼,只是能够看的出那几个人是一身暗卫的打扮,但至于到底是不是暗卫,犹未可知。

    毕竟,慕容青也可以是随便的找几个人来假扮暗卫的。

    “如何确定?”慕容卿冷声道。

    “这还需要确定?难道你们的暗卫认不出?”慕容青讽刺的笑着。

    慕容卿回头看着小黑,“你是否可以确定?”

    小黑皱了皱眉头,道:“暗卫间有同一的暗号,而且,属下认识他们。”他沉声说道。

    慕容卿想了想才抬头对慕容青道:“小黑需要去验证一下他们的身份。”

    “可以。”慕容青极为的好说话。“既然我已经将人带来了,自然是不怕你们验证的。放心,在这一点上,我是不会作假的。”

    慕容卿其实心中已经相信了几分,但是,她还是要验证。这种事可不能乱来,到底是否属实,必须要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如此之后,小黑便走了过去,慕容雪撇嘴让开,让他走过去。

    小黑走到了那几个暗卫身前,发现他们双手都被一种古怪的手铐给铐住。

    “你们……”小黑问道。

    几个暗卫摇头,表示自己无法说话。

    小黑皱眉,想了想,便指着他们的面巾道:“我需要拿下你们的面巾。”

    几个暗卫同时点头,这是必须的,他们明白。

    小黑也不再浪费时间,当即便上前,一一拉下他们脸上的面具。

    他一个个的看过去,发现他们确实是真的。

    不过,他还是无法放心,又一个个的摸过去,以防是戴了人皮面具。

    如此确定之后,他才松了口气道:“如今还需要最后一道程序,暗号。”

    只不过,他们几个人不能说话,倒也是个麻烦。

    小黑回头对慕容青道:“你给他们吃了药?”

    “是,这些家伙动不动就自杀,不吃点药控制他们怎么能行。”慕容青一脸认真的说。“放心,要不了他们的命,只是让他们浑身无力,不能说话罢了。”

    “我需要他们说话。”小黑道。“或者,你们放开他们,让他们写字。”

    “解开他们的穴道。”慕容青吩咐着。原来,几个暗卫不能说话,不是因为吃了药,而是因为他们被点中了哑穴。

    很快就上来几个男人,一一解开了暗卫身上的穴道。

    “小黑。”几个人一起喊道。

    小黑算是暗卫中的一个小头领,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他。

    小黑微笑着点头,“现在开始对暗号。”

    他走过去,与一众暗卫一个个的开始对暗号。

    终于,当最后一个暗号对完之后,小黑也不说话,他径自走回去,在慕容卿身边站定。

    “如何?”慕容卿问道。

    小黑点点头,“皇子妃,全都是暗卫,没有错。”

    “可否会变节?”慕容卿问。她最担心的就是这点,如果他们变节了,如今帮着夏侯青来骗自己,后果不堪设想。

    小黑想了想,这才摇头,“不会的。皇子妃,属下相信他们。”

    慕容卿点点头,其实,她也是相信那些暗卫的。

    “怎么样,是否可以确定了?”慕容青出声问道。“九皇子妃,在这一点上,我绝对没有作假。活着的暗卫可是要比死了的有用的多,至少可以跟你交换很多的东西,不是吗?”

    “你是个聪明人。”慕容卿挑起了眉头,“说吧,真的只是要见大夫人这样简单?”

    哼!

    慕容雪直接是一记冷哼,“慕容卿,别这么天真了。”她讽刺的笑着,“好容易抓到了这么些废物,怎么可能就这样还给你?”

    “你想如何?”慕容卿问道。

    “很简单,一刀换一个人。”慕容雪冷笑着打断了慕容卿的话。“来人。”

    随着慕容雪一声令下,一个黑衣人走出来,直接将一把刀架在了其中一个暗卫的脖子上。

    慕容雪上前一步,右手食指在那把刀上面轻轻的敲击了一下。

    “慕容卿,听见了没有,这可是真的刀。只要你不听我的,这把刀就会瞬间切断他的脖子。哗哗哗……血就会瞬间流出来。慕容卿,现如今他们的小命可就全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了。我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

    “你这个歹毒的女人。”小黑大声骂道。

    该死的,她竟然想出了这么歹毒的名字。总共有十个暗卫,如果真的让慕容卿救他们,一人一刀,也就是说,慕容卿要在自己的身上捅十刀。纵然不会死,到时候只怕也不会好过。

    而如果真的让慕容卿这样做了,那十个暗卫纵然真的可以保住小命,只怕也是不愿意再继续活下来。

    “皇子妃,不要听她的。”暗卫们一起大声喊道。

    其中一个暗卫道:“皇子妃,属下没有完成任务,本来就该死,又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安危而让你受苦。皇子妃,如果真要这样,属下宁愿去死。”

    几个暗卫同时点头,一起附和。

    慕容卿静静的看着他们,许久没有说话。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些暗卫说话时散发出来的真诚,他们真的不怕死。

    此时此刻,她才发现,夏侯奕拥有这些暗卫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你们很好,真的很好。”慕容卿一脸平淡的说。但只有最亲近的人才可以感受到她此时的不平静。

    “你们的一切,我一定会告知殿下。你们为了我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难道我就可以不管你们的死活?”慕容卿冷笑着去看慕容雪,“你以为这样威胁我有用吗?”

    “怎么,不想要他们的小命了?”

    “想,但我之前就已经说过,我绝对不会跟你们做任何的交易。”

    慕容雪撇嘴,“说的这么坚持,你还不就是舍不得自己的小命。也是,他们不过都是下人,都是贱命,又怎么可能跟你堂堂的九皇子妃相提并论。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来人,动手。”

    那个黑衣人握着刀,马上就要动手。

    那个暗卫闭上眼睛,脸上不见丝毫紧张与害怕,那一副淡然的表情,与慕容卿如出一辙。

    慕容雪看的心里不爽,当即便冷冷的一挥手,“还等着什么,看着他我就心里不高兴。”

    “是。”那人答应着。

    “等等。”慕容卿突然喊停。

    “怎么,改变主意了?”慕容雪问道。

    “没有,但我也不想他们死。”慕容卿淡淡的笑着,突然就当着慕容雪的面轻轻的拍了拍手掌。

    在慕容雪两人那诧异的注视下,周围的房顶上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全都是同一的打扮,黑色夜行服,黑巾蒙面。

    而其中一部分的人的胳膊上还绣着一条龙。

    “龙之队也来了?”慕容青眯了眯眼睛,“慕容卿,你如何得知我们会在今天动手?”

    他自问隐藏的很好,之前从未露出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虽然将珍宝阁给抢走,或许会引起慕容卿的注意。但是,她应该只是会想到是商业上的决定,为什么会想到有人要对她下手。

    “珍宝阁不简单,你们还敢动手,摆明了就不是夺走它这么简单。如此,我岂会不做一点准备。”慕容卿淡淡的说着。

    慕容卿微微抬头,扫视了一眼周围后,才道:“慕容青,如今的形势到底是偏向于谁那一方,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了。是,你们可以杀了我的暗卫,但同时你们也无法离开这里。一旦你们落在我的手里,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会再度发生,只可惜,这一次陪着你们玩游戏的人不会是诚王爷,而是一个更有趣的人。”

    她微笑着转头看向了慕容雪,丢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过去,“据说你很喜欢玩那个游戏,我想,这一次你必定会非常的高兴。”

    慕容雪禁不住的打了个冷颤,上一次的事情简直就是噩梦,她直到现在都还无法忘记,很多时候还会做噩梦。

    现如今慕容卿再度提起这件事,她真的有些胆怯了。

    “你真的以为自己占据了上风吗?”慕容青淡淡的说。

    “我知道你还有后手,现在你可以使出来了,否则,之后你就没有机会再使出来了。”慕容卿道。

    “你说的很好。”慕容青拍了拍手。“既然这样,那就一起开门见山吧。”

    随着他的一挥手,周围也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在人数上竟然跟慕容卿不相上下。

    小黑扫了一眼周围,便直接靠近了慕容卿,压低了声音道:“侧妃,情况有些不太对,他们好似真的有准备,我们的优势瞬间被化解掉了。”

    “无妨。”慕容卿依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他们真正的幕后指使者还未出现,我们的人又怎么可以全数出现。”

    更何况,她还安排了不少人去做另外一件事,等他们将事情做完了回来,自然又是一股助力。

    小黑并不明白为何慕容卿会如此笃定,但看着她脸上沉静的表情,他心里的紧张也随之缓缓消失。

    在这一刻,他总算是明白竺亭为何曾经那样跟自己说了。

    还记得他刚被调过来帮慕容卿的时候,竺亭曾跟他说过,时间长了,他一定会彻底的成为慕容卿的人,而且,还会非常的佩服慕容卿。

    以前,他是根本不会相信的。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清楚的发现,自己真的开始钦佩慕容卿,而且,真的越来越喜欢在她身边当差。

    不过是短短的一段时间,他却觉着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

    慕容卿扫了一眼周围,道:“慕容青,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没有什么可遮掩了,到现在你还不打算将你背后的主子给请出来吗?吞下那么大的一个好处,谢谢总该要说一句,对吗?”

    慕容青微微有些诧异,他下意识的反驳,“什么真正的主子?还有,你口中所谓的好处不会指的是珍宝阁吧?说起珍宝阁,我就不得不佩服你了。很多人都以为珍宝阁是金夫人的,可谁能想到,她不过就是个牵线木偶,真正的主子竟然是你。”

    他说着说着,眼神便发生了变化。对于慕容卿,他真的觉着看不透。一开始,他以为慕容卿就是个草包大小姐,想要对付她,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后来他慢慢的开始发现,慕容卿这个女人不简单,而且极为的难对付。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败在她的手里,后来又中毒,这才没办法与她继续交锋。

    但之后有机会交锋了,却又是一败涂地。被抓之后,他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跟她交手。谁知,自己居然跑出来了。

    如今再度对上,知道的事情更多,他越发的觉着慕容卿可怕。

    珍宝阁,这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店那么简单。全国上下到底有多少间分店,只怕很多人都弄不清楚。

    但他却非常的清楚,全国上下,珍宝阁已经开了一百四十九家店。

    这么多的珍宝阁,每个月的盈利都是一笔天文数字。

    当然,这仅仅只是珍宝阁一处。

    金夫人手中掌握着那么多的生意,他不得不去怀疑,那些是否也都是慕容卿的。

    虽然如今他并没有证据表明,可,他的心里就是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事实真的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

    慕容卿才是全世界最聪明,最后钱的女人。

    有了钱,想要做什么做不到?想想就觉着可怕。

    “慕容卿,你隐藏的太深了,骗过了所有人。但没想到我们会发现你的大秘密吧。”慕容青得意的道。是,你慕容卿是很聪明,也很厉害,可是,你再厉害不也还是被挖出了最重要的秘密。

    “你的功劳?”慕容卿反问。

    得意什么,真以为是他自己的能力?还不是借用了他人的功劳。

    慕容青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凝固,有一刹那,他真的尴尬的想要上去掐死这个女人。

    “慕容卿!”慕容青重重的喊,“不要再废话了。”

    “我从来就没说过废话,是你们一直不愿意动手罢了。哦,对了,顺便提醒你们一句,如果你们的主子再不出现,待会儿你们可就全都别走了。西边大营的五千小队就在附近等着我的召令,你们人数再多,只怕也躲不过五千人吧。”

    慕容青僵了脸,有些不敢置信,西边大营的人什么时候进城的,为什么这么大的消息,他之前一点风都没有收到。

    如果慕容卿的手里真的有五千人,那可真是麻烦了。

    “你可以不相信,但是,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你们自己承担。虽然你们这里的人不多,但如果全军覆没,只怕就算是你的主子,也一定会心疼吧。”慕容卿一脸淡然的说道。

    看着慕容青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她就越加的笃定,那个幕后黑手一定会忍不住的出来。

    任谁突然失去了这么多的手下也会承受不住,更很快,想要带这么多人进入京城,而且还是无声无息的,本就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且,今天的事情一旦闹大了,他们再想派人来就更加不容易了。

    “还是不打算出来吗?”慕容卿又问。

    “九皇子妃,不得不说,你真是个很厉害的说客。”突然,一个男人自慕容青手下人中缓慢走出。

    看到他走出来,慕容雪惊了一下,忙跑过去拉住那人,不安的道:“你怎么就出来了,这分明就是慕容卿的诡计,什么大营,什么五千人,她哪里有本事弄到这么多人。如果真有这件事,我们怎么可能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蠢笨如猪。”慕容卿毫不客气的道。“难道你们这些人进来的时候就不是无声无息,在这之前,我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你们的消息。怎么,你可以做到的事情,为什么我做不到?”

    这个慕容雪,简直就是个蠢猪。总是会想当然的以为,却从未认真的去思量事情应该如何。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可以很清楚的收拾这个女人。

    “骂得好。”来人推开了慕容雪抱着自己胳膊的手,“慕容雪,你确实蠢笨如猪,我说过你很多次,但很显然,你并未放在心上,如果不是你大哥还有点作用,你早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了。”

    “你……”慕容雪咬了咬牙,“为什么你一定要跟那个女人一样的说话,你不要忘记了,她是我们的仇人。”

    “是又如何?”那人不屑皱眉,“我欣赏一切聪明人,慕容卿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可敬的对手。我们交手只是因为彼此的立场不同,但却不代表我不可以欣赏她。”

    “欣赏她?你疯了吗?”慕容雪尖锐的叫着。

    她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慕容卿?

    就算是慕容青,有些时候也是会露出欣赏慕容卿的神态。他们可是仇人,为什么也会这样?

    慕容雪始终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慕容卿到底是有什么魔力,连自己的敌人都可以影响到。

    “我们的世界是你进不来的。”那人又道。

    “为什么我进不去?”慕容雪不高兴的摇头,她再度上前,抱住了那人的胳膊,“燕回,你不要忘记了,慕容卿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或许我没有你聪明,但是我却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情。你别赶走我,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慕容燕回皱眉,再度拨开了她的手,“别黏糊在我身边。”

    “慕容燕回,人家也是一片心意,何不给她一个机会?”慕容卿突然笑着道。“我这个三妹妹虽然说不上是个大美女,但也是个清秀佳人。配上你,还是有资格的。”

    慕容雪第一次没有去反驳慕容卿的话,只是紧张兮兮的看着慕容燕回,“燕回,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其实要求的不多,我只是想要留在你的身边。哪怕我什么都不懂,甚至无法白帮到你,但是,最起码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可以陪着你说说话。”

    说完,她便垂了头,心情有些低落的道:“我还会学着去做饭,洗衣服,我只愿意为了你一个人做这些事情。燕回,给我一个机会。”

    啪啪!

    慕容卿轻轻拍手,“当众表白了,慕容燕回,人家女孩子如此主动,你不可能一点都不觉着激动,或者兴奋,或者高兴吧。再如何,你也应该给人家一点反应。答应还是不答应,直接说出来,不要让人家的心里一直这样纠结,记挂着,因此而无法做好其他的事情。”

    “够了!”慕容燕回重重的推开了慕容雪,“你是想让我被人当猴子一样耍吗?”

    “我没有。”慕容雪有些委屈的道,“我,我只是受不了你这样抗拒我。难道,我真的有这样差,让你这样讨厌我?”

    为什么,每次她喜欢什么人都得不到,而慕容卿呢,那些男人就跟苍蝇一样的往她身上蹭。

    凭什么!

    “燕回,你,你别生气。”慕容雪咬牙道,她不能让慕容燕回生气,否则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燕回,你不喜欢,那我就不说了,这些,还是等我们回去之后再说吧。”

    “回去也不用说。”慕容燕回重重的打断了慕容雪的话,“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你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为什么?”慕容雪大喊,“你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好?”

    慕容燕回极为认真的道:“不是你不好,只是我们不适合。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这辈子我们两个人都是不可能的。”

    “燕回,不要这样。”慕容雪不甘心的喊。“你告诉我,到底是哪里不适合,我可以改,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情,真的。”

    慕容燕回有些烦躁的道:“你以为你改变了我们就适合了?还有,你改变自己,做不是真实的自己,难道这样好吗?这样你就可以高兴吗?”

    “我高兴。”慕容雪想也不想的道。“燕回,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不管让我做什么,让我如何改变,我都是心甘情愿,我都是高兴的。”

    说着说着,她的眼眶便红了起来,“其实,我真的只是想要找一个喜欢的人,难道就这么难?我不敢要求你什么,我只是想要你能够答应我,给我一个机会。真的只是这样简单,为什么你就不同意?纵然我们将来真的不合适,可为什么你不给我一个机会试试,说不定你会发现情况没有这么糟糕。”

    “够了。”慕容燕回有些不高兴的打断了她的话,“为什么你好像听不懂别人说的话,我说了我们不适合,不管你做什么都好,我们都不适合。既然如此,何必要浪费时间在我的身上。天底下的男人太多了,你大可以去重新找一个,不需要去讨一个不喜欢你的人的欢心。”

    “可我不喜欢别人。”慕容雪大声的喊。

    就跟她以前喜欢夏侯杰一样,不管多难,她一定要嫁入三皇子府。只可惜,她虽然如愿嫁进去了,可跟没有嫁进去是一个样子。

    夏侯杰根本就当她不存在,一次都没有碰过她。甚至,每次她的靠近都会让他皱眉,有些时候还会找来暗卫将她给推开。

    那个时候,她真的很生气,为什么夏侯杰一定要这样对待自己。

    可后来她终于想明白了,不是自己不够好,而是因为夏侯杰那个笨蛋喜欢别的女人。

    “我明白了。”慕容雪突然眼神冰冷的瞅向了不远处的慕容卿,“原来你也喜欢那个贱人?”

    难怪慕容燕回一直都那么的欣赏慕容卿,那根本就不是欣赏那么简单,他喜欢慕容卿,所以他的眼中才会看不到自己。

    “你胡说什么。”慕容燕回打断了慕容雪的话,“我不喜欢你跟旁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先退下。”

    “我不退下。”慕容雪大叫,“如果今天你不能说清楚,我是绝对不会就这样走了。慕容燕回,你跟我说,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慕容卿?”

    慕容燕回皱着眉头,冷冷的看着慕容雪,半响后,他突然出手扼住了她的脖子,“你真以为自己多么有分量,我不会杀了你?”

    “你……”慕容雪吃惊的握住了慕容燕回的手,“你竟然真的对我下手?”

    “是又如何?”慕容燕回讽刺的笑着,“你对我而言不过就是个废物,没有任何的价值,你死或者不死,对于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慕容雪死死的咬着唇,她真的不愿意相信慕容燕回说的话,可是,她怎么能不相信,他的眼神那么的真切,看着自己就跟看着一个废物,一个死人一样。

    他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慕容燕回,你真的太狠心了。”慕容雪红了眼眶,“不管如何,我是喜欢你的人,你怎么可以如此绝情?”

    慕容燕回一把甩开了慕容雪,嫌弃的道:“喜欢我的人很多,如果我每一个都要在意,岂不是太忙了?”

    说完,他便冲着慕容青使了一个眼色,“管好你的妹妹,我不想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明白吗?”蠢猪,那么多大事都没工夫跟时间去做,倒是有闲心情去想这些无谓的小事。

    什么喜欢,什么感情,在大事还未完成之前,他们都是过街老鼠。

    连生命都无法保住,还谈何感情,真是笑话。

    冷哼了一声,慕容燕回再度看向了慕容卿,他笑起来,“九皇子妃,我之前曾经跟你说过,我们很快便会见面,怎么样,我没有食言吧?”

    “是没有。”慕容卿轻轻点头,“我一直坚信这一点,只是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度见面。慕容燕回,你每次都能够让自己全身而退,这一次,你依然如此吗?”

    慕容燕回微笑着点头,“九皇子妃,听你的语气,你仿佛是并不相信?”

    “我相信,我只是有些好奇,这一次你会用什么法子来逃走。”慕容卿淡淡的说。

    她倒不是在恭维慕容燕回,而是真的认为他有办法离开。这个家伙不管做什么事情的都好,他总会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这一次,想来也不会有任何的例外。

    只是不知,他将会如何逃离这一次的天罗地网。

    为了今天,她可是安排了许久,她不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可以逃走。

    “九皇子妃,你仿佛对自己极为有信心。”慕容燕回道。

    “你难道不是?”慕容卿反问。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起来。

    看到这一幕,慕容雪的肺都要气炸了。慕容燕回口口声声的说什么不喜欢慕容卿,那为什么还要对她笑的那么甜蜜,那么的恶心。

    分明就是对那个小贱人有感情,还死活不承认。

    这已经是慕容卿第三次破坏自己的好事了,慕容雪咬牙,她发誓,只要自己一天没死,她就一定不让慕容卿有好日子过。

    “九皇子妃,其实这一次见面,我真的很想对你说一句,我很佩服你,真心的。”慕容燕回道。

    “哦?”慕容卿挑了挑眉头,似乎有些诧异,“能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太过让我意外,为什么?”

    慕容燕回往前走了两步,视线扫过了不远处的马车,“我从未想到,金夫人不过是你的棋子。我更加没想到,你的手中居然掌握了那么大的商业链。九皇子妃,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纵然是我,也不敢确定自己可以将事情做到那样一个地步。”

    他微微摇头,一脸的无奈。

    他不会妄自菲薄,认为只要给自己足够的力量,机会,他也能够达到慕容卿如今的高度。

    他很清楚,纵然给出相同的条件与资本,他也不见得能够做到慕容卿眼下所做到的一切。两个人的想法,思维方式根本就不同,如何能够做到一样。

    更何况,慕容卿胆子很大,想法也非常的新颖,她总是可以想到旁人从未想到过的事情。

    在她的商业链之中,很多都是新颖的,人们从未接触过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才如此让人诧异,惊奇。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或许这就是慕容卿能够快速成功,快速积累这么多的原因。

    “九皇子妃,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据我所知,你以前可是将军府的大小姐,纵然忧心做这些事情也没有时间跟机会。”

    一个深闺少女,怎么会有能力做那么多事情,而且还从未让人发现过。

    “对不起,我想我可能无法给你答案。”慕容卿摇头,那是她的秘密,自然不会告诉任何人。当然,夏侯奕是个例外。

    只不过,这件事她也还没有机会告诉他。

    其实,在很多时候,她也曾从侧面向夏侯奕表示过,但他是否能够想到,她就不太清楚了。

    “九皇子妃就是九皇子妃,依然是那么的直爽。好吧,我也从未想过会从你这里得到答案,看来,这注定将会是一个大秘密。”慕容燕回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又道:“不过,有件事,我想九皇子妃你应该很有兴趣。”

    “你想将珍宝阁还给我。”慕容卿肯定的道。

    慕容燕回微微愣了一下,而后便苦笑着摇头,“九皇子妃,其实,你真的可以不用这样聪明。你知道吗,你已经聪明的让我们有压力了,而且,压力大的我们都有些无法呼吸了。”

    他真的不是夸张,他自问自己从未将想法表现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卿就是可以猜到。

    这个女人,聪明的有些夸张,有些过分。她到底是怎么猜到的,又或者,是怎么估测到的?

    “你知道吗,有些时候,女人太聪明了是不招男人喜欢的。”

    慕容卿微微一笑,“没有关系,我男人喜欢就行。”谁说女人一定要笨笨的才好,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那都是骗人的。

    男人其实都是希望能够从自己的女人身上得到一些帮助的,如果自己的女人蠢笨如猪,甚至无法帮到自己,相信那个男人不会高兴,更加不会喜欢那个女人。

    她很高兴自己还不算笨,至少还可以帮到夏侯奕。

    “九皇子妃,你真的是太……太直爽了。”这样的话,她竟然也好意思说出来。她到底是不是女人,一点也不知道害羞。

    “有什么问题吗?”慕容卿一脸奇怪的反问。她刚刚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慕容燕回无奈摇头,“是我着想了,事实上,人还是坦率一点比较好。总是将自己隐藏起来,其实非常的累。”

    慕容卿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半响后才冒出来一句让慕容燕回差点被气死的话,“请问,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好一会儿,慕容燕回都没有能说出话来。

    这个女人,真的是有能够将人给气死的能耐。

    “九皇子妃,我们现在不如先讨论一下珍宝阁所属权的问题,你看如何?”

    “哦,好吧。”慕容卿微微点头,突然,她又接口道:“慕容燕回,其实你真的要放松一下,总是戴着一副不存在的面具,其实真的很累。你晚上睡觉会不会做噩梦?”

    静!

    除却静还是静。

    周围的人看着慕容卿的眼神千奇百怪,各种都有。

    慕容卿的人看着她的眼神自然是崇拜,而慕容燕回的人看着她则就是看傻子一样的。

    慕容燕回发誓,他刚刚真的有些破功了。

    这个女人,前一秒还在跟你说正经的,后一秒竟然又说那么搞笑的话,你真的会有一种神经快要崩裂的感觉。那真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人的体内有两个灵魂?

    慕容燕回揉了揉自己的眉角,道:“九皇子妃,谈谈正事吧,好吗?至于我的事情,那就不劳你费心了。”

    慕容卿耸了耸肩头,“既然这样,那就谈谈正事吧,你要如何才愿意将珍宝阁还回来,并且将今天晚上拍卖所得到的钱交给我。”

    ------题外话------

    昨天欠下的已经补了,好像是够了,如果妞儿们发现少了就给竹子留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